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0个故事



音乐响起。婚礼开始的时候,我还在贪玩的拿起手机刷着微博。

都说结婚是一辈子最累的一天,我也只能在这司仪致辞的时候偷闲一下。

“娜娜,别看手机了…待会就可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你这新娘子怎么看起来这么不上心?”

“爸…行了,知道了…这话你已经说了二十遍了。”

“说了二十遍你也不上心。”爸溺爱又责怪的看着我,看起来今天的他心情比我还复杂。

“好了,谁说我不上心了。”我挽着他的手撒娇:“你不懂,我们都是新时代的人。最注重的不是这些形式。”

“再说,求婚的时候他已经够用心的了,那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总不能又让我哭鼻子掉眼泪吧?”

“哪个说的哭鼻子掉眼泪才是认真,求婚是求婚,今天毕竟才是大喜的日子。这么多亲戚朋友在看着,这仪式你们不在乎,我跟你妈还有亲家可在乎着呢!”

我爸平日里不爱说话,今天却显得有些唠叨。

我犟还不过他,只能嘟着嘴笑:“好啦,手机给你。”

说完,我准备把手机上交。偏偏这个时候又来了一条微信。

“再看一眼…”我对着爸说道,划开了那条微信。

一个熟悉的对话框弹在了手机上,让我的心像是被人猛地扯了一下动了起来。

展垣,我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手微微颤了起来。

爸爸似乎察觉了什么,侧过头来问:“怎么了娜娜?”

“没什么…”我迅速按下了锁屏,摇了摇头。我不想让爸爸也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尽管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了关系。

外边司仪已经说完了暖场的话,是不是可以听到宾客欢呼的声音。

我的闺蜜,也是今天的伴娘倩辉忙跑到了厅外,对我喊着:“还有一分钟,准备走红毯了!”

还有些恍惚的我还有抬头搭话,老爸却连连应了下来。我把手机丢进了他的兜里,脑子里还在想刚才他发来的那句话。

“今天我依旧给你最好的祝福。”

在司仪激动的高喊声中,宴会厅的门被打开。

聚光灯打在了我的身上,刺眼而迷人。

老爸牵着我走上了红地毯,在司仪老掉牙的陈词下,走过了无数新人走过的程序。

我的手被交到了另一个男人手中,那是我未来的丈夫。认识两年以来我们情投意合,也有着共同的爱好,走到今天一切都很自然。

我们对着亲友宣了誓言,交换了婚戒。敬完了该敬的茶,喝完了该交杯的酒。尽管和老爸说自己已经不在意这些形式,最好还是忍不住溢出了感慨和喜悦的情绪。

我大概是那种一杯倒的女人,又或者是因为热情和欢呼会让人变得更加容易醉。

在灯光和礼炮洒出的碎纸花里,我好像模糊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不知道司仪是咨询了我的哪位亲戚,又或者是我的闺蜜或者老公那边的安排,现场多了一个我一开始不知情,类似答谢的环节。

上台的有我闺蜜,也有他的同学。听他们调侃我跟老公相识到现在发生过的糗事,现场的气氛更热闹起来。

前前后后四个人说完,我两已经被这群损友说得“体无完肤”。

就当我以为这些温暖的小插曲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司仪又用了作怪的声音对着台下亲友嘉宾道:

“听了这么多感言呢,大家还想不想看看,今天对两位新人祝福最多,红包送得最大的人究竟是谁?那么他,又有什么话想对两位新人说呢?”

这大概是他妈妈的主意,据我所知我这位婆婆什么都好,就是好一个面子。

让送钱最多的人上台,可是能是他们这一辈所认为的礼貌和尊重。

我对老公笑了笑,只能由着老人们任性。可当听到司仪念出了那个人名字的时候,我感觉脸上的笑,就像是被按下锁屏的手机一样消失。

司仪拿着手心的小稿子,对着宾客席大喊:“展垣先生在哪里?展垣先生,快上来说说你对新娘新郎的祝福!”

声音落入人群,也落在了我的耳朵里。一下子我的闺蜜,我的父母。都微微惊讶的在人群里搜寻。

或许因为这些目光的定格,让司仪找到了人群中想要躲避的身影。

灯打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我看清楚了那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脸。

我没有邀请过,可他还是来了。

他叫展垣,是我已经分手了两年多的前男友。

…………

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结婚。肯定不会出现前男友这样的生物。

准确的说,不应出现的应该就是展垣。

因为他不仅是前男友,还是除了我老公以外唯一一个跟我谈过恋爱的男人。

这个恋爱一谈,就是整整八年。

灯光之下,我看到他最终还是走上了台。这不是电视里的闹剧,也不是小说里写过的抢婚的戏码。

展垣很平静,没有看我也没有看别人,像是对着空气在诉说:“我和娜娜…是老同学老朋友了…”

光影恍惚,往事如烟,一幕幕画面,仿佛把我和他带到了八年之前。

…………

我和展垣认识是在高三,那时候因为搬家的原因,我转学到了市里一所不好不坏的高中。

那时候的我人生地不熟,面对新的坏境总有些难以适应。再加上高考的气氛总是会让人变得压抑,很有一两个月时间我从来不和班上的人交流。

我就像是一只闯进了陌生草原的羊,除了埋头吃草找不到任何其他的意义。

要不是有一天,我因为生理原因加上没吃早餐痛晕在他面前,恐怕和展垣的缘分也不会那么甜蜜的开始。

从那以后,我就和这个抱着我去医务室的男生走的很近。没有太多狗血的故事,我们的低调也没有引来老师和家长的讨伐。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高考,和大多数有幸不散的情侣一样,约定了同一所大学。

“等我们从这里毕业,你就嫁给我。”

展垣刚进大学的时候,在校门口就和我许下了承诺。那时候我们满怀憧憬,不仅对学校,也对我们的未来。

那时候我们不在一个系读书,我学的金融,而他学的信息管理。因为课程安排很多时候都错开,我们有很多的时间黏在一起。

大学四年,在很多人都在青春萌动感情分分合合的时候,我们一直都维持着感情,虽然不说每天都甜蜜,但一直都很温暖。

展垣家境不好,可是人很上进。除了和我恋爱之外,大学里做过很多兼职。每年我生日或者情人节的时候,他总会恰到好处的给我惊喜。

我的室友们四年里念得最多的话就是:“哎,你看看人家的男朋友…”

是啊,展垣就是他们说的人家的男朋友,上进,体贴,像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我们的大学,从开始到结束,大概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走进校门时候的承诺没有实现。

不过那时候的我并不介意。因为我们也在成长,也渐渐明白了社会和现实究竟是什么。那时候我们想着一起打拼,迟早有一天还是会一起完成这个梦想。

实习的时候,我应聘的工作跟我的专业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不太喜欢金融学那些冷冰冰的数字和公式,更喜欢有挑战有创意的东西。

所以我试着参加了一个业界小有名气的广告公司招聘,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竟然在几百个学生里选中了不是广告专业的我。

事业爱情双丰收,就是大学室友们给我打上的标签。得知实习录用之后我很开心,和展垣去游乐场疯了似的玩了整整一天,

可是有一个问题却随之而来——

如果我去上海的话,就要和展垣分开。四年里见过一个个异地恋的结束,我的心里开始有了些畏惧。

当时的展垣原本要约定了去咱们小城的一家公司上班,听到我可能要去的上海的消息,他并没有像我一样紧张,而是鼓励我不要放弃过去实习试试机会。

他和我说,我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所有的办法他都会解决。

我听了他的话,第一次独自一人去大城市闯荡,就像是高三转学一样,走进了一个新的环境。

这一次展垣不在我身边,却用着另外的方式陪着我。

每天晚上他会给我打电话,每周都会收到他给我寄来的零食和礼物。我实习公司的师父还调侃着我,说真正的贵妃公主大概也就受着这样的宠爱。

虽然这只是调侃,可是谁都能看得出他对我有多好。我悄悄的算过展垣实习的工资,除去他必要的开销之外,几乎把所有钱都花在了我身上。

也许是那时候的我太懵懂,虽然劝过他几次总是这么花钱。可是展垣在电话里总是笑着说:“我的钱不给就是给媳妇你用的么?”

他说得如此自然,我幸福得心安理得。

这就是展垣,对我呵护备至。什么都给我最好的。不管什么时候,他第一个考虑的永远不是自己,而是我。

我曾经听说过一句话,看一个人爱不爱你。不是他拥有什么,而是看他愿不愿意给你他拥有的一切。如果他手里只有半碗饭,都给了你,那就是真正的爱。

从这角度来说,我觉得展垣是深爱着我的。爱得无私,毫无保留。

可我从没想过,这份爱会慢慢成为我们之间的负担,在之后的时间里压得我们彼此无法喘息,越陷越深。

最后一个学期的实习很快就过去,我的实习经历可谓是相当的愉快。带我入行的师父和我说,只要我拿到毕业证,随时可以来公司里上班。

回到学校后,我跟展垣都顺利的拿到了毕业证。我本以为会要面临艰难的抉择,可我和展垣小别重逢的第一天,他又给了我一份惊喜。

我记得那时候他拿着手上一份打印的合同,在我面前晃了晃。笑得跟我们当时考进了一所学校一样开心。

“你看,从静安寺到中山公园。我们之间就隔着两个站。以后每天早上一起挤地铁,下班了我还能去接你。”

我看到他手里的合同,写着一家上海软件公司的名字,也跟着疯狂的叫了起来。

他总是给我这样的惊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找到了上海的公司。

那时候我觉得最美妙的事情就是,当你害怕跟一个人分开,他不顾千难万险,也要陪着你。就这样,我们在毕业之后一起去了上海。

为了用双脚和时间对抗房价,我们在离地铁站不远却又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租了房子,虽然每天上班要挤一个半小时,可至少能让我们享受到宁静和踏实。

那一年,我们初入社会,真正生活在钢筋水泥跟霓虹灯的世界。不管是躲避风雨还是向外边仰望,我的身边始终有一个让人安心的他。

我们一起去看了东方明珠,去看了夜晚黄金湾一样外滩。只要是魔都叫得上名字的风景,我们一个也没有落下。

周末的时候,他会买我最喜欢吃的东西,给我做真正合口的口味的菜。

偶尔对一对积蓄,说一说公司的八卦,晚上抱着他的手憧憬着未来,就是充实忙碌中最快乐的事情。

城市和人都在变,我们也逃不过。随着我和他慢慢都变成了公司的“老人”加班和一些活动就变得越来越不可少。

展垣的工作倒是还好,像我却总是需要跟着师父加班,或者去谈客户。

渐渐的,我们二人世界的时间总是被占用。每当我晚上加班的时候,他总是会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实习的时候,同事们的羡慕也慢慢变成了打趣,他们总说我有个爸爸一样的男朋友,害怕乖女儿被人拐了去。

这些话我没有放心上,到后来也懒得反驳。可是有几次谈客户和聚会的时候,他总喜欢跑到聚会的门口等我,有时候一等就到了凌晨。

“展垣,你能不能别这样总是跟着。我的同事都笑了我很久了。”

“笑你什么?”

“他们说,我像是你的女儿。”有一次,我把同事的话不经意说了出来,虽然后悔但也坚定。

“我只是怕太晚了,你回去不安全。”

“没事的,要是晚了,我同事顺路开车送我回去。你不用担心。”

展垣沉默了很久,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

那天我跟同事们玩的开心多,又喝了点酒,现在回想起来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说了哪些话。

我只知道,那次之后。展垣晚上的确没有再来过电话。除了我主动打过去让我来接我,再也没有发生过以前那样的事情。

我有些失落和后悔,却只能告诉自己这也是为了工作和生活。

上海这座城市被人叫做魔都,处处都有着迷人的魔力。这魔力让人需要社交,一个不能喝酒的人也要喝一点酒,让习惯了早睡的人开始有了夜晚的生活。

这魔力还让展垣无形之中送我的情人节礼物和生日礼物越来越贵重,我也会回馈给他同样有质感的东西。

谈不上拜金,可纯粹的爱情里已经少不了物质的欲望。

展垣虽然努力。每个月的工资也不算低。可是那两年他的运势不算太好,股市大跌带走了他辛苦留存的积蓄。

工作了两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变,工资涨得没有物价快,连郊区的房租也已经爬竹竿一样涨了好几成。

“我们要不要搬到市里面,方便一些?这样每天省一点路费,也能多拿一些加班的补贴。”

“嗯,那我找找房子和搬家公司。”

“展垣,明天是你们公司年会了,你总穿这一身旧衣服也不好,我给你买了件新的。”

“这衣服这么贵,还是退了吧。你不是一直都想买一个好点的包包么?先以你为主。”

“展垣,我们公司组织去新加坡旅游。这个星期你自己照顾自己,不准去外面拈花惹草哦…”

这世界上所有男人都可能劈腿,展垣不会。因为在他的世界和眼里只有我,可我的世界,却涌进来太多太多东西。

那次从新加坡回来之后,我的手机意外死机坏了。当时的我并没有太在意,打算回了家再和展垣还有家里人联系。

就是那一次,心急如焚的妈妈找不到我,给展垣打了个电话。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回到我们租的公寓里之后,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沉默压抑的样子。

我师父告诉我,那些对你好到不行的男人总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喜欢自以为是。他们觉得压力和不好的消息都应该烂在自己的身体里,不能让喜欢的人烦恼。

我说:“那不是很好么?”

可是师父笑我年轻,她拍了拍我的肩膀,用过来人的口吻告诉我说:“既然是两个人的人未来,为什么要被一个人左右?”

…………

后来我明白师父是对的。因为展垣的沉默和无私的爱,左右了我们生活的走向。

从那次机场回来之后,他变得有些像是一只刺猬。我们的生活开始有了更多的不愉快。

“你不用给我买衣服了,现在有些款式穿的人挺多,咱们写字楼里就能看到好几个女生这么打扮,到时候我也穿不上。”

“你是不是觉得我挑的东西你不喜欢?”

“怎么会呢,我就是觉得浪费钱而已。”

“展垣,这里的菜真的好贵。要不我们换一家吧?”

“贵一点没事,你平常跟同事聚会的时候吃的东西也不便宜,怎么我想带你吃点好的还不乐意?”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已经记不清这样的对话发生过多少次,并不是每一次都以我的妥协而结束。

在繁华城市里的快节奏里,工作和生活都充满着惊涛骇浪,对我来说,展垣的肩膀就是避风的港湾。

可是后来在他的港湾里我也逃不过这些风浪,疲惫烦恼的我开始和他争吵。

那是真正的争吵,不像过去那些年每一次小小的委屈和生气。当我落泪哭泣的时候,他还是会认错和安慰我,然后一次次变得比之前更加沉默。

这些沉默和压抑在我们彼此之间发酵,也影响着我们工作。为此我还有两次交上去的案子被领导批评,靠着熬夜加班才补上了漏。

终于,有一次我和展垣彻底的吵了起来。

因为无心提起师父的男朋友开车带她去西藏自驾游的事情后,我看到他在偷偷搜着租车和西藏自驾游的攻略。

我明白了他又想要做什么,但是很坚决的否认了他这个幼稚的想法。

那一次我也不记得究竟是从哪一句话开始吵起,我还生气的摔坏了他新买给我的手机。当看到那屏幕和手机壳分离一同破碎的时候,我知道碎了的还有我和展垣的心。

那次我哭着跑出了家门,在闺蜜家哭了整晚。那天我还和妈妈通了个电话,情绪激动的我质问着她究竟在我出国回来的那一晚和展垣说了什么。

没想到妈妈很平静,只是问我是不是和他已经分手。

我说我不知道,我只想明白为什么展垣提起你的时候会有一种畏惧和怨气。

电话那头的亲人叹了口气,告诉我那天她其实什么都没有说。

她只是因为找不到我心急,让展垣帮忙找我。之后她不过是简单问了下展垣现在工作,打算什么时候买房跟我结婚,为什么又不和我一起去新加坡。

那是善意的询问,也有妈妈催促的意思。展垣只回答了我妈一句话:“我会努力给娜娜最好的。”

这是展垣的心思,也是他一直以来做着的事情。可我终于明白,原来就是这句善意的询问,让他陷入了没有止境的自我猜疑。

后来我师父告诉我,我妈妈的话其实只是点醒了他,点燃他心里的怀疑和害怕。他发现自己很多年前在大学门口对我许下的诺言原来那么难实现。

一个人爱不爱你,要看他是否给你他拥有的一切。

后来的我终于明白这不是什么真理。展垣毫无保留的给我所有,用他过去和现在,却没有好好规划我们的未来。

我们还来得及重新开始吗?我问师父。师父告诉我如果我愿意受点苦等几年,或许可以。

我说我愿意,可当我回去要和展垣合好的时候。他却不愿。

因为他不愿意我受苦。所以选择要离开。听起来像是五月天的歌——不打扰,是他的温柔。

我们分手的那天,天下着小雪。或许都是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帮我叫了搬家公司后并没有送我。

我们的故事,就在那个冬天。

在他的安排下,戛然而止。

…………

这就是我和展垣的故事,而今天,却是我婚礼的现场。

他的出现让我的父母有些担忧,那些知道我们过往的朋友们也露出了惊讶和不解的神情。身边老公察觉异样,目光询问着我。

可我并不惊慌,也不像最开始那么意外。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他今天为什么来。

“等我们从这里毕业,你就嫁给我。”当年的大学门口,有一对情侣彼此间许诺约定。

女孩心里觉得甜蜜,可还是俏皮对着男孩说:“那,如果到时候我嫁给了别人怎么办?”

男孩笑了笑,他没有看透未来的能力。但是看得清自己当时的心。

“那…我就给你送一个婚礼最大的红包!”

多年之后,这个男孩没有实现第一个承诺。所以来完成另外一个。

展垣没有看我,也没有跟参加我们婚礼的宾客说什么以前的事情。他说他是受高中同学的嘱托,一起凑了份子而已。

“我的话说完了,祝福新郎新娘,百年好合。”

说完,台上的他对着我和老公微微笑了笑。我不知道那笑里面是什么意思。此时此刻也没有办法猜测。

宴会开席,我跟着老公一起轮桌敬酒。而展垣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也在没有收到过他的短信。

我婚礼上的那次相逢,并不是纠缠和旧情复燃的开始,而是为了补偿过去不完整的那次告别。

…………

“听说他也准备结婚了。”

我的闺蜜倩辉有一次跟我逛街的时候谈起了他。

“是吗?”我笑着问道,心中已经平静。

“对,好像他现在回来自己开了个新媒体公司,现在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我也是听那边上班的朋友说的,老板娘也是个生意人。”

“听起来还不错。”

“你看,这人啊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得怎么样。娜娜,你会不会有些后悔?丢了个人人羡慕的好老公?”

倩辉调侃着我,离开我之后的展垣已经变得更好。

当爱情有一天变成了生活的阻碍,我相信我和他都做了最好的选择。

在感性上,我多多少少会觉得惋惜,可在理性上,我知道我们在一起对谁都不好,只会愈吵愈烈。

我们无法控制自己会在何时对一个人心动,但我们却该懂得如何悬崖勒马,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可我并不后悔,我希望他也一样。

我看着正在热恋中的倩辉,身边的男友对她百般是从,笑着对她说道:“我有一个忠告…”

“什么?”

“爱情是一把很难平衡的秤,付出得多就压得越低,反而另一端就会高高在上。”她一脸迷茫地看着我,我笑了笑。

我的感触也许太深奥,她或许没懂,就像是当年我也不懂师父和我说的那句感叹。

我只能把它转赠,希望有些故事不会重蹈覆辙。

“两个人的人未来,不能被一个人左右。”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0个故事



    音乐响起。婚礼开始的时候,我还在贪玩的拿起手机刷着微博。

    都说结婚是一辈子最累的一天,我也只能在这司仪致辞的时候偷闲一下。

    “娜娜,别看手机了…待会就可是你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你这新娘子怎么看起来这么不上心?”

    “爸…行了,知道了…这话你已经说了二十遍了。”

    “说了二十遍你也不上心。”爸溺爱又责怪的看着我,看起来今天的他心情比我还复杂。

    “好了,谁说我不上心了。”我挽着他的手撒娇:“你不懂,我们都是新时代的人。最注重的不是这些形式。”

    “再说,求婚的时候他已经够用心的了,那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总不能又让我哭鼻子掉眼泪吧?”

    “哪个说的哭鼻子掉眼泪才是认真,求婚是求婚,今天毕竟才是大喜的日子。这么多亲戚朋友在看着,这仪式你们不在乎,我跟你妈还有亲家可在乎着呢!”

    我爸平日里不爱说话,今天却显得有些唠叨。

    我犟还不过他,只能嘟着嘴笑:“好啦,手机给你。”

    说完,我准备把手机上交。偏偏这个时候又来了一条微信。

    “再看一眼…”我对着爸说道,划开了那条微信。

    一个熟悉的对话框弹在了手机上,让我的心像是被人猛地扯了一下动了起来。

    展垣,我看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名字,手微微颤了起来。

    爸爸似乎察觉了什么,侧过头来问:“怎么了娜娜?”

    “没什么…”我迅速按下了锁屏,摇了摇头。我不想让爸爸也看到那个熟悉的名字,尽管彼此之间已经没有了关系。

    外边司仪已经说完了暖场的话,是不是可以听到宾客欢呼的声音。

    我的闺蜜,也是今天的伴娘倩辉忙跑到了厅外,对我喊着:“还有一分钟,准备走红毯了!”

    还有些恍惚的我还有抬头搭话,老爸却连连应了下来。我把手机丢进了他的兜里,脑子里还在想刚才他发来的那句话。

    “今天我依旧给你最好的祝福。”

    在司仪激动的高喊声中,宴会厅的门被打开。

    聚光灯打在了我的身上,刺眼而迷人。

    老爸牵着我走上了红地毯,在司仪老掉牙的陈词下,走过了无数新人走过的程序。

    我的手被交到了另一个男人手中,那是我未来的丈夫。认识两年以来我们情投意合,也有着共同的爱好,走到今天一切都很自然。

    我们对着亲友宣了誓言,交换了婚戒。敬完了该敬的茶,喝完了该交杯的酒。尽管和老爸说自己已经不在意这些形式,最好还是忍不住溢出了感慨和喜悦的情绪。

    我大概是那种一杯倒的女人,又或者是因为热情和欢呼会让人变得更加容易醉。

    在灯光和礼炮洒出的碎纸花里,我好像模糊看到那张熟悉的脸。

    不知道司仪是咨询了我的哪位亲戚,又或者是我的闺蜜或者老公那边的安排,现场多了一个我一开始不知情,类似答谢的环节。

    上台的有我闺蜜,也有他的同学。听他们调侃我跟老公相识到现在发生过的糗事,现场的气氛更热闹起来。

    前前后后四个人说完,我两已经被这群损友说得“体无完肤”。

    就当我以为这些温暖的小插曲马上就要结束的时候,司仪又用了作怪的声音对着台下亲友嘉宾道:

    “听了这么多感言呢,大家还想不想看看,今天对两位新人祝福最多,红包送得最大的人究竟是谁?那么他,又有什么话想对两位新人说呢?”

    这大概是他妈妈的主意,据我所知我这位婆婆什么都好,就是好一个面子。

    让送钱最多的人上台,可是能是他们这一辈所认为的礼貌和尊重。

    我对老公笑了笑,只能由着老人们任性。可当听到司仪念出了那个人名字的时候,我感觉脸上的笑,就像是被按下锁屏的手机一样消失。

    司仪拿着手心的小稿子,对着宾客席大喊:“展垣先生在哪里?展垣先生,快上来说说你对新娘新郎的祝福!”

    声音落入人群,也落在了我的耳朵里。一下子我的闺蜜,我的父母。都微微惊讶的在人群里搜寻。

    或许因为这些目光的定格,让司仪找到了人群中想要躲避的身影。

    灯打在了那个男人的身上,我看清楚了那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脸。

    我没有邀请过,可他还是来了。

    他叫展垣,是我已经分手了两年多的前男友。

    …………

    我一直都在想,如果有一天我结婚。肯定不会出现前男友这样的生物。

    准确的说,不应出现的应该就是展垣。

    因为他不仅是前男友,还是除了我老公以外唯一一个跟我谈过恋爱的男人。

    这个恋爱一谈,就是整整八年。

    灯光之下,我看到他最终还是走上了台。这不是电视里的闹剧,也不是小说里写过的抢婚的戏码。

    展垣很平静,没有看我也没有看别人,像是对着空气在诉说:“我和娜娜…是老同学老朋友了…”

    光影恍惚,往事如烟,一幕幕画面,仿佛把我和他带到了八年之前。

    …………

    我和展垣认识是在高三,那时候因为搬家的原因,我转学到了市里一所不好不坏的高中。

    那时候的我人生地不熟,面对新的坏境总有些难以适应。再加上高考的气氛总是会让人变得压抑,很有一两个月时间我从来不和班上的人交流。

    我就像是一只闯进了陌生草原的羊,除了埋头吃草找不到任何其他的意义。

    要不是有一天,我因为生理原因加上没吃早餐痛晕在他面前,恐怕和展垣的缘分也不会那么甜蜜的开始。

    从那以后,我就和这个抱着我去医务室的男生走的很近。没有太多狗血的故事,我们的低调也没有引来老师和家长的讨伐。

    就这样我们度过了高考,和大多数有幸不散的情侣一样,约定了同一所大学。

    “等我们从这里毕业,你就嫁给我。”

    展垣刚进大学的时候,在校门口就和我许下了承诺。那时候我们满怀憧憬,不仅对学校,也对我们的未来。

    那时候我们不在一个系读书,我学的金融,而他学的信息管理。因为课程安排很多时候都错开,我们有很多的时间黏在一起。

    大学四年,在很多人都在青春萌动感情分分合合的时候,我们一直都维持着感情,虽然不说每天都甜蜜,但一直都很温暖。

    展垣家境不好,可是人很上进。除了和我恋爱之外,大学里做过很多兼职。每年我生日或者情人节的时候,他总会恰到好处的给我惊喜。

    我的室友们四年里念得最多的话就是:“哎,你看看人家的男朋友…”

    是啊,展垣就是他们说的人家的男朋友,上进,体贴,像是上天赐予我的礼物。

    我们的大学,从开始到结束,大概唯一美中不足的,就是走进校门时候的承诺没有实现。

    不过那时候的我并不介意。因为我们也在成长,也渐渐明白了社会和现实究竟是什么。那时候我们想着一起打拼,迟早有一天还是会一起完成这个梦想。

    实习的时候,我应聘的工作跟我的专业没有太大的关系。因为我不太喜欢金融学那些冷冰冰的数字和公式,更喜欢有挑战有创意的东西。

    所以我试着参加了一个业界小有名气的广告公司招聘,出乎我意料的是,他们竟然在几百个学生里选中了不是广告专业的我。

    事业爱情双丰收,就是大学室友们给我打上的标签。得知实习录用之后我很开心,和展垣去游乐场疯了似的玩了整整一天,

    可是有一个问题却随之而来——

    如果我去上海的话,就要和展垣分开。四年里见过一个个异地恋的结束,我的心里开始有了些畏惧。

    当时的展垣原本要约定了去咱们小城的一家公司上班,听到我可能要去的上海的消息,他并没有像我一样紧张,而是鼓励我不要放弃过去实习试试机会。

    他和我说,我想做什么就放手去做。所有的办法他都会解决。

    我听了他的话,第一次独自一人去大城市闯荡,就像是高三转学一样,走进了一个新的环境。

    这一次展垣不在我身边,却用着另外的方式陪着我。

    每天晚上他会给我打电话,每周都会收到他给我寄来的零食和礼物。我实习公司的师父还调侃着我,说真正的贵妃公主大概也就受着这样的宠爱。

    虽然这只是调侃,可是谁都能看得出他对我有多好。我悄悄的算过展垣实习的工资,除去他必要的开销之外,几乎把所有钱都花在了我身上。

    也许是那时候的我太懵懂,虽然劝过他几次总是这么花钱。可是展垣在电话里总是笑着说:“我的钱不给就是给媳妇你用的么?”

    他说得如此自然,我幸福得心安理得。

    这就是展垣,对我呵护备至。什么都给我最好的。不管什么时候,他第一个考虑的永远不是自己,而是我。

    我曾经听说过一句话,看一个人爱不爱你。不是他拥有什么,而是看他愿不愿意给你他拥有的一切。如果他手里只有半碗饭,都给了你,那就是真正的爱。

    从这角度来说,我觉得展垣是深爱着我的。爱得无私,毫无保留。

    可我从没想过,这份爱会慢慢成为我们之间的负担,在之后的时间里压得我们彼此无法喘息,越陷越深。

    最后一个学期的实习很快就过去,我的实习经历可谓是相当的愉快。带我入行的师父和我说,只要我拿到毕业证,随时可以来公司里上班。

    回到学校后,我跟展垣都顺利的拿到了毕业证。我本以为会要面临艰难的抉择,可我和展垣小别重逢的第一天,他又给了我一份惊喜。

    我记得那时候他拿着手上一份打印的合同,在我面前晃了晃。笑得跟我们当时考进了一所学校一样开心。

    “你看,从静安寺到中山公园。我们之间就隔着两个站。以后每天早上一起挤地铁,下班了我还能去接你。”

    我看到他手里的合同,写着一家上海软件公司的名字,也跟着疯狂的叫了起来。

    他总是给我这样的惊喜,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找到了上海的公司。

    那时候我觉得最美妙的事情就是,当你害怕跟一个人分开,他不顾千难万险,也要陪着你。就这样,我们在毕业之后一起去了上海。

    为了用双脚和时间对抗房价,我们在离地铁站不远却又远离市中心的地方租了房子,虽然每天上班要挤一个半小时,可至少能让我们享受到宁静和踏实。

    那一年,我们初入社会,真正生活在钢筋水泥跟霓虹灯的世界。不管是躲避风雨还是向外边仰望,我的身边始终有一个让人安心的他。

    我们一起去看了东方明珠,去看了夜晚黄金湾一样外滩。只要是魔都叫得上名字的风景,我们一个也没有落下。

    周末的时候,他会买我最喜欢吃的东西,给我做真正合口的口味的菜。

    偶尔对一对积蓄,说一说公司的八卦,晚上抱着他的手憧憬着未来,就是充实忙碌中最快乐的事情。

    城市和人都在变,我们也逃不过。随着我和他慢慢都变成了公司的“老人”加班和一些活动就变得越来越不可少。

    展垣的工作倒是还好,像我却总是需要跟着师父加班,或者去谈客户。

    渐渐的,我们二人世界的时间总是被占用。每当我晚上加班的时候,他总是会打电话来问我什么时候回家。

    实习的时候,同事们的羡慕也慢慢变成了打趣,他们总说我有个爸爸一样的男朋友,害怕乖女儿被人拐了去。

    这些话我没有放心上,到后来也懒得反驳。可是有几次谈客户和聚会的时候,他总喜欢跑到聚会的门口等我,有时候一等就到了凌晨。

    “展垣,你能不能别这样总是跟着。我的同事都笑了我很久了。”

    “笑你什么?”

    “他们说,我像是你的女儿。”有一次,我把同事的话不经意说了出来,虽然后悔但也坚定。

    “我只是怕太晚了,你回去不安全。”

    “没事的,要是晚了,我同事顺路开车送我回去。你不用担心。”

    展垣沉默了很久,像是做错了事情一样。

    那天我跟同事们玩的开心多,又喝了点酒,现在回想起来也不清楚自己究竟说了哪些话。

    我只知道,那次之后。展垣晚上的确没有再来过电话。除了我主动打过去让我来接我,再也没有发生过以前那样的事情。

    我有些失落和后悔,却只能告诉自己这也是为了工作和生活。

    上海这座城市被人叫做魔都,处处都有着迷人的魔力。这魔力让人需要社交,一个不能喝酒的人也要喝一点酒,让习惯了早睡的人开始有了夜晚的生活。

    这魔力还让展垣无形之中送我的情人节礼物和生日礼物越来越贵重,我也会回馈给他同样有质感的东西。

    谈不上拜金,可纯粹的爱情里已经少不了物质的欲望。

    展垣虽然努力。每个月的工资也不算低。可是那两年他的运势不算太好,股市大跌带走了他辛苦留存的积蓄。

    工作了两后,我们两个人的生活生活并没有多少改变,工资涨得没有物价快,连郊区的房租也已经爬竹竿一样涨了好几成。

    “我们要不要搬到市里面,方便一些?这样每天省一点路费,也能多拿一些加班的补贴。”

    “嗯,那我找找房子和搬家公司。”

    “展垣,明天是你们公司年会了,你总穿这一身旧衣服也不好,我给你买了件新的。”

    “这衣服这么贵,还是退了吧。你不是一直都想买一个好点的包包么?先以你为主。”

    “展垣,我们公司组织去新加坡旅游。这个星期你自己照顾自己,不准去外面拈花惹草哦…”

    这世界上所有男人都可能劈腿,展垣不会。因为在他的世界和眼里只有我,可我的世界,却涌进来太多太多东西。

    那次从新加坡回来之后,我的手机意外死机坏了。当时的我并没有太在意,打算回了家再和展垣还有家里人联系。

    就是那一次,心急如焚的妈妈找不到我,给展垣打了个电话。我不知道他们究竟说了什么,回到我们租的公寓里之后,我从来没见过他那样沉默压抑的样子。

    我师父告诉我,那些对你好到不行的男人总有一个毛病。那就是喜欢把事情藏在心里,喜欢自以为是。他们觉得压力和不好的消息都应该烂在自己的身体里,不能让喜欢的人烦恼。

    我说:“那不是很好么?”

    可是师父笑我年轻,她拍了拍我的肩膀,用过来人的口吻告诉我说:“既然是两个人的人未来,为什么要被一个人左右?”

    …………

    后来我明白师父是对的。因为展垣的沉默和无私的爱,左右了我们生活的走向。

    从那次机场回来之后,他变得有些像是一只刺猬。我们的生活开始有了更多的不愉快。

    “你不用给我买衣服了,现在有些款式穿的人挺多,咱们写字楼里就能看到好几个女生这么打扮,到时候我也穿不上。”

    “你是不是觉得我挑的东西你不喜欢?”

    “怎么会呢,我就是觉得浪费钱而已。”

    “展垣,这里的菜真的好贵。要不我们换一家吧?”

    “贵一点没事,你平常跟同事聚会的时候吃的东西也不便宜,怎么我想带你吃点好的还不乐意?”

    “我…不是那个意思。”

    我已经记不清这样的对话发生过多少次,并不是每一次都以我的妥协而结束。

    在繁华城市里的快节奏里,工作和生活都充满着惊涛骇浪,对我来说,展垣的肩膀就是避风的港湾。

    可是后来在他的港湾里我也逃不过这些风浪,疲惫烦恼的我开始和他争吵。

    那是真正的争吵,不像过去那些年每一次小小的委屈和生气。当我落泪哭泣的时候,他还是会认错和安慰我,然后一次次变得比之前更加沉默。

    这些沉默和压抑在我们彼此之间发酵,也影响着我们工作。为此我还有两次交上去的案子被领导批评,靠着熬夜加班才补上了漏。

    终于,有一次我和展垣彻底的吵了起来。

    因为无心提起师父的男朋友开车带她去西藏自驾游的事情后,我看到他在偷偷搜着租车和西藏自驾游的攻略。

    我明白了他又想要做什么,但是很坚决的否认了他这个幼稚的想法。

    那一次我也不记得究竟是从哪一句话开始吵起,我还生气的摔坏了他新买给我的手机。当看到那屏幕和手机壳分离一同破碎的时候,我知道碎了的还有我和展垣的心。

    那次我哭着跑出了家门,在闺蜜家哭了整晚。那天我还和妈妈通了个电话,情绪激动的我质问着她究竟在我出国回来的那一晚和展垣说了什么。

    没想到妈妈很平静,只是问我是不是和他已经分手。

    我说我不知道,我只想明白为什么展垣提起你的时候会有一种畏惧和怨气。

    电话那头的亲人叹了口气,告诉我那天她其实什么都没有说。

    她只是因为找不到我心急,让展垣帮忙找我。之后她不过是简单问了下展垣现在工作,打算什么时候买房跟我结婚,为什么又不和我一起去新加坡。

    那是善意的询问,也有妈妈催促的意思。展垣只回答了我妈一句话:“我会努力给娜娜最好的。”

    这是展垣的心思,也是他一直以来做着的事情。可我终于明白,原来就是这句善意的询问,让他陷入了没有止境的自我猜疑。

    后来我师父告诉我,我妈妈的话其实只是点醒了他,点燃他心里的怀疑和害怕。他发现自己很多年前在大学门口对我许下的诺言原来那么难实现。

    一个人爱不爱你,要看他是否给你他拥有的一切。

    后来的我终于明白这不是什么真理。展垣毫无保留的给我所有,用他过去和现在,却没有好好规划我们的未来。

    我们还来得及重新开始吗?我问师父。师父告诉我如果我愿意受点苦等几年,或许可以。

    我说我愿意,可当我回去要和展垣合好的时候。他却不愿。

    因为他不愿意我受苦。所以选择要离开。听起来像是五月天的歌——不打扰,是他的温柔。

    我们分手的那天,天下着小雪。或许都是为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他帮我叫了搬家公司后并没有送我。

    我们的故事,就在那个冬天。

    在他的安排下,戛然而止。

    …………

    这就是我和展垣的故事,而今天,却是我婚礼的现场。

    他的出现让我的父母有些担忧,那些知道我们过往的朋友们也露出了惊讶和不解的神情。身边老公察觉异样,目光询问着我。

    可我并不惊慌,也不像最开始那么意外。因为我突然想起了他今天为什么来。

    “等我们从这里毕业,你就嫁给我。”当年的大学门口,有一对情侣彼此间许诺约定。

    女孩心里觉得甜蜜,可还是俏皮对着男孩说:“那,如果到时候我嫁给了别人怎么办?”

    男孩笑了笑,他没有看透未来的能力。但是看得清自己当时的心。

    “那…我就给你送一个婚礼最大的红包!”

    多年之后,这个男孩没有实现第一个承诺。所以来完成另外一个。

    展垣没有看我,也没有跟参加我们婚礼的宾客说什么以前的事情。他说他是受高中同学的嘱托,一起凑了份子而已。

    “我的话说完了,祝福新郎新娘,百年好合。”

    说完,台上的他对着我和老公微微笑了笑。我不知道那笑里面是什么意思。此时此刻也没有办法猜测。

    宴会开席,我跟着老公一起轮桌敬酒。而展垣已经不见了踪影。

    那天之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也在没有收到过他的短信。

    我婚礼上的那次相逢,并不是纠缠和旧情复燃的开始,而是为了补偿过去不完整的那次告别。

    …………

    “听说他也准备结婚了。”

    我的闺蜜倩辉有一次跟我逛街的时候谈起了他。

    “是吗?”我笑着问道,心中已经平静。

    “对,好像他现在回来自己开了个新媒体公司,现在也算是混的风生水起。我也是听那边上班的朋友说的,老板娘也是个生意人。”

    “听起来还不错。”

    “你看,这人啊真不知道自己以后会变得怎么样。娜娜,你会不会有些后悔?丢了个人人羡慕的好老公?”

    倩辉调侃着我,离开我之后的展垣已经变得更好。

    当爱情有一天变成了生活的阻碍,我相信我和他都做了最好的选择。

    在感性上,我多多少少会觉得惋惜,可在理性上,我知道我们在一起对谁都不好,只会愈吵愈烈。

    我们无法控制自己会在何时对一个人心动,但我们却该懂得如何悬崖勒马,或许,这就是成长的代价。

    可我并不后悔,我希望他也一样。

    我看着正在热恋中的倩辉,身边的男友对她百般是从,笑着对她说道:“我有一个忠告…”

    “什么?”

    “爱情是一把很难平衡的秤,付出得多就压得越低,反而另一端就会高高在上。”她一脸迷茫地看着我,我笑了笑。

    我的感触也许太深奥,她或许没懂,就像是当年我也不懂师父和我说的那句感叹。

    我只能把它转赠,希望有些故事不会重蹈覆辙。

    “两个人的人未来,不能被一个人左右。”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