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死了都要爱你(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80个故事



 

我,是一个守梦人,通俗一点说,我是梦仙,好吧,我就是你们口里的“周公”。

 

可我不姓周,我也不记得我姓什么了,我只记得我是个新任梦仙。我每天穿梭在世人的梦中,我的职责就是管理世人的梦,对,是管理,而不是制造,梦境都是由人们自己所造的。

 

我管理的范围,是人们梦中出现的那些亡魂。人的一生会死两次,一次是肉体的腐烂,二次是被人们所遗忘。

 

这些人死去之后,会存活在人们的记忆力,最多的就是梦中,这些没被遗忘的人,通常都待在了我这梦魇之地。所以只要有人还记得他们,他们便可以选择不去轮回投胎,永远待在生人的梦中。

 

我在这里,算是一方霸主了,死去的梦中魂们都怕我,倒不是因为我凶,只是我长得太奇怪,因为我的头上长着一对绿色的触角。别误会,这不是梦仙该有的特征,这一切,都是因为我女儿,笑笑,不,准确的说,是我自找的吧……

 

我之所以能当这个仙,也是多半是因为我的女儿。

 

我一开始来到这地方,多亏笑笑日日夜夜地惦记着我,每天梦我,虽然我的妻子叶子也常常梦我,可笑笑愣是没让我歇过一天。

 

不记得多少年前……抱歉,每天活在这混沌之中,实在是记不清日子……在我还是生人之前,我是个白血病患者。

 

当时的我每天都待在医院里,身体上插着各种管子,每天呼吸着医院福尔马林的味道,放疗的副作用使我食不下咽,寝不能眠,而我的指数还在一天天下降,几乎无力回天。

 

最后,我的妻子放弃了化疗,和主治医生协同商量下,每天只是帮我减轻痛苦,让我自然死亡。那一刻,你若问我,生命即将结束是什么感觉,我可以告诉你,免遭罪真的舒服多了。

 

但转眼看看我的妻子和女儿,那感觉就另说了,就像自己拿着一把刀,在割自己的肉,还不能快刀斩乱麻,而是慢慢地来,慢慢地看着自己肉掉下去,那感觉,我写不出来。

 

当时笑笑才四岁,她什么都不懂,只知道医院是生病的人才来的地方,她知道我病了,却不知道情况有多糟。

 

笑笑每天都和他母亲来病房看我,每次他都会骄傲地在我面前炫耀,她今天又在幼儿园学了几个汉字。

 

“爸爸,你到底得了什么病呀?怎么还没有治好?”

 

笑笑问得最多的就是这句话,从一开始住进医院,我就跟她说:“不过是普通的感冒,治好了就能出院了,所以笑笑要多吃青菜锻炼身体,别步你老爸的后尘啊。”

 

后来化疗掉光了头发,好在是夏日,我又告诉她:“这天太热了,我得把头发都剃了,不然我脑袋会长痱子的,这夏天感冒一旦发烧,就太热了。”

 

后来到了冬天,我又装作一副生无可恋地模样骗她说:“糟了,我这头发剃光了好像长不出来了,笑笑,你不会嫌弃爸爸以后是光头了吧?”

 

后来,笑笑总是摸着我的光头,嘲笑我是一颗卤蛋。

 

我对她撒了一个又一个谎言,可我终将要离去,我终将无法再和他把这谎给续下去,我该怎么办?我该说一个怎样的谎言,可以让她在我离去之后,不那么伤心?

 

我想了好久好久,直到我的高中同学们来医院看我。

 

那是我高中到现在最好的一群哥们,大家聚在病房里笑说当年往事,就像回到了高中一样。

 

这群人中,有个当初被我们取笑的对象,大家都叫他鲫鱼。

 

鲫鱼没考上大学,也没去读个大专,而是选择去学化妆。那会他就成为了我们的笑柄,学什么不好,偏要学女人干的东西。

 

可大学毕业没过几年,鲫鱼混成了我们中间最好的那个。他成了一名特效化妆师,工资高的吓人。他来医院看我,就是丢下了国外剧组的工作,专程飞回来看我这将死之人。

 

我一看到鲫鱼,我心里就有了个想法。

 

“鲫鱼,帮我化个妆吧,我这辈子还没化过妆呢。”我坐在床上,对他傻笑着。

 

同学们也跟着我笑,怕不是认为我想在死之前做一些生前不敢做的事情吧?

 

“行啊,你要化什么样,哥都给你化出来,给你扮成刘德华都行!”

 

病房内一阵哄笑。

 

“给我,在头上弄两个怪物史莱克的触角呗。”

 

“干嘛呀?这时候了还想着给自己头上添点绿啊?你是不是想我弟妹改嫁?你好走的安心啊?”

 

鲫鱼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房间里除了我没人跟他一起笑了,我看着这群男子汉,一个个的都红了眼眶,还真是可爱。

 

“下午你就知道了,你带工具了没,现在能给我整一个不?”

 

鲫鱼转了一下头,把手往脸上蹭了一下,又转了回来:“成,工具都在我车上呢,我下去给你拿。”

 

三四个小时后,我光秃秃的头顶就出现了这么一对绿色的触角,还别说,这特效化妆师真牛皮,做的跟真的似得,就连我头皮上都带点绿。

 

“可以啊,鲫鱼,你这是在好莱坞出的师吧?”兄弟们一个个都摸着这硅胶做的触角称赞着,我顺手也摸了摸,这触觉,简直了。

 

鲫鱼骄傲地笑了笑,手上衣服上不免沾了点颜料。我看了看墙上的时钟,快五点了,小东该放学了。

 

我让鲫鱼收拾了自己的东西,顺便给我脸上打了点腮红口红,让我看上去气色好一点,我要准备演一场戏了,这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演戏,没有排练的戏,不能喊“咔”的戏,无法重来的戏,也是我人生中唯一的一场戏。

 

五点半左右,叶子带着笑笑准时出现在了病房门口,不出所料,两人看见我头上这触角都愣了神。

 

“爸爸!”笑笑一把撒开叶子的手,跑到了我床边,直直地盯着我头上的触角看着,“爸爸爸爸,你脑袋怎么了?”

 

我一把抱起笑笑,让她坐在了我的腿上,好让她看清我这脑袋上的触角。

 

正当笑笑认真观摩时,我朝门口的叶子使了个眼色,她又看了看床边站着地同学们,似乎明白了当中缘由。

 

“爸爸,你怎么长触角了呀?”笑笑伸手试着摸了摸之后,又一脸忧伤地盯着我问。

 

我看着笑笑的脸,一时半会说不出话来,四岁的孩子,如此天真,看到什么就信了,可我却感到愧疚,他将来,会恨我骗了她吗?

 

我努力咽了一下又一下,直到把眼泪吞回了肚子。

 

“是啊,你看爸爸生这么久的病都没好,现在居然长触角了,”我声音渐渐放低,故作神秘了起来,“其实,爸爸有个秘密想告诉你。”

 

笑笑也可爱地把耳朵往我嘴边凑了凑,生怕听不见我这细微的气音。

 

“爸爸其实这次生病啊,是因为外星人选中了爸爸,给爸爸我布置了一个秘密任务。”

 

笑笑又捋直了身子,不可思议地瞪着我,她小心翼翼地回头看了看身边的人,又转过头悄悄地问我:“他们也知道吗?”

 

我破涕而笑:“知道,这些都是爸爸最好的朋友,以后,就是你最亲的叔叔们了,来,向他们打声招呼。”

 

说着,笑笑转了转身子,警惕地看向他们,轻声喊道:“叔叔们好。”没办法,这孩子从小就胆小。

 

随后她又转了回来:“妈妈也知道吗?”

 

我笑着点了点头:“知道,爸爸怕你嫌弃我的触角,一直没和你说,可这没办法呀,这是外星人的标志嘛,没有这个触角,爸爸就无法完成任务啦。现在触角长出来了,没办法瞒你了,你不会怪爸爸吧?”

 

“不会的爸爸,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不嫌弃你,”笑笑使劲摇了摇头,差点哭了出来,“我也不怪你,那,那外星人,到底给你派了什么任务啊?”

 

“挺秘密的,要去到外太空,具体其实我也说不上来,我还得先去学习学习才能真正的去做任务呢,大概就是为了地球生存的一项秘密任务吧。”

 

说着,我坐直了些,“笑笑啊,可能过段时间,爸爸就要跟着外星人去做任务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他们没告诉我具体是几号。


我只知道,日子不远了,我要跟他们去到外太空,可能要去好久好久,虽然爸爸离你远去了,可是爸爸呢,可以在外太空看见笑笑的一切,所以笑笑一定要听妈妈的话,不然爸爸就在外太空发射光波来惩罚你,像奥特曼那样,biubiubiubiu——”

 

说完,我和笑笑在病床上打闹了起来,笑笑被我逗乐了好一阵后,又坐起来一本正经地问我:“爸爸,那你得什么时候回来呀?好久好久,也会有个日期的吧?就像爸爸你以前出差,都是说短一点去个一个星期,长一点一个月,这次,你要去多久呢?”

 

我心不禁抽动了一下,对不起笑笑,这次,真的没有日期。

 

“嗯,这个嘛……”我假装思考地用右手拖住了下巴,左手快速地抹掉了即将掉出来的眼泪。

 

“恩……看任务完成的情况吧,但是,就算这个任务完成的比较快,那也要好几年呢,可能至少也要等你上了初中吧。”

 

“这么久啊……”笑笑的眉间明显难受地拧紧了,我看着她憋着眼泪的样子,恨不得抱着她大哭一场。

 

“笑笑不会害怕了吧?爸爸可是要去保卫地球的人,你爸爸可是英雄啊!”我努力劝说着,希望这个谎言能然她心里好受,可转念一想,万一她说出去被人嘲笑怎么办?

 

“不过笑笑啊,这个是秘密,你千万不能说,除了这房间里的人,你不能再让其他人知道了,就算是你最好的朋友也不行,不然爸爸就回不了家了。”

 

“不说不说,”一听到我回不了家,笑笑那在眼眶里打转了好久的泪珠终于奔涌而出,“我不会说的,我会等爸爸回来的。”

 

我用手擦了擦笑笑脸上的泪水,一把抱过她,我的眼泪也忍不住了,可我不想让她看见,我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我想在她心里留下一个勇敢父亲的形象。

 

“不哭,爸爸会想你的。”

 

我抱着那小小的身体,哭得非常安静,笑笑很坚强,她没有闹,没有大哭地吵,我真骄傲,有个这么坚强听话的女儿。

 

可我也很惭愧,我无法陪她成长,在她出生的那一天起,我幻想过无数次帮她抵挡坏人的样子,帮她筛选喜欢的男生的样子,在她失恋后好好安慰她的样子,这世间太险恶,我实在是放心不下,可我终要离你而去,而你最重要的时间,我都不能给予陪伴。

 

笑笑,爸爸爱你,爸爸想把这一生能够诉说的感情全部对你说完,可我没有时间了。

 

对不起,我为我现在的谎言先跟你道歉。

 

房间里的大人们,竟一个个都擤起了鼻子,叶子更是哭得满脸通红,最后忍不住走出了病房。

 

那是我在这世上第二个放不下的人。

 

大概过了一两个月左右,我就死了,死的时候,头上一直戴着那两触角。

 

然后我就顶着这对触角,来到了这梦魇之地,初来乍到之时,被这一片混沌晃得睁不开眼,白茫茫的一片,就像雪地一样。待眼睛习惯之后,我发现这里和我待的城市一般无二,有高楼,有商店,甚至还有商场……

 

然后,我就进入了笑笑的梦中,她正梦见我和她在游乐场玩,于是我就真真切切地在他梦里陪她玩了好久好久。这是我答应过她的,等她第一天上小学的时候,就带她去迪士尼。

 

“对不起,爸爸食言了。”我对她说道。

 

“没关系,每天能在这里和爸爸玩,也挺开心的呀。”笑笑一直笑个不停,笑得好开心。

 

我知道,在她醒后,不会记得这一切,不会记得她的父亲曾和她在梦里一起去了迪士尼。

 

笑笑深睡后,我从她的梦境里出来了。

 

这时,好巧不巧地装上了正在选接班人的梦仙,那前任梦仙一见到我,就说我是他接班人的最好人选,拿着一张纸和笔,对我开门见山。

 

“小伙子,我看你骨骼惊奇,适合做这仙,来,签了这字,你就是这梦魇之地的新主人了。”

 

我看着这梦仙,穿着白色的长袍,长得和生人一般无二,只是头发挺长的了,像是古人一样,我又低头看了看眼前的纸,我惊呆了。

 

“‘神仙劳动合同’?我靠,原来当神仙签个合同就行了啊?”

 

“与时俱进,与时俱进,以前咱都是用毛笔,后来生灵们都不会使那玩意了,就都改用了钢笔。”

 

“我,这么随便,就能当这神仙了?那你呢?你怎么就不做了呀?”

 

“我是一看你啊,就知道你绝对会在这梦魇之地待很久很久,所以,就你了。老夫任期满了,该轮回了,我也不记得我是怎么当这仙的了,好像是我自愿呆在这不想轮回的,我也不记得了,不过这神仙啊,好玩着呢,真的,签了吧。”

 

我疑惑地盯着他上下打量了一番后,又拿起合同,仔细地看了看,不禁又一惊:“我靠,任期三百年?”

 

“诶,小伙子,你别看这时间久,可不比那凡间,在这啊,嗖的一下就过去了,而且神仙转世,可是会含着金汤匙投胎的,一生无忧啊!”

 

“真的假的?原来那些富二代都是神仙转世啊?”

 

“那也不一定,不过神仙绝对是这样,别说了,你签不签吧,你不签多得是人要当,我就偏偏选你了。”

 

“行啊,签吧。”

 

我拿过他手里的钢笔,趴在地上就把这字给签了,还摁了个手印。签完后又站了起来,把合同递给了梦仙,那梦仙看了一眼,轻笑一下后,便和那纸张一同消失在我眼前。

 

而我身上,穿上了他的那件白袍。

 

之后的日子,其实也和普通生灵一般无二。

 

我每天都会进入到笑笑的梦中,她还是很喜欢和我炫耀他今天在学校里学了什么,更多的是她经历了什么——

 

“爸爸,今天是你被外星人带走的第三天,爷爷奶奶哭得很伤心,爸爸兴许是没有把你有任务的事情告诉他们吧,其实我好想告诉他们,让他们不那么伤心……”

 

“爸爸,我上小学了,还等个六年,你就能回来了吧?”

……

 

“爸爸,我今天在学校看了个动画片,《怪物史莱克4》,史莱克头上长了一个和你一样的触角,好像是他的耳朵,同桌问我为什么看个动画片会哭得那么伤心……”

 

“爸,我上初中了,你是不是该回来了?”

 

“爸,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在骗我了,其实到了后来,不是你在骗我,是我自己在骗自己。我宁愿相信你完成任务后还会回来,也不愿相信你已经死了。”

 

“爸,我考上了一本,怎么样,你女儿厉害吧?”

 

“爸,我好像有喜欢的男孩了……”

 

“爸,我结婚了……”

 

从我死去的第一天开始,一直到她结婚的这一天,几乎没有一天落下过。我才终于明白为什么前任梦仙说我是最合适的继承人人选了,生人舍不得我,我更是舍不得那生人。

 

我无法帮她挑选老公,无法在婚礼上鉴证她的幸福,可我能在她的梦中知道这一切,在梦中看见她一天天长大,足矣。

 

而叶子这些年,也总是能够梦到我,她在梦里说得最多的,也是笑笑了,她老了,一天比一天老了,脸上的皱纹愈发深厚,可她依旧很美。

 

其实好多次,我在梦里告诉她,希望她改嫁,可她依旧单身,我知道,她醒后根本不会记得我说了什么。

 

直到那天,叶子的梦境出现了一整天……

 

当我看到她时,她正坐在商场的专柜里,哦对,这是她的梦境,这一整天,她都梦见自己坐在专柜里玩手机,再无任何人,只是,她变得年轻了,她在她的梦境里,变成了她年轻的样子。

 

我走进去时,她不曾理我,似乎不记得我了一样。我来来回回进去了好几次,还站在门外看了很久很久。

 

我开始觉得不对劲,照常来说,人们做梦只会在浅度睡眠期,一般进入深度睡眠,就不会再做梦,而叶子的梦境持续了整整一天,这是为何?

 

当我第六次进入专柜时,她还是没理我,自顾自地坐在柜台前玩手机。我径直走到柜台前,敲了敲桌子。

 

“我说,你就这么招呼顾客的吗?”

 

叶子白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喂,我要买东西诶!”

 

叶子终于放下手机,抬眼看着我,不耐烦地说道:“大哥,这里是内衣店。”

 

我一怔,四周看了看,满屋子的罩罩……我突然想起来,叶子在年轻时,是内衣店的一名导购员。

 

“不管,我要买。”我提高了声音掩饰着尴尬,好歹我也是这梦魇之地的主人好不好。

 

叶子继续着那副不耐烦的表情站起了身,她胸前的工号牌明晃晃地写着她的名字,叶芝,我突然鼻头一酸,这幅高傲的样子,我真是太怀念了。

 

“那你要什么,自己挑吧。”

 

我玩心被激起,拿出口袋里的一大沓钱,摔在柜台桌子上:“你帮我挑。”

 

叶子又白了一眼,又重新拿起手机坐了下来:“我不卖了。”

 

真的,和年轻时的叶子,一模一样。那天,我逗了她一下午。

 

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去找叶子,她依旧在那个内衣专柜里,她从来都没有梦过我,在她梦里也没出现过任何人,日复一日地,过了一个多月,她一刻也没离开过。

 

我从一开始的调戏她,到后面,我唱歌给她听,讲故事给她听,我跟她诉说这里的一切,告诉她我是这里的主人,给她讲神仙那些不为人知的规矩,告诉她,我喜欢她……

 

我甚至,可以把她带出她自己的梦境,我可以带她参观我的地盘。

 

后来,我像当初我刚认识她那般,我知道她的软肋,做起了她的铠甲,故技重施地打破了她那高冷的防备。我开始重新拾起她的手,重新吻她的脸,像是与她在此重新恋爱了一般……

 

生人与亡魂之间的触碰,在这她本不该久待的地方。

 

这天,我照常来找叶子,她早已没有第一天见我时那般高傲,她一见我,就开心地跑过来挽着我的手。

 

“今天带我去哪啊?”

 

我笑着摸了摸她的头:“带你去,这里最漂亮的地方。”

 

我牵过她的手,再一次走出了她的梦境。

 

要说这梦魇之地有何不同,其实也没什么不同,除了整个背景颜色相当煞白,除了这地方建立在混沌之中,真的没什么不同。

 

一路上,她都蹦蹦跳跳地走着,叶子的问题真的很多,似乎在她心里有了解不完的东西。

 

没过多久,我带她到了我的目的地。

 

“哇,”叶子看见眼前的景色,不禁惊呼,“好漂亮啊,这是什么地方?”

 

“梦崖。”

 

这里,是亡灵们认为最美的地方。梦崖的前端,有一片极光,粉红与橙色交替的极光。

 

“真好……”叶子痴痴地看着眼前的景象,头微微朝我的肩膀靠拢。

 

我一把搂过她的肩,似乎比平时要更紧一些:“叶子,你该走了。”

 

“什么?”她惊恐地抬头看着我,不明所以。

 

“不属于这里。”我必须把她送走,她待在这里的话,一切都完了。

 

叶子没有说话,一头雾水的样子,还真是可爱。

 

“好好照顾自己,过马路的时候,别再玩手机了,这么大岁数的人了,过个马路都能出事……”

 

此刻,叶子像是在褪色一般,她全身上下的皮肤开始凋零,慢慢地,她变回了五十多岁的样子……

 

“你终于想起来了?”我微笑地看着她的变化,尽管红颜不再,可你依旧美丽啊!

 

“周淇……”叶子微微张口,喊出了我的名字。

 

这是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名字,原来我是姓周啊……

 

“走吧,时间到了。”

 

说完,我用力一推,把她推入了梦崖,她惊恐的表情愈发的明显,在她消失在梦崖深渊的那一刻,我似乎感受到脱离了她眼珠的泪水……

 

渐渐地,我的身体在消失,这是我违背规矩的惩罚。这很痛苦,像是被活生生地把自己的肉一块块撕碎。

 

随着身体地消失,一个威严且飘渺的声音也伴随而来。

 

“天命你掌管梦魇之地,如今为了一个女人违背仙规,逆天而行,你本可以满期之后享受人间荣华富贵,如今却毁于一旦,值得吗?”

 

“那不是什么女人,那是我的妻子,我说值,那就必须值……”

 

我闭上眼睛,享受着我的惩罚,我只愿我的女儿,我的妻子,能够好好的活着,一切,都值了。

 

“先生,我看你命里多灾多难,你该是前世犯下了大错,要以此生相报啊,若您信我,买了这串佛珠,可以庇佑您抵挡一切灾难,看在你我有缘的份上,给你打个八八折,188拿走吧。”

 

我看着眼前这个算命的瞎子,说是瞎子,不过就是戴了副墨镜而已。他已经在我旁边碎碎念很久了,我站在这卖我的楼,风吹日晒的本来就很烦了。

 

“我说大爷,我不信这东西,我还要工作呢,你能不能别烦我?”

 

188一串珠子,我疯了吧?每个月穷的叮当响,一天吃个饭都只敢吃十块钱的的士盒饭,哪有闲钱买这玩意?

 

“先生,我说真的,您前世啊,是个梦仙,犯了仙规被才罚入凡间接受众生苦难,您必须得受这人间七大劫,八大难啊!可这并不是完全无法化解,只要您买了我这佛珠,一切都还来得及。”

 

“什么七劫八难的,不就是穷吗?你别忽悠我了,一边凉快去……”

 

那大爷一直缠着我,我身边站着这么多个销售人员,偏偏就要找我卖,无论我怎么说都不走,我吼都吼了,就是要让我买那珠子,我心一横,把手上那卖楼的广告牌扔给我身边的同事后,拔腿就跑。

 

没想到那大爷居然跟了上来,我靠,这是铁定要坑我了是不?

 

我一溜烟,钻进了商场,我一边跑一边回头看那戴墨镜的老头还在不在身后,我想着那地方估计没法继续站下去了。

 

“喂,先生,你要买东西吗?”突然,耳边穿来一个女人的声音。

 

我定脚一看,原来我一个不留神,钻进了商场的一个专柜,我朝着声音望过去,是店里的导购员,似乎很不屑的样子看着我……

 

“啊,买……”看着姑娘那样子,我竟有些心虚。

 

“这里可是内衣店啊!”

 

这时我才四周看了看,满屋子的罩罩……

 

“怎么,男人不能买内衣了啊?”我尴尬的强词夺理,额头上冒出了虚汗,突然间,我感到一阵晃神,竟觉得眼前这姑娘甚是眼熟。

 

我往她胸前的工作牌一看,上面写着她的名字:叶芝。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