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2个故事



七夕节刚过没多久的一天晚上,我就收到了男朋友的一条微信,他说希望我明天能去趟北海。

原本在两人谈了这么多年恋爱之后,新鲜感早已不复存在,甚至两人同住一屋檐下也没多少话可以说,所以我早就对这种节日没再抱有希望或者幻想了。

然而他们公司偏偏好死不死的派他在情人节前后期间去湛江出差,所以今年的情人节,我就准备当一个普通日子来过了。可今天真是让我彻彻底底的惊喜了一回。

 ‘好的,亲爱的,在外面出差注意身体’

 回复了他一条微信后,没有在收到回信,我又给他打了个电话过去,但是没人接听。

这时他发来了一张小视频——灰色的灯塔耸立在黑色的夜空,形成了一个暗色的剪影,海浪拍打着海岸,正在怒吼呼啸。

我莞尔一笑。算是补偿吗?给这奄奄一息的感情增添一份回转的余地?

我从手机相册中翻出了五年前还是大学生时的照片。我和符恒站在一个白色的灯塔前面竖着剪刀指,脸上洋溢着年轻且幸福的笑容,这正是他发来的那张照片里的灯塔。

我带着甜蜜的微笑细细端详着这张照片,看着那时候自己觉得很美的装束和pose,如今再看,还真是土掉了渣。

符恒也从一个瘦弱的青年变得肥胖起来,长出了啤酒肚,即将进入中年大叔的行列。

对了,也不知道到了那边要住在哪里。还是住在李晓倩家吗?以前去北海就是住在她家里的,那样的话还真是不好意思。

李晓倩是我的大学同学。在毕业后她就回了老家,去了她爸爸的旅游公司上班。因为工作繁忙,距离太远的原因大家也就很少再有联系。

虽说惊喜这样的东西,要保持神秘感,但我还是决定跟符恒打个电话。别到时候下了车找不着人也是烦心事。

可当我拨通符恒的电话后并没有人接听。这家伙,不会是在哪个电视剧里面学的玩失踪这招吧。

算了,还是给李晓倩打个电话吧,大家也有段时间没有联系了。

“喂,是小倩吗?”

“啊,是茗茗啊,怎么样?最近好吗?”

从李晓倩的语气中可以听出,接到我的电话她还是很兴奋。

“一般般啦,对了,你最近在家吗?”

“没有呢,在家的话每天实在是太无聊了,我现在在上海找了份工作。”

“是吗?什么时候的事,怎么也不说一声。话说杭州离上海也不远,有时间的话大家都可以聚一聚的。”

我想也是,他们那个城市虽然安逸,但确实也小了些。像李晓倩那种大大咧咧的性子,每天散散步,喝喝茶,吹吹海风,怎么受得了。

“这有什么好说的,也不知道能做几天。像我们公司工资又低,要求又多。要不是我爸的朋友帮忙介绍进来的,还不知道欺负成什么样。”

“你这种大小姐就该待在家,找个男朋友过日子。”

“男朋友,我去他的男朋友。我家那货听到我要来上海的时候,每天高兴的都快飞到天上去了,他巴不得我离他远远的。不提他了,对了,你今天给我打电话有什么事吗?”

“哦,是这样的,明天我会到你家那边去,所以就给你打了个电话。但是你没在的话就算了。”

“是真的吗?”李晓倩高兴大叫了起来。然后又对我说:“你等我,我马上请假,明天我到家了马上联系你,这么多天一个朋友都没有,简直要把我憋坏了。”

“不用请假,上班要紧,喂,喂...”

还没待我说完李晓倩就挂了电话。我苦笑着放下电话,这时微信再次响起。

‘你到了再给我打电话。’只有来自符恒的短短一句话。


在当晚就定了机票之后,第二天我就到达了目的地。

虽说海边的的天气都是说变就变,但幸运的是今天还是晴空万里。在初秋这样的季节来到距离赤道更近的地方,迎接你的不仅仅只有海风,还有炙热的骄阳。

下了飞机后,没去管阳光是多么刺眼,马上给符恒打了一个电话。但得到的依旧是无人接听的忙音。

难道到了现在还要玩神秘感吗?我站在人潮拥挤的机场感到了有些无所适从。明明是他自己说的,一下飞机就给他打电话。

没办法只得打电话给李晓倩。在登机以前我们刚刚通过电话,她说她昨晚就买了机票,半夜就到了家。还说要我一下飞机就给她打电话。

“喂,茗茗你到了吗?我在海景酒店开了房间,你直接过来就可以了。”

“好的,那真是麻烦你了。”

“不麻烦,不麻烦。我们两姐妹说那么多干嘛。”

“那好,到了给你电话。”

我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从包里拿出墨镜带上。因为想着要不了几天就会回家,所以就没带多少行李出门。

刚刚走到接机口,就听到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低着脑袋,上扬着眼睛从墨镜的缝隙中看去,那不正是李晓倩吗?

“茗茗,这边这边。”小倩高兴的跳着像我挥手。她的样子倒是没有多变,只是时髦了很多。穿的都是当季最流行的服装打扮。

我对她笑着挥了挥手,便像她那边走去。

“你不是说在酒店等我吗?怎么到机场来了?”

“哪能啊,到了我的地盘还让你自己打车去酒店。在你登记的时候我就琢磨着你大概就是这个时候到,然后就开车过来接你。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惊喜嘛,怎么样,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喜,惊喜,意外,意外。”

我无奈的笑着摇了摇头,捏了捏她的脸蛋。

“走吧,上车。”

在行驶的路上,我显得心事从从,虽说是在等待着惊喜没错,但这里面却透露着一些莫名的诡异。

”对了,茗茗你怎么突然想着要来北海啊。是想着故地重游吗?对了,符恒呢?出来放松一下两个人不在一起的吗?”

“就是他发微信要我来的啊。”

我苦恼的用手支着脑袋,看着远处海岸线上的风景。风吹动发丝,它们欢快的跳起了舞,拍打着我的脸蛋,给远处的海燕打起了招呼。

“是吗?那他人呢?以前每次叫他喝酒就临阵缩逃,还真不是个男人。”

“可别这么说,他对酒精过敏。”

“好啦,好啦。不说你家的小宝贝了。”

“去你的。”


这时我接到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茗茗,我符恒,我手机和身份证被偷了。怕你担心就借别人手机给你打个电话。”

“那你现在在哪?”

我没有去管他手机有没有被偷,我在意的是他怎么没有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

“我现在在湛江啊。”

湛江?我懵着一张脸看向李晓倩。

“怎么了?”李晓倩见我看向她,也转过头一脸担心的看着我。

我对她摇了摇头。然后对着电话那头带着疑问的问道:“你在湛江?那你为什么要我来北海?”

“我要你来北海?我什么时候要你来北海了?”

“你昨晚跟我发微信说的啊。”可我听他的听他的语气也不像是在说谎,“难不成是偷你手机的那个人发的?那他是怎么知道密码的?”

“很有可能,现在骗子什么办法没有,你可千万要小心。”

他好像很担心,语气中充满着焦急。

“好吧,你倒是不用担心我,你自己那边怎么办?”

“我到时候去补办一个临时身份证就好。你如果是到了北海的话倒是可以先玩一玩再回去。”

“你先去忙你的吧,我现在和小倩在一起。”

“小倩?都有好久没见过她了。告诉她,到时候请她喝酒。哈哈。”

......

在两人又聊了一段时间后,我就挂了电话。原本对故地重游的向往也烟消云散,提不起一丝劲。

李晓倩见我不高兴,也没再说话。我倒也乐得这样。本来以为是男朋友给你的一个惊喜,却没想到是一个误会。

独自一人来到这并不熟悉的城市,还好有好友相伴。否则这海边在我眼里,除了风沙,哪还来的碧海蓝天。

“对了,你男朋友还是以前的那一个吗?”

我突然想起李晓倩以前也交过一个男友,当时来北海游玩的时候见过。

“对啊,就是那个大猪蹄子。因为在公安局上班,我也不好叫他出来。”

“退伍后就进了公安系统吗?还真是一个有活力的男人。”

“是啊,就是活力的过头了。”

“怎么,两个人关系不好吗?”

这时,李晓倩示意我停一下,然后打开蓝牙耳机接起了电话。

在通话的过程中她时不时的看我一眼,难道有关于我的什么坏消息?虽然说她这样使我心里感到有些忐忑,但应该不会有什么吧。

即便是出了什么问题,第一个也应该是联系我才对啊。难道是她有什么急事,却又不好意思跟我说?

“茗茗。”

“怎么了?”

我抓了抓头发,用一种没关系的眼神看着她,示意她说下去。

“符恒说他是不是在湛江?”

“对啊,他说他们公司派他去湛江出差,现在差不多快一个星期了。他当时要我来北海的时候我还奇怪。”

“可我男朋友跟我打电话说他在北海市公安局见到了符恒。虽然以前见过面,但他认出了符恒,符恒并没认出他。还问我说是不是你朋友出了什么事,要不要帮忙解决一下。”

“什么?”

我惊讶的睁大了眼睛,抓着座椅的手不自觉的收紧。脑海里就只有一个想法。他为什么要骗我?符恒为什么要骗我?

一路上我都保持着沉默,直到到了酒店,躺在了床上。我还在想着符恒骗我的原因。因为他怕我担心?因为他公司临时的通知?还是他出轨了?

想到出轨,我猛然坐了起来,手忙脚乱的翻找起了手机。给符恒公司打了个电话。但这个电话之后,我才发现原来我生活在一团迷雾之中。


符恒公司的人告诉我,他最近并没有上班,而是请了三天的假。

所以说,他一开始确实是去了湛江出差,但出差之后却并没有直接回公司。而是来到了北海。

那么他来北海到底是要干什么?

我又拨通了刚刚符恒打给我的那个陌生号码。但对方告诉我他是警察,刚刚符恒借他手机给我打的电话。而现在他已经离开了公安局。

我心里无比的焦急,他没有手机,他会去哪里?我该怎么找到他?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别担心了,你们迟早要见面的,到时候再说也不迟,我们出去走走吧,放松放松。”李晓倩见我魂不守舍的,便拍了拍我的肩膀提议道。

我麻木的点头答应。现在的我感觉快要窒息,如同一只掉在了海水中的蜥蜴,只能无力的伸着舌头,慌乱的滑动着短小的四肢。

走在沙滩上,黄色的沙子虽然有些烫脚,但那温度却又刚刚好能温暖你冰凉的内心。

在李晓倩的带领下,我再一次的登上了五年前来的那座灯塔。只是有些人在,有些人却不在。

眺望着远方,淡蓝色的天空中苍白的太阳散发着刺眼的阳光;深蓝色的海水泛起白色的波浪;绿色的椰子树被风吹得暴躁起来;五颜六色的人群在沙滩,在海里嬉戏;只有海鸟在迎着高空中的所有困难为了生活前进。

而我戴上了墨镜,所有的眼色和场景都灰暗下来,沙子还真是有些烫脚。

“这里还是没怎么变。”

此时我的语气没有了刚到时的活泼,就如同一个老朽。

“其实还是变了很多。比如物价涨了,老的东西被新的东西所替代。就比如以前这边有着各色的烧烤摊,但现在你只能进到有着各样精美装横的餐厅。享受着新时代的到来的时候,却无意间发现,原来旧时代的东西却是最适合你的。漂亮的东西,总是容易丢掉本质,因为美丽才是他们最擅长的。”

我惊讶的转过头去,看着这个原本大大咧咧的女人。只见她一脸宠溺的望着大海,说着原本我以为一辈子都不会在她口中听到的话。

“是啊,就连你都变了。”

李晓倩转过头看向我,然后对我一笑。没有说没变,或者变了。只是笑了一声,然后又转过头去。

“变了和没变有那么重要吗?就像你和你男朋友谈恋爱。以前的他是他,那现在的他呢?当然你也是,你们在一起这么久,相互磨合,相互成长,双方早已有了对方的影子。为什么很多从小玩到大的异性更多的只是成为朋友,而原本两个性格不和的人却成为了最好的情人。因为爱一个人只有不断的去了解他,这样的爱才有成就感。”

听完我莞尔一笑。我和符恒,确实早已相互融合。或许这么多年早已厌倦,可能厌倦的也不是对方,而是我们相处在一起的生活,生活一尘不变,可人却时过境迁,这或许是大部分情侣走到穷途末路的原因吧。

我再次把目光看向前方,灯塔下有一些人在钓鱼,各种年纪的都有。

其中一个白发的老爷爷惊喜的钓上来一条大鱼,周围的人都围过来赞叹。见到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大鱼,我祝贺式的给老人鼓掌,然后‘呜哇’的叫了一声表示惊叹。

老人听见后对我竖了大拇指,我报以微笑的回应了他。

远处一条渔船驶过,也发出偌大的叫声,似乎是在向老爷爷表示祝贺?但他们的尖叫声似乎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我又转过头,看向李晓倩:“我觉得,符恒可能出轨了。”

我决定将这件难以启齿的事分享给她,但李晓倩听完没有表现出惊讶,也许她早就从我的表现中看出来了。

“你确定吗?”

我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原本我是确定的,但她一问我,我又不确定了。

“那我们就将这件事情确定下来。”

李晓倩又表现出了她活泼的一面,拉起我的手,向着沙滩跑去。

“我们要去哪里?”

“去找符恒。”

听到这个名字我有些厌恶,出入本能的反抗了一下,但手却被李晓倩握得更紧了。

“死人啦!死人啦!”

突然间传来一声撕心裂肺,惊恐的的喊叫声。声源就在我和李晓倩原本所待的灯塔下面。

我和李晓倩也同时停下了脚步,看到很多人都向着灯塔那边跑去。我俩对视一眼后,也紧跟着回头向灯塔那边走去。

我挤开围观的群众向着大家的视线望去。只见灯塔下方的岩石下方飘上来一具尸体。听有些人说这具尸体可能是跟着刚刚那艘渔船飘过来的。

“尸体怎么能跟着船走?难道有鬼?”

这时看到有人去碰触那具尸体,我心都提到了嗓子眼。真想大声的告诉他那可能是个水鬼。

“你想哪儿去了,刚刚那渔船走的不深,在渔船发动后推动机产生的动能很有可能将海里的东西带起来,然后要么是跟着水流过来,或者被什么东西拉过来都有可能。”

李晓倩笑着跟我解释。她在海边生活了这么多年,海边什么怪事没有见过。

“好了,走吧,看死人多晦气,海里哪天不死上几个人。”

我被李晓倩拽着手离开,可我还是忍不住回头去看。

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想起了符恒给我发过的微信,如果他的手机真是被偷走了,那么这个偷他手机的人一定在哪里见过符恒。

不过他偷了符恒的手机,又为什么还要给我发微信呢?

上了李晓倩的车后,她提议先给她男朋友打电话,看看符恒去警局有没有留下他的地址。

我趁着这个时间段便打开了微信,给符恒发送了一条信息。

‘我到了北海,为什么没看到你?’

‘对不起,临时有事,我可能要先离开了。’

‘那你为什么不跟我说?’

那边没再回信,隔了一段时间后我再次发出信息说。

‘我知道你不是他,我已经跟他通过电话了。’

但那边好像消失了一般还是没有说话。

‘我不要求你归还手机或者是其它的东西,若是你知道手机主人的地址的话,我只希望你能告诉我,那样我再也不会再找你,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我盯了屏幕一段时间后,发现那边还是没有动静。此时的我原本已经放弃希望了,只希望李晓倩那边能找到线索。

就在这时李晓倩那边发出感叹的声音说:“茗茗,我男朋友那边说符恒刚刚是过去办理临时身份证的。留下的地址居然是富丽华酒店1311号房,那个酒店很贵的,一晚最少一千多,他还真是舍得。”

“我知道了,那我们过去吧。”将手机聊天记录给她看了后,冷着声音说。

也许是李晓倩想让我转开注意力,心情不要那么糟糕。便对我说:“诶,茗茗,你给符恒打的备注怎么是老婆啊。”

“这都是好久的了,一直也没改过来。好了我们先过去吧,找到那个混蛋,晚上我们再好好喝一杯。”

说完我就转过头去,假装在看风景。李晓倩见我不想再在这个话题上讨论下去,也就发车向着酒店那边驶去。


到了富丽华酒店1311门口。我先是狠狠的吸了一口气,李晓倩鼓励的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由我敲响了这扇门。

符恒开门的时候刚刚洗过澡,身上就只围了一个浴巾。见到我的时候表现的非常惊吓,不,应该是惊恐。

“你,你怎么来了。”

我没有搭理他,将他推开之后快步的走进房间。此时我的心已经彻底的凉了,从他骗我的那一刻开始,我想过很多种结果,但如果今天让我看到了那不堪的场景,结果就只有一个。

可我翻遍了所有的角落都没有看到除了我们三个以外的任何一个人。

“人呢?”

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也没去看符恒。瞪着眼睛,紧着嘴唇,狠狠的盯着地板。

“什么人?”

“什么人?女人!你这个时候还要和我装蒜吗?”

听到他还不承认,我对他怒目而视,大声咆哮。

“这......,没...”

“茗茗,我找到一个女人的手提包。”

这时李晓倩不知从哪里翻出一个女款手提包。符恒见此变得更加惊恐,想要上去夺过来。

我立马对他大吼一声:“符恒我看你今天敢动一下试试。”

符恒听到我的吼叫伸出去的手停了下来,勾着脑袋看向地板,显得垂头丧气。然后李晓倩用手抱住手提包,小跑到我身边交到我手上。

我将手提包打开,将所有的东西都一股脑的倒了出来。除了一些化妆品,钥匙之内杂七杂八的东西,我还在钱包里面找到了一张身份证。一张女人的身份证。

‘张雪晴’,果然,一见到这个名字我仿佛什么都明白了。张雪晴是符恒的初恋,我不知道多少次听到过这个名字。

“初恋啊,你把你初恋叫出来啊,怎么,有脸做,没脸说是吧。”

我将身份证摔到他的脸上,呵斥着他。

符恒走到卫生间想把衣服换上,边走边说:“我不知道她在哪,这是她昨晚留下的,而且我们什么都没做。”

见他进了卫生间我猛的拉住卫生间的门,对他吼道:“怎么,还想穿衣服啊,你还有什么脸穿衣服。你不知道,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包在你这里,不知道你为什么住这么高档的酒店。”

“我说了不知道,不知道,昨晚她就不知道去哪里了。将我的手机和身份证都带走了。我以为她只是生气,到时候就会回来,我怎么知道到了现在都还没有回来拿东西?”

听到他也恼火起来,我便松开了手。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之后问他。

“你和我在一起后是第几次和她单独见面?”

“第一次。”

“好,我暂且相信你,那你为什么要和她见面,还选择北海。”

“她说她精神状态不好,虽然以前也有过联系,但这次我确实感觉她有些问题,便要她出去放松放松。她执意让我陪同,我处于好意便答应了。”

符恒现在倒也是光棍,我问什么他就答什么。

“呵,出于好意,你还真是贴心啊,现在变成了情感专家了是吧。”

说到这里,符恒也换好了衣服准备走出来。

李晓倩却接到了一个电话,准备再次咒骂符恒的我停了下来,示意她先接电话。

李晓倩接电话没多久便对我说:“茗茗,我男朋友本来今天说是要请你们吃晚餐的,但是突然出了个案子可能今天是不可能了。”

我点点头表示没有关系,回头看了眼符恒马上又是气不打一处来。大声的说道:“老实交代张雪晴那个婊子现在在哪?你不会把她奸杀后扔海里了吧。”

“你怎么能说这种话。”

听到我说的这么不堪,符恒也生了气,瞪大了眼睛对我说话。

“怎么了......”

我刚要和他吵回去,李晓倩却打断了我们。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看向符恒,然后又用担忧的眼神看向我说:“你刚刚说符恒的初恋叫张雪晴?”

“对啊,怎么了?”

看到李晓倩的表情,我感到一些莫名其妙。

“这个,我男朋友叫你接电话,你自己和他说。”

说完李晓倩又瞟了符恒一眼,还拉着我往后退了几步。


“什么?张雪晴在昨晚死了?”

接过电话,听到电话那头说完,我大声且不敢置信的叫出了声,然后又用一种怀疑的眼神看向符恒。

“好的,好的,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后,我发现符恒已经呆滞了。接着他又用一种神经质般的眼神看向我问道:“张雪晴死了?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死了?”

“他们还在张雪晴的尸体上找到了你的身份证。”

符恒看见我用一种另类的眼神看向他后,他便惊恐的否认道:“不是我杀的,绝对不是我杀的。”

然后他就瘫坐在了地上,紧着眉头,嘴里碎碎念不知道说些什么。

没过多久警察就赶到酒店将符恒带走了,我和李晓倩也一同到警察局做了口供。

在我们做完口供之后,符恒还在接受审讯。此时的我并没有离开,李晓倩也在旁边一同陪着我。现在我只想要一个结果,等待着最后的审判。

坐在警局的椅子上我的脑海里想着一些事情,零零碎碎的。突然,我的头皮猛的发麻,浑身起了鸡皮疙瘩。

如果张雪晴已经死了,符恒的手机是被她拿走。那和我聊天的那个人是谁?

我马上将这条消息告诉警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或者是张雪晴的鬼魂来找我了?

当然,这个世界除了偶然或是未知,不可能会有鬼魂之类的东西。真正的原因在我提供这条线索之后,警察很快就抓到了真凶。

张雪晴和符恒来到北海后,开了一间房间,在我收到信息的那晚张雪晴喝了不少酒。

根据符恒的口供说的是张雪晴喝醉之后,就闹着要他分手,符恒不答应,两人便吵了一架。于是符恒要她冷静一下,自己就去浴室洗了个澡。

最关键的地方来了。根据警察的推断,张雪晴在喝了酒的情况下将符恒的手机和身份证拿走,走到了酒店附近的海边给我发信息,就是想骗我来北海,使计让我死心。

虽然不知道她当时为什么要出去,但我能想她拿走符恒的身份证估计是因为怕他跑掉。

可没想到遇到了同样喝多了酒的路人王某,试图QJ她。在张雪晴的反抗下,王某一不小心将她摁在海水里面淹死。

这个时候我刚好又打来了电话。为了掩饰自己的恶行和张雪晴的失踪,王某先是拿走了手机,然后将张雪晴拖到了海里。

再找人破解了符恒的手机密码。再加上符恒给我打上的是老公的备注,便误以为是张雪晴的老公在找她,而她只是一个人来这边出差。便拍了一张风景照给我,还有了后面断断续续莫名其妙的聊天。

当一切都结束以后,我并没有和符恒一起离开,他还要在北海等着张雪晴的父母过来,后面会发生什么我也不想去关心。


离开北海之前,我还是去找了符恒一趟,我得把他家的钥匙还给他。

“分手吧,我没什么重要的东西留在你那了,你清理好之后寄给我就行了,我不会再去了。”

“茗茗,我真的和她没发生什么的,我只把她当朋友的,我没想到会发展成这样的,你为什么不信我?”

符恒依旧不死心,在他心里,只要没发生关系,就不算对不起我了,是吧。

“呵,前任就是前任,什么狗屁朋友……”我轻蔑地看了他一眼,狡辩的样子让我不禁鼻头一酸,这真的不是我初识时那个让我心动的人了。

“好,就算你们来这里开房是准备打二人麻将的,你既然选择来见她,那么在你动摇的那一刻,你的脑子就不会再考虑我的感受。”

符恒哑口无言,坐在床上再也说不出任何反口的话,像一个做错了事的小孩。

“算了吧,我们没有不要因为仅仅的一个‘不舍’而一拖再拖,没有这件事,我们迟早也会分开的。你不得不承认我们都变了,继续当做视若无睹地忍耐下去,真的是你想要的吗?不过话说回来,我还真得好好感谢下你那个死了的前女友,她让我们都重获自由了,不是吗?”

我冷笑了一声后,便器宇轩昂头也不回地走出了房间。

李晓倩将我送到机场后安慰了我很久,我一直笑着说我没事,在她反复确认了几次我的情绪之后,她才放心让我登机。

当飞机起飞,看着底下那广阔的大海,我捂着眼睛,哭的泣不成声。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