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安小幺 安小幺


01

将厚重的房门关上,李茜便彻底看不见那个被她收拾的干干净净的家了,房门关上的一瞬间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声音,曾经那么熟悉的声音,今天听起来却有丝刺耳,脑子里不断闪过一些或喜或悲的画面,这让她离开的脚步越发的沉重了些。

“叮咚”

在她为了那些旧事犹豫不决的时候,手机短信提示音适时的响了起来,帮她从哪些牵绊中稍微脱离了一些。

“出发的时候告诉我,我去接你。”

这个被备注为阿哲的人的短信来的多么及时,想起她即将要面对的风景,李茜的心情总算是好了起来。拉着自己那个不大的行李箱,她终于坚定的迈出了离开的第一步。

人对于未知的东西总是带着一丝恐惧,同时又夹杂着暗藏的期待,静止不动的石头注定会长青苔,一成不变的感情也总会有厌倦的一天,想起自己的小计划,李茜真的是即期待又心酸,期待着生活出现不一样的转机,又心酸自己都已经四十岁了,还要搞这种二十岁小女孩的把戏。

想起现在的生活,她已经灰心了很久,但她还是想最后努力一把,给这个家一个机会,给她自己这么多年的青春一个交代。

做好了一切心理准备,李茜离开的背影都变得潇洒不少。

如果有一个冬日旅游的机会,可能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出国或者海南这种有名的旅游景点,可李茜的目的可不是单纯在冬天找个地方避寒,避开了那些人挤人的景点,李茜选了一个相对安静的南方小岛——湄洲岛。

其实在船上的时候她就已经闻到了空气中那股子腥味,不过还好,她还挺喜欢这味道。年轻的时候她和老公拼命的打拼,做的就是水产生意,那时候整天和这味道打交道也没觉得有什么,现在反倒觉得亲切的不行。

转眼间二十年都过去了,她们家的生意是做大了,却再也没一家人来过海边,刚刚还心里暖洋洋的,想到这,李茜的笑容渐渐的凝固在脸上,一点幸福的样子都没了。

“这么漂亮的小姐,我怎么没在岛上见过啊”

在李茜忙着顾影自怜的时候,身后突然传出男人低沉的声音倒是吓了她一跳,猛回头的瞬间,一张熟悉的脸映入眼帘。

“阿哲,你怎么来了?”

如果她来到这个岛一部分原因是因为这里人少又温暖,那么剩下的一大半原因就是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因为我猜某人一定不会乖乖听话,所以我一大早就在这里等着了呗。”那个叫阿哲的男人说话的时候嘴角始终是上扬的,脸上带着墨镜,所以李茜看不见他的眼睛,不过她猜,那双眼睛,即使过了二十年,一定还是和当年一样,一笑就变成好看的弯月,让人看了就觉得温暖。

“那还真是麻烦你了呢。”李茜说这话时,不自觉的带着小小的鼻音,那是在面对阿哲时独有的语气。

“行啦,上车吧。”阿哲对这语气已经熟悉的不行,忽略掉她话语间故意的客气,歪歪头示意着对方上车。多年没见也丝毫不影响两人之间的默契,李茜上车后,车子就径直的开往了阿哲的家。


 02

“他怎么没一起来啊。”

车上,阿哲很自然的谈起这个话题,可话音刚落,他就通过后视镜看到了李茜那张逐渐失去笑容的脸,人总是越活越机灵,尤其是阿哲,这股子眼力见他在二十年前就已经炉火纯青。

看到李茜表情的那一秒他心里就已经有了答案,准确的说,是在李茜突然联系他说要来住几天,并且全程没提过那个人的名字的时候,他心里就已经猜了个十有八九,现在一看,答案自然明显的很。

“别跟他说我来你这了,我就是出来散散心。”

说后半句话的时候,李茜轻轻勾了个笑容,却不知道阿哲早就将那笑容里的苦涩看的一清二楚。

“对了,我昨天听说了一件特别好玩的事。”

画风一转,阿哲的语气突然变得很兴奋,像是刚刚的对话从没发生过。

“什么事啊”

看阿哲整张脸都透着认真,李茜都忘记了刚刚沉重的气氛,注意力一下子全被他的语气吸引。微微侧头,李茜全部视线都定在了开着车的阿哲身上,然后眼睁睁看着那个男人嘴角慢慢上扬。

“昨天我朋友说有一个电影特别好看,叫什么什么山”

“然后呢。”

李茜看对方高调上扬的嘴角,一时还有些摸不到头脑。

“然后我就问,是断背山?他说不是,我说是盲山?他也说不是,你觉得是什么?”

阿哲的眼睛弯弯的,笑着瞟了一眼副驾驶的李茜。

“诺丁山?”

李茜小心翼翼的说出了一个记忆里的隐约存在的名字,然后不确定的看着阿哲。

“他说,是碟中谍shan”

话音一落,还没等李茜反应过来,阿哲就已经先笑的前仰后合,李茜愣在原地呆了好久才反应过来对方刚刚是说了个笑话,一时间不知道该嫌弃他还是该骂他。不过仔细一想,好像还挺搞笑的,看着此时全身都在颤抖的阿哲,包括整个车里都洋溢着的他的笑声,李茜突然又觉得好笑,随着他的笑声勾了勾嘴角,李茜也无声的跟着他笑了起来。

“怎么样,是不是很搞笑。”

发现李茜的笑容,阿哲终于稍微收敛了自己的笑声,开口问道。

“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这么幼稚。”

李茜笑的很开心,却又同时嫌弃的在阿哲手臂上象征性的捶打了几下。

“那这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好看。”

一秒收起刚才不正经的样子,阿哲的目光直视前方,而话却一字一句清晰的传到了李茜的耳朵里。


03

一脸认真的阿哲和刚刚开着玩笑的样子区别大的很,没了那对弯着的眉眼,李茜才能仔细的打量着对方,四十几岁的人却一点都没有老了的样子,男人四十一朵花这话说的很准啊,将眼神从对方身上移开,李茜看了眼车窗外不断动荡着的海面。

“是啊,我就算到了八十岁还是好看,想等到我不好看的那一天,你可得活的久一点。”

太阳就快要落下了,在天与海的交际线处染出了红彤彤的像油画般美好的景象,刚刚的大笑似乎让李茜将身体里藏了好久的浊气都吐出来了,现在的她连说话的语气都带着满满的轻松与余韵。

阿哲听到这话,刚刚还紧绷的脸一下就缓和了下来,轻轻看一身边那个人的侧脸,忍不住开口调侃。

“夸你几句这还喘上了,人啊,还是不能夸,都忘了自己长啥样了吧。”

李茜也懒得跟他继续斗嘴,轻轻一勾嘴角就是一个能将一切轻描淡写的微笑。也是这个微笑,让阿哲彻底的安静了下来。

人人都说上了年纪的女人会拥有一种年轻女人没有的韵味,那是经历了世故冲刷后留下的圆润的角和看透人心后的平淡,可阿哲眼里的李茜,除了变得温和的脸,她还拥有了一切女人或女孩的特点,平淡,圆润,甚至年轻时的勇敢莽撞,他还能清楚的看到那些影子,即使可能不再如当年那么鲜明,可存在就是存在。转过头,阿哲也只是淡淡一笑,什么也没说。

成年人就是这样,说着好听的台词,演着彼此心知肚明的戏。

接下来的两天,李茜就像是真的来这里度假一般,白天去沙滩上捡贝壳,傍晚就看着海景聊天,回忆那些压在箱底的陈年旧事,到了夜晚,就跟着阿哲出去在海边烧烤,就像是约定好的一般,两人之间的话题就只有两人,关于另外一个人,在这两天里连名字都没有出现过。



04

“阿哲,帮我拍张照。”

在来这的第三天傍晚,李茜第一次主动让阿哲帮她拍照。

“呦呦呦,我们的李大美人终于想起来自己的美貌了啊”

嘴上没停过玩笑,阿哲还是老老实实的拿出了手机。

“先把你墨镜借我”

跟这几天悠闲的状态不同,今天的李茜从一早就像是有心事一般,就像现在,语气都冷冰冰。

虽然搞不懂对方的意图,但阿哲还是乖乖的听着话,将兜里的墨镜递了过去。

“离我近一点,只拍上半身就可以。”

将修长的秀发顺到一侧,李茜白皙的脖颈便立即漏了出来,得益于这么多年的保养管理,她修长的脖颈上没有一丝赘肉。

戴上眼镜之后,她的目光便全放在了阿哲身上,那一瞬间,阿哲有种回到了二十年前的感觉,她还是那个每天站在码头一笔一笔记着渔民的鱼货的少女,他还是那个站在他身边忙里忙外确认货的品质的少年,一切都没变过,时间也不曾走的那么快。

“拍吧,我准备好了。”

李茜干脆的说话声将阿哲从回忆里拽了出来,,看着对面的人,他将手机举了起来,连拍了几张。

“好了吗?”

一拍完,李茜就凑了过来,阿哲比她高出许多,她看照片的时候就只能惦着脚,手自然的搭在阿哲紧实的手臂上。

阿哲的脑子里很乱,过去的画面不断的与现在重合,愣神的工夫过去,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李茜已经紧紧的贴在他身侧,将脑袋凑过来,正好在他眼下不远的位置,所以他只要稍微一低头就能看到她那光洁的脖颈。

“李茜”

紧紧的盯着她的身影,阿哲呼唤她名字的时候声音低沉而浑厚,随声音喷出的气流轻轻的吹动着她头顶的几根碎发。

李茜的注意力全在照片上,突然听到自己的名字,她很自然的抬头,却突然撞进阿哲充满深意的眼神里。四目对视,空气都安静了下来。海风轻轻的流动在两人周围,夹杂着一份杂乱的心跳声。

李茜能感受的到她靠着的阿哲的皮肤传来的热度,那双装满了温柔的眼睛越来越近,近到她能看清他颤抖的睫毛。

“阿哲”

最后一秒,李茜还是一个歪头,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随意扒拉了一下长发,白皙的脖颈便又一次隐藏了起来,不知不觉的后退了一步,李茜扯出了一个淡淡的微笑。

“阿哲,一会把照片发我微信上吧,别忘了啊”

说完,她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沙滩,向着阿哲的家走去,留阿哲一个人在沙滩上待了好久。有些事,错过了就是错过了,看着手机里的照片,她的墨镜里还有他迷糊的身影,他能留在她生活中的,恐怕也只是这个程度了。

将图片传到她的微信,阿哲冲着海面虚无的笑了笑,笑自己的愚蠢。等他再将目光放在手机上的时候,朋友圈里,她刚上传的照片里,她的笑容还是那么好看。似乎有预感,她拿出了这几天从来没碰过的手机,是不是也就证明了他心里的那个不安的预感。多想也没用,阿哲收起手机,整理了心情之后,转身回家。

到家的李茜,收到了阿哲的照片之后还是有一丝犹豫的,想起阿哲刚刚的眼神,她心里升起一丝丝愧疚,可是没办法,她已经走到这一步了,现在回头已经晚了。坚定了心里的想法,她选了一张墨镜里阿哲最模糊的一张照片传到了朋友圈里,剩下的,已经不再受她控制。干脆的放下手机,她拿了睡衣就上楼洗澡去了。

二十分钟后,当她收拾妥当从浴室出来的时候,阿哲已经坐在了楼下的客厅里。

“阿哲,今晚想吃什么?我在家里给你随便做点吧”

边擦头发,李茜一边下楼朝着阿哲走过去。只不过阿哲全程没有回答她,等她走到了他身边的之后,他才终于抬起头,将手机递给了她。

“你老公来电话了 。”

          05

从李茜接过手机走到外面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一个小时。这期间,阿哲就在厨房里默默的准备了几道简单的饭菜,还有几瓶啤酒,李茜不能喝太多的酒,但毕竟是送行,必须得有酒才够意思。一切准备妥当之后,阿哲就独自开了一瓶啤酒,坐在餐桌前一杯接一杯的喝着,啤酒就是这样,入口的时候有些苦涩,但吞下肚后,唯一能记住的就是那苦涩的同时清凉的快感。二十年前,羞涩的少女还没敢勇敢表达自己的爱意时,眼力见满分的阿哲就看出了李茜喜欢的并不是自己,即使那个时候他已经注意她很久了。一面是兄弟,一面是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当年的阿哲,在一场宿醉之后痛快的选择了将自己的感情严严实实的藏起来。将杯中的酒又一次一饮而尽,阿哲心中升起一丝疑问,如果当年的自己眼力见差一点,或者再坚持一点,今天他还会一个人坐在这喝酒吗?没经历过的事,结局是怎样谁都不知道,在阿哲快要喝完一整瓶的时候,李茜终于挂断了电话走了进来。

“不等我,怎么就自己喝上了。”

从远处李茜什么也看不清,等走近了,她才看到这一桌子的菜

“哎呦,手艺不错啊。”

熟练的坐在他身旁的那个位置,李茜为自己倒上了一杯酒。

“一个人这么多年,连这么点小事都不会怎么好意思。”

阿哲的语气还是和平常一样,带着几分玩笑,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份玩笑,是他用多大的力气撑起来的。

一杯酒下肚,啤酒带来的苦涩让李茜不禁皱紧了眉,她向来不喜欢喝酒,所以从他们家事业刚开始发展起,她就从来不出去应酬,一直都是他老公,所以,随着事业越做越大,她老公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电视剧里那些有钱就变坏的男人,现在就变成了她曾经最依赖的人。

“阿哲,我明天就要回去了。”

果不其然,阿哲的眼力见从来没辜负过他,所以李茜说这话的时候,他一点都不惊讶,拿起筷子夹了口菜到李茜的碗里,阿哲才不紧不慢的开口。

“这会可以说了吧,你们两个的事。”


 06

李茜那么了解阿哲,从他讲那个无聊的笑话开始,她就已经知道他猜到了一切。这个男人总是那么体贴,体贴到她有困难的时候能想起的人,就只有他。

“对不起,阿哲,我利用了你。”

李茜没有看阿哲现在的表情,如果对方还是一脸波澜不惊的话,她怕她会永远记住那个表情,再也没办法原谅自己。想起自己是如何走到这一步的呢?或许是女人的本能支持着她 。

 李茜今年四十岁,在外人眼里,她的生活可以用衣食无忧来形容,甚至更好。老公事业有成,儿子专注学业,看起来没什么值得操心的。可惜的是,那些看客忘了最经典的剧情—男人有钱就变坏。

李茜第一次发现老公出轨的时候也是崩溃的不行,多少个夜晚她深陷与脑子中那些她老公和那些年轻女人的暧昧举动的画面中辗转反侧。他们争吵过,也提过离婚,最后也总是不了了之。但是那段时间,她考虑了很多,考虑了他们一起奋斗过来的二十年,想到了他们从一个海边的小房子搬到今天的大楼房,墙上的那些老照片或许已经褪色,但那些曾经心动的感觉是永远不会忘记的。所以,她没有像一般女人那样一次又一次的找他大闹一场,或者选择离婚。她选择用最简单的手法,捍卫她的家庭。

所以,李茜选择了在他出去出差的那几天,把家里打扫的干干净净。

她老公有很多小习惯,比如他出去应酬后,晚上总是喜欢喝一杯牛奶再睡,所以李茜将冰箱里的牛奶全都处理掉了之后,只留了两瓶。

他宿醉之后的早晨,不喜欢吃那些复杂油腻的东西,只想吃她煮的土豆汤,如果有这个,他一次能吃好几碗。李茜将刚煮好的土豆汤按照他半顿的量装进饭盒后,也放在了冰箱。

她把他的领带整齐的收进他从来没碰过的专门用来放领带的抽屉里,将他的袜子,内衣同样收回原本的抽屉里,那些原本由李茜一手打理的东西,现在交给他自己,李茜也说不准他可不可以。

最后在离开家之前,她在餐桌上留了张字条:

“老公,我不想再用争吵的方式跟你沟通了,所以我选择出去散散心,你也好好想想我们的未来。这几天我们就做自己想做的事吧,等我们都想好后,再决定我们这段婚姻的去向。”


 07

简简单单的一张纸条,却决定着她下半生的命运,她敢孤注一掷的底牌,就是他们相伴相依的二十年。所以李茜在阿哲家住的三天里,她每一天都在心里默默的计算着,今天他该找不到领带和袜子了,第二天,他该想起那盒牛奶,以及那盒不够他吃的土豆汤,其实这些都是生活中最琐碎的一些事,却也是只有妻子肯为他做的事,男人,总是被这些小事一点一滴的惯坏。

第三天,李茜在家里做的小心机都已经用完了,可能她离开时那个干干净净的家,现在也变得一塌糊涂了吧。所以最后,李茜在朋友圈上传了那张映着其他男人身影的照片,幸好,当晚她老公的电话就来了。

 “他什么态度啊”

桌子上的酒瓶已经空了几个,阿哲的脸有些微微泛红,却还是在一杯接一杯的灌着自己,李茜也没拦着,因为她知道,是自己对不起他。

“他的态度挺好的,他说我们回去之后心平气和的谈谈。刚刚我们在电话里还谈起了以前的日子,他说等我回去,我们就去国外旅游。”

阿哲拎着自己的那瓶酒目不转睛的看着李茜,她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很淡的微笑,但那微笑他看的出来,是很安心的笑,带着满满的幸福。阿哲看到这就已经满足了,他没再说什么,就静静的听着,于是气氛变得相当和谐,两个人就坐在那,一个人喝酒,一个人讲着这么多年憋着心里的话。


 08

第二天一早,码头边,睡的半梦半醒的阿哲裹着自己的风衣站在李茜身边陪她等船,清晨的海风还是带着凉意的,不一会就已经吹的他完全清醒。

“哎呦,这宿醉之后也没吃到你的土豆汤啊”

阿哲的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没个正经,可李茜知道,这是他掩饰自己心情的最好方式。

“阿哲,对不起啊”

其实李茜很早就知道阿哲的感情了,可从始至终,她心里的人就只有当初的那个男人,从来没换过,或许,如果生活继续给她失望的话,她会转身看看其他人的,可是现在,她没有丝毫出轨的想法。对于阿哲,二十年前他就一直陪在她身边,她早就习惯了,所以二十年后,当她鼓起勇气做出改变的时候,她能想起的,也只有他。

“还说对不起,真觉得对不起的话就亲我一下。”

阿哲将风衣裹紧,开玩笑的时候眉眼完成了好看的月亮。李茜知道他是开玩笑,可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朝着阿哲迈近了一大步 。

“别这样。”

跟上次不同,这一次,阿哲没等她近身,就轻轻推开了她。

“我们还是干干净净的,所以,以后还是朋友。”

这是阿哲今天最严肃的表情。

“以后那个臭小子要是敢再那么对你,我去替你收拾他。”

正经的下一秒,他就又恢复成平常的样子。看到他这样,李茜总算是漏出了一个笑容,最后登上了最早的那班船。

李茜走后,阿哲盯着那个方向盯了很久才肯离开。

从偶像剧出现开始,男主就是要留给女主爱,而男二,一般都是留给观众爱,可是这场剧里,或许他也只是个观众,那么他该由谁来爱?没人告诉他,所以他至今也不知道。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