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6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4个故事




北城有三绝,一绝断情崖,二绝梨花春,三绝居水阁。

居水阁是北城燕子巷里最出名的qing楼,那里头的姑娘个个生得艳丽非凡,善弄风情,且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这其中当以莫朝云最为出挑。

众人皆传,今年花魁必定是莫朝云夺得,她的姿色才情便是在整个齐国也是上乘的,不少官绅世家、文人墨客更是慕其名而来,静待选魁之日。

居水阁的规矩,这日,居水阁的妈妈蓉娘会公开竞拍花魁梳拢,也就是女子第一次迎客伴宿,价高者得。

“姐姐,倘若这顾公子不来又该如何?”若华垂着头,语气中尽是忧虑,前额散落的发掩住了她的面容,叫人看不真切。

“倘若不来,便也是命,我也该认。”莫朝云微微一笑,抬手倒了两杯茶水,递了一杯给站在身旁毕恭毕敬的若华。

若华一抬眸,发丝浮动间,莫朝云便看见了她脸上的伤,秀丽的半边脸又红又肿甚至有些淤青,素日里那道扎眼的疤痕,此刻反倒没那么突兀了。

“若华,是谁伤了你?”莫朝云收敛了笑意,柳眉微蹙,握着水杯的手指关节因用力而微微泛红。

若华性子并不张扬,不会轻易与人起冲突,可一旦执拗起来偏又是无人规劝得了,她脸上那一道结痂的刀痕便是她不愿接客对自己下的手。

女子看着低头不语的若华,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惊奇的问道“昨夜出逃的人是你?”

若华闻言,扑通一声跪在女子面前,“姐姐,成君他如今病的严重,我只想同他见上一面。他曾说要娶我为妻,然而如今我入了这火坑,可如何对得住他的真心。”

若华姓祁,原是北城寻常人家的女儿,只因祁家哥哥犯了事,被送进衙门,需得大量钱财周转,祁家二老无法,只得拿若华卖了换钱。

“若华,你我既入这烟花之地,也该知此后是万般不由人。”莫朝云轻叹了一声,语气是极为平静的。

若华不同,自打她记事以来,身边的婆婆便同她说,日后她是要做花魁的人。

她为qing楼女子所生,自幼生活在城西的燕子巷,这人人皆知的烟花之地,不知何为父,何为母,何为情?只知唯有争得花魁,方能在这一方天地存活。

居水阁养的便是同她一般无处可去的孩子,蓉娘常说,我养你们,自然是要你们来还的。

她知这一生只能落得个残花败柳的下场,对这世间原是无所留恋,可谁知偏又遇上他。

“若华,昨夜你是如何逃过蓉娘的处罚的?”

擅自出逃,是居水阁一大忌,蓉娘手段狠厉,绝不可能只是甩她几个耳光了事。

“姐姐,你救救我可好,蓉娘说要将我送出作营ji。”若华跪在莫朝云面前,磕头的响声极大,不过才三下,额角便开始沁出血珠。

莫朝云赶紧将她扶起,她竟将这事给忘了,西北的战事常年不休,入了军营做营ji哪还有活路啊!那群人已经沦为禽兽了,只要是个女人他们都不会放过。

“若华啊若华,我也只能救你这一次了,往后如何,我也护不了你多少了。”莫朝云取了身上的手帕替她擦了擦额角,神色有些凄凉。

她已到了及笄之年,不论是否夺了花魁,她都要开始迎客了,她再没得选了。

她既为清倌,梳拢便是水到渠成的事。

她性子温和,蓉娘自小便疼她,如今更是将她捧在手上,若华既为侍奉她的丫鬟,蓉娘自会卖她一个情,只是日后这情怕是要加倍还的。

若华听了莫朝云的话,不管莫朝云的阻拦,又重重磕了三个响头,此等恩情犹如再生父母,“姐姐日后若有难处,若华便是舍了命,也会还的。”

莫朝云笑了笑,扶起她,“若要你的命来还,我现在何苦救你,也不必搭上蓉娘的情啊!”

祁若华一愣,倒不知如何作答。

她生于寻常百姓家,自小也不识得多少字,当初蓉娘便是看上她的姿色上乘才愿收了她,后来她为了不愿迎客而自毁面容,蓉娘当下便要赐死她,也是莫朝云将她护下,算来她欠莫朝云的恩情却是这世也难以还清。

“傻丫头,逗弄你呢!你还当真了。”莫朝云掩帕轻笑,又像想起什么似的,“若华,你替我出去瞧瞧罢。”

祁若华自然知道莫朝云所说何事,她微微颔首,刚打开门,便看见护院带着一个墨衣男子往这边走来。

“姐姐,顾公子来了。”那模样,好似来的人是她的情郎一般,难掩语气中的高兴。

莫朝云一听此话,倒显得有些慌乱,拉了拉衣袖,抿了抿朱唇,紧张的问,“若华,我这样子,可好?”

“都好都好,”祁若华抿嘴轻笑,然后再一回头,护院已经带着墨衣男子进来了。

“朝云姑娘,人已经带到,还请姑娘小心些。”护院一进门就仔细环顾了四周,稍后快速的将门关上。

莫朝云向祁若华使了个眼色,祁若华心领神会的进了里间。

“张大哥的恩情,朝云铭记于心,小小心意还望张大哥能够收下。”说话间,若华已经从里间出来,拿着一个沉甸甸的钱袋递给护院张哥。

“朝云姑娘客气了。”护院接过钱袋便退出房间了。

祁若华也随便寻了个由头出去了,徒留面面相觑的两人。

“朝云,今日你特寻我来,可是有何急事?”墨衣男子坐在莫朝云的对面,有些焦急的开口道。

一说到这个,莫朝云的脸颊染上了一丝绯色,暗暗地绞着手指,“顾公子可知选魁是何日?”

顾卫卿的神情暗了暗,半晌才颔首。

“朝云,我带你走,山高水远,这世间总有你我二人的容身处。”顾卫卿抬头看着她,眼中无比坚定。

“有你这一句话,我便也值了,”说完,莫朝云起身往里间走去,随后拿出一个妆奁盒子,推到顾卫卿面前,“我生于此,长于此,这一生原是再无他求,只如今却有一事搁在心上。”

顾卫卿看着莫朝云将推到他面前的盒子打开,里面是些银钱银票,是她这些年的全部积蓄。

“顾公子,那日你来选我可好?我选不了命,但我交与身子的第一人至少该是我欢喜的。”

顾卫卿攥紧拳头,直至片刻之后才开口,“我带你逃,不管去哪都好。”

“逃?如何逃呢?你有你的抱负,我也有我的宿命。”

“朝云,恨你我相逢太早,若是等我考取功名,我定要十里红妆,八台大桥,迎你为妻。”

“顾公子,来日太长,变故太多,我且只盼眼前。”莫朝云何尝不想成一人妻,伴一人眠,可她注定玉臂万人枕,朱唇万人尝,她奢求不得太多。


“顾公子,那日庙会花灯下,你赠我这柄扇,我思来想去,总觉缺些什么,你可否在这题上我的名。”莫朝云敛了敛神色,拿起放置在一旁的折扇。

唰啦一声打开,扇上画的是一幅山水图,为顾卫卿亲手所画。

“好,选魁那日我与这扇,都为你而来。”顾卫卿握住她的手坚定的说道。

莫朝云唤了祁若华进来,“你带顾公子出去罢!要小心些。”又对着顾卫卿说,“那日,我备好梨花春等你。”

祁若华微微颔首,欲言又止的看了一眼莫朝云还是带顾卫卿走了。

莫朝云瞧着空空如也的盒子,若有所思的笑了,思绪又回到初遇顾卫卿的那日。

乞巧节那日,整个北城俱是张灯结彩,热闹非凡,蓉娘出了远门,管事的婆婆说今日给姑娘们放一日闲,莫朝云便被交好的一名红倌拉出了居水阁,是瞒着所有人偷溜出去的。

红倌名无颜,性子素来热闹,时常爱往人多的地儿跑,蓉娘对她也是睁一眼闭一只眼,知她是不会逃跑的。

无颜的本名无人可知,她是自愿入了这居水阁,她同蓉娘说,除了日常所需,她可将所得的剩余银钱全交与蓉娘,但得许她往外头闲逛的自由。

蓉娘应了,但她说规矩由她定。

于是蓉娘与无颜立规矩,交了规定数额给蓉娘,无颜才可外出一次。

无颜当下便说好。最初几次,蓉娘还会让护院跟着,打听无颜去了何地,做了何事,后来,索性随她去了。

莫朝云曾问无颜,为何甘愿入了居水阁?

无颜笑了笑,说如今天下战火不断,西北好些城池失守,这战火,迟早蔓延到北城,如今偷得几日安生,又有何愁。

莫朝云那时才知,无颜是从边境逃回来的。

无颜爱热闹,带着莫朝云去了拥挤的庙会,人来人往好生热闹。

“朝云,来这就必要看那杂耍,那才过瘾。”无颜拉着朝云在人群中艰难的穿行,扒过一层一层的人群,才抵达杂耍的地儿。

两人都已换上粗布衣裳,灰头土脸的形象在人群中也不起眼,初时莫朝云确实被杂耍技艺惊艳到了,可是人越来越多,她觉着有些不自在,她便同无颜说先去各处转转。

她一转,便转到了顾卫卿所在的地儿,那是街尾了,相对来说较为清净,人也不多,小贩都是卖些奇巧的小玩意。只他一人,坐于古树下,静静的捧着一本书,不闻过往,显得与整个环境格格不入。

莫朝云对他生了心思,不由自主的走到他面前,翻翻他摊前的字画与折扇。

可惜顾卫卿好似并未发现她的到来。

她轻声咳嗽一声,随手拿起一柄折扇问道“这个是怎样卖的?”

顾卫卿此时才抬起头来,看了一眼折扇,再看了一眼莫朝云“三两银子,这是上好的湘妃竹扇骨。”

莫朝云打开折扇,仔细瞧着,对于这柄折扇却是越看越喜欢,“这上头的画可是你亲手所作?”

顾卫卿却有些不自然的开口,“是的,手艺不精,为了谋生而已,倒让姑娘见笑了。”

“我觉着挺好的,公子过谦了。”莫朝云边说边往身上掏钱,直至片刻才反应过来,自己此次出来竟忘带银两了,看了眼顾卫卿有些希冀的眼,心里五味杂陈,不知如何开口。

倒是顾卫卿看出了她的窘迫,她身着粗布衣裳,知她必定是出自贫苦人家,可把玩折扇时眼里又是十分欢喜,不如便将折扇赠予她,也算是一桩好事。“姑娘若是喜欢,这柄折扇便送与你罢。”

知他也是生计所迫,才沦至靠卖画为生,她心生一计,便说道“若我平白受了你的扇,总归是心有不安,不如我替你将这些字画卖出,你再送我罢,如何?”

顾卫卿笑了笑,眉眼在夜空中甚是闪亮,“如此甚好,不知姑娘有何良策?我在这里可是整日都无人问津啊。”

不同于普通商贩的吆喝,就见莫朝云气定神闲地一亮嗓,竟是将这香妃竹骨的折扇给唱了出来,声音婉转动听,引得过路的行人纷纷驻足,不消一会儿……


“姑娘好生厉害,竟真将字画与折扇悉数卖出,着实令人钦佩。”顾卫卿恭恭敬敬的朝莫朝云做了一个揖。

莫朝云只笑不语,像他那般静等人上门的,如何能将字画卖出?无颜常说,做买卖的就得吆喝。

“忘了介绍,在下顾卫卿。不知姑娘如何称呼?”

莫朝云犹豫了一会,这北城谁人不知莫朝云呢?倘若她说出来了,他会不会嫌弃她呢?

“我叫莫云。”

两人说话间,又有两名男子上前来,“刚才我在这里买了一柄折扇,着实喜欢,我这兄长也是十分欢喜,也想买一柄。”

“实在是抱歉,折扇已经没了。”莫朝云歉意的朝说话的男子笑了笑。

“你手头不是还有一柄吗?我瞧着挺好的,卖与我如何?”男子不依不饶的说道,他早知摊上没了折扇,只是刚才他便瞧着莫朝云手上的折扇十分欢喜。

莫朝云愣了一下,挣扎一番,便想递出去,却被一人拦住了。

“着实抱歉,这柄扇是我赠与她的信物,不能卖。明日你来,我另有好的,如何?”顾卫卿原是想抓住扇柄,却不想抓住了莫朝云的手,一时不知是否该收回。

“君子有成人之美,既是定情信物,我哪还敢伸手,打扰了。”那两名男子笑了笑,便离开了。

倒是两人听到定情信物,相碰的手赶紧缩回。

是顾卫卿先打破僵局,说一同走走。

莫朝云含羞颔首,因着夜色,顾卫卿倒是不曾看清。

两人相谈甚欢,分别时顾卫卿问如何还能再见到她?

莫朝云一愣,说“我会托人给你送信的。”

那之后,无颜倒成了二人的信使,一来二往,无颜便取笑莫朝云,早不该带朝云出去,倒害自己受累两处跑。

莫朝云笑了笑,“你不也是乐在其中。我给你的好处还少吗?”

为了能让无颜出去的次数勤些,莫朝云拿了许多银钱补贴给无颜。也得亏点她的人大都是身世显赫的世家子弟,出手大方,所以她对钱财倒也不甚在意。

两人来往近一年,顾卫卿突然提出要上门拜访莫云父母,他的意思很明显,要上她家提亲。

当时,无颜看到这封信笑的花枝乱颤,“上居水阁提亲?想来这事一出,北城百姓又能津津乐道一月有余了。”

莫朝云倒笑不出来,她倒不知该如何与他说清了?他若知道她是居水阁的姑娘,可还愿同她来往?

莫朝云将这心思同无颜说了,无颜直说,不论如何,你都是绕不开这个问题的,何不趁早说清楚呢?

那日,一个客人点她唱曲,她私下同客人说,我听说城南有一家酒楼不错,不知公子可有兴趣?

那个客人受宠若惊,当下便雇了马车带她前去,那是她第一次出局(客人将姑娘从居水阁约出来,去其他地方聊天)。

她只匆匆的试了几道菜,便推说身子不适,离去。

她曾问得他的住处,虽然绕了一段路,也终是到了。

他看到她时,眼里的惊艳她都看的清楚,那一刻,她的心都不自觉地膨胀了,这膨胀却又带着些惆怅。

思虑再三,她还是犹犹豫豫的开口,垂着眸,她说“我自小长于燕子巷,无父无母,那日我骗了你,我的本名该是莫朝云才对。”

纵使顾卫卿再如何两耳不闻窗外事,燕子巷,莫朝云,他还是知晓的。

如她那般有才华的女子,竟是出自烟花之地,他着实有些想不到。

莫朝云轻轻说了声“对不起”,便转身离开了。她早就猜到了他会作何反应,可真正发生时,她还是无法承受他异样的眼光。

一个落魄书生,一个青楼名ji,本就不该有所交集的.....


莫朝云自那日向顾卫卿说了自己的真名后,便开始郁郁寡欢,若华瞧着心里难受,便去寻了无颜。

无颜却也失了主意,她们这样的人,如何还能动情呢?

朝云是居水阁的头牌,这事若让蓉娘知晓,只怕她三人都不好过,朝云是被她给拉了出去,才生了这么多事。

直至半月之后,顾卫卿找上了无颜,托她将一封信交与莫朝云。

信上的字并不多,只简单几句,却让莫朝云哭红了眼。他说,朝云姑娘,你且等等我,等我考取功名之日亲来居水阁迎娶你。上面还附上了他前往京都参加科考的时间,正是明年三月时节。

思及此,莫朝云不知不觉的泪流满面,直至手上有了冰凉的触感,她才回过神。

终究是等不及了。

“姐姐,你将自己的积蓄全都给了顾公子,今后你需要打点的时候可如何是好?”送顾卫卿出门的祁若华已经回来了,她看着桌上空荡荡的盒子,担忧的看着莫朝云。

生活在这一方小世界里,即便是差使人做事也总是得打点些赏钱,这样那人也能尽职用心些。

当祁若华推门进来时,莫朝云赶紧拿手帕拭去了泪,朝她摆了摆手,说道“无碍,你先下去吧!我收拾一下,便要去找蓉娘。”

祁若华叹了声气,有些无奈的退出去了。

选魁便是在七日之后,虽说莫朝云这些年所存的积蓄已是一笔不菲的账目,然则她实在是低估了居水阁的名声。

居水阁的大厅人潮涌动,蓉娘与莫朝云俱站在二楼,正一同看着下面正在表演古筝的女子。

“朝云,今日一早,我便收到了消息,说张尚书之子也来了居水阁,今日来的人中必定还有许多贵人,所以你要好好表现,懂得了吗?”蓉娘看着莫朝云苦口婆心的说道。

“蓉娘,我再没得选吗?”莫朝云不答反问,语气中满是哀怨。人群中她看到了挤在后头的顾卫卿,他好像憔悴了些,整个人都没前些日子那么精神。

“朝云,你还能选什么?你自小就该懂得的,走上这条路,那便是没得选了,半点不由人。”蓉娘的脸色变得有些难看。

半点不由人?

听着蓉娘的这话,莫朝云看了眼人群中那个心心念念的人,她的心终是开始下沉了,是她太过天真吗?

“你看见坐在前排的那些人了吗?”蓉娘涂着丹寇的手一指,接着说道“你瞧,他们虽身着华服,然则那神态及无处安放的手脚还是暴露了他们的本性,这样的人一瞧便是主人不方便出面,遣过来的小厮家丁罢了。你再瞧,只能挤在后头人群当中的顾卫卿,你当真以为你的计谋能成?”

居水阁的规矩,座位是客人钱财而定的,钱财越多人便能坐在前头,反之后头的人便只能站着。

莫朝云听了蓉娘的话脸色惨白,蓉娘是何时知道她与顾卫卿的事?指甲深深陷入手心的肉里,她也全然不知疼。

“朝云,你是个聪明孩子,这些年,也是最得我心的,这事若是换了旁人,我早就按规矩处置了,我之所以放任你,是要你自己亲眼看看,你和他之间的距离,按近了看,你与他隔着不过几排位置,一个台上一个台下的距离,按远了看,你与他之间隔着的便是深墙大院,一个墙内一个墙外的距离,你走不出去,他进不来。如今这世道,你该知晓,要找个能护得住你的人。”

蓉娘看着不言语的莫朝云,叹了口气,年少的时候,谁不曾想寻得一个意气相投的人。


莫朝云毫无悬念的夺得了花魁。

她表演的亦是寻常古筝曲目,曲调哀伤,倒也符合她此时心境,隔着人群,她看不清顾卫卿的脸。

花魁落定之后,便是众人瞩目的梳拢竞拍,那才是今日的重头戏。

蓉娘在竞拍之前将原先定好的底价又翻了一倍,后排站着的人纷纷愤怒不已,可也无能为力。

顾卫卿隔着拥挤的人群,望见她,明明就在不远处,可却好像再难够着了。

其实他的身上揣着很多钱,有那日莫朝云给他的钱,还有他东拼西凑找人借的、将祖传那件玉翡翠当掉的钱。可他甚至都没有机会扬起手上的折扇叫价,他的钱财在这些人面前不值一提,他只能无力的看着那些人将数目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他只能期盼最终拍下的那人是个好人。

他逃了,他没法眼睁睁看着她成了别人的。

他刚走到门口,却被一人拉住。那人谨慎的环顾四周,脸上的伤疤着实打眼。

“顾公子,你随我来。”祁若华拉着他躲着旁人入了后院。

“若华姑娘?”

“顾公子,你带姐姐走吧!”若华见四下无人,便将自己的想法与他说出。“今晚是最后的机会了,我与姐姐商量好了,到时替你们作掩护,你们只管逃便好。”

“若华姑娘大恩,卫卿没齿难忘,还请受我一拜。”顾卫卿朝她作揖,被若华扶住了。

“顾公子好生对我姐姐便可以了。晚些时候等我消息。”

大厅中,最终拍下梳拢的人是一个皮肤黝黑的男子,他毕恭毕敬的走到莫朝云面前,轻声说“朝云姑娘,今日酉时三刻,自有人来接您。”

莫朝云轻轻点了点头,算是知晓了,如蓉娘所言,这人不过是个家丁,想来他的主人也是个大有来头的。

蓉娘笑的合不拢嘴,嘱咐了莫朝云几句便回房了。

莫朝云知道,蓉娘这是要回房数钱财了,这是她的一大爱好,而今日,又是一笔惊人的数目,

最好的时机便是现在。

酉时三刻,居水阁门口候着一顶华丽的软轿,人都知道,这是来接莫朝云的。

大厅,蓉娘拉住了莫朝云的手,语重心长的说“朝云,你可得听话些,不然我很难保证那二人的生死。”

莫朝云的眼有些红肿,声音有些哽咽,“只求蓉娘能放过他二人,朝云愿一世都侍奉您。”

“若是你随了我的意,我何苦为难他们。”

莫朝云颔首,拭了泪,便随着家丁上了轿。

祁若华为了能让她逃出去,撺掇其他粗使丫鬟作乱引开护院,她在无颜的帮助下逃到后院,却不想蓉娘带着护院正在那等着她,地上还趴着奄奄一息的顾卫卿。

其实她早该想到,蓉娘何等精明之人,岂会识不破他们的伎俩,只如今祁若华与顾卫卿都被蓉娘关押起来,她却无能为力。

走之前,无颜嘱托她,要救那二人,莫朝云需取得这位买主的欢心。

当软轿停在亲王府前时,莫朝云着实吃了一惊,她知这位主人来头大,却不想竟是当朝王爷。

家丁引她入了门,却绕过大厅径直往偏房去,莫朝云苦笑一声,也是,像她这种身份,哪能踏入王爷的大厅。

“朝云姑娘稍等,我且先去通报一声。”

站在厢房门口,那家丁让她先在门外候着。半晌之后才出来说,王爷唤她进门。

王爷坐在桌前,墨发束冠,一身月白衣裳,莫朝云一靠近便能感觉到他的强大气场。

“奴家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莫朝云朝男子行礼毕恭毕敬的说。

“你便是莫朝云?”

“是。”

“抬头。”

莫朝云听话的抬起头,王爷走到她的面前仔细打量,半晌之后轻笑了一声,嘴里道了声“好”。

在莫朝云还未反应过来之际,已被王爷推至床边,只听哗啦一声,她的衣物被撕碎了一角。

她惊呼一声,手下意识的想推开面前的男子,却不想这一动作却惹恼了他,他狠狠地甩了她一耳光。

“你可是我花高价钱买的,还想反抗?”话里行间是毫不掩饰的鄙夷。

她的心随着那一巴掌也冷了,是啊,她不过是人花大价钱买的,就像是集市里的小玩意一样,怎么可以反抗呢!

第二日天还没大亮,她便回了居水阁。

无颜来找她时,看到她脖颈处触目惊心的淤青,一直骂那人是个畜生。看着莫朝云红肿的眼,也不知作何安慰,只能替她上药。

她们本就是走着卑贱的谋生之路,这些又能怨何人呢?

莫朝云突然想起被关的二人,“无颜,他们两可还好?”

其实想也该知是不好的。

“昨夜我悄悄给他两送了些药,但伤得太重,还是得请个大夫看看。”

莫朝云想了想,边说边起身“我去找蓉娘。”

无颜将她按下,“你且别急,等着那人来消息。”

“谁?”

“昨夜那人。”

莫朝云这才知晓,无颜说的是那个王爷。

至晌午,才来消息,说是昨夜那人送了银钱过来,包下了莫朝云。

对于他人来说,这也许是个好消息,可是只有莫朝云知道,这是一个噩梦,一个不能摆脱的噩梦。也是这个噩梦,让蓉娘对她也须得礼让三分。

她让蓉娘放那二人自由,蓉娘也再无二话。

她与无颜去了后院,无颜将奄奄一息的祁若华带回了房,她将顾卫卿带到了自己的房内。

大夫给他诊治一番后,开了药,便走了。顾卫卿躺在床榻上,气若游丝的唤她,“朝云。”

莫朝云听了没回头,可眼泪还是止不住的流,她紧了紧缠绕在脖颈间的丝绸,颤抖着手倒了两杯酒。

“北城的梨花春,这天下再没寻不到比这味道更好的了。”她强忍着情绪走到他的面前,杯里的酒撒了不少在地上。

“对不起。”他垂着眸,语气充满无限歉意,倒像是一个做错事的孩童。

“你何错之有,”她递了一杯酒给他。“是我痴心妄想了,妄想跳出这一方天地,妄想和你厮守一生。”

她突然笑了一声,与他碰了杯,“顾公子,喝了这杯酒,我们便散了吧!往后如何,且各自走着吧!”

她明明是流着泪的,却还是笑着,一仰头便将酒喝尽。

他拿着那杯酒,却似千斤重,心中满是苦涩。

“朝云,等我好不好?等我娶你。”

莫朝云泪眼婆娑的望着他,“你敢娶,我却是不敢嫁了,卫卿,散了吧!就算是成全我好吗?”

闻言,顾卫卿仰头喝了那杯酒,“朝云,你该知晓,我于你是情真意切的,我知你也是的,你等着我罢。”

莫朝云摇了摇头,“不等了,我认命了。”她拿着白玉酒壶又倒上一杯,一饮而尽,才喃喃说道,“命尚且如蝼蚁,爱恨哪能由人啊!”

她又倒上一杯,朝他笑了笑,一如那日庙会华灯下。

“顾公子,若是他日再相逢,你我只做陌路人。”


那年北城,风雪很大,门前的积雪扫了又扫,总是不得干净,实在叫人恼怒。

无颜倚在门上,望着好似没有尽头的街道发呆。

直到许久,才看那顶熟悉的软轿出现在视线中,秀眉微蹙,不知今日又是怎样一般情景?

她掀开帘子,里头那人仍是低眉顺眼的模样,不悲不喜,只是脖颈处的淤青又更加触目惊心了。

无颜心疼的搀着她回了居水阁,心口就像被什么堵住一样难受。

“无颜,我今日见到他了。”莫朝云突然开口道。

王爷宴请所有上京赶考的书生,这事无颜也听人说了。

“无颜,他瘦了,你说若华是不是没照顾好他啊!”她蹙着眉,担忧看着无颜说道。

无颜叹了口气,“若华那样尽心一人,怎么会照顾不好他,想是你多虑了。”

“是啊,我们若华多好,那成君傻呀,若华为了他不惜伤了自己也要保住清白,若华终于成了自由身了,他却不要我们若华了。若华也傻,我好不容易为她赎了身,她竟还想回来伺候我。也只有那傻丫头在他身边,我才放心啊。”

“好了,不谈这些,你把衣物褪了,我先替你上药。”

“无颜,我疼。”

无颜湿了眼眶,我知你疼,却没法子替你受疼啊。

来年春天,西北的战火蔓延到了北城的周边,城中的百姓人心惶惶,谁都不知道哪日那城门便会被破。

包下莫朝云的那名王爷本该是带着军队镇守北城的,却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晚上逃回了京都。

百姓更加惶恐了,西下的城池已全部沦陷了,往京的路程却突然被敌军堵住,北城的百姓成了瓮中之鳖。

无颜时常望着空荡荡的街道发呆,莫朝云打趣她,可是在等情郎?

无颜却难得正经的说,“我的情郎葬在西北的荒漠里,来不了。”

莫朝云一时哑言,心中懊恼说了不该说的话,这世道,能活着就该庆幸。

无颜却笑了笑,“若是城破了,你要记得往南跑,那边也许还有一线生机。”


无颜一语成谶,当晚,敌军便攻城了,来势汹汹,整个北城一片火光,照的竟比白日还要通亮。

那群人是饿狼,进了居水阁,直接在大厅就扒了姑娘们的衣物,姑娘们虽然平日里也是在男人身下讨生活,可到底还是有些血性的,不愿奉承这群屠杀了北城百姓的恶人,反抗不成只得自己抹了脖子。

在那些人冲进居水阁之前,无颜早有警觉,带着莫朝云往南跑,却不想还是被敌军发现,一路追到了断情崖的吊桥边。

莫朝云突然停下来,对无颜说,“无颜,你日后若是见到了顾公子,且告诉他,若有来世,我的心,我的身,都只留给他。”

无颜不走,莫朝云说,你若是不走,我们两人都得死。

莫朝云望着无颜渐渐模糊的身影,无声的笑了笑,刚想解开吊桥的绳索,泛着冷光的刀却穿膛而过,也不是很疼,只是好像有什么东西从她的身子里渐渐流逝。

模糊中,她看到了她的顾公子,在向她招手,他说朝云,我回来了,我来迎你为妻了。

盛和八年,齐国军队在状元郎的带领下一路西下,所向披靡,收复了无数城池。帝大喜,问其要何赏赐?状元郎说要当年镇守北城那位王爷的性命。

那王爷本就有罪,只是圣上念及同胞之情,不忍下手,只将他关押牢中。

状元郎监斩了那位弃城而逃的王爷后,扶持了新任将军,便向圣上请辞,而后不知去向。

顾卫卿站在断情崖上,想起无颜和他说的话,扬起了嘴角,朝云,让你久等了,我来了,我来迎你为妻了。

纵声一跃,生死无憾,来世同你问声好,再莫说做陌路人,我且用尽一切护着你,再不食言。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