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隔壁的女房客(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199个故事

 



在听说隔壁压根没人住之后,李林先是被吓出一身冷汗,随即又觉得不大可能,否则自己这些天在视频里看到的又是谁,难不成真的是鬼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唐婉儿的作息时间也确实奇怪,即使再巧合,也不可能邻居之间一次都没碰到过吧。

 

“你的意思是这里一直都没有人住”?李林手指着唐婉儿的房门,半信半疑地望向门卫。

 

“是啊,每一个住进来的人我们都有登记,你的隔壁确实是间空房嘛”!

 

“那为什么这么久都没人租这里”?李林不解地问。

 

这个嘛……门卫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林干脆走上前去,再次开始敲门,希望唐婉儿能从里面把门打开,证明眼前这个穿着制服的中年男人不过是在胡说八道。

 

见李林越敲越大声,门卫也有些慌了,试探着小声开口道:要不咱们进去看看,马上就知道了。说着,他用手拍了拍自己腰间的一大串钥匙。

 

李林略一沉吟,同意了门卫的提议,因为他也想求证唐婉儿到底是真的不在里面,还是只单纯地想避开他。

 

然而,下一秒门被打开后,李林彻底傻眼了。

 

里面不仅没有一个人影,而且是——空的!!

 

这间一室一厅的套房面积并不算大,和李林那边一样,几乎一眼就能看到头。房间里只随意摆放了几件普通家具,上面无一例外地积了一层厚厚的灰,不像最近有人住过的样子。

 

“怎么样,我说什么来着”?门卫见屋内与他预想的一样,顿时松了口气。

 

“这不可能啊,她明明就住在这里的”。李林神色有些恍惚,难以接受眼下的事实。

 

你不会是出现幻觉了吧,年轻人。门卫笑着拍了拍李林的肩膀。

 

不,这绝不是幻觉,那个女人绝对就住在这儿。李林一脸严肃地看着门卫,语气铿锵。

 

等等,你说你看见的是一个女人?门卫的笑容瞬间僵在了脸上。

 

没错,就是一个女人,看上去比我大几岁,黑色长发……李林连比带划地描述起了唐婉儿所有的特征。

 

门卫听了,脸色渐渐变得阴沉了下来。

 

 

当晚。

 

李林难得地打开了房间里那台闲置已久的电视机,调高音量,让房间不至于安静到只能听见自己一个人的呼吸声,那会让此刻的李林更加恐惧。

 

尤其当李林想起门卫临走前所说的那番话,他就感觉自己的身后好像站了一个人,不停朝他的脖颈里吹着凉气。

 

“十一年前,这间屋子曾住过一个女人,她刚搬来的那天我记得很清楚,拖了个很大的粉色箱子,还是我帮她提上去的,只是后来,不知她受了什么刺激,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整整一个多星期,等我们大家准备报警的时候,她就那么轻飘飘地从楼上跳了下来,死了……

 

不,这不可能!

 

李林狠狠地摇了摇头,想把这些赶出自己的思绪,却发现这段话早已如蛆附骨般印在了自己的脑海。

 

李林只好把目光投向电视机,想要借着电视节目,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可没想到的是,电视里正在播报的,竟也是有人跳楼自杀的新闻。

 

一气之下,李林把手中的遥控器重重砸向了电视机。

 

随着“叭”一声响,遥控器被摔得四分五裂,李林压抑已久的情绪此刻终于爆发出来。

 

ma的,管你是人也好,是鬼也好,我今天都必须搞个清楚!

 

李林一身怒气地开门冲下了楼,他打算找门卫拿到钥匙后,亲自去隔壁房间里一探究竟。

 

 

 

可当他来到楼下保安室门口时,竟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正当李林疑惑之际,门卫的声音却突然像鬼一样,幽幽地从李林背后冒了出来。

 

小李,你怎么来了,有什么事吗?

 

这么晚你去哪了?李林皱了皱眉,隐隐觉得门卫似乎有点不太对劲。

 

没去哪儿,就闲着没啥事儿,去给我的鹩哥找了点吃的。门卫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走到桌前,打开桌上那只鸟笼的笼门,把手伸了进去。

 

见笼子里的黑鸟兴奋地扑着翅膀在门卫摊开的手上啄食,李林也不再多问,直截了当地向门卫说明了自己的来意。

 

听完李林的话,门卫顿时脸色一变。

 

小李啊,咱们早上不是看过了吗,里面的确什么都没有,更没有你说的什么姑娘。要我看啊,你就是工作压力太大,都出现幻觉了,要不先回家休息,明天我再陪你去吧。说着,门卫一边挪步到了门口,看样子打算送客。

 

李林见状,心里那种不对劲的感觉更加强烈了。

 

我就是好奇想上去看看,你把钥匙给我,我自己上去就行。李林面无表情地堵在门口,丝毫没有要走的意思。

 

那不行,钥匙给了你,那么多户人家,万一出了问题,谁来负责?门卫眼珠一转,想了另外一个理由。

 

那你就和我一起上去啊。李林忍不住提高了嗓门。

 

不行,这个时候我该去巡逻了,我看只有明天再去了。说完,门卫摆出一副准备出门的样子,从抽屉里拿出了手电,别在腰上。

 

到这里,李林已经认定门卫肯定有什么事情在隐瞒自己,他这么一再阻拦,说不定是房间里真有什么古怪。事不宜迟,李林干脆一把抓起桌子下方空啤酒瓶,朝着门卫就是狠狠一砸。

 

钥匙,给我!站在一地碎玻璃渣子中的李林,几乎是用命令的口吻说出了这句话。

 

见人高马大的李林来了真格的,门卫吓得倒退了几步,终于还是乖乖把钥匙解了下来。

 

李林接过钥匙,转身就往楼上跑,几乎一眨眼的功夫,他就已经站到了508室的门口。

 

门,再一次被打开了。

 

和之前看到的一样,房间里还是那些积了灰的家具,此刻正死气沉沉地摆放在角落里,经月光一照,安静得有些渗人。

 

李林深吸了一口气,壮着胆子走了进去……

 

半个小时后。

 

李林神情颓然地坐到508客厅的沙发上,手里燃着一支烟。就在刚刚,他几乎把整个房间都快翻了过来,却还是没发现任何异常的地方。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好好的大活人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还有那个门卫,既然这里什么都没有,他为什么还要拦着不让我进来。

 

李林望着空荡荡的天花板,脑子里已然乱作了一团。

 

突然,李林感觉到自己的身下有些古怪,好像沙发里有什么东西在硌着自己。

 

李林快速蹲下身,把手伸进了沙发中间那条狭窄的连接缝里,竟然意外地发现,有一张白色卡片被夹在了里面,李林稍一用力,把它拔了出来。

 

借着月光,李林仔细端详起这张仅巴掌大小的卡片,表面布满了浅浅的划痕,中间有被压弯过的印记,看得出已经被使用了很久,好在上面的内容依旧清晰可辨。

 

“姓名:唐婉儿,性别:女,民族:汉……

 

当看到出生日期那一栏的时候,李林的双手开始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眼里生平第一次浮起真正的惧意。

 

..难道,这世上真的有鬼吗?

 

 


李林好像突然明白了,为什么门卫一直不让自己进来的原因。

 

就在这时,一阵突如其来的夜风吹进房间,把客厅白色的窗帘布高高地托起,随后又落在了李林的身上,那感觉就像有人轻轻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

 

李林强压住内心的恐惧,浑身颤抖着,缓缓回过头去,赫然看到一张惨白的脸正死死盯着自己——竟然是唐婉儿!

 

啊……

 

李林凄厉地惨叫一声,一把丢下身份证,吓得连滚带爬向门口逃去,却不知怎么的,门偏偏在这一刻死活都打不开了。

 

恐惧万分的李林背靠着大门,双腿不住地发颤,眼看面无血色的唐婉儿如zhen zi一般,缓缓在地上朝自己爬过来,沿路拖出了一道污黑的血迹,李林的眼神被吓得狰狞起来。

 

危急之际,李林的目光无意落到了客厅外的阳台上,他愣了一下,下一秒却似乎记起了什么。

 

原来,这栋老式的居民楼在当初修建的时候,由于宽度受限,每一层都只安排了两户住宅,为了节约空间,二者之间的公共墙只留了不到30公分的厚度。

 

最重要的是,这堵墙一路延伸出去,顺带也把两边的阳台隔了开来。

 

也就是说,只要自己足够快速小心,就可以从这间屋子的阳台,一举翻到隔壁房间的阳台上去。

 

事不宜迟,李林顾不上考虑安全,用袖子揩了揩嘴边的污物,望着di shang眼神空洞的唐婉儿,看准时机,一个箭步弹射了出去,冲到了阳台上。

 

只见他两手紧紧抓住公共墙体,一只脚率先绕到了对面的阳台护墙上,另一只脚则用力一蹬,借着这股力,李林的身体在空中划出了一道小小的弧线,成功越到了墙的另一边,眼看就快要逃离这个鬼地方。

 

但没想到的是,在这最关键的一刻,黑暗中却毫无征兆地亮起了一束强光,直直地射在李林的脸上,刺得他下意识地闭上了眼,身体顿时失去平衡,从五楼的高空摔落下去,没来得及喊出声,便彻底倒在了血泊中……

 

李林当场死亡。

 

一周后,李林的死亡被警方认定为是精神妄想症引发的自杀行为。

 

因为据周围邻居反应,事发那晚,李林在房间里好像不停地在摔东西,而后又是疯狂尖叫,几乎整栋楼的人都听到了。

 

而楼下的门卫提供的一段监控录像也足以证实,李林本人的确有着严重的暴力倾向。

 

一切还没有结束。

 

待警车开远后,门卫打开了自己房里的电视机,里面正播放着唐式集团董事长不久前跳楼身亡的后续报道:

 

“据知情人士透露,唐董事长在遗书中明确写到,要将集团全部财产留给自己失散多年的私生子唐林。可由于时间太过久远,唐林的所有信息均已全部遗失,茫茫人海,是否真的可以找到唐董事长的亲生骨肉呢?在咨询专业律师后,我们得知,如果一直都没有唐林的消息,那么唐董事长的大女儿唐婉儿将会暂时作为集团的合法继承人,接管唐式集团的一切业务,直到唐林出现。”

 

画面中,一个穿着粉色西装外套的女人正坐在新闻发布会的现场,声泪俱下地在镜头前发言:

 

谢谢大家的关注,我一定会遵照父亲的遗愿,坚持不懈地寻找我的弟弟唐林,在这里,我也恳请社会大众能积极提供线索,只要真实有效,唐家必有重金酬谢,我……我在这里谢谢大家了。

 

随后,女人因为在镜头前哭得不能自已,被工作人员扶回了酒店休息,新闻告一段落。

 

门卫笑着从电视机前站起了身,拿起桌上那一大串备用钥匙,晃晃悠悠地爬上了六楼,站在其中一个房间的门口,嘴里骂骂咧咧道:臭biao/zi,自己住过的房间还要我来收拾,不过算了,反正这也是我最后一天做这些粗活了。

 

只见房间的门上赫然写着:608。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