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1个故事

上集回顾: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第二天,沈琪去公司上班的时候,发现公司的人都用很奇怪的眼光看她。

她顶着众人的视线走到办公室刚坐下,李秘书就推门进来,脸上带着奇怪的表情说:“沈总,林总要你去一趟他的办公室。”

沈琪皱眉,本来想问问是因为什么事,最后想想还是作罢,反正去了就知道了。

她推开林超的门,高跟鞋在地板上发出哒哒清脆的声音,“林总,找我什么事?”

林总面色铁青,不发一语,将手机递给她:“你自己看看吧。”

沈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没说什么,接过手机,脸色渐渐变得难看。

手机里全都是她和客户的照片,因为角度的问题,她看起来和客户很亲密,脸上露出开心的笑容,其中还有几张她送客户去酒店开房的照片。

“这是谁干的?”沈琪努力压制心中的怒火,将手机在桌上重重一拍。

“今天早上一上班,公司里全部人手机上都收到这样一条短信。”

林超双手交叉,脸上晦涩不清,“沈琪,我是相信你的为人,但是这件事目前性质实在有些恶劣,所以公司决定让你先休息一段时间。”

“林总…”沈琪还想说什么,但是被他拦住。

沈琪看他一眼,心中了然,他们这是想趁机踢掉自己。当下不再纠缠,转身离开。

沈琪收拾好东西后,拿着箱子,走出办公室,围在周围的人群一下子做鸟散状离开。

沈琪看着人群中的乔语琳,她冲自己高傲一笑,眼中露出胜利者的得意。

沈琪挺起身子,冷淡的看着她,仿佛她如一个跳梁小丑般可笑,嘴角含着不屑。

一切都还没结束。

沈琪出了公司,将箱子放到车上,忽然后面传来声音,她回过身去,皱眉道:“是你?”

面前站着的是秦修。

“有事?”沈琪冷冷的看着他。

“沈总,你还会回来吗?”秦修一双明眸,清澈透亮。

沈琪面露疑惑。

“沈总,我相信你不会干这样的事。”

“你相信?”沈琪突然对他产生兴趣,双手抱胸:“为什么?”

“就是…我就是知道…”秦修涨红了一张脸,像颗熟透的红苹果。

沈琪眯起眼,上下打量。她不是什么都不懂的恋爱白痴,秦修的反应在她看来,就是喜欢她的表现,可是,在她看来,爱情是她最不需要,也没用的东西。

沈琪的父亲在她十岁的时候出轨了,整整欺骗了她和母亲两年,之后被母亲发现,两人又互相折磨了两年,最后以母亲跳楼结束这段可悲的关系。

从那个时候起,她就再也不相信爱情和婚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自己不会背叛自己,也只有自己才能给自己安全感。

“你不要喜欢我,我们之前不可能的。”沈琪冷淡的扔下这句话,上车离开了。

奔驰的汽车留下一道华丽的弧度,秦修站在原地,直到那抹红色的影子消失在视线中。

被停了职待在家里的沈琪,并没有就此歇下来,她派人调查那件事,果然让她发现是乔语琳在背后做的手脚。

沈琪脸上一片冰冷,眼底闪过一丝寒光,她站起身走到窗前,外面淅沥淅沥的下着雨,甚至有一些不听话的小雨珠溅到她的身上。她最讨厌下雨天,湿漉漉、黏答答的,让人很不舒服。

沈琪拿起桌上的手机,拨通一个号码,那边响了几声,通了。

“帮我找人跟踪乔语琳,我要知道她每天的行踪。”

隐约听到那边的人应了一声好,接着听到“最近,秦修好像一直在调查您的事情。”

“秦修?”沈琪皱眉,脑海中出现一个清秀的模样。

“是,”那边迟疑了一下,“我们需不需要…”

“你们不要管他,他想要怎样就怎样,我们继续按照计划进行。”沈琪看了一眼窗户,接近透明的水珠落在窗上缓缓流下,“你们小心点,尽快解决这件事。”

挂了电话后的沈琪,依然站在原地,她不明白秦修为什么要帮她,他不过是一个刚出社会的大学生,职场上的事情比他想的要复杂的多。

乔语琳敢这样做,她背后一定有人,若是秦修再这样明目张胆的查下去,最后他很有可能被赶出公司。

他这样实在是挺傻的。

沈琪虽然是这样的想的,但是,心中还是不可控制的升起一股暖意。

一处昏暗的房子里,乔语琳被汗打湿的头发粘着脖子上,她上下起伏的部位、急促的呼吸声宣告她刚从一场激烈的某件事中抽身出来。

她平复了下呼吸,随即转身挽住身旁正在吸烟的男人,语气娇羞,“吴总,上次和你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她边说边在男人松弛的胸膛上轻轻画圈,一双大眼显得可怜又无辜。

“别着急嘛,宝贝,这件事涉及公司多方面的利益,我一个人说了不算。”吴雄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腰,脸上堆砌这猥琐虚伪的笑。

乔语琳听他这么说,眼底闪过一丝不快和恶毒,这老男人是在吊着自己,占她的便宜,估计根本不会真的帮她做事。

乔语琳心中闪过一丝恼怒,但是也无可奈何,毕竟当初是她自愿选择这条路,她看了一眼吴雄,只能将心中所有的委屈和不甘收起来。

她一定要拿下这个项目,她要做给沈琪看,证明自己也是有实力的。

乔语琳陷入自己的思绪中,根本没有发现窗外微微的缝隙中有人正拿着相机拍下这一幕。

乔语琳第二天去上班,刚坐下,就被人叫到林总办公室里。

乔语琳心中闪过一丝古怪,但没有多想,踩着十厘米的高跟鞋,摇着婀娜的身子进了林总的办公室,一推门,看到里面的人,她愣住,惊讶道:“你怎么在这?!”

沈琪坐在椅子上,双手抱胸,冷淡的看着一脸惊讶的乔语琳,“我在这很奇怪吗?”嘴角扬起微微的弧度,眼中带着一丝嘲讽。

“林总,这是怎么回事?”乔语琳看着坐在一旁不说话的林超,质问道。

林超不耐烦的看了她一眼,乔语琳自觉失言,闭上嘴站在一旁。

“乔语琳,你把手上的项目全部交出来,然后去人事部办理离职吧。”

林超的话就像平地一声雷,炸的乔语琳魂飞魄散,她满脸震惊,不可置信道:“为什么?!林总,我做错了什么,我…”

林超挥手打断她剩下的话,脸上带着明显的疲倦,摆明不想再和她多说一句废话。

沈琪笑笑,随即站起身,走到乔语琳身边说:“既然林总不想说,那我就替他效劳了。”

沈琪拿出一叠照片甩到桌子上,“这上面是你吧?”

乔语琳顺着她的视线看去,照片上全都是她和不同男人缠绵的照片,她面色一片苍白,瞳孔不断收缩,“林总…”

“你想说这上面的不是你?”沈琪冷笑,“敢做不敢当啊。”

“你,是你,沈琪,你到底想干什么?你为什么要害我!”

乔语琳此刻像一头暴怒的狮,龇牙裂目,之前甜美可爱的样子消失的一干二净。

“我害你?”沈琪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

“是你先对我动手的,你把那些我和客户的照片一一拍下来,利用角度还有ps,让我看起来和每一个人都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并且还把那些照片发到所有公司同事的手机上,你说是谁过分?”

乔语琳随着她的话,面色变得铁青,但是仍然嘴硬道:“你少胡说八道,你有什么证据证明是我干的?”

“证据?你以为我没有吗?”沈琪冷笑,俯身在她耳边轻轻说:“乔语琳,你也太小看我了,以为这么点小把戏就能把我整垮了,我在这行混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角落里玩泥巴呢。你想看证据,我只要随便找个人验一验照片的真假,就什么都清楚了。”

乔语琳浑身发抖,她知道她完了。沈琪虽然被她拍了照片,但全都是一些暧昧的行为,并没有什么出格的地方,可是桌子上的照片,随便哪一张都可以让她这辈子玩完。

她忽然怕了,跪了下来,向沈琪求饶,“沈总,您饶过我这一次吧,我不想离开公司。求您了。”

沈琪皱起眉头。

“不可能。”沈琪的话像一根冰冷的剑刺进她的身体,她的指尖慢慢泛白,“你犯了错,就要受到惩罚。公司不可能再留你,你好自为之。”

“沈琪,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不相信你从来没有做过这种事…”乔语琳站起身,张牙舞爪的冲着她吼。

“我没做过。”沈琪语气淡淡道:“不管以前还是以后,我都不会做。不论做什么事,我都有自己的底线,这就是我的底线。你可以利用你自己,但是我想你清楚,用身体去取.悦别人,是最低端最没用的手段,人最终还是要靠实力。”

“我没有把你的事情在公司声张,以后我也保证不会再有人知道这件事,但是你必须离开公司。”沈琪最后几句话,斩钉截铁。

乔语琳一瞬间仿佛被人抽取全身的力量,瘫倒在沙发上。

沈琪最后看她一眼,然后对林超说:“林总,我就不打扰您了。”

林超看着这个女人的背影,心中感叹,她真是不简单。

出了房间沈琪没有回自己的办公室,而是去了秦修的座位上。

“有时间聊聊吗?”

秦修看着倚在门边的沈琪,慌张的站起身,“沈,沈总。”

“别想看到鬼一样,有时间吗?”

“有,有。”

两人一起来到了公司的天台上,沈琪将手中的一杯咖啡递给了秦修,“喝吧。”

“谢谢沈总。”秦修接过咖啡,指尖微微颤抖透露出他此刻的紧张。

沈琪望着前方,喝了一口咖啡,秦修偷偷看着她,忽然她开口道:“秦修,我们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脱口而出的话让秦修差点呛住,沈琪转头,看着他,“是吧,我们以前应该见过,但是我记不起了。”

“我们,一个月前,醉梦。”秦修虽然说的吞吞吐吐,但是沈琪还是想起来了,那个迷乱的夜晚。

“哦,原来是你。”沈琪并没有多大的反应,哦了一声后又看向前方。

秦修被她的态度弄得有些摸不着头脑,一时愣住。

那天去醉梦,是他第一次去。因为临近毕业,同学们说去放肆一次,他也就同意了。

那天和她睡觉,也是第一次。

他说不清自己为什么没有拒绝她,反正当她吻上自己的那一刻,他内心是很快乐了。

只是第二天醒来时,发现她不在,又看到桌子上的一沓钱,他心里说不上来的伤心。

原以为这辈子不会再见的人,没想到在一个月后又见面了。见到她的那一刻,他心里说上来的开心。

只是她将他彻底的忘了。

“你为什么帮我?”她说的是之前照片的事,今天她去找林超,他桌上已经有了一份文件,上面证明那些照片是虚假的。

秦修低头不语。

“你喜欢我?”沈琪突如其来的话,让秦修变得更加慌张,“我,你,我…”

沈琪皱起眉,看着他:“喜欢就喜欢,不喜欢就不喜欢,一个大男人,干脆点。”

话音落下,一片寂静。

沈琪将咖啡中的最后一口饮尽,站起身,走到垃圾桶处,将杯子扔了进去。

“沈琪,我喜欢你,你能不能和我交往?”秦修倏地站起身,双手握拳,额角隐隐有汗落下,一缕绯红慢慢爬上脸颊。

沈琪转过身,冲他一笑,似天边的红霞,“追都没追,就想我当你女朋友,妄想。”说完,转过身,朝前走去。

秦修愣住,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然后笑意浮上脸庞,嘴角高高翘起,朝她嚷道:“我一定会追到你的!”

他的声音在空气中久久漂浮,沈琪微微一笑,虽然现在的她仍然不相信的爱情,但是,对他,她愿意试试。

无论什么时候,女人要学会先尊重自己,对于爱情,可遇不可求,但若真来了,也请给自己和对方一个机会,或许,那就是你不该错过人的。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