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8年12月2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37个故事



23岁那年我最爱的爸爸病倒了,妈妈将家里亲戚都借遍了,卖了房子,背上了一大笔贷款,还是没能将他救活。

走了的人得了解脱,而活着的人要承受双倍的痛苦。

那段时间妈妈整日以泪洗面,催债的人来了一拨又一拨,我们被逼到了生活的死胡同,走不下去又回不了头。

也是那时候,我认识了莫向阳。

叔叔江伟问我,想不想尽快还清债?

我何尝不想,那时候我连当小姐的念头都有了,只是苦于没有门道。安逸的活了二十三年,我也实在没脸面主动跑进风月场所去问需不需要小姐。

叔叔是个小商人,不知他是从哪得了消息,竟搭上了莫向阳的饭局。

饭局以莫向阳为中心,每个人都使劲浑身解数讨好他,和我一般年纪的女孩子还有好几个,叔叔讨好的站在他面前,不停的对我使眼色,让我上前来向莫向阳敬酒。

来之前,叔叔信誓旦旦的和我说莫向阳绝对能看得上我的,我不知他哪来的自信,能让相貌平平的我在美女如云的饭局上脱颖而出。

虽然我长得不丑,但绝算不上美女那一类,最多算得上清秀。我看着叔叔自信满满的眼神,真的有些不明所以。

“莫总,这是我的侄女江颖。”叔叔对着莫向阳谄媚的笑,将我推到莫向阳的面前。

莫向阳不说话,仔细打量了我好久,如果我没看错,我竟在他的眼中看到了一丝欢喜,对房间内其它肤白貌美的美女毫无表情的他,居然对着我笑了,他笑的时候眼角的皱纹好似孔雀大开的尾屏,深深惊到我了。

这世界大概是颠倒了,他竟然会看上我这个只能说不算丑的人。

“江颖,这名字好,我敬你一杯。”他冲我举杯,尽显绅士风度。

那时我只当他真的是夸我的名字,颇有些受宠若惊的同他碰了杯,他在我心中的形象瞬间高大了起来,如我一般的小人物能得此厚爱,当时真觉是三生有幸啊。

那年我23岁,而莫向阳已经39岁了,他是个极其注重形象的人,所以倒是很难看出他的真实年龄。

第一次见面时我只记住了他的眼神,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眼神,可偏偏笑的时候能将所有的锋芒掩去。直至后来我才明白只有经过无数岁月沉淀才能做到这般收放自如。

后来饭局散场时,他说要送我回家,我当下是想拒绝的,可是却被叔叔暗地里掐了一把,对了,此行我来的目的不是装清高,是来用我唯一值钱的身子换钱的。

只有穷怕了的人才知道,比起穷困潦倒,哪怕往上爬的手段再肮脏也不会放弃的,比起要守护的东西,我失去的就显得不足挂齿了....

可若是重来一次,我绝对不会走这条路了。

第二日,叔叔很是兴奋的来找我,说是莫向阳打电话给他想要聊聊合作的事情,他给我转了一笔钱,还说之前父亲住院时他垫付的钱就不用还了。

母亲不知道这事,我与叔叔谈话时是避开她的。

我看着叔叔春风得意的模样,还是实话和他说了,莫向阳说要送我回家,是真的送我回家,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

叔叔沉思了片刻,才正色道“不着急,他还会来找你的。”

我望着他不明所以,加之昨日莫向阳在饭局上独对我照顾有加,我敢肯定这里面是有猫腻的。

叔叔就是知晓其中的原因才将我做为筹码往莫向阳身上推。

我没回话,数了数叔叔给我的转账金额,相对于那些债款而言,这还远远不够。

叔叔大概也知晓了我的意思,拍了拍我的肩膀“小颖,叔叔已经帮你铺好路了,接下来你要靠自己了。”

我知道他的意思,是要我攀上莫向阳这棵大树。

真是讽刺,我这辈子最为不耻的就是小三与情人,可我现在却不得不成为这样的人。

莫向阳的电话很快就打过来了,他将车子停在我家楼下,约我一同去吃饭,我骗母亲说要出去谈个客户,可能会晚点回来。

母亲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捧着父亲的相册独自进了房间。

莫向阳大概是将我的身家底细都已经调查清楚了,在车上他便直接和我开口,“我可以替你还清所有的债....”

后面的话他没接着说下去,都是成年人,我自然清楚是什么意思,世上是绝没有免费的午餐,我懂。

与他面对面坐在餐厅的时候,我还有些恍惚,他熟门熟路的点了一道香菜炒牛肉,直到上菜的时候我才惊觉,我最不喜欢吃的便是香菜,只闻着那味道我都觉得难以忍受。

我努力不让自己表现出任何异样,故作轻松的尝了尝牛肉,违心地说了句“好吃”。

他看着我,眼色比初见时的更温柔,可他周身的气场还是令人感到压迫。“多吃些香菜,你不是最喜欢吃吗?”

我有些诧异的望着他,微张着嘴半晌都没说出话来,谁说我喜欢吃香菜了?我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香菜。我略显生硬的笑了笑,“莫总,我不吃香菜的。”

这话一出,他的表情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换着,越来越难看,眼中锋芒尽显。

我心里咯噔一声,赶紧换上谄媚的表情,故作十分欢喜的夹起许多香菜一口塞在嘴里,艰难的嚼了几口以后我便直接咽下了。

“我开玩笑的,莫总可别当真了,我最喜欢香菜了的,对身体好。”我感觉所有香菜卡在我的喉咙了,赶紧喝了一大口水。

他有些失神的喃喃道“是啊,你经常这么说的。”

我这才发觉,他在透过我看另外一个人,深情且绝望。

接连一段时间,莫向阳都带我去吃饭、看歌剧表演、登山。

我其实并不喜欢看索然无味的歌剧,看得使我昏昏欲睡,我更爱热血刺激的好莱坞电影;我也不爱吃同他去吃饭,因为每次他都会点香菜炒牛肉,每次吃完我都要去洗手间吐上半天;我更不爱登山,因为他每次选的山都是荒山,荆棘丛生,连路都不甚清晰,我总害怕他突然将我丢下,那样我便找不到下山的路了。

可是,即便我不喜欢他,不也一样需要陪在他的身边吗?

我觉得莫向阳是疯了,疯了才会看上我,疯了才会做这些事。

因为当我看歌剧看得昏昏欲睡时,他也差不多;每次点的香菜炒牛肉,他总是一个人将牛肉吃完了,他家大业大的为什么就要揪着这牛肉不放?我一口都没尝到;至于登山时,他不像是在登荒山,更像是一只从动物园放生回到大自然的猴子,我也不知为何,总有一种莫名的错觉,觉着他与这山总该是一体的。

至于我的母亲,在我从叔叔手中拿出一笔钱还了一些债款后,她变得沉默了。

后来莫向阳替我将所有的外债一笔还清,我兴高采烈的告诉她,我们再也不需要胆战心惊的过日子了。她只是紧抿着嘴,连一点缝隙都没有,一点关爱都不肯给我,她终日捧着父亲的相册,也不流泪了,也不说话。

隔几日,我们住进了高档小区,她也不问缘由,仍然将自己关在房中,于她而言,大抵是没什么区别了。

我知道她都知道,她不问,我不说,还能自欺欺人罢了。

那日,莫向阳带我去参加一个饭局,我原是不想去的,毕竟自己是个上不得台面的身份,但我从来没有说拒绝的权利。

所幸到了那里,我才知道这本就是一场私人聚会,那些个大腹便便的老总带着的都是年轻貌美的女友,相形之下我倒是显得很寒酸,脸蛋与身材俱是平平。

觥筹交错的场面,我实在是应付不来,即使只静静待着莫向阳身边也觉得脸都要笑僵了,得了空我便往厕所跑,也算是偷得一刻安闲。

也是在这里认识了任玲,那日她穿着一身黑色的吊带抹胸裙,越发衬得她肤若凝脂,美得不可方物。

“喂,你是莫向阳的情人吧?”她把烟放在嘴边,有些含糊不清的说道。

我一愣,有些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故作镇定的洗手,她就站在我的身后,靠着墙抽烟,烟雾萦绕间看不清她的表情,我偶尔透过面前的镜子偷瞄了她几眼,她的美貌,真的令人叹服,造物主真是偏心啊。

我经过她面前的时候,她却伸手突然拦住了我,带着打量的目光,“前些时候,我听人说莫向阳找了一个情人,我还不相信,当初那么多女人往他身上扑都没用,怎么如今倒是开窍了,现在看到你,我也就信了。”

我不明白的她的意思,问她为什么?

我的直觉告诉我,什么都有可能,但绝对不是莫向阳对我一见钟情。一见钟情,钟的是脸,而我最没资格和人拼脸。

她勾唇笑了笑,挑起我的下巴,“尤其是你这眼睛,真漂亮。”

离场时,莫向阳有些醉了,司机临时有事请假先走了,我便充当了司机的角色。

“要去哪?”

他按了按太阳穴,说去希尔顿酒店。

我看他实在不舒服,便又下车去后备箱拿了一瓶矿泉水。每次他喝了酒,便总需要喝好多的水,我便让司机在后备箱放一箱水,以备不时之需。

此时也是深夜,街道上冷冷清清,而他坐在副驾驶假寐,我打开车窗,连空气都是静悄悄的。我觉得有些悲凉,便打开了深夜电台。

“年轻不懂李宗盛,现在听来全是人生,接下来请欣赏李宗盛的山丘。”

电台主持人的声音温润稍显稚嫩,他说这话就显得有些违和,而且人生那么长,那么复杂,哪能是一首歌能道尽的。

不过虽然听不懂李宗盛歌里的人生,但我很爱他带着沧桑的嗓音,一字一句都带着浓厚的感情。

‘越过山丘,虽然已白了头

喋喋不休,时不我予的哀愁

还未如愿见着不朽,就把自己先搞丢

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喋喋不休,再也唤不回温柔’

听到这段时,我只觉着歌词真美,他的嗓音唱出来更添一层沧桑的美,尤其是那句‘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更是唱的人心中难受。

听到这句我不自觉的看了一眼身旁的莫向阳,他不知何时竟已经醒了,眼里失了往日的神采,竟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无助的抓着胸前的安全带,

看到我的目光,突然往我身上靠,我有些惊慌无措,好在已经到了酒店停车场。

此时的莫向阳性子大变,失了往日的气场与强硬,大概是喝醉了,他才会放下所有防备。

昏暗的房间内,我甚至还来不及开灯,莫向阳就紧贴着我的身子,声音嘶哑的说“小颖,我想要,给我好不好?”

他说这话时深情款款,可我只感觉到一阵寒冷的悲伤,我极力隐忍着说好。

衣物褪尽那一刻,两具身子贴合,可是当他的手抚上我的丰满时,他的手却突然顿住了,他像是在寻找什么,狠狠地在我的肌肤上面摩擦,就在当我以为他会有更进一步的举动时,他却突然一把将我推开,力度之大让我反应不及,冷不丁的撞在冰冷的墙上。

果然,他在透过我寻找一个人的身影,可是很显然他没找到。

平日里不论面对什么都不动声色的人,此刻扑在床上放声痛哭,嘴里含糊不清的说“你不是她,你不是她,她真的不见了,你不是她。”

身上的疼痛在听到他的话时,突然就显得微不足道了,此情此景,甚是符合那句歌词“越过山丘,才发现无人等候。”

不是无人等候,而是最想要的人不在,即使全世界在那等候,也比不过那一人的分量。

一切都很明了,我心中的问题突然有了答案,哪有什么一见钟情、你最特别的戏码,不过是沾了她人的福。

可是,我望着眼前这人,我竟生了该死的怜悯之心,觉得有些心疼。

我随便寻了件衣服套上,坐在他的身边抚着他的背,后来大概是累了,或者是说酒劲退了,黑暗中我只听得见微弱的呼吸声,像是极力隐忍着,我知道,白日里的莫向阳回来了。

过了好一会,他换了一个姿势,头枕在我的腿上,身子蜷缩着,声音沙哑的说“你是江颖!”

是,我只是江颖,不是她!

第二日,我醒来时,只觉得身子难受的很,大概是被莫向阳当了一晚上的人肉枕头造成的,而莫向阳此时已没了身影。

我活动了一下酸痛的身子,正准备找一下其余的衣物在哪,手机却突然响了起来,我看了一下,是我烂熟于心的号码,我知道这一天迟早会来的。

“喂,莫太太....”

莫向阳是有家室的人,我是知晓的。正是因为知晓,才始终觉得有些许亏欠。

莫太太如我想象的那般优雅知性,长得很漂亮却不张扬,即使只是礼貌性的朝你微笑,也使人如沐春风。

“江小姐是吧?你好,我是高丽倩。”她微笑着朝我伸出了手,好像我是她多年未见的好友,倍感亲切。

“你好,莫太太。”相对于她的落落大方,我倒是有些慌乱,

“江小姐长得可真像一位故人,尤其是这双会说话的眼,真教人羡慕。”那位故人,应该就是这一切的因由。

“我以为你会恨我的。”毕竟我是个小三,钻入他们婚姻中令人作呕的蛆。

“我为何要恨你?向阳挂念的人又不是你。只要那人在他心头不死,即使你不出现,还会出现无数个你。”

她这话说来原是情理之中,可我却还是觉得有些难受,为什么呢?我也说不清,姑且当做是因为成了他人的替身的悲哀吧!

“那个人叫小颖,对吗?”他从不会唤我小颖,也绝不会那样温柔深情。

“她叫蒋晓颖,与你的江颖一字之差,但更重要的是,你很像她,形神俱似,初时我听任玲说,还不太相信,如今一见果真如此。”

我苦笑一声,倒不知是好是坏,这皮囊让我轻而易举的还清了所有的债,可同样也得活在那人的阴影之中。

“向阳亏欠了她太多,如今便只好竭尽全力的对你好,在你的身上找她的影子。江小姐,你甘心吗?”

我没回答她,反问了她一句“那莫太太你呢?”

“我无所谓甘不甘心,我就是莫太太,不需要活在她的阴影下。”

她说话时看似好像风轻云淡,一字一句却直插入我的心,此刻我倒宁愿她像个泼妇对我拳脚相加。

“今日我前来,为的只是看看你,若是你想听故事,可以去找任玲。”她说这话时推过来一张名片,纤细修长的手指格外好看。

我原是不该去找那个叫任玲的女子的,我不过是莫向阳花了钱放在身边的东西罢了,他失了兴趣便可以随时丢弃。而我还是不自量力的去寻了答案,我控制不了自己。

我按照名片上面的电话打了过去,那头的人问我是谁?

我有些忐忑的说,“我叫江颖。”

电话那端的那人惊呼一声,有些揶揄的笑道“想必是莫太太找过你了吧!”

我没否认,过一会她接着说道“我们见过面的,那晚在洗手间。”

我想起了那个一袭黑裙美得不可方物的女人,难怪那日她说那样的话,原来也是一位知情人。

过了几日,我与任玲约在之前那家咖啡厅,她穿着一身职业装,今日倒显得比之前要憔悴了多。

“你是要问我蒋晓颖的事?”

我点了点头,她继续问道“怎么不去问莫向阳?”

我干笑了一声,“我还年轻,想多活几年。”

她被这话逗乐了,笑了一阵才说道“其实,你们还是不一样的。”

我撇嘴,这是自然的,她又不是我的何人,怎么会生得一模一样呢!

两人闲扯了一会俏皮话,她才给我说起了蒋晓颖与莫向阳的事。

蒋晓颖与莫向阳是青梅竹马,大学毕业后便一起南下打工,那时两人都很穷,又没靠山,在一座陌生的城里很难立足。

可是两人都是不服输的性子,就是凭着这股劲在一家国企立足,后来几年渐渐稳定了,也有了一些存款,可是莫向阳是个有野心的人,他不肯就这样止住了脚步。

于是从国企辞了职,自己开始创业,刚开始那几年摸不着方向,跟人炒股结果把全身家当都给赔了;后来又到处找人借钱,重新开始创业,超市、餐厅、娱乐场所他都做过,可每次都是血本无归。

后来看准房地产势头旺,又想转向房地产,可这时他身无分文,还欠了一身债,还是蒋晓颖为他筹的第一笔资金,那时蒋晓颖的全部家当也让莫向阳赔光了,只剩下莫向阳许她的一个空头未来。

任玲一直说蒋晓颖太傻了,不知有所保留,以至于让她也陷入了这样的困境。

那时的蒋晓颖却总是笑说自己很幸福,事事以莫向阳为主,即便是穷到只剩一个馒头,她也会将馒头留给莫向阳。莫向阳除了不能给她物质上的幸福之外,其他方面对她也是极好的。

蒋晓颖将最好的八年全都给了莫向阳,而莫向阳的事业也终于摸索了出路,渐渐有了一些起色。

可就是在这个时刻,蒋晓颖和莫向阳提了分手,她说她要结婚了,是家里人介绍的。

那年蒋晓颖三十岁,莫向阳放在口袋的戒指刚捂热就被舍弃了,原本他们马上就要走向美好的未来,可就是差了那么一点点啊。

莫向阳不明白,那么爱他的蒋晓颖怎么就要离开了,明明一切都在慢慢变好了,怎么她就不陪他了?

蒋晓颖走得很决绝,一点挽回的机会都没给他。

莫向阳失了蒋晓颖的一段时间都过得很颓废,可是那时他的创业刚刚有所起色,他拼了命一样的做事,用繁忙的工作来压下他心头的情绪。

后来,他在迎娶高丽倩的前几日,去了蒋晓颖的家乡,也许只是想看看她,可是却只看到了那块有她照片的石碑,那张照片是他们之前的合照,为了纪念她的二十五岁生日。

那时,莫向阳才知道,蒋晓颖根本不是要结婚了,而是查出了胃癌晚期,她什么都没说,就这样离开了。

我总觉得这个故事太过沉重,三言两语不足以描述出蒋晓颖对莫向阳的爱。

“可是后来,莫向阳还是娶了如今的莫太太。”

任玲笑了笑,放下了咖啡,“当然,不然如今,莫向阳的事业也不可能做的这么大。”

我觉得很难过,很想去看看那个叫做蒋晓颖的女生,不为别的,只因尊敬。

“蒋晓颖这丫头就是太傻,她当初得了病,连我都不肯说,一个人走了。”任玲不无惋惜的说道,她搅了搅已经凉了的咖啡,看向窗外的远方。

我不会安慰人,只会和她一同沉默着。

我想起莫太太给我的名片,任玲竟然是一家化妆品公司的老板,我便随口夸了她一句。

她一愣,漫不经心的说“那不过是我出卖青春得来的钱,也没啥好夸的。”

她说完这话,我才发觉她眼角的皱纹也变深了,原来这世上,没人能挡得住衰老。

那晚,莫向阳还是如常接我去看歌剧,我想从我们看过的歌剧中找出一些蛛丝马迹,来证明他是在隐喻什么,可是我发现不论是哪种歌剧,只要上映了他便要去看。

我借着昏暗的灯光,偷偷打量他,他明明也是心不在焉的,可为什么还要来这里?

我没敢问出来,倒是他先开口了。

“我太太来找过你?”他说话时没望着我,还是半阖着眼靠在椅子上。

“嗯,她和我说了蒋晓颖。”既然他先开口,我便索性说了出来。

果然,我一说到这个名字他便瞪圆了眼看着我,半晌也没说出一个字。

“其实喜欢吃香菜的人是她,对吧。看歌剧、爬山也都是在因为她。”

我只不过陪着他回忆的人罢了。

他紧紧攥住我的手,像是即将冲破水坝的潮水来势汹汹,可最终还是退了潮,他无力的靠在椅背上,有气无力的说“那时,我们穷,休息日没地方去玩,便喜欢爬荒山,我们都是大山里出来的孩子,倒也习惯了。夏天热的时候,我们就经常跑来歌剧院的大厅蹭空调,我对着她说,总有一天,我也会让你光鲜亮丽的走入歌剧院,可是后来,我忙着创业也没时间陪着她,....”

说到后面,他有些哽咽,我轻轻拥住了他,除此之外,我再无其他的言语能表达。

那个叫做蒋晓颖的人,爱他那么深,可是他好像还不明白。我为她感到深深的遗憾,也为自己感到可悲。

他还是喜欢吃那道香菜炒牛肉,我却实在无法吃下那香菜了,为此,我头一遭与他吵了架。

他气急败坏的走了,我也觉得很难过。

他不懂,他永远都不懂。

莫向阳不大喜欢碰我的身子,大概是因为这能让他清醒的意识到,我就是我,只是江颖。

那日我惹急了他,最后还是被迫在他的身下认了错,他红着眼说江颖,你不该起这样的心思。

那一刻,我也知道我惨了,我动了不该有的念头。

我经常会想起和他在一起的画面,不知为何,之前想的全是他的不好之处,可如今我这一回想,尽全是念着他的好。

我听歌剧时昏昏欲睡,他会将他的外套盖在我的身上,将我的头靠在他的肩上,轻缓的动作,让我都觉得自己很珍贵。我很贪恋他身上的味道,使我倍感安心。

同他吃饭时,他经常像个小孩子一样挑食,偶尔还会和我抱怨遇到的不顺心的事,说话时他的眉头会微微皱着,额上的皱纹一道一道的,那时我真想分些时光给他,让他能够再年轻些。

登山时我喜欢紧紧抓着他的手,他的掌心粗糙又厚实,我总舍不得放开。

可是,他不要这样的我,他要的只是一个听话的傀儡,一个蒋晓颖的替代品。

我也很想甩自己两耳光,痛骂自己不要脸,可是没办法,我无法决定心的走向。

莫太太又找了我,她问我是否知道了蒋晓颖的事情。

我说全都知道了。

她问我,什么时候离开莫向阳?

这次的她再没了上次的镇定,显得有些慌乱。我说我没权决定自己的去留,我把自己卖了。

她没说话。

后来任玲告诉我,莫向阳与莫太太闹翻了,从公司开始蔓延到家里,我无心过问,可是当我看着任玲嘴角那丝幸灾乐祸的笑时,我估摸着这莫太太的人缘是不太好的。

他们一闹便是一年,我这个小三竟也当了一年半了。

这场闹剧以莫太太怀孕结束了,一切好像又和好如初了,可是任玲说这话时,我觉着应该另有隐情,说不定是莫太太那位当了市长的表哥起了作用。

前几日,母亲突然问我,愿不愿意搬去乡下住?

我让她先去,我还要处理一些东西,她没说什么,只让我尽快。

莫向阳一直将我做金丝雀似的养着,从来不会对我说他家中的事,可那晚他和我说,他要做爸爸了,欣喜之情溢于言表。

他之前问过我,为什么我还不怀孕?

我说身子不好,难怀上。我没让他知晓我偷偷吃避孕药的事。

莫太太后来挺着肚子找过我,只是唠家常,一点锋芒都没有。

我问她为什么之前不早点怀上?

她说现在也不晚。三十岁还不算得上是高龄产妇。

我想离开了,便问她愿不愿意帮忙?

她欣然答应,说这是给她宝宝最好的礼物。

走之前,我给莫向阳留了一句话,我觉得他不该只是浅显的怀念着蒋晓颖,那样不够。

“其实,蒋晓颖和我一样,并不爱吃香菜,只不过是你爱吃牛肉,她便将那些全留给你;她也不指望你带着她光鲜亮丽的走入歌剧院,只是想和你在一起,待在一起而已。而你并没有你所想的那么爱她,你那么爱的不是蒋晓颖,而是那个为了你放弃一切的女人。你是自私的,你的爱也是。我不懂事,竟然也爱上了你,可现在我得离开你,为了更好的活着。你已经错过了一个蒋晓颖,可迟早你会错过第二个。”而我不想成为第二个。

我把信交给了莫太太,她会很欣喜的,毕竟她还在等着莫向阳回头看她,应该会了,毕竟他也快老了,她会牢牢守住她的“莫太太”的。

我离开这座城时,去了蒋晓颖的老家,我很喜欢她,可惜只能透过照片见到她。

我想,她爱着莫向阳时应该是很孤独的,我甚至能想象到她坐在暖黄的灯光下,摆好碗筷,等他回家的场景,也许还会有一盘香喷喷的香菜炒牛肉。

她真勇敢,可我希望这世上的人不要像她这般勇敢。

爱一个人不该孤独的。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夜里,他爬进了寡妇的窗户(全)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

婆婆让我给老公生个弟弟(下)

爬上别人妻子的床(全)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世界那么大,我们相遇了

关注小幺带你阅读不一样的故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