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0月1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小小山村也有诡事发生 ?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1个故事



诊断结果显示自己是多囊卵..*..巢综合征。

真是个作弄人的结果,顾因拿着检查单傻坐了很久,原本可以打脸公婆的冷言冷语,没想到没被人冤枉错。

“没关系的,没有孩子就没有孩子,”秦远擦着顾因的泪水,将顾因拥入怀中,“我们会永远永远好好地在一起。”

“不,不一样,不想生和不能生是不一样的。”顾因这无法接受这个结果,如果是真的,下一次公婆冷言说自己的时候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一想到他们的言语还有平时对自己的态度以及公园中那些相亲的广告,自己感觉要疯掉了,这么一瞬间,顾因对孩子产生了极大的渴望。

“这个又不是不可逆,医生说好好吃药调理身体就行,我忽然也不是很想要孩子了。”秦远轻轻地拍着顾因的肩膀,安慰的声音可真好听。

“那回去怎么办?”

“我们今天又没来医院啊,我们夫妻俩健健康康,来医院干什么。”接着,秦远当着顾因的面把检查单撕掉了。

顾因和秦远回到了家中,公婆站在门口等着,就想看那检查结果,而秦远和顾因牵着手径直走了进去。

“等等,检查单子呢?”秦远的妈妈拦在门口。

顾因有点心虚,没说话。

“我们没去检查。”

“没去?说的那么气势汹汹,我还以为要怎么给我看呢,怕是心虚吧。”

“我们都很健康,爸妈,你们在这儿住的也够久了,是时候回去了,我们的生活也需要隐私。”秦远说出这话的时候,顾因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能为了自己反驳父母。

“你......你这个不孝子,你怎么能这么对妈妈啊!”说着说着,她又哭起来了。

“爸妈,只是让你们回去住,以后要来随时可以来。”顾因的语气放低了,秦远都为自己有了这样的突破,也不应该再让他为难。

最后,在秦远的坚持下他的父母都搬回去了。

终于,两人回归了三年前的二人世界。

只是,面对这忽如其来的轻松,顾因并没有获得自己想象中的快乐,反而一天比一天焦躁。

本来自己对孩子是没有兴趣的,但是那张检查结果却深深地刺痛了自己,不想生和不能生是两个概念,这反倒激起自己对孩子急切的渴望,以及每每看见别人家的孩子时对秦远的愧疚感。

顾因配合了药物治疗,并在后期配合了卵....巢打孔,期间顾因的痛苦与焦躁与日俱增,倒不是药物给予身体上的,更当满怀希望于手术上时,在打孔八个月后,顾因依旧没有怀孕。

医生说这种手术治标不治本,术后一般在六到八个月内显效,如果在这期间没有怀上,卵....巢可能又恢复到术前状况。

没有怀上,秦远的父母也知道了这一状况,一下子生活又跌到了谷底。

“你们离婚吧!”

“这就是骗婚!”

“有什么治的,有那钱那心思你另外结婚都能生一堆了!”

“有她没我,有我没她,她和你妈我你只能选一个。”

秦远的母亲在客厅大声地吵闹着,秦远的声音根本无法听见,顾因躲在房间里低声地抽泣,不敢有任何反驳,很久过后,外面的声音才停了下来。

秦远推门进来,一把抱住了顾因,感受到他的拥抱,顾因自己只感觉更自责,更加无助,本来他可以有一个幸福的生活,是自己把一切搅乱了。

越想,在他的怀里越哭的伤心,这一年来的努力,一年来身体上的痛苦,每次的期望都次次以失败而归,顾因自己的内疚感,起初的星星之火如今已燎原。

“秦远,我们离婚吧。”过了很久,顾因心情平复了一会儿,说出了心里的一句话。

“你说什么傻话,我说过,我只想跟你在一起。”

“可是我觉得我就像一个罪人,我的负罪感与日俱增。”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你是一个很勇敢的人,我们不是说好了丁克吗?”

“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不想生和不能生是两个概念,自从我得到检查单之后我就特别想为你为自己生一个孩子,可是我经历了那么多痛苦,吃了那么多药,我还是没能有个孩子,你知道我有多么痛苦,面对你母亲的指责我已经不敢还口了,因为我知道她说的都是真的。”

说着说着,顾因情绪又激动地哭了起来。

“我们在一起不单单只为了孩子,我们不要孩子了,好好地生活,不要再去想什么了答应我,我不想要孩子了,我甚至觉得孩子是个累赘,你爱我吗?”

“爱。”

“那我们就不要离婚。”

在秦远的安慰下和哭泣之后的疲惫中,顾因睡着了,想着睡吧,睡一觉醒来,把所有的苦恼都忘了,做回那个明亮的自己。

孩子这个话题在抚慰之中与避讳之下,逐渐减轻了顾因心中的苦痛,在心理医生的辅助下,在秦远的关怀中,顾因决定要慢慢地走出这场痛苦的执念。

当顾因把希望都给予于美好抛弃痛苦的时候,过了好几年安稳日子,一个更为悲痛的真相放在了自己的眼前。

原来,生不出孩子的不是自己,是秦远。

那堆藏在了地板的隔层的检查单、复诊单,被木质板块压得死死的,从第一张检查单的日期便看得出,这已然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秘密,而剩下的那堆复诊单也表示着,这些年秦远一直在治疗当中,只是没有成功。

若不是无意间重重的哑铃砸到了地板上,还真是不知道有这么一回事。

顾因拿着这张检查单看了许久,不知是哭是笑,这一场婚姻,一场情爱,自己竟然被最爱最相信的丈夫当成了箭靶。

顾因背对着门,坐在被砸坏的地板前,发着呆,很久之后,秦远回来了。

“你怎么坐在地上啊,快起来。”

顾因没有听他的话,当他走到自己面前的时候,一下噤了声。

“怎么,不说话了?”

“你...你不要多想...”

“这张检查单的日期是我们领证前的两个星期,你瞒了我好多年。”

“这样不好吗,我们俩都不能生孩子,这些事情都不重要了。”

秦远想把顾因扶起来,却被甩开了,顾因晃晃悠悠地站起来,将那张检查单甩在秦远身上,满眼的泪水还有恨意。

“事到如今你还没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吗?”看着秦远低着头一声不发,顾因大声地苦笑了起来。

“秦远,你伤害了我这么多年你不觉得愧疚吗!”

“我从来没有伤害你,我也没想过伤害你。”

“你不承认?要不要我一桩桩一件件地数给你?”顾因在秦远身边来回走着,轻蔑地看着他。

“在你的父母向我逼孕的时候,你跟他们站在了一起,在我查出多囊卵....巢综合征的时候,你站在我这边,为我说话,我好感动,我吃了那么多药,接受手术,报了多大的希望,最后落空,我的心理身体疲惫不堪,每次对你对你的父母无尽的愧疚。你本可以说出来的,但是你没有,在旁人都以为我不能生育你却极力维护我的时候,所有都夸你,你好开心啊。可是我却成为了你的挡箭牌,都说你为了个不能生育的女人不顾自己的父母,你真的好自私,好自私,我要是不知道,你打算瞒我多久,让我带着这份内疚直到死吗?”

顾因一字一句指着着他,秦远的脸上也淌着泪水。

“我不是故意的,我是害怕,我害怕爸妈伤心,害怕别人笑话。”秦远低着头,不敢看自己。

“所以你就让我变成笑话,让所有的偏见都对向我,你对我的好,说真话,真心还是假意?”

“真...真...”秦远吞吞吐吐,没有说完。

“自己都说不出了吧,我为你挡灾挡流言,你心里愧疚吧。”

“对不起,对不起,我们不是说好不要孩子了吗?”

“谁说不要,我要啊,”顾因说得满是恨意,不只是故意气秦远还是说真话,“我很想要个孩子啊。”

“那我们就生个孩子。”

“生?米青 子呢?”

“我们可以去医院...”

“又是医院,你还要折磨我的身体到多久,我的身体已经快被药浸到不行了!”

顾因说完便回了房间,关上门,脑袋嗡嗡嗡地响个不停,抑制不住心中的悲痛哭了起来。

也许,这是自己婚姻生活中最大的坎,不知道能不能跨过。

没多久,秦远的父母也知道这件事,不过他们并没有像顾因想象中那样立马赶来,而是秦远的妈妈某一天悄悄地找了自己。

她的态度是自己从未见过的谦卑,以前的趾高气昂早已不知所踪。

“小因啊,你想不想生孩子啊?”

“当然!”顾因跟她没有客气,当初的她也是这么表达自己对孩子的渴望来逼迫自己,如今不过是全部送还给她罢了。

“我听说,你跟阿远很久没有说话,没有同房了。”

“他连这个都跟你说了,”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所有的事情你们都知道了,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我只希望你能跟阿远好好的,你们能有个孩子是最好不过的,只是,阿远,唉...可是你这么想要孩子,你能不能考虑一下试管婴儿?”

秦远的父母到现在都不肯放过自己,还要自己帮着隐瞒秦远的病。

“哦?那生出来的孩子又不是秦远的,你们乐意啊?”

顾因追问着她,不知道她到底是要个名义上的孩子还是什么。

“我们担心的也是这样,这不,秦远的爸爸现在还不算年纪大...”

“你这是什么意思?”顾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所听到的话,“这是谁的主意?”

“你别管谁的,这大家都觉得很好。”秦远的母亲还在尽力地劝着自己,可是顾因只觉得心头一痛,不想再听下去。

“大家?我懂了,你让秦远等着吧,准备好离婚。”

听到这儿,秦远的母亲态度又变回了从前,“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前查出没孩子生秦远可从来没有嫌弃你。”

“什么意思?那您是什么意思,秦远要是嫌弃我,他还怎么在外人眼里当好丈夫,要是离了婚再婚又有谁替他背锅,现在还提出这样的要求,你们一家人有没有一点廉耻之心?”

顾因没有再理她,无论她如何跳脚,如何气急败坏,说完了自己的话便走了。

这一群疯子,还有什么留恋的。

很快,顾因搬出了那栋房子,也离了婚,并且答应了秦远不将他的病说出去。

对于这段让她痛彻心扉地失败婚姻,她感到无力是从,明明一开始,她以为她找到了此生挚爱,她以为秦远是个无条件站在自己这边为自己着想的好男人,却不料,这一切都是骗局,一切都只为他的私心在做掩饰。

然而离婚不到一年,秦远又结婚了。

顾因从朋友那里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惊讶但不意外,但结婚不到一年,他的新婚妻子又跟他离婚了。

并且将他不孕和一家人让她去做公公的试管婴儿的这件荒唐事给说了出去,顿时掀起朋友圈的一片哗然,甚至被传到了微博,当有些人抱着看八卦的心向自己求证的时候,顾因已经懒得回应了。

此刻,顾因看完微博上与她有那么一丝联系又与她毫无关系的新闻,浅浅一笑,全当看笑话吧。

在服务员端来了摆得像艺术品一般的牛扒后,她放下了手机,看着对面那个风趣幽默的绅士,一边切着盘子里的牛扒,一边分享着他的故事。

她享受着这顿烛光晚餐,过去的诸事不顺,她早已抛之脑后,因为此时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新生活。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