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29个故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叮——’手机传来短信铃声,‘您尾号00**的储蓄卡到账6000元整,活期余额6006.5元……’


白薇看着手机屏幕,笑得合不拢嘴。易峥果然没骗自己,下午晚饭时间就出院了,这钱到了晚上就已到账。


白薇躺在宿舍床上,第一次感到赚钱这么容易,她麻溜地还了借呗后,又重新借了出来还了花呗最低还款,剩下的又还了信用卡的一部分,可还是差了一万多。


随即,她又发送了一条信息给易峥,‘近期还有高额的吗?这点钱还是不够还。’


‘有是有,不过,你确定你没什么副作用吗?’


白薇看到这里,回想了一下试药后的事情。


当时护士给每个人发下了病号服,检药员也派发下来一粒药丸,大家吃下之后,房里就只剩下试药者了,医生说了,她们可以上网,可以睡觉,在房间里做什么都行,只要不出去。


其实这间病房还通向着另外一间房间,房间内设有桌球、麻将等娱乐设施,而试药者有的上网,有的打麻将,甚是融乐,有的学生甚至还在赶论文。


而白薇吃下药之后,除了有点困意之外,并没有其他任何感觉。


一直到护士把自己喊起来再次进行验血、做心电图后,就登记出院了,出院后她才恢复了点精神。


再无其他。


‘没有啊,感觉跟没经历过一样。’


‘现在信我了吧?我没骗你吧?’


‘是是是,快点介绍新的给我吧,我真的着急,还款日没多少天了。’


‘有是有,不过是看在你这么急的份上,因为这个医院,它不比你今天去的那个医院那么好,不是三甲医院,条件稍微差点。’


‘那钱呢?给的钱会少吗?’此时的白薇,完全没有一开始那么担心了,她现在只关心能赚多少。


‘那倒不会,可能就是环境差点吧,这个项目有1万块钱的营养费,不过时间得长点,要住个三四天左右,而且离你们学校比较远,不过会报销路费的。’


‘行,我做。’


随即,易峥给白薇发送了一条长信息。‘9月4号,10000元长沙XX医院,有烟检,包吃住,交通费用全额报销,两周期,三天四晚……’


‘周期是什么?’


‘哦,忘记说了,这个要去两趟,第一次去个四天后,隔了三天再去住四天。’


‘啊,那岂不是要十二天我才能收到钱?’


‘会分两批给你,对了,你抽烟吗?这个烟检可是很严格的,说不能抽烟绝对逃不掉。’


‘不抽。’


白薇暂时放下了手机,她算了算自己的日期,只有一个星期的时间了,索性接几个催债电话忍一忍就算了。


‘恩,那我帮你交上去了,你自己明天早点起,我就不陪你去了,这个不是我负责的。’


‘好。’


可能是已经经历过一次的原因吧,她心里觉得这次没有易峥自己也可以。


她甚至心里有了一个小算盘,在这次试药结束后,还可以继续接单,这样岂不是解决了以后的经济问题了?


想到这里,白薇美滋滋地傻笑了一下,笑着笑着就握着手机,睡着了。


第二天天还未亮,她就起了个早床,昨天就和辅导员请了四天假,说是回家看望病危的爷爷,白薇还朝上天拜了拜,希望爷爷的在天之灵不要生气。


昨天晚上预约好的顺风车已经在校门口等着自己了,她拿上了两台充电宝放在自己外套口袋里,又给自己灌了一杯水后,便出门了。


只历经了一次,白薇已然学会了“自力更生”。


一个小时车程后,白薇来到了易峥给她的医院地址,这家医院确实没有昨天那家医院要气派,看上去好像也没那么正规。


这让白薇不禁打了一个冷颤,但又想起自己欠下的那些款项,又让自己振奋了下精神。


与昨天一样,医院门口堆满了人,一个个等着做体检。


这次前来参加的人,不仅有大学生,似乎还有年龄更为较大的80后,体检的项目和昨天的如出一辙,只是多了项烟检,就是检查呼吸道及肺部的尼古丁含量,以此来检测你有没有抽烟。


这次白薇就看到好几个瞒着自己吸烟史而被淘汰出局的男人。


体检做完之后,白薇当然也顺利地进入了试药阶段,住进了病房。


与昨天不同的是,这次签知情同意书是在大家换上了病号服之后,白薇这次像其他人那样,看都没看,就签上了自己的名字,摁了指印。


这个病房里比起昨天的要小,人也少了很多,一间房间只有八个人,也没有过多的娱乐设施,只有一张台球桌。


在病房内住下来后,对面床的男生拿出了自己的笔记本,开始写论文,而隔壁床的,是一个看上去上了年纪的女人,她似乎很冷,一直用被子裹着自己,无论在床上还是床下,都带着被子跑。


其他人都挺正常的,基本上都躺在床上玩手机。


白薇站起了身,走到了窗边,她看着楼下车水马龙的样子,心中感慨万千,在这里,确实无忧无虑得多,没有压力,甚至不需要与人交流。


“吃饭了,吃完饭就吃药。”这时,门口几个护士推进来一个小推车,上面堆的是医院的盒饭。


白薇回到自己的病床上,打开了饭盒,餐食看上去还不错,荤素搭配还有汤,味道也不错,可是量却比较少,吃了一份,完全填不饱肚子。


当她准备想问护士再要一份时,隔壁床的女人开口说了话:“你要不到的,医院的饮食都是严格控制好的,给你这么多,就只能吃这么多。”女人一边扒着饭,一边对白薇说。


白薇对她笑了笑表示感谢,看来这女人也是“熟客”了,只是她连吃饭也裹着被子,现在是九月,尽管是秋天了,可长沙这秋天的天气并不寒冷,房间里也是恒温的,她有那么冷吗?


吃完饭半个小时后,检药员把药给派了下来。


吃药一个小时后,又开始抽血,又隔了一个小时,又抽一小管血,基本上每隔一小时左右,就被抽了一小管血,为了减小频繁抽血的麻烦,每个人的手臂上都被安上了留置针。


白薇在第三次抽血时,感到一阵头晕,本来就没吃早餐,中午医院的饭又这么少,不晕才怪。


她把自己头晕的事情告诉了护士后,护士拿了一瓶葡萄糖给自己喝下,喝完之后,到是好了不少。


“妹子,你第一次试吗?”拿着葡萄糖空瓶的护士刚走出病房门,临床那个裹着被子的女人便跟白薇搭讪了起来。


“没有,第二次。”白薇转过头,面露难色,显然有些疲惫的样子。


“上一次是什么时候?”


“昨天。”


“哎哟,”女人突然拍了拍自己的大腿,皱了下眉,“你也真是不要命啊,这么折腾,你不知道试药者要有三个月的空档期的吗?”


“什么空档期?没人跟我说啊!”白薇慢慢坐了起来。


“是药三分毒,你试一次,你得给你肝脏留个时间排毒啊!”


“哦,这个啊,”白薇听到这里,又躺了回去,她不以为然,以为是什么不得了的大事,“没关系,我只是低血糖,没抽过这么多血,没事的。”


“妹子啊,你还年轻,不要越陷越深,这东西是会上瘾的,你是不是觉得这钱来的容易,以后可以作为一个收入来源啊?”见白薇一副无所谓的态度,女人又换上了劝说的样子。


白薇抬眼看了看女人,点了点头。


“哎,我当初,也是这么想的,那你猜猜,我多大了?”


听完,白薇仔细打量了一番,女人脸上似乎有很多皱纹,脸色也发黄,眼神似乎也显示着苍老的样子,她又往床头看去,想看看病床卡上有没有写年龄,可是卡上只写了她叫林苗。


“怎么说,也有四十了吧?”一番思考后,白薇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答案。


“呵呵,”林苗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我才28。”


28?白薇心中不禁大惊,其实自己还往小的说了,没想到三十还没有。


白薇显然被这答案惊讶到了。


林苗见她说不出话来,又继续补充道:“我是四年前接触这一行的,刚开始,我也和你一样,一心想着赚钱,就一直试试试,往钱多的项目去参与,可连续试到第三次的时候,我就明显感觉自己身体的不适了,可我的丈夫,得了肺病,需要不少医药费,可我那微薄的工资根本不够,所以我才迫不得已选择了这一行……”


说着林苗的眼眶红了半截,“你说是不是讽刺,我的丈夫躺在医院里,是求健康平安。而我躺在医院里,用自己的健康换取医药费来救我的丈夫……”


“林姐……”白薇看着林苗此刻的样子,起身坐到了她的病床上,顺抚着她的背试图给予安慰。


“所以,小妹妹,如果你不是什么要命的事,尽快从这行里头抽身吧,这东西正规是正规,但容易迷惑人心。”


说着林苗握住了她的手,“我试了四年,试了各种药,整个人都开始未老先衰,我每天都很冷,一点小感冒都不能随便吃药,就算是炎炎夏日,我在房里都可以冷得发抖,这都是药物的副作用,你现在感觉不到,等到你老了,你怎么对待的你身体,到时候它全都给你还回来。”


“那……你这是怎么通过体检的啊?”白薇心里又开始害怕了起来,这个女人,看上去确实很可怕的样子。


“每个医院不一样,三甲医院大部分都比较严格,但这种小医院,医生有时候都会帮着你作弊。这里面,大部分人都做过弊,隐瞒自己的病史,为了赚这个钱。你是不是还听说试药人都是英雄?哪那么伟大,我们都是为了钱。”


“我一开始也是听学医的朋友介绍的,说这工作正规,钱多,有法律的保护,可我一陷入里面,就一发不可收拾。正规一点的实验体检或许过不了关,但总有一些违规违法的‘灰色链条’像你招手,说白了,其实都是我们自己的贪欲作祟,但如果硬要推卸责任,那些违规招募的人,那些帮忙作弊的工作人员,岂不是罪魁祸首?“


”你看看这些跟我年纪差不多大的,我们都是‘职业试药人’,就是干这行吃饭的,随便问问哪个,都是一身的毛病,却还在这里赚这个钱。”


“姑娘,你还小,我看你连续这么试药就知道你和我当初的想法一样的,听姐的,真的不要走这条路了,你看看现在的我,我是走投无路了,不过我这身体过不了多久,也不会让我这么折腾了,你不一样,你想想你父母,你要变成我这个样子,你父母会怎么想?”


“我……我欠了钱,不敢和父母说,就选择了这个……”


“傻姑娘,欠了钱可以慢慢还,父母是你这个世界上唯一的靠山了,他们辛辛苦苦把你养这么大,是要你来糟蹋自己的吗?”


白薇一直低着头,似乎有所反思一般。


这时林苗突然掀起了自己的衣服,露出自己的小腹,上面一点一点的,排列着一些细小的疤痕。白薇见状,只觉得胃里一阵翻滚。


“这是我前年为了2万块钱,注射的抗肿瘤药物留下的疤痕,你知道当时我有多痛苦吗?针管从我的小腹拔出十几秒后,肚皮突然像被几十根针同时扎着一般,全身痛得就像几万个针扎在自己身上一样。我那会刚打完药,就出现了强烈的药物反应,口渴、心慌、头痛。抢救的时候,医生不断给我做心电图,但总是心律不齐。我那时候,真的就觉得自己捡了一条命回来。”


“在这个圈里,有个公式,钱数除以天数等于这个实验的危险系数,也就是说,钱越多,住院天数越久,这个药的安全性可能就越低。我们挣的这钱,你别以为有多高,这只是一个小零头而已,申办者实际出的钱,超乎你想象,你想想,是不是中介介绍你来的?这些中介也分为好几层,他们每推荐一个人,就会有几百的分成,这些中介大多都是在校园里散播试药招聘,就是想招你们这些穷学生来,你们身体好,经得起折腾,而且你们需要钱,各取所需,可久而久之,你们会成为他们的‘常客’,而你们会把自己死死地挂在这个上面。”


“所以,千万不要相信中介那些人的说辞,说什么没有危险,副作用为零的屁话,都是屁话,副作用这个东西,只有时间久了,你才能感觉到!”


白薇感到一阵背脊骨发凉,她突然想到易峥当初是如何轻描淡写的,易峥确实是没有骗她,可他瞒了她,瞒了所有一切风险包括那三个月的空档期。


她突然感到一阵委屈,委屈使她鼻头发酸。


“我……我想回家……”白薇一时心急,害怕地啜泣了起来。


现在,又换成了林苗轻抚着她的背:“你可以跟医生说,你说你不舒服,结束实验,他们就会让你签放弃书,然后你就可以出院了。”


当白薇逃逸般走出医院大门时,天色正渐渐暗下来,她摸了摸手臂上还贴着创可贴的针孔,就当做了一场噩梦吧.


她抹了抹脸上那因害怕掉下来的泪水,头也不回地坐上了计程车。


回到宿舍后,易峥就打了电话过来。


“白薇,你怎么中途退出了呀?你不要还钱了吗?”易峥的口气显然带点愤怒。


“够了吧你,我退出,你是不是就少了几百块的介绍费了?易峥,你口口声声说没骗我,可你瞒了我多少?就我这样试药,你也不怕我死了是吗?”


“话不能这么说啊,我给你选的都是危险系数较低的呀!”


“你得了吧,那三个月的空档期你怎么没跟我说?你说低就低是吗?就我这么试法,你也不怕我死了?”


“行了行了,哪那么多废话,你不做多的是人做,你就等着银行催款吧你。”


还没等白薇多说几句,易峥就气冲冲地挂了电话。


易峥说的没错,她不做,不少人抢着去做,这都是金钱诱惑导致的,尤其是对大学生,这种看上去合法正规,又是短时间能赚很多钱的工作,谁不心动,可他们当中,又有谁知道这诱惑的背后和高额营养费的代价?又有几个能碰到林苗那样苦口婆心劝说的人?


白薇无奈,她看了看日期,离还款日只有五天了。


最后,她还是打了电话给自己父母告知了自己欠款的事情。


林苗说得没错,父母永远是自己的靠山。白薇的父母狠狠地骂了她一顿之后,帮她还掉了所有的钱,前提是白薇注销了信用卡,并且保证不再那样花钱。


白薇试药后,出现了月经不调的状况,第一个月没来,第二个月只来了一天,第三个月也是,后来,白薇去医院做检查,又花了不少钱,喝了不少苦得难以下咽的中药,才把自己的身体给调回来。


她百度了很多,尽管它再怎么合法甚至是国际通行的做法,可它并不透明,越是不透明、不了解的东西,越是比你表面看到的要可怕得多。


她并不抵抗这行业,却也不支持别人去做,尤其是年轻人,如果没有足够的意志力,希望他人永远都不要接触这一行,也希望这行业能有更多的保障,比如遏制那些黑心的’中介‘。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