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82个故事




“母亲,我也是有血有肉的女子,为什么要做他人活生生的傀儡。”

“你不是傀儡,从今往后,你就是大汉的鲁元公主。”

“什么公主,您也信,您不觉得可笑吗?”刘朝云苦笑了一声,跌坐在地上抽泣,前些日子,皇上采用大臣娄敬的建议,主动与匈奴结“和亲之约”,以“救安边境”。为表明诚意,皇上本想把自己女儿鲁元公主嫁给匈奴冒顿单于,但遭到吕后的坚决反对,便改由宗室女以鲁元公主的名义出嫁。

“孩子,你听我说,这是天家富贵,我们孤儿寡母无权无势,全仰仗皇上皇后的恩德,你就算再悲伤也好,出了门,你便要开开心心的。”孔朝云看着母亲,她紧紧握住自己的手,眼泪比自己还多。

自己的父亲与哥哥都死于为皇帝尽忠,得吕后怜惜有了衣食无忧的日子,而如今是要到了自己尽忠的时候吗?这天家富贵,当真不是一般人能承受得住。

母亲继续在一旁劝导,“吕后就这么一个女儿,鲁元公主从小跟着受尽了贫苦动乱,身为母亲,皇后舍不得,皇上也舍不得。”

“那我呢?我们孤儿寡母相依为命,母亲,您愿意离开我吗?我与令哥哥情投意合......

“你住口,你与令儿就当没这回事!”

“匈奴蛮夷边远之地,连皇后都舍不得自己的女儿,为何您就这般铁了心不与我去求情?”朝云越说越激动,试图去打动母亲,可是母亲却别过头,不予回复。

“皇帝为苍生父母,苟可利之,岂惜一女!”

“放肆!”母亲一巴掌打在了自己的脸上,朝云受着那一巴掌,面目表情看着母亲,“你岂可说这样大不敬的话。”

“女儿知错了。”朝云捂着自己的脸,收住了眼泪,自顾自地走了出去。

 

这初定的天下,每个人都沉浸于新的开始的憧憬与喜悦,而自己,却要为这份太平葬送自己的幸福。自己不是什么公主,也算不上什么宗室,只不过是沾了刘姓的光,所受的衣食无忧来自于父亲与哥哥的尽忠,刘氏皇族的愧疚,他们的生命死于皇权争夺天下动乱,如今的自己就要为天下太平奉上忠骨。

不知走了多久,东市走完又走到了西市,来来回回逛了多次,直到了日暮西山。

秋日的风吹得愈发勤了,满地都是枯黄丧去生命的叶子,偌大的象征着皇恩的宅院透着无尽的悲凉与离愁。新来的下人们只知扫着落叶拾掇着秋菊,不关心宅子里住着的日日望窗等待的刘朝云。

圣旨已经下达了半月有余,朝云除了每日领着滔天的圣恩就是专心地等待着赵令,可是,等来的只有一道一道的圣旨,想见的人依旧不知何方。

“小姐,小姐,赵将军来了。”

房门被迅速打开,朝云带着一张苍白无光的脸出现在众人眼中。赵令来了,等待了许久的人终于来了。只是没想到的是,赵令是奉旨接自己入宫的。

“公主,您的脸色......

“我没事,赵将军何时这样生分了。”朝云听着赵令唤自己公主,忽然带着冷笑看着他,一道圣旨,竟然让所有人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甚至是这个说要娶自己的人。

“请公主沐浴更衣,梳妆打扮,随末将进宫。”

“好,但你先回答我一些话。”

朝云将身旁的奴仆都禀退了,正堂只留下赵令与自己。

“为什么这么久不找我?”朝云直视着赵令,她很想知道这个原因,“圣旨下的那天我就在等你,等你这么多天,却等来你接我去汉宫。”

“云儿,我没有办法。”

“那安慰我呢,你甚至连安慰都不想给予?”朝云的眼神变得悲伤凶狠起来,满肚子的怨气,“我不想代替鲁元公主去匈奴,我们一家人只剩我与母亲了,这一道圣旨下的可真是......满是帝王的冷酷无情。”

“不得胡说,你是宗室女。”

“宗室那么多人,那么多适龄女子,为何偏偏是我,你知道吗?”朝云看着赵令一直在逃避自己目光,忽然笑了一声,“你不说,我知道,大家都知道,宗室那么多女子,都有父兄倚靠,只有我和母亲孤苦伶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没有人会帮我们说话,毕竟谁也不想自己的女儿去匈奴,是吗?”

“公主快快更衣上妆吧。”

“你也在逃避,你说过会娶我的,你答应过我的兄长会照顾我一辈子,你忘记了吗,当年大敌当前,是兄长替了你一剑。”

“我没忘,但身为武将,马革裹尸是我的宿命,你身为宗室女,如今封为公主,为家国抛弃情爱,离乡去国也是你的宿命。”

“你如今跟我讲宿命,可是这本不是我的宿命,我也不是享受天命的公主,这所谓的宿命不过是强权加在我身上的。”

“你不要再说胡话了,快些更衣吧。”说完,赵令便走出去唤了一群宫人进来,朝云看着眼前的一切,以及无力苍白的挣扎,顿时两行清泪流了出来。

 

朝云坐着马车来到了汉宫内,原先,自己的身份可从来没能来到这宫中。

没能见到皇上,但见到了吕后与鲁元公主,刚进门口略略地看去,她们是何等的尊贵。

朝云跪拜在她们前方,眼皮未抬起,脸上也未有任何表情。

“你是叫朝云是吧。”朝云未能看见吕后的表情,但是听着她的声音却能感觉到绝对的强权与不容反驳,皇帝的结发妻子,从普通人家到如今,得有多大的能耐。

“是。”

“你似乎脸色不好,听说你许久未出家门。”

“民女接旨之后便伤感于与母亲在一起日子不多,便日日待在母亲身边,未曾出门。”

“好孩子,匈奴路途遥远,边远之地,你去了,本宫一定会好好照顾你的母亲,必让她无所忧虑。”

“谢皇后。”

“这几日,你就住在宫里吧,还有半月便是你出嫁的日子,汉室必定不会亏待于你,这婚礼必定是最风光的,这几日你就跟公主住在一起,熟悉熟悉公主的脾性。”

“是。”最后,朝云抬头望了一眼鲁元公主,她坐在那里,自己感觉到十分的嫉妒,嫉妒她有如此有权势的父母,可以轻易地换掉别人的一生。

风光的婚礼,不会亏待自己?哼,不过是打着鲁元公主的名号。

朝云从殿内出来的时候,瞧见赵令在门口候着,下意识地想走过去与他说说话,走了两步又回过神,便欲离开,倒是赵令发现了自己,跑了上来。

“你没事吧。”

“我能有什么事。”朝云走得急了点,不想与赵令同行。

“早上见你情绪激动,我怕你,顶撞了皇后。”

“我可不是傻子,既然无门求救,那就只有接受,总不得还没出汉宫就死了吧。”

“你......

“你不用再说了,上午是我失态了,现在想想,你除了说些安慰我的话还能改变什么呢,可令我心痛失态的是你吝啬到连这些话都不跟我说。”

“我身为人臣,只有为君效命......

“我知道,你没有权利能改变这一切。”

“天下初定,各自有各自的使命,或许这就是你我的命。”

“我不信命,我信权利,如今改变你我的不就是权利吗?”朝云气说完这些话便走得更快了,她初来汉宫很本不认识路,可是她只想逃离赵令,迷路就迷路吧。

临近出嫁的日子,听说,皇上特地命赵将军送嫁,真是作弄人。

浩浩荡荡的队伍出了长安城,无数民众在一旁送嫁,都说这一去,会为汉室刚定的天下带来稍作的稳定。

秋风已经开始泛凉,这和亲的路走得又长又苦,身后是养育自己多年的故土,前方是看不清的未来。

数月的长途跋涉,看尽长安城外高山起伏的风光,连绵的山河,都带着枯萎挣扎的喘息,又看见战乱不久后的安宁,想一想,或许自己奉献了自己,若是因此能得到安定,也能闭上眼睛去接受命运,过一生。

在将要踏入匈奴最后一夜,许是想起家了,刘朝云又与赵令聊了起来,倾诉这满是风霜的路途。

“再往前就是匈奴了。”赵令与朝云对视着,他们两个的对话日渐生疏。

“前面是贫苦荒凉的匈奴,身后是满地黄金的中原,我最心爱的人,将我送去了匈奴,才到边关,风便这样冷,我不知道我会熬得了几年。”

“公主,你不要说这样的话。”

“你陪我走走吧,我想看一看大汉留给我的最后一寸土地。”

朝云和赵令踏着月色的,走在营帐附近,一前一后,以前他们也是这样,一前一后地走着,赵令在前,朝云在后,如今不同了,朝云已经成为公主了。

“赵将军,此行你必定是带着使命来的吧,沿途勘察匈奴的地形,为日后做准备。”

“公主不该问这么多。”

“你也不用防着我,吕后与我说,既然作为大汉的公主嫁过去那就要为两国和平谋事,切不可嫁了人就忘记了大汉,若是有日能平定匈奴便接我回来。”

赵令没有回答自己,只得朝云边走边说,“哼,回来,怕是连白骨都回不来,若真有那么一日,我早是单于的阏氏,有了自己的子女......过了最后一道关,若是两国相处友好便好,若是哪日挥军相迎,我们汉人女子是忠贞之人,绝不会背弃自己的丈夫子女,我与大汉与你便是敌人。”

“大汉是你的母国。”

“可是我是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不会为了谁去背叛自己的丈夫与孩子,我也不想背叛自己的母国,若真有一日,四海升平,我倒想回来看看,若是烽火四起,大汉平了匈奴,你便杀了我,若是匈奴侵吞大汉,我也会杀了你。”

“你为何要把一切想的这么悲观。”

“因为沿途看见了大汉的大好河山,我想,手握权力的人定会心动不已。”

“你说的都是胡话。”

“我在说这几月舟车劳顿无人倾诉之苦,我在说离乡去国的忧愁,我在与我的爱人做生离死别,可是如今连我爱的人都不懂了。”

第二日,送亲的队伍顺利地踏上了匈奴的领土。

随着天气的寒冷,加上越来越靠近单于王庭,朝云只觉得这风像刀子似的刮着自己的脸。

朝云见到冒顿单于那日,他正站在风口迎着自己,宽厚雄伟的身姿,被大漠粗厚的风沙磨炼的皮肤,还有那迎着风的灰白色的头发,这就是被人称为大漠雄鹰的冒顿单于。

冒顿的年纪很大了,朝云看看冒顿又瞧瞧在身旁的骑在马背上的赵令,雄姿英发,忽然间心中无限的酸楚。

朝云站在马车上被冒顿打横抱了下来,满是胡渣的嘴亲在了朝云的脸上,那一刻不知识大漠风沙严厉还是离乡去国情切眼泪不自觉地流了出来。

“怎么哭了?”朝云看着躺在怀里看着单于,这是和亲从伊始的第一句关怀。

“这里风沙大。”

“你们中原的女子肌肤娇嫩,自然受不了这些风沙,不过公主,本王不会让你受苦。”

“谢单于。”

朝云在一片欢笑声中被单于抱了回去,临走之时,余光看见赵令那仿佛失落的神情以及在此之中孕育的踏平匈奴的斗志。

当日晚上,冒顿便挑破了朝云的身份。

“你不是鲁元公主,”冒顿拖起朝云的脸,两个人对视着,“你一出长安城我就知道了。”

“我是宗室女,也是公主。”朝云看着他,收束着眼神中的惊恐,相用一个女子的温柔来赢得他的怜悯,这个时候,是以一己之力来抵挡一个国家君主的威怒。

“你们皇帝真是狡猾,一个女儿都舍不得跟我谈诚意。”

“公主所享有的一切物资,都随着和亲的车驾来了,我虽不是公主,但是带来的一切都未曾有少。”

“当然,你们的皇帝自然不会这么愚蠢。”

“我带着大汉的诚意来与您共商友好,我从长安千里迢迢而来,并非带着一个孤苦女子的离乡去国的伤感,而是带着一种为两国友好繁荣的愿望而来。”

“你还未真正成为我的妻子,便开始想改变我的想法。”

“我不敢左右您的想法,只是一路而来看见路途中贫苦的百姓与满地的尸骸而感到害怕。”朝云说着眼睛里便涌出泪水,温暖的泪水顺着脸颊淌到了单于的手中。

安静了许久,单于忽然转变擦干了朝云脸上的泪水。

“我见过长安城美丽的花,你哭起来的样子就像是长安城里被雨打湿的花儿一样。”

听见单于这么说,朝云现实松了一口气,然后继续以一种楚楚可怜的模样看着单于,自己的性命与以后的日子都将寄托在这个男人身上,赢得垂爱才是最当紧的事情。

“你叫什么名字。”

“朝云,刘朝云。”

“不不不,没有刘,就是朝云,从今以后,你就是我的阏氏,也还是公主,但有一样你记住,大汉的皇帝不再是你的皇帝,我才是你的王。”

“是。”

那一夜,朝云真正地成为了冒顿的阏氏,而那些过去的向往都变成了一个缠绵悱恻的梦随着支支红烛的的燃尽变得斑驳。

......

三日后

朝云得到了单于的特许,给大汉的使臣送行。

面对着赵令,朝云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说什么,更加不敢说什么。只得将手中的千里马缰绳递了过去。

“千里马是匈奴的宝马,单于特地送给年轻有为的赵将军。”

赵令结果缰绳,想说什么,犹豫了很久。

“要说什么赵将军快说,启程的吉时就要到了。”

“云儿,你多保重。”赵令的声音压得很低,却又一次戳进朝云的伤感之处。

朝云也用很轻很轻的声音回道:“令哥哥,你不用再挂记我了,即使我成为了匈奴的阏氏,也不能压制匈奴日益强壮的兵马......你曾说马革裹尸是你的宿命,但我不希望这是你生命的结果,好好保重,还有,代我向母亲问好。”

“若来日我再踏入匈奴,必定接你回去。”

“不必了,我已经是单于的女人了,再来的话,我说过,你便杀了我。”

赵令跨上马,看了朝云最后一眼。

赵令带着队伍出发了,越走越远,看着马蹄下飞扬的尘土,两个人终究是不能相聚的,朝云努力地抑制住自己跟随的心情,回身奔向了城楼高处。

朝云站在高处,看着远去的使臣远去的赵令与远去的爱情,年轻最美好的畅想都随着他们的离去而变得遥远知道破碎,自己心中最美好的向往最终会湮灭在这大漠孤烟中。

数年后,长安传来皇帝驾崩的消息。

“云儿,汉皇帝死了。”单于轻快地走进来,一脸笑意看着朝云,朝云正在抱着还不会走路的女儿,单于一手接了过去,“我的小公主,真是可爱,像你,好看。”

朝云在一旁和着点头,经过这几年的相处,冒顿对自己也是给予了自己无微不至的关注与尊重,也算是被权利改写的命运的一点补偿。

“你刚刚说,皇帝死了?”每日从汉宫里都会传来消息,这次,是朝云期待已久的消息。

“云儿,你不是总说你想家吗,或许这次我们能去汉宫一趟,还能将你的母亲给接过来。”

“单于。”朝云感激地看着冒顿,与女儿一起投入他的怀抱,汉宫,母亲,都在那边,“云儿嫁给单于的这几年,虽有无尽的疼爱,但是云儿心中总是想起自己年迈无依的母亲,若是单于能成全我的心愿,来日黄土盖身,也无遗憾。”

朝云在匈奴的日子,也许是不服水土,亦或是总是抑郁寡欢,在生完孩子之后,总是一脸苍白。

“先派使臣送信,给新帝刘盈。”

“单于,这封信应当给吕后,如今的权利怕都在吕后手里。”

“对,本王立即修书一封给吕后,希望能到中原游览一番,同时也希望以己所有,换己所无。”

冒顿的书信送到了吕后的手里,朝云每日都在盼着去汉宫的消息,长安,那个魂牵梦萦的地方,若是能两方友好地回去是再好不过的了。

日复一日的等待终于等到了使臣的归来,使臣带着大量的车,马礼物,回了单于王庭。

吕后拒绝了单于的拜访,以一种极其谦卑的态度书信一封以表歉意。单于对于吕后的态度在读完书信后大有改变,认为吕后是非同寻常的人物,便撤回了请求,还回赠了礼物。

又是一场空欢喜,日日的等候期盼却等来了这样的回信,而单于的做法更是令朝云知道,单于喜欢自己,却不会为自己做任何事情。

这么多年的等待与满心的欢喜又一次被击碎,悲痛不已的朝云忍不住吐了一口鲜血。单于闻信赶来,抚慰自己的娇妻。

“单于,我好想回家看看我的母亲,不知她身体是否康健,有没有日日思念我。”朝云的话变得有气无力,只感觉到冒顿握着自己的手,泪眼婆娑之际,她仿佛又看见了长安,那个在家门口等着自己的头发早已花白的母亲,那个满脸沧桑的赵令。

朝云日渐苍白无力,后来有些许的好感,便每日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站在当初送走赵令的城楼上看着,有时一看就是好几个时辰。看着城楼下的百姓,所有的人都可以有理由从这条路走去,直到长安,唯独自己不可以。

朝云时常感觉力不从心,但是却从未敢倒下。

就这么等啊等,每日等着汉宫来的消息,等到刘盈死了,刘恭死了,刘弘也被废杀,刘恒及位。

刘恒及位第三年,匈奴的右贤王开始蠢蠢欲动了。可是这时候的,朝云年近四十了,单于也老了。

英雄迟暮,又开始向往起和平,高原上的雄鹰,爪子起了茧。

那日朝云依旧在高楼上观望,单于来到了她的身后。

“你每日就这么看着,是在等什么?”

“我也不知道,等着等着变成了习惯。”

“远行的诗人经过此地,都要将你写进歌里了。”

“那一定是充满离愁漂泊的歌,单于,你说我的母亲,现在还活着吗?”朝云说着将身子倾进了冒顿的怀里。

“都是要当外祖母的人了,每日还这样想母亲。”

“想啊,想母亲,想长安,还想,长安城里......

“那个送你来的将军?”

朝云有些惊讶,但也没表现太多,只是笑笑,继而说:“起初想,后来想着想着我连他的样子都忘了,我嫁给您之前,我把命运所有无可奈何的抱怨都变成狠毒的话语说给了他听......不知道他现在如何了,如今两国能够和平,我自然是见不到他的,我也不想再见他了。”

“单于......

“嗯?”

“我很想念长安,即使长安已经没有我牵挂的人了,你怪不怪我......

“不怪,就像我如今与汉皇帝来信,没了往日的嚣张,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是我老了吧,心也软了。”

“您没老,您还是大漠里的雄鹰,单于,我想求您一件事。”

“嗯。”

“我这几日身子越发虚弱,若是我死了......

“你不会的......

“若是我死了,让使臣把我的骨灰带入长安,埋在我家庭院的大树下面,那里有哥哥留给我的一块糖,原先,我舍不得吃把他埋在了树下,后来我就忘了,这些日子才想起,不知还在不在。”

“傻瓜,这么多年了......我答应你......

“我想趴在单于身上睡会儿......

“好。”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