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到底是谁不能生孩子? 〗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3个故事



听见开门声,唐敏芬立刻从沙发上起身:“老公,你回来啦。”

徐昊勇换了鞋,走到唐敏芬的面前,献宝似的将小蛋糕展示在她面前:“对啊,给你买了你想吃的提拉米苏。”

“嗯,谢谢老公,我去端饭菜,洗洗手咱们就可以吃饭了。”唐敏芬一下子就笑了,接过糕点在徐昊勇的脸颊落下一吻。

徐昊勇拦住妻子,这才发现自家母亲不在家:“妈呢?”

唐敏芬朝徐昊勇递去一个安心的眼神:“今天张阿姨沈阿姨约妈妈去泡温泉了,妈说今晚不回来了。”

徐昊勇看了看厨房里,饭菜已经做好了。

徐昊勇微微皱了眉头:“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你就安心等我回来做饭,不要再自己折腾了。”

唐敏芬在徐昊勇的牵引下在餐桌前坐下,安抚地拍了拍丈夫的手:“我哪有那么金贵,不就是怀孕嘛,这点事我还是可以做的。”

“怎么不金贵,这是咱们第三个孩子了,之前都……哎……”徐昊勇说到这里,看到唐敏芬已经变了的脸色,打住不再往下说。

唐敏芬和徐昊勇结婚三年,两个人一直如胶似漆,徐昊勇一直对她关怀备至,羡煞旁人。

就连和婆婆徐凤丽的感情,也是一直跟亲母女一样和谐,人人都说她嫁对了。

可是,就是在孩子这一方面,唐敏芬总是不能如愿,怀过两次孕,但都流产了,这是她心中的痛……

徐昊勇摸了摸唐敏芬的脸,心疼地说道:“敏芬,医生说了是你体质弱的原因,我知道你害怕再像之前那样,我也怕,所以咱们更要小心照顾着。”

唐敏芬的眼眶红了半截,微微点头道:“我知道的。”

“嗯,不说这些了,咱们先吃饭。”徐昊勇起身去端饭菜。

上班累了一天的徐昊勇自然是吃什么都香,但是怀孕的唐敏芬就什么都吃不下。

还好婆婆贴心,给她煮了酸梅汤,喝了一大杯酸梅汤开胃后,唐敏芬才算是勉强吃下了点东西。

饭后,两夫妻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唐敏芬抱着酸梅汤,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徐昊勇闲聊着。

“老婆,酸梅汤那么酸,你喝起来没感觉吗?”看着唐敏芬爱不释手,徐昊勇忍不住问。

起初,唐敏芬想喝酸梅汤的时候,徐昊勇是从外面给她买的,他尝了一口,感觉牙都要酸掉了。

现在他看唐敏芬一口接一口的,不由得惊奇她像是没有味觉一样的享受。

唐敏芬看着手里的酸梅汤:“不会啊,很好喝……”

 但是话还没有落音,唐敏芬便觉得肚子传来一阵剧痛,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老婆,你怎么了?”徐昊勇一把抓住唐敏芬的肩膀。

“肚子……肚子好疼……”唐敏芬的脸色不过一两分钟,就惨白如纸。

两个人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隐隐地有种不详的预感。

“医院,我马上带你去医院,老婆你忍一忍!”徐昊勇一下子将唐敏芬打横抱起来,连鞋子都来不及换就往楼下冲。

唐敏芬死死的捏着徐昊勇胸前的衣服:“我们的孩子……”

“不会有事的,孩子不会有事的,老婆你撑住……”即便嘴上这样安慰着唐敏芬,徐昊勇的声音却是那么的不稳。

前两次的流产经历让这对夫妻此刻的心里都是那么的惶恐和紧张……

折腾了一晚上,唐敏芬和徐昊勇的第三个孩子终究还是没有留住……

唐敏芬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了满目的白色。

徐昊勇趴在病床边沿睡着了,一晚上的疲惫让他的下巴上都长出了胡子。

身为母亲的唐敏芬,不用别人说,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那个生命已经流逝了,难以忍受的心痛,让她的眼泪汹涌而出。

她是那么的期盼,那么的渴望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她们爱情的结晶。

可是,天不从人愿……

“老婆?你醒了?不要哭,”徐昊勇一睁开眼睛,便看见唐敏芬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你现在需要把身体养好,不哭。”

深爱妻子的他,此刻的心像是被上千万根针扎了一般疼。

“我做错了什么?老公,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们,我们的孩子……”唐敏芬不可抑制地痛哭着。

徐昊勇一手握住唐敏芬的手,一手拿纸帮妻子擦着眼泪:“别哭……老婆,我……”

饶是徐昊勇再心痛,这个时候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了。又或者说,他们俩已经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病房门在这个时候被轻轻推开,出现在门口的正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婆婆徐凤丽。

“妈,你回来了。”徐昊勇疲倦的喊道。

“我就离开了这么一晚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回吗。”徐凤丽将大包小包全部都放在病床边的床头柜上,回应着。

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病床的另一侧,虽然已年过五十,但因为家境优渥,皮肤保养得当,看起来才不过四十出头。

此刻的徐凤丽看着病床上的唐敏芬,眼里都是心疼:“敏芬啊,我可怜的姑娘,你又遭罪了,都是妈不好,妈不该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要是妈在家陪着也许就不会出这事了……”

唐敏芬看着婆婆,心里都是愧疚。

自己这个婆婆,家世好、脾性好,从来不像别人家的婆婆那样对媳妇挑三拣四。

就是她结婚三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她也从来没有怪过,到现在这个时候,她也是心疼自己而没有埋怨。

想到婆婆这么好,唐敏芬的心里又是感动又是觉得抱歉,眼泪流的更加汹涌:“妈,这怎么能怪您,是我自己不好,是我……”

 “好了,既然孩子已经没有了,咱们都不要再去想了,当务之急,是要先把你自己的身体养好。”徐凤丽打住了唐敏芬的话。

 徐昊勇看唐敏芬的情绪不好,也不想让她一直沉浸在难过的情绪里:“听妈的话,不要哭了。”

 唐敏芬看了看十分疼惜自己的婆婆和丈夫,点点头,忍住泪水。

 徐凤丽从一堆袋子里拎出来一个装满了早餐的袋子:“给你们买了点早餐,赶紧趁热吃。”

 “敏芬现在身子弱,给你买的是粥,趁热喝吧。”徐凤丽一遍说着,一边将粥端出来。

 那边徐昊勇已经将病床摇起来,将餐桌立起来。

 徐凤丽原本将粥都已经放上桌了,看了看唐敏芬惨白的面容,又将粥端回自己手里:“你还是歇着吧,妈喂你。”

 唐敏芬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婆婆喂来的粥,心里满是感动……

喂完自己的儿媳喝完粥后,徐凤丽又提着开水壶走出病房,准备去打开水,在走廊上正巧撞见了唐敏芬的两个好友,张静和黄依婷。

她笑着招呼道:“静静和依婷来啦,是来看敏芬的吧。”

 “是啊,徐阿姨,这是要去打开水啊?我帮您吧。”张静接话道。

徐凤丽摆摆手,笑的温和:“不用了,你们去陪敏芬吧,她心情不好,你们多陪她聊点开心的,可千万别再提孩子的事儿了。”

 “徐阿姨,您可真好,我也想要你这样的婆婆。”黄依婷打趣道。她的那个婆婆啊,整天挑三拣四的,她心里不知道有多羡慕唐敏芬。

徐凤丽依旧是带着笑:“我也没有多么好,只是敏芬本就无父无母,嫁到我们家,处处安排的妥妥当当,我又怎么舍得让她委屈……哎,不说了,我去打开水,你们进去看看她吧,没人陪着,她又该瞎想了。”

“那我们先进去了,一会见啊,徐阿姨。”张静和黄婷道别后,便往病房走去。

两人走进病房,不巧看见唐敏芬正偷偷地抹着眼泪。

“敏芬。”看到好友这样难过,张静有点不忍心,轻声喊道。

唐敏芬随着声音猛地一抬头,又慌慌张张地立刻扬起了笑脸,即使笑的那样勉强。

“静静,婷儿,你们来啦。”

“敏芬你别哭啊,”张静将手里的水果放下,握住唐敏芬的手,“你是不知道,你婆婆对你多好,刚刚我们两在走廊上碰见她,她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不要提起孩子,惹你伤心,结果我们俩刚来就瞧见你抹眼泪,等会徐阿姨该心疼你了。”

黄依婷也附和道:“是啊,徐阿姨真是我见过最好的婆婆了。你是不知道我们家那个,天天鸡蛋里面挑骨头,我干什么她都要挑刺,时时刻刻我都想原地爆炸,真怕我哪天没忍住就上去跟她干架了……哎,哪像你啊,命这么好,婆婆对你就跟亲生女儿一样。”

被黄依婷这么一说,唐敏芬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颜。

“笑了就好,就是要多笑,什么都会过去的,总会有好起来的一天。”张静扯了点纸巾递给唐敏芬。

有了两个好友的陪伴和开解,唐敏芬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徐凤丽提着开水回来的时候,病房里正聊得热闹,她便也坐在一边和三个女人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儿,徐凤丽的手机响了,是闹钟的声音。

“敏芬,该吃药了。”徐凤丽从抽屉里拿药,“消炎药没有了,我去给你拿药。”

唐敏芬点点头,想到婆婆如此贴心,她开口道:“妈,辛苦你了。”

徐凤丽摸摸她的头发:“傻孩子,一家人,说什么辛不辛苦的。”

再次走出病房,徐凤丽脸上的微笑慢慢地垮了下来。

她径直走到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在病房和医生聊了许久。

出办公室前,徐凤丽塞给那主治医生一个红包:“李医生,我儿媳妇那边,还是和从前一样,要麻烦你多多照料了。”

“请您放心,这是我的职责,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李医生捏了捏红包的厚度,露出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徐凤丽点点头:“那就先谢谢李医生了。”

说完她就出了门,去取药处取了药后,又再次回到病房。

休养了几天,唐敏芬已经恢复了很多。

只是徐凤丽却一直过于紧张她,连唐敏芬说要去走廊上走走,徐凤丽都拦着不让,说影响恢复。

这天,趁着徐凤丽出去买早餐了,唐敏芬悄悄地下了床。

一直躺着,她觉得浑身骨头酸痛,但又不忍心伤害婆婆一片好意,所以徐凤丽在的时候她只好乖乖躺着。

唐敏芬沿着走廊慢悠悠的走着,走到走廊的尽头。

虽然只是走了短短的一段路,她却感觉浑身都舒服了不少。

靠着墙站了两分钟,唐敏芬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估计婆婆快回来了,便往病房走去。

只是走到半途,路过安全通道时,她却猛然听见了婆婆徐凤丽的声音……

“这都第三次了,我那傻儿子根本没有表现出半点嫌弃的样子!甚至还依然心疼的要死!我根本已经不能忍受了,看着那个女人天天和我儿子卿卿我我我就恶心!”

此刻的徐凤丽的声音,根本不像平常在唐敏芬的眼里那样温和,而是藏着深深的不满和愤恨!

而清晰的听到这句话的唐敏芬,则感觉血液一下子冲上大脑,浑身发冷!

她靠在一边的墙壁上,整个人微微颤抖!

她几乎是一瞬间便明白了什么!

可是她还是在心里跟自己说:

不可能!!

怎么可能!?

唐敏芬还在震惊的情绪里没有缓过来,那边徐凤丽的声音再度传来:“别说放堕胎药了,要是我儿子还不离婚,我就给她放老鼠药,我毒死这个小贱人。”

“不行,这样不行!我要在想想别的法子!我……”

这一次,徐凤丽的声音无比的尖锐和嫉妒!

将唐敏芬惊的一颤,她捂着嘴,连呼吸都变得轻了许多。

这时,丈夫徐昊勇发来了短信,手机震动了一下。

唐敏芬顿时清醒了,她滑动屏幕,颤抖的手指打开了手机里的录音。

那边徐凤丽不知道和谁的通话依然在继续:

“都已经三次了,在饭里下堕胎药,在给她熬的补汤里下打胎药,在酸梅汤里下打胎药,我都做了!她要是再怀孕,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了!”

“算了!?凭什么?!那是我的儿子,我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凭什么现在他心心念念的都是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贱人!”

“我这些年所有的心思和时间,都花在他身上了,我在他身上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我为他做了那么多,凭什么现在是另一个女人享受那些疼爱和体贴!”

“甚至就算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流产,他对她也没有半分怀疑和嫌弃!”

“不!你不懂!你根本不明白!以前别人说什么有了媳妇忘了娘,我不信,我任由他恋爱、结婚!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他结婚以后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妈,整天就是老婆前老婆后的,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难以接受,有多么生气,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

“以前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以前他会陪我逛街美容,带我看电影,陪我出去玩!可是他有了老婆以后,一切都变了……”

说到这里,徐凤丽开始低低的啜泣。

“我做错了什么?!他是我的儿子,我生他养他!他本就是我的,他是我的,我的……”

或许是电话另一头的人说了什么,徐凤丽没有再开口,只是一直一直哭,声音也越来越低……

唐敏芬靠着墙壁站了一会,浑身无力,一张脸毫无血色。

她将手机的录音保存,然后扶着墙慢慢地往病房走去……

唐敏芬躺在病床上一次又一次的回想在走廊听到的那些话。

迟迟难以平静,那个一直对她好的像是亲妈妈一样的婆婆,竟然是那样疯狂的一个人……

甚至,这么的……丧心病狂!

唐敏芬逼着自己平静下来,让自己冷静的思考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去应对。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过去了许久许久。

唐敏芬的思绪一点点明了清晰。

而徐凤丽也终于,回来了……

“敏芬啊,妈回来的时候,李医生把我叫过去聊了一下你的情况,说了说给你调理身体的方法,这一聊,就聊了这么久,对不起啊,之前给你买的早餐都凉了,妈刚刚又去给你买了一份,饿坏了吧,赶紧吃吧……”

徐凤丽依旧是那样温和关怀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无法联系到刚刚那样尖锐疯狂的人身上。

唐敏芬看着她一脸平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手紧紧的捏紧病床上的床单。

她的心里,有怪,有怨,更有恨!可是现在,她都不能表现出来。

唐敏芬撑着床坐起来,看着摆在自己面前丰盛的早餐,她强忍住心里的恶心,拿起勺子。

可是却又迟迟下不了口,她突然想到什么,看向徐凤丽:“妈,你有没有问李医生,我这样习惯性流产还有没有可能是别的原因导致的?”

徐凤丽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被一直注视着她的唐敏芬捕捉到了。

徐凤丽关怀的脸上多了几分宽慰:“敏芬啊,第一次流产的时候,李医生就说了,你只是体虚宫寒,慢慢养着会好的,你就不要总想着这件事了,放宽心,李医生是我们市里数一数二的妇产科医生了,你要相信他。”

说完,徐凤丽看了一眼手机,不动声色的说:“敏芬啊,妈今天有个朋友生日,中午可能不能给你做饭送过来了,你看……”

唐敏芬低着头看着粥碗,用平静无波的声音说道:“没事的,妈你去吧,我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没事的。”

“那我就走了,你自己好好的,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徐凤丽拎着包就出了门,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唐敏芬看着紧闭的病房门,轻轻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

一周后,唐敏芬拿着报告单从另一家妇产科医院走出来。

再一次看了报告单上面的结果,将刚刚拿到手的两份报告单收进包里。

唐敏芬回到家的时候,徐昊勇已经到家了,爱妻心切的他看到唐敏芬从外面回来,一下便迎了上来:“你回来了,怎么不叫我去接你。”

“没事,你辛苦一天了,多休息休息。”唐敏芬握住徐昊勇得手。

徐昊勇牵着她往餐厅走去:“为了你,我不觉得累,不过,你小月子还没出,还是多在家休息休息,免得落下病根。”

唐敏芬看着徐昊勇的脸,她的丈夫,结婚三年也依旧疼她爱她,体贴入微。

从前她从没想过,这些竟然会成为自己的孩子的催命符……

想着,她捂住了丈夫的嘴,展颜一笑:“我知道了,小老头。”

厨房里的徐凤丽往这边偏头看了一眼,握着锅铲的手狠狠的捏紧了,眼里的嫉恨藏都藏不住……

是夜,平静如水,整个家一派祥和。在这平静的背后,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徐昊勇听着手机录音软件里传来的那些句句刺耳的话,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报告单……

“老婆……”他转头看向唐敏芬,手中的报告单掉落在床上。

在丈夫面前,唐敏芬终于不用再克制,她痛哭失声:“我们的三个孩子,都是被你妈……亲手害死的!”

“这两份报告单,是我……自己去别的医院做的检查,一个是检查报告,我做了详细的检查,结果是我根本没有体虚宫寒的毛病,身体也很健康……只是医生说,经过这几次的流产,我可能以后真的……”

徐昊勇紧紧的将唐敏芬抱进自己的怀里。这一刻,这个一直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也觉得十分的不知所措。

“另一份,是我的血液检测报告,里面确实……有堕胎药的残留……昊勇,我好恨!真的好恨!”唐敏芬流着眼泪,咬牙切齿地说着。

徐昊勇捏紧了拳头,掀开被子起身往外走去。

唐敏芬一下子便知道他的想法,这张牌迟早是要摊的,只是她不想闹得太难堪。

她紧跟着也下了床,一路紧跟着徐昊勇:“昊勇,你别太冲动了。”

“咚咚咚!”徐昊勇深呼吸了一口气,敲响了徐凤丽的门。

此刻,徐凤丽正坐在床上翻看着以前的母子俩的照片,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

听到敲门声,徐凤丽翻相册的手顿住:“谁?”

“妈,是我,我有事跟你说!”徐昊勇的心情十分复杂,却还是逼着自己克制。

房间的门被打开,看见唐敏芬和徐昊勇两个人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徐凤丽眸光微闪。

“你们两夫妻,这么晚不睡,跑来敲我的门做什么?”似乎是意识到什么,徐凤丽准备关门。

徐昊勇一把拦住:“妈,我们为什么来找你你不明白么?”

徐凤丽笑了笑:“我哪知道?”

“妈,你做了什么,我希望你能自己说!”徐昊勇的手紧握成拳。

徐凤丽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这孩子是不是发烧了,我做了什么?”

唐敏芬看着在这一刻依旧装的若无其事的婆婆,从心里觉得发寒。

原本十分克制的她也忍不住开口:“妈,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想这样称呼您了,虽然我从您的嘴里听到了答案,可我还是想问一句,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徐凤丽的心猛地一颤,却还是故作镇定:“你们两个人,大半夜来逗我呢,前言不搭后语的,我……”

“够了!”徐昊勇突然吼了一声,打断了徐凤丽的话。

“妈,到现在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孩子有什么错!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们的孩子!”

说着,徐昊勇重重的往墙上锤了一拳,发出“砰!”的一声。

徐凤丽被吓得一抖,半响都没出声。

过了一会,她却突然笑了,不再是那种温和的关怀的体贴的笑。

而是带着疯狂的笑容……

“对,我就是害死了你们的孩子!我就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连个孩子都生不下来的时候,你还会不会这个疼爱她!宠她!”

撕下了伪装的面具,徐凤丽像是彻底的换了一个人,不,或者说,她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疯子!

“妈!”徐昊勇看着眼前的母亲,终究还是被吓到了!

徐凤丽却突然愤恨的看向他:“别叫我妈!”

“我没你这么没良心的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

上一秒还怨气冲天,下一秒徐凤丽又微笑起来:“以前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以前你对我体贴,关怀备至,无论我有什么要求你都是会立马答应,我生病了你也会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陪我照顾我。”

“可是现在不同了,你把这些都给了这个女人!”徐凤丽声音变得尖利,手指向唐敏芬:“除了跟你结婚,她为你做过什么?我才是为你付出最多的人,我生你养你,你爸死得早,我一个人把你拉扯大,甚至为了怕对你产生不好的影响,我连再婚的想法都没有过!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你!可是最后呢,你有了自己的家庭了,你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妈了!”

“你问我为什么?你说是为什么。看着你们两个成天腻腻歪歪,我想啊,要是这个女人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你总是会要有想法的吧,最好是跟她离了婚,这样,咱们母子俩又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可是谁知道,我从来不说她的不是,你就当真一点都不在意,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徐凤丽一句一句的说着,徐昊勇和唐敏芬听着她的话,呆滞在原地。

“魔鬼”、“疯子”、“神经病”都可以用来形容此刻的徐凤丽!

徐昊勇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抓住徐凤丽的肩膀,试图唤醒她:“妈!敏芬她是我的妻子!是您的儿媳妇!我们是一家人啊!”

“妻子?一家人?呵!”徐凤丽睁开徐昊勇的手,上前两步揪住唐敏芬:“那可从来只是你的想法,我无时无刻不想弄死她!”

猝不及防,唐敏芬被徐凤丽狠狠的推倒在地上!

“妈!你做什么?!”徐昊勇连忙走到唐敏芬身边,将她搀扶起来。

徐凤丽狰狞的笑着:“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么今天你就做一个选择吧,要么离婚,要么我死!”

她一脸自信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徐凤丽相信,自己的儿子是不会放弃自己这个母亲的!

徐昊勇的目光死死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疯了吗?”

“不!我不可能跟敏芬离婚的!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做错事的是您啊!”徐昊勇试图唤醒自己的母亲。

徐凤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说什么?你宁愿我死也不跟这个女人离婚吗?”

说着,她诡异的笑了:“好……你真是我的好儿子。”

“妈……”徐昊勇还想说什么,可是徐凤丽突然就朝着唐敏芬冲去,一双手直接掐上了唐敏芬的脖子。

徐凤丽用上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双眼睛里面满是疯狂。

“妈,你快松开!”徐昊勇连忙去掰自己母亲的手,但是徐凤丽死死的掐着不松,一张脸上满是狰狞。

不过一下子,唐敏芬的脸便因为缺氧涨的通红,徐昊勇急了,用力地把徐凤丽往后一拉。

“嘭!”

徐昊勇是真急了,这使得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徐凤丽被猛地往后一扯,力的惯性使她重心不稳,一个趔趄,人朝后方倒去,后脑磕到了玻璃茶几上。

瞬间,鲜血溢出了发丝,一滴一滴地落在了地板上……

徐凤丽再次醒过来以后,就不认识人了。或者说,她疯了。

因为她……活在了自己想象的世界里。

徐昊勇联系了心理医生,将之前她的状况阐述出来,又让医生看了看现在的徐凤丽。

经过医生的诊断,确诊为精神障碍。

因为丈夫死得早,她一直和儿子相依为命,自然而然的把儿子当成了自己的全部。

儿子结婚以后,她无法接受一系列的改变,无法接受儿子对儿媳妇的好,开始习惯性的回忆过往两个人的生活。

久而久之,她嫉妒唐敏芬,甚至开始厌恶她。

她认定是这个女人夺走了自己的儿子,甚至觉得儿子本就该是自己一个人的。

她憎恨唐敏芬,渐渐有了要赶走她的念头。

唐敏芬的怀孕,让她开始变得疯狂……

她一次又一次的把恶毒的手伸向了唐敏芬,害死了三个无辜的孩子。

而现在,她疯了,她一个人,回到了只有自己和儿子的生活里……

而那个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甚至隐瞒病人真实情况的李医生,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

两年以后,一辆黑色的小车,在城郊的疗养院大门口停下,徐昊勇下车后,又绕到副驾驶门口,唐敏芬手抱着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从副驾驶走了下来。

“徐先生徐太太来啦。”疗养院的工作人员打开了大门。

唐敏芬点点头:“好久不见,晓晓,老太太最近怎么样?”

被称作晓晓的女孩子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老太太最近状态一直不错,这会在花园里跟小白玩呢。”

徐昊勇和唐敏芬在晓晓的带领下来到了花园,只见徐凤丽坐在一颗桂花树下,笑嘻嘻地看着她眼前的一个小男孩荡着秋千。

她满脸宠溺地盯着小男孩,目光一刻也没挪开过:“昊勇,你小心点,别荡那么高,等会摔了……”

尽管这是晓晓常年在疗养院看到的场景,也还是不免觉得有些心酸。

她看了看身边的两夫妻,确认他们和之前的其他家属一样,坦然接受了这一幕后,才对老太太开口喊道:“徐阿姨,你看谁来了?”

徐凤丽并无回应,她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晓晓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的再次对她说道:“阿姨,你看谁来了?”

徐凤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向自己缓缓走来的一家三口,眼里满是疑惑。

“他们是谁?”她的声音不再尖利,不再刺耳,只是很平淡。

晓晓轻声回应:“他们是您的儿子和儿媳妇,带着您的孙子来看您来了。”

徐凤丽努力的在脑海里回想着,却怎么也没有丝毫印象。

但是,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她还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笑颜……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到底是谁不能生孩子? 〗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3个故事



    听见开门声,唐敏芬立刻从沙发上起身:“老公,你回来啦。”

    徐昊勇换了鞋,走到唐敏芬的面前,献宝似的将小蛋糕展示在她面前:“对啊,给你买了你想吃的提拉米苏。”

    “嗯,谢谢老公,我去端饭菜,洗洗手咱们就可以吃饭了。”唐敏芬一下子就笑了,接过糕点在徐昊勇的脸颊落下一吻。

    徐昊勇拦住妻子,这才发现自家母亲不在家:“妈呢?”

    唐敏芬朝徐昊勇递去一个安心的眼神:“今天张阿姨沈阿姨约妈妈去泡温泉了,妈说今晚不回来了。”

    徐昊勇看了看厨房里,饭菜已经做好了。

    徐昊勇微微皱了眉头:“下次再有这种情况,你就安心等我回来做饭,不要再自己折腾了。”

    唐敏芬在徐昊勇的牵引下在餐桌前坐下,安抚地拍了拍丈夫的手:“我哪有那么金贵,不就是怀孕嘛,这点事我还是可以做的。”

    “怎么不金贵,这是咱们第三个孩子了,之前都……哎……”徐昊勇说到这里,看到唐敏芬已经变了的脸色,打住不再往下说。

    唐敏芬和徐昊勇结婚三年,两个人一直如胶似漆,徐昊勇一直对她关怀备至,羡煞旁人。

    就连和婆婆徐凤丽的感情,也是一直跟亲母女一样和谐,人人都说她嫁对了。

    可是,就是在孩子这一方面,唐敏芬总是不能如愿,怀过两次孕,但都流产了,这是她心中的痛……

    徐昊勇摸了摸唐敏芬的脸,心疼地说道:“敏芬,医生说了是你体质弱的原因,我知道你害怕再像之前那样,我也怕,所以咱们更要小心照顾着。”

    唐敏芬的眼眶红了半截,微微点头道:“我知道的。”

    “嗯,不说这些了,咱们先吃饭。”徐昊勇起身去端饭菜。

    上班累了一天的徐昊勇自然是吃什么都香,但是怀孕的唐敏芬就什么都吃不下。

    还好婆婆贴心,给她煮了酸梅汤,喝了一大杯酸梅汤开胃后,唐敏芬才算是勉强吃下了点东西。

    饭后,两夫妻窝在沙发上看电影。唐敏芬抱着酸梅汤,有一搭没一搭的和徐昊勇闲聊着。

    “老婆,酸梅汤那么酸,你喝起来没感觉吗?”看着唐敏芬爱不释手,徐昊勇忍不住问。

    起初,唐敏芬想喝酸梅汤的时候,徐昊勇是从外面给她买的,他尝了一口,感觉牙都要酸掉了。

    现在他看唐敏芬一口接一口的,不由得惊奇她像是没有味觉一样的享受。

    唐敏芬看着手里的酸梅汤:“不会啊,很好喝……”

     但是话还没有落音,唐敏芬便觉得肚子传来一阵剧痛,她的脸色一下子变了。

    “老婆,你怎么了?”徐昊勇一把抓住唐敏芬的肩膀。

    “肚子……肚子好疼……”唐敏芬的脸色不过一两分钟,就惨白如纸。

    两个人的心里都咯噔了一下,隐隐地有种不详的预感。

    “医院,我马上带你去医院,老婆你忍一忍!”徐昊勇一下子将唐敏芬打横抱起来,连鞋子都来不及换就往楼下冲。

    唐敏芬死死的捏着徐昊勇胸前的衣服:“我们的孩子……”

    “不会有事的,孩子不会有事的,老婆你撑住……”即便嘴上这样安慰着唐敏芬,徐昊勇的声音却是那么的不稳。

    前两次的流产经历让这对夫妻此刻的心里都是那么的惶恐和紧张……

    折腾了一晚上,唐敏芬和徐昊勇的第三个孩子终究还是没有留住……

    唐敏芬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便看到了满目的白色。

    徐昊勇趴在病床边沿睡着了,一晚上的疲惫让他的下巴上都长出了胡子。

    身为母亲的唐敏芬,不用别人说,也感觉到自己身体里那个生命已经流逝了,难以忍受的心痛,让她的眼泪汹涌而出。

    她是那么的期盼,那么的渴望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她们爱情的结晶。

    可是,天不从人愿……

    “老婆?你醒了?不要哭,”徐昊勇一睁开眼睛,便看见唐敏芬的泪水止不住的流,“你现在需要把身体养好,不哭。”

    深爱妻子的他,此刻的心像是被上千万根针扎了一般疼。

    “我做错了什么?老公,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老天要这么对我们,我们的孩子……”唐敏芬不可抑制地痛哭着。

    徐昊勇一手握住唐敏芬的手,一手拿纸帮妻子擦着眼泪:“别哭……老婆,我……”

    饶是徐昊勇再心痛,这个时候也说不出安慰的话来了。又或者说,他们俩已经无法再自欺欺人了……

    病房门在这个时候被轻轻推开,出现在门口的正是提着大包小包的婆婆徐凤丽。

    “妈,你回来了。”徐昊勇疲倦的喊道。

    “我就离开了这么一晚上,就出了这么大的事,我能不回吗。”徐凤丽将大包小包全部都放在病床边的床头柜上,回应着。

    然后搬了把椅子坐在病床的另一侧,虽然已年过五十,但因为家境优渥,皮肤保养得当,看起来才不过四十出头。

    此刻的徐凤丽看着病床上的唐敏芬,眼里都是心疼:“敏芬啊,我可怜的姑娘,你又遭罪了,都是妈不好,妈不该把你一个人扔在家里,要是妈在家陪着也许就不会出这事了……”

    唐敏芬看着婆婆,心里都是愧疚。

    自己这个婆婆,家世好、脾性好,从来不像别人家的婆婆那样对媳妇挑三拣四。

    就是她结婚三年没有生下一儿半女,她也从来没有怪过,到现在这个时候,她也是心疼自己而没有埋怨。

    想到婆婆这么好,唐敏芬的心里又是感动又是觉得抱歉,眼泪流的更加汹涌:“妈,这怎么能怪您,是我自己不好,是我……”

     “好了,既然孩子已经没有了,咱们都不要再去想了,当务之急,是要先把你自己的身体养好。”徐凤丽打住了唐敏芬的话。

     徐昊勇看唐敏芬的情绪不好,也不想让她一直沉浸在难过的情绪里:“听妈的话,不要哭了。”

     唐敏芬看了看十分疼惜自己的婆婆和丈夫,点点头,忍住泪水。

     徐凤丽从一堆袋子里拎出来一个装满了早餐的袋子:“给你们买了点早餐,赶紧趁热吃。”

     “敏芬现在身子弱,给你买的是粥,趁热喝吧。”徐凤丽一遍说着,一边将粥端出来。

     那边徐昊勇已经将病床摇起来,将餐桌立起来。

     徐凤丽原本将粥都已经放上桌了,看了看唐敏芬惨白的面容,又将粥端回自己手里:“你还是歇着吧,妈喂你。”

     唐敏芬一口接一口的喝着婆婆喂来的粥,心里满是感动……

    喂完自己的儿媳喝完粥后,徐凤丽又提着开水壶走出病房,准备去打开水,在走廊上正巧撞见了唐敏芬的两个好友,张静和黄依婷。

    她笑着招呼道:“静静和依婷来啦,是来看敏芬的吧。”

     “是啊,徐阿姨,这是要去打开水啊?我帮您吧。”张静接话道。

    徐凤丽摆摆手,笑的温和:“不用了,你们去陪敏芬吧,她心情不好,你们多陪她聊点开心的,可千万别再提孩子的事儿了。”

     “徐阿姨,您可真好,我也想要你这样的婆婆。”黄依婷打趣道。她的那个婆婆啊,整天挑三拣四的,她心里不知道有多羡慕唐敏芬。

    徐凤丽依旧是带着笑:“我也没有多么好,只是敏芬本就无父无母,嫁到我们家,处处安排的妥妥当当,我又怎么舍得让她委屈……哎,不说了,我去打开水,你们进去看看她吧,没人陪着,她又该瞎想了。”

    “那我们先进去了,一会见啊,徐阿姨。”张静和黄婷道别后,便往病房走去。

    两人走进病房,不巧看见唐敏芬正偷偷地抹着眼泪。

    “敏芬。”看到好友这样难过,张静有点不忍心,轻声喊道。

    唐敏芬随着声音猛地一抬头,又慌慌张张地立刻扬起了笑脸,即使笑的那样勉强。

    “静静,婷儿,你们来啦。”

    “敏芬你别哭啊,”张静将手里的水果放下,握住唐敏芬的手,“你是不知道,你婆婆对你多好,刚刚我们两在走廊上碰见她,她还千叮咛万嘱咐让我们不要提起孩子,惹你伤心,结果我们俩刚来就瞧见你抹眼泪,等会徐阿姨该心疼你了。”

    黄依婷也附和道:“是啊,徐阿姨真是我见过最好的婆婆了。你是不知道我们家那个,天天鸡蛋里面挑骨头,我干什么她都要挑刺,时时刻刻我都想原地爆炸,真怕我哪天没忍住就上去跟她干架了……哎,哪像你啊,命这么好,婆婆对你就跟亲生女儿一样。”

    被黄依婷这么一说,唐敏芬也忍不住露出一丝笑颜。

    “笑了就好,就是要多笑,什么都会过去的,总会有好起来的一天。”张静扯了点纸巾递给唐敏芬。

    有了两个好友的陪伴和开解,唐敏芬的心情也好了不少。

    徐凤丽提着开水回来的时候,病房里正聊得热闹,她便也坐在一边和三个女人聊了起来。

    聊了一会儿,徐凤丽的手机响了,是闹钟的声音。

    “敏芬,该吃药了。”徐凤丽从抽屉里拿药,“消炎药没有了,我去给你拿药。”

    唐敏芬点点头,想到婆婆如此贴心,她开口道:“妈,辛苦你了。”

    徐凤丽摸摸她的头发:“傻孩子,一家人,说什么辛不辛苦的。”

    再次走出病房,徐凤丽脸上的微笑慢慢地垮了下来。

    她径直走到了主治医生的办公室,在病房和医生聊了许久。

    出办公室前,徐凤丽塞给那主治医生一个红包:“李医生,我儿媳妇那边,还是和从前一样,要麻烦你多多照料了。”

    “请您放心,这是我的职责,我一定会尽心尽力的。”李医生捏了捏红包的厚度,露出一副让人捉摸不透的微笑。

    徐凤丽点点头:“那就先谢谢李医生了。”

    说完她就出了门,去取药处取了药后,又再次回到病房。

    休养了几天,唐敏芬已经恢复了很多。

    只是徐凤丽却一直过于紧张她,连唐敏芬说要去走廊上走走,徐凤丽都拦着不让,说影响恢复。

    这天,趁着徐凤丽出去买早餐了,唐敏芬悄悄地下了床。

    一直躺着,她觉得浑身骨头酸痛,但又不忍心伤害婆婆一片好意,所以徐凤丽在的时候她只好乖乖躺着。

    唐敏芬沿着走廊慢悠悠的走着,走到走廊的尽头。

    虽然只是走了短短的一段路,她却感觉浑身都舒服了不少。

    靠着墙站了两分钟,唐敏芬掏出手机看了眼时间,估计婆婆快回来了,便往病房走去。

    只是走到半途,路过安全通道时,她却猛然听见了婆婆徐凤丽的声音……

    “这都第三次了,我那傻儿子根本没有表现出半点嫌弃的样子!甚至还依然心疼的要死!我根本已经不能忍受了,看着那个女人天天和我儿子卿卿我我我就恶心!”

    此刻的徐凤丽的声音,根本不像平常在唐敏芬的眼里那样温和,而是藏着深深的不满和愤恨!

    而清晰的听到这句话的唐敏芬,则感觉血液一下子冲上大脑,浑身发冷!

    她靠在一边的墙壁上,整个人微微颤抖!

    她几乎是一瞬间便明白了什么!

    可是她还是在心里跟自己说:

    不可能!!

    怎么可能!?

    唐敏芬还在震惊的情绪里没有缓过来,那边徐凤丽的声音再度传来:“别说放堕胎药了,要是我儿子还不离婚,我就给她放老鼠药,我毒死这个小贱人。”

    “不行,这样不行!我要在想想别的法子!我……”

    这一次,徐凤丽的声音无比的尖锐和嫉妒!

    将唐敏芬惊的一颤,她捂着嘴,连呼吸都变得轻了许多。

    这时,丈夫徐昊勇发来了短信,手机震动了一下。

    唐敏芬顿时清醒了,她滑动屏幕,颤抖的手指打开了手机里的录音。

    那边徐凤丽不知道和谁的通话依然在继续:

    “都已经三次了,在饭里下堕胎药,在给她熬的补汤里下打胎药,在酸梅汤里下打胎药,我都做了!她要是再怀孕,我都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了!”

    “算了!?凭什么?!那是我的儿子,我辛辛苦苦把他拉扯大!凭什么现在他心心念念的都是一个不知道哪里蹦出来的贱人!”

    “我这些年所有的心思和时间,都花在他身上了,我在他身上倾注了我所有的心血,我为他做了那么多,凭什么现在是另一个女人享受那些疼爱和体贴!”

    “甚至就算这个女人一而再再而三的流产,他对她也没有半分怀疑和嫌弃!”

    “不!你不懂!你根本不明白!以前别人说什么有了媳妇忘了娘,我不信,我任由他恋爱、结婚!可是,你根本不知道,他结婚以后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妈,整天就是老婆前老婆后的,你不知道我有多么的难以接受,有多么生气,可是我什么也不能说!”

    “以前他根本不是这样的,以前他会陪我逛街美容,带我看电影,陪我出去玩!可是他有了老婆以后,一切都变了……”

    说到这里,徐凤丽开始低低的啜泣。

    “我做错了什么?!他是我的儿子,我生他养他!他本就是我的,他是我的,我的……”

    或许是电话另一头的人说了什么,徐凤丽没有再开口,只是一直一直哭,声音也越来越低……

    唐敏芬靠着墙壁站了一会,浑身无力,一张脸毫无血色。

    她将手机的录音保存,然后扶着墙慢慢地往病房走去……

    唐敏芬躺在病床上一次又一次的回想在走廊听到的那些话。

    迟迟难以平静,那个一直对她好的像是亲妈妈一样的婆婆,竟然是那样疯狂的一个人……

    甚至,这么的……丧心病狂!

    唐敏芬逼着自己平静下来,让自己冷静的思考这件事到底该怎么去应对。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过去了许久许久。

    唐敏芬的思绪一点点明了清晰。

    而徐凤丽也终于,回来了……

    “敏芬啊,妈回来的时候,李医生把我叫过去聊了一下你的情况,说了说给你调理身体的方法,这一聊,就聊了这么久,对不起啊,之前给你买的早餐都凉了,妈刚刚又去给你买了一份,饿坏了吧,赶紧吃吧……”

    徐凤丽依旧是那样温和关怀的样子,实在是让人无法联系到刚刚那样尖锐疯狂的人身上。

    唐敏芬看着她一脸平静,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的样子,手紧紧的捏紧病床上的床单。

    她的心里,有怪,有怨,更有恨!可是现在,她都不能表现出来。

    唐敏芬撑着床坐起来,看着摆在自己面前丰盛的早餐,她强忍住心里的恶心,拿起勺子。

    可是却又迟迟下不了口,她突然想到什么,看向徐凤丽:“妈,你有没有问李医生,我这样习惯性流产还有没有可能是别的原因导致的?”

    徐凤丽的眼神闪烁了一下,被一直注视着她的唐敏芬捕捉到了。

    徐凤丽关怀的脸上多了几分宽慰:“敏芬啊,第一次流产的时候,李医生就说了,你只是体虚宫寒,慢慢养着会好的,你就不要总想着这件事了,放宽心,李医生是我们市里数一数二的妇产科医生了,你要相信他。”

    说完,徐凤丽看了一眼手机,不动声色的说:“敏芬啊,妈今天有个朋友生日,中午可能不能给你做饭送过来了,你看……”

    唐敏芬低着头看着粥碗,用平静无波的声音说道:“没事的,妈你去吧,我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没事的。”

    “那我就走了,你自己好好的,有什么事再给我打电话。”徐凤丽拎着包就出了门,颇有些落荒而逃的意味。

    唐敏芬看着紧闭的病房门,轻轻放下了手中的勺子。

     ……

    一周后,唐敏芬拿着报告单从另一家妇产科医院走出来。

    再一次看了报告单上面的结果,将刚刚拿到手的两份报告单收进包里。

    唐敏芬回到家的时候,徐昊勇已经到家了,爱妻心切的他看到唐敏芬从外面回来,一下便迎了上来:“你回来了,怎么不叫我去接你。”

    “没事,你辛苦一天了,多休息休息。”唐敏芬握住徐昊勇得手。

    徐昊勇牵着她往餐厅走去:“为了你,我不觉得累,不过,你小月子还没出,还是多在家休息休息,免得落下病根。”

    唐敏芬看着徐昊勇的脸,她的丈夫,结婚三年也依旧疼她爱她,体贴入微。

    从前她从没想过,这些竟然会成为自己的孩子的催命符……

    想着,她捂住了丈夫的嘴,展颜一笑:“我知道了,小老头。”

    厨房里的徐凤丽往这边偏头看了一眼,握着锅铲的手狠狠的捏紧了,眼里的嫉恨藏都藏不住……

    是夜,平静如水,整个家一派祥和。在这平静的背后,却已经掀起了惊涛骇浪。

    徐昊勇听着手机录音软件里传来的那些句句刺耳的话,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报告单……

    “老婆……”他转头看向唐敏芬,手中的报告单掉落在床上。

    在丈夫面前,唐敏芬终于不用再克制,她痛哭失声:“我们的三个孩子,都是被你妈……亲手害死的!”

    “这两份报告单,是我……自己去别的医院做的检查,一个是检查报告,我做了详细的检查,结果是我根本没有体虚宫寒的毛病,身体也很健康……只是医生说,经过这几次的流产,我可能以后真的……”

    徐昊勇紧紧的将唐敏芬抱进自己的怀里。这一刻,这个一直顶天立地的大男人,也觉得十分的不知所措。

    “另一份,是我的血液检测报告,里面确实……有堕胎药的残留……昊勇,我好恨!真的好恨!”唐敏芬流着眼泪,咬牙切齿地说着。

    徐昊勇捏紧了拳头,掀开被子起身往外走去。

    唐敏芬一下子便知道他的想法,这张牌迟早是要摊的,只是她不想闹得太难堪。

    她紧跟着也下了床,一路紧跟着徐昊勇:“昊勇,你别太冲动了。”

    “咚咚咚!”徐昊勇深呼吸了一口气,敲响了徐凤丽的门。

    此刻,徐凤丽正坐在床上翻看着以前的母子俩的照片,脸上的笑容是那么的温柔。

    听到敲门声,徐凤丽翻相册的手顿住:“谁?”

    “妈,是我,我有事跟你说!”徐昊勇的心情十分复杂,却还是逼着自己克制。

    房间的门被打开,看见唐敏芬和徐昊勇两个人站在自己的房门口,徐凤丽眸光微闪。

    “你们两夫妻,这么晚不睡,跑来敲我的门做什么?”似乎是意识到什么,徐凤丽准备关门。

    徐昊勇一把拦住:“妈,我们为什么来找你你不明白么?”

    徐凤丽笑了笑:“我哪知道?”

    “妈,你做了什么,我希望你能自己说!”徐昊勇的手紧握成拳。

    徐凤丽伸出手摸了摸他的额头:“你这孩子是不是发烧了,我做了什么?”

    唐敏芬看着在这一刻依旧装的若无其事的婆婆,从心里觉得发寒。

    原本十分克制的她也忍不住开口:“妈,虽然我现在已经不想这样称呼您了,虽然我从您的嘴里听到了答案,可我还是想问一句,你怎么可以这么残忍?”

    徐凤丽的心猛地一颤,却还是故作镇定:“你们两个人,大半夜来逗我呢,前言不搭后语的,我……”

    “够了!”徐昊勇突然吼了一声,打断了徐凤丽的话。

    “妈,到现在你还要继续装下去吗,孩子有什么错!为什么……为什么要害我们的孩子!”

    说着,徐昊勇重重的往墙上锤了一拳,发出“砰!”的一声。

    徐凤丽被吓得一抖,半响都没出声。

    过了一会,她却突然笑了,不再是那种温和的关怀的体贴的笑。

    而是带着疯狂的笑容……

    “对,我就是害死了你们的孩子!我就是要看看,这个女人连个孩子都生不下来的时候,你还会不会这个疼爱她!宠她!”

    撕下了伪装的面具,徐凤丽像是彻底的换了一个人,不,或者说,她彻头彻尾的变成了一个疯子!

    “妈!”徐昊勇看着眼前的母亲,终究还是被吓到了!

    徐凤丽却突然愤恨的看向他:“别叫我妈!”

    “我没你这么没良心的儿子!娶了媳妇忘了娘!”

    上一秒还怨气冲天,下一秒徐凤丽又微笑起来:“以前你根本不是这样的,以前你对我体贴,关怀备至,无论我有什么要求你都是会立马答应,我生病了你也会立刻放下手中的事情陪我照顾我。”

    “可是现在不同了,你把这些都给了这个女人!”徐凤丽声音变得尖利,手指向唐敏芬:“除了跟你结婚,她为你做过什么?我才是为你付出最多的人,我生你养你,你爸死得早,我一个人把你拉扯大,甚至为了怕对你产生不好的影响,我连再婚的想法都没有过!我把我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你!可是最后呢,你有了自己的家庭了,你眼里根本就没有我这个妈了!”

    “你问我为什么?你说是为什么。看着你们两个成天腻腻歪歪,我想啊,要是这个女人连个孩子都生不出来,你总是会要有想法的吧,最好是跟她离了婚,这样,咱们母子俩又可以回到以前的生活了。”

    “可是谁知道,我从来不说她的不是,你就当真一点都不在意,除了心疼还是心疼!”

    徐凤丽一句一句的说着,徐昊勇和唐敏芬听着她的话,呆滞在原地。

    “魔鬼”、“疯子”、“神经病”都可以用来形容此刻的徐凤丽!

    徐昊勇好不容易才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抓住徐凤丽的肩膀,试图唤醒她:“妈!敏芬她是我的妻子!是您的儿媳妇!我们是一家人啊!”

    “妻子?一家人?呵!”徐凤丽睁开徐昊勇的手,上前两步揪住唐敏芬:“那可从来只是你的想法,我无时无刻不想弄死她!”

    猝不及防,唐敏芬被徐凤丽狠狠的推倒在地上!

    “妈!你做什么?!”徐昊勇连忙走到唐敏芬身边,将她搀扶起来。

    徐凤丽狰狞的笑着:“既然你什么都知道了,那么今天你就做一个选择吧,要么离婚,要么我死!”

    她一脸自信的看着面前的一男一女,徐凤丽相信,自己的儿子是不会放弃自己这个母亲的!

    徐昊勇的目光死死的看着自己的母亲:“妈,你疯了吗?”

    “不!我不可能跟敏芬离婚的!她什么也没有做错,做错事的是您啊!”徐昊勇试图唤醒自己的母亲。

    徐凤丽的脸色一下子变了:“你说什么?你宁愿我死也不跟这个女人离婚吗?”

    说着,她诡异的笑了:“好……你真是我的好儿子。”

    “妈……”徐昊勇还想说什么,可是徐凤丽突然就朝着唐敏芬冲去,一双手直接掐上了唐敏芬的脖子。

    徐凤丽用上了自己所有的力气,一双眼睛里面满是疯狂。

    “妈,你快松开!”徐昊勇连忙去掰自己母亲的手,但是徐凤丽死死的掐着不松,一张脸上满是狰狞。

    不过一下子,唐敏芬的脸便因为缺氧涨的通红,徐昊勇急了,用力地把徐凤丽往后一拉。

    “嘭!”

    徐昊勇是真急了,这使得他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徐凤丽被猛地往后一扯,力的惯性使她重心不稳,一个趔趄,人朝后方倒去,后脑磕到了玻璃茶几上。

    瞬间,鲜血溢出了发丝,一滴一滴地落在了地板上……

    徐凤丽再次醒过来以后,就不认识人了。或者说,她疯了。

    因为她……活在了自己想象的世界里。

    徐昊勇联系了心理医生,将之前她的状况阐述出来,又让医生看了看现在的徐凤丽。

    经过医生的诊断,确诊为精神障碍。

    因为丈夫死得早,她一直和儿子相依为命,自然而然的把儿子当成了自己的全部。

    儿子结婚以后,她无法接受一系列的改变,无法接受儿子对儿媳妇的好,开始习惯性的回忆过往两个人的生活。

    久而久之,她嫉妒唐敏芬,甚至开始厌恶她。

    她认定是这个女人夺走了自己的儿子,甚至觉得儿子本就该是自己一个人的。

    她憎恨唐敏芬,渐渐有了要赶走她的念头。

    唐敏芬的怀孕,让她开始变得疯狂……

    她一次又一次的把恶毒的手伸向了唐敏芬,害死了三个无辜的孩子。

    而现在,她疯了,她一个人,回到了只有自己和儿子的生活里……

    而那个利用职务之便谋取私利,甚至隐瞒病人真实情况的李医生,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

    两年以后,一辆黑色的小车,在城郊的疗养院大门口停下,徐昊勇下车后,又绕到副驾驶门口,唐敏芬手抱着一个可爱的男孩子,从副驾驶走了下来。

    “徐先生徐太太来啦。”疗养院的工作人员打开了大门。

    唐敏芬点点头:“好久不见,晓晓,老太太最近怎么样?”

    被称作晓晓的女孩子带着他们往里面走去:“老太太最近状态一直不错,这会在花园里跟小白玩呢。”

    徐昊勇和唐敏芬在晓晓的带领下来到了花园,只见徐凤丽坐在一颗桂花树下,笑嘻嘻地看着她眼前的一个小男孩荡着秋千。

    她满脸宠溺地盯着小男孩,目光一刻也没挪开过:“昊勇,你小心点,别荡那么高,等会摔了……”

    尽管这是晓晓常年在疗养院看到的场景,也还是不免觉得有些心酸。

    她看了看身边的两夫妻,确认他们和之前的其他家属一样,坦然接受了这一幕后,才对老太太开口喊道:“徐阿姨,你看谁来了?”

    徐凤丽并无回应,她早就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晓晓走到她身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温柔的再次对她说道:“阿姨,你看谁来了?”

    徐凤丽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到了向自己缓缓走来的一家三口,眼里满是疑惑。

    “他们是谁?”她的声音不再尖利,不再刺耳,只是很平淡。

    晓晓轻声回应:“他们是您的儿子和儿媳妇,带着您的孙子来看您来了。”

    徐凤丽努力的在脑海里回想着,却怎么也没有丝毫印象。

    但是,看着面前的三个人,她还是不由自主的露出了一丝笑颜……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