丑女人的春天(全)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97个故事

 

杨大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

 

她又黑又壮,眉毛浓密,方脸小眼,穿一身灰布衣裳,在人群里毫不起眼。

 

听阿娘说,她出生时黑黝黝的,浓密的毛发覆盖了大半个身子,家里人觉得一个女娃生成这样实在不好养,估计连婆家都找不到,要不要养着呢?

 

是阿爷拍下板子,留下了杨大妹。

 

随着年龄渐长,杨大妹身上的毛也开始脱落,露出了本来的皮肤,可她天生一张黑皮,加上常年跟着爷爷锻炼身体,身上越发壮实,还有了一股子霸力,几个男人都比不上她。

 

虽说杨大妹长得像个男娃,却有着一手好厨艺,她做的糕点镇上的小姐们都喜欢,今日她就是来送糕点的。

 

路上行人稀少,这些天镇上来了日本兵,好些人不敢出门,尤其是年轻女孩,可杨大妹长成这样,日本人是不会看上她的。

 

一辆日式军用卡车从道路中央开过,留下一地烟尘。

 

她背着背篓,来到一大户人家后门,轻轻敲了几下门。

 

谁呀?里面传来男人的问讯声。

 

她清了清嗓子,回道:大哥,我是给钱小姐送糕点的。

 

好嘞,你稍等一下。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门打开了,来的正是钱小姐的贴身丫鬟翠儿,她看到杨大妹后,脸上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翠儿姐,前些日子说好的糕点我给带来了。杨大妹将背篓中的油纸包拿出来,递给翠儿。

 

这时翠儿脸上才露出一丝真切的笑意:都是老熟人了,我还不相信你吗。说完她叹了一口气,拿出个荷包递给杨大妹,说以后你不必来了。

 

怎么了,是钱小姐吃腻我做的糕点了吗?我还可以做别的点心呢。杨大妹有些慌了,钱小姐是她的大客户,这个世道钱可不容易赚。

 

不是,唉,反正你以后不必送了。翠儿说完就离开了。

 

杨大妹捏了捏荷包里的钱,失落地离开了钱府。

 

路过米粮店,杨大妹走了进去。

 

大妹,你来了呀。阿强开心地和她打招呼。

 

阿强是米店的伙计,也是和杨大妹从小玩到大的邻居。看到他,杨大妹低沉的心情好了不少。

 

阿强,给我来三斤玉米面。

 

好嘞。他手脚麻利地称好玉米面,一边打包一边关切地问:大妹,你这次不买细面了?

 

不买了,钱小姐说以后不用给她送糕点了,我也就不能赚多少钱了。

 

唉,那真是可惜了,那钱小姐一向出手大方。

 

可不是吗。杨大妹应和着。

 

阿强将包好的玉米面递给她,杨大妹一入手就知道那面绝对不止三斤,刚想说道说道,就见阿强朝她挤眉弄眼的,杨大妹只好受了他的好意。

 

她问:阿强你什么时候回村里呢,强婶最近还在念叨你呢,你和月梅的婚事也近了吧?

 

说到婚事,阿强的脸上也是一阵欢喜,说就在下月底了。

 

好小子,也是要成亲的人了。杨大妹挺为他开心的。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村了,你回来时别光记得找月梅,还要来看看兄弟啊!离开时,杨大妹的脸上还带着微笑。

 

她又买了些粗布和针线,然后朝镇门口走去,她发现街上的气氛有些紧张,不时有穿着军装的人在巡逻。

 

出镇的队伍排了很长,杨大妹看到站在她前面的男人被士兵押走,没一会儿就传出一声枪响。

 

她身子一抖,胆怯极了,连续过了两次检查才出了镇门,看着后面长长的队伍,杨大妹如释重负,她把手心的汗往衣服上擦了擦,继续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杨大妹看到士兵在四处搜索,她便偷偷躲到了麦田里。

 

小时候她身上毛多,总是被人嘲笑,她也习惯了将自己藏起来,倒养成了躲藏的好功夫。

 

见士兵走了,杨大妹准备从麦田里出来,突然感觉脚下有个柔软的物体,低头一看,竟是一个人。

 

她吓了一跳,顿时汗毛倒竖,不知这人是生是死,她轻轻踢了一下对方,脚下的人发出一声闷哼。

 

这声闷哼让杨大妹松了一口气,她蹲下身子,发现是个男人,脸上脏兮兮的,身上有不少划伤,左肩胛骨处有血汩汩流出。

 

杨大妹莫名地就将他和今天镇里的戒严联系上了,她也没犹豫,一弯腰,就把这个男人背在了身上。

 

回村需要渡过一条小河,看今天的情况,如果这个人是日本人要抓的,估计渡口是不能走的了。

 

好在她知道有个地方刚修了一座小桥,有些远,不过杨大妹有的是力气,倒不怕这个。

 

果然,桥边没有士兵的影子,杨大妹背着那人快速过了桥,她不知道的是,她刚过桥没多久,就有一队士兵来到了桥边。

 

一路绕行,杨大妹终于将人背回家,到家时她已累得气喘吁吁,将那人放到了阿爷生前住过的屋子里,又拿了些伤药,准备替那人敷上。

 

伤口主要还是在肩胛骨处,看上去像是枪伤。

 

杨大妹心里一紧,看来这人真是日本人要抓的,想起那些欺压同胞的日本人,她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勇敢的事。

 

子弹还留在伤口里,杨大妹不知道要如何处置,只能先把药粉撒在伤口上。

 

就在杨大妹茫然无措时,受伤的人醒了。他睁开眼,猛地挣扎了一下,看到了眼前的杨大妹,他不留痕迹地打量一眼周围,才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是被老乡给救了。

 

他试着起身,拉扯到了肩上的伤口,痛得呲牙咧嘴,看来身上的枪伤不能再耽搁了。

 

老乡,请问这是在哪里?他声音有些嘶哑。

 

咱们这是大杨村。杨大妹连忙回答。

 

听到是大杨村,这人松了一口气。

 

他说我叫周新南,老乡你能去隔壁村的苏大夫家,帮我找一个人吗,那人叫曙光,你告诉他周新南需要帮忙他就会跟你来的。

 

没问题。杨大妹感觉一项光荣的使命落到自己身上,她心脏紧张得砰砰直跳,立马出了门。

 

大妹,你才回来又要去哪儿了?杨大娘在门口喊着。

 

杨大妹紧张地跑过去跟杨大娘说:阿娘你小点声,我救了一个人,就在阿爷房间呢,那是个英雄你好好照料着,别让人发现了。

 

哎呀,你这个死丫头又管什么闲事,你是嫌命不够长吧,这种事也敢插手。

 

阿娘你别管,就当不知道好吧?

 

唉,你这丫头。

 

杨大妹兴冲冲跑到隔壁村上,找到苏大夫的家,敲敲门。

 

妹子啊,你是要看病吗?里面走出一个大娘。

 

杨大妹愣愣的,说我找人……找曙光。

 

听到杨大妹的回答,大娘打量这杨大妹:你找曙光干嘛?

 

有个叫周新南的人找他求助。杨大妹说。

 

大娘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妹子,你等着啊。

 

杨大妹在门外来回踱步,心跳得厉害。

 

苏大夫立马提着箱子从里屋出来,见到又黑又壮的杨大妹后说:这位小妹,你带我去见周新南吧。

 

杨大妹带着苏大夫到了自己家,又帮着苏大夫打下手,取出了周新南肩膀里的子弹。

 

手术过后,周新南痛得满身大汗,但仍对杨大妹表示感谢。

 

要是没有妹子,这次估计就凶多吉少了,你可否先出去一下,我们有点事情要商量。苏大夫说。

 

好的好的,杨大妹立马出了门,里面传来小声的交谈。

 

 

 

几天后苏大夫又来了,在杨大妹的帮助下将周新南带回了隔壁村。

 

杨大妹忍不住心中的兴奋,一路小跑回家,这回自己真的做了件大好事,她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走在路上也格外得意。

 

这件事她只偷偷地告诉了阿强,阿强想想都有些后怕,说你也太大胆了,要是当时被军官抓到,可是要吃枪子的!

 

杨大妹从来没想到这一点,被阿强说出来心中也是后怕的,但那种成就感一直环绕着她,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没过多久,那周新南又来找杨大妹,说希望杨大妹能成为组织的一员,杨大妹想到要真的和日本鬼子作对,又想到阿强的话,心里有些胆怯。

 

可是想着她现在居然有资格做一件这么伟大的事,又忍不住心动。周新南也看出她的犹豫,只说你自己考虑,想好再去苏家找我。

 

日子转眼即逝,阿强和月梅的婚礼如期举行。

 

看着隔壁热热闹闹的婚礼,杨大娘羡慕不已,扯着杨大妹感慨,你看看人家月梅,比你还小三岁呢,都成亲了,阿强又是在镇上干活的,月钱不少,多有出息啊。

 

都怪我,没把你生得好看些,不然……杨大娘叹了一口气。

 

对于杨大娘时不时就要叨的这些话,杨大妹也早就习惯了。

 

但看看阿强和月梅两人幸福的样子,杨大妹内心还是有些失落,是啊,要是自己长得好看些就好了。

 

不过看着这喜气洋洋的画面,她还是由衷地为小俩口感到开心。

 

这时的杨大妹不知道,本以为会幸福一辈子的这对夫妻,结局竟会那么惨烈。

 

几天后,杨大妹和阿娘一起去镇里买东西,远远地就听到一声哭喊,走过去一看,是日本军官和他的手下正拉扯着一个姑娘。

 

她顿时明白了,这就是常见的抢花姑娘,杨大妹觉得那姑娘有些眼熟,仔细一看竟是月梅。

 

阿强在一边挣扎着请求日本军官放过妻子,却没想到那个军官拔出枪向阿强的胸口就开了两枪。

 

阿强倒在了血泊里,他气息奄奄地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那日本军官一脚踹翻,又补了一枪。顿时就没了动静。

 

阿强!杨大妹忍不住喊,想要冲过去。

 

阿娘拖着杨大妹捂着她的嘴,生怕她冲过去触犯了日本人。

 

阿强、阿强。月梅声嘶力竭地哭喊,那日本人见到阿强断了气,哈哈一笑,示意手下将月梅带走。

 

月梅的哭喊声传得老远。作孽啊,周围的人摇摇头散去,这种事情时时发生,可是怎么办呢,也不能用身板去堵枪子吧?

 

杨大妹冲到阿强的尸体前,鲜血蔓延,他直直地瞪着眼睛,死不瞑目。

 

阿强啊,阿强啊。喊着他的名字,杨大妹泪水滂沱,明明前几日才和月梅开开心心地成了亲,今天就倒在了地上,怎不叫人痛心。

 

畜生啊畜生。阿娘在身边抹着眼泪,阿强也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强叔强婶止不得有多伤心。

 

抹掉泪水,将阿强背上,杨大妹带着他往家的方向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阿强,我会帮你报仇的,也会帮你照顾好叔叔婶婶的。

 

听到杨大妹这么说,阿强才闭上了眼睛。快到家时杨大妹看到得知消息赶来的强叔强婶,再次悲从中来。

 

经此一事,杨大妹终于下定决心,要反抗这一帮可恶的日本鬼子,她去了苏家找到周新南,表示愿意成为他们的一员。

 

周新南告诉她,普通的长相、出众的力气和擅长躲避的能力,会让杨大妹成为一名优秀的情报传递者。

 

杨大妹有些不服,说我还可以杀人,我要为阿强报仇。

 

你杀过人吗?周新南反问。

 

没有,但是我杀鸡很厉害,大家都说我杀得好!

 

周新南扑哧一笑,也没反驳她,那你加油吧,先从情报工作做起。

 

简单的培训以后,杨大妹就成了组织的一员。

 

阿强的死对杨大娘的触动很大,知道杨大妹做这事后,也没有反对,只是挂心不已。

 

杨大妹开始往返于镇上和不同的村子之间,她不再是到处送糕点,而是开始借着卖菜的名头传递消息。

 

这段时间梅雨季节,杨大妹每天早出晚归,淋了不少雨,一向健康的她罕见地生病了,平时壮实的身体,生起病来竟如山倒一般。

 

可是她的任务还没完成,杨大娘心疼女儿,说我去帮你送吧。

 

杨大妹担心母亲,特意吩咐了一起经常送信息的女孩关照杨大娘。

 

杨大娘去送信息的第一天,杨大妹也提心吊胆等了一天,看到阿娘平安回来才放下心来。

 

于是,杨大妹生病期间都由杨大娘帮忙送消息。

 

谁知道就在最后一天,杨大妹本打算自己去送信,却因为下了雨,被杨大娘强行按回去,由自己继续代劳。

 

杨大娘撑着伞,如往常一样将信息送到,对方却偷偷给了她一张纸,告诉他纸上有几个名字,是组织上新来的名单,一定要安全交给下方组织。

 

杨大娘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后,思考了一会,借了针线,将名单缝在了衣襟里。

 

她像平常一样和送信的女孩一前一后,装作互不相识的样子上了船。

 

今日的盘查似乎格外严,好不容易坐上了过河的船,没想到下了船竟还要搜身。

 

他们检查得十分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士兵在杨大娘身上摸索着,突然在衣襟处摸到了一片硬硬的地方,杨大娘顿时紧张得满头冒汗。

 

日本士兵不管这些,他拿出匕首,向杨大娘的衣襟划过去……




雨声渐停,杨大妹在家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阿娘回来。

 

她的右眼皮不停地跳,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她,她干脆出门,顺着去镇子的路一直走,希望可以碰到阿娘。

 

但都要走到河边了,仍没看到阿娘的身影,只看到一些士兵在河里打捞着什么。

 

不祥的感觉越发浓重,这时她看到经常和她送消息的女孩在路边,那女孩上来悄悄跟她打了招呼,接着转头离开。

 

杨大妹跟上她,问她我娘呢?

 

女孩哽咽了一下,说大娘她……今天她身上藏着的名单被日本人发现了,为了上面的消息不落到日本人手里,她趁士兵没注意抢走了纸条,然后中了一枪,跳河了……

 

现在日本人还在捞她,不过今天河流湍急,估计是捞不到了。

 

杨大妹一下瘫软在地上,她的阿娘难道就这样去了?

 

你看到是哪个人开的枪吗?杨大妹问道。

 

我晓得的,开枪的那个人看上去是一个蛮大的官,要不是今天他正好来巡逻,大娘也不会被抓到。

 

姑娘带着杨大妹走到岸边,说你看,那个站在最上面的人就是了。

 

杨大妹死死地看着军官,女孩生怕她做什么冲动的事一直拽着她,却没想到杨大妹只是深深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回到家,看着家里的物件,阿娘忙碌的身影好像仍在眼前,明明早上还吩咐她要记得喝药,可是现在人却没了。

 

杨大妹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很久,她想到去世的阿强、阿娘,对日本人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恨意。

 

她想起强叔有一身打猎的好手艺,便想去他家拜师。

 

听到杨大妹的要求,强叔看着左边的小树林良久,才叹了口气,好吧,我教你,你过来吧。

 

杨大妹跟上强叔的脚步,她也回头望着小树林的方向,阿强就葬在那片小树林后面。

 

杨大妹就这样一边和强叔学身手,一边继续替组织传递信息。周新南知道了杨大娘去世的消息,也过来安慰杨大妹,并对她说,日本人还不知道杨大娘的身份,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暂时不要办丧事。

 

杨大妹在阿娘房里坐了一整夜,同意了周新南的建议。

 

阿娘,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然后办个风风光光的葬礼,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英雄。杨大妹在心里暗暗发誓。

 

这天,杨大妹如往常一样将信息传给了接头人,回来时沿着大路往镇门方向走,一辆小车在她前方停下,下来一位日本军官,只见军官将另一侧车门打开,一位衣着洋气的女人走了下来。

 

杨大妹死死盯着那个日本军官,他就是在河边杀了阿娘的人。男人似乎感觉到了视线,往杨大妹那边侧望去。

 

杨大妹立马微微低头,过了一会才再次抬起头,那军官身边的女子看上去美艳得很,她正侧过头和军说着什么。

 

杨大妹看到那女子侧面,心里一惊,那不是钱小姐吗?

 


 

 

钱小姐怎么会和日本人搞在一起?

 

那个日本人又说了几句话后,就坐车离开了,钱小姐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杨大妹趁机凑上去和钱小姐打招呼:钱小姐,您怎么不进去?

 

是你啊。钱小姐点点头,也没回话。

 

翠儿姐呢,怎么没看到她?杨大妹接着问。

 

没想到杨大妹一提起翠儿,钱小姐居然眼圈一红。

 

翠儿……翠儿她福气好,被人看上了,享福去了。

 

杨大妹人再笨也知道钱小姐说的不是真话,她可看着翠儿姐和钱小姐主仆情深,若是真的享福,钱小姐绝对不会是这个表情。

 

杨大妹想到翠儿的容貌,心里隐隐也有了答案。

 

这样啊……杨大妹有些尴尬地笑着,翠儿姐平时挺照顾我的,我还想做些糕点给她送去呢,看来这下不需要了,那我就先走了。

 

你等下。钱小姐突然喊住了她。

 

钱小姐还有什么事吗?杨大妹回过头。

 

你叫什么名字?

 

钱小姐我叫杨红,但是大家都喊我杨大妹。

 

大妹,你愿意跟我回去吗,我身边还少了个人,翠儿常常在我面前夸你勤快。说到翠儿,钱小姐又有些惆怅。

 

听到钱小姐的话,杨大妹的眼睛亮了,钱小姐和那个军官看上去关系匪浅,只要到了钱小姐身边,就有机会替阿娘报仇了。

 

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钱小姐带杨大妹见了那个军官,这时她才知道那个军官叫做山口瞬平。

 

山口瞬平对杨大妹并不关注,点点头同意了。

 

周新楠知道她混到了钱小姐身边也惊喜不已,钱小姐是山口队长的情人,而他们一直想对山口队长下手却没机会,没想到杨大妹就这样巧合地达成了他们的目的。

 

山口队长一个星期也就来两三次,并没有规律。

 

杨大妹能感觉到,钱小姐虽总是在山口队长面前笑脸盈盈,但是并不开心。也是啊,钱小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却为了保护家人,而不得不委身于日本人。

 

在这个年代,美貌其实就是原罪。

 

杨大妹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长得并不好看,就连日本人抢花姑娘也抢不到她头上,她才有机会为阿娘和阿强报仇。

 

机会很快就来了,听说山口先生要请驻扎在镇里的另外三个队长吃饭,其中有一个就是渡边队长,那个杀死阿强的人。

 

周新南找人传消息给杨大妹,这次聚会,组织打算将四位队长一网打尽。

 

杨大妹收到这个信息,压抑不住心里的兴奋。很快,阿娘阿强,我就可以给你们报仇了,这些王八蛋就要得到报应了。

 

 

 

聚会的日子就在杨大妹的期盼下慢慢接近。

 

周新南给她分了任务,要她负责给四位队长手下的士兵下蒙汗药,减少组织的压力。

 

这日,厨房早早就开始做准备。

 

可是就在宴会当天下午,钱小姐带着杨大妹去了另一个地方,她才恍然发现,聚会原来换了地方,而组织做的所有准备都是针对山口队长住处的。

 

这是一个陷阱,杨大妹清晰认识到这一点,可如今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日本军人的眼皮下,要传递消息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

 

杨大妹摸摸胸口放着的蒙汗药,心里庆幸还好带了这玩意。

 

药是周新南给她的,有三小粒,用一个油纸袋包着,听周新南说这是从国外来的特效药,可够50人的分量,吃了之后半个时辰就会发挥作用,倘若和酒混在一起,一刻钟就会起效果。

 

更重要的是,它还会麻痹人的舌头,让人说不出话。

 

就算组织不来,我也要拼命干死这帮畜生,杨大妹这样想着。

 

到达目的地后,杨大妹看到,每个进入房间的人,都在日本兵的监控下穿上和服换掉发型,脱下的衣服被士兵一一翻看检查。

 

趁日本士兵没注意,她偷偷将油纸包折了又折,放进了后槽牙后。

 

杨大妹身上没任何东西,长得也不好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过了检查。

 

山口队长对杨大妹的手艺很是欣赏,士兵特意吩咐要杨大妹做她最拿手的土豆焖鸡,给其他队长尝尝,杨大妹点头诺诺应是。

 

鸡还是活的,关在后厨的笼子里,杨大妹挑了一把看上去最为锋利的菜刀,拿在磨刀石上细细磨着,磨得又光又亮。

 

她从笼子里抓出那只鸡,鸡也好像感觉到了危险,咯咯咯地挣扎,杨大妹就用那把刀,轻轻一划,血从鸡脖中涌出,一点点地装满瓷碗。

 

杨大妹麻利地将鸡处理好,将小土豆和鸡放在一起焖,然后开始打量别的厨师。厨房中看上去最有分量的,就是那位日本厨师。

 

他在烹饪一道味增汤,杨大妹在钱小姐身边呆了一阵子了,知道味增汤是日本人最爱的一道汤。

 

杨大妹趁着他去茅厕的功夫,将口中的蒙汗药取出来,油纸包很结实,药片还是好好的,可若是整粒放进去必定不行。

 

她重新把油纸包放进嘴里,轻轻一咬,拿出来的小药片已经四分五裂,她再用手轻轻压碎。

 

回到厨房,趁那位日本厨师没注意,将四分之一的蒙汗药洒在味增汤里,另外四分之一放在她做的菜里。

 

剩下的一半放在了士兵们的伙食里。

 

天色渐暗,大部分士兵也轮流着吃了饭,正厅里却还热闹着,杨大妹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带上那把菜刀偷偷溜到后门。

 

后门有一名士兵守着,但昏昏欲睡的样子,可以看出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杨大妹冲上去,捂住他的嘴,一刀抹向脖子。

 

鲜血沾满了杨大妹整只手,她将士兵拖到暗处,将血抹在对方的衣服上,然后从后门悄悄进了屋子。

 

后门进去是一个隔间,并不能直接看到宴席的情况,只能听到有几个人用日语交谈。

 

突然,前面传来扑通扑通倒地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利喝,随后就是枪响和女人的尖叫。

 

杨大妹立马冲出去,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钱小姐,山口队长正摇摇晃晃背对着她,拿枪对着另外一个女人准备开枪。

 

那个女人正是月梅,杨大妹咬咬牙,扑上去用手肘死死箍住山口的脖子,却没想到山口竟还有力气,一把抓住杨大妹的手腕。

 

杨大妹顿时感觉手上一麻失了力道,菜刀掉在地上,自己也被摔飞,她浑身发疼,但仍挣扎着爬起来。

 

原来是你动的手脚,真是可笑,就想用一把菜刀杀了我吗?

 

山口厉笑,举起手中的枪对准杨大妹,杨大妹呸了一声,没有丝毫停顿向前一扑。

 

砰!子弹打在房梁上,杨大妹将山口压在身下,蒙汗药的药效开始发作,山口一时竟没法挣脱。

 

杨大妹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似喜悦似痛苦,目光如刀,她用菜刀割开了山口的脖子,就如同今天杀死那只鸡一样。

 

山口队长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嘴里发出赫赫的声音,想要阻止鲜血的流出,却毫无用处。

 

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像你这种畜生,杀起来用菜刀就够了。杨大妹站起来用菜刀收割着其他三个人的性命。

 

小心!身边突然传来一道巨力,将杨大妹推出去,随之响起一道枪声,正是月梅!

 

那名队长还想继续开枪,杨大妹冲过去一脚踩住他的手,他面上露出痛苦之色,接着杨大妹又是一菜刀取了他的小命。

 

杨大妹迅速跑到月梅面前,喊着月梅,月梅,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说完起身就要背月梅。

 

月梅拍拍她的手阻止了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大妹,谢谢你帮阿强报了仇,我坚持不死就是为了能看到这一幕,已经很满足了。

 

大妹的泪水滴到月梅手上。

 

别哭,月梅轻轻说,你应该为我感到开心,我终于可以去找阿强了,你记得要把我埋在他身边。说完,月梅带着微笑,走了。

 

周新南带着一群人一路顺利地杀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一个黑黑壮壮的女人站在房间中央,手中拿着一把菜刀,日本鬼子的血顺着菜刀一滴滴往下掉。

 

她低着头,看着倒在地上的美貌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组织要刺杀的四位队长,已经倒在一边,看上去失去了气息。

 

女人回过头,方脸小眼,长得并不漂亮,可是在那一刻,周新南觉得她光芒万丈,由衷地敬佩。

 

他们的脑海中涌现了两个字:英雄!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丑女人的春天(全)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97个故事

     

    杨大妹从小就知道自己长得不好看。

     

    她又黑又壮,眉毛浓密,方脸小眼,穿一身灰布衣裳,在人群里毫不起眼。

     

    听阿娘说,她出生时黑黝黝的,浓密的毛发覆盖了大半个身子,家里人觉得一个女娃生成这样实在不好养,估计连婆家都找不到,要不要养着呢?

     

    是阿爷拍下板子,留下了杨大妹。

     

    随着年龄渐长,杨大妹身上的毛也开始脱落,露出了本来的皮肤,可她天生一张黑皮,加上常年跟着爷爷锻炼身体,身上越发壮实,还有了一股子霸力,几个男人都比不上她。

     

    虽说杨大妹长得像个男娃,却有着一手好厨艺,她做的糕点镇上的小姐们都喜欢,今日她就是来送糕点的。

     

    路上行人稀少,这些天镇上来了日本兵,好些人不敢出门,尤其是年轻女孩,可杨大妹长成这样,日本人是不会看上她的。

     

    一辆日式军用卡车从道路中央开过,留下一地烟尘。

     

    她背着背篓,来到一大户人家后门,轻轻敲了几下门。

     

    谁呀?里面传来男人的问讯声。

     

    她清了清嗓子,回道:大哥,我是给钱小姐送糕点的。

     

    好嘞,你稍等一下。

     

    大约过了一刻钟,后门打开了,来的正是钱小姐的贴身丫鬟翠儿,她看到杨大妹后,脸上勉强露出一抹笑容。

     

    翠儿姐,前些日子说好的糕点我给带来了。杨大妹将背篓中的油纸包拿出来,递给翠儿。

     

    这时翠儿脸上才露出一丝真切的笑意:都是老熟人了,我还不相信你吗。说完她叹了一口气,拿出个荷包递给杨大妹,说以后你不必来了。

     

    怎么了,是钱小姐吃腻我做的糕点了吗?我还可以做别的点心呢。杨大妹有些慌了,钱小姐是她的大客户,这个世道钱可不容易赚。

     

    不是,唉,反正你以后不必送了。翠儿说完就离开了。

     

    杨大妹捏了捏荷包里的钱,失落地离开了钱府。

     

    路过米粮店,杨大妹走了进去。

     

    大妹,你来了呀。阿强开心地和她打招呼。

     

    阿强是米店的伙计,也是和杨大妹从小玩到大的邻居。看到他,杨大妹低沉的心情好了不少。

     

    阿强,给我来三斤玉米面。

     

    好嘞。他手脚麻利地称好玉米面,一边打包一边关切地问:大妹,你这次不买细面了?

     

    不买了,钱小姐说以后不用给她送糕点了,我也就不能赚多少钱了。

     

    唉,那真是可惜了,那钱小姐一向出手大方。

     

    可不是吗。杨大妹应和着。

     

    阿强将包好的玉米面递给她,杨大妹一入手就知道那面绝对不止三斤,刚想说道说道,就见阿强朝她挤眉弄眼的,杨大妹只好受了他的好意。

     

    她问:阿强你什么时候回村里呢,强婶最近还在念叨你呢,你和月梅的婚事也近了吧?

     

    说到婚事,阿强的脸上也是一阵欢喜,说就在下月底了。

     

    好小子,也是要成亲的人了。杨大妹挺为他开心的。行了,时间不早了,我也该回村了,你回来时别光记得找月梅,还要来看看兄弟啊!离开时,杨大妹的脸上还带着微笑。

     

    她又买了些粗布和针线,然后朝镇门口走去,她发现街上的气氛有些紧张,不时有穿着军装的人在巡逻。

     

    出镇的队伍排了很长,杨大妹看到站在她前面的男人被士兵押走,没一会儿就传出一声枪响。

     

    她身子一抖,胆怯极了,连续过了两次检查才出了镇门,看着后面长长的队伍,杨大妹如释重负,她把手心的汗往衣服上擦了擦,继续往村子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杨大妹看到士兵在四处搜索,她便偷偷躲到了麦田里。

     

    小时候她身上毛多,总是被人嘲笑,她也习惯了将自己藏起来,倒养成了躲藏的好功夫。

     

    见士兵走了,杨大妹准备从麦田里出来,突然感觉脚下有个柔软的物体,低头一看,竟是一个人。

     

    她吓了一跳,顿时汗毛倒竖,不知这人是生是死,她轻轻踢了一下对方,脚下的人发出一声闷哼。

     

    这声闷哼让杨大妹松了一口气,她蹲下身子,发现是个男人,脸上脏兮兮的,身上有不少划伤,左肩胛骨处有血汩汩流出。

     

    杨大妹莫名地就将他和今天镇里的戒严联系上了,她也没犹豫,一弯腰,就把这个男人背在了身上。

     

    回村需要渡过一条小河,看今天的情况,如果这个人是日本人要抓的,估计渡口是不能走的了。

     

    好在她知道有个地方刚修了一座小桥,有些远,不过杨大妹有的是力气,倒不怕这个。

     

    果然,桥边没有士兵的影子,杨大妹背着那人快速过了桥,她不知道的是,她刚过桥没多久,就有一队士兵来到了桥边。

     

    一路绕行,杨大妹终于将人背回家,到家时她已累得气喘吁吁,将那人放到了阿爷生前住过的屋子里,又拿了些伤药,准备替那人敷上。

     

    伤口主要还是在肩胛骨处,看上去像是枪伤。

     

    杨大妹心里一紧,看来这人真是日本人要抓的,想起那些欺压同胞的日本人,她明白自己做了一件勇敢的事。

     

    子弹还留在伤口里,杨大妹不知道要如何处置,只能先把药粉撒在伤口上。

     

    就在杨大妹茫然无措时,受伤的人醒了。他睁开眼,猛地挣扎了一下,看到了眼前的杨大妹,他不留痕迹地打量一眼周围,才松了一口气,知道自己是被老乡给救了。

     

    他试着起身,拉扯到了肩上的伤口,痛得呲牙咧嘴,看来身上的枪伤不能再耽搁了。

     

    老乡,请问这是在哪里?他声音有些嘶哑。

     

    咱们这是大杨村。杨大妹连忙回答。

     

    听到是大杨村,这人松了一口气。

     

    他说我叫周新南,老乡你能去隔壁村的苏大夫家,帮我找一个人吗,那人叫曙光,你告诉他周新南需要帮忙他就会跟你来的。

     

    没问题。杨大妹感觉一项光荣的使命落到自己身上,她心脏紧张得砰砰直跳,立马出了门。

     

    大妹,你才回来又要去哪儿了?杨大娘在门口喊着。

     

    杨大妹紧张地跑过去跟杨大娘说:阿娘你小点声,我救了一个人,就在阿爷房间呢,那是个英雄你好好照料着,别让人发现了。

     

    哎呀,你这个死丫头又管什么闲事,你是嫌命不够长吧,这种事也敢插手。

     

    阿娘你别管,就当不知道好吧?

     

    唉,你这丫头。

     

    杨大妹兴冲冲跑到隔壁村上,找到苏大夫的家,敲敲门。

     

    妹子啊,你是要看病吗?里面走出一个大娘。

     

    杨大妹愣愣的,说我找人……找曙光。

     

    听到杨大妹的回答,大娘打量这杨大妹:你找曙光干嘛?

     

    有个叫周新南的人找他求助。杨大妹说。

     

    大娘的脸色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妹子,你等着啊。

     

    杨大妹在门外来回踱步,心跳得厉害。

     

    苏大夫立马提着箱子从里屋出来,见到又黑又壮的杨大妹后说:这位小妹,你带我去见周新南吧。

     

    杨大妹带着苏大夫到了自己家,又帮着苏大夫打下手,取出了周新南肩膀里的子弹。

     

    手术过后,周新南痛得满身大汗,但仍对杨大妹表示感谢。

     

    要是没有妹子,这次估计就凶多吉少了,你可否先出去一下,我们有点事情要商量。苏大夫说。

     

    好的好的,杨大妹立马出了门,里面传来小声的交谈。

     

     

     

    几天后苏大夫又来了,在杨大妹的帮助下将周新南带回了隔壁村。

     

    杨大妹忍不住心中的兴奋,一路小跑回家,这回自己真的做了件大好事,她感觉整个人都不一样了,走在路上也格外得意。

     

    这件事她只偷偷地告诉了阿强,阿强想想都有些后怕,说你也太大胆了,要是当时被军官抓到,可是要吃枪子的!

     

    杨大妹从来没想到这一点,被阿强说出来心中也是后怕的,但那种成就感一直环绕着她,觉得自己是个英雄。

     

    没过多久,那周新南又来找杨大妹,说希望杨大妹能成为组织的一员,杨大妹想到要真的和日本鬼子作对,又想到阿强的话,心里有些胆怯。

     

    可是想着她现在居然有资格做一件这么伟大的事,又忍不住心动。周新南也看出她的犹豫,只说你自己考虑,想好再去苏家找我。

     

    日子转眼即逝,阿强和月梅的婚礼如期举行。

     

    看着隔壁热热闹闹的婚礼,杨大娘羡慕不已,扯着杨大妹感慨,你看看人家月梅,比你还小三岁呢,都成亲了,阿强又是在镇上干活的,月钱不少,多有出息啊。

     

    都怪我,没把你生得好看些,不然……杨大娘叹了一口气。

     

    对于杨大娘时不时就要叨的这些话,杨大妹也早就习惯了。

     

    但看看阿强和月梅两人幸福的样子,杨大妹内心还是有些失落,是啊,要是自己长得好看些就好了。

     

    不过看着这喜气洋洋的画面,她还是由衷地为小俩口感到开心。

     

    这时的杨大妹不知道,本以为会幸福一辈子的这对夫妻,结局竟会那么惨烈。

     

    几天后,杨大妹和阿娘一起去镇里买东西,远远地就听到一声哭喊,走过去一看,是日本军官和他的手下正拉扯着一个姑娘。

     

    她顿时明白了,这就是常见的抢花姑娘,杨大妹觉得那姑娘有些眼熟,仔细一看竟是月梅。

     

    阿强在一边挣扎着请求日本军官放过妻子,却没想到那个军官拔出枪向阿强的胸口就开了两枪。

     

    阿强倒在了血泊里,他气息奄奄地挣扎着想要起来,却被那日本军官一脚踹翻,又补了一枪。顿时就没了动静。

     

    阿强!杨大妹忍不住喊,想要冲过去。

     

    阿娘拖着杨大妹捂着她的嘴,生怕她冲过去触犯了日本人。

     

    阿强、阿强。月梅声嘶力竭地哭喊,那日本人见到阿强断了气,哈哈一笑,示意手下将月梅带走。

     

    月梅的哭喊声传得老远。作孽啊,周围的人摇摇头散去,这种事情时时发生,可是怎么办呢,也不能用身板去堵枪子吧?

     

    杨大妹冲到阿强的尸体前,鲜血蔓延,他直直地瞪着眼睛,死不瞑目。

     

    阿强啊,阿强啊。喊着他的名字,杨大妹泪水滂沱,明明前几日才和月梅开开心心地成了亲,今天就倒在了地上,怎不叫人痛心。

     

    畜生啊畜生。阿娘在身边抹着眼泪,阿强也是她从小看到大的孩子,如今白发人送黑发人,强叔强婶止不得有多伤心。

     

    抹掉泪水,将阿强背上,杨大妹带着他往家的方向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咬牙切齿地说,阿强,我会帮你报仇的,也会帮你照顾好叔叔婶婶的。

     

    听到杨大妹这么说,阿强才闭上了眼睛。快到家时杨大妹看到得知消息赶来的强叔强婶,再次悲从中来。

     

    经此一事,杨大妹终于下定决心,要反抗这一帮可恶的日本鬼子,她去了苏家找到周新南,表示愿意成为他们的一员。

     

    周新南告诉她,普通的长相、出众的力气和擅长躲避的能力,会让杨大妹成为一名优秀的情报传递者。

     

    杨大妹有些不服,说我还可以杀人,我要为阿强报仇。

     

    你杀过人吗?周新南反问。

     

    没有,但是我杀鸡很厉害,大家都说我杀得好!

     

    周新南扑哧一笑,也没反驳她,那你加油吧,先从情报工作做起。

     

    简单的培训以后,杨大妹就成了组织的一员。

     

    阿强的死对杨大娘的触动很大,知道杨大妹做这事后,也没有反对,只是挂心不已。

     

    杨大妹开始往返于镇上和不同的村子之间,她不再是到处送糕点,而是开始借着卖菜的名头传递消息。

     

    这段时间梅雨季节,杨大妹每天早出晚归,淋了不少雨,一向健康的她罕见地生病了,平时壮实的身体,生起病来竟如山倒一般。

     

    可是她的任务还没完成,杨大娘心疼女儿,说我去帮你送吧。

     

    杨大妹担心母亲,特意吩咐了一起经常送信息的女孩关照杨大娘。

     

    杨大娘去送信息的第一天,杨大妹也提心吊胆等了一天,看到阿娘平安回来才放下心来。

     

    于是,杨大妹生病期间都由杨大娘帮忙送消息。

     

    谁知道就在最后一天,杨大妹本打算自己去送信,却因为下了雨,被杨大娘强行按回去,由自己继续代劳。

     

    杨大娘撑着伞,如往常一样将信息送到,对方却偷偷给了她一张纸,告诉他纸上有几个名字,是组织上新来的名单,一定要安全交给下方组织。

     

    杨大娘知道事情的重要性后,思考了一会,借了针线,将名单缝在了衣襟里。

     

    她像平常一样和送信的女孩一前一后,装作互不相识的样子上了船。

     

    今日的盘查似乎格外严,好不容易坐上了过河的船,没想到下了船竟还要搜身。

     

    他们检查得十分仔细,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士兵在杨大娘身上摸索着,突然在衣襟处摸到了一片硬硬的地方,杨大娘顿时紧张得满头冒汗。

     

    日本士兵不管这些,他拿出匕首,向杨大娘的衣襟划过去……




    雨声渐停,杨大妹在家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阿娘回来。

     

    她的右眼皮不停地跳,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着她,她干脆出门,顺着去镇子的路一直走,希望可以碰到阿娘。

     

    但都要走到河边了,仍没看到阿娘的身影,只看到一些士兵在河里打捞着什么。

     

    不祥的感觉越发浓重,这时她看到经常和她送消息的女孩在路边,那女孩上来悄悄跟她打了招呼,接着转头离开。

     

    杨大妹跟上她,问她我娘呢?

     

    女孩哽咽了一下,说大娘她……今天她身上藏着的名单被日本人发现了,为了上面的消息不落到日本人手里,她趁士兵没注意抢走了纸条,然后中了一枪,跳河了……

     

    现在日本人还在捞她,不过今天河流湍急,估计是捞不到了。

     

    杨大妹一下瘫软在地上,她的阿娘难道就这样去了?

     

    你看到是哪个人开的枪吗?杨大妹问道。

     

    我晓得的,开枪的那个人看上去是一个蛮大的官,要不是今天他正好来巡逻,大娘也不会被抓到。

     

    姑娘带着杨大妹走到岸边,说你看,那个站在最上面的人就是了。

     

    杨大妹死死地看着军官,女孩生怕她做什么冲动的事一直拽着她,却没想到杨大妹只是深深看了一眼便离开了。

     

    回到家,看着家里的物件,阿娘忙碌的身影好像仍在眼前,明明早上还吩咐她要记得喝药,可是现在人却没了。

     

    杨大妹一个人静静地坐了很久,她想到去世的阿强、阿娘,对日本人燃起了前所未有的恨意。

     

    她想起强叔有一身打猎的好手艺,便想去他家拜师。

     

    听到杨大妹的要求,强叔看着左边的小树林良久,才叹了口气,好吧,我教你,你过来吧。

     

    杨大妹跟上强叔的脚步,她也回头望着小树林的方向,阿强就葬在那片小树林后面。

     

    杨大妹就这样一边和强叔学身手,一边继续替组织传递信息。周新南知道了杨大娘去世的消息,也过来安慰杨大妹,并对她说,日本人还不知道杨大娘的身份,为了保证她的安全,暂时不要办丧事。

     

    杨大妹在阿娘房里坐了一整夜,同意了周新南的建议。

     

    阿娘,我一定会帮你报仇的,然后办个风风光光的葬礼,让所有的人都知道,你是个英雄。杨大妹在心里暗暗发誓。

     

    这天,杨大妹如往常一样将信息传给了接头人,回来时沿着大路往镇门方向走,一辆小车在她前方停下,下来一位日本军官,只见军官将另一侧车门打开,一位衣着洋气的女人走了下来。

     

    杨大妹死死盯着那个日本军官,他就是在河边杀了阿娘的人。男人似乎感觉到了视线,往杨大妹那边侧望去。

     

    杨大妹立马微微低头,过了一会才再次抬起头,那军官身边的女子看上去美艳得很,她正侧过头和军说着什么。

     

    杨大妹看到那女子侧面,心里一惊,那不是钱小姐吗?

     


     

     

    钱小姐怎么会和日本人搞在一起?

     

    那个日本人又说了几句话后,就坐车离开了,钱小姐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杨大妹趁机凑上去和钱小姐打招呼:钱小姐,您怎么不进去?

     

    是你啊。钱小姐点点头,也没回话。

     

    翠儿姐呢,怎么没看到她?杨大妹接着问。

     

    没想到杨大妹一提起翠儿,钱小姐居然眼圈一红。

     

    翠儿……翠儿她福气好,被人看上了,享福去了。

     

    杨大妹人再笨也知道钱小姐说的不是真话,她可看着翠儿姐和钱小姐主仆情深,若是真的享福,钱小姐绝对不会是这个表情。

     

    杨大妹想到翠儿的容貌,心里隐隐也有了答案。

     

    这样啊……杨大妹有些尴尬地笑着,翠儿姐平时挺照顾我的,我还想做些糕点给她送去呢,看来这下不需要了,那我就先走了。

     

    你等下。钱小姐突然喊住了她。

     

    钱小姐还有什么事吗?杨大妹回过头。

     

    你叫什么名字?

     

    钱小姐我叫杨红,但是大家都喊我杨大妹。

     

    大妹,你愿意跟我回去吗,我身边还少了个人,翠儿常常在我面前夸你勤快。说到翠儿,钱小姐又有些惆怅。

     

    听到钱小姐的话,杨大妹的眼睛亮了,钱小姐和那个军官看上去关系匪浅,只要到了钱小姐身边,就有机会替阿娘报仇了。

     

    她毫不犹豫就答应了,钱小姐带杨大妹见了那个军官,这时她才知道那个军官叫做山口瞬平。

     

    山口瞬平对杨大妹并不关注,点点头同意了。

     

    周新楠知道她混到了钱小姐身边也惊喜不已,钱小姐是山口队长的情人,而他们一直想对山口队长下手却没机会,没想到杨大妹就这样巧合地达成了他们的目的。

     

    山口队长一个星期也就来两三次,并没有规律。

     

    杨大妹能感觉到,钱小姐虽总是在山口队长面前笑脸盈盈,但是并不开心。也是啊,钱小姐那么骄傲的一个人,长得漂亮又有才华,却为了保护家人,而不得不委身于日本人。

     

    在这个年代,美貌其实就是原罪。

     

    杨大妹第一次如此庆幸自己长得并不好看,就连日本人抢花姑娘也抢不到她头上,她才有机会为阿娘和阿强报仇。

     

    机会很快就来了,听说山口先生要请驻扎在镇里的另外三个队长吃饭,其中有一个就是渡边队长,那个杀死阿强的人。

     

    周新南找人传消息给杨大妹,这次聚会,组织打算将四位队长一网打尽。

     

    杨大妹收到这个信息,压抑不住心里的兴奋。很快,阿娘阿强,我就可以给你们报仇了,这些王八蛋就要得到报应了。

     

     

     

    聚会的日子就在杨大妹的期盼下慢慢接近。

     

    周新南给她分了任务,要她负责给四位队长手下的士兵下蒙汗药,减少组织的压力。

     

    这日,厨房早早就开始做准备。

     

    可是就在宴会当天下午,钱小姐带着杨大妹去了另一个地方,她才恍然发现,聚会原来换了地方,而组织做的所有准备都是针对山口队长住处的。

     

    这是一个陷阱,杨大妹清晰认识到这一点,可如今她的一举一动都在日本军人的眼皮下,要传递消息几乎是件不可能的事。

     

    杨大妹摸摸胸口放着的蒙汗药,心里庆幸还好带了这玩意。

     

    药是周新南给她的,有三小粒,用一个油纸袋包着,听周新南说这是从国外来的特效药,可够50人的分量,吃了之后半个时辰就会发挥作用,倘若和酒混在一起,一刻钟就会起效果。

     

    更重要的是,它还会麻痹人的舌头,让人说不出话。

     

    就算组织不来,我也要拼命干死这帮畜生,杨大妹这样想着。

     

    到达目的地后,杨大妹看到,每个进入房间的人,都在日本兵的监控下穿上和服换掉发型,脱下的衣服被士兵一一翻看检查。

     

    趁日本士兵没注意,她偷偷将油纸包折了又折,放进了后槽牙后。

     

    杨大妹身上没任何东西,长得也不好看,就这样轻而易举地过了检查。

     

    山口队长对杨大妹的手艺很是欣赏,士兵特意吩咐要杨大妹做她最拿手的土豆焖鸡,给其他队长尝尝,杨大妹点头诺诺应是。

     

    鸡还是活的,关在后厨的笼子里,杨大妹挑了一把看上去最为锋利的菜刀,拿在磨刀石上细细磨着,磨得又光又亮。

     

    她从笼子里抓出那只鸡,鸡也好像感觉到了危险,咯咯咯地挣扎,杨大妹就用那把刀,轻轻一划,血从鸡脖中涌出,一点点地装满瓷碗。

     

    杨大妹麻利地将鸡处理好,将小土豆和鸡放在一起焖,然后开始打量别的厨师。厨房中看上去最有分量的,就是那位日本厨师。

     

    他在烹饪一道味增汤,杨大妹在钱小姐身边呆了一阵子了,知道味增汤是日本人最爱的一道汤。

     

    杨大妹趁着他去茅厕的功夫,将口中的蒙汗药取出来,油纸包很结实,药片还是好好的,可若是整粒放进去必定不行。

     

    她重新把油纸包放进嘴里,轻轻一咬,拿出来的小药片已经四分五裂,她再用手轻轻压碎。

     

    回到厨房,趁那位日本厨师没注意,将四分之一的蒙汗药洒在味增汤里,另外四分之一放在她做的菜里。

     

    剩下的一半放在了士兵们的伙食里。

     

    天色渐暗,大部分士兵也轮流着吃了饭,正厅里却还热闹着,杨大妹估算着时间差不多了,带上那把菜刀偷偷溜到后门。

     

    后门有一名士兵守着,但昏昏欲睡的样子,可以看出药效已经开始发作了,杨大妹冲上去,捂住他的嘴,一刀抹向脖子。

     

    鲜血沾满了杨大妹整只手,她将士兵拖到暗处,将血抹在对方的衣服上,然后从后门悄悄进了屋子。

     

    后门进去是一个隔间,并不能直接看到宴席的情况,只能听到有几个人用日语交谈。

     

    突然,前面传来扑通扑通倒地的声音,接着是一声利喝,随后就是枪响和女人的尖叫。

     

    杨大妹立马冲出去,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钱小姐,山口队长正摇摇晃晃背对着她,拿枪对着另外一个女人准备开枪。

     

    那个女人正是月梅,杨大妹咬咬牙,扑上去用手肘死死箍住山口的脖子,却没想到山口竟还有力气,一把抓住杨大妹的手腕。

     

    杨大妹顿时感觉手上一麻失了力道,菜刀掉在地上,自己也被摔飞,她浑身发疼,但仍挣扎着爬起来。

     

    原来是你动的手脚,真是可笑,就想用一把菜刀杀了我吗?

     

    山口厉笑,举起手中的枪对准杨大妹,杨大妹呸了一声,没有丝毫停顿向前一扑。

     

    砰!子弹打在房梁上,杨大妹将山口压在身下,蒙汗药的药效开始发作,山口一时竟没法挣脱。

     

    杨大妹脸上露出狰狞的表情,似喜悦似痛苦,目光如刀,她用菜刀割开了山口的脖子,就如同今天杀死那只鸡一样。

     

    山口队长用手捂着自己的脖子,嘴里发出赫赫的声音,想要阻止鲜血的流出,却毫无用处。

     

    她在他耳边轻声说道,像你这种畜生,杀起来用菜刀就够了。杨大妹站起来用菜刀收割着其他三个人的性命。

     

    小心!身边突然传来一道巨力,将杨大妹推出去,随之响起一道枪声,正是月梅!

     

    那名队长还想继续开枪,杨大妹冲过去一脚踩住他的手,他面上露出痛苦之色,接着杨大妹又是一菜刀取了他的小命。

     

    杨大妹迅速跑到月梅面前,喊着月梅,月梅,我现在就带你去看医生。说完起身就要背月梅。

     

    月梅拍拍她的手阻止了她,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说大妹,谢谢你帮阿强报了仇,我坚持不死就是为了能看到这一幕,已经很满足了。

     

    大妹的泪水滴到月梅手上。

     

    别哭,月梅轻轻说,你应该为我感到开心,我终于可以去找阿强了,你记得要把我埋在他身边。说完,月梅带着微笑,走了。

     

    周新南带着一群人一路顺利地杀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一幕:一个黑黑壮壮的女人站在房间中央,手中拿着一把菜刀,日本鬼子的血顺着菜刀一滴滴往下掉。

     

    她低着头,看着倒在地上的美貌女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组织要刺杀的四位队长,已经倒在一边,看上去失去了气息。

     

    女人回过头,方脸小眼,长得并不漂亮,可是在那一刻,周新南觉得她光芒万丈,由衷地敬佩。

     

    他们的脑海中涌现了两个字:英雄!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