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3个故事




方婷是在半个月之后接到茉莉的电话,茉莉的声音明朗轻快,与上次通话时的情绪不同,她似乎是很开心。

方婷调侃她“茉莉,看来你对这个新郎很满意啊。你现在每句话都在说他的好,看来你是相亲遇到真爱了啊。”

茉莉娇羞的笑了笑“婷婷,我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人确实挺不错的,两个人也比较合拍。”

“那不就成了,婚礼定在哪一天?”

“20号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方婷犹豫了一下,自己如今怀孕已经六个月了,也不知陈阳愿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回去,有些为难的说,“茉莉啊,这事我得和陈阳商量一下,我现在大着肚子,要是一个人回来,不太方便。”

“哎呀,你怀孕了?你怎么都不和我说啊?几个月了?”那端的茉莉很兴奋,关注点也放在方婷怀孕的事上。

方婷突然生了一丝被人关心的感动,“你不是没问吗?已经六个月了。”

“哎呀,你也真是,这是喜讯啊,你还等着我问啊!”

方婷笑了笑,又和茉莉聊到怀孕这件事上,两人到最后反而将回去参加婚礼的事情给抛到脑后了。

晚上的时候,方婷想起参加茉莉婚礼的事情,就问陈阳要不要和她一起回重庆?

陈阳对于方婷这个提议有些惊讶,反问她怎么了?

陈阳对于方婷的父母是比较抗拒的,时至今日他都忘不了方婷父母对他的白眼,他知道方家父母是看不起他的。

“我的一个好闺蜜要结婚了,我想去一趟。”

陈阳看了看方婷的大肚子,皱着眉头说,“医生上次就说了,你的黄体酮偏低,有流产的风险,你还要去坐车折腾,我心疼你的身子啊。要不等孩子生了,我再陪你回去?”

方婷心有不甘但是陈阳说的却也是实话,上次那医生还叮嘱她要格外注意,可是一想到自己对着茉莉的承诺,自己应的那般干脆,现如今又不回去了,总归是心里不舒服。

陈阳安慰她说“好了,她会体谅你的,毕竟孩子要紧嘛!”

方婷叹了口气,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陈阳的手却在这时抚上了她的身体,他声音带着些嘶哑,他说,老婆,我想要!

可偏在这个时候,方婷伸出了手,她说不行,医生说近期最好还是不要同..*..房。

陈阳还想挣扎一下,方婷坚定的说不行。陈阳叹了一口气,起床拿了一包烟走出了房间。

其实,陈阳刚刚摸到方婷肚子上的妊娠纹时,兴致就已经减了一半,只是身体的反应让他急切的需要发泄,没想到还被拒绝了,陈阳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又不好发作。

陈阳在客厅一直待到天亮才进卧室,而方婷也失眠到天亮,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一看见那人便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她在等着他开口,而他何尝不也是呢?

虽然两人都不说,可是彼此都清楚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改变了。

陈阳出去上班后,公婆也陆续出去了,方婷看着自家公婆都有自己的交际圈,相形之下她就显得有些凄凉,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方婷看着床头上方的那个婚纱照失了神,她初嫁给陈阳时,是没能得到家人的祝福,就连她的好几个小姐妹都义正言辞的说,她不该为了一个男人而和家里人决裂,亲情才是最难以割舍的,爱情这东西未必是长久的,婚姻与恋爱不一样。

那时她不信,她觉得他爱她,那便胜过一切,可是到现在,他们之间还有爱吗?是不是已经变成一种职责了呢?

过了一会,她给了茉莉发了一个信息,说自己身子不舒服,不太方便回来,过段时间再回去看看她。还要看看她的父母,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茉莉说没关系,叫方婷把住的地址发给她,给她寄些特产和喜糖过来。

方婷一听乐了,总算把这一天笼罩在她头上的乌云给吹散了,家里的特产倒真的许久不曾尝到了。

茉莉还说,到时候她要是旅游可能会到方婷所在的这座城,叫方婷到时候给她做导游,不要嫌弃她。

方婷满心欢喜的说,尽管来,你来我就很开心了。

公婆回来的时候,方婷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原本她是被关门声惊醒了的,可是听到了婆婆嘟嘟囔囔说了许多话,好像是在说她,她就干脆装睡。

虽然她听不懂婆婆的方言,可是三年的相处下来,偶尔一些字眼还是能够听得明白,当然大半意思是靠猜。

可现在她却听得分明,婆婆是在嫌弃她懒,还担心她听不明白似的,用普通话说了一句,“都这个点了,也不知道在家里煮个饭,我每天伺候你们这些人,也真的是命苦啊!”

后面又用方言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一旁的公公说了几句话,婆婆才不情不愿的进了厨房。

方婷窝在沙发上,此时她庆幸眼睛是闭着的,这样也没人知道她在流泪,不对,大概也没人会在意她流眼泪吧!

虽然很想宽慰自己不过是件小事,可是她的眼泪还是从她微微颤抖的眼睫毛中溢出来,也不知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总觉得心里难受,觉得委屈,可是偏偏没人,能够安慰自己。

方婷觉得最近的陈阳越来越奇怪了,经常捧着手机开怀大笑,看到她过来了就赶紧把手机关了,她还时常听到他躲在厕所跟人打电话,她不是个傻子,这其中的猫腻实在是太明显了。

其实,怀孕初期的时候,方婷就发现陈阳和一个女同事聊..*..骚,那时她以孩子威胁他,若是再和那个女同事这样来往,他们就打掉孩子离婚。

当时公婆也为他求情,陈阳再三保证不会再犯了。可如今呢?好像更严重了些,她该怎么办呢?

方婷白天睡多了,晚上便睡不着,看着身边的人酣睡如雷,她突然心生一计,打开他的手机一看,一切不都明了吗?

陈阳有个坏毛病,一旦睡着了就怎么也吵不醒的,但在此时来说,这就是一个好处。

方婷拿起陈阳的大拇指解了锁,点开微信又要解锁,设置这么多的密码锁,显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方婷点开微信一看,有几条未读信息,那人的微信头像是个烈焰红唇的女人,女人脸蛋不是特别出挑,但是配上烈焰红唇后另有一番风情。

陈阳大概是没看到,所以也就没来及删了,方婷颤颤巍巍的点开一看,“陈哥,杜蕾斯出新款了,我买了一款,你要不要来试试啊?比上次的那款要舒服哦!”

方婷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上流,马上就要冲出来了一样,她捧着头蹲在床头,眼泪无声无息的出来了,可是此刻她竟然没有勇气叫醒陈阳,与他对峙,她能怎么办?她的孩子该怎么办?

她想起从前,这个曾喜欢在她耳边说情话的男孩,他说这一辈子他只要她,可是一转眼,他竟然背着她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了,是这一辈子到头了吗?

这些动不动就一辈子的话他们说来倒是轻巧,可以转身的背叛也同样来的轻巧!

方婷蹲在地上哭累了,脚麻了,生了无限的绝望后,突然蹿出了无限的恨意,恨自己的有眼无珠,恨眼前这人的轻易背叛,恨这个从来没真正让她融入的家。

她像是被恶魔指使了一样,艰难的挪动了发麻的脚步往床前去,脑海中还一直想起,陈阳从前说的甜言蜜语,看到在月光下泛着冷光的那把刀,她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方婷举着刀走到了陈阳面前,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她却又下不去手了,若是她为了解一时之恨,她的孩子该怎么办?会蒙上一辈子阴影吧!

一个杀人犯母亲,她的人生会遭受多少歧视啊?孩子快七个月了,如果她被抓了,孩子就是在监狱出生的,她可怜的孩子从一出生就蒙上了多大的污点啊?

理智的声音说,不值得,你不该用自己的下半辈子去换这样一个人的性命,最重要的是孩子会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可能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阴影。

可是,另一个声音说,这样一个渣男,你为什么要替他生孩子?杀了他吧!杀了他这一切就结束了,你也不用再受折磨了。

方婷还是放弃了。

她捧着脸又开始啜泣了,她不能让孩子受苦啊,她的孩子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

第二日,早上陈阳一睁开眼,便看到方婷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眼睛通红,死死的盯着自己,最令人觉得心惊的是她还拿着一把菜刀,那模样好像随时都会冲上来砍他两刀。

“方婷,你这一大早抽什么疯?”陈阳觉得此时的方婷瘆的慌,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他此时说话的语气都没有平时那么有底气了。

“陈阳,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方婷的声音嘶哑,像是有什么堵在她的喉咙一样,听得也有些诡异。

陈阳有些心慌的拿起一旁的手机,打开一看,那个女人发过来的信息已经是已读的了,显然方婷已经知道了。

“方....方婷,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其实我和她没什么,”陈阳踉跄的跑到了方婷的身边,小心冀冀的想去接过方婷手中的刀。

“那你倒是说说,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方婷说这话时,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陈阳夺走了方婷的刀,才缓缓开口道“她就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同事,你怎么就当真了呢!你说说你,自从怀孕后,整天神经兮兮的。”

方婷苦笑一声“陈阳,你何必说这等蹩脚的谎言呢!我是个傻子吗?这么好骗?”

陈阳好言好语的劝了几声,见方婷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终是失了耐心,不耐烦的吼了一声,“没错,方婷,我就是和其他女人睡了,你想怎么样啊?你能怎么办?”

方婷不说话,只是在那笑。陈阳父母听到声音赶紧跑了过来,看到坐在地上的方婷,赶紧将她扶起。

“方婷啊,你这怀着孩子呢,你怎么也不知道注意一点,还有你啊,阿阳,大清早吵什么吵。”

婆婆一边扶着方婷坐到床上一边说道。看到地上那把刀时整个人倒吸一口冷气,对着陈父使了个眼色,叫他把刀拿出去。

“我们离婚吧!孩子归我。”半晌,方婷终于开口了。

听到这话,婆婆急了,“方婷,你这话什么意思?离婚?孩子还归你?这个孩子是我们陈家的,你别想带走。”

方婷看着婆婆的反应,意料之中的事,她对自己这个儿媳一向是没什么感情的,不过是因为是儿媳才对着她和善,到现在孰重孰轻,自见分晓了,面目也丑恶了起来。

“陈阳出轨,就算打官司,你们也没什么胜算的。”

“方婷,你想明白了吗?离婚?你大着肚子想去哪?你爸妈早就不要你了,你还能去哪?你别说养孩子了,你自己都养不好,二手的女人还有谁会要?”陈阳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他吃定了她没有后路。

“陈阳,你是个畜生。”方婷一听到陈阳的话,恨极了,张牙舞爪就要往陈阳身上扑,被陈母拦住了。

“方婷,你要是个聪明女人就把这事翻篇了,我们陈阳出个轨怎么了?他这么优秀,想倒贴他的女儿大把的,你自己没本事抓牢男人,反而怪男人太有魅力了。”婆婆一把将方婷摁在床上,此刻她的脸上再也不是那种伪善的笑容了。

陈母对于方婷这个儿媳向来是不喜的,只是儿子喜欢,她没办法,只能也装作对她很满意的样子,如今,也终于不用再掩饰自己的厌恶了。

“方婷,你一无所有,你应该感谢我收留你。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结婚第一年我就跟其他女人好了,可是那又怎么样,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本和我闹离婚呢?离了婚你住哪?吃什么?就算我把你卖了,扔了你,也大概没人会知道。”

方婷想要往陈阳身上撞,却被婆婆一把推到床上,然后两人扬长而去,将门锁上了,婆婆走的时候顺带把她的手机也给拿走了。

方婷独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原来这一切只是她自己想的美好,哪有什么爱情,不过是镜花水月的东西罢了。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方婷此刻只想了结了自己。可是转念一想,她还没和父母说一声对不起,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轻生呢,她的父母那么爱她,她当时怎么就忍心那么伤他们的心呢!

之后的几天,方婷被他们关在这间房里,除了给她送饭之外,那扇门一直都是紧锁的。

那天她躺在床上,听到了自己手机铃声,那是有人在给她打电话啊,是茉莉吧?可惜手机她拿不到啊?她该怎么办?如何找茉莉来救自己?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手机一直在响,挂了又打过来,方婷仿佛看到希望了,难道茉莉已经到了这边?

门外的陈阳不耐烦的终于接听了电话,方婷只听到陈阳说“方婷在休息呢!怎么了....什么?岳父岳母来了啊?你搞错了吧!方婷和她父母早就断了,而且她一听到她父母的名字就觉得头疼,你们别来折腾他了。......你也别打过来了,方婷说你这人就是烦的很...她是真不想见到你们,不然大白天的睡什么睡?你别打过来了啊。”

方婷一听到陈阳说自己父母来了这边,一直猛拍门,她的父母一定是知道了她怀孕的消息,特意赶过来的。

她的母亲不管坐什么车都能吐个不停,为了她居然不辞艰辛来到这里,她多么不孝啊,她如何对得起父母的宠爱,她竟为了这样一个人将父母的心伤透。

她一边流泪一边摇头,她此时此刻很想告诉父母,她爱他们,他们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最对不起的人。

茉莉啊,你别相信他的话,你永远是我最好的闺蜜啊,

陈阳见到方婷不停地敲门,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打开门,对着方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骂骂咧咧“你这个贱女人,还指望谁来救你,我告诉你,你就死心吧!”

陈阳毕竟顾忌着方婷大着肚子,打她也是打头踹她脚,不敢动她肚子。

方婷泪流满面的躺在地上,她好恨啊,恨透了这个软弱的自己啊。

大概是傍晚的时候,方婷心如死水的躺在床上,她想好了,要死也要拉着陈阳一家一起。

她知道陈母有个坏毛病,总是忘记关煤气,等到了煤气泄漏一定时期的时候,她就把这间房点燃,谁也别想逃脱。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应该很大了,明明都快出来了,孩子,对不起,你还是看不到这个世界了啊。

方婷等啊等,却等到了门后一片乱哄哄的声音,随后,她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小婷啊,我的女儿啊。”

方婷只觉得迷迷糊糊看见有几个人冲向自己,是母亲的声音啊?

方婷定睛一看,可不正是自己的父母与茉莉。方父方母都老了好多,不过三年时间,居然添了这么多的白发。

“爸,妈,对不起。”方婷觉得这绝对是梦,她挣脱母亲的怀抱,跪着床上就朝父母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对不起,全然忘了身上的疼痛与不适,只觉得连眼泪都变得甜了。

茉莉看着大着肚子的磕头的方婷,眼泪也是哗啦啦的流,哽咽着说“婷婷,你快别磕了,你还怀着孩子啊,你这样不行。”

三个人将方婷扶了起来,方婷像是着了魔般扇自己的耳光,说着,“爸,妈,我对不起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不孝,我该死啊。”

方母心疼的抱住方婷,泪眼模糊的说“孩子,你受苦了。”

“爸妈,我真的好想你们,可是我怕你们不要我了,我不敢打你们电话。”

方父直挺挺的背好像在此时突然就垮下去了,紧紧抓住方婷的手,双眼通红,隐忍不发一言。

茉莉看着自己鼻青脸肿的好友,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心疼的不行,她和老公打了个电话,说是一定要起诉陈阳一家。

茉莉她老公本来是过来出差的,谁知合作公司竟然是陈阳上班的地方,茉莉一听说这事,马上就叫自己老公想办法让那家公司把陈阳开了。

警察已经将陈阳一家带走了,方父和茉莉的态度一样,一定要起诉,这是非法囚禁,家暴,一定要对陈阳判刑,搞得他身败名裂。

方婷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但凡晚一点,这孩子和孕妇都有危险,孕妇身子太虚弱了,连带着胎儿也受到影响。

方婷看着步履蹒跚的父母,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自己不懂事,连累父母为她受罪。

茉莉坐在床前和方婷说,幸好,当时她特意问了她的地址,不然方婷不知还会受多少苦。

茉莉说当时她和方父方母说了她怀孕的事,方母怕陈阳不太乐意他们二老去看方婷,所以才特意叫茉莉问了详细地址,后面茉莉给方婷打电话,也是方父听出来不对的,他说方婷再怎么样,也不会不接电话,而且电话中还有可疑的敲门声。

方婷听了直流眼泪,方母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说,孩子都快生了,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动不动就哭,你就是这个性子,什么事都埋在心里,你爸当初不同意也是因为这个,怕你什么都藏心里受委屈。

方婷哽咽的发不出一个音节,这辈子,最亏欠的人就是父母了。

后来,方婷生孩子那天,也正是陈阳审判开庭的日子,孩子理所应当判给了方婷,陈阳已非法囚禁、家暴、出轨等罪名被判刑两年,同时陈家还要赔偿方婷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

茉莉替陈家算了一下,他们那套房子正好值个一百万。当然,还是她老公请的律师厉害。

方婷生的是个男孩,叫方念恩。永念父母养育之恩。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3个故事




    方婷是在半个月之后接到茉莉的电话,茉莉的声音明朗轻快,与上次通话时的情绪不同,她似乎是很开心。

    方婷调侃她“茉莉,看来你对这个新郎很满意啊。你现在每句话都在说他的好,看来你是相亲遇到真爱了啊。”

    茉莉娇羞的笑了笑“婷婷,我和他相处了一段时间,他人确实挺不错的,两个人也比较合拍。”

    “那不就成了,婚礼定在哪一天?”

    “20号啊,你什么时候回来?”

    方婷犹豫了一下,自己如今怀孕已经六个月了,也不知陈阳愿不愿意和自己一起回去,有些为难的说,“茉莉啊,这事我得和陈阳商量一下,我现在大着肚子,要是一个人回来,不太方便。”

    “哎呀,你怀孕了?你怎么都不和我说啊?几个月了?”那端的茉莉很兴奋,关注点也放在方婷怀孕的事上。

    方婷突然生了一丝被人关心的感动,“你不是没问吗?已经六个月了。”

    “哎呀,你也真是,这是喜讯啊,你还等着我问啊!”

    方婷笑了笑,又和茉莉聊到怀孕这件事上,两人到最后反而将回去参加婚礼的事情给抛到脑后了。

    晚上的时候,方婷想起参加茉莉婚礼的事情,就问陈阳要不要和她一起回重庆?

    陈阳对于方婷这个提议有些惊讶,反问她怎么了?

    陈阳对于方婷的父母是比较抗拒的,时至今日他都忘不了方婷父母对他的白眼,他知道方家父母是看不起他的。

    “我的一个好闺蜜要结婚了,我想去一趟。”

    陈阳看了看方婷的大肚子,皱着眉头说,“医生上次就说了,你的黄体酮偏低,有流产的风险,你还要去坐车折腾,我心疼你的身子啊。要不等孩子生了,我再陪你回去?”

    方婷心有不甘但是陈阳说的却也是实话,上次那医生还叮嘱她要格外注意,可是一想到自己对着茉莉的承诺,自己应的那般干脆,现如今又不回去了,总归是心里不舒服。

    陈阳安慰她说“好了,她会体谅你的,毕竟孩子要紧嘛!”

    方婷叹了口气,只好无奈的点了点头,陈阳的手却在这时抚上了她的身体,他声音带着些嘶哑,他说,老婆,我想要!

    可偏在这个时候,方婷伸出了手,她说不行,医生说近期最好还是不要同..*..房。

    陈阳还想挣扎一下,方婷坚定的说不行。陈阳叹了一口气,起床拿了一包烟走出了房间。

    其实,陈阳刚刚摸到方婷肚子上的妊娠纹时,兴致就已经减了一半,只是身体的反应让他急切的需要发泄,没想到还被拒绝了,陈阳整个人都不好了,但又不好发作。

    陈阳在客厅一直待到天亮才进卧室,而方婷也失眠到天亮,明明有很多话想说,一看见那人便又什么都说不出口了,她在等着他开口,而他何尝不也是呢?

    虽然两人都不说,可是彼此都清楚有些东西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改变了。

    陈阳出去上班后,公婆也陆续出去了,方婷看着自家公婆都有自己的交际圈,相形之下她就显得有些凄凉,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方婷看着床头上方的那个婚纱照失了神,她初嫁给陈阳时,是没能得到家人的祝福,就连她的好几个小姐妹都义正言辞的说,她不该为了一个男人而和家里人决裂,亲情才是最难以割舍的,爱情这东西未必是长久的,婚姻与恋爱不一样。

    那时她不信,她觉得他爱她,那便胜过一切,可是到现在,他们之间还有爱吗?是不是已经变成一种职责了呢?

    过了一会,她给了茉莉发了一个信息,说自己身子不舒服,不太方便回来,过段时间再回去看看她。还要看看她的父母,也不知他们怎么样了?

    茉莉说没关系,叫方婷把住的地址发给她,给她寄些特产和喜糖过来。

    方婷一听乐了,总算把这一天笼罩在她头上的乌云给吹散了,家里的特产倒真的许久不曾尝到了。

    茉莉还说,到时候她要是旅游可能会到方婷所在的这座城,叫方婷到时候给她做导游,不要嫌弃她。

    方婷满心欢喜的说,尽管来,你来我就很开心了。

    公婆回来的时候,方婷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原本她是被关门声惊醒了的,可是听到了婆婆嘟嘟囔囔说了许多话,好像是在说她,她就干脆装睡。

    虽然她听不懂婆婆的方言,可是三年的相处下来,偶尔一些字眼还是能够听得明白,当然大半意思是靠猜。

    可现在她却听得分明,婆婆是在嫌弃她懒,还担心她听不明白似的,用普通话说了一句,“都这个点了,也不知道在家里煮个饭,我每天伺候你们这些人,也真的是命苦啊!”

    后面又用方言叽里呱啦的说了一大堆,一旁的公公说了几句话,婆婆才不情不愿的进了厨房。

    方婷窝在沙发上,此时她庆幸眼睛是闭着的,这样也没人知道她在流泪,不对,大概也没人会在意她流眼泪吧!

    虽然很想宽慰自己不过是件小事,可是她的眼泪还是从她微微颤抖的眼睫毛中溢出来,也不知自己最近是怎么了,总觉得心里难受,觉得委屈,可是偏偏没人,能够安慰自己。

    方婷觉得最近的陈阳越来越奇怪了,经常捧着手机开怀大笑,看到她过来了就赶紧把手机关了,她还时常听到他躲在厕所跟人打电话,她不是个傻子,这其中的猫腻实在是太明显了。

    其实,怀孕初期的时候,方婷就发现陈阳和一个女同事聊..*..骚,那时她以孩子威胁他,若是再和那个女同事这样来往,他们就打掉孩子离婚。

    当时公婆也为他求情,陈阳再三保证不会再犯了。可如今呢?好像更严重了些,她该怎么办呢?

    方婷白天睡多了,晚上便睡不着,看着身边的人酣睡如雷,她突然心生一计,打开他的手机一看,一切不都明了吗?

    陈阳有个坏毛病,一旦睡着了就怎么也吵不醒的,但在此时来说,这就是一个好处。

    方婷拿起陈阳的大拇指解了锁,点开微信又要解锁,设置这么多的密码锁,显得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

    方婷点开微信一看,有几条未读信息,那人的微信头像是个烈焰红唇的女人,女人脸蛋不是特别出挑,但是配上烈焰红唇后另有一番风情。

    陈阳大概是没看到,所以也就没来及删了,方婷颤颤巍巍的点开一看,“陈哥,杜蕾斯出新款了,我买了一款,你要不要来试试啊?比上次的那款要舒服哦!”

    方婷只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往脑袋上流,马上就要冲出来了一样,她捧着头蹲在床头,眼泪无声无息的出来了,可是此刻她竟然没有勇气叫醒陈阳,与他对峙,她能怎么办?她的孩子该怎么办?

    她想起从前,这个曾喜欢在她耳边说情话的男孩,他说这一辈子他只要她,可是一转眼,他竟然背着她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了,是这一辈子到头了吗?

    这些动不动就一辈子的话他们说来倒是轻巧,可以转身的背叛也同样来的轻巧!

    方婷蹲在地上哭累了,脚麻了,生了无限的绝望后,突然蹿出了无限的恨意,恨自己的有眼无珠,恨眼前这人的轻易背叛,恨这个从来没真正让她融入的家。

    她像是被恶魔指使了一样,艰难的挪动了发麻的脚步往床前去,脑海中还一直想起,陈阳从前说的甜言蜜语,看到在月光下泛着冷光的那把刀,她竟不自觉的笑出了声。

    方婷举着刀走到了陈阳面前,可是到了关键时刻,她却又下不去手了,若是她为了解一时之恨,她的孩子该怎么办?会蒙上一辈子阴影吧!

    一个杀人犯母亲,她的人生会遭受多少歧视啊?孩子快七个月了,如果她被抓了,孩子就是在监狱出生的,她可怜的孩子从一出生就蒙上了多大的污点啊?

    理智的声音说,不值得,你不该用自己的下半辈子去换这样一个人的性命,最重要的是孩子会有一个不幸的童年,可能一辈子都摆脱不了这个阴影。

    可是,另一个声音说,这样一个渣男,你为什么要替他生孩子?杀了他吧!杀了他这一切就结束了,你也不用再受折磨了。

    方婷还是放弃了。

    她捧着脸又开始啜泣了,她不能让孩子受苦啊,她的孩子都还没来得及看一眼这个世界。

    第二日,早上陈阳一睁开眼,便看到方婷披头散发的坐在地上,眼睛通红,死死的盯着自己,最令人觉得心惊的是她还拿着一把菜刀,那模样好像随时都会冲上来砍他两刀。

    “方婷,你这一大早抽什么疯?”陈阳觉得此时的方婷瘆的慌,连他自己都不曾察觉他此时说话的语气都没有平时那么有底气了。

    “陈阳,你为什么要背叛我?”方婷的声音嘶哑,像是有什么堵在她的喉咙一样,听得也有些诡异。

    陈阳有些心慌的拿起一旁的手机,打开一看,那个女人发过来的信息已经是已读的了,显然方婷已经知道了。

    “方....方婷,你听我说,事情不是这样的,其实我和她没什么,”陈阳踉跄的跑到了方婷的身边,小心冀冀的想去接过方婷手中的刀。

    “那你倒是说说,事情到底是什么样的?”方婷说这话时,嘴角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陈阳夺走了方婷的刀,才缓缓开口道“她就是一个喜欢开玩笑的同事,你怎么就当真了呢!你说说你,自从怀孕后,整天神经兮兮的。”

    方婷苦笑一声“陈阳,你何必说这等蹩脚的谎言呢!我是个傻子吗?这么好骗?”

    陈阳好言好语的劝了几声,见方婷还是没有什么反应,终是失了耐心,不耐烦的吼了一声,“没错,方婷,我就是和其他女人睡了,你想怎么样啊?你能怎么办?”

    方婷不说话,只是在那笑。陈阳父母听到声音赶紧跑了过来,看到坐在地上的方婷,赶紧将她扶起。

    “方婷啊,你这怀着孩子呢,你怎么也不知道注意一点,还有你啊,阿阳,大清早吵什么吵。”

    婆婆一边扶着方婷坐到床上一边说道。看到地上那把刀时整个人倒吸一口冷气,对着陈父使了个眼色,叫他把刀拿出去。

    “我们离婚吧!孩子归我。”半晌,方婷终于开口了。

    听到这话,婆婆急了,“方婷,你这话什么意思?离婚?孩子还归你?这个孩子是我们陈家的,你别想带走。”

    方婷看着婆婆的反应,意料之中的事,她对自己这个儿媳一向是没什么感情的,不过是因为是儿媳才对着她和善,到现在孰重孰轻,自见分晓了,面目也丑恶了起来。

    “陈阳出轨,就算打官司,你们也没什么胜算的。”

    “方婷,你想明白了吗?离婚?你大着肚子想去哪?你爸妈早就不要你了,你还能去哪?你别说养孩子了,你自己都养不好,二手的女人还有谁会要?”陈阳倒是一点都不着急,他吃定了她没有后路。

    “陈阳,你是个畜生。”方婷一听到陈阳的话,恨极了,张牙舞爪就要往陈阳身上扑,被陈母拦住了。

    “方婷,你要是个聪明女人就把这事翻篇了,我们陈阳出个轨怎么了?他这么优秀,想倒贴他的女儿大把的,你自己没本事抓牢男人,反而怪男人太有魅力了。”婆婆一把将方婷摁在床上,此刻她的脸上再也不是那种伪善的笑容了。

    陈母对于方婷这个儿媳向来是不喜的,只是儿子喜欢,她没办法,只能也装作对她很满意的样子,如今,也终于不用再掩饰自己的厌恶了。

    “方婷,你一无所有,你应该感谢我收留你。我也不怕告诉你,我们结婚第一年我就跟其他女人好了,可是那又怎么样,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本和我闹离婚呢?离了婚你住哪?吃什么?就算我把你卖了,扔了你,也大概没人会知道。”

    方婷想要往陈阳身上撞,却被婆婆一把推到床上,然后两人扬长而去,将门锁上了,婆婆走的时候顺带把她的手机也给拿走了。

    方婷独坐在空荡荡的房间里,原来这一切只是她自己想的美好,哪有什么爱情,不过是镜花水月的东西罢了。

    这一切都是她自作自受,方婷此刻只想了结了自己。可是转念一想,她还没和父母说一声对不起,怎么能这么轻易的就轻生呢,她的父母那么爱她,她当时怎么就忍心那么伤他们的心呢!

    之后的几天,方婷被他们关在这间房里,除了给她送饭之外,那扇门一直都是紧锁的。

    那天她躺在床上,听到了自己手机铃声,那是有人在给她打电话啊,是茉莉吧?可惜手机她拿不到啊?她该怎么办?如何找茉莉来救自己?

    她将耳朵贴在门上,听着门外的动静,手机一直在响,挂了又打过来,方婷仿佛看到希望了,难道茉莉已经到了这边?

    门外的陈阳不耐烦的终于接听了电话,方婷只听到陈阳说“方婷在休息呢!怎么了....什么?岳父岳母来了啊?你搞错了吧!方婷和她父母早就断了,而且她一听到她父母的名字就觉得头疼,你们别来折腾他了。......你也别打过来了,方婷说你这人就是烦的很...她是真不想见到你们,不然大白天的睡什么睡?你别打过来了啊。”

    方婷一听到陈阳说自己父母来了这边,一直猛拍门,她的父母一定是知道了她怀孕的消息,特意赶过来的。

    她的母亲不管坐什么车都能吐个不停,为了她居然不辞艰辛来到这里,她多么不孝啊,她如何对得起父母的宠爱,她竟为了这样一个人将父母的心伤透。

    她一边流泪一边摇头,她此时此刻很想告诉父母,她爱他们,他们是她这辈子最爱的人,最对不起的人。

    茉莉啊,你别相信他的话,你永远是我最好的闺蜜啊,

    陈阳见到方婷不停地敲门,匆匆忙忙的挂了电话,打开门,对着方婷就是一顿拳打脚踢,嘴里骂骂咧咧“你这个贱女人,还指望谁来救你,我告诉你,你就死心吧!”

    陈阳毕竟顾忌着方婷大着肚子,打她也是打头踹她脚,不敢动她肚子。

    方婷泪流满面的躺在地上,她好恨啊,恨透了这个软弱的自己啊。

    大概是傍晚的时候,方婷心如死水的躺在床上,她想好了,要死也要拉着陈阳一家一起。

    她知道陈母有个坏毛病,总是忘记关煤气,等到了煤气泄漏一定时期的时候,她就把这间房点燃,谁也别想逃脱。

    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孩子应该很大了,明明都快出来了,孩子,对不起,你还是看不到这个世界了啊。

    方婷等啊等,却等到了门后一片乱哄哄的声音,随后,她房间的门突然被打开。

    “小婷啊,我的女儿啊。”

    方婷只觉得迷迷糊糊看见有几个人冲向自己,是母亲的声音啊?

    方婷定睛一看,可不正是自己的父母与茉莉。方父方母都老了好多,不过三年时间,居然添了这么多的白发。

    “爸,妈,对不起。”方婷觉得这绝对是梦,她挣脱母亲的怀抱,跪着床上就朝父母磕头,一边磕头一边说对不起,全然忘了身上的疼痛与不适,只觉得连眼泪都变得甜了。

    茉莉看着大着肚子的磕头的方婷,眼泪也是哗啦啦的流,哽咽着说“婷婷,你快别磕了,你还怀着孩子啊,你这样不行。”

    三个人将方婷扶了起来,方婷像是着了魔般扇自己的耳光,说着,“爸,妈,我对不起你们的养育之恩,我不孝,我该死啊。”

    方母心疼的抱住方婷,泪眼模糊的说“孩子,你受苦了。”

    “爸妈,我真的好想你们,可是我怕你们不要我了,我不敢打你们电话。”

    方父直挺挺的背好像在此时突然就垮下去了,紧紧抓住方婷的手,双眼通红,隐忍不发一言。

    茉莉看着自己鼻青脸肿的好友,头发乱糟糟的,整个人憔悴的不成样子,心疼的不行,她和老公打了个电话,说是一定要起诉陈阳一家。

    茉莉她老公本来是过来出差的,谁知合作公司竟然是陈阳上班的地方,茉莉一听说这事,马上就叫自己老公想办法让那家公司把陈阳开了。

    警察已经将陈阳一家带走了,方父和茉莉的态度一样,一定要起诉,这是非法囚禁,家暴,一定要对陈阳判刑,搞得他身败名裂。

    方婷被送进医院的时候,医生说但凡晚一点,这孩子和孕妇都有危险,孕妇身子太虚弱了,连带着胎儿也受到影响。

    方婷看着步履蹒跚的父母,越想越觉得自己对不起父母,自己不懂事,连累父母为她受罪。

    茉莉坐在床前和方婷说,幸好,当时她特意问了她的地址,不然方婷不知还会受多少苦。

    茉莉说当时她和方父方母说了她怀孕的事,方母怕陈阳不太乐意他们二老去看方婷,所以才特意叫茉莉问了详细地址,后面茉莉给方婷打电话,也是方父听出来不对的,他说方婷再怎么样,也不会不接电话,而且电话中还有可疑的敲门声。

    方婷听了直流眼泪,方母看不下去了,走过来说,孩子都快生了,怎么还是跟以前一样动不动就哭,你就是这个性子,什么事都埋在心里,你爸当初不同意也是因为这个,怕你什么都藏心里受委屈。

    方婷哽咽的发不出一个音节,这辈子,最亏欠的人就是父母了。

    后来,方婷生孩子那天,也正是陈阳审判开庭的日子,孩子理所应当判给了方婷,陈阳已非法囚禁、家暴、出轨等罪名被判刑两年,同时陈家还要赔偿方婷一百万的精神损失费。

    茉莉替陈家算了一下,他们那套房子正好值个一百万。当然,还是她老公请的律师厉害。

    方婷生的是个男孩,叫方念恩。永念父母养育之恩。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