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6个故事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上)



范娟和丈夫吃过早饭,将女儿朵朵送到学校,然后各自奔向公司,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虽然昨天跟母亲吵架的时候话说的那么绝,可是她终究是不忍心看着母亲还有小俊因为哥哥嫂子的事情受苦的。


哥哥嫂子怎么作是他们的事,他们欠的帐她不想再管了,也无力再管,可是母亲和小俊的生活她不能不管。


虽然丈夫也是个好心肠,不会对老人和孩子坐视不理,可她还是申请了一张信用卡,这样就不会出现资金周转不灵捉襟见肘这样的事情了。


在网上填好申请表,范娟放下手机又重新开始了工作,虽然信用卡可以解燃眉之急,可最根本的方式还是多赚钱。


要好好工作升职加薪或者换一份待遇更好的工作了,范娟打起了精神,跟手里的工作较着劲。


中午十一点,范娟本想点份常吃的外卖,犹豫了一下又放下了手机,决定中午去吃楼下的便宜拉面,为了省钱,她不得不一再降低自己的生活水准。


可是就在她放在手机的那一刻,母亲的电话打了进来。


“请问你是这个手机机主的女儿吗?”打电话的是一个陌生的男人,声音流露着一种例行公事的刻板。


“是,我是,请问你找我什么事?我妈呢?她出什么事儿了?”对方一本正经的语气让范娟心里油然而生出一种不祥的预感。


“你母亲发生了车祸,现在在被送去市一院的路上,请你尽快到市一院来一趟。”


挂掉电话,范娟便马不停蹄地往医院赶,她的脑子是懵的,她不知道她是怎样请假,怎样跟丈夫解释,也不知道她是怎样打车下车的。


范娟到医院的时候,交警正试图将先一步赶到医院,已经跟司机扭打在一起的范华晋拉开。


“根据肇事司机车上的行车记录仪、附近的监控录像以及目击者的证词显示,你们的母亲是故意撞上正常行驶的车辆的,这件事司机没有责任。”


范华晋被两名交警紧紧按在墙上。


“你什么意思?你说我妈是自杀?”范华晋面红耳赤,还在剧烈挣扎着,两个交警眼看要按不住他了。


“根据目前的证据显示,确实是这样。”交警也有些恼火了,话语里带着怒气。


“放屁!我妈早上出门的时候还好好的,怎么会自杀?”范华晋争得面红耳赤,虽然仍旧一副歇斯底里要撕碎对方的架势,可是眼神已经慢慢放空了。


母亲昨天晚上的异常他不是不知道,母亲之所以会这样做的原因他也清楚,只是他无法承受,不愿意承认罢了。


“那个,医药费我垫付了一部分,算是给老人的一点心意,我中午还约了客户吃饭,要先走了,接下来的事宜有保险公司跟你们联系。”


肇事司机是一个30岁左右的中年男人,姓李,听交警说自己没有责任签完字后便离开了。



随着司机的离开,交警也离开了。范华晋颓然地坐在地上,双手抱着头低声呜咽着。


范娟看了哥哥一眼,又看向急救室门上“手术中”几个字,然后掏出手机打电话给丈夫康杰,手机响了一声就被挂断,随后,康杰的身影就出现在她的眼前。


“你去看看那个司机交了多少钱,是妈自己撞的,医药费看来要我们自己付了,不够的你先交上。”范娟满脸哀色楚楚可怜,看向丈夫的眼神中带着一丝内疚。


“嗯,你别担心,我去看看。”康杰抱了抱范娟,轻声安慰几句便大步朝缴费处走去。


“对方交了五万,暂时应该够了,不够的话我明天再去交。”康杰去了没多久就回来了,脚步轻快,似乎为对方交这么多钱而欣慰。


可是范娟却不这么认为,对方交的钱越多,就说明母亲伤得越重,想到这里,她的心又沉了一分。


三个人在手术室外焦急地等待着,足足等了四个多小时,手术才结束。


“医生,我妈怎么样了?”猛地站起来的范娟双腿一软,康杰眼疾手快扶着她来到医生面前,范华晋也三步并作两步,上面抓着医生的袖子。


“暂时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病人伤得很重,身体多处粉碎性骨折,肝脏和脾脏也受了不少的损伤,最重要的是病人的大脑受到了严重的撞击,醒来的可能性很小,有60%的可能成为植物人。而且就算醒来,大脑的部分功能也会丧失,再加上腿骨和脊柱的损伤,以后能再站起来的可能性几乎为零。”


“病人现在的情况还不稳定,接下来还需要一系列的手术,你们家属先准备一下。”


医生最后几句话说的勉强,大概是通过李慧凤还有范华晋的衣着神态感觉到接下来的手术对他们来说会是比较困难的。


“请问医生,治好我妈需要多少钱?”范华晋脱口而出,他知道这个数字对他来说会是个天文数字,但这也正是他现在最在乎的问题。


“手术费用和治疗费用还有初期的药费和材料费保守估计40万,后期的护理费用每年大概需要5万左右,如果病人醒了,康复费用估计在8—10万左右。”医生的语气平和冷静,视线停留在范华晋的胸部附近,尽量地照顾着家属的感受。


“你是说就算做完手术,我妈也不一定能醒?”康杰抓住了重点,感觉有点儿难以接受。


“是的,病人大脑受到损伤,成为植物人的可能性很大。”


“谢谢医生。”看着范娟兄妹震惊茫然的表情,康杰向医生道过谢,扶着范娟在身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李慧凤被送进了重症监护室,范娟兄妹和丈夫三个人坐在椅子上,相对无言,谁都没有开口说话。


不知道过了多久,康杰打电话给自己的母亲,拜托母亲帮忙接朵朵放学。


挂掉电话,康杰从钱包里拿出一张卡交给范娟,“这里有十万,是我们当年结婚收的礼金还有这几个月我的工资,先给妈做手术吧。”


范华晋看了一眼妹妹和妹夫,张了张嘴,又把话咽了回去,转身走出了医院。


重症监护室有专门的医生和护士24小时看护,工作、孩子、手术费,范娟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跟康杰两个人又交了10万块也离开了医院。


第二天上午交警队传来处理结果,李慧凤是故意撞上去的,所以全责,而且被撞坏的宝马车的维修费大概需要4万左右。


但司机李先生表示,虽然自己的车被李慧凤撞坏,但他放弃追责,之前的五万块也算是对李慧凤的人道主义援助,并祝福老人早日康复。


范娟对处理结果不置可否,但还是对交警说了声:“谢谢。”


范娟下午下班的时候,看见小俊抱着一包行李坐在自家门前。


“姑姑…”小俊一双大眼睛已经哭肿了,看见范娟又哭了起来。


“小俊你怎么在这里?”


“下午爸爸来学校接我,说妈妈跑了,然后就把我送到了这里。爸爸还说奶奶病了,奶奶病的很重吗?她昨晚都没有回家。爸爸是不是不要我了?”


奶奶不见了,他被爸爸送到姑姑家,曾经仅有的温暖也没有了,他觉得自己被彻底地遗弃了。


“小俊,别哭了,你爸爸不会不要你,你这几天先住在姑姑家,以后就由姑姑来照顾你。还有,你奶奶现在在医院里,等过段时间,奶奶好一点,姑姑就带你去看她好不好?”范娟将小俊领进家门,用温水绞了一块湿毛巾替他擦去脸上的泪痕。


小俊乖巧地点了点头,静静站着让范娟帮他擦着脸。


范娟的心里也已经清楚了个大概,母亲病了,嫂子走了,小俊除了她没人会管了,只是哥哥会做什么呢?


这时医院的电话电话正巧打了进来,医院说,母亲的情况稳定,第一次手术安排在七天之后,家属同意的话三天之内就请到医院签字。


结束和医院的电话后,范娟给范华晋打了一通电话,可是他的手机已经关机了。


没多久,康杰带着朵朵也回来了。


范娟将范华晋手机关机的事情告诉康杰,康杰又拨打了几次,仍旧是关机。


范娟放心不下,吃过饭后让康杰去哥哥家里找他,可是康杰到了之后却发现家里没人,而且听邻居说下午出去后就再也没回来。



范娟和康杰坐立不安的等了一个晚上,没想到却等来的却是警察的电话。


原来,那天范华晋医院离开后,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找到了李先生的家。


早上跟戴佳吵完架,他便去跟踪李先生的家人,下午把小俊送到范娟家后,就绑架了李先生的儿子。


他知道李先生是有钱人,希望能从李先生那里要到钱给母亲治病,可惜他没有想到李先生儿子的书包里居然有定位装置,警察很快就找到了他。


被抓获的范华晋对自己的罪行供认不讳,但他提出见范娟一面的要求被拒绝了,最后只写了一封不长的信由管教带给了范娟,随信一起带给范娟的还有一份卖房授权委托书。


娟儿:


哥这些年做了很多糊涂事,拖累了你好几年,害了妈,害了小俊,现在又一次害了你。


妈是因为我的事才出事的,当时满脑子想的都是要救她,搭上我的命都行,可是没想到我不仅没能就妈,现在又害了你一次。


这几天在里面我想明白了,妈苦了几十年,我不想让她再换一种方式苦了,如果她知道现在的局面也不会想再拖累你,我们不治了,放手让妈走吧。这个决定是我这个不肖子做的,跟你没关系,你听我话就行。


把钱从医院拿回来,给妈买块儿好墓地,让她下辈子托生个好人家,别再因为我受苦了。


我那房子你跟康杰看着卖了吧,把我欠的钱还上,小俊上学也要钱,要是不够的,我出来了再给你。


我该怎么判就怎么判吧,你也不用为了找律师,把钱给小俊省着,我这条烂命不值钱。

                                                                                                                                                                                                                          ——范华晋



收到信和委托书后,范娟也想过放弃治疗,可是李慧凤毕竟是生养自己几十年的母亲,就算哥哥在这里,也没办法下定决心在放弃治疗确认单上签字吧。


范娟一天一夜没睡,一直守在重症监护室外,最终还是做不到放弃治疗。


可手术的安排时间却是一拖再拖,只因为李慧凤的病情严重恶化,薛医生本想等着稳定了点再动手术,可最后等来的,是病危通知书。


“对不起,李女士这个情况已经没有手术指征了,现在能做的也只能是减轻痛苦……”薛医生一脸抱歉地说道。


“我妈还有多长时间?”一天一夜没睡的疲惫此刻全部涌了出来,范娟的身体变得软弱无比。


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淌了下来,她已经做好了负债累累的准备,老天爷却夺走了这个机会……


“说不准,看她自己吧,就算意志强一点,也很难度过这一周!”薛医生将范娟扶到身后的椅子上,随后便离开了。


然而就在三天后,李慧凤停止了呼吸。范娟按照范华晋的嘱托将母亲葬在了南山公墓里。



半年后,范华晋的绑架案开庭,范华晋被判了8年的有期徒刑。


他没有上诉,也没有任何的不服,在狱中的第二年,戴佳跟他办理了离婚手续,并且放弃了对小俊的抚养权。


跟戴佳离婚后,范华晋痛定思痛,在监狱中完成了曾经放弃了的大学梦。而由于他在狱中的良好表现,服刑第6年就被放了出来。


范华晋出狱后,本来打算利用自己在监狱学到的知识做生意,可惜没有足够的本钱,只能继续开起了摩的。


也许是上天眷顾,半年后,传来老城区拆迁的消息,范娟将房产证和那份授权卖房委托书还给了范华晋。


拆迁款到手后,范华晋跟康杰两个人合伙开了一家建材公司,随着两人的努力经营,公司渐渐取得了不俗的收益,而范娟也辞了工作,开了一间她一直想开的花店。


虽然日子变得好了起来,可是每每想到母亲,范华晋的心里还是会觉得隐隐刺痛,要是他能早点醒悟就好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