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4个故事



赵瑾看到门外的见琛,喜不胜喜,“见琛,救我…”

心里的委屈在这一刻爆发,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不停往下掉。

“见琛,谁让你乱闯的,一点规矩都没有。”男人松开手,起身,拿过一旁的外衣罩在身上,阴沉着脸,脸上的不悦显而易见。

“爹…”林见琛痛苦的唤了一声,赵瑾倏地抬头看去,不敢相信这个肥胖男人竟然是林家的当家,林伟雄。

“还知道我是你爹,一点规矩都不懂的往房间里冲,真不知道你的书都读到哪里去了,真是被你娘都宠坏了。”

林伟雄毫不留情的指责他,然后转头看向赵瑾,笑了笑,堆满肥肉的脸上一颤一颤,“以后,你就跟着我,做我的第五房小妾吧。”说完,他大摇大摆走了。

房间陷入死一般的沉寂,赵瑾含泪看着林见琛,几次想要开口,但是仿佛被人扼住咽喉,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见琛…我…”

“你为什么会在我爹的房间里?”林见琛紧握双拳,浑身颤抖,满眼痛苦的看着她。

“见琛,我也不知道,我昨天…来林家见林夫人,后来,我喝了一杯茶,就昏了过去,什么都不知道了…”

“你的意思是,我娘在你茶里下药,然后亲手将你送到我爹的床上,是吗?你觉得这可能吗?!”林见琛朝她吼道。

“见琛,我不是这个意思,”赵瑾裹紧身上的床单,下床拉住他的手,满脸凄楚,“见琛,你要相信我…”

林见琛看着她,眼眶充血,咬牙一字一句道:“我亲眼所见,你叫我怎么相信你。”

说完,他将她的手狠狠掰开,头也不回的转身走了。

“见琛!”赵瑾泪眼朦胧,撕心裂肺的喊道,但他还是毫不留情的转身走了。

“见琛,不是这样的…”赵瑾无力的跌在地上,心仿佛被人切成碎块,疼的她浑身颤抖,眼泪无声的从眼角滑落。

与此同时,钱玉荷的房间里。

“啪”一计狠重响亮的巴掌落在絮儿的脸上。

“夫人恕罪。”絮儿跪在地上,一脸惊恐。

“没用的东西,我要你把那丫头送到马夫的房里,怎么变成在老爷的房里了?!”钱玉荷目露凶光,胸口剧烈起伏,脸红筋涨。

“夫人,我…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样,昨晚,下人把她带下去,眼看就要到了,但是没想到老爷突然出现,他看中了那丫头,命令送到他房里去,下人不敢不从,所以…”

“没用的东西,滚!给我滚!”钱玉荷一脚踹在她身上,絮儿立马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啊!”钱玉荷气的将茶杯摔在地上,一张脸凶狠万分。

本来她想让儿子看到赵瑾和下人苟合的场景,却不想阴差阳错,让这丫头爬上了自己丈夫的床,真是千算万算,最终还是算漏了。

不过以后,她也不会让这丫头有好日子过,钱玉荷眼底闪过一丝狠辣。

那天之后,赵瑾每天都去林家找见琛,但他每次都是闭门不见。

赵瑾心急如焚,林伟雄已经向她家提亲了,她那个赌鬼老爹,一看到那么多聘礼,哪里还管女儿愿不愿意,当下就同意将她嫁出去。

并且婚期定在了下月初,她没时间了,她一定要和见琛解释清楚,并且问清楚,他对自己到底是什么意思。

赵瑾从白天等到入夜,一直站在林家门口,双腿酸痛,各种蚊虫不停叮咬,但她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大门。

忽然,一辆轿车停在林家门口,从车上走下一男子,赵瑾大喊:“见琛!”

林见琛转头看去,脸色平静,目光冷淡,赵瑾跑上前一把抓住他的手,“见琛,我有事要和你谈。”

“我们之间还有什么好谈的吗?”

“见琛,那天的事情真的不是你想的那样,而且,那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伤害,我求你,给我一点时间,我们谈谈,好吗?”赵瑾乞求的看着他。

“好,那你说吧。”林见琛从头到尾态度都是淡淡的。

赵瑾看着他,心里一阵刺痛,她强忍着心里的伤痛,开口道:“你知道你父亲要娶我了吗?”

林见琛面无表情的点头。

“那你呢?”赵瑾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你打算怎么办?我爱的人是你,我想要相守一生的人也是你,你打算就这样抛弃我吗?”

“抛弃?”林见琛冷笑一声,“明明是你先背叛我们之间的誓言,你不知廉耻的爬上我父亲的床,现在还想要我怎么对你?”

赵瑾忽然觉得眼前的他这般陌生,陌生的让她生寒,“原来在你的心里,我是一个不知廉耻,为了享受荣华富贵而不择手段往上爬的人?!”

林见琛沉默不语。

“见琛,为什么你就不能相信我?”赵瑾满脸受伤、绝望。

“我亲眼所见,还能有假。”林见琛也很想相信,但是那天她被父亲压在身下的场景一直在他脑海中不停回放,逼得他快要发疯,现在他只要一看到她和父亲,就恶心的想吐。

“呵,”赵瑾冷笑一声,嘲讽的看着他,“什么山盟海誓、情深意切都是假的,我真是瞎了眼,林见琛,既然你不相信我,我们从此情断义绝,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我们之间再无任何瓜葛。”

说完,赵瑾没有片刻犹豫,转身离开,风吹开她额前的发,迷了她的眼睛,眼泪无声的流着。

赵瑾看着前方的路,从此以后,她将是一个人。

她赵瑾从来不是一个软弱的人,她要让所有曾经伤害过她的人,全部受到惩罚,以解心中之恨。

风卷落叶,留下一地凄凉。

十月初一,那天阴雨绵绵,天色昏暗不明,一如赵瑾的心情。

赵瑾穿着一身粉红衣裙被人从侧门抬进林家,没有酒席、没有祝福,她就这样成了林家老爷的第五房小妾。

结婚那天,林见琛坐上飞往法国的飞机,开始了他的留学生活。

当林伟雄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时候,她内心毫无波澜,只是觉得好笑,笑林伟雄幼稚的把戏,笑林见琛的懦弱。

自从那天她决定将林见琛忘掉后,现在她心里就只剩下报仇这一件事。

时间幽幽流逝,转眼半年之后。

这半年间,她的父亲因为欠债过多,而被逼债的人砍死,按理说,她应该悲伤,毕竟他是这世间上自己唯一的亲人,但是当他将自己卖给林伟雄时,他们之间的父女之情也就断掉了。

赵瑾倚窗而坐,平静的看着屋外,桃花纷纷落下,像雪一般,她往前摊开手,一片粉嫩的桃花瓣落在手心,她嘴角勾起一抹浅笑。

“看什么呢?”林伟雄突然出现在身后,伸手环住她,赵瑾脸上的笑立刻消失的无影无踪,她将手中花瓣一扔,转头轻轻推开林伟雄,淡淡说:“没什么,老爷今天怎么这么早回来?”她边说边起身到桌边倒了杯茶,然后递给林伟雄。

“这还不是因为想你了。”林伟雄趁机摸了她一把,斜着眼说。

“老爷总是喜欢拿我开玩笑。”赵瑾掩唇说,眼底闪过一丝冷意。

“瑾儿啊,你真是…”林伟雄话还没有说完,忽然眼前一片眩晕,他撑着头,面色痛苦。

“老爷,您怎么了?”

等过一段时间后,林伟雄抬头看她,面色苍白,目露忧色说:“瑾儿,我最近总感觉头晕脑胀,恶心想吐,你说我这是怎么了?”

赵瑾听罢,心里泛起欣喜,但是脸上不动声色,假装忧虑道:“老爷,您最近一定是因为太忙了,钱是要赚,但是身子也不能累坏了,您说是不是?”

“是啊,年纪大了,比不得从前,看来我是要多多休息了。”林伟雄伸手摸了摸她的肚子,笑着说:“我等着你给我生个大胖小子,这样我就能好好休息了。”

说来奇怪,林伟雄虽然纳了不少侍妾,但是无一例外统统早死,而且生下来的孩子也只有林见琛一个人活了下来。

他认为是自己早年做多了孽,所以遭此下场,但是赵瑾知道,这一切都是钱玉荷在背后搞的鬼,凭那女人的心气,绝对不会允许有其他人来跟自己分丈夫、抢家产。

“老爷,你说什么呢。”赵瑾笑着假意推了他一把,内心全是厌恶。

“我说什么,你等会就懂了。”说着,林伟雄将赵瑾抱上了床,一顿翻云..覆雨。

半夜,赵瑾冷冷看了眼身旁睡的像死猪的林伟雄,起身下床,轻轻打开门,外面已经有丫鬟等候,赵瑾拿过药碗,一口喝下,嘴里顿时一片苦涩,随即将药碗放下,然后摆了摆手,让她退下。

赵瑾看着林伟雄,心里冷笑,生孩子,凭你也配,你就等着受死吧。

“啪”的一声脆响,茶杯顿时变得四分五裂。

“夫人息怒。”絮儿跪在一旁劝慰。

“真是气死我了。”钱玉荷一脸怒容,“赵瑾那个小贱人,仗着老爷的宠爱越来越无法无天,竟然将我看上的东西一一抢去,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看来,我是该给她点颜色看看了,让她知道,谁才是林家的女主人。”钱玉荷眉眼一挑,眼底闪过一丝狠毒。

黄昏时分,夕阳铺满整个天边,美不胜收。

赵瑾斜靠在椅子上,面容倦怠,语气淡淡:“不知姐姐找我有何事?我昨日没睡好,需要回去再补补眠。”

“妹妹真是好福气,老爷这一回府就直奔妹妹的房间,旁人谁也不顾。”钱玉荷皮笑肉不笑的说。

“这还是当初姐姐做的好事啊。”赵瑾嘴角泛起嘲讽。

钱玉荷不语,心底一阵冷笑,半响后,她拿起一旁的茶杯,“这是今早刚采的露珠,配上上好的茶叶,妹妹尝尝?”

赵瑾掩唇一笑,目光冰冷,“姐姐难道以为我还会再上一次当吗?”

“妹妹说的哪里话,我不过是想你尝尝这茶叶,什么上当不上当的。”钱玉荷喝下一口,四目相对,谁也不肯退让一步,两人周身的气氛一时间变得凝固、紧张。

半响后,赵瑾先移开目光,幽幽笑道:“是啊,我在说什么呢,姐姐敬的茶,我怎么有不喝的道理。”说完,她一饮而尽。

钱玉荷看着她的动作,心中狂喜,这一次,她死定了。

“你…”钱玉荷刚想说话,忽然身子一阵燥热,眼前只觉得迷糊,她难耐的摸着身子,瘫倒在地上,然后看到赵瑾朝自己一步步走来。

她抬起自己的下巴,冷笑道:“这次就换你来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吧…”

林伟雄一推开门,就看到自己的结发妻子被人像狗一样压在身下蹂(..*..)躏,他怒火直冲,大步走上前,将那狗男人扔下床,然后狠狠扇了钱玉荷一巴掌,“贱人!”

钱玉荷被这一巴掌,扇的回过了神,瑟瑟发抖的跪在地上,一脸乞求,“老爷,老爷,不是你看到的那样,我…”

“你闭嘴!”林伟雄怒吼道,然后转头看向蹲在一旁的男人,“你说!要是有半句假话,我要了你的命!”

“是,是夫人逼我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你撒谎,我根本…”

话还没说完,她就被林伟雄一脚踹倒在地,她瘫倒在地,看到站在门后的赵瑾和絮儿,顿时一下子全明白了,她指着她们,大声叫嚷:“老爷,是她们陷害我的,她们在我的茶里下药,害我变成这样!”

“你不知廉耻,还敢怪瑾儿,我的脸都被你丢尽了。”林伟雄边说边狠狠踹她。

但是心中的怒气还是没有消散,他掏出腰间的枪一枪崩了那个狗男人,鲜红的血溅了钱玉荷一身,她瞪大眼睛,吓的一动不动,全身僵住。

之后,林伟雄又将枪头对准了她,钱玉荷吓得涕泗横流,不停求饶,“老爷,看在我们这么多年的情分上,看在琛儿的份上,绕过我吧!求求你了…”

“你还有脸提琛儿,看在我们的夫妻情分上,我会告诉他,你是生病去的,你就安心的走吧。”

钱玉荷绝望的松开手,满脸痴呆,然后咯咯的笑起来,“林伟雄,你没良心,我是被冤枉的…”

话还没说完,一声枪响,她额头上留下一个红黑色的洞,随即瞪大眼睛往后倒去。

林伟雄开完枪,没有任何留恋的转身走了。

赵瑾站在门口,看着钱玉荷的尸体,心中没有半分波澜,一切都是她咎由自取,若不是她有害人之心,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絮儿,这是你的卖身契。”赵瑾将卖身契给她,然后转身走了。

“是,谢夫人。”絮儿恭敬的接过。

赵瑾独自一人走着,漫天飞絮,她驻足而立,眉眼如画,一切都快要结束了。

入秋的时候,林伟雄的身子越变越差,整天冒虚汗,还恶心想吐,身子仿佛被针刺般疼痛,找大夫来看,药开了一大堆,但是始终没见效果。

到最后,林伟雄只能虚弱的躺在床上,整天靠别人伺候过活,他睡的迷迷糊糊中,看到一纤细的身影向他走来,轻唤道:“瑾儿”。

林伟雄想要伸手抓住她,但是被她冷冷躲过,“瑾儿,你…”

“别叫我的名字,我觉得恶心。”赵瑾皱眉看着他,一字一句道:“林伟雄,我恨你,如果不是你,我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林伟雄吃惊的看着她,赵瑾冷笑道:“你以为你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

“是你?!”

“是我,我每天在你喝的茶水里,放入一点水银,刚开始的时候,不会有什么反应,但是一点一点,积少成多,它开始慢慢腐蚀你的五脏六腑,让你变成现在这样,无药可救。”

“你!你!”林伟雄激动的想要起身,拿放在床边的手枪,但是无奈身子笨重,最后摔倒在地,红着眼睛死死看着赵瑾。

赵瑾缓缓走到床边,然后拿起床头的枪,抵在他的头上,眼神冰冷。

林伟雄张着嘴,口水不停往下流,身子微微颤抖,“不,不…”

“砰”一声枪响过后,万籁俱静。

与此同时,那天夜里林家发生了一场大火,据说林伟雄和他那个最宠爱的小妾都被活活烧死在房间里。

而远在法国的林见琛听到这个消息,马不停蹄的往家赶,不想中途遭遇飞机失事,葬身大海,一夕之间,林家不复存在。

三年后,北平的一条街口上,出现一个卖馄饨的早餐铺子,老板娘长相出众,卖的馄饨又香又好吃,尝过的都赞不绝口,此人正是赵瑾。

那天夜里,她一把火烧了林家,伪装成被烧死的假象,然后偷偷坐上了去往北平的火车,决定忘记一切,重新开始。

这天,正午时分,赵瑾正准备收摊,忽然手中的凳子被人拿去,她望向来人,脸上一喜,笑道:“你怎么来了?”

“你大着肚子呢,让我来吧。”赵瑾笑着看他拿过凳子,心中幸福满溢。

他叫陈恕,只是一个很平凡的男人,没有钱、没有权,但是他包容了她不堪的过去,给了她全部的爱和关怀。

因为他,那些曾经可怕的过去渐渐在赵瑾的记忆中变得模糊。

“我们回去吧。”陈恕牵过她的手,笑着说。

“嗯。”赵瑾点头,微微一笑。

他们牵手往家的方向走去,阳光将他们的背影拉的很长,从此以后,他们只会比现在更幸福…….


end
上集传送门: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