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4个故事


凌晨六点,晨雾朦胧,还未苏醒的上海滩仿佛笼罩着一层面纱,透着股难言的神秘。

赵瑾担着担子走到青石板路的拐角处,随即抬起放下,行动迅速的将桌子、椅子、各种东西摆放整齐,然后将今早熬好的底汤盖子掀开,一阵诱人好闻的清香向四周飘散而去。

赵瑾刚做好这一系列准备工作,摊子就迎来了客人。

“老板,一碗馄饨。”

“好咧,您先坐。”赵瑾笑着说,然后熟练的将今早包好的馄饨下锅,小小白白的馄饨在沸腾的锅里轻轻跳跃着。

不一会儿,馄饨好了,赵瑾将它们一一捞出,然后放进已经装好调味的碗里,最后她在馄饨上面撒上一些葱花,一碗热腾腾好吃的馄饨就完成了。

“您慢吃。”赵瑾将馄饨端到客人面前,然后又听到有人喊道“一碗馄饨”。

客人络绎不绝,赵瑾忙的团团转,汗珠顺着额角慢慢流下,她都没时间去擦掉,一碗接着一碗的下,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老板,一碗馄饨。”

赵瑾抬头望去,一个身材高大,面容清隽的男人出现在眼前,她眼睛顿时弯成月牙,右脸颊上的酒窝若隐若现,语气中带着惊讶,“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生意看起来不错嘛。”林见琛看了看座位上的客人,微微一笑。

“是还不错。”赵瑾腼腆的笑笑,“你吃了吗?我给你下一碗吧。”

“本来是不饿的,但是一闻到你这馄饨的香味,我就不自觉地馋了,给我也来一碗吧。”林见琛摸摸肚子,做出肚子饿的模样。

赵瑾掩唇一笑,“那你先坐,我待会儿送去。”刚说完,就见林见琛将钱放下。

她连忙拿起想要还给他,“这钱我不收,你拿回去吧。”

“做生意哪有不收钱的,拿着吧。”林见琛说完,就坐到空位上,将帽子摘下放在一旁,然后望着她。

赵瑾拿着钱脸上闪过一道绯红,强忍着内心的悸动,手脚麻利的给他下馄饨,不一会儿,一大碗馄饨放在了林见琛面前。

“这么多,我吃不完的。”林见琛有些无奈的笑笑。

“你这么瘦,多吃点。”赵瑾刚说完,周围的客人笑着起哄道:“老板,你这不公平啊,他拿那么大的碗吃,我们就只能吃小碗,明明都是一样的价钱。”

“吃你的馄饨吧。”赵瑾不好意思的嬉骂,然后转身去了摊位,抬眼间不期而遇和林见琛的目光撞上,看到他眼中的笑意,赵瑾脸上的绯红瞬间爬上了双耳。

太阳爬上正午的当空,赵瑾背后已经渗出了密密的一层汗,摊位上已经没有人了,早上准备好的馄饨也全都卖完。

她开始收摊子,忽然瞄到林见琛正在帮她收凳子,赵瑾心一惊,连忙上前阻止,“干嘛呢,这粗活我来就好了,你坐在那里就行。”

“没事,你这么累,我也想帮帮你。”林见琛躲开她的手,弯腰将凳子一一收起。

赵瑾看他坚持,也没再多说,望着他浅浅一笑。

收摊之后,他们一起往赵瑾家方向走去,两人并排走着,摆动的双手时不时微微碰到,引起一阵心颤。

赵瑾害羞的低头,心里想着,真希望这段路没有尽头,他们能一直这样。

快到家门口的时候,赵瑾停下脚步,略带羞涩的看着林见琛,“我到了,你回去吧。”

林见琛看着她,眼里有难舍难分的情意,他深吸一口,鼓起勇气,拉过她的手,赵瑾吃惊的看着他,“瑾儿,我想将我们的事情告诉母亲,然后娶你进门,你愿意吗?”

赵瑾瞪大眼睛,像一只受惊的麋鹿,眼底闪过一丝欣喜,但是转瞬即逝,神色担忧的说,“你是林家长子,而我只是路边卖早点的贫穷女子,我们之间的地位相差那么远,你母亲不会同意的。”

“母亲最疼我,只要我真心求她,她会答应的。”林见琛看着她的眼睛,眼神真挚,情意满满,“瑾儿,我爱你,你愿意嫁给我吗?”

赵瑾看着他,内心一阵感动,从她见他的第一面起,她就爱上了他,到现在不过是情意越来越深,爱意越来越浓。

“嗯。”赵瑾点头,“只要你愿意娶我,我就嫁你。”

林见琛喜不自禁,激动的握着她的手,语不成调,“瑾儿,听你这么说,我真的太高兴了。”

“傻瓜。”赵瑾笑骂,眼里是藏不住的情意。

“瑾儿…”林见琛轻唤,四目相对,气氛静谧美好,他一点点靠近,在离她只有五厘米处停下,薄唇轻启,清凉的气息扑在赵瑾脸上,“瑾儿,我能吻你吗?”

赵瑾此时身子紧绷的像上了箭的弦,脸红的不像话,“见琛,你…”话还没说完,额头上传来微凉湿润的触感,她浑身一颤,僵在原地。

半响后,林见琛微微移开一段距离,目光幽深的看着赵瑾,“瑾儿,对不起,我实在情不自禁。”

赵瑾面似桃花,美目盼兮,轻轻推开他,含羞道“不害臊。”说完,转身跑了。

林见琛站在原地,嘴角微微翘起,看着她清秀的背影渐渐消失在视线中……

赵瑾一路小跑,直到家,脸上的热度还没有降下去,一颗心扑通直跳,她摸了摸额头,刚才那一吻留下的感觉还留在那里,正当她心神荡漾时,一道粗鲁的声音响起,“这么晚回来,你死去哪里了?不知道老子快要饿死了嘛!”

赵瑾看着眼前穿着破烂布衫、矮小干瘦的中年老人,顿时收起脸上的笑,小声回道:“我现在就去做饭。”说完,她打算去厨房,但是被他拦下。

“等等,今天的钱在哪里?”

赵瑾听他这样说,脸色突变,下意识往后退去,“爸,这钱真的不能乱用,马上就要交房租了,钱本来不够,你要是再拿去,下个月我们就要被赶到大街上去了。”

“你少他..*..妈废话,老子才不管那么多,昨天老子输的精光,今天一定要翻本,把钱给我拿过来。”赵谌一脸不耐,上前粗暴的将她口袋里的钱全部翻出来,然后塞进自己的腰包里。

赵瑾准备上前抢回来,但是力气不及,被他一把推倒在地,后脑勺撞上墙壁,眼前一阵晕眩。

“少跟老子整这些有的没的,给我好好赚钱,不然老子把你卖了,信不信?!”赵谌目露凶光,指着赵瑾骂,说完后,他拿着钱,大摇大摆走了。

“见琛…”赵瑾缩在墙角,将自己抱住,脸上露出凄苦之色,眼角缓缓流下一滴泪,落在地上,像玫瑰一般绽开……

与此同时,和赵瑾分手后的林见琛,立刻跑到家里,一进门就大声喊:“娘,娘……”

呆在房内的钱玉荷听到儿子的喊声,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望去,眼中的宠溺一览无余,“跑那么快干嘛,小心伤着了。”

“娘,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和你说。”林见琛跑到钱玉荷身边,连忙说道,脸上是藏不住的喜悦。

“什么事啊?看你高兴的。”钱玉荷拿起手帕擦了擦他额头上的汗,笑着问。

“娘,我有喜欢的人了,我要和她成亲。”

“是吗?”钱玉荷脸上一喜:“是哪家的小姐啊?”

“她叫赵瑾,不是哪家的小姐,只是一个普通人家的姑娘。”林见琛抓着母亲的手,满脸期待,“娘,我很喜欢她,真心想要她成为我的妻子。”

“哦?”钱玉荷脸上的笑渐渐收起,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娘,你不同意?”

“怎么会…”钱玉荷拍了拍他的手,轻声说:“只要是你喜欢,娘都同意。”

“真的?”

“当然是真的。”钱玉荷微微一笑,只是那笑却没有到眼底。

“谢谢娘。”林见琛激动的抱了下她,钱玉荷笑着推开,“哎呀,都多大年纪了,还这么肉麻。”

林见琛挠挠头,脸上露出羞涩。

钱玉荷将儿子的表情尽收眼底,端正身子,不动声色的说:“你娶她,娘没有意见,只是总得让娘瞧瞧,我儿要娶的姑娘是什么样的吧。”

“没问题,”林见琛一口答应,脸上是难以掩饰的喜悦,“瑾儿是一个很好的姑娘,你一定会喜欢她的。我现在迫不及待想要将这个消息告诉她,娘,我先走了。”

说完,林见琛像一阵风消失在视野中。

钱玉荷见儿子离去,脸上的假笑收起,阴沉着脸,低声唤“絮儿”。

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丫鬟凑上前,低头恭敬道:“夫人”。

“把见琛口中那个女孩的背景给我调查清楚,一点遗漏都不能有,听明白了吗?”“是。”名唤絮儿的女人低头应下,然后转身出了房门。

钱玉荷抿唇冷笑,眼底闪过一丝狠绝。

几日后,赵瑾站在林家大门前,紧张的整理身上的衣服,手心不自觉微微冒汗,脸上露出忧色。

昨天林家派人送信,要她今天到林家来,说有事情要谈,并且这件事被叮嘱不能告诉见琛。

赵瑾之前听见琛说,他母亲同意他们之间的婚事了,她听后高兴的不得了,但是昨天他母亲突然派人送来这样一封信,这又是什么意思?

赵瑾心中忐忑不安,正当她思虑时,忽然一道声音响起将她的思绪打断,“你是赵瑾?”

赵瑾抬头望去,一个梳着双髻,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女子冷冷的看着她。

“我是。”

“跟我来吧。”身穿鹅黄色衣裙的女子没说多余废话,直接转身往前走去,赵瑾连忙跟上。

一路上,赵瑾因为紧张也不敢四处乱望,大约走了五六分钟后,她被带到一间棕红木房前。

“进去吧,夫人在等你。”说完,还没等赵瑾反应过来,伸手将她一推,把她推到屋内,然后门瞬间被关上。

赵瑾神色慌张的往后望去,刚想要说话,就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你就是赵瑾?”

赵瑾看向声音响起的地方,然后从屏风后走出一人,她穿着深红色衣袍,头发被整齐的束起盘到脑后,细长凤眼,眼尾有密密的细纹,她紧抿双唇,鼻翼两侧有深深的法令纹,整个人显得不威自怒。

赵瑾下意识抓着身侧的衣服,开口应道:“是,夫人,我是赵瑾。”

“坐吧。”钱玉荷坐在房中正中间的檀木椅上,浅浅一笑,“不必害怕,你是见琛喜欢的人,我不会对你怎样。今天找你来,不过是随便聊聊,别紧张。”

赵瑾瞧她的神色,的确不像生气,随即慢慢移到椅子旁坐下,一脸拘谨。

钱玉荷将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心底泛起冷笑,姿色不过平平,也想飞上枝头变凤凰,简直是痴人做梦。

“你是怎么和见琛认识的?认识多少时间了?”钱玉荷挽了挽鬓角的发,假装温柔问。

“见琛是去年秋天的时候,到我铺子上买馄饨认识的,仔细算下日子,也快有一年的时间了。”赵瑾轻声说。

“哦,”钱玉荷故意拉长尾音,“原来是这样,你们之间认识也没多长时间嘛,这就想着谈婚论嫁了,也是有点性急。”

“不是,我…”赵瑾想要解释,但是被她打断,“你和见琛的婚事,我一个人说了不算,他父亲那边我还要去说,至于他同意不同意,那就难说了。”

“那我该怎么办…”赵瑾眉宇间闪过一丝焦虑。

“你也别急,你的事我会好好说的,毕竟你是见琛喜欢的人。”钱玉荷拿起放在一旁的茶杯,随即斜眼看了一下她,“这茶你尝尝,是我专门托人从北平带来的,挺香的。”

赵瑾其实并不渴,但她既然提出来,自己也不好婉拒,所以拿起桌上的茶杯,浅尝了一口。

“才喝这么点,你这是不给我面子?”钱玉荷冷笑的将茶杯重重的往旁边一放,赵瑾心一颤,连忙又多喝几口,最后将茶饮尽。

钱玉荷将她的动作看在眼底,嘴角勾起一个得逞的笑,“这才对嘛,时间不早了,我也累了,你就先回去吧。”说完,她打了个哈欠,一脸倦相。

赵瑾连忙起身,打算离开,却突然脑子一昏,身子一沉,往前面栽去,闭眼前,她看到钱玉荷脸上诡异的笑……

赵瑾做了一个极不安稳的梦,在梦里她好像被人束住了双手双脚,动弹不得,而且身上仿佛被一块大石头狠狠压住,呼吸困难。

但最让她觉得难堪的是,下..*..体一阵撕.裂感,让她疼的想要呼叫,但是身子十分沉重,就像被人扔在大海里,一直不停下沉的失重感和溺水感包围着她。

不知过了多久,赵瑾幽幽转醒,慢慢睁开眼睛,入目是藏青色的床帏,她缓缓往右转动眼珠,看到红木制作而成的家具,正中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幅美人图,完全陌生的场景。

赵瑾又往左边看去,陡然,恐惧的睁大眼睛,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声划破天际。

“啊!”赵瑾猛地起身,发现全身赤..*..裸,惊慌的将床边的被子盖在身上,瑟瑟发抖,眼眶泛红的看着躺在她身边的陌生男人。

那男人大约五十来岁,被赵瑾的叫声喊醒,皱着眉坐起,挠了挠圆胖的肚子,轻斥一声,“妈..*..的,老子累了一晚,刚睡着就被你吵醒。”

“我怎么会在这里?!你是谁?我们两个…”赵瑾不敢继续问下去,脸色越来越苍白,身子抖的像筛糠。

“呵呵,你不记得了?”男人笑得淫.(..*..)邪,肥胖的像只猪的身子向她逼近,“昨天晚上,我们可是玩的很开心的,你身子可真软,真让我欲罢不能。”

说完,伸出他的猪手想要碰她,但是被赵瑾一把打开,她不停摇头,完全不能接受这个事实,赵瑾挣扎着起身,想要逃离,但是被他一拉,又重新跌回了床上,“你放开我!你放开我!你这个畜生,放开我!”

“你叫啊,你越是叫,我就越是兴奋,哈哈…”男人说着又重新将她压在身下,一张臭嘴往赵瑾脸上拱。

赵瑾不停的拍打、挣扎,但是那人丝毫没有松开的意思。

突然,门被推开,赵谨猛地转头朝门口看去,想投出求救的目光,却不料她对上的是一双怎样的眼睛……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