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8个故事



谢芷兰再逢罗盛时,两人俱是热泪盈眶。

此时,她是小镇酒店的大堂经理,面容姣好,形象出挑,又正值大好年华,追求者络绎不绝,只是她向来瞧不上,倒不是她眼光有多高,只是这些人要么是长得寒碜,要么就是家里寒碜。

而罗盛之前在大城市闯荡了几年,回老家后就用攒下来的积蓄去承包工程,虽说不是赚的盆满钵满,倒也在这小镇里闯出一点名堂,用老一辈的话来说在这个小镇上也算是个人物。

给他说亲的人也不少,只是他总觉着那些女孩子太过小家子气了,他觉得自己还能找着更好的。

罗盛与一个合作商约谈,地点就定在谢芷兰所在的酒店。两人四目相对时,身边人都形同虚设,千言万语都含在眼角垂下的那一滴泪里了。

那天罗盛特意在酒店门前等谢芷兰下班。

谢芷兰走出酒店的时候其实早就看到了罗盛的车,却还是故作没看见的往旁边走去,直到罗盛火急火燎的跑到她的面前,她才故作惊讶的问,罗盛,你还在啊?

罗盛有些着急的说,芷兰,我能请你吃顿饭吗?

谢芷兰看着眼前的这人,与印象中的那个身影渐渐重合,娇羞地点了点头。

罗盛与谢芷兰在高中时有过一段感情,那时两人是同桌,懵懵懂懂的生了情愫,一来二去也赶上了早恋的潮流,后来这事被两家父母知晓后,威逼着两人断了关系。

毕业后,罗盛没再读书,外出打工,而谢芷兰读了大学后继续留在小镇里,两人从此没了联系。

罗盛请谢芷兰吃饭后便互相加了微信,旁敲侧击的打听谢芷兰现在是不是单身,谢芷兰但是爽快的说了声单身,还没遇着心上的。

自那之后,罗盛便对谢芷兰发起了猛烈的攻势,誓要把谢芷兰追到手。

不得不否认,谢芷兰在这一方小天地里确是出挑的,站在人群中便是鹤立鸡群之态,加上工作好,也是个上了大学的人,罗盛觉得除了她再没适合做他老婆的人了。

谢芷兰对于罗盛的追求倒也乐在其中,自己的年龄也确实不算小了,身边的朋友都已经成家立业,到了她这个年纪对于婚姻总是有点美好的期待。

更何况她觉得自己与罗盛这段姻缘是天注定的,兜兜转转也走不散,比起那些凑合过日子在一起的人,总是要好过许多。


谢芷兰特别喜欢张爱玲的小说,尤其喜欢那句‘见了他,她变得很低很低,低到尘埃里,但她心里是欢喜的,从尘埃里开出花来’。

她以为自己一辈子都不能为了一个男人低到尘埃里,再欢喜的开出花来,可是当罗盛着一身帅气西装,捧着一大束鲜花半跪在她面前时,她的心里便真的开出一朵花儿,在贫瘠的土地上放肆生长。

在那样一个偏僻的小镇上,很少有人会穿着西装。

为什么呢?因为谁会傻不拉几的穿着西装去干农活、做苦力呢?而那些在聚会上谈笑风生的老板,因为有着难以掩盖的大肚子,所以他们更不愿意用西装束缚自已。

于是,一身西装的罗盛手捧鲜花,便成了谢芷兰的王子。虽然过于修身的西装勒得他有点难受,可是看到谢芷兰眼中激动的泪水时,他觉得值了。

那天晚上谢芷兰兴奋的给远在上海奋斗的方晴晴发信息,说自己遇见爱情了。小姐妹给她回一句呵呵,叫她不要把猿粪当成缘分了。

谢芷兰对于小姐妹晴晴的话不以为意,她觉得现在全世界没人会了解这种感觉的。

那个名为爱情的苹果将她砸的晕头转向,这种幸福的眩晕感无法与人言说,任何词语也形容不出来。

罗盛自那日之后,便坚持每日都给谢芷兰送来一束鲜花。

每当谢芷兰抱着满怀清香回到工作岗位时,总是能收到所有人艳羡的目光,同事都夸谢芷兰命好,说罗盛年轻有为,还是个痴情之人,简直就是偶像剧中的霸道男主啊。

于是,在谢芷兰的心中罗盛的光芒愈发耀眼,以至于两人出去散步或者吃饭时,谢芷兰总会羞红了脸,不敢直视罗盛的眼睛。

谢芷兰第一天带罗盛回家时,谢家父母准备了丰富的饭菜,期间吃饭时,罗盛一边和谢父喝酒聊天,一边不忘给谢芷兰剥虾,熟练的好像是做了很多年的事一样,谢母背地里冲谢芷兰竖起大拇指,谢芷兰嘴角的笑意是怎么也掩不住。

饭后,谢芷兰与谢母收拾桌子洗碗,看到谢芷兰准备洗碗时,罗盛赶紧抢着洗碗,还悄悄的在谢芷兰的耳边说“你最近生理期,不能碰水的。”

谢芷兰耳后根火辣辣的,瞅着眼前这人,满心欢喜。

谢家父母对于罗盛无疑是满意的。谢父说,这小子头脑好,会赚钱,以后你跟着他只要享福了。

谢母说,罗盛性子好,会疼人,家境也不错,以后多生几个娃娃你在罗家地位更高了。

谢芷兰笑父母庸俗,她说,我嫁给罗盛不是因为他的外在,我是嫁给爱情。

谢母懒得反驳她,看了眼翘着二郎腿抽烟的谢父无奈的叹了叹气,谁年轻的时候不是想着嫁给爱情的呢?


谢芷兰幻想过无数次罗盛向她求婚的情景,她觉得他是懂她的,他会给自己一个十分罗曼蒂克的求婚。

所以,当看到罗盛同罗家父母带着丰厚的礼品到自家求亲时,她的心里五味陈杂,说不出来的难受。

为此她还和他闹了一段时间的别扭,她觉得他们之间连相遇都是那样浪漫,为什么求亲却选择那样土掉渣的方式,这就像是一件华美的服装,在正中央烧了一个碗大的洞,简直叫人不忍直视。

谢母觉得谢芷兰是傻透了,开导她说,“芷兰,你要现实点。人罗盛对你多好,就这次上门他们家带来的礼品,放眼整个小镇都是很少有人出手这么阔绰的。再说了,求亲这种大事,本来就是要双方父母在场的,难道真和电视上的一样掏出个戒指跪下就成了啊?这都是不切实际的,我们不在场怎么敲定好你们婚礼的相关事宜啊!带着礼品说话才有诚意,这都是我们的老规矩,知道吗?”

谢芷兰觉得心口被堵得难受,只能安慰自己,生活不是偶像剧,毕竟他们还是生活在传统的大笼里。

他们的婚礼现场就定在谢芷兰上班的酒店,那天小镇上的街道异常热闹,每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谢芷兰满怀欣喜的看着那个将要陪伴自己走完这一生的人,她觉得人生的轨迹就这样明亮了起来。

是了,以后的日子里自己与他同为一体了,他走哪,身边都是她,就像一棵弱不禁风的杨柳靠在一堵坚硬的墙上,心上是无比的安稳。

罗盛看着盛装打扮的谢芷兰也是非常满意的,她是自己情窦初开时的情人,到今日成为自己如花似玉的新娘,怎么说都是一段佳缘,更何况这谢芷兰生的不错,带出去都倍有面子。

虽然婚礼事宜是由两家父母操持,但是两位新人敬酒走流程下来也累的不行,到了晚上还办了一场只宴请关系较好的亲友。

婚礼第一夜,本来照习俗是亲友闹洞房的,但是罗盛娇妻在怀,那还能让这些人扰了自己的兴致,便大手一挥将之前备好的红包发给众人,也算是花钱买个清净。

罗盛说,芷兰,从今之后,你便是我的老婆了,直至老死,都是罗家人了。

谢芷兰皱着眉说,大好的日子说什么不吉利的话。

虽是皱着眉,可这心儿啊却是甜的,那是怎样也掩盖不了的欢喜。

罗盛还说,给我生个孩子吧!


两人婚后的日子倒也过的融洽,虽然与公婆住在一起,但是谢芷兰懂得如何讨两位老人开心,做事也麻利,公婆对她简直就是赞不绝口。

事情的转折出现在婚后三个月,婆婆拐弯抹角的问谢芷兰打算什么时候生孩子?

谢芷兰一愣,自己没特意去想过孩子的事,她与罗盛都是抱着怀上了就生的想法,毕竟现在还年轻,生孩子这事不着急。

“妈,这事不好说,我们打算是怀上了就生。”

婆婆的脸色变了变,半晌才开口说,“也行,你们年轻人有自己的主意,只是孩子的事你们两也多少上点心。”

谢芷兰知道自己婆婆心里的想法,扯出一个甜甜的笑,脆生生的应了声“好”。

当晚谢芷兰便和罗盛说了这件事,罗盛早就想要生个孩子,自然对于这事也重视了起来。

自此两人同*****房的次数比往常还要频繁,所以白天谢芷兰上班的时候总是腰酸背痛,觉得疲惫不堪,同事们都笑话她,说是新婚夫妻不知节制。谢芷兰羞红了脸也不反驳。

可是,三个月了还是没有什么动静。

谢芷兰找已婚的同事取经,那同事给她支招,每次同****房后垫个枕头在腰部,最重要一点是计算好排****卵期,在这期间前后同****房受孕机会提高很多。

谢芷兰听了同事的话,脸涨得通红,那同事倒是不以为意,拍拍她的肩说“这种事很正常,我和我老公也是婚后半年才怀上孩子,你也不要太紧张。”

于是,谢芷兰便开始数着日子算排卵期,同时,每次同*****房都要在身后垫点东西,一本正经的模样常惹得罗盛开怀大笑。

罗盛这时也不着急了,对谢芷兰说,这事急不得,说不准啥时候就有了的。

可谢芷兰不一样,结婚半年还没怀上,她都不敢直视婆婆,连自己母亲都说,要抓紧怀上孩子才成,这孩子才是家庭和睦的关键枢纽。

她何尝不想努力怀上孩子,只是这求子过程注定曲折坎坷啊!

那日,婆婆正与邻居婶子聊天,谢芷兰正想打招呼,却听见那婶子悄悄的和婆婆说,“你家儿媳半年都没声响,该不是生不了孩子吧?”

婆婆干笑了两声,“这不该吧,我瞅着芷兰身子挺好的。”话虽是这样说,可到底这语气却带着些心虚。 

“你可上点心,这都结婚半年了,多少有点问题的,我们那代人结婚一两个月肚子就大了,你又不是没怀过。”

婆婆心不在焉的应了几声,然后就沉默了,那婶子觉着话已点明,便起身先回家了。

谢芷兰在屋外听着这话,心下凉了半截,她如果真是不孕又该怎么办?

邻居婶子出来时,看到谢芷兰时明显被吓了一跳,有些心虚的寒暄了几句便落荒而逃。

到了晚上,谢芷兰靠在罗盛的怀里,小心翼翼的开口“老公,要是我生不了孩子怎么办?”

听到这话时,罗盛有些惊慌的看着谢芷兰,“怎么突然这么说?你不能生孩子?”

谢芷兰有些失望的说,“没有,我只是想到这个问题。”

“别乱想,孩子会有的,我妈说压力太大也会造成影响的。”

可是,谢芷兰的心却还是被罗盛那个表情给伤害了,他第一反应是质问她,而不是安慰自己。

谢芷兰总觉得怀孕这件事,将成为他们跨不过的一道坎......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