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危险的恋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01个故事



大学的女生宿舍楼下,李登正在现场表白,大批路过的学生围成里三层外三层,兴致勃勃地看热闹。

“苏沛,我喜欢你,做我女朋友吧!”

李登手捧玫瑰,站在心形蜡烛的中央,冲前方身形高挑的女生深情告白。

女生叫苏沛,容貌身材都相当出众,是学校有名的校花。

可再看李登呢,身材微胖,相貌一般,丢到人堆里恐怕一时半会都找不出来,显然不是苏沛心中的理想男友。

所以她面色平静,无动于衷。

李登又说:“苏沛,我知道我外形配不上你,但我保证,以后一定好好努力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你相信我!”

话毕,李登的诚恳立即引来了围观学生们的大声喝彩。

苏沛见状,知道自己不能再沉默了,便开口道:“李登,实在抱歉,但一直以来我只把你当成兄长,实际上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她的话像一盆冷水,浇得李登好一会儿说不出话。

苏沛没有撒谎,她喜欢的人叫王德盛,校学生会副主席,大她一届,外形俊朗挺拔,是许多女生暗恋的对象。

但王德盛对苏沛一直忽远忽近,两人也并未确定男女朋友的关系。

所以李登才会觉得,公平竞争,既然自己喜欢,那也应该争取机会去表白。只是他没想到,苏沛竟然拒绝得这么直接。

就在表白陷入尴尬时,王德盛闻讯赶来。

他走到苏沛身旁,示威似的搂住苏沛的腰,冲李登讥笑道:“登兄,人贵有自知之明,何苦搞这出让自己难堪呢?”

那架势,就差点没说李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

李登当即愤怒又羞愧,憋了半天,压低声音对王德盛说:“希望你是真心喜欢苏沛,否则我饶不了你!”

他多次听到过传言,说王德盛和很多女生搞暧昧,所以特意提醒他。

“嘿嘿,这个就不劳烦你操心了,我自然会好好疼惜沛沛的。”王德盛冷笑一声,不冷不热地回答。

接着他又瞄了一眼李登手中的玫瑰,继续讥讽道:“这么大束玫瑰扔了可惜,不如登哥把花借给我,怎么样?”

“借给你?”李登不解地看着对方。

只见王德盛大手一伸,不等李登同意,便将他手中的玫瑰夺了过来,转而对着身旁的苏沛说道。

“沛沛,答应我,做我女朋友好吗?”

王德盛的行为刺目扎心,连苏沛都不由微微蹙眉,她赶忙用手去把男人扶起,避免引起更大的误会。

可就是这么一个扶起的动作,让周围的人群沸腾了。

“女主接受啦,接受啦!”

“什么?”

苏沛想要辩驳,但已经来不及了,她的声音很快就被周围人的叫好声淹没,被硬生生推到了众人视线的焦点处。

王德盛趁此机会,一把揽住了苏沛的腰身,俯身吻了下去,后者只挣扎了几下,便很快被折服,跟着把手搭在了男人的肩上。

不用说,现场又是一阵近乎疯狂的起哄。

而此时不远处的李登,就如同被人遗忘一般,静静地看着这一幕,心如刀绞。

最后,他沉着脸看了一眼志得意满的王德盛,随后毅然转身,一言不发地转身离开了这里。

没有人注意到,离开时的李登双手紧握,指甲深深陷进肉里,背影显得萧瑟而又悲愤。

那天以后,原本属于李登的一场表白,却阴差阳错地,成全了苏沛和王德盛。

五年后的国庆节,北城四季大酒店,一场婚礼正在举行。

酒店门口的LED屏上打出了“恭贺王德盛先生和苏沛女士新婚愉快”的公告,大红的双喜填满了屏幕,远远看上去好不喜庆。

饭厅内,新郎王德盛正热情招呼前来参加婚宴的亲朋好友。

大学毕业后,他通过苏沛家的一些关系,留在了北城一家大型国企任职,经过两年努力,他的表现得到上级的关注,有望在今年年底升为部门的项目组长。

待事业稳定后,王德盛和苏沛也随即定下婚期,并随后贷款买了一套90平米的房子,算是安下了家。

此番举办婚礼,大学里有不少同学前来参加,大家平时忙于生计,很少联系,这次王德盛结婚,也好趁机聚聚。

王德盛站在酒店门口迎接,老同学见面,免不了要夸他一番,说他如今有车有房,事业稳定,也算是年轻有为了。

王德盛嘴上说着哪里哪里,心里却格外受用。

就在这时,一辆黑色路虎缓缓开过来,稳稳停在了酒店门口。

在众人惊羡的目光中,车门打开,一位身穿西服的微胖男人走了下来。

顿时,好些人惊讶地瞪大了眼睛——这个开路虎的男人,竟然是李登。

“王德盛,好久不见了,新婚快乐。”

李登西装笔挺,气质温和,俨然和当年那个胖小子相去甚远。

王德盛有些愣神,他记得自己并没通知李登,他怎么会知道婚礼的地点和时间的?

“李......李登兄,好久不见,欢迎你来参加我和苏沛的婚礼,我们先进去,边走边聊。” 

说着,王德盛又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旁边的路虎,这款车是他一直想买却买不起的,憋不住在心里咬了咬牙。

在饭厅的中央,一群人终于见到婚礼的女主人,身着白色婚纱的苏沛。她容貌上没有多大变化,化过妆的脸多了一丝成熟的韵味,更加迷人。

一见到苏沛,沉稳的李登立刻变了个人,第一个走上前,伸过手说道:苏沛,你越来越美了,恭喜你。

苏沛很惊讶,但还是伸出手礼貌性地和李登握了一下。

其他人见状,神色都有些异样,他们中大都亲历或者听闻过,大学时李登对苏沛的表白事件,那“精彩”的一幕至今还让人津津乐道,不由得猜测起李登这次来参加婚礼的目的。

他会不会还对当初的表白事件耿耿于怀?

谁知道,李登非但没有多说什么,而且还在祝福完后,就松开了苏沛的手,整个过程举止得体,神色平常,完全是一副旁观者的模样。

这让在场的宾客包括王德盛在内,顿时都松了一口气。

伴随着主持人的开场和热烈的掌声,婚礼正式拉开序幕,在所有人的见证下,苏沛在洁白的头纱笼罩下,款款步入会场,美得好像天上的仙女。

宾客们翘首期盼,纷纷热烈鼓掌,见证这一对新人的结合,其中也包括了李登。

最后,当王德盛和苏沛二人互相交换戒指,并许下一起到白头的诺言过后,终于来到了接吻的环节,整个婚礼也达到了高潮。

当看到两人的嘴唇触碰在一起的刹那,不知为什么,李登的心突然猛地一颤,跟着脸色逐渐严肃了起来。

结婚后,苏沛和王德盛乐滋滋地搬进了新房,过起了幸福的小日子。

可在王德盛的心里,却始终都存在一个疙瘩,让他难以释怀。

虽说那天婚礼上,李登自出现后一直都规规矩矩,直到婚礼结束也没做出什么越界的举动,可他就是觉得哪里不太对劲。

从那件事过后,李登就再也没出现过。

这让王德盛不禁猜想,或许李登早就忘了当年的事件,婚礼上不请自来,只是单纯想彰显一下他当前不错的生活。

对于这种想法,王德盛心里虽然不爽,却也没办法,路虎车确实超出了他目前的经济能力范围,让他不禁疑惑,对方竟然短短几年时间里,就已经有了如此之大的变化,究竟是遇到了什么样的造化。

可惜,王德盛向身边所有的人都打听了一遍,这个问题也还是没能找到答案。

无奈,王德盛只好更加专注自己的工作,期望能早日晋升,实现人生跨越,在生活水准上超过李登。

然而事与愿违,新一年的人事调整结果出来后,王德盛满满的斗志就像被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底,失望透了。

原本极有可能安排给他的项目组长一职,竟然莫名其妙给到了别人,打听过后才知道,原来那个所谓的别人,正是公司一个副总的弟弟,让他好郁闷。

王德盛顿时感到心灰意冷,本来对生活的全部期望,这下子全都化为了乌有。

当天下班,王德盛一回到家里,就向苏沛不停地抱怨,说公司人事调整有黑幕,把公司相关人员骂了个遍。

苏沛还是第一次见到王德盛这个样子,皱着眉头劝他:你别太急了,是金子总会发光的,这次没有那就等下次。

等下次?如果没在婚礼上见过李登,王德盛也会许这么安慰自己,可一想到年纪差不多的李登都已经开上了路虎,他心里就像吃屎一样难受。

可再难受也只能忍着,现在的他正是事业的关键期,绝对不能失去工作。

吃过晚饭,苏沛拉着王德盛出门散步,想让他心情舒畅一点,特意两人都换了一身舒适的居家服。

可就在过马路的时候,一辆银色玛莎拉蒂跑车从两人身旁驶过,卷起了一阵凉风,吹得夫妻俩不自觉打了个冷颤。

王德盛火上心头,正准备叫骂一声,只见那辆玛莎拉蒂居然又倒了回来,缓缓停在了他的面前。

这时,车窗落下,坐在司机位置的微胖男人伸出头来,向他们热情地打起了招呼。

“嗨,这么巧,在这里遇到你们了!”

夫妻俩大吃一惊,这个人竟然是李登!

“李......李登?你怎么会在这里,而且还——”

“噢,我刚办完事,正好路过这里,你们两口子去哪,要我捎你们一截吗?”李登笑了笑,向两人发出邀请。

王德盛本想拒绝,因为他打从心眼里不怎么待见李登,可回过头来一想,他又对李登毕业三年就能开上跑车感到十分好奇,想多少了解一些情况。

于是,他咬咬牙,拽着苏沛的手,毅然拉开了车门。

接下来,三个人随便在附近找了一家茶艺会所,各自聊了聊近况。期间,李登再一次让王德盛和苏沛两人感到了惊讶,如今的他和大学时期已经有了很大改变,不但消除了一身稚气,还变得相当沉稳健谈,有种看穿人心的睿智。

王德盛在心里暗暗计划了下,开始尝试着各种旁敲侧击,想要打听李登的赚钱门道。

可睿智如李登,很多东西都没有细说,只声称是互联网金融,一下就糊弄了过去,王德盛听了,难免有些沮丧。

可他没料到的是,李登这时候却突然问他:“对了,德盛哥,你有没想过自己出来做?”

王德盛愣了下,苦笑道:“登兄你说笑了,干我们建筑工程的,自立门户需要的资金不小,哪那么容易。

”不,钱不是问题,只要你有想法,我大可以投资支持你。”李登一脸正色地说,样子看起来并不像是开玩笑。

王德盛茶杯差点没拿稳,急急忙忙放在桌上,打量起了对面的男人。

“怪了,他怎么会这么好心,邀请我入伙做生意呢,该不会有诈吧!”

见他有疑虑,李登又补充说:这可不是什么人情投资,我是商人,投资你开公司,自然是相信能从你身上获得利润回报。

“这点倒是无可争议的理由”。

想到这,王德盛一下子有些心动了,可想到投资人是李登,他又有些犹豫。毕竟这不是小事,他得和苏沛回去再好好商量。

起身告别时,李登留下了自己的联系方式,目送着夫妻俩离开的身影,李登脸上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想到这,李登望着苏沛那姣好的背影,忍不住咽了下口水。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