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3月17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9个故事



又是一个月的开头。


白薇躺在宿舍的床上刷着手机,朋友圈再次被刷屏“九月,请对我好一点。”


呵呵,从一月到十二月,月月求对自己好一点,满屏都充满着希望,新的开始巴拉巴拉。可每月的开头对白薇来说,就是噩梦。


‘叮——’白薇的手机发出了APP通知铃声,手机屏幕上的横幅显示着通知的大概内容。


‘八月花呗账单已出炉,请核对账单金额。’白薇迅速把横幅往上一滑,眼不见为净。


“核对你.妹.啊。”她嘀咕着。


‘叮——’又是一声短信铃声,屏幕上方的横幅再次掉落下来。


‘您尾号02**信用卡人民币账户本期约定还款应扣人民币16355.82元,实际扣款未成功……’


白薇瞬间气得一把扔掉手机,清脆的声音落在寝室的地板上,扔了过后没几秒,她又匆忙地下床去捡,好在是下铺……


“白薇,这苹果9还没出呢,这么快就不想要你这X了?”上铺的谭馨戏谑道。


“哪舍得啊,人都快穷死了。”白薇捡起手机,拍了拍上边的灰,还好屏没碎。


“诶,你那富二代男友邓成呢?你有他还怕穷啊?你这一桌子大牌护肤品,那可都是他给你买的啊!”


白薇坐在了桌子前,拿着手机唉声叹气,她瞟了一眼对面床,对面的两人都出去了,索性就和谭馨说好了:“别提了,放假前就分了,我现在可是真·一穷二白了,信用卡加上花呗欠了2万多了呀。”


说着,白薇趴在了桌上,欲哭无泪。


“2万?我的天呐!”谭馨听到这里惊讶地赶忙下了床,坐在了白薇身边,“你怎么花的?一个月2万?你一个大学生怎么能花这么多钱?”


白薇抬起头,朝桌上的香水、口红们摊了摊手,又指了指寝室里唯一一个折叠式衣柜,那里头可全是白薇的衣服,都快装不下了。


“这些,那些,都是我自己刷出来的,以前和邓成在一起的时候,他都是每个月帮我还,现在好了,我已经拖了两个月了,从放暑假开始就一直累积累积,每次都是还最低还款,一拖拖拖就拖了这么多了,这个月再不还,我就完了……”


“天呐,你这是被惯坏了呀,钱没了还在刷,你疯了吧,你爸妈知道吗?”


“我哪敢跟他们说啊,会把我打死吧……”


“那你快点想办法赚钱啊,你暑假这么长时间也没去做个兼职什么的吗?”


“做了呀,这赚的哪有花的多呀,现在再去找兼职,怕是晚了,太慢了,十号就要还了……”


“这么急啊,要不……”谭馨若有所思地转了转眼珠,“我认识一个大四的学长,他做校园贷款的,你要不要先应急一下?”


“我试过了,校园贷款也会查你的征信的,我已经没有信誉了……”白薇有气无力地再次趴在了桌上。


“这个学长,不一样,他可以不用你的征信。”


不用征信?白薇转过头,盯着谭馨:“那用什么?”


谭馨没有说话,只是用手指了指白薇,白薇一头雾水,又顺着谭馨的手指看了看,她的手指好像在指着自己的胸?她似乎瞬间明白了什么。


“luo*贷?你疯了吧,你想害死我啊?”白薇这下生了气,猛地一拍桌子。


“你不是说你没辙了嘛,我也是给你谋条出路不是,我朋友也弄了这个,应急嘛,你及时还什么事都没有的。”谭馨依旧嬉皮笑脸地,似乎好像白薇这么做她能有什么好处似的。


“你得了吧,别忽悠我了,你以为我不知道吗,就算还了钱,给了你所谓的‘全部底片’,那些照片也指不定被发到那些se* qing网站去卖了。”


“算了,”谭馨见状,不再劝说,起身又上了铺,“随你吧,反正又不是我欠这么多钱。”


白薇不耐烦地瞟了她一眼,所幸谭馨正在爬床梯,没看见她这微表情。


可苦恼还在,她不得不去弄这些钱。


脑子一转,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她给微信里所有关系好的人和有可能借钱给自己的人,群发了一条借钱的消息,尽管这个方法很扯又没什么可靠性,但好歹大部分也是大学里混在一起玩了三年的朋友吧。


白薇要的数目不多,有些要五百,有些要一千,就看有没有愿意上钩的。


而愿者上钩的鱼还真是少,除了一个直接给她打了五百的发小之外,其他人,基本上也再无好消息,要么就是找借口推脱,要不就是直接不回。


白薇心想真是人心惨淡,以前有钱的时候天天请他们的客,现如今自己有难,却没一个肯伸出援手的。


还是老朋友好啊。白薇感激涕零地道了谢之后,又唉声叹气地重新躺回了床上。


无聊之际,白薇又刷起了微博,可那些搞笑博主丝毫提不起她那下塌的嘴角。


‘叮——’手机上方又掉下来横幅,是微信消息。


‘你很缺钱吗?’


白薇急忙打开这条微信,回消息的是自己的初中同学易峥,可自己跟他好像不是很熟啊,是不是自己一时群发发错人了?


‘我有个路子,你要不要考虑,一两天的时间,报酬2000-6000不等。’还在白薇疑虑之时,易峥又发来了一条消息。


一两天的时间,2000-6000,什么事情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赚这么多?这下激起了白薇的好奇心。


‘你别吹了吧,是不是先给介绍费什么的?还是说要拍裸*照?’


‘不用,都不用,是试药。’


‘试药?什么鬼?’


‘一看你就不经常关注我朋友圈,我经常发招募信息的,你去看看再说?’


白薇赶忙点开头像,这下她才发现她早就把这个初中同学给屏蔽了,好像是因为之前他做微商的原因吧。


点开易峥的朋友圈,一条条招募信息琳琅满目,白薇随便点开了一张图片,上面的内容让她再一次刷新了自己的世界观。


‘6000元长沙XX医院试药,当天出院打款,无烟检,招募人数:44人,包吃包住,男女不限。’


白薇瞪着眼睛盯着手机,她简直难以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工作,光是看了这一张图片,她基本上已经知道易峥介绍的是一份怎样的工作了。


‘试药?这不就是试毒吗?’


‘哪有那么严重,是药三分毒没错,但是你长这么大没吃错过药吗?那你不也活得好好的?’


‘有点……吓人。’


‘我也是看你急需用钱才介绍你的,这钱来得快,而且很多人都去做的,别人不也活得好好的?这又不是什么违法事情,这是得到法律允许的,试药人都会签知情同意书的,是具有法律保护的,这和裸*贷可不一样,而且,试药人都被媒体称为英雄呢,你想啊,这些未经上市的药,一旦通过了实验,它能救多少人啊?那我们这些在他们前面做挡箭牌的,可不就是他们的英雄吗?’


易峥发了好长一段话,这让白薇确实有一点心动,似乎说的好像有点道理。


可她总觉得事情又没自己想得那么容易,她一直相信天上不会掉馅饼,就算是之前和邓成谈恋爱,那也付出了不少代价不是。


正当白薇考虑之时,手机上方又掉下来一个横幅,‘八月借呗账单已出,本月应还5624.12元。’


她深吸一口气,居然忘了一个借呗账单,这下她的欠款可差不多直达30000了,这账单通知可来的真是时候,像是给自己打了一个催产针。


‘好,我做。具体步骤是怎样的?’


‘你就参加我朋友圈第一张图的那个吧,那个离你们学校也挺近的,到时候去做检查也方便,体检日期在后天,你后天3号早上8点,就来这个医院,我会在一楼挂号大厅等人,带好身份证,别吃早餐,别喝水。’


‘还要体检吗?’


‘那肯定啊,你体质不过关,那医院也不敢让你试啊,不过其实只要心电图、验血什么的过了,也没什么事。’


‘那好吧。’


她放下手机,心里不免有一丝紧张,尽管还有两天时间,可这事她没做过,连听都没听过,对于未知数的恐惧就像凝望着一个深渊,而这深渊也正凝视着她。


3号这天正好是星期天,白薇早上七点就起床了.


其实她是睡不着,前一天晚上十一点多的时候,易峥就催她睡觉,说晚睡的话第二天做心电图会不过关,可她还是在床上磨来磨去一直到一点才睡。


此时宿舍的人还在呼呼大睡,按照平时,白薇也绝对是躺在床上跟周公约会,可她一想到今天要参与的事情,困意瞬间烟消云散。


今天天气微凉,她披了一件针织外套后,便出了门。


二十分钟车程,白薇就来到了图片上写着的医院。


挂号大厅堆满了人,白薇感到很奇怪,其实她基本上没来过医院,尤其是早上,也不知道是因为试药的事情还是因为这医院一大早本来就这么多人。


然而在这堆人群中,她一眼就找到了易峥,或许是身高原因吧,有种鹤立鸡群的感觉。


易峥戴着一顶鸭舌帽,手上拿着一张白纸,像是一份名单,他并没有看到人群中正向他打招呼的白薇,直到白薇走到他身边,易峥才反应过来。


“唉,你来了,”易峥刚刚对着名单核对的严肃表情瞬间笑了起来,“真是好久不见啊,白薇,女大十八变哪!”


白薇看着易峥眼睛上下打量着自己,不好意思地推了推他:“别贫了,你初中不也没这么高吗?跟侏儒似的。”


易峥噗嗤一笑,又回头看了看面前坐在休息椅上的一群人,转过头小声在白薇耳边说:“我现在可没空跟你叙旧,你过来。”


说着,易峥把白薇拉到了一旁,又从包里拿出了两个充电宝和一个跟秤砣一样的东西,都不容白薇拒绝,他就塞进了白薇的外套口袋里,“别说哥没帮你,就你这小身板,估计连最基本的体重都过不了。”


白薇惊讶地抬眼,这不是作弊么?“如果体重不合格,试药会有什么危险吗?”


“不会的,差不了多少,他们的规定是必须达到标准线,其实就你这样也验血心电图过了根本没事,我只是帮你正好卡到标准线罢了,太重了它也是过不了的,你放心,哥不骗你昂。”


看着易峥一副信誓旦旦的样子,她紧张的心似乎又缓释了不少,她深呼吸,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好了,你别紧张,不然等下做心电图心率会太快的,”易峥又从包里拿出了一瓶水,“喝口水解解压吧,多喝点,等下尿检尿太少了也不行。”


白薇若有所思的接过了易峥手里的矿泉水,这应该也是作弊了,先前说不准喝水来着。似乎易峥是这行里的老手了,他好像什么都知道一样。


她喝了一口水,本来还想再问问关于试药的事情,可易峥却转身又往那群人里面走去。


她也紧跟着一路走了过去,在休息椅上跟那群人一起坐了下来。


在等待体检的时间里,前来报名试药的人陆陆续续地来找易峥,他的电话也是接个不停,期间光是易峥筛选出局的,就有七八个,都是一眼就能看出这体重绝对不过关,作弊都帮不了他们的那种。


而来体检的人,大部分都是年轻人,有些一看就是学生,基本上都是90后,白薇无聊之时,还和邻座的女生聊起了天,聊天中得知,女孩是因为欠了校园贷款才选择来做这份兼职的,看来处境跟自己一样。


半个小时后,易峥把白薇这群人带进了一个房间,前来的护士拿着一沓资料,分别发给了房间里的每一个人。


“知情同意书……”白薇碎碎念着,这估计就是易峥告诉自己的那份具有法律保护的合同了。


整份同意书有十一页纸,可望眼看去,几乎没有人去翻开看这些条约内容,白薇本来也想翻开看看,可门口的易峥开始催了起来,她随手翻了几页看,觉得没问题,就签字画押了。


体检的内容很多,先是问诊然后是BMI测试、心电图、验血、验尿等等,而这批人中,淘汰了将近一小半的人数。


但白薇还是“幸运”地都通过了,她拿着体检报告,又坐在走廊上的休息椅上等待着正式的试药。


易峥又带着剩下合格的人,带入了一个较大的两间病房,病房里差不多有十几个接近二十个的床位。


“各自找床住下啊,医生等下就会过来,我就陪大家到这里了。”易峥一边数着进病房的人数一边说着,说完,白薇心慌了一下。


“你要走了吗?”白薇站在门口,停住了脚步。


“恩,我还有下一批试药者要去接,你就先待着吧,放心,估计下午你们就能出院了。”易峥拍了拍白薇的肩,示意她放心。


“那你能不能告诉我,我们要试的,到底是什么药?”白薇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她始终克制不了自己内心的慌张。


“就是个普通的消炎药,没事的,你别怕,你看这房间里的人,基本上都是试过几次的了,他们不都好好的吗?你信我,我又不会害你。”


说着,易峥搂过她的肩,又走到了一旁,“等下医生来了,你就不要问这么多了,这里的医生和护士还有检药员都不喜欢话多的试药者,知道吗?”


白薇再一次信了易峥的话,听到是消炎药,她安心了不少,消炎药嘛,以前也吃过不少,不会有事的。


可是,真的不会有事吗?每个药不都有副作用吗?那等待着白薇的副作用,会是什么……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