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失败的婚姻(全)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00个故事

 



咖啡馆里,坐在靠窗位置的周怡,正望着窗外思考一个她害怕的问题。

如果一起创业致富的老公,在有钱之后要背着老婆wan女人,老婆知道后该怎样做?

原本,周怡以为这是电视剧里才会有的桥段,可现在却突然成了她要真实面对的难题。

就在一个小时前,她收到了一个陌生号码发来的约她见面的消息,里面还有几张她老公吴俊和一个年轻女孩亲密拥吻的照片。

周怡有些懵住,她立马给对方打了电话过去询问,却被对方挂断。

“见面聊吧”。消息发到了周怡的手机里。

周怡对事情将信将疑,立刻开车来到这里了解情况。

她和老公吴俊结婚七年了,两人一起贷款创办塑胶厂发家,后来又把钱做投资,吴俊眼光独到,挣了不少,如今两人家产上亿,生活已是衣食无忧。

不过两人一直没有孩子,加之结婚日久,感情已经归于平淡,鲜少激情。

其实周怡曾怀过孕,可是当时厂子刚刚开办,事情太多,两人怕照顾不过来,就打掉了。

后来或许是塑胶厂对身体损害太大,周怡就再也没有怀上过孩子。

“你好,你是周怡吧。”

一个柔媚的女声把周怡拉回现实,周怡循声望去,只见一个妆容精致、20出头的年轻女孩正看着自己,她就是照片里和吴俊亲密拥吻的女孩。

周怡脑袋一转,哪还不明白,这是小三主动找上门来了。

“我是,坐。”周怡压下怒火,打起精神坐正身体,她清楚,这时候,敌人不动,自己就不能先动。

“还真是你,你本人可比照片上要老多了,我都不敢相信是你。”女孩一点也不客气地在周怡对面坐下,点了咖啡。

周怡微微蹙眉,直接问道:“你叫什么名字?那照片哪来的?这么绕弯子把我约出来,想干什么?”

女孩得意一笑,缓缓道:“我叫李沁,木子李,水心沁,那些照片都是我自拍的,我和吴俊的关系想必也不需要再多解释,我这次来是想当面提醒你一句,吴俊他已经不爱你了,你们两个人在一起不会快乐,你应该考虑以后的事了。”

周怡听出这是要她离婚的意思,顿时怒火中烧,但仍克制地说道:“这些是你的意思,还是吴俊的态度?”

李沁往座椅后背上一靠,翘起二郎腿,神色得意地说道:“有差别吗,你现在都30了,已经年老色衰了,吴俊早就厌烦你了,你还认不清现实?”

周怡听完,一下子被激怒了,喝问道:“小姑娘,你年纪轻轻,容貌也不差,随便工作都能过得不错,为什么要做一个xia /jian 的小三,拆散别人家庭,你爸妈知道你做的这些无耻的事吗?”

李沁放下二郎腿,正色说道:“我和吴俊在一起是因为爱情,他对你早就没有爱了,难道还要守着你这个黄脸婆一辈子?”

“因为爱情?”

周怡冷笑:“小姑娘,我和吴俊是一路走过来的患难夫妻,我们一起创业办厂,艰辛扶持才打拼下如今的家业,这才是爱情,你真不知道吴俊这王八蛋不过是在玩你?”

李沁听了,却突然淡淡一笑,有恃无恐地说道:“那不重要,我怀孕了,已经三个多月,是吴俊的孩子。”

晴天霹雳!

周怡顿时僵住,呆呆地看向李沁微微隆起的肚子,身体瞬间瘫软,脑海里翻江倒海。

自己老公竟和别的女人有了孩子,那自己算什么?

“你应该很清楚,吴俊他非常想要孩子,你又生不了孩子,何苦守着一个不爱你的人。”李沁趾高气扬地说道。

周怡见状,心里顿时烧起熊熊怒火,可残存的理智告诉她,如果像个泼妇一样大吵大闹,只会丢掉自己的身份让自己难堪。

她深吸一口气,盯着李沁一字一句地说道:“我是吴俊的老婆,离不离婚是我和他的事,轮不到你一个xia/jian的小三在我面前指手画脚,给我马上滚。”

“你……”李沁脸色大变,蹭一下站起,却一句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拿好包灰溜溜地走了。

轰走李沁,周怡心里越想越气不过,站起身往门口走去。

她要去找吴俊这个王八蛋,要他把事情当面说清楚。



离开咖啡馆,周怡径直开车前往吴俊的金融投资公司。

一到办公楼下,她也不顾公司在上班,一路气冲冲地越过办公区,闯进了吴俊的办公室。

吴俊正盯着电脑办公,一见她来很意外地说道:“你怎么来了。”

周怡关好门,和吴俊隔着办公桌坐下,看了他好久才说道:“我今天见了一个人,她说认识你,和你关系很好。”

“是谁?叫什么名字?”吴俊起身给周怡倒了一杯水。

周怡把水推到一边说道:“她叫李沁,是个年轻漂亮的女孩。”

吴俊脸色猛地一滞,不动神色地看了周怡几眼,故作恍然道:“哦,是她啊,她是会计事务所的会计,他们事务所来我们这里帮过忙,她找你做什么?”

“是这样吗?”

周怡反问,顿了一下又说道:“她好像不是这样说的。”

“她怎么说?”吴俊急问道。

“她说她怀孕了,孩子父亲姓吴。”

吴俊脸色微变,很快又恢复镇定,说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周怡一直看着他,说道:“吴俊,我们结婚七年了,当初一起办厂创业,辛苦打拼,也算是同患难过,感情深厚先不说,最基本的坦诚总该要有吧,今天小三都挺着肚子找上门指手画脚了,你还打算瞒我到什么时候?”

周怡越说越激动,吴俊脸色阴晴变化不定,过了一会说道:“你既然都知道了,我也不瞒你了,李沁说的都是真的。”

尽管早已相信李沁说的是实话,可听到吴俊亲口承认,周怡仍觉得心仿佛被重重打了一拳,非常难过,想着往日一起打拼的种种,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下脸颊。

“吴俊,你个王八蛋,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周怡抹了一把眼泪说道。

吴俊皱起眉头解释道:“你知道我一直想要个孩子,李沁怀孕这事,我是怕你一时接受不了,才决定先瞒着你,你放心,等孩子生下来后,我马上给笔钱把她打发了。”

“吴俊,你不觉得你说得很好笑吗,我的老公不仅瞒着我出轨,让别的女人怀孩子,而且小三还找上门对我蹬鼻子上脸,这种事哪个女人能够忍受?吴俊,我们可是从苦日子一起打拼过来的夫妻。”

吴俊脸色微微动容,又很快冷下来说道:“我都和你说清楚了,我们和以前不同了,这份家业需要人来继承,我现在只想要个孩子,你这样闹让外人看见像什么?”

“你别拿孩子做借口,真想要孩子,你怎么不回家找自己老婆,要去外面找野女人?我心里都明白,不就是你现在有钱了嫌我年纪大了,想找其它年轻貌美的女人,不过吴俊我告诉你,没这么好的事,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一是你想办法让她把孩子打了,你们断绝关系,我可以既往不咎,二是我们离婚,你净身出户。”

周怡恢复了冷静,既然吴俊一点不在乎她的感受,那就现实一点。

“你……”

吴俊脸色大变,对视着周怡坚定的眼神,想了想说道:“好了,好了,这是干嘛,怎么像谈生意似的,我从没想过要和你离婚,这事是我鬼迷了心窍,我向你道歉,你给我些时间处理。”

“我给你半个月的时间,你自己看着办吧。”周怡冷冷开口,说完起身离开了办公室。



坐在自己的车里,周怡把头靠在方向盘上,低声地啜泣起来。

她和吴俊刚结婚创业时,虽然日子有些艰辛,但两个人一直互相鼓励,互相支持,过得很幸福。

没想到钱越挣越多后,吴俊对她反而越来越冷淡,不用多想也知道,在李沁这事之前,吴俊肯定也没少在外面wan其他女人。

抽出纸,擦干泪水,周怡启动车子,往好友许清家开去,她想找个人好好倾诉一下。

许清是她大学时的好友,毕业后嫁给了一个刑警,如今两人有了一个五岁的儿子,生活幸福甜蜜。

许清知道周怡要来,一大早就在厨房系着围裙,准备晚饭。

周怡放下给许清孩子的玩具,就走进厨房帮忙,两人边弄饭菜,边聊了起来。

“他吴俊怎么能做这种事,这些年你为了家付出多少,我们朋友可都是看得清楚,他还算是人吗?”许清气愤地说道。

“我现在脑子里也很乱,我给了他两个选择,要么把那孩子打掉,和那女孩断绝来往,要么离婚,他净身出户。”周怡说道。

“男人都一个德行,喜新厌旧,只要是出过gui,以后肯定还会再犯。”

许清愤愤不平,又说道:“要是我家老罗敢出gui,我就直接快刀斩乱麻,把他轰出去,浩浩我自己带,家里钱他一分别想拿。”

周怡听得笑了笑:“他肯定会找你闹的。”

“他出gui在先,还敢找我闹,凭什么,还想分钱,做梦吧。”许清把刀往砧板上重重一切,恶狠狠地说道。

周怡苦笑,又皱起眉头说道:“可我和吴俊毕竟是七年的患难夫妻,感情不能说没就没,我还是想给他一个机会,再说我也不年轻了,有个家,心里也踏实。”

“行,清官难断家务事,你自己有决定就好。”许清说道,把刚切好的肉下锅,立刻兹啦一声,变了颜色。

周怡站一旁看着,又说道:“别说我了,说说你们家老罗吧,这都快七点了,他怎么还没下班回来?”

许清一边翻炒一边说道:“他最近不知道在忙什么案子,天天加班,你是不知道啊,找个刑警做老公,我这心天天都在担惊受怕,不知道啥时候就成为光荣的烈士遗属了。”

“你这个嘴啊,老罗要是知道了还不得哭死去。”周怡打趣道。

许清盛好菜,又说道:“他哭什么,我还没哭呢,不过说心里话,老罗现在人是油腻了点,我呢,每天也在吃穿住行上精打细算,一心想攒钱给浩浩上学用,日子算是清苦,不过我也很满足。”

周怡听得心里一动,当初和吴俊刚结婚时,他们也过着这样的日子,平淡却幸福,可后来有钱了,两人情感的联系反而变得若有若无。

男人有钱就变坏,到底是钱把蜂蝶引来了,还是人缺乏信仰,抵抗不住you/huo呢?

周怡细细想着,有些走神。

饭很快做好了,周怡在许清家吃过晚饭,又聊了很久才离开。

 

和许清交谈之后,周怡好受了很多,对吴俊出gui一事该如何处理,心里也更清楚,她没想过要把吴俊扫地出门,还是想给他一个回头改过的机会。

毕竟这个家,她曾付出过全部心血,不想自己亲手把它拆散了。

接下来,周怡就在耐心等待吴俊的处理结果,她很肯定,吴俊不会因为那个女孩选择净身出户。

可五天后,一个人突然找到她,告诉了她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消息。

这一天周末的早上,周怡接到了吴俊心腹助手李彪打来的电话,说有重要事找她,约她去茶艺会所见面。

周怡想着可能是吴俊的事有了结果,欣然赴约。

“你找我有什么事?”一见面,周怡就直接开口询问。

李彪很壮实,看上去朴实憨厚,可周怡却清楚他头脑灵活,很聪明,吴俊也非常信任这个人。

“嫂子,你和俊哥的事,俊哥都和我说了,说实话,我很同情嫂子你,所以,我这次才会瞒着俊哥来找你。”李彪很诚恳地说道。

周怡暗暗皱眉,说道:“到底是什么事?”

李彪正了脸色提醒道:“嫂子,你要有心理准备。”

“你说吧。”周怡回道。

李彪说道:“嫂子,俊哥他正在瞒着你转移财产。”

什么?

周怡听完,脑海里瞬间炸了,吴俊竟然一点情义都不顾,想要断了她的后路。

强行冷静下来,周怡又看向李彪,说道:“这些事,你为什么要告诉我?吴俊可对你挺好,一直把你当朋友。”

“嫂子,俊哥对我好我都知道,可我觉得俊哥这次做得太过分了,如果我不告诉你,我良心不安。”李彪义正辞严地说道。

周怡盯着李彪看了一会,才说道:“李彪,谢谢你,这份人情,我记下了。”

说完,便起身告辞,离开的瞬间,李彪嘴角突然浮现出渗人的冷笑。

知道吴俊在进行财产转移,周怡对吴俊会改正的最后一丝妄想破灭了,第二天,她便找公证人员对家庭财产进行财产公证,同时收集更多吴俊出gui的证据。

这些行动一开始,周怡收到了吴俊打来的电话。

“周怡你疯了,一定要闹得人尽皆知才行吗?”吴俊在电话里质问道。

“吴俊,我给过你机会,是你忘恩负义,要转移财产,我是被你逼的。”周怡大吼回道。

“周怡,你先冷静下来,这事我们可以关起门家里商量,你这样闹,不是让外人看笑话吗?我们是夫妻,怎么要弄得像仇人一样。”吴俊劝道。

“夫妻?吴俊,你做那些事的时候可曾想过夫妻二字?但凡你顾念一点夫妻情分,我们都不至于走到今天。”周怡冷声讥讽道。

“你不看夫妻情分,总要顾忌一下双方父母的感受吧,你这样闹得人尽皆知,让他们的脸往哪里摆?”吴俊说道。

周怡皱起眉头,思虑了片刻,说道:“行,吴俊,事到如今,我再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打掉那贱人肚里的孩子,然后当着所有亲戚朋友的面向我认错道歉,我还可以考虑原谅你,要不然,你就等着净身出户吧。”

说完,周怡挂断了电话,她现在想法很坚定,绝不会为了所谓脸面,死守着一个没有爱、只剩下空壳的家庭,哪怕为此和吴俊反目成仇。

 

财产公证很快弄好,关于吴俊和小三的事,周怡也掌握了真实证据,这一些东西都弄稳妥后,周怡悄悄松了一口气。

现在,就看吴俊最后的做法和回应了。

这天傍晚,周怡去律师那里咨询完开车回家时,突然发现一辆白色面包车一直跟着自己。

原本,周怡还不注意,可绕了几个弯后,面包车依旧紧紧跟在后面,周怡一下子紧张起来,知道自己被人跟踪了。

正思考对方的目的和怎样脱身时,手机响了,是许清打来的电话,周怡带上耳机,摁了接通。

“周怡,你现在在哪?”电话里传来许清焦急的询问。

周怡心一紧,回道:“我现在在回家的路上,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出大事了,刚才老罗打电话给我,他们刚捉获了几个职业杀人的暴力犯罪分子,在他们的目标名单中,就有你的信息。”许清慌忙解释道。

“你是说,有人在买凶杀我?”周怡惊呼道。

“老罗和我说有这种可能,他们已经在审问查探了,要我提醒你注意安全,说你最好能去公安局提供一些情况。”许清说道。

“我知道了,许清,我现在在开车,马上赶去公安局。”周怡挂断电话,又从后视镜里看到不远的面包车,心里惶恐起来。

她第一时间想到了吴俊,可又有些不愿相信,这个同床共枕了七年的人,真的已经无情无义到了要买凶杀自己吗?

周怡想了一会,把车头一转,往公安局方向开去,面包车依旧不紧不慢地跟在后面,直到周怡把车停到公安局门口时,那辆车才没有跟着停下,加速开远了。

周怡松了一口气,给许清老公老罗打了电话,和他沟通一下情况。

事情办完,周怡没有再回住处,而是找了一个酒店暂时入住,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她能掌控的范围,只能等候警察的调查结果。

这次等待没有多久,两天后老罗就给了她回复,告诉了一个让她惊骇的事实——吴俊真的在买凶杀她!

周怡听完,吓得手机“哐当”一声掉到地上,她怎么都不敢相信,那个口口声声说不想离婚、不想闹大的人,竟然想要杀了自己。

周怡怒极反笑,捡起手机,老罗又告诉她,他们已经把吴俊刑拘了,有后续消息再通知她。

这一夜,周怡一夜未睡,翻转到天明,往事像电影画面一样从脑海里逐一闪过。

身为共同创业的糟糠之妻又如何,还不是为了钱和女人,发展到买凶杀妻。

周怡心死如灰,七天后,老罗又给她打来电话,告诉了她吴俊买凶杀妻事件的审讯和调查结果。

这件事的背后,竟然还有着李彪和李沁的巨大阴谋,原来,李彪和李沁早就串通好了,破坏周怡和吴俊的关系,激化矛盾,再唆使吴俊买凶杀妻,而后再弄死吴俊,这样吴俊的家产就由李沁和孩子掌控,再和李彪分钱。

周怡听完,被这个犯罪阴谋吓得后背发冷,好在两人也已经被刑拘,会面临法律惩罚。

老罗又告诉周怡,吴俊在看守所里,情绪很不稳定,想见她。

周怡想了想,答应去探视。

第二天中午时分,周怡去看所守见到了吴俊,他老了许多,再也没有当初意气风发的劲头。

“对不起,小怡,我错了,对不起,我是被李彪唆使,一时糊涂才会那么做的。”一见面,吴俊就哭着向周怡忏悔。

周怡看着眼前泣不成声的男人,心里却生不起波澜,她平静说道:“吴俊,事已至此,悔之已晚,我们离婚吧,不过你放心,在你出来之前,我会帮你照顾好你的父母。”

“不,小怡,我不会和你离婚,你难道忘了,我们当初办厂创业时的甜蜜幸福,那时……”吴俊慌忙劝道。

周怡打断了他的话说道:“吴俊,自作孽不可活,如果你真的还尊重我们作为夫妻仅剩的一点情分,就不要再说这样的话,我先走了,有时间我会来看你。”

说完,在吴俊慌乱挽留的话语中,站起身走了,这一刻,周怡也更加感同身受,在一次失败的婚姻中,没有谁会是值得骄傲的胜者。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