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96个故事

 


 

如果可以选择出身,张宁死也不愿当穷人。

 

没有钱,在这个世界就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手机上越来越多的未接电话,张宁有些恐慌,她不知道打电话的弟弟是怎样的焦急,甚至能想象得出,他正冲着打不通的手机破口大骂的样子

 

她感到很害怕,也很无助。

 

前天,公司说她没有完成上个月的业绩,只发了基本工资,交了水电房租后,所剩无几,今天早上弟弟打来电话,说妈生病住院了,需要一大笔钱,现在她能怎么办?

 

张宁大脑飞快运转,想找点办法解决燃眉之急。

 

去借钱吗?

 

张宁看着手机通讯录里的人,犹豫了一会,拨了林鹏的电话。

 

林鹏不耐烦地接了电话:有什么事?我在开会呢

 

我妈要动手术,你那有多少张宁紧张又期待的说。

 

你妈身体不是很好吗?怎么忽然病了?不会又是你弟弟找借口来要钱吧?林鹏的话里带着几分戒备。

 

听了这话,张宁的心里一凉,她有些后悔给林鹏打电话了。

 

林鹏是她男朋友,和她一样,也是从农村考上重点大学的。他什么都好,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疑心病太重,经常疑神疑鬼。

 

上次公司活动,大家去爬山,她和公司的男同事合拍了几张照片,林鹏看到后,硬是不让她睡觉,逼着她交代清楚那个男人是谁,直到最后她不得不在半夜给那个同事打电话,说明是同事后,林鹏才放心。

 

算了,你开会吧,我自己想办法筹钱。说完,张宁挂了电话。

 

刚挂了电话,手机又响了起来,张宁看着那熟悉的电话号码,急忙接起来。

 

姐,你为啥一直不接电话?快点打钱回来啊,妈躺在医院病房里等着钱做手术呢

 

张宁木讷地拿着手机听弟弟在那边唠唠叨叨,最后弟弟说不交押金医院是不会给妈做手术的。

 

张宁心乱如麻,一边思索如何弄到钱,一边想着怎么回答弟弟,当她看到桌子上的一张名片时,眼里一亮。

 

我知道了,明天就把钱给你打过去

 

挂了电话,张宁咬着嘴唇想了一下,决定打名片上的电话。

 

杨哥,今晚有空么?我们见个面吧。张宁躲在卫生间里,用生硬的声音说。

 

电话那边的语气满是惊喜:今晚见面吗?好的,在哪里?

 

杨哥,我对你那不熟悉,你定个地方吧

 

你知道XX酒店吧?我在那定个房,在门口等我就行了

 

好,下班后我在酒店门口等你

 

好,酒店门口见

 

挂了电话后,她给林鹏打了个电话:我今晚不回家了,你自己吃饭吧。

 

张宁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掏出化妆品化了一个淡妆。这是她第一次主动约一个男人见面,总要打扮得好一点。

 

只是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要在酒店见面呢?趁火打劫?

 

一想到杨哥是唯一能帮自己的人,她只得忍了下来。

 

 

 

杨哥本名叫杨波,是她的大学同学,家里开着公司,是班里有名的富二代。

 

大一的时候,他看上了张宁,开始追求她。

 

他学着偶像剧里的男主角,在楼下摆了一个心形的蜡烛,才点上,还没来得及表白,就被学校的保安用灭火器给喷灭了。

 

那时候的张宁觉得,虽然杨波很有钱,但感情是不能用钱来衡量的,她对这人没什么好感,所以拒绝了他的表白。

 

就在这时,班里的林鹏开始追她,就像书里写的那样,经常写一些情诗或者煽情的句子发给她,最后,他借着网上的一首诗向她表白,张宁很感动,答应了。

 

在一起后,林鹏对她的呵护无微不至,这让张宁觉得自己过得很幸福。

 

有时在路上遇到杨波,她也忍不住对他炫耀幸福,潜台词是:你看,爱情的意义不在于有钱没钱。

 

但这又有什么用呢,现在还不是打扮好自己求着让他帮忙。

 

想起这些,张宁觉得当初的自己真是太幼稚,恨不得扇自己几巴掌。

 

才到下班的时间,张宁就迫不及待地打卡下班了,出了写字楼,一辆停在路边的路虎车打起了双闪,车窗摇下来,杨波坐在车里冲她招手,示意她赶紧上车。

 

车子很快就开到了酒店,杨波去停车,张宁便先去了酒店。

 

站在酒店大厅,张宁心里很忐忑,不知道一会到了房间杨波会提什么条件,但想起等着手术的妈妈,她心一横,心想不论杨波提什么条件,她都会答应。

 

因为能借她钱的人,只有杨波了。

 

让她意外的是,杨波定的房间竟是酒店二楼的包厢,坐在包厢里,张宁有些尴尬,一边吃着饭菜,一边算盘着该如何开口。

 

吃了一会,她很小心地将自己借钱的事说出来。

 

“虽然很不好意思,你...方便借点钱给我吗?”张宁说完低着头。

 

听到她要借钱,杨波怔了一下,并没问她要这个钱做什么,而是直接问她要多少。

 

张宁犹豫了一下说:“十万,我妈妈要动手术”

 

“我身上没带这么多,一会吃完了来我办公室取吧,以后需要钱的话,尽管和开口

 

这句话让张宁眉开眼笑,心里彻底放下了一块石头,但又有些担心,不由问道:这不会有什么条件吧?

 

杨波摇摇头,不会有什么条件的,你尽管放心地用吧。

 

两个人吃完饭后,来到杨波的办公室,杨波给她开了一张十万块的支票。

 

杨波开车送她到了小区门口,下了车,她转身刚想和杨波告别,一抬头,却看到了林鹏,他刚刚回来,手里还拎着一瓶酒,站在小区门口看着他们。

 

张宁尴尬地笑了一下,刚想说话,却看到林鹏骂了一句biao zi随后就将手中的酒瓶猛地砸了过来!

 

——

 

张宁眼前一黑,整个人倒了下去。

 

 

 

醒来后,张宁发现自己被绑了起来,她躺在客厅冰凉的地砖上,面前的电视正播放着球赛,林鹏躺在沙发上睡觉。

 

视线扫过面前的茶几,张宁的心都碎了,那张救命的支票,已经被撕成了几片随意丢在茶几上,几片还沾着倒出来的啤酒

 

到底发生了什么

 

张宁坐了起来,开口问道:林鹏,你这是在干什么?

 

听到她的话,林鹏慢悠悠地睁开眼睛,一脸嘲讽的笑容:干什么,你干什么呢?和他shang/chuang了?

 

听了这话,张宁心里也恼火,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却被林鹏一脚踩了下来,然后他伏下身,一脸醉熏熏的样子,嘴里还喷着酒气:十万块一次,杨波这个情人还真疼你呢!

 

我不是他的情人,是我找他借的钱!

 

林鹏放下手中的酒瓶,狠狠扇了她一个耳光:借钱?Biao /zi,你还不承认?我们上大学时他就一直在追你吧?现在嫌我穷,旧情复燃了?

 

林鹏蹲下来,一脚踩在她胸口:十万块啊,我真没想到你居然值十万块,早知道你值这么多,我就和杨波说,我和你分手让他给我十万。

 

张宁又气又急,分辨道:你想什么呢?是我妈病了,需要钱做手术!

 

做手术?你不和自己的男朋友商量,倒是跑去向旧情人借钱,这不是想给我戴lv帽子吗?

 

我和你说了啊,你...你说你在开会。

 

我在开会你不会等我下班后再说吗?林鹏继续咄咄逼人。

 

……

 

所以,你就和他见面了?听说那地方是jiu dian,还挺会玩的,一晚上十万块,还挺贵的!

 

说完,林鹏又给了她一巴掌,一脸鄙夷地转身朝卧室走去,将她丢在客厅。

 

看着林鹏走进卧室关上门,张宁有些绝望,虽然她知道林鹏有些疑心病,但却没想到他竟然会脑补出这么大的一场戏。

 

她躺在地上,看着头上的天花板,心里格外绝望,想到住在医院里等着做手术的妈妈,又想起被林鹏撕掉的支票,她忍不住哭起来,现在连借来的十万块都没了,妈妈可怎么办

 

她奋力挣扎,试着挣脱绑着自己的绳子,只听到咚的一声,脑袋撞到茶几上。

 

这下她吓坏了,害怕林鹏听到后会从卧室里出来打她,便立即停止了动作。

 

林鹏打着呼噜,似乎并没有听见这里的动静,张宁松了口气,挣扎出一只手来,努力解着绑在另一只手上的绳子。

 

终于,张宁解开了绳子,活动了下手腕,她开始解绑身上的绳子。

 

随着一股股绳子落地,她活动了一下手脚,低头时看到茶几上被撕碎的支票,慢慢地蹲下来,小心地将那些沾着啤酒液的碎片收集起来。

 

接着,她拿起放在沙发上的包,打开门,轻轻关上。

 

从林鹏朝她动手的那一刻,她就死心了,她绝对不对这个男人抱任何希望。

 

她,想离开这里。

 

 

 

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张宁心里打了个寒颤,不知道深夜出来会遇到什么事,但一想到家里那个暴力又疑神疑鬼的林鹏,想到家乡医院里等着手术的妈妈,张宁心里一硬,朝着街头走过去。

 

才走出小区大门,不远处一栋楼里的窗户窗帘拉开了,一张脸冷冷地看着拎着包走在路上的张宁。

 

那是林鹏,林鹏的脸上顿时满是愤怒

 

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居然还想大半夜去找杨波

 

这样想着,他嘴角露出了笑容,从卧室里翻出DV机,你不是去找吗?不是坚持说自己和杨波没关系吗?等我录下来了看你怎么说。

 

林鹏拿着DV下了楼,悄悄地跟着张宁,看她要去哪里。

 

张宁的确是想去找杨波,只不过她想的是去杨波的公司门口等他,她完全没有想到身后还会有一个尾巴。

 

走出街道,张宁花了好大劲才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林鹏赶到街头,看到的只是出租车远去的影子。

 

早上八点,张宁从杨波公司楼下的咖啡店里出来,看到不远处写字楼下围着一圈看热闹的人,挤进去一看,林鹏正站在中间拦着杨波不让他进写字楼。

 

昨天晚上,林鹏回家换电动车后,始终没有追上张宁,他想起那张支票上的公司,便在网上查到这家公司的地址,一大早就来这里堵着杨波。

 

拦住杨波后,林鹏质问他昨天晚上张宁是不是去了他家,杨波当然不会承认,两个人站在楼下剑拔弩张,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你说,我把我老婆藏哪儿去了?林鹏一手抓着杨波的衣领,举起拳头想要打他。

 

和你说了,我昨天送她回去后就没见过她!杨波用手隔开他的拳头,有些尴尬。

 

毕竟那么多人都看着,加上林鹏口无遮拦说他gou yin了自己的老婆,周围都是这栋写字楼的人,这以后让他怎么在写字楼里做人呢?

 

林鹏不给他解释的机会,接着说:你不是给我老婆一张十万块的支票吗?这不说明了你俩有一腿?

 

十万块?这人真有钱啊。人群里不知道谁发出了感叹

 

你听我说……

 

说什么?你以为你有钱就可以瞎玩了?告诉你,我和我老婆之间是真爱,是有感情的。

 

人群中立即有不明真相的人附和了起来。

 

看到有人附和自己,林鹏更得意了,他指着杨波的鼻子:虽然我俩是大学同学,但是你要知道,有些事你是要付出代价的。

 

杨波立即明白了,林鹏这是想来找他要钱,想到这里,他冷哼一声,算是明白了这个大学四年在一起的同窗,其实是个披着外衣的伪君子。

 

那来我办公室说——大家散了吧,没事了,上班要紧。

 

等下!一直站在人群里的张宁忽然出声了,她三步两步走到林鹏面前,抬起头来问:林鹏,你给我说清楚,我们只是恋人,你凭什么说我是你老婆?

 

——人群一下子围了过来,原来是这个男的在这里胡说八道啊!

 

张宁也不看周围的人,从包里拿出那张被林鹏撕碎的支票,将那些还带着啤酒液的碎片砸在了他脸上:你知道这十万块是做什么的吧?这明明是给我妈做手术用的,在你嘴里怎么变成了封口费?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

 

林鹏脸一下黑了,他转身就走,但是张宁却没想让他走,她跨上前一步,挡在林鹏面前:你想走?没那么容易!

 

 

 

林鹏看着她冷笑,怎么了?有事?

 

有!张宁点点头,猛地抬手狠狠给了他一巴掌,清脆的声音让周围的人吓了一跳。

 

张宁斩钉截铁地说:你这种渣男,从今天开始,我们一刀两断!

 

这一巴掌打懵了林鹏,好一会他才反应过来,指着张宁的鼻子:你不要脸是吧?你给我等着!

 

说完,他气呼呼地拨开围着的人走了。

 

看着林鹏走出去,张宁不好意思地走到杨波面前,告诉他那张支票被林鹏撕掉了。

 

听了这句话,杨波想都没想就重新开了一张支票给她,并贴心地帮她打了一辆车送她去银行。

 

钱很快就打回家了,听到弟弟打来电话说妈妈已经进了手术室后,张宁才放下心来。

 

刚挂手机,老总却打来了电话,他冷冰冰地说:张宁,来公司收拾东西,你被开除了!

 

她怔住了,自己从没提过辞职,怎么忽然被开除了?

 

张宁急匆匆赶回公司,才进门看到的就是老总的黑脸,他将手中的iPad递给张宁:这是怎么回事?怎么有人把你的裸照发到公司论坛里了,还特别注明了是我们公司的人。你是想给公司抹黑吗?

 

张宁一看iPad上的截图,脸都白了,想起今天早上林鹏离开的时候说的那句你给我等着,原来他那时候就有了报复的计划。

 

张宁无奈,只好把自己的事和老总说了,老总听完后,很是同情她,便撤销了开除的决定,让她接着去上班。

 

可才过了一会,前台神色焦急地走进老总的办公室,然后和老总一起出来,两个人站在门口商议着什么,还不时地朝张宁这边看来。

 

又出什么事了?看着老总和前台,张宁心里有些忐忑。

 

她站了起来,走到门口,问前台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前台示意她自己去外边看看,出门来到楼下,张宁吓了一跳,自己的裸照,竟被人打印出来贴到公司楼下,上边还清楚地写着自己工作的公司和楼层。

 

写字楼的几个保洁员和保安正忙着清理贴在楼下的那些打印纸,看到张宁下来,他们露出了一脸古怪的神色,看看张宁,又看下贴着的纸,然后三三两两地凑到一起讨论了起来。

 

张宁默默地走过去,和他们一起清理着贴在楼下的打印纸,即便不用想,也知道这些都是林鹏贴的。

 

两个小时后,终于将楼下清理完了,来到公司后,张宁觉得自己都没脸去面对老总,只好自己辞职了。

 

抱着东西离开公司,才走到公交站,就接到了林鹏的电话,电话里林鹏幸灾乐祸地说:不要脸的女人,我说让你等着吧,以为甩了我就可以了?这就是你的报应!

 

终于,张宁忍不住愤怒,冲着电话吼道:滚!

 

 

 

和林鹏分手后,张宁很自然的和杨波走得近了。

 

这天,两个人正在西餐厅里吃饭,林鹏推开门进来,走到他们面前。

 

张宁,你真的是因为钱才和他在一起的?林鹏语气里满是不满。

 

张宁没理他,没错,她的确是因为钱才和他在一起,她受够了和林鹏在一起的日子,不光没钱还各种疑心病,甚至连妈妈动手术,林鹏都没能拿出钱来。

 

越是没钱的人,越把钱看得珍贵。

 

我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一个拜金女人,算我以前瞎了眼。林鹏气呼呼地说。

 

说她拜金又怎样?毕竟恋爱是风花雪月,而生活却是柴米油盐,没有物质基础的爱情,注定是一盘散沙。

 

zhe/teng得我还不够惨吗?张宁头都没抬,她不想看林鹏那张让她厌恶的脸。

 

你就呆在钱眼里吧!林鹏说完,气呼呼地转身就走。

 

半年后,张宁和杨波坐在咖啡厅里和婚庆公司的策划人员讨论结婚细节,门外忽然闯进来一个人,见到她就急忙跑过来,然后扑通一下跪在了她面前。

 

张宁吓了一跳,仔细看时才看到竟然是林鹏

 

宁宁,借我点钱吧,我妈生病住院了,医生说再不医疗费就给停药。可我那些朋友都不愿意借我钱,我只能来求你了。

 

看着林鹏,张宁犹豫了一下,回身拿起放在身后的手包,想拿点钱来给他,但杨波却拦住了他。

 

他冷冷地说:不能借钱给他,他妈根本没病,他是借钱来赌博!

 

张宁吃了一惊,转身问林鹏:他说的是真的?

 

林鹏眼珠一转,随口说道:怎么可能呢?你认识我这么久,见过我赌博吗?

 

张宁想了下, 从大学到现在也有五年了,虽然两个人一直都很穷,但还真没见过林鹏赌博,除了加班外,就是和他那群朋友一起喝酒了。

 

没想到杨波却笑了:宁宁,你真天真,你知道他是和谁喝酒吗?

 

和他的朋友看球啊。

 

看球?其实他是赌球!赌球最容易让人倾家荡产了,这是我开酒吧的朋友发来的视频。

 

说完,杨波拿出手机,播放了里边的一段视频,视频里边,林鹏正在酒吧和几个朋友在一起盯着电脑屏幕,他嘴里还骂着脏话:进球啊!老子可是在你们这里压了一个月的工资!

 

紧接着,又看到他拍着桌子骂着:这群猪根本不会踢球,又输了我一个月的工资!

 

看完视频,张宁怔住了,仔细想想,这倒也是,她和林鹏在一起的时候,房租是她出的,生活费也是她出的,她以为林鹏的钱是存起来了,可没想到他是去赌球。

 

这样一想,张宁就明白了,为什么妈妈做手术需要钱的时候,林鹏不愿意给钱,原来钱都已被他挥霍了。

 

张宁硬起心来,招呼保安将他赶出去。

 

两个保安过来,抓着林鹏的胳膊往外推,他一边挣扎一边喊:张宁,你个忘恩负义、嫌贫爱富的女人,早晚会遭到报应。

 

看着林鹏被保安赶出去,张宁心里浮现出快感:幸好自己醒悟得早,离开了这个渣男,不然自己的苦日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到头。

 

看着旁边多金又对她好的杨波,她觉得自己很幸运,能找到这样一个爱自己的男人。

 

他在自己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伸出了援手,他没有强迫自己做任何事情,只是带给了她在最难过的时候扎实的依靠。

 

一开始她确实为了钱,以为爱情早就成了奢侈品,但和杨波相处下来,她发现自己早已慢慢爱上了他。

 

有爱情有物质,大概这就是最好的生活吧。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右下角点个“好看”让我知道你的美!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