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阅读上集精彩内容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5个故事




已经数不清多少遍了,电话那头从开始的嘟嘟声然后被挂断直到最后干脆提示“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可打电话的人仍然不肯也不愿停下,一遍一遍重复拨打着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

袁菲心里明白他是不会接电话的。

他走的干脆决绝,分毫不留,可却带走了袁菲的整个世界。

这串号码似乎是通向他唯一的联系,彻骨的思念和钻心的疼痛让袁菲疯狂重复着机械的动作,至于对方是否接听已经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菲菲,把门开开好不好,吃点东西吧,你已经好几天水米不进了。”伴随着小心翼翼的敲门声,略显憔悴苍老的声音缓缓传了进来。

“妈,我不饿,你别管我了,我想一个人静一静。”袁菲烦躁得回应道,手却依然在拨打着电话。

袁菲的母亲摇摇头,无奈得叹了一口气,转身离开了。

女儿的脾气当娘的最清楚,袁菲执拗的事情谁也劝不住也拦不住。

屋里的袁菲依旧半躺在床上拨打着手机,突然她像是想到什么,眼睛倏地一亮坐起身来,她拿起手机在通讯录里上下翻动,终于在一个电话号码上停住。

“喂,唐龙,我是袁菲啊。”电话接通的一瞬间,袁菲急忙说道。

“我知道,我正忙呢,有什么事吗?”电话那边的声音疏远里压抑着些许不耐烦。

“唐龙,吕晨和你在一起吗,我打电话找他有急事,他手机可能没电关机了。”袁菲的声音因为急迫而略略颤抖。

“他没和我在一起。”唐龙毫不犹豫得回答道,“还有事吗?”

“那你知道他去哪了吗?”袁菲仍旧不死心。

“我不知道。”唐龙顿了顿,接着说道,“我和吕晨很久没见了,以后你要是找吕晨请不要再给我打电话了,我很忙的。”

唐龙说完,不等袁菲回应,果断挂了电话。

电话里传来嘟嘟的忙音,袁菲不由皱起眉头,心里涨得满满的,不知是愤怒还是委屈。

唐龙是吕晨最好的朋友,曾经吕晨和袁菲还在一起的时候,无论什么原因,只要找不到吕晨,袁菲都会打电话给唐龙,碍于吕晨的情面,无论唐龙对这种打扰多么反感,也只能硬着头皮帮忙到底。

可如今,袁菲很清楚,吕晨已经和她分手,就算袁菲肯定唐龙在撒谎欺骗,她也无可奈何,毕竟这一切与唐龙无关了。

  

“看这情况,袁菲可没死心啊。”唐龙放下电话,端起桌边的啤酒,大口地喝了起来。

“她死不死心是她的事,反正我是绝不会回头了。”吕晨剥了一颗花生放到嘴里,嚼得有滋有味。

“不是我说你,你们这三年分得次数还少嘛。”唐龙撇撇嘴角。

“这次不一样,我是真的怕了。”吕晨眼神一暗,神色严肃。

“唉,你这恋爱谈得可怨不得兄弟们翻脸,说实话,要不是咱俩是打小的交情,我也早就换号不管了!”唐龙无奈得摇摇头。

“得了吧。”吕晨不屑得哼了一声,“别人的情我记,你就算了好吧,要不是你,我也不至于惹上这么个大麻烦。”

吕晨说得没错,他和袁菲的缘分说到底还是唐龙无心插的柳。

最初把袁菲装着充满挑.逗.语音的漂流瓶捞起的人是唐龙,和袁菲网上暧昧互动的人也是唐龙,水到渠成决定相约见光的人依旧是唐龙,可偏偏最终粉墨登场的却是吕晨。

唐龙的盘算打得好,让吕晨代替自己先去探个虚实,他则躲在旁边的桌子上暗窥究竟,若是那种见光死的恐龙,直接拉黑闪人,反之寻个理由再出现也不迟。

事实证明唐龙并非多此一举,袁菲容貌虽不至丑陋,却也的确是平凡无奇,最关键的是袁菲身材略胖,穿衣品味很差,整个人看上去土气恶俗,全无气质。

而唐龙和吕晨都属于那种姿容上乘的男神级别,这般素质的女孩怎入得了他们的法眼,于是唐龙短信通知吕晨随便找个理由赶紧撤离。

可人算不如天算,还没等吕晨开口,刚刚坐稳的袁菲却不知何故晕倒了。

这下吕晨可慌了神,一回头,唐龙早已溜之大吉不知去向,无奈之下,吕晨只好把袁菲送去了医院。还好检查下来没发现异常,只是些轻微中暑的症状。

醒来的袁菲借故要到吕晨的联系方式,从此便展开了对吕晨不屈不挠的疯狂追求。

俗话说,女追男隔层纱,吕晨最终还是被袁菲的执着所打动,同意先试一试交往看看相处如何。

可吕晨没想到的是,这一试便是三年,期间吕晨虽然动过无数次分手的念头,付诸行动也不下十余次,可最后都因心软而导致失败告终。

“可要不是我,你也遇不到此生‘挚爱’,我也算将功补过了嘛。”唐龙嘻笑的声音把吕晨拉回现实。

三年了,吕晨想着自己所受的苦痛,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电话找不到吕晨,袁菲干脆起身,不顾母亲的招呼直接冲出了门。

吕晨提出分手后便消失了踪影,为了找到吕晨,袁菲向单位报了年休假,吕晨的住所、公司还有他平日常去的地方,袁菲统统找了不下十遍,可结果却一无所获。

烈日炎炎,空气中没有一丝风流动,凝滞的世界让人感到喘不过气来。

袁菲蓬着头发,臃肿的脸庞闪着油光,她漫无目的的沿街溜达,最终还是决定去吕晨的公司碰碰运气。

吕晨曾经所在的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业内也算小有名气,吕晨凭借自己的努力已经做到主编的位置,可为了躲避袁菲,吕晨竟不惜放弃自己大好前途辞职离开。

袁菲实在不明白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令吕晨如此厌恶自己,做得这般狠绝,每每想到此,袁菲心如刀绞。

“陈总,您不可能不知道吕晨的下落,我和吕晨在一起的时候,他常和我提起您,说您很器重他,这次他能当主编也是您的提拔对不对。”袁菲苦着一张怨妇脸,急得语无伦次。

“袁女士,我是看在吕晨曾经为公司做出不少成绩的份上,才没有赶你走,可是你这样一遍一遍的来公司找人,影响很坏,你知不知道,我最后再跟你说一遍,吕晨已经辞职,我们不知道他去哪了,请你以后不要再来纠缠,否则下次我就直接找保安了。”

面对这张熟悉的面孔,陈总没有太多客气,严词警告后,摆摆手示意袁菲离开。

袁菲的脸上掠过一片难堪的神色,但心中还是有些不甘,她正欲开口做最后的努力,陈总办公室的门被敲响了。

一个职业装扮的干练女性形象映入袁菲眼帘,走近一看,这女人清艳的五官十分亮眼,可袁菲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袁女士,我要办公,请你离开。”陈总面色冷峻得下了逐客令。

袁菲只好悻悻起身,离开的时候忍不住撇了旁边女人一眼,没想到正对上女人投来的目光,那一瞬间,袁菲明明从那缕目光中读出了几分慌张和胆怯。

“小封,什么事啊?”一回头,陈总换了张脸般得整个人都放松下来。

袁菲关门时看到堆满笑容的陈总温柔的望着旁边拿着文件的女人,心里感叹若自己也有这女人的美丽容貌,是不是待遇也不会这样糟糕,还有吕晨,或许他也不会无情至此,想到吕晨,袁菲又是一阵钻心的疼痛。

吕晨忙着在新租的公寓里打扫归置,手机铃声凌空响起,吕晨心里一惊,看到是唐龙后紧接着又放松下来。

昨天他已经换掉了曾用的号码,这些日子若不是还有很多联系需要用到旧号码,吕晨早在与袁菲分手的当天就会停用这个号码。

还好,所有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毕,吕晨当然是以最快速度把这个载满他梦魇的号码处理掉,直到这一刻,吕晨总算是彻底摆脱了袁菲。

挂掉唐龙的电话后,又拨通一个让他喜笑颜开的电话。

“鸳惜,今晚我请你吃大餐。”心情大好的吕晨对着手机开心说道。

“真的吗?那今晚上我一定要好好宰你一顿。”手机那边传来的女声温婉中不失媚气俏皮。

“尽管吃,都算我的。”吕晨说着,脸上浮出了满足的笑容,这是在袁菲那里三年都不曾有过的表情。

“不过,你怎么突然想请我吃大餐了啊?”

“庆祝我终于和袁菲断干净了,这次是真的,绝对的了,我算是想明白了,不下狠心这个橡皮糖是甩不掉了,对不起鸳惜,让你一直以来都有一种当了第三者的感觉。”吕晨说着,愧疚地低了低头。

“没关系,我只是不想伤害任何人,同身为女人我懂的,她不过是太爱你罢了。”

放下电话的吕晨仍然沉醉其中,遇到鸳惜,吕晨才知道原来真爱是存在的,能够与正中自己心门的女孩谈恋爱,无论精神还是肉体都会感到无比契合和愉悦。

反之,这是一种折磨和煎熬,想到这,袁菲的影子不由得在吕晨脑海中闪过。

吕晨摇了摇头,似是要把这些不快的回忆统统甩掉。

傍晚时分,天色微微擦黑,吕晨一身休闲装潇洒英挺得出现在机场的接站口,一抹娉婷多姿的身影早已守候多时。

“吕晨!”伴随着惊喜的呼唤,女孩在不远处朝他使劲挥手。

“鸳惜!”吕晨看到她后,奋力奔跑过去,笑得阳光灿烂。

这一幕场景任谁看上去都是一把妥妥的甜蜜狗粮,人们纷纷向这对璧人投去艳羡的目光。

谁也没有发现,阴暗角落处,一道怨毒的寒意透过人群冷冷得落在正享受甜蜜拥抱的两人身上。


坐在副驾驶上,吕晨不断地回头看车后方,这举动,让鸳惜感到奇怪:“怎么了?这么不安?”

“我总觉得,有人在跟着我们,会不会是袁菲啊?”吕晨回想起了刚才出机场时总觉得有人在注视着他,虽然并未发现异常,但心里有些不踏实,他不放心的问道。

“不会吧?你都把见面地址定的这么偏了,她不会知道的。”鸳惜不以为然的回应道。

对于吕晨把见面地址约在机场这事,鸳惜就觉得他是否太过小心了,或许这些年,他已经被袁菲逼成了一个淹没在城市里的‘特工’了。

鸳惜说的话让吕晨的心神稳了不少,也许真的是自己想太多了,吕晨自嘲得摇了摇头。

“好了,咱们好不容易见一次面,就别想不开心的事了,我带你去吃火锅。”鸳惜笑得甜蜜,一对梨窝衬得她越发俏丽。

鸳惜的笑容瞬间驱散了吕晨所有的烦恼,他呆呆得望着鸳惜,“鸳惜,遇见你真好。”吕晨由心感叹着。

鸳惜听到吕晨的表白笑得更深了。

两人吃了一顿酣畅淋漓的火锅后,来到提前已经预约好的情人宾馆。

这是两人认识数月以来心心念念的一天,鸳惜在此之前一直不愿和吕晨确立关系,就算吕晨如何解释他和袁菲已经分手,却还是对不愿放手的袁菲心有余悸,更别说进一步发展了。

“晨,电话……”鸳惜在吕晨放肆的攻略中娇..喘..连连。

“别管他。”吕晨头也没抬,伸手把手机静了音,继续在鸳惜的身上探索亲吻。

云雨之后,吕晨意犹未尽得喘着粗气,他紧紧揽着鸳惜柔嫩无骨的身体,大手摩挲着鸳惜白皙的肌肤。.

“你呀,猴急成这样,快看看是谁打得电话,别耽误了正事。”怀中的鸳惜娇嗔着说道。

鸳惜的乖巧让吕晨格外受用,他从床头拿过手机,这一看不要紧,100多个未接来电让吕晨的心瞬间沉到谷底,来电的号码是吕晨再熟悉不过的魔咒,是袁菲。

袁菲是怎么知道自己的新号码?

吕晨的大脑飞速旋转着,除了自己的父母、鸳惜还有唐龙,其他人吕晨都未来得及通知,而这几个人是不可能将自己的行踪泄露给袁菲的,吕晨越想越迷茫,越迷茫越烦躁。

    

察觉出吕晨的不对劲,鸳惜起身不解的问道,“怎么了,脸色突然这么差,不至于吧,就一次,身体就虚成这样了。”鸳惜故意逗闷子想让吕晨轻松些。

吕晨此时一点心情都没有,他的怨气愤恨又无奈,“袁菲,是袁菲,怎么又是她!”

鸳惜一听是袁菲,神情也立即严肃下来,“你不是换了新号码吗?她怎么知道的?”鸳惜一脸疑惑,不明所以的问道。

没等吕晨作答,手机铃声再次响起,吕晨低头一看,是唐龙。

“吕晨,你看到袁菲了吗?”电话一接起就传来唐龙焦急的声音。

“是你把我的号码告诉袁菲的吗?”吕晨突然意识到什么激动得问道。

“是,是我……”唐龙的声音明显低了些。

“你疯了吗?你不是不知道那个袁菲有病的,你还要出卖我,亏我把你当做最好的朋友!”不等唐龙说完,吕晨便大声责难起来。

“吕晨,你先别着急,我也是被逼的,你看看你微信里的照片,那是袁菲刚刚发给我的,她说如果我不告诉你的联系方式,她就要亲自去找鸳惜,你也知道袁菲那个女人什么都做的出来,我给你打电话,你也不接,我实在没办法才告诉她的。”唐龙一口气把话说完。

吕晨二话没说挂了电话,翻看电话记录,100多个未接里果然有8个是唐龙打来的。

吕晨急不可待得打开微信,唐龙传来的正是刚刚他和鸳惜在机场还有火锅店的亲昵照片,果然那不是他的错觉,真的有人在跟踪他和鸳惜,事实证明,那个人就是袁菲。

袁菲的出现提前结束了吕晨和鸳惜的约会,失去兴致的两人迅速穿好衣服,吕晨准备把鸳惜先送回家,再找唐龙商量如何解决此事。

走出宾馆,已是深夜时分,微凉的风把鸳惜吹得打了一个机灵,吕晨见状赶紧脱下外套为鸳惜披上,并顺势把她揽入怀中。

“封鸳惜!你个臭不要脸的第三者!”

一声怒吼在这寂静的夜里显得分外狰狞凶狠。

从陈总办公室走出来的袁菲就一直心绪不宁,那个被陈总唤作小封的美丽女人的身影在袁菲的眼前晃来晃去,袁菲总觉得在哪里见过,可又想不起个究竟,这让袁菲懊恼不已。

天气越发炎热,袁菲抬眼环视附近想看看是否有卖水的店面,却在不远处的公司门口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仔细一看竟是唐龙。

吕晨消失后,袁菲也暗中跟踪过唐龙,但却一无所获。

对于唐龙,袁菲不抱任何希望,于是转身正欲离开,那个姓封的女孩突然跑了出来,在唐龙的面前两人嘀嘀咕咕的模样很不自然,像是在商量什么事情,也正是这个场景一下解开了袁菲记忆的盲点。

没错,唐龙曾有一次约吕晨吃饭,因为是朋友聚会,喝酒唱歌时间自然长了些,虽然吕晨已经提前跟袁菲打过招呼,可是刚一过八点,袁菲的夺命电话call便不停响起,除了催促就是质疑。

吕晨不接,袁菲就给吕晨的同事朋友打,总之只要吕晨不归,袁菲就折腾个没完,吕晨气急,索性彻底不理会。

袁菲没办法最后只好亲自跑去吕晨的聚会地大闹一通,甚至把吕晨的朋友挨个数落了一遍,吕晨颜面尽失,无比绝望,也是那次聚会后,吕晨坚决提出分手。

袁菲记得自己刚到聚会处就看到这个姓封的女孩和吕晨聊得十分投机,也正是因为如此,袁菲才没有控制住自己大发雷霆,甚至当众质问,最后还是唐龙站出来说这个女孩是自己的女朋友,袁菲这才罢休。

可今天,袁菲看着两人的举动实在不像男女朋友,联想到刚才办公室的那次对视,还有那次朋友聚会上不同寻常的表现,虽然由于吕晨的优秀,主动倒贴的女孩也有不少,但女人天生的直觉告诉袁菲,这个姓封的女孩应该与吕晨的关系肯定不单纯。

后来袁菲了解到这个女孩的名字叫封鸳惜,在吕晨升任主编后不久,被调至吕晨身边任主编助理,这下袁菲更加强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于是连日来她一直跟踪封鸳惜的行踪,果然功夫不负有心人,袁菲不仅找到了自己心心念念的吕晨,更是把两个人的奸.情逮了个正着。

此刻,袁菲猩红着暴怒的双眼,张牙舞爪得像只野兽,一边骂一边冲向封鸳惜。

“我打死你!”袁菲上去就是一巴掌,力度之大,让封鸳惜的脸几乎瞬间红肿起来。

一切发生得太快,吕晨几乎愣在原地,直到怀中的封鸳惜捂着脸啜泣起来,吕晨才缓过神来。

袁菲仍旧不依不饶得撕扯着封鸳惜,身旁的吕晨被彻底激怒,他抓住袁菲的衣领使劲向外甩去。

“袁菲,你发的什么疯!”吕晨紧紧抱住瑟瑟发抖的封鸳惜,愤怒得大喊着,“袁菲,我早就该和你分手了,若不是你一直纠缠不休,你觉得我会一而再再而三的回头吗?你知道我不打女人的,你再敢对我的女朋友动手,我马上报警!”

为了封鸳惜,吕晨决定不再逃避,他坚定得说道。

“哈哈哈哈哈……”被推倒在地的袁菲看着眼前绝情到近乎陌生的吕晨,仰天大笑起来,那笑声中充满凄厉的绝望,令人不寒而栗。

“吕晨,第一眼看到你,我就喜欢上了你,你知道吗?那天中暑是我装的,我知道以你的条件第一眼不可能看上我,我只有用这个办法才能要到你的联系方式,我知道自己不够好,于是拼命对你好,你答应和我交往的那天,我高兴得几乎彻夜未眠,从那天起,我就在心里发誓一定要好好把握这份感情。”

说到这,袁菲已经泣不成声。

“可是你,你竟然背着我和别的女人在一起!你还骗我说分手是因为性格不合,你太卑鄙了!”

袁菲含泪的双眼突然迸发出摄人的怒火,她抬起手指着封鸳惜,“是你,如果不是你,吕晨不会离开我!”

说着袁菲从地上爬起来再次扑向封鸳惜。

这次没等袁菲近身,吕晨提前迎上来一把握住袁菲的手臂,“够了!”吕晨一声怒喝,让袁菲怔在原地。

“袁菲,我没有骗你,我承认我早就对鸳惜动了心,可那也是我对你失望透顶之后发生的事,包括我现在和她确立关系,那也是我今天下定决心与你老死不相往来后才确定的,鸳惜一直觉得你是好女孩,不愿掺和进来,你要怪,就怪我,是我已经不爱你了,而且是很早的事情了。”

吕晨深深叹了一口气,“袁菲,你可能不相信,当初和你在一起,我是真心的,因为你对我好,这些我都看在眼里,放在心里,你仔细想一想,这些年我对你怎么样。”

吕晨的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认真,袁菲的心有些慌乱起来。

“你说你爱我,可是你的爱太过自私和偏执,这些年只要我不在你的眼前你就四处找我,怀疑我,找不到我就骚扰我的朋友同事,只要吵架你就不依不饶,甚至找我们领导理论,袁菲,我是真的怕你了,你的朋友同事也因为你而怕了我。”

“我的领导多次找我谈话也是因为你,你以为我愿意辞职吗,我干了那么久好不容易爬上去的公司,你以为我愿意走吗?还不是因为你?我们领导早就已经厌烦了!是你的偏执磨光了我的爱,还干扰到了我所有的生活!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了,请你放过我,也放过你自己好吗?”吕晨言辞恳切,目光真挚。

袁菲愣在原地,疼痛在心中一点点的扩散,直到达四肢百骸。

“我们走吧。”吕晨摇摇头,揽着封鸳惜转身慢慢离开。

“不!”撕心裂肺的喊声划破长空,等吕晨转过身,只看到一道身影冲向路边的大桥。

“袁菲!”吕晨大喊着扑了过去,可为时已晚,袁菲已纵身跳入了护城河。

医院精神科的病房里,袁菲坐在病床前呆呆地看着前方窗外的景色。

“她会好起来吗?”封鸳惜站在门外望着房间内坐在病床上的袁菲,垂下眼睛,心中掠过一抹怜悯的疼痛,“她也只是太爱你了。”

“会好起来的。”吕晨一把搂过封鸳惜的肩,轻声安慰道。

“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会做好的,会做好的……”

用过药的袁菲目光呆滞,她嘴里不停重复着这一句话。

爱从来不是占有与依附,只有自己学会盛开,蝴蝶来的时候我们才不至于在慌乱中迷失自我,爱得自信而洒脱。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