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5个故事



这年北纬30度的大雪封城,不禁让人感叹好冷个冬。此时的上海火车站已经人满为患。

茜北坐在火车站前广场上的一处避风口,大口的吃着热气腾腾的方便面,呼出的热气融化了还未落到地上的雪。这让她冻僵了的双脚好上了很多。

“这也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过两天就要过年了。”一个坐在蛇皮袋上抽烟的大叔不禁抱怨着这鬼天气,此时的他或许已经归心似箭。

“今儿不走,明儿必须得走了,不论如何都要走。”另一个大叔冻得直哆嗦,拿烟的手不停的打着摆子,说完话打了一个很大的喷嚏。

“怎么走?”这是董楠,刚来不久,看样子和茜北差不多大。他穿着一件绿色军大衣,可能刚冒了风雪,肩膀上被浸湿了一片。不过整个人看上去倒还精神。

“怎么走?用脚走呗。”打着哆嗦的大叔说道。

“哈哈哈...”三个男人不约而同的笑了起来。

茜北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也不觉得他们说的有什么好笑。但或许这就叫苦中作乐吧。

远处一只鸟儿上了树梢,茜北并不知道它的名字,只是觉得它特别孤单,那就暂且叫它鸟孤单。

鸟孤单应该是在天气冷的时候起来晚了,没有跟上离开的鸟群,一个人落了单。所以现在等待它的要么是在大雪中冻死,要么是在大雪中饿死。除非它找到了一个既温暖又有食物的地方。

可原本就冰冷的城市,铺上了一层白色的雪,就连人看人时眸子里都是冰冷的,又哪里去寻找温暖。

“要票吗?”就在茜北想着如何救上鸟孤单一命的时候,一个贼眉鼠眼,鬼鬼祟祟的邋遢男出现在她旁边,小声的问道,那带着大蒜味的口气喷了茜北一脸。

“我有票了。”茜北觉得每个人都不容易,便微笑的回答了他,无视了那快让她昏过去的气味。

说完邋遢男点点头就离开了,寻找着下一个目标。

看着他的背影,茜北在想,难道他就不回家吗?为什么要把别人回家的希望紧紧的拽在手里,换一个更高的价钱赎回?

可想着想着就越感不对劲,这火车票现在不都是实名制的吗,买了他的票又有什么用?

茜北刚好又看到一个老大爷正要掏钱买他的票。那黑枯并且微颤的手从怀中掏出一个塑料袋,拆了一层又一层,这才露出零散的一些纸币,接着便吐了口唾沫数着钱。

“等一下,老大爷不要买,那是个骗子。”茜北赶忙跑了过去,试图阻止这场交易。

那邋遢男一听,反而没有了刚刚的那番模样,变得理直气壮起来。有理有据的说道:“我怎么是骗子了?这是票,他给我钱,正常交易,怎么是骗子了?”

原本不长的一条路,却因为穿的太多,导致茜北到了面前时已经气喘吁吁。“没身份证进都进不去,即便你这票是真的,买了你这票又有什么用。”

“诶,我说你这姑娘是不是找抽呢,还想不想回去过年了。”被拆穿后的邋遢男脸色完全变了,面目狰狞的看着茜北,觉得这女的此时是何其可恶。也应该是气的不轻,便推了茜北一把。

哪想到茜北这走一趟本来就有些累了,重心并未站稳,‘吧唧’一下就倒在了地上。

“嘿,你怎么打人呢。”董楠早就被茜北的行为吸引了过去,见她被推到,连忙也跟着跑过去,护在茜北的身前。

“我...我打了又怎么着吧。”其实这个邋遢的男子也很无语,自己明明没有很用力,可他也没想到茜北自己就倒了。

不过这邋遢男又是个犟脾气,本来想着道个歉就跑掉的,见军衣男的样子,便又横了起来。

哪知董楠却又是个爆脾气,二话不说就推了邋遢男一把,“怎么着,就这么着,想打架是吧。”

邋遢男暗自把自己和董楠互相比划了一下,发现不仅身材比自己结实很多,还高了一个头,便后退了几步说道:“好嘛,要打架是吧,你等着。”

说完便跑了,边跑嘴里还说着:“小子,你等着,有种别跑。”

“你没事吧。”董楠并没有在意邋遢男的话,这种人他见的多了。只是转身对茜北关心的问道。

茜北摇了摇头,自己站了起来,拍干净身上的雪,然后对东南道谢说:“刚刚谢谢你。”

“这有什么,你不也是见义勇为,是恶如仇嘛。对了,自我介绍一下,我叫董楠。”董楠向着茜北伸出手去。

“茜北。”


湖南,某个县城的某个房子内。李怀安坐在火炉边打着麻将。

“三桶,胡了,给钱给钱。”

在烟雾秒绕的房间内,眯着眼的李怀安好不容易听了牌,却被对面抢了个先。输了一天的他,气得恨不得掀了桌子。就在这时手机又响了。

“喂。”李怀安不耐烦的接通电话,另一只手拿起了牌。

“怀安啊,今天我可能上不了火车了,还差点被人打。”茜北此时已经和董楠来到了一处奶茶店,一阵暖气的袭来,让她顿时舒服不少,便想起了给男朋友打个电话。

“哦,那你还回不回来过年的啊。五万,碰。”李怀安呵呵一笑,其实对茜北说的话并没有放在心上。

“你在打麻将吗?回来啊,肯定要回来的。听说三爷特意杀了头猪呢,怎么能不回来。”想到回去能吃到新鲜的猪肉,茜北吞了口口水。

李怀安再次敷衍的哦了一声,专心的打起了麻将,他想着今天一定要赢回来。

“好咯,你先打牌吧。”茜北刚说完,李怀安那边倒先急着挂了电话。然后他便正式进入了属于他的麻将战场。

“谁啊,怀安。”这时坐在李怀安旁边的女人问道。这女的打扮的倒是不错,脸也好看,就是看的久了,总感觉是那种地方里出来的小姐。

“没谁,就一朋友,对了,晚上说好一起去KTV唱歌的可别忘了。”这刚刚决定大杀四方的怀安,被这女人一问,又将视线转到了她身上,盯着女的身上硕大的部位,咽了咽口水。别说,那身材可是相当的不错。

“怎么会忘呢,怀安哥邀请的肯定要去啊,晚上一定要和怀安哥好好的唱上两首。”话说完,就向李怀安偷偷的眨了下眼睛。弄得李怀安浑身一颤,忙说先打牌。

目光再次来到上海火车站。

“你刚刚是在给你男朋友打电话吗?”端着热腾腾奶茶过来的董楠问道,并将手上的奶茶递了过去。

“是啊,不过他在忙。”茜北回答道,想着若真说他在打麻将不理自己的话,肯定会被别人嘲笑的吧。

“忙的话还不是为了多赚点钱,现在挣钱可不容易。”董楠的话听上去像是聊着现在的市场经济状况,其实是在安慰着茜北。


茜北微笑着点了点头,一直以来她可都是一个坚强且善良的女孩子。否则也不会选择只身一人远离家乡,来到这座陌生的城市。并且在最困难的时候,咬牙坚持下去,充满笑容的毫不退却。

“好了,我们先给刘哥和李哥把奶茶送过去,想来他们也快冻坏了。”董楠提着装有奶茶的袋子,帮茜北将门拉开,冰冷的空气顿时灌了进来。

屋内的人都用埋怨的眼神向他看了过来,他只得歉意的笑了笑。

茜北见此,连忙将衣领往上拉了拉,紧着身子再次闯入了风雪之中,董楠紧跟其后。

“来,刘哥,李哥,冻坏了吧,喝点热的。”见刘哥,李哥还是坐在那里,便小跑过去,将奶茶递给他们。

“这是做什么,自己喝就好,这东西多贵啊,自己喝,自己喝。”刘哥是坐在蛇皮袋上抽烟的大叔,这时他已经没再抽烟了,啃起了自己烙的大饼。

而那个打着摆子叫李哥的大叔,也分得了一张大饼,附和着刘哥的话跟着说:“对对对,你们年轻人自己赚钱也不容易,能少花钱就少花钱。”

“这买都买了就拿着吧,你看这东西也退不了,要是不喝也只能扔了,况且我们都有呢。”茜北看着两个长辈不好意思,说了句机灵话。

无奈,刘哥和李哥也只得表达着谢意接下,还笑道若是在冷天里喝点热乎的东西还真就不冷了。

不冷吗?谁说的,狂风还是呼啸,寒冷还是会浸入体温。高兴地笑只是因为心热了。

“小子,可算找到你了。”正在大家都有说有笑的时候,却被一声狂吠给打断。卖假票的邋遢男带着四五个人找上门来。

董楠示意茜北去后边躲着,自己向着邋遢男走了过去。刘哥也将挑蛇皮袋的扁担抽了出来,喝上一口奶茶,也不说话,眯着眼睛看向邋遢。

李哥跺了跺脚,三两口将饼吃完,好像被咽了一下,连忙喝起了奶茶,只是打着摆子的手却不抖了。

“你想怎么样?”董楠皱着眉问道,想着今儿不管怎么着都先把这混蛋打趴下,多挨几下就多挨几下。

“我想怎么样?那好说,钱,也不多,拿个千把块,这事就算了。”

看着邋遢男那说话时神气的表情,董楠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血气方钢的年轻男子汉,怎么受的了这个气。没好气的说道:“钱没有,要么打,要么滚。”

被董楠这么一说邋遢男顿时没了话说,停了个两三秒,好不容易组织了几句,刚要开口,却被后面一个光头大汉给推了开。然后只见那大汉一脚就向董楠踢了过去。

当时董楠并没有反应过来,只觉自己肚子一痛就倒在了地上。


刘哥早就等着了,提着扁担就冲了过去。这每天做工练出来的力气,可不是这些每天养尊处优耍耍流氓的混混所能比的。

那扁担向上一提,随着往下一落,和着北风虎虎作响。‘啪’的一声就落到了那光头大汉的肩膀上,那大汉就单腿跪了下去,用手捂住了右肩,疼的直冒冷汗。

李哥见董楠倒在了地上,和茜北同时跑了过去,好生将他扶了起来,见他没事,又拿起不知从哪里找到的一根木棍走到了刘哥旁边。

那群混混见光头大汉被打,就一窝蜂的全部冲了上来。

有话说乱拳打死老师傅,更何况刘哥这扁担看上去是舞的虎虎生风,其实也是没有章法。

要不是李叔在旁边拿着短棍左挡右挡,早就被打翻在地,就不仅仅是被踢几脚了。

董楠这边刚好上一点,缓上了几口气,可见两位长辈有些抵挡不住,随即又冲了上去,抓到一个混混的脑袋就是一顿爆锤。

茜北这还准备拉他,拉也没拉住,又觉得自己不能只看着他们打,而自己却什么都不做。可要说力气的话,茜北有是有那么一点,可也打不过啊。

也罢,于是茜北把心一横,啊的一声就冲了上去,狠狠的咬住一个混混的头皮,弄得满嘴头发,还不小心磕了牙。

那混混惨叫,转身就是一拳打在了茜北的手臂上,当时茜北就感觉自己的手快断了。可这一下也打出了她的狠劲,张牙舞爪的又冲了上去。

董楠这边注意到了茜北,只觉头疼,助跑两步,扑倒了茜北面前的那个混混,然后用头狠狠的撞向混混的鼻梁骨,那混混又是一声惨叫,快痛晕过去。

反正这打架来的快,去的也快。在刘哥再次用扁担放倒两个后,混混们便一窝蜂的散了,茜北四人也往车站内挤去。只留下一群看戏的人。

在他们进车站没多久,就得到北方列车已通的消息,刘哥和李哥就和他们道别走上了回家的路。

可即便是走了一大批人,车站里却又涌进来一批,还是挤得水泄不通,摩肩擦踵。

相对于外面,里面浑浊的空气和大量沉积的二氧化碳,虽然暖和了不少,但茜北却快要窒息。董楠说去买水,可刚离开就被人流不知冲到了哪里。

但好在,就在茜北快要不耐烦的时候,前往湖南的列车,通车了。

 好不容易上了火车的茜北期待着。到时火车会发车,然后经过河流山川,最后进入湖南,回到自己的家。

她已经想象到了温暖的火炉,咕噜咕噜冒着泡的火锅,丝滑且柔软的棉被。

“好巧,你坐这里?”事情没有绝对,但会有偶然,就是我们说的缘分。

缘分这东西就像是一条线,它若是勾住了你,你怎么摆脱都摆脱不了;它若是没勾住你,你怎么寻求都寻求不来。

而现在就是茜北和董楠的缘分。


“董楠?你怎么在这里?”茜北当时也感到十分惊讶,原本想着两人也就是萍水相逢,却没想到居然在这火车上再一次的遇到了董楠。

“坐车啊,看样子我还坐你旁边。”董楠拿着车票对了一下坐位,发现确实没错。便微笑着对茜北说,好像还有点我是不是很厉害的样子。

“真的吗?哇,那还真是有缘。”茜北是真的感到很开心,毕竟是一起打过架的‘战友’。

在火车发车后,两人还在不停的聊着。聊着刚来这座城市时的艰辛,聊着慢慢习惯后的生活,聊着当初所说的遥不可及的梦想。

“对了,你是做什么的?”茜北一脸好奇的问道。

“我吗?我就一穷画画的。”说到自己的职业时,虽然茜北露出一副崇拜的模样。但董楠还是多少有些不自信。

其实在刚进这一行的时候,说起自己的职业董楠还是很骄傲的,可是日子过得久了,生活一天难过一天,亲戚朋友的流言蜚语多了,董楠也在怀疑自己。

“哇,真厉害,我小时候也学过画画,但却没那毅力,发现自己老是画不好后就放弃了。”

“是吗?你呢?你是做什么的?”

“我啊,就没你这么厉害咯,现在在一家公司做小职员,每天有着做不完的事。”

“至少工作稳定啊,哪像我,饿一顿饱一顿的。”

就在这时董楠刚说完,火车突然就停了下来。整个车厢的人都乱了起来。茜北也开始有些不知所措。

紧接着广播里面传出乘务员的声音:“各位旅客,请大家稍安勿躁,前面的车轨路段出现问题,工作人员正在抢修,我们很快就会出发。”

“怎么搞的,是不是要让我们在火车上过年啊。”

“就是,就是,又不是没有给钱。”

“什么火车啊,早知道就坐飞机了。”

“信号都没有,搞什么啊。”

......

一听又要等,大家都开始七嘴八舌的抱怨谩骂。

可时间一久,大家也没了骂的力气,要么开始倒头大睡,要么抱着身子看着窗外的风景。

可能乘务员也懒得去解释,全部都消失不见,不知道躲去了哪里。


“你有梦想过自己以后会做什么吗?”董楠见茜北无聊的望着窗外,所以对她问道。

“有啊,很小的时候觉得自己能不能发明一些神奇的东西,后来想着要不当一名老师,现在希望的是自己写一本书,一本关于疯子的书。”

“疯子?”

“对啊,一个拯救世界的疯子,怎么了,不好吗?”

“堂吉诃德那样的?”

“他拯救了世界吗?”

......

说到这里董楠想了一下,觉得有,又觉得没有。

茜北看着他一脸难为的样子,便笑着问道:“你老家是哪里的?”

“我老家吉首的,你呢?”

“常德的一个小县城。”

“那看来你会比我先下车。”

两人就这样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便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茜北是被冻醒的,睁开眼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董楠的身上,立马从他身上离开,看向了窗外,当做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茜北也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他并没有醒,自己却又那么紧张。然后她又偷瞄了下董楠棱角分明的侧脸,还真是一个可爱的男人。

没过多久列车便再次出发,可这中途董楠一直都在酣睡。茜北也没去将他叫醒,只是看他不停的一会儿仰头,一会儿低头,换着各种姿势留着口水。

终于是到站了,茜北慢慢的起身,从董楠的身边悄悄的挤过去,拿上行李,下了火车。

她只是不想道别。不想去想关于有些人终究只是从我们的身边路过,她只想当做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把浇了水的萌芽的种子埋在心里,最后成为一段有趣的回忆。

一片雪花落进了车厢,化成水,留了下来。董楠翻了下身,抱紧偷偷画的有关于茜北睡着时的画。

可算是到家了,在茜北再次坐了一个多小时的中巴车之后。看着那熟悉的街道,熟悉的房子,熟悉的树,很多从远方回来熟悉的人,她有一种活过来的感觉。

母亲早就烧好了饭菜在等她,不是很精致,但却很丰盛。父亲接过她带有风霜的行李,拿着大手轻轻的拍了拍。

这是久违的,你得到的多了就不会去珍惜,得不到了就会缅怀的感情。就像是一棵树,它总是无声无息。来的时候不知不觉,走的时候措手不及。

回家,真好。

晚饭过后,茜北便按耐不住地出了门。

“妈,我出去玩了啊。”茜北穿好鞋,就像小时候一样,迫不及待的去见小伙伴。

“早点回来。”

“好。”

可出去的时候兴冲冲,但是回来的时候却又魂不守舍,这时间连半个小时都没有。

“怎么就回来了,这不才出去吗?”

“没事,就是有些累了。”

茜北躲进了房间,不愿再多说一句。

她出去是见李怀安的,回来后就一直在打他的电话,却一直找不到人,她想着干脆自己去找他好了,当做是给他一个惊喜,却未曾想过带给自己的却是惊吓。


这个小县城是多么的小,出个门就能撞见出轨的男友。

她远远的就看到,喝得醉醺醺的李怀安搂着一个性感的女生,两个人卿卿我我的走在街上,然后进了一家酒店……

真是不敢置信,她以为李怀安很多时候只是太忙而忘了自己。现在才知道,其实并不是这样,只是自己本来就不重要。

异地的爱情真的就那么难以坚守吗?或许吧,若不是这些年自己单方面的坚持,这段感情或许早就该结束了。

‘我们分手吧。’这条短信从茜北的手机上发了出去,然后将李怀安拉黑。

她从未想过死心竟是如此舒坦的一件事,尽管这么多年的感情让她难舍难分,可当做了这个决定后,却发现也并不是那么的难。

在新的一年她要开始新的生活,也许她自己也早就不爱李怀安了不是吗?是吧,就这么认为吧。

过完年,在家待了两天茜北就离开了,准备坐上回上海的火车。

李怀安这几天也没来找过她,也许,这是他们这些年最有默契的一次了。

“茜茜,怎么不在家多住两天啊。”母亲的不舍倒是让茜北的心侧动了一番。

“不了,马上就要上班了,我五一长假还回来的。”

人就是这样,在你小时候想的是如何展翅高飞,长大了却又急着何时归巢。

茜北这次的早早离开,只是不想让心中的伤口,腐化在自己最爱的家乡,不想让自己低落的情绪影响到她最爱的家人。

但有时候,你以为你会渡过一段悲伤难过的日子,可往往会出现一些神奇的事情。

比如在茜北上了火车后,在自己的坐位旁边,看到了那张熟悉的侧颜。

“是你。”

“是你。”

董楠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满眼的不可置信。

“你...你怎么在这?”

“回上海啊。”

相对于惊讶来说,茜北现在更多的是感到头皮发麻,浑身都起了鸡皮疙瘩。呼吸的空气中有种莫名的味道,然后挤压到胸腔里面,真是奇异的感觉。

“哦,哦,哦,对了,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茜北微微一笑,将行李放好坐了下来,拿出母亲带给她的零食,分享给董楠。

“不过,在上海你是住在哪的,有时间去找你玩啊。”

“没问题,你住哪,到时我去找你。”

......

火车开了,两人又开始了不停的聊天。

这次茜北睡着后,应该不会那么急着再起来了吧。

缘分还真是神奇的东西,不是吗?茜北。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