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89个故事




闹钟叮铃铃的响,尤宓看了看还没大亮的天,随手点开微信,朋友圈动态有二十来条与她相关的动态,是的,昨夜睡之前她发了一条朋友圈。

“做人可真没意思。”

没人点赞,大都是评论,他们问,尤宓你怎么了,经历了什么,想开点,都是些宽慰她的话,令人意外的是她的总监还评论了一句,一个二十出头的姑娘家整天就知道瞎想,多长点心做事吧!

尤宓没有回复,直接把这条动态删了。

她没有什么大风大难,可是仍然觉得生活很难过。

尤宓正刷牙的时候,手机铃声大响,她匆匆忙忙的赶去接了电话,却是她年迈的老母亲打过来。

她的牙膏还没吐出来,吐字有些含糊“喂,妈!”

“宓宝啊,你起来了么?”

尤宓赶紧漱了漱口,才继续说道“起了嘞,你有啥事?”

“哎哟,你堂嫂一大早就来我们家,问你是怎么了,你和妈说,是不是受什么委屈了,谁欺负你了?”

“没人欺负我,我挺好的。”听到母亲的话,尤宓的心里翻腾不是滋味。

“宓宝啊,你听话,回来好不好?前几天,新闻上又有女孩子遇害了,我和你爸一直寻思着,叫你回来啊。在我们身边,我们也放心些。”

“妈,我不想回来,我还没.....”尤宓还没来得及说完,电话那头就响起了尤父粗犷的声音。

 “你说你,在外面打了几年工了,都四年了,你给家里打过一分钱吗?隔壁家的孟雪每月都寄钱回来,她家里都盖了三层楼房了,你看看别人,再瞅瞅你,多大个人,还让长辈操心,”

“我不回去。”尤宓被父亲这么一说,顿时恼怒了,语气也强硬了起来。

“我告诉你,你一定得回来,今年回来,我让王婆给你安排相亲,相中了明年就结婚,也不要想着再跑那么远了。女孩子家家不好好待家里,到处跑什么,没点矜持,不晓得你妈教你的礼数都去哪了。”

这番话,尤宓听得耳朵都长茧,也不做声,任由那边的父亲说。

“还有,你要是敢找外地的男朋友,我就当没养你这个女儿。”说完,尤父便把电话挂断。

尤宓苦笑了一声,孟雪赚钱确实是容易,躺着赚的快活钱,能不容易吗?

孟雪和尤宓是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的人,但现在的孟雪已经在这座城市买了房,每个月还会给父母打一笔钱回去,朋友圈发的内容不是去哪里玩,就是又买了什么奢侈品,相比之下,尤宓就显得有些寒酸,住在廉价的出租房内,工资刚好能够养活自己,朋友圈的内容不是求赞的链接,就是拥挤的公交,还有偶尔几句人生感慨。

尤宓有时候也想,要不把心一横,眼一闭,也去赚这快活钱得了。

可是,人生最悲哀的可能是,你明面上瞧不起躺着赚钱的人,实际上你自己还没躺着赚钱的资本。

尤宓资质平平,身材也不够出挑,除了一双眼比较明澈外,再无一点能让人记住的特点。

而孟雪不同,从小就长的好,大眼睛,鼻子小巧又挺,人很瘦但是胸很大。

小时候两人就常被大人拿来比较,尤宓靠着好成绩又听话,成为了小镇的标杆,到如今步入社会,好成绩太多,听话也没多大用,尤宓的优越感就渐渐被磨掉了,一点点掉入平庸的深渊,而孟雪却一点点浮上去,她的光芒越来越刺眼。

尤宓晃了晃脑袋,停止让自己胡思乱想,每天那么多糟心事,干嘛还给自己找麻烦。

“尤宓,总监让你做的服装设计图做好了吗?”

尤宓刚坐到座位上,前辈方姐走过来一脸倨傲的问道。

“总监不是说周五才用到,我还差一点没完成。”尤宓对于这位喜欢越俎代庖的前辈向来没有好感。

“啊嘞。今天都周三了,你还没做好,怎么做事的。这要是万一客户那边着急要先看设计图,你怎么交差?”

“可是总监说的是周五啊!总监都没说什么。”尤宓也有些没好气的说。

尤宓之前是在方姐手下做设计师助理,但是后来调了岗位,虽然还是设计师助理,但却是归总监直接管,方姐也没有指派她去做事的权利。

“尤宓,你这话是怎么回事?我还不是教你做事,你怎么不知好歹,怎么现在我就不能说你了是吗?你这小妮子忘恩负义啊,当初我尽心尽力的带你入行,你现在翻脸不认人。”方姐一听尤宓的话,脸色也变的难看了。

“我没有。”尤宓涨红了脸说道。

所有同事都把目光投向他们两,这让尤宓很不自在。

后来还是总监出来调解,方姐是公司的老员工了,总监不好多说什么,只是把尤宓叫进了办公室。

“尤宓,方姐毕竟是前辈,你该让着点,再说了,怎么样她也是你的入门师傅。”总监一边收拾有些杂乱的办公室一边说道。

“可是,总监,我真的已经很让着她了,就拿设计图来说,您都没催我,她在那....”尤宓心中觉得无限委屈,自己并没做错什么,却因为是个助理所以成了被训的那个人,成了过错方。

“尤宓,方姐也是一点点熬成公司的金牌设计师的,她是过来人,能指导你少走些弯路。下次我不希望还发生这样的事。”

“哦哦!”尤宓是不服气的,可是再不服气又能如何,也只能忍着。她觉得方姐就像那些被封建礼仪荼害的婆婆,见不得儿媳的新派做法,只想着拿那些东西接着去荼毒儿媳。

“对了,尤宓,我上次让你准备的参赛作品怎么样了?”

“快完成了,不过总监,我真的可以参加吗?不是说我资历不够吗?”

总监转过身拍了拍尤宓的肩,语重心长的说“你放心,这事我可以解决的。”

尤宓下班的时候,大部分同事早就已经走了。

她看了看微信,小美给她发了条信息,问她什么时候下班?赶紧来咖啡厅坐坐,十四号来了。

小美是公司附近一家咖啡厅的服务员,和她年龄相仿,两人交好的原因是都对十四号桌的那个帅哥比较感兴趣。

但两人都很怂,只敢远远观望着。

尤宓很喜欢看他认真打字时的侧颜,也不敢明目张胆的看,只时不时的瞥一眼。

尤宓到咖啡厅时,小美正忙得不可开交,看到她来了,以工作为由和她闲聊。

“今天一个同事请假,我都快累死了,”小美嘟着嘴抱怨道。

“你不是有十四号嘛!一睹俊颜,全身酸痛都消失了,跑十八楼也不喘气了。等你哪天拿下他了,再苦也值当。”尤宓一边拿着菜单翻阅,一边打趣她。

“人家是天上星,我是地上泥啊,你看看人家穿的戴的,那一样不得抵我半年工资啊,只得望梅止渴啊。”

尤宓点了点头,这也是他们只敢远远观望的原因,那种从心底蔓延的自卑让她们不敢迈出一步向他走近,那样优秀的人,又岂会缺朋友,何苦落个伤心。

尤宓装样子看了半天菜单,还是点了杯卡布奇诺。

这是她两闲聊的掩护,这样就算经理看到了小美在闲聊也不好多说什么。

尤宓看了看十四号,今天穿了套蓝色西装,整个人更加衬得儒雅,举手投足间都是带着优雅范。

十四号关了电脑,喝了口咖啡,然后一转头,与尤宓的视线交接。

尤宓看着他突然与自己对视,整个人都慌张了,急急忙忙挪开了眼,拿出手机胡乱刷新着朋友圈,再也不敢抬头。

小美将卡布奇诺端到她面前时,看着恨不得将头埋到桌下的尤宓,笑出了声,“人家都走了,你还这个样,没出息。”

尤宓抬头看了一眼,位置已经空了,才如释重负的呼了口气,“你不知道,刚刚我偷瞄他被发现了。”

“怂样。”

尤宓搅了搅咖啡,若有所思的看着已经空了的位置,心中要让自己变得更好的念头又强烈些。

如果这次参加比赛得了名次,那我就主动和他说话。这是尤宓对自己的承诺。

尤宓回到租房时,门口杵着一个圆润的身影,那是她的房东。

房东是个胖子,中年男人,常年穿着一身宽松的休闲服,有人和尤宓说过,房东其实才五十来岁,可是他那花白的头发实在叫人看不出来他的实际年纪。

“尤宓啊,你回来了。”房东咧嘴对着尤宓笑,黑黄的牙让尤宓想起楼下的那只流浪狗,也总是这样对着尤宓龇牙咧嘴。

“林叔,您怎么来了?”尤宓客套的笑了笑,然后掏出钥匙开门“进来坐一下吧!早上出门忙没来得及收拾,别见怪。”

林叔也没客气,直接进门坐在旧沙发上,“哎呀,这女孩子还是爱干净些,租给你我也放心许多,多整洁啊。”

尤宓给他倒了一杯水,说了几句客套话。

“现在赚钱难啊,看你每天上班都辛苦啊。”

林叔说着说着,就抓住了尤宓的手,满脸心疼的说“瞧你,又瘦了些。”

尤宓笑的有些僵硬,抽出了自己的手,“林叔!您再这样,我可告诉林婶了。”

有一次,林叔到尤宓的租房来收房租,说着说着就抓住她的手,恰好那时候林婶过来了,抓起地上的扫把就开始和林叔打了起来。

林婶身子也胖,说话也比较直,但人是比较好的,她倒没有怪盗尤宓身上,只是叫尤宓对林叔避着点。

林叔讪讪的笑了笑,“你这孩子就知道多想,我只想把你当女儿一样关心你,也没干什么啊。”

“还有啊,我是过来和你说一下,这几天电缆维修,可能会停几天电。”

“停电?那我怎么办?”尤宓住的一室一厅本来就是背光的,光线不好,也不怎么通风,这大热天的,还停电,她可怎么过?

林叔摆了摆手,突然神秘兮兮凑到尤宓面前说,“你要是跟了我,我让你住西南边的那间新房怎么样?”

尤宓不善的推开了林叔,冷冷的说“林叔,慢走不送。”

若不是因着他是房东,她恨不得用棒子将他打出去,明明这个年纪了,却还一直对她存着这种心思,真是想着都觉得恶心。

他装作惋惜的摇了摇头,看着尤宓的眼神也不像刚进门时那么友善。

林叔走出门口,突然回头对着尤宓诡异的笑了一下。

尤宓正站在门口准备关门,看着林叔的笑只觉得毛骨悚然,下一秒,那一只毛发浓密的手突然就往她xiong上袭来,尤宓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xiong上一痛,林叔迈着矫健的步子就下了楼梯。

尤宓如何能想到,自己居然就这样被xi xiong了。

她的眼睛有些酸涩,强烈的耻辱感夺走了她其它的感官,看不见听不见,只有一个声音在她耳边说,你真可悲啊!真可悲啊!

尤宓蹲在地上沉默了好久,连呼吸都觉得好疼,吸入的每一口空气,都像是刀子一样硬生生的刮着她的肺,好疼啊!

看着这个空荡荡的房间,鼻子一酸,她终于是没忍住,放声痛哭了起来。

这该死的人生啊,处处不得意,为什么?努力了四年啊,为什么到现在还活得这么憋屈,不是说越努力越幸运吗?我这该死的人生的希望在哪里?

我要一辈子活在这个小空间里面吗?住着老旧的出租房,每天没日没夜的加班还是个助理,连个可以依靠的肩膀都没有,一个人吃饭,一个人逛超市,一个人看电影,就连生病都只能自己爬起来去买药,夜深后错过了末班车只能一个人在街道游荡,很多时候有好多话都没人可以讲。

就连被这样的一个人占了便宜都没人可以说啊!凭什么我活得这么憋屈,凭什么有些人一生下来就可以站在终点,而我就算永远不停的跑也赶不到,我不服气啊,我也很努力的在生活啊。

尤宓嘶哑着嗓子痛哭,心里的万般委屈全向那铁门发泄,其它东西她摔不得。

很快,尤宓的哭声与踹门声引起了共鸣。

楼上那个经常半夜闹腾出声的小娃娃也开始了哇哇大哭,那声音比尤宓的还大。

“他娘的不想活了啊,谁在那里鬼哭狼嚎,把我娃娃都给吵醒。”这是那个娃娃的父亲的声音,尤宓有几次见到过那人,穿着施工的工作服,喝的烂醉如泥,那眼睛常年都是通红的,就像一只暴怒的豹子。

尤宓怕那个男人。她经常听到那个男人打自己老婆的声音,一下一下,打得特别狠,因为房子隔音效果不好,那人打自己老婆时,尤宓总有种打在她身上的错觉。

尤宓很怂,就真的不敢哭了。

她不得不怂,她在这个城里无依无靠,就算被人抛尸荒野,估计要很久才会有人想起她不见了,也等发现尸骨才会知道她遇害了。

所以她只能自己保护自己啊。

可是,这人生啊,真的活得够了。

尤宓抬脚往顶楼走去,越往上走脚步越坚定,好像马上就能解脱了。

所有的不公,所有的求而不得,所有的无能无力,都会消失了吧!想想真好,若是有来世,别再为人了吧!

太累了,做人真的太累了,想要的太多,得到的太少,这就是人啊!

来世为风,无欲无求,也没人能够约束,去哪里都好,也不必拘在这狭窄的小天地。

夏天的夜晚,就算是风也是带着燥热的,尤宓推开门,一股热风向她袭来,她一下就被风呛到了。

她站在天台边,风从她的耳边呼啸而过,远处的城市霓虹灯特别好看,就像是小时候幻想中的童话世界一样。

她的思绪被拉回到小时候,那时候,她很不受待见,因为她是个女孩子,还总是生病,父亲几次想把她扔到村外的那条小河里,是母亲苦苦哀求留下她,即使留下来日子也不好过,但好歹是活下来了,母亲第二年生下了弟弟,爷爷奶奶特别高兴,大摆筵席宴亲友,可是却让她待在房间里,不准出去。

她坐在黑黑的地上,听到外面的人都在夸,她的弟弟如何如何生得好,将来如何如何的有出息,至始至终没人想起她,他们把目光全都给了那个尚在襁褓的婴儿,他们都看不到她。对啊,她在黑暗里,所以他们看不到她。

后来,爷爷奶奶有好吃的零食,都会把弟弟叫到屋里,让她出去玩。其实她都知道,他们有糖吃,她也想吃啊!于是她拼命的敲门,可是他们不开门啊!就像他们的心一样,也永远不对她开门。

离开家乡后,她一腔热血,想要做出一番成绩,她想要出人头地,想要扬眉吐气,可是到了这个城市,才发现这里太大了,她始终无法立足,只能卑微的过活着,这城市人太多了,有才华的,肯努力的,也很多很多,比她的有天分的人,人家更加努力;比她努力的人,起点比她更高。

尤宓陷在回忆不可自拔时,突然听到一阵哽咽声。

她一回头发现在她的不远处站着一个披头散步的女人正捂着脸哭泣。

她有点慌乱,走过去硬着头皮问道“你还好吗?”

其实尤宓知道,深夜站在这里的人,哪能好啊!都是生活过的不顺心,不如意的。

那个女人没有回答她,只是自顾自的哭着。

尤宓看着她一点一点往边缘走去,没多想就把那个女人拉回来。

她看清了这个女人的面孔,是住在她楼上的那个女人,经常被打的惨不忍睹的那个女人。

“你老公又打你了?”

即使天台上灯光微弱,尤宓还是隐约看到了她的嘴角的血渍。

那个女人想挣脱尤宓的手,尤宓抓的更紧了,她带着哭腔说“求你啦,放了我吧!我难道连死都不能选择吗?”

尤宓此时完全忘了自己也是来轻生的,一脸痛心的说,“是,你死了就解脱了,那你的孩子呢?他都还不能叫妈妈,他就要失去妈妈了。”

“我的孩子命苦啊,出生这个家里,我对不起他啊,我不能留他可怜的活在这世上啊,我得带着他啊。”

尤宓一听这还了得,两条人命。“你凭什么替他选择生还是死?就算是你生了他,你也没得权利让他死,你看看那里,霓虹灯那里,多漂亮,他来到这人间走一遭,什么都没看过,没感受过,就要离开,你真是狠心啊,亏你还是为人母,你要是真爱他,你就应该去改变这一切,而不是懦弱的选择去死。”

“改变,我从何改变?难道拉着那个人一起去死吗?”女人说这话时,直直盯着尤宓,眼里都是狠厉。

尤宓有些无奈,“既然死都那么容易,活着又有什么难呢?”

“呵呵,活着,可比死难多了。”那个女人自嘲的笑了笑。

尤宓拉着那个女人坐下,开始苦口婆心的劝解她,将她平日里看的鸡汤一股脑的全灌输给这个女人,怕她还想不开,尤宓还和她说了许多自己的伤心事,当然,为了让女人心里舒服,她使用了夸张手法,将自己说的特别惨。

两个女人边说便抱着一起哭,他们一起骂不公平的一切,骂那些让他们不快乐的人,痛痛快快哭过以后好像连风都变得舒服了,不再那么燥热了。

“谢谢你,”女人抱了一下尤宓,感激的说道。

尤宓摆了摆手,说没事,以后好好生活,我们都会过的更好的。

“对哦,你上天台来是做什么?”

尤宓楞了一下,莞尔一笑,“也是想不开。很正常,每个人都有活不下去的时候,都会有了断自己的时候。”

“——明天太阳还会升起吗?

——会

——那就好。”

尤宓看到朋友圈有好友发了这样的三句话,她想,做个有血性的人真好!能看太阳升起真好。

当尤宓将自己利用休息时间做好的设计图交给总监时,总监眼里的惊艳大大刺激了她的成就感。

“尤宓,我就说了你是个有天分的孩子。”

“谢谢总监。”尤宓嘴角抑制不住的往上扬。

“好,我帮你拿去参赛,你好好工作,到时候有结果我会通知你的。”

尤宓高兴极了,一扫连日来的阴霾,连看都方姐都觉得顺眼多了,只要她的设计图在比赛中得了名次,她就可以摆脱助理职位了,而且说不定还能收到大公司的橄榄枝,她说不定还需要搬家,有些公司会给设计师提供单独公寓的。

她看到了那一点点盼头,也敢与十四号直视了,当十四号对她礼貌一笑时,她也不再慌慌张张的躲开。

她等啊等,隔几日便去问总监比赛的进展,可是总监太忙了,对她也有些敷衍。

后来,她等到了总监辞职的消息,同事小叶和她说,尤宓你不知道吗?总监辞职没和你说?

尤宓如遭雷劈,她打总监的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啊!

总监消失了,把她的所有希望都带走了,把她所有的气力都带走了。

方姐接替了总监的位置,她把尤宓叫到办公室中,“你是不是画了设计图让总监帮你拿去参赛?”

“你怎么知道?”尤宓有些惊讶的看着方姐,这件事原本只有她和总监知道的,总监说不能让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不然不好把她的作品送去参赛。

“尤宓,我教了你多少次,长点心眼,长点心眼,你总是不听。”方姐看着她,恨铁不成钢的说道。

“总监....她不是这种人。”

“不是这种人?她拿着你的作品去参赛了,虽然没得名次,但是被一家大公司看上了,她现在已经赶去另外一个城市上任了。”

“方...姐,你是不是在骗我?”尤宓眼里的湿润好像下一秒就要溢出来了。

“是不是骗你,你自己应该清楚吧!都这么些天了,你心里难道没数吗?”

尤宓捂着脸,开始痛哭了起来。

方姐看着她的样子也是于心不忍,问道“初稿在谁手里?我有一个前辈是那场比赛的评委,即使你不能去那家公司了,至少让那个女人不能如愿。”

尤宓像是突然想起来了,胡乱的抹了抹脸,“初稿在我那里,我画在我的画本上,总监她没有的。”

“好,你明天带过来,我替你申报上去。不过这事查实了,你三年之内不能参加这个比赛。”方姐看着尤宓,虽是有些不忍,但还是说出来了。

尤宓点了点头,她认了,是她贪心了,想要越级去参加这场比赛。

尤宓第二日便将初稿交给了方姐,其实她此时也没了多大的委屈,只是觉着对不起方姐,她虽然对自己严格,可是真心为自己好啊!只怪自己还是太年轻,凡事只懂得看表面。

倒是方姐又安慰了她几句,说要她好好努力,这样才能参加三年后的比赛。

尤宓初听没多大在意,待反应过来才问道“方...总监,你是说?”

“是的。公司领导一致决定升你为设计师,毕竟你的能力也是有目共睹的。你还是叫我方姐吧!都习惯了。”

尤宓的感激已无法用言语表达,只能拥抱传达给她。

其实同事小兰和她说了,早在她还在方姐手下做助理的时候,方姐就有提过升她做设计师,只是这时候,恰好总监将她调到自己手下,方姐也只能作罢。

 八月的风特别大,将人的发丝吹得凌乱,尤宓坐在公园的石椅上,暖黄的路灯投射在她的头上,她静静听着旁边一个大爷拉二胡,琴声悠长缠绵,如诉如泣。

不远处还有五六个正在练太极的老大爷,花白的发,极白的衣,行云流水的动作,颇有些仙风道骨的韵味。

尤宓想起白日里发生的事,抿嘴笑出了声。

今天她的职称变成了设计师,以后人都会叫她尤设计师,尤设计师,有设计师,小兰说真押韵。

还有最重要的一件事,今天她去见客户,那个客户居然是十四号,他的名字叫贾兰筠,他认出了她,还说她的眼睛很漂亮,让人过目不忘。

 贾兰筠还颇有些狡黠的说,他是单身,问尤宓以后去咖啡厅愿不愿意和他拼桌?一个人久了,难免想找个人聊聊天。

尤宓打趣他,他还会缺朋友吗?

贾兰筠倒也是直接说,我缺尤小姐这种有趣的朋友。

尤宓笑了笑,两人互加了微信,不管怎样,任何关系最开始都是从朋友开始的。

以后的事瞬息万变,谁知道会发生什么意外呢?但不管如何,努力总是难以被辜负吧!

 对了,小美知道她在找房子,问尤宓要不要和她合租?

尤宓听着大爷的二胡声,大概是这二胡太破旧了,还夹杂着一些断断续续的杂音。

尤宓看了看时间,虽然不情愿,但还是要回去了,最近这段时间停电,整栋楼都是黑漆漆的,每天回家极其不方便,得尽早搬家,好脱离这个恶魔一样困了她四年的地方。

尤宓对突然停下来的老大爷说,大爷,您拉的真好。

大爷没理她。

过一会又继续开始拉,尤宓从他面前走过的时候,看到一台老式收音机,屏幕上的红色柱子忽高忽低的跳,屏幕两端的喇叭微微的有些颤抖。

 有一个佝偻着的老婆婆走过来关了大爷的收音机,给大爷打手势,好像是说回家吧!

原来大爷是聋子啊!

那刚刚优美的二胡声到底是收音机发出的,还是大爷拉的?尤宓百思不得其解。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离婚之后(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试试看怎么样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