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6个故事



“娟娟,你就帮帮你哥哥吧!”李慧凤佝偻着老腰,拉着女儿范娟的手,眼看就要给女儿跪下。


“这些年我帮的还少吗?上次刚帮他还了3万多,这次他又欠了十几万,你说我怎么帮?这些年我的工资奖金全部贴给了他,还有康杰的,你难道不知道为了帮他这些年我跟康杰吵了多少架了。”


范娟看着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母亲,每次都这样,每次她也都会心软,可是这次她真的帮不了了。


以前丈夫康杰的工资都是上交给她的,也对她明里暗里贴补娘家的事情睁一眼闭一只眼。


可是自从半年前康杰知道她拿他工资卡里的钱给哥哥还了3万多的网贷的时候,跟她大吵一架,把自己的工资卡要了回去,并且约定,除了房贷,家里的各项开销基本平摊。


丈夫的要求并不过分,范娟也没理由拒绝。


只是范娟每个月只有4000左右的工资,孩子的文具零食,家里的柴米油盐,还有她自己的人情往来和化妆品开销,别说帮别人了,她衣服都快买不起了。


“他是你哥哥呀,我们是一家人呀!你们家的房子不是写的你们两个人的名字吗?你贷点儿款,帮帮你哥哥吧!”


“房子不是我一个人的。”


“你不管他就没人能管他了,你嫂子也会跟他离婚,你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哥没有媳妇儿,小俊没有妈妈呀!”


“你就不怕我用房子贷款给他还赌债康杰跟我离婚吗?难道你就忍心看着我没有丈夫,朵朵没有爸爸吗?”


“你忘了你哥哥小时候是怎么对你的了吗?同学给他一个橘子,他舍不得吃,带回来给你吃,你们小时候就算有一块儿糖,也要分对方一半,现在怎么变成了这样?”


“那个橘子的恩情我已经还了八年了,早就还完了,他自己不振作,不上进,你就忍心看着我夫离子散,一辈子搭在他身上?”


“你哥他不是个坏孩子。”


“对,他小时候不是个坏孩子,可他现在,是个不称职的儿子,也是个不称职的父亲。”


范娟觉得母亲已经疯魔了,为了儿子已经完全忘记了公平,忘记了道德,忘记了脸面,如今跟她说什么都说不通了,她只想她儿子好好地,她这个女儿过的怎么样她已经完全不在乎。


“我嫂子要离婚就离婚,他自己的债自己还,我不管你们是卖房子还是怎么办,总之以后,他的破债我是不会再替他还了,这100块钱你拿着打车,小俊该放学了,你也该回家给他做饭了。”范娟从钱包里掏出100块钱塞进母亲手里,转身进了家门。



“妈妈,外婆又来找你要钱了吗?”范娟刚进门,5岁的女儿朵朵便开口问她。


“乖,大人的事情小孩子不要问太多。”


“你会跟爸爸离婚吗?”


“我怎么会跟爸爸离婚呢?朵朵怎么会这样说呢?”女儿的话让范娟大吃一惊,她蹲下身子抱着女儿奇怪地问道。


“我听到你跟外婆说的话了,爸爸说外婆想让你们离婚。”朵朵捏着手里的积木,可怜巴巴地说着。


范娟抬头看了眼在厨房做饭的丈夫,拍了拍女儿的头,“爸爸妈妈不会离婚,妈妈去帮爸爸做饭,朵朵自己去玩儿吧。”


朵朵听了妈妈的话,又回到地毯上玩起了积木,范娟则洗了手走进厨房帮丈夫一起做饭。


“你跟孩子乱说什么呢?”范娟拿起丈夫放在洗碗池旁边的辣椒顺手洗了起来。


“我听你们在外面吵,就随口说了句‘妈现在巴不得你跟我离婚,好分了财产给你哥还债’,没想到被这个小人精给记住了。”


康杰一边切着土豆丝,一边笑呵呵地说道:“娟儿啊,你不会真想把我们家的房间抵押了贷款吧?”康杰看着范娟,假装一副担忧的样子。


“切,我又不是傻子,他自己欠的债自己还,他不想好好过日子,我还想好好过日子呢。”范娟用胳膊肘捣了康杰一下,被他躲开了。


“最近怎么没见你买新衣服,钱不够用?”康杰明知故问,“要不要我给你买?。”


“你钱给我,我自己买,信不过你的眼光。”


“别,回头衣服没买,钱也没了。”康杰了然的笑笑,“我觉得你哥这次,除了买彩票中大奖,否则只能卖房子了,他那50平米的老房子,也没办法抵押贷款。真希望他这次能长点教训。”


“要是把房子卖了,我嫂子铁定跟他离婚,到时候房子也没了,老婆也没了,日子可怎么过。”范娟叹息道。


她知道这是哥哥度过难关唯一的方式,虽然代价惨重,不过也是他咎由自取,怪不得别人。


“你那嫂子,还是趁早离了吧,要我看呀,你哥变成现在这样,她功不可没。”


范娟叹了口气,从冰箱里拿了一块儿猪肉在水龙头下冲洗着。



范娟8岁的时候,父亲患癌症去世,那一年哥哥范华晋也才10岁,留下母子三人住在一套不足50平米的老房子里,靠母亲李慧凤在酒厂上班的微薄工资生活。


范华晋念高三那年,母亲李慧凤上班的酒厂倒闭了,范华晋便辍学外出打工,供养妹妹读完大专。


8年前,24岁的范华晋在广东打工的时候认识了同事戴佳,在一起没多久后戴佳就怀孕,两个人奉子成婚。


戴佳是厂里的厂花,人长得漂亮但是心高气傲肤浅虚荣,觉得自己是天生少奶奶命,对于嫁给范华晋这件事一直耿耿于怀。


两个人结婚后,戴佳就再也不去上班了,范华晋自知自己条件不好也没有勉强她。


戴佳也不许范华晋去外地上班了,说是怕他被别的小姑娘勾跑了。


这件事范华晋也顺着她,可是范华晋在本地找的几份工作都被戴佳的多疑和猜忌给搅黄了,最后只能跑跑摩的做做零工。


闲在家里的戴佳不做家务也不带孩子,不是在外面打麻将就是在家看电视玩手机,做饭照顾孩子的事情都是母亲李慧凤在做。


一开始范华晋还会因为戴佳不管孩子说她几句,可是每一次,范华晋还没说完,戴佳便开始吵闹,吵着要房子车子,要衣服包包,哭诉自己嫁给范华晋是多么的委屈倒霉不甘心,久而久之,范华晋也就随她去了。


好在他们结婚那年范娟正好工作了,范娟念着哥哥的好,每月的工资除了生活费全部交给母亲,就算买衣服什么的也总会想着嫂子,日子就这样在浑浑噩噩的过着,虽然说不上有多幸福,可也还算安稳。


而伴随着安稳的还有沉闷、压抑和绝望,在这样的压抑和绝望中,范华晋一点点地变得堕落,开始只是打打麻将买买彩票,一年前竟然迷上了网络赌博。


当时,范华晋输光了本来就没多少的存款,然后又借了几万块的网贷,后来没有钱还,被收债的找上门,母亲被逼无奈,只能找范娟要钱。


范娟自己的工资也不高,不过李慧凤知道康杰的工资卡在她的手里,便求着范娟帮忙还钱。


范娟瞒着丈夫,偷偷替哥哥还了钱,同时也警告哥哥和母亲,希望哥哥以后好好工作,自己也不会再帮他还钱,当时范华晋满口答应,母亲也答应会看好哥哥。


可是没想到,仅仅过去几个月,范华晋又因为网络赌博借了十几万网贷。


这次范娟打定主意绝对不会再帮他还了,更何况,就算想帮她也帮不了了。



范娟的家在城东新兴的商业区,范华晋的家在城西的老城区,中间隔了10多公里,虽然范娟给了母亲钱打车,可是李慧凤还是选择走到1公里外的公交站坐公交车回家。


远一点就远一点吧,省下来的钱够好几天的菜钱了。范华晋跟妻子几千几万的挥霍,老母亲却为了省几十块钱的买菜钱甘愿走好远的路。


“给我钱,昨天打麻将输光了,我今天要去翻本儿。”戴佳推了推范华晋的胳膊,没好气的说。


“没钱。”范华晋盯着手机,头也不抬。


“你不是借了很多钱吗?哪里去了?”戴佳从沙发上支起身子,直直地盯着丈夫,但范华晋理也没理她。


“你又输光了?”


范华晋沉默着默认。


“你怎么不去死?”戴佳拿起抱枕狠狠地砸向范华晋,仿佛抱枕真的能把范华晋拍死,仿佛把范华晋拍死了她的生活就会好起来似的。


范华晋抬起右手,一边遮挡着妻子的攻击,一边起身离开,留下戴佳一个人在沙发上气得歇斯底里,面红耳赤。


小俊从作业本上抬起头,皱着眉头看着打闹的父母,一阵“咕咕~”声从肚子里传来。


父母这样的吵闹他已经习惯了,也许就像老师说的,长大了就会好起来吧,可是现在的他好饿,好想吃饭,奶奶不知道去哪里了,现在还没有回来。


下午7点多,李慧凤终于回到了家,可是一进门却只见孙子一个人趴在茶几上写作业,儿子和儿媳的争吵声从房间里传出来。


“奶奶,我好饿。”小俊可怜巴巴的望着奶奶。


“范华晋,我告诉你,离婚,这一次必须离,嫁给你这些年,我一天好日子都没过过,老娘受够了。”


李慧凤还没来得及开口,儿媳妇儿的声音又从房间里传了出来。


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声音,祖孙两大眼瞪小眼愣了好几秒,直到小俊的肚子再次叫起来,李慧凤才终于回过神,叹了口气,“奶奶这就给你做饭。”拎着菜进了厨房。


“整天说要离婚,说要走,说了这么多年了,你倒是走啊?”房间里的争吵声继续传来。


“好,你赔我青春损失费呀,跟你结婚的时候,我一个如花似玉的大姑娘,你除了这个破房子什么都没有,我给你生孩子,跟你在一起这么多年,我过过一天好日子了吗?”


戴佳歇斯底里的声音在不大的房子里甚至产生了回响,小俊已经习惯了这种争吵声,依旧面无表情地做自己的作业,而李慧凤拿着菜刀的手却顿了一下。


“你班也不上,孩子也不管,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每天就打打麻将你还想怎么样?”


“我还想怎么样?这些年我活得有人样吗?开麻将馆的张寡妇都活得比我滋润!”


“你是不是早就盼着我被车撞死,你好拿着赔偿金养汉子是不是?”范华晋似乎是破罐子破摔了,说的话都不过脑子了,也不管孩子和母亲听不听得到。


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李慧凤听到被车撞死四个字,心念一动。


“奶奶,奶奶,你想什么呢?”小俊轻轻地唤着正在出神的李慧凤,想推一下她让她回神,又怕她举起的菜刀不小心切到手指。


“哦,没什么。”李慧凤终于回过了神,可菜刀还是切到了手指,不过心不在焉的她并没有注意到这些。


“小俊,你想不想吃腊肉啊?”李慧凤笑眯眯地问着小俊,虽说是征求小俊的意见,可人已经转身来到窗前,取下了那块放了好久都没舍得吃的腊肉。


“嗯!”虽然觉得今天的奶奶不正常,可小俊毕竟是个只有8岁的孩子,还读不懂大人那些复杂的情绪。


李慧凤恍恍惚惚地做好饭,陪着小俊吃着,房间里的两个人还在吵,可是他们说的话李慧凤已经听不见了。


“以后小俊要听老师的话,好好学习,长大之后像你姑父一样,找个好工作,娶个好媳妇儿,千万别学你爸妈一样。”


李慧凤慈祥地看着孙子,时不时地把腊肉夹到小俊碗里,全然没发现已经半天了,她自己却一口都没吃。


“嗯,奶奶你也吃。”小俊懵懵懂懂地点了点头,夹了一块腊肉放进奶奶的碗里。


而房间里的范华晋和戴佳也终于吵完了,自己盛了饭坐到饭桌上吃了起来。


李慧凤深深地看了儿子和儿媳一眼。起身回到自己和孙子住的房间,把所有的衣服还有床单拿到了卫生间去洗,脸上带着平和却决绝的笑容。


吃完晚饭,戴佳又去打麻将了,而范华晋也骑着摩托车出去了。


帮小俊洗完澡,李慧凤又将房间全部打扫了一遍,认认真真地洗完澡才回房间睡觉。


第二天一早,李慧凤把小俊送到学校门口,“小俊,以后要是爸爸妈妈对你不好,你就去找你姑姑,听到了没?”


小俊被李慧凤没头没尾的一句话说愣了,呆呆地点了点头,看着学校门口的人越来越少,恋恋不舍地松开李慧凤的手进了校门。


只是8岁的他怎么也没想到,这是他最后一次牵奶奶的手……



未完待续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