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毫无防备的被害(上)

安小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84个故事



视频上的女生画着精致的妆容,她身穿时下流行的服饰,在镜头面前嘟嘴卖萌,时不时念出某位打赏的观众名字表示感谢。

直到这里画面还是平静的,等进度条拉到三十分钟以后,女生突然变得有些怪异,她胡乱念叨着一些语无伦次的话,有时候是碎碎念,有时候声音突然大了起来,像中邪一样。

女生站起来,在房间里来回走动,步伐有些杂乱无章,观众们纷纷评论表示疑惑和不解,弹幕在屏幕上刷过一大片的问号,观看人数激增。

就在这时,女生站在屏幕画面的边缘,只见她猝不及防的拿起一把水果刀,扎向自己的脖子......随后倒在了画面之外。


“死者高莹莹,女,二十二岁,目前的职业是网络主播。”

“死亡地点在高莹莹所租房子的卧室,死亡原因是水果刀刺破喉咙上的动脉,短时间内没有得到有效的抢救,失血过多外加窒息而亡。”

“死亡时间是直播当晚的十二点半。”

......

反复观看这一段视频画面,白宇祥紧皱着眉头,听完警员汇报死者的情况,他想了想问道:“死亡现场有其他人出入的痕迹吗?”

“没有。”王诚摇了摇头,说:“据现场勘查,当晚只有死者高莹莹一个人在家。”

“小区监控都排查了吗?”

“高莹莹租住的小区比较老,监控摄像头大部分是坏的,居民跟物业公司投诉好几次了,一直没人来维修。”

“行,我知道了。”白宇祥沉吟片刻,点了点头。

“队长,这事儿你怎么看?”

知道白宇祥又要在办公室熬夜工作,王诚顺手给他订了一份夜宵。

临走之前,王诚还不忘打探自家队长的想法:“虽然网站反应及时,很快就把视频处理掉了,但还是有不少人把它截图发论坛,传得神乎其神的,有说邪教还有说献祭的......

正因为如此,这几天上头往局里施压,说是要他们务必查个明明白白的,免得对社会舆论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原本这个事情不归白宇祥管,局里是作为普通的自杀案来处理,去现场调查的也不是他们组。

后来,考虑到直播自杀的社会影响力有点大,经过讨论,决定把案件移交给白宇祥这边。

“你呢?”

白宇祥不回答,倒是反问起了王诚的意见:“你好歹也跟我这么久了,你对这个案子有什么理解?”

“现场没有嫌疑人,死者又是在众目睽睽之下自杀的,看起来像是毫无疑点。”

“嗯。”白宇祥听出他还有下文:“接着说。”

“我也说不出什么来,就是觉得不对劲。”

说着,王诚不好意思的摸了摸脑袋,怕队长对他的分析感到失望,凭着直觉补充一句:“总之,我感觉整件事情透着一种奇怪的味道......

“你再看一下他们现场搜集到的证物。”白宇祥提醒他。

“哦。”

王诚翻阅那些现场取证拍来的照片,反反复复的看,有高莹莹的钥匙、钱包、沾着血的凶器,还有一个死者攥在手里的血袋。

“看出什么了吗?”

“没有。”王诚摇了摇头否认,试图随便指认一样东西:“是这个血袋有问题吗?”

“你先不管那个,看一看死者钱包里的购物单。”

“嗯。”王诚翻出那张照片,摆到了白宇祥的面前。

“这是死者双十一的购物清单。”白宇祥解释道:“你看,这些化妆品还有面膜,都是高莹莹在网上订购的......甚至有几个快递还在路上。”

“一个想要自杀的人,为什么还有购物的心情?”王诚表情疑惑的说道。

“所以说这个案子的疑点很多,现在把它判断成一桩自杀案,还太草率了。”

白宇祥说完,又给王诚布置一个新任务:“记得去排查一下高莹莹的人际关系,明天晚上之前把资料交给我。”

“没问题。”

等王诚离开后,办公室只剩下白宇祥一个人,他点燃一根烟,深深的吸了一口进肺里,在烟雾缭绕之中又把视频重播一遍。

年轻漂亮的女生......没有预兆的自杀,还有人们所猜测的邪教献祭......

这一切看起来扑朔迷离。

白宇祥果断将视频放大,注意到死者高莹莹的口型,自杀前她好像在说:“上帝保佑你。”

这也是人们猜测邪教献祭的原因之一,高莹莹在直播中所展现的狂热情绪,还有莫名其妙的举止,似乎都跟那些害人的邪教有点联系。

打开搜索网页,还跑去档案室翻了一些卷宗,白宇祥发现,的确是有把少女当作献祭对象,以求获得永生的邪教案件。

但这些献祭一般都是偷偷摸摸进行的,他们怕受到外界的干扰和限制。

如果这真的是邪教行动,那么直播自杀,就是一个毫无疑问的挑衅行为了。

“死者高莹莹的父母都在外地,家里有个弟弟,平常对她关心不多。”

“大学毕业以后,她主要的收入来源就是跟网站签约直播,每个月基础工资是两千,直播中收到礼物是跟平台三七分成。”

王诚显然是下了一番功夫的,第二天中午就把高莹莹的情况摸清楚了。

他们亲自去了一趟现场,并没有发现更多的证据。

死者高莹莹的房间有些凌乱,衣柜是敞开的,有几件裙子都沾上死者的血迹了,旁边还有一柜cosplay(角色扮演)的服装。

坐在车上,仔细翻阅王诚交过来的资料,白宇祥一边听他解释一边沉思,随后问道:“她身边有没有接触邪教的渠道?”

“队长。”王诚忍不住问道:“你也觉得这是邪教献祭吗?”

“那倒不是。”白宇祥回答:“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需要排查每一个可能。”

“没听说死者生活圈子里有邪教活动的痕迹,或者我们今天可以去问问她。”王诚作势扬了扬下巴,指资料上显示的那名女生。

随后,他们一行人便赶往这个女生的家。

余小英,女,二十二岁,高莹莹的高中同学,也是高莹莹关系最好的朋友。

“警官。”

给他们分别倒了一杯水,余小英红肿着眼睛,显然对好友的逝世产生了巨大的悲痛,说话嗓音都是沙哑的:“你们要问什么?”

“节哀顺变。”

王诚随口安慰她一句,余小英点了点头,勉强露出一个笑容。

“我想知道,高莹莹这段时间有什么异常的行动吗?”

“我不明白你是在指......

“她的情绪,或者她有没有什么反常的行为。”

“我不知道这个怎么说,但是我觉得,莹莹她精神上好像出了一点毛病。”

闻言,余小英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她一边转动着手里的玻璃杯,一边有些犹豫的开口:“她有一天来我们家过夜,半夜醒过来像疯了一样,拿着水果刀在屋子里转来转去......当时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梦游?”王诚插一句嘴。

“可能是吧。但我觉得她更像是精神分裂。”余小英纠正道:“那天晚上莹莹感觉变成另外一个人了,行为很怪异。”

“行,我大致明白了。”白宇祥追问道:“除了你之外,还有谁跟死者的关系比较密切吗?”

“莹莹有一个男朋友,我也不是太熟。”

余小英想了想,回答:“听说好像叫元翔,是她的大学同学。”

“你跟他见过面吗?”

“见过一两次,都是莹莹叫我们一起吃饭。”余小英说道。

“好的,谢谢你的配合。”

再例行问了一些情况,白宇祥和王诚就准备告辞离开了,余小英把他们送到门口,十分恳切的央求他们,只要高莹莹的案子一有新消息就通知她。

“你怎么看?”

“目前没什么想法。”

王诚发动了车子,白宇祥动作娴熟地将副驾驶的椅子放下去,他舒舒服服的倒在那里,闭上眼睛准备补眠:“走吧,去会一会死者的男朋友。”

邪教的猜测暂时可以打消了,余小英又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崭新的思路——精神分裂。

假设直播的当晚,高莹莹是分裂出了一个伤害自己的人格,好像也说得过去。

高莹莹的男朋友元翔,是一个清秀瘦弱的男生,他的黑眼圈很重,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宅男的气息。

他对于警方的盘问有些抗拒,只说自己跟高莹莹的感情不怎么好,一问三不知。

白宇祥和王诚想进屋说话,也被元翔拒绝了,他解释说这是借住朋友的房子,不方便。

“死者家里有一,像些男性用品是剃须刀和男士内衣之类的。”

站在门口,白宇祥没有错过元翔的神情,他细心观察着对方的一举一动:“请问这些东西是你的吗?”

......”躲在门后的元翔沉默片刻,说:“我偶尔会去她家住几晚。”

“据我所知,那些品牌的价格都很昂贵,而你现在是无业人士,家境也一般。”白宇祥继续分析道:“所以不难猜出,它们都是死者高莹莹给你买的。”

“是又怎么样?”

听了这话,元翔顿时有些恼怒:“她愿意给我花钱买东西,关你们什么事。”

实在问不出什么有价值的消息,没办法,两个人只能打道回府。

从元翔的小区走出来,白宇祥又点起了一根烟,王诚皱着眉头跟队长报告:“这个元翔有问题啊......

“什么问题?”白宇祥挑了挑眉看向他。

“吃软饭,小白脸。”王诚义愤填膺的说道。

“不要把私人情绪带到工作中来。”

白宇祥提醒下属一句,虽然他也觉得,这个元翔看起来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行了,今天就到这里吧。”

“队长,你要回家是吧?我送你一程。”

“不用了,你还要回局里报道。”白宇祥摆了摆手:“我就不麻烦你了,自己搭地铁。”

白宇祥以前出过一起车祸,自此以后就不再开车了,上下班都是乘坐的交通工具。

他已经连续加班好几天了,再不回去,自家的宝贝女儿恐怕都不认这个爸爸了。

回到家蒙头睡了几个小时,醒来天都黑了,手机上塞满了王诚发来的短信。

“队长,有新发现!”

“看到消息回电话。”

没有赖床的时间,白宇祥一边起身穿衣服往外走,一边给王诚回了一个电话。

对方在话筒那边很是兴奋的告诉自己有新情况,需要跑一趟。

诊疗室里,面对两位突然来访的警官,这位姓秦的医师推了推金丝边眼镜,倒是没有什么慌张的情绪。

“你能不能详细为我们说明一下?”

“好的。就像我之前在电话里说的那样,我的确见过这位高莹莹。”

秦医师说道,“大概在十天以前,患者跟她的朋友一起过来的,当时我对她进行了诊疗。”

“陪同前来的朋友是这一位吗?”

王诚拿出了余小英的照片,秦医师看了看,说记不太清楚了,但应该就是这个女孩子。

“高莹莹当时的状态怎么样?”白宇祥问道。

“我直接说结论吧,她不像是精神病患者,她很正常,虽然她有意让自己显得不太正常。”

秦医师沉思片刻,以自己从业多年的专业水准判断,他补充一句:“对了,患者还有意无意的跟我打听,人格分裂具体是怎么发作的,临床表现是什么......

“她要装成精神病?为什么?”

“我有一个猜测。”

白宇祥皱着眉头,没有直接说出来,而是叫王诚去查探一些情况。

一个视频网站的主播,最需要的就是流量。

果然,根据王诚收集的数据,可以看出高莹莹最近的直播都没什么热度,打赏礼物的观众少得可怜,观看人数也在一直往下降。

直播平台甚至对高莹莹发出了警告,如果近期没有什么起色的话,网站会考虑跟她解约。

“以前我听我女儿说,外国有个主播是人格分裂,她用自己的几个人格分别录视频,在网络上的热度很高。”

白宇祥大胆假设:“所以我就想到了这一点......假如高莹莹是为了博取关注,装作精神分裂的症状去录直播呢?”

“怎么样让大家相信她是真的精神有问题?”

“也许,拿一把刀捅向自己。”白宇祥模拟了一个插脖子的动作:“就不会有任何人怀疑了。”

“我还是不能理解。”听完白宇祥的假设,王诚十分纠结的摇着脑袋,他怀疑道:“不管怎么样,命总比钱重要吧......难道为了一点流量,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所以问题就出在这里。”白宇祥道:“高莹莹当时肯定是不想死的,如果她是正常人的话,不会傻到用自己的生命去做噱头。”

那么,是谁在暗地里抓准了这个机会,借刀杀人呢。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