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6个故事



医院内。

林紫琼站在窗户边看风景。这里正对着医院的花园,每天都有一个男人用轮椅推着妻子去小花园晒太阳。

此刻,林紫琼将他们的动作看得一清二楚。看着那陌生男人贴心的照料妻子的样子,林紫琼想起了自己的丈夫……

她住院一星期了,丈夫潘启豪一次都没有出现过。甚至连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也没有。或者应该说,他们已经一两个月没有交集了。

潘启豪常常是半夜三更才回家,林紫琼还没起床他便已经出门了。说是夫妻,这段时间,他们更像是同住一屋檐下的室友,甚至比室友更陌生。

这段日子以来,林紫琼更是经常在潘启豪的衬衫上看见女人的长发和口红印。还有无论放多少洗衣液,都洗不掉的浓烈的香水味……

林紫琼看着窗外的那对夫妻,她想,或许她的这段婚姻就要走到尽头了吧……

就在林紫琼这样想着的时候,病房门猝不及防的被人推开。

林紫琼转身,看向病房门口。那里站着一个打扮的光鲜亮丽,画着精致的妆容的漂亮女人。她踩着高跟鞋,趾高气昂的走了进来。

虽然林紫琼从来没有见过这个女人,但是她一进门林紫琼便知道了她是谁。毕竟,那一模一样的香水味骗不了人。

那女人径直走到林紫琼面前,一脸笑颜:“紫琼姐,你好啊,听说你住院了,我是特意来探望你的。”

林紫琼用平静无波的眼神看着她,并不拆穿:“这位小姐,我不认识你。”

“啊,我忘记自我介绍了,我叫乔鑫儿,是启豪哥的女朋友呢。”乔鑫儿的声音里满是炫耀和得意。似乎做了小三,抢走了别人的丈夫,她多么的有成就感一样。

林紫琼终于不能再平静了,她看着乔鑫儿,讽刺的说道:“所以乔小姐是来向我炫耀,你第三者做的很成功是吗?”

“啪!”第三者这个词刺痛了乔鑫儿,她狠狠的扇了林紫琼一个耳光,“我才不是什么小三!你们这些黄脸婆,总是说我们插足你们的家庭!明明是你们看不住自己的老公,怪得了谁?”

呵!做了小三还这样理直气壮的人,恐怕没几个了!

林紫琼只觉得自己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她摸了摸自己脸颊,嘲讽的笑了:“既然乔小姐觉得自己不是第三者,干嘛这么激动呢?”

乔鑫儿直接一把揪住林紫琼的衣服:“林紫琼!我看在你就要被抛弃了的份上,不跟你计较,但我劝你不要惹我!”

听到被抛弃三个字,林紫琼一瞬间明白了她的意思。

果不其然,乔鑫儿猛然将她推开。然后从包里抽出几张纸递到她面前:“启豪哥这几天很忙,拜托我来把这个交给你,要是没什么问题,就签字吧!”

白色的纸张上,印着硕大的五个字——离婚协议书。

林紫琼看着那刺眼的几个字,觉得窗口的风都比之前冷了很多。或许,冷的不是风,冷的是她自己的心吧。

林紫琼没有伸手去接,只是忍不住开口问:“潘启豪人呢?”

“我说过了,启豪哥很忙,紫琼姐你又何必问那么清楚?”说着,乔鑫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不过,既然姐姐你非要知道,那我不妨告诉你吧,我最近吃不好睡不好,还总是想吐,同为女人,紫琼姐应该知道这是什么反应吧?启豪哥呢,他对我可好了,忙着学做各种孕妇餐呢。”

说完,乔鑫儿对着林紫琼眨了眨眼,一双眼睛里满是得意和张狂。

听着别的女人说自己的丈夫如何疼爱她,林紫琼只觉得心上一阵剧痛。她再也无法保持那份淡定从容,无法忍受乔鑫儿的打击。

林紫琼一把扯过那份离婚协议书,狠狠的将它撕碎:“你想要我离婚给你让位,我告诉你,不可能!”

“我不同意离婚,你就永远都只能是小三!”林紫琼用力的将手上的碎纸一扬。

可是这样大幅度的动作却牵扯到了还未完全愈合的伤口,让她的脸色又白了几分。

但是林紫琼的脆弱明显的取悦了乔鑫儿,她恶毒的在林紫琼的肚子上按了按:“听说紫琼姐姐刚刚做了阑尾炎手术,还是不要有大幅度的动作比较好,诶,伤口是在这里吗?还是在这里?妹妹帮你按一按就不会那么痛了。”

乔鑫儿一边狠狠在林紫琼的伤口上按着,一边阴狠的笑着。

林紫琼感受到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她狠狠的一把推开乔鑫儿。

但是腹部的剧痛仍旧没有停止,被乔鑫儿按裂的伤口隐隐渗出血迹。林紫琼顺着墙壁坐到了地上,她紧紧的捂住自己的伤口。

“你竟然敢推我,你这个贱人!”乔鑫儿显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过林紫琼,她朝着林紫琼扑过去。

这时,病房外传来一阵脚步声。乔鑫儿敏锐的听到了皮鞋的声音,她眼神中闪过一丝诡异的光芒。

乔鑫儿狠狠的扇了自己一个耳光,往地上一坐,长长的指甲在她的脸上留下两道红痕。

林紫琼还没来得及从伤口撕裂的剧痛中缓过来,病房门再一次被打开。

出现在门口的是一身西装革履的潘启豪。看到眼前的一幕,他快走几步来到了两人面前。

但他第一时间注意的不是自己还未痊愈的妻子,而是毫发无损的乔鑫儿。

“鑫儿你怎么样,发生什么事了?”潘启豪对乔鑫儿紧张不已的样子,仿佛乔鑫儿才是她的妻子一般。

林紫琼捂着伤处,看着眼前同床共枕几年的男人,只觉得心里都是苦涩。

乔鑫儿此刻完全收起了那副盛气凌人的嘴脸,她捂着脸颊一脸的歉意:“我没事,启豪哥,都是我不好,是我不该到这里来的……是我不好,惹紫琼姐生气了……”

她一边装作若无其事,装作大度。一边声音里又满是委屈,更是激起了潘启豪的保护欲。

“你干嘛捂着脸,让我看看。”潘启豪一把拉开乔鑫儿的手,看到她脸上的红痕,脸上顿时满是心疼。

潘启豪转头看着林紫琼,对她苍白的脸色视而不见:“你打她?你竟然打她?”

“我……”林紫琼刚想开口,却被乔鑫儿打断:“启豪哥,算了,我知道紫琼姐肯定不是故意的……其实这都怪我,不该在这个时候把离婚协议拿出来,我知道是我对不起她……她打我是应该的……”

乔鑫儿的声音里带着哭腔,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样。

可是她一面还装成一副受害者的样子,在潘启豪面前博疼爱:“紫琼姐,你要是还气不过,你再打我几巴掌吧,不,你怎么打我都行……只要,只要你答应离婚。”

潘启豪一把将乔鑫儿拉进自己的怀里,爱怜的轻拍着她的背:“鑫儿,你不用这么求她……这婚,她离也得离,不离也得离!”

潘启豪狠狠的瞪了一眼林紫琼,小心翼翼的把乔鑫儿从地上扶起来:“你怀孕了,去那边休息一下,我来跟她说。”

但是乔鑫儿却不肯,她拽着潘启豪的衣袖摇头,用眼神乞求着:“启豪哥,你让我跟紫琼姐说两句好不好,就两句,我必须要说,不然我于心不安。”

潘启豪摸了摸她的头发,一脸心疼:“说完就去旁边坐着休息。”

乔鑫儿对着潘启豪点点头,然后一下子跪在了林紫琼面前:“紫琼姐,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知道是我破坏了你们的家庭……”

潘启豪一看乔鑫儿跪下了,就要伸手去拉她,可是乔鑫儿就是不起来。

在潘启豪看不见的角度,乔鑫儿狠狠的掐了一把自己,让自己哭出来:“可是……可是紫琼姐,我已经怀了启豪哥的孩子……你没做过母亲可能不知道,但是,我真的不忍心让我的孩子没有爸爸……所以,就当是我求你,紫琼姐,你成全我们吧。”

她满脸泪水,看起来无比可怜,让人同情!

林紫琼无力的依靠着墙,看着面前演得十分起劲的乔鑫儿。她受够了!受够了这个女人惺惺作态的样子!

“你演够了吗?”林紫琼抬手就要扇乔鑫儿耳光。

但是林紫琼的手在离乔鑫儿的脸还有几厘米的时候,被潘启豪一把攥住,然后狠狠地甩开。

“你这贱人!还敢动手!你没听见她怀孕了吗?”潘启豪一把掐住林紫琼的脖子,满脸的怒气,将林紫琼抵在墙壁上。

林紫琼感觉自己下一秒就要窒息了。但是她却没有挣扎,只是目光十分平静的看着潘启豪。

这个她十分熟悉又无比陌生的男人,这个她爱了七年的男人……

她早就猜到了会有这么一天,却没有想到这个男人竟然会比想象的更绝情!

原来风再怎么冷,都没有心冷!原来伤口再怎么疼,都比不上心疼!

林紫琼突然笑了,笑的苦涩而且绝望!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滴到了潘启豪的手上,泪水的温度唤醒了暴怒的潘启豪。

他突然注意到林紫琼苍白的脸色,还有她死死按住的腹部,那里已经一片鲜红……

潘启豪一下子回过神来,猛然松开手。

林紫琼的泪水就这么一滴滴的顺着脸颊划下……

她微微抬手,轻轻擦拭自己脸上的泪,像是要保留自己最后的尊严。

“潘启豪……”林紫琼的声音喑哑。

“我们相识七年,结婚六年,我认识你的时候,你一无所有……”林紫琼的声音轻飘飘的。

她看着潘启豪的眼睛,目光中带了些让人看不透的情绪,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

林紫琼的声音里一点希望也没有,似乎是在做着最后的告别:“我们都是大学毕业,但你一无所长,只能做着最基础的保险销售工作,我们是怎么认识的,你还记得吗?”

潘启豪听着林紫琼的话,连看都不敢看她一眼,却也没有打断。

“我毕业一年,就买了车,需要买车险,于是就成为了你的客户,就这么一来二去,我们熟悉了,你开始追求我,你说喜欢我这样自食其力的女生,喜欢我不依附于男人,努力奋斗的样子,我信了,也被你的踏实简单所吸引,我接受了你。”

林紫琼看了看潘启豪身上的西装,她微笑:“我们在一起之后,你说你想跟我学金融,学做投资理财,我也不忍心你一直做销售。我把我会的,我所能教给你的,都教给你,带着你走上了这条路……”

“果然,日子一天天过去,我们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在你第一次月入过万的时候,你向我求婚了。”

“结婚后,你说你来赚钱养家,要我辞职在家照顾母亲,我是不情愿的,我一直认为女人要有自己的事业。可是后来你母亲中风,我不得已辞了职照顾她,一直到她老人过世。”

“我从前,一直爱你的踏实和简单,虽然你不懂浪漫,但是对我好,虽然你没钱,但我认为可以赚。”

“我从来都不在乎那些外在的东西,可是潘启豪,是什么时候开始,你变了,变得连我都不认识了?”

说到最后,林紫琼的声音已经变得十分平静。因为,她已经对潘启豪彻底绝望了。

潘启豪自始至终没有看林紫琼一眼,他只是扶着乔鑫儿站起来,没有任何情绪的说:“人都是会变的!”

短短的六个字,将一切都轻描淡写的一笔带过……

呵,林紫琼笑了。好一句人都是会变的!

将乔鑫儿安置在椅子上坐好,潘启豪再一次走向林紫琼。他手里捏着一份完好的离婚协议书在林紫琼面前蹲下。

“紫琼,我感谢你,但是,我对你已经没感情了,我们好聚好散吧!”潘启豪嘴上说着感谢,实际行动上却只让人感觉到他的无情。

他将离婚协议放在林紫琼手上:“没有什么问题,就签字吧!”

林紫琼轻轻的翻开离婚协议书,他们之间没有孩子,那么最大的问题也只会是财产分配。

她不傻,这段感情既然已经走到了尽头,这个男人既然早已经变心,勉强留着也没有什么意义,不如为自己多争取一些利益!

林紫琼翻看着离婚协议上一字一句,看完以后她抬眸看向潘启豪:“你觉得我会签?”

潘启豪听到她的话,脸色一下子变了……

但是潘启豪刚想说话的时候,林紫琼再次开口:“你要离婚……也不是不可以!但是,我有一个条件……”

潘启豪看着林紫琼,脑海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沉默了一会儿,潘启豪开口问道。“什么条件?”

林紫琼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我要你……净身出户!”

她倒是想看看,潘启豪没有了钱,乔鑫儿那个所谓的真爱还会不会跟着他吃苦!

“什么?!你要我净身出户!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潘启豪那种表面的平和消失,再次出现了那种凶神恶煞的表情。

林紫琼轻笑:“我不签,你能拿我怎么样?”

林紫琼万万没有想到,一个彻底变心的男人,究竟能无情到什么程度。

潘启豪嗤笑一声:“哼,不签?你看看这是什么?”

潘启豪拿出另一份离婚协议书,乙方签名那一栏里,已然贴合着林紫琼的签名。

林紫琼她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她从来就没有签过这份文件,可这上面的字迹,明明就是自己的。

“呵呵,我早就料到你不会签,所以我找了专人去模仿你的字迹,我可是花了大价钱的,现在,就差你的指印了……”

说着,潘启豪凶神恶煞地朝林紫琼走去,他拽着林紫琼那软弱无力的手,在签名上方,摁上了手印。

然后,潘启豪拿着离婚协议,拥着乔鑫儿扬长而去。

林紫琼靠着墙,连呼吸都变得十分无力:“潘启豪,你会后悔的!你一定……会后悔的! 那不是我的字迹,那是无效的,我一定会起诉你,起诉你……”

林紫琼哭到心力交瘁,可面对如今的潘启豪,她真的能胜诉吗?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