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77个故事



胡宇诚追了三年,终于把宋心怡追到手了。

而他对宋心怡的百般照料,也让他成为了众人口中的三好男友。

傍晚,胡宇诚做好饭喊道:“心怡,吃饭了,你不是吃完还要和璐璐她们出去逛街么?”

“来了来了。”宋心怡妆容精致的从房间走出来。

胡宇诚看见宋心怡脸上的妆容,又扫了一眼她身上的吊带短裙,眉头微皱。

宋心怡看见他脸上不太满意的表情,低头看了看自己,又摸了摸自己的脸:“你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我的打扮有什么不对吗?”

“你换件衣服吧,这条裙子估计晚上穿出去会冷的,商场里面都有空调。”胡宇诚似乎是不经意的说。

宋心怡莫名其妙的看了看男友:“啊?”

她看了看外面的光,夏日傍晚的太阳在这个时候依然带着炙热的温度。

胡宇诚看她没有动静的样子,直接拉着她进了房间:“听话,换条长裙,不然晚点会冷的。”

宋心怡看着他从柜子里拿出一条可以把她遮得严严实实的长裙,偷笑道:“诶,你要我换衣服,其实怕我这样出去回头率太高了吧。”

她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还带着笑意,只把胡宇诚这样的行为,当成是男人都有的占有欲。

胡宇诚捏了捏她的脸:“快点换完出来吃饭。”说完便走了出去,还顺手关上了房门。

宋心怡看着面前的长裙,又看了看房门的方向,脸上都是幸福甜蜜的笑。

吃完饭,宋心怡便独自出门赴好姐妹的约……

几个女孩子好久没见,逛了街看了个电影,一下子没注意时间。

从电影院出来,宋心怡才发现手机上二十多个未接来电十多条信息,全是来自于胡宇诚的。

从十点多到十一点多,他一直不停的打电话。

宋心怡看到他这么着急找自己,还以为出了什么大事,来不及看信息便准备回电话。

只是还不等她拨出去,胡宇诚的电话又来了,她立马接听:“喂,宇诚……”

“心怡,你在哪里?怎么一直没接我电话?那一头,胡宇诚的声音十分焦急。

“我和露露她们逛完街去看电影了,手机静音了,对不起啊……”宋心怡听到他语气急促,连忙解释。

那边的胡宇诚很快接话:“你给我发位置吧,我去接你。”

“不用了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宋心怡看了看身边的好友,有些不好意思。

胡宇诚却坚持:“我已经出门了,你把地址告诉我,然后站在原地别动,我很快就到……”

“那好吧,我在平海路的这个电影院门口。”坳不过他,宋心怡只好把地址告诉他。

说完,胡宇诚便直接挂断了电话。

宋心怡身边的好友一阵揶揄:“你们家的三好男人又要出现啦?”

她不好意思的朝好友晃了晃手机:“看电影关静音了,他一直打电话发信息我都没看到。”

“啧啧,又开始秀恩爱了,好了好了,既然他来接你的话,那我们就不在这里等狗粮了,我们俩先走了啊。”露露说道。

宋心怡点点头跟两个好友告别……

在宋心怡等胡宇诚的期间,有一名陌生男子向她问路。

宋心怡好心帮这个人指路,两个人简单的说了几句话,然后男子向宋心怡道了谢便走了。

没想到,这个画面正好落进了胡宇诚的眼里。

他的眼神微变,从车上下来:“心怡。”

宋心怡快步走到他身边:“你来啦。”

看到他衣衫不整的样子,宋心怡不免有些内疚:“对不起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看电影的时候没注意手机。”

她向他解释,却不知道,此刻胡宇诚在意的根本不是这件事。

胡宇诚环视四周,没有看见宋心怡的两名好友,反而宋心怡的身边只出现了刚刚离开的那个男人。

他皱着眉头问道:“刚刚那个人是谁?露露她们呢,你不是说和露露她们一起的吗?”

宋心怡这个时候还没有意识到什么:“露露她们知道你要来接我,就先走了,刚刚那个人我不认识的,只是问个路而已。”

胡宇诚看着宋心怡的眼睛,最终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说什么……

过了几天,宋心怡因为要加班不能回家吃饭。

考虑到上次的情况,这一次她便提前打电话告诉胡宇诚自己要加班,让他自己吃饭,不用担心她。

餐厅内,宋心怡和临时约见的男客户面对面而坐。

等餐的间隙,宋心怡将合同拿出来给客户过目,并时不时的给客户解释一两句。

因为这个客户和宋心怡有过多次合作,所以他们也算得上熟悉了,确认合同没什么问题之后,客户在上面签了字。

等到菜都上齐了,两个人便开始像朋友一样,吃饭聊天。

而另一边,胡宇诚吃完饭,便窝在沙发里看电视。

八点多,他看了看时间,宋心怡还没有回家,估计她也快下班了。

他换了衣服出门,来到了宋心怡的公司楼下,准备接她回去。

但是一直等到晚上九点,始终没有看到宋心怡从写字楼里出来。

他开始变得有些焦躁,按捺着自己的心,没有给宋心怡打电话。

到了九点半,写字楼的最后一盏灯也熄灭了,最后一个人从写字楼里走出来。

门口的保安也出了保安亭,准备走进大楼关门关电闸。

胡宇诚快步走上前,想要赶在关门前进去,却被保安拦下了:“什么人,做什么?”

“我女朋友还在里面加班,我来接她的。”胡宇诚跟保安推搡着,一边说道。

保安像是听到了什么笑话:“你看看这栋楼,还有一盏灯是亮的吗?你女朋友不可能还在里面加班,小伙子,你打个电话给你女朋友吧,说不定人家早就回去了,要不然,就是出去玩了。”

说完,保安就将胡宇诚推开,按下了手里的遥控器,写字楼的大门被锁上。

胡宇诚看着眼前的门关上,又看了看高高的写字楼,一片漆黑,确实没有一盏灯亮着,只好转身离开。

上车前,他看了看自己的手机,没有短信也没有电话。

如果是宋心怡到家没有看到他,应该是会打电话问一句的,但是偏偏没有。

胡宇诚的表情变得有些耐人寻味,不知道在思考什么……

他一路疾驰到了所住的小区,把车停好以后,他迈着急促的步子回了家。

打开门,迎接胡宇诚的是一室的黑暗,宋心怡依旧没有回来……

他的胸口开始剧烈的起伏着。

那种一直潜藏在他心里,因为患得患失和不安而衍生出来的,被称之为怀疑的东西,在这一刻,像是藤蔓一样疯狂的生长,窜进胡宇诚的每一根血管,每一个细胞。

他没有开灯,走到阳台上站着,像是一尊雕塑,没有动静。

月光洒在他的身上,没有一丝的温度……

“吱——”九点三十五分,一道刹车声响起。

宋子怡拿着包,对客户道谢:“谭先生,今天和您的会面很愉快,希望我们后续合作顺利,谢谢您送我回来。”

说完,她伸出手礼貌的和客户握手,这位客户也礼貌的回应:“辛苦宋小姐了,合作愉快。”

“再见。”说完,宋心怡推开车门从副驾驶下来,跟谭先生挥手道别。

这一切,都落在了胡宇诚的眼里,他点了根烟夹在指尖,并没有抽,只是看着它一点点的燃尽。

宋心怡回家的时候,胡宇诚依旧站在阳台上,无声无息。

所以宋心怡开灯的时候,不可避免的被吓了一跳:“啊……宇诚?你没睡怎么不开灯?吓死我了。”

说着,她换了鞋进屋,将包一扔瘫在沙发上:“哎……真是累死了。”

胡宇诚缓缓的转过身,眼神的冰冷的盯着宋心怡。

明明是炎炎夏日,宋心怡却莫名的觉得浑身冰冷,她朝那冷意的来源看去,正好对上了胡宇诚冰冷的眸子。

宋心怡一下子觉得浑身发寒:“宇诚,你怎么了?怎么……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

胡宇诚收回冰冷的视线,缓缓的走向宋心怡。

他在她身边坐下,瞬间换上了温柔体贴的好男友面具,他笑的无比温柔:“什么表情?什么怎么了?”

说着,他轻轻抚了抚宋心怡的长发。

看着胡宇诚的表情温和,嘴角还挂着她十分熟悉的,那种温暖的笑容。宋心怡难以将面前的这个胡宇诚,和刚刚看到的那张脸联系起来。

她对着胡宇诚摇了摇头,自己否认道:“没什么,可能是我太累了。”

她靠进胡宇诚的怀里:“累死我了……还好今天的客户不算难缠。”

听到“客户”两个字,胡宇诚的脑海里再次出现了刚才的那一幕,他的眼神暗了暗。

他轻轻将宋心怡推出自己的怀里:“累坏了就好好休息一会而,我去给你烧水洗澡。”

“好,谢谢亲爱的。”宋心怡趴在沙发上,像只慵懒的猫……

胡宇诚深深的看了一眼宋心怡,眼神又恢复了之前的冰冷。

宋心怡睡着以后,胡宇诚悄悄的拿着她的手机摆弄了一阵。最后似乎是没有弄明白,带着宋心怡的手机出了趟门……

之后的一段日子,宋心怡总是觉得有种怪怪的感觉。

但是她也说不上具体哪里有什么不对劲,就是那种来自心里的不安。

这一天,到了每个月宋心怡公司聚餐的日子。

吃完饭,照例大家一起去KTV唱歌,一直玩到晚上十一点多。一群人才从KTV里走出来,大家在街边等车。

有失恋了喝醉的男同事拉着宋心怡的手,一脸伤心的大喊:“我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要离开我,那个男人有什么好……我才是真的喜欢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宋心怡也喝了酒,此刻晕头晕脑的,想要把男同事推开,却怎么也使不上力气。

周围有清醒点的同事想要把这个男同事拉开,他却死死的拽着宋心怡不松手:“你们别拉我……别拉我,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一直坐在车里看着这边的胡宇诚看了许久才下车。

他走过来,狠狠一拳将那个男同事打倒在地上,然后将宋心怡拉进自己的怀里。

这一拳打的在场的众人都清醒了不少,那个男同事原本想要破口大骂,这会儿酒也醒过来一大半:“心怡,不好意思,我喝多了。”

宋心怡不好意思的跟同事笑了笑:“这是我男朋友,胡宇诚。”

胡宇诚跟众人点了点头,便当做是打招呼了。

一群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大家都很尴尬,宋心怡便跟众人道别:“你们就先等着啊,那我就先走了。”

胡宇诚牵着宋心怡的手往车子的方向走去,临走前,还不忘看那个男同事几眼。

坐在回家的车上,冷风从车窗里灌进来,酒劲都上来了。

宋心怡脑袋晕乎乎的,她不免觉得奇怪:“宇诚,你怎么会在这边?”

胡宇诚目光直视前方,看都没看她一眼:“我来接你啊。”

“不对啊,我没让你来接我啊,也没告诉你我在哪里聚会啊?”宋心怡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什么时候告诉胡宇诚地址了。

胡宇诚笑了笑:“你是不是喝多了忘记了,你打电话告诉我的。”

“是吗?”宋心怡的脑海里始终没有这部分记忆,但是她又不得不相信……

深夜,宋心怡在被窝里睡得香甜,对周围的一切毫无防备。

但是她身边的胡宇诚却用某种野兽看猎物的眼神盯着她,在心里算计着如捍卫属于自己的猎物。

如何才能确保这个女人百分百的属于自己,不被别人夺走……

第二天,是休息日,宋心怡睡了个舒服的懒觉。

但是,她醒来,却没有看到胡宇诚:“宇诚?宇诚?”

这是她第一次醒来没有看到胡宇诚,但是她还来不及细想,上司便打来电话:“喂,徐经理……”

“小宋啊,你现在有时间吗?”徐经理的话从电话那边传过来

宋心怡扶额,经理一说这话,她就知道今天又要在家加班了:“在啊,怎么了?”

“我发了份文件给你,你赶紧查一下相关资料,做一份方案给我,下午就要。”

“好的。”

挂了电话,宋心怡认命的打开了电脑。

只是一打开微信才发现自己顺手拿的是胡宇诚的笔记本,她也没想太多,将错就错吧。

将经理发过来的文件粗略的看了一眼,她便打开了浏览器准备搜索相关资料。

只是,看到搜索记录的她惊呆了。

屏幕上一列的搜索记录:如何知道女朋友会不会出gui?如何知道女朋友有没有出gui?女朋友出gui了怎么办?怎么让女朋友只属于自己?怎么让女朋友对自己绝对忠诚?囚禁一个人几天会听自己的话?如何把一个人变成自己的傀儡……

她从来不知道,胡宇诚竟然对她会有这种怀疑……

“既然你都看到了,那我也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就在宋心怡惊讶的回不过神的时候,身后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

她回过头,便看见胡宇诚站在门口,又用那种目光冰冷的看着自己……

“我没有……宇诚,我没有……”宋心怡站起来,看着这样的胡宇诚她有些畏惧又有些不知所措。

胡宇诚嘴角扬起一抹诡异的笑容:“你有没有,都不重要了,从今天开始,你只会是我一个人的。”

说着,他关上了房门,一步一步的朝宋心怡走过来,眼里闪着某种势在必得的光芒。

“你想干什么?你想干什么?”看到和以往完全不同,简直像是换了一个人的胡宇诚,宋心怡开始慌了。

她一步一步朝后退着,躲避着胡宇诚。

看着她惊慌的样子,胡宇诚反而笑的更加肆意:“你这是在躲我?心怡,你为什么要躲我呢,我是最爱你的人啊。”

说着,他一把攥住宋心怡的手,将她拉进自己的怀里,他冰冷的手抚过宋心怡的脸:”心怡,我才是最爱你的,你要你乖乖的呆在我身边,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他的眼神里全都是疯狂的占有欲。

宋心怡真的怕了,她不停的摇头:“不,不……你疯了,你疯了……”

她用尽全身力气将胡宇诚推开,就要往外跑。

只差一点点,真的只差一点点,宋心怡的手搭上了门把手,只要她一拧开门,她就可以跑出去……

可是,她就是没能跑出去。

胡宇诚一把揪住她的长发,拽着她的头发将她带到床边:“你还想跑?跑到哪里去?又跑到外面去跟那些男人鬼混吗?”

“啊……”宋心怡发出痛苦的呻yin声:“我没有……没有……松开,好疼……”

胡宇诚冷笑:“还跟我狡辩,知道疼就给我学乖点……”说完,他一把松开她,就要往外面走去。

宋心怡捂着头摊在床上没有动弹,她捂着头,刚刚胡宇诚揪头发的时候用了狠劲,此刻头皮像是撕裂过一样的疼着。

刚走到门口,胡宇诚又想到什么,他转过身,看了看房间,拿起了所有的电子设备走出了房间。

然后宋心怡便听见了钥匙转动锁的声音,顾不上疼,她一下子从床上爬起来,跑到门口拧动门锁。

门被从外面反锁了在,怎么拧也拧不开。

宋心怡急得眼泪都掉下来,她不停地的拍打着门:“胡宇诚,你干什么,你快把门打开,放我出去……快点放我出去……”

“别吵了,乖乖呆着。”胡宇诚的声音在门外响起,竟然还带着点哄骗的味道。

宋心怡已经开始手足无措,她想到刚刚看到的那些浏览器里面的搜索记录。

她开始着急忙慌的跟胡宇诚解释:“宇诚,你听我解释,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怀疑我出gui,但是我真的没有……我没有做过对不起你的事情……”

“你放我出去好不好,我不会对不起你的,我不会的……”宋心怡一边说一边哭,想要博取门外胡宇诚的同情,想要让他心疼自己。

可是胡宇诚听到这样的话,只是转了转自己手里的钥匙:“既然你没有出gui,也没有背叛我的打算,那就好好的在家来呆着,我说了,只要你听话,我还是会对你好的……”

胡宇诚看着紧闭的房门说这些话的时候,心底都是满足和开心。

似乎,他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某种东西……

宋心怡听他的话,就知道示弱这一招根本没有用。她不再开口跟胡宇诚说什么,她擦干眼泪,在房间搜寻什么。

目光触及到窗口,宋心怡冲了过去,这里是三楼,如果就这么跳下去的话……

她想了想,从抽屉里翻出了剪刀,把被单从床上扒下来,然后剪成一根根布条,再打上死结连起来。

折腾了许久,宋心怡终于把床单弄得足够长。

她站在窗口往下看了看,是让人有些畏惧的高度,但她又看了看房门。

想到胡宇诚那可怕的语气,还有那双冷冰冰的带着疯狂的占有欲的眼睛,她心一横,爬上了窗台。

“咔哒。”就在宋心怡要往下跨的的时候,房门被打开了。

胡宇诚看见这一幕,大喊:“你在干什么?!”

“你别过来……”看到胡宇诚进来,宋心怡的脸一下子变得苍白:“你别过来,你再过来,我就跳下去。”

床单扎成的布条还没有在窗台上固定,她自己也不敢乱动。

胡宇诚看着她的手剧烈的颤抖着,眼睛里划过一丝嘲讽:“好,我不过去,你先下来,我们聊聊。”

“聊什么?你会放我出去吗?我说了我没有……你不想相信我,你要把我关起来。”说着,宋心怡的眼泪又流了下来。

胡宇诚叹了口气,似乎又是以前那个三好男友:“心怡,我只是太爱你了而已,我答应你,放你出去,但是你也答应我,以后不要再跟那些乱七八糟的男人来往了好不好。”

他的语气那么真诚,好像真的只是一个害怕失去自己的女朋友,没有安全感的男人。

宋心怡听到他愿意放自己出去,立马觉得惊喜:“真的,你愿意放我出去?”

“嗯,真的,你别在上面坐着了,危险,快下来。”胡宇诚缓缓的走过来,朝她伸出手。

宋心怡没有把手递给胡宇诚,但还是慢慢的从窗台上下来了。

只是一落地,她便被胡宇诚桎梏住了。

原来一个人真的有两张脸,瞬间便可以变成另一个你不认识的人。

胡宇诚将她的手桎梏在背后,从地上拿起刚刚宋心怡做成绳子一样的布条,把她捆绑起来。

“还想跑?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一边绑,胡宇诚嘴里一边说着。

宋心怡崩溃的大骂:“胡宇诚,你这个骗子,你说要放了我的!你这个骗子!”

“我瞎了眼才会跟你在一起!你就是个疯子!我要跟你分手!分手!”

听到“分手”两个字,胡宇诚似乎是被刺痛了,他的怒火一下子燃烧起来。

他狠狠的甩了宋心怡一个耳光——“啪!”

“说,你不跟我分手……”他掐着宋心怡的下巴,逼她收回刚刚的话。

宋心怡盯着他,眼里都很畏惧和厌恶:“你就是个疯子……我、要、和、你、分、手!”

她一字一句的说道,带着十分的笃定!

又是几个耳光,狠狠的扇在宋心怡的脸上,胡宇诚用了最大的力气。

宋心怡的脸颊立刻就高高的肿起来,嘴巴里还磕破了皮,嘴角渗出血来。

但是已经疯狂的胡宇诚丝毫没有心疼,他像是魔障了一样:“分手?你想都不要想,我告诉你,你这辈子都是我的女人。”

说完这句话,胡宇诚便开始扒宋心怡的衣服。

宋心怡意识到胡宇诚想要干什么,她下意识的抗拒。

可是手被束缚着,她只能扭动身子剧烈的挣扎,她的眼里都是绝望:“你这个疯子,放开我。不要……不要……”

胡宇诚一边扒着她的衣服一边笑:“不要?呵呵,我告诉你,不想受苦就乖一点!”

此刻的他像是褪下了人皮面具的野兽,心底的那些黑暗的念头占据了他的大脑,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

宋心怡只能摇头,眼泪肆意的流,沾湿她的头发:“不……”

然而宋心怡那点微不足道的抵抗面对胡宇诚的qin犯都是徒劳……

不知道过了多久,这场凌nue才结束。宋心怡浑身上下都是青紫,看起来便让人觉得疼痛不已。

她一动不动的躺着,大睁着眼睛看着天花板,目光呆滞。

胡宇诚抱着,轻轻抚摸她肿胀的脸颊:“宝贝,疼不疼?不是都让你乖乖的吗,你非要惹怒我做什么呢?”

宋心怡的眼睛缓缓转动,停在胡宇诚的脸上,她的嘴里喃喃着:“赵宇诚,你这个疯子……恶魔……你不得好死……”

“呵。”胡宇诚轻笑一声,这些话对他 来说不痛不痒:“就算是死,我也会拖着我亲爱的心怡你一起的,就算是我死了,你也只是我一个人的。”

说完,他从床上爬起来,拿过绳子将宋心怡五花大绑,不让她动弹。

做完这一切后,他在宋心怡的脸上亲了一下:“我去烧水给你洗澡,乖乖呆着别动。”

动?宋心怡只觉得胡宇诚的话像是一个笑话,她要怎么动?

胡宇诚像是摆弄一个木偶一样的摆弄宋心怡,他给她洗澡,喂她吃饭,给她穿衣。

他亲手操纵着宋心怡的一切,感觉到她的生活里只有自己,他那些变tai的心思都被满足,他就觉得十分开心。

而宋心怡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感受,根本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深夜,静悄悄的,所有的人都陷入沉睡,就连胡宇诚也不例外。

他抱着宋心怡,怀着满足的心情做着他的美梦。

而宋心怡,她睁着眼睛,感受到身边恶魔的呼吸声,她的神经紧绷着,不允许她睡着……

因为睡觉的原因,胡宇诚没有绑着她,也让宋心怡心里升起了一丝逃离的希望。

她轻轻挣开胡宇诚的怀抱,缓缓的翻身下床。

迈着极轻极轻的步子走到房门口,她的手再一次的搭上门把手,这一次她拧开了门,走了出去。

她满怀欣喜的走到了大门口,再一步,她就能走出去。

身后的灯却在她就要打开大门的时候全部亮起来,她下意识的要开开门逃走。

可是,那个恶魔怎么会让她这么轻易就逃出去呢。

胡宇诚走过来揪住她的头发,他的表情狰狞:“jian人!还想着逃!”

“我让你逃!”胡宇诚一遍骂着,一边狠狠的扇了宋心怡一个耳光。

力道之大,让宋心怡一下子摔倒在地上,耳边嗡嗡作响。

她爬起来想要跑,踉踉跄跄的跑到窗户边,却再也没有退路。

胡宇诚阴冷的笑着:“你跑啊,我看你这个jian人还能跑到哪里去?”

他再一次揪着宋心怡的头发,迫使她仰视着自已:“还跑吗?”

“疯子!魔鬼!我恨你!”宋心怡看着他的眼睛里全是恨意!

这种恨意刺痛了胡宇诚:“你这个jian人!jian人,我打死你!”

他揪着宋心怡的脑袋撞向窗子,“啊……”宋心怡发出痛苦的惨叫,额头一下子流出血来。

可是胡宇诚还不罢手,他一次一次又一次的对宋心怡伸出了残忍的手……

最后的时候,宋心怡躺在地上,一动不动,鲜血从她的嘴里和额头流出来。

疼痛让她的视线已经模糊,她以为自己就这样死去……

“咚咚咚!”突然响起的敲门声让陷入魔怔的胡宇诚猛然清醒过来。

他看着地上一动不动的宋心怡,停下了踢踹的动作,他跪下来,将她抱进自己的怀里:“心怡,心怡,你怎么样?”

没有回应,但是敲门声却再一次响起。

“谁?”胡宇诚警惕的问道。

回答他的是一道很温柔的女声:“我是隔壁的小吴,我刚刚出差回来,想煮个面条吃,但是家里没有盐了,不好意思这么晚打扰你。”

胡宇诚看了看怀里的宋心怡,摸了摸她的脸。

他皱了皱眉头,还是想着快点把门外的人打发走,以免惹出不必要的麻烦。

于是他走到厨房拿了盐走到门口,将门打开。

但就是这一秒的时间,警察们火速的冲进屋内将他制服……

小吴是住在对面的女孩子,也确实是刚刚出差回家,是宋心怡的那一声惨叫引起了她的注意。

胡宇诚的对宋心怡的所作所为都落进了她的眼里,于是她连忙打电话报了警,叫了120。

冲进房内,看到宋心怡的样子,同为女生的她捂着嘴,眼泪一下子掉了出来……

一周后,法庭。

宋心怡的脸上还残留着那日留下的淤青和伤痕,额头的伤口还未愈合。

精神上也受到了损伤,所以她依旧精神不济,脸色苍白的坐在原告席。

胡宇诚穿着囚服,戴着手铐站在被告席。

然而,即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胡宇诚依旧死不悔改:“心怡,我是爱你的,我是爱你才会这样对你,你原谅我,我们回去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宋心怡的嘴角勾出一抹没有感情的弧度,她一字一顿的说道:“爱我?你爱一个人?就是在她的手机里装定位!囚禁她!捆绑她!揪她的头发,打她!甚至是QB她!胡宇诚,你这样的人,别侮辱爱情了……你这样的爱情观,说出去都是一个笑话!”

“你懂什么叫爱情吗?你这根本就是自私的占有欲,你嘴里的爱,不过就是你那些变tai的行为的借口!胡宇诚!你根本不正常!”

“你知道什么是爱么?你根本不知道……”

说完,她捂着脸颤抖的哭出来,那日的情形依旧历历在目,成为了她心里永远的噩梦。

最后,胡宇诚因为故意伤人罪、非法囚禁以及QJ罪,判刑入狱。

而宋心怡,她带着灰色的记忆离开了这座城市。

或许某一天,会出现一个懂爱的人,治愈她心里的伤……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