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怀孕小四之死(全)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18个故事

 


 

“大家都说梁总要离婚了。”星期一的早上,同事在张雨耳边贼兮兮地说道。

张雨眨了眨眼,内心涌动着复杂的情绪:“是吗,不是一直都说梁总和他夫人感情很好吗?”。


“这你就不懂了吧。”这位女同事打量一下周围,凑到张雨耳边:“听说,梁总在外面的人怀上了,好像还是个男孩。”。


 “这些道听途说的话,应该不能当真吧?”张雨嘴上这么解释着,手却轻轻放在了自己的小腹上。


“那你就不知道了,我还知道那小三是谁呢,我们都认识的哦。”同事意味深长地看着张雨。

 

张雨闻言心中一惊,摸着肚子的手猛地抓紧衣服,狐疑地看向刘姐问道,“是谁?”

 

“是隔壁公司的余婧。”同事露出得意的神色,“这可是我老长一段时间观察得来的结论,余婧和梁总两个人之间绝对有问题。”

 

怎么可能,张雨第一时间就在心里反驳了同事。

 

别人不清楚,张雨可清楚了,她就是余婧找梁总帮忙才进的公司,而且婧姐和梁总是老同学,比梁总和梁夫人认识得早多了,要是他们真有什么早在一起了。

 

再说了,余婧夫妻俩一向恩爱有加,从不红脸,怎么可能和老梁有这种关系。

 

张雨不好直接反驳,她心里也有一丝怀疑,问道:“那你有看到他们做什么吗?”

 

“就……就是感觉。”同事支支吾吾的,张雨更加觉得她只是毫无根据地乱猜测。

 

“算了,跟你这种乖宝宝说这些,浪费我口水。”同事没有从张雨身上得到自己想象中的反应,有些失望。

 

“刘姐,别生气嘛。”张雨连忙解释。

 

“算了算了,我还不知道你,一向都是这样。”刘姐嗔怪地看了她一眼,随即面露疑惑,上下仔细打量张雨,“小雨啊,你是不是胖了?”

 

张雨眼中闪过慌乱,眼睛不知道该望向哪里,吞吞吐吐地说道:“这不是冬天了嘛,管不住嘴,我都有小肚腩了,再加上我怕冷穿得多。”张雨哭丧着脸。

 

“女人还是要自律啊,尤其像你这样还没交男朋友的,要注意身材啊!”听到张雨的解释,刘姐像往常一样以前辈的姿态叮嘱道。

 

“好的呢。”张雨嘴上甜甜地应着,转过头,余光瞟过刘姐中年发福的身材,面露鄙夷之色。

 

 

虽然聊到后面无疾而终,但听闻梁总要离婚的消息,张雨一个上午都心情极好。

 

老梁好几天没有联系张雨了,本以为他打算像以往一样继续逃避推脱下去,没想到他倒下定决心要脱离那个老女人了。

 

看来这次不是敷衍她了,张雨脸上的喜悦挡都挡不住。

 

她早在三年前就跟了梁坚,梁坚虽然年纪大了一些又有老婆,但他对张雨体贴爱护有加,尤其是出手大方,每次张雨只提了个话头,梁坚就迫不及待地将她想要的物件捧在她面前。

 

刚开始的时候,张雨还有些犹豫。

 

在认识梁坚前她也谈过恋爱,但比起和前任男友们一起苦哈哈地省吃俭用,和梁坚在一起的日子简直太快活了,张雨的心便渐渐软化了,成为梁坚的情人。

 

这几年过去,张雨一直隐藏在梁坚身后,她开始不甘心,想有个名分,想成为真正的养尊处优的梁太太。

 

张雨知道梁坚一直在苦恼什么。

 

梁坚是从底层打拼上来的,受传统思想的影响,他一直想要生个男孩继承他的事业,而梁太太因为生女儿时伤了身子,没有办法再怀孕。

 

梁坚快五十了,知道张雨怀的是男孩时,就一直很激动,连平时一说就会闹矛盾的离婚事情,他也难得地答应要考虑。

 

这次终于可以有个结果了,张雨美滋滋地畅想未来。

 

就在这时,办公室外的气氛突然沸腾起来,沉浸在自己美梦中的张雨被惊醒,她抬头满脸疑惑地看向同事。

 

“看看看,那个就是梁总夫人。”刘姐轻轻扯了一下张雨的衣袖,用眼神向门口瞟去。

 

听到梁总夫人这个称谓,张雨条件反射地转头看向门口。

 

这一看之下,张雨也忍不住惊讶。

 

身为梁坚的情人,她也曾因为好奇偷偷观察过梁坚的原配,那时候梁夫人还一副保养良好的贵妇人模样。

 

而如今,她眼角的鱼尾印迹越发明显,高高的鼻梁下嘴唇紧抿,原本浓密油亮的黑发有几缕银丝隐隐可见。

 

张雨心中暗喜,就算梁夫人是陪着梁总从苦日子走来的又能怎样,如今这幅样貌又有哪个男人下得了口,更何况她还只生了一个女孩。

 

“天哪,梁总夫人怎么这么憔悴了,看来真的是要离婚了。”刘姐一看之下也震惊了。

 

随后她叹道:“所以男人啊,真的不可靠,梁夫人比梁总还小四岁呢,那些狐狸精也真是不要脸为了钱什么都做得出。”刘姐回头看向张雨,“小雨你说是不是?”

 

 “啊,是啊是啊。”张雨回过头继续对着电脑,心中的恼怒与尴尬久久不能消散。

 

她忍了又忍,心里总有一股火在燃烧着,她站起身,以去厕所为借口出了办公室。

 

张雨在公司里走了一圈都没有看到梁夫人的身影。

 

她犹豫地在走廊来回踱步,终于下定决心,走到梁坚办公室门前,环顾周围,见没人,便将耳朵贴近门。

 

门内好像并没有动静。

 

正这么想着,门里传来高跟鞋走近的声音,吓得张雨几个小跑躲在前方的拐角处。

 

随着高跟鞋哒哒哒的声音逐渐远去,张雨松了一口气,察觉到自己的紧张后,她不由暗骂自己没出息。

 

出来晃了不久,张雨还真有些尿意了,她朝厕所走去。

 

厕所位于两家公司中间的走廊,张雨从里面走出,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一个胖胖地身影拉到墙角。

 

原来是刘姐,她刚想开口,只见刘姐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不远处的露台。

 

两个女人的身影透过光洁的玻璃映入眼帘。

 

张雨一眼就认出,站在梁夫人身边的正是和她关系很好的余婧,只见余婧一开始还带着笑容,后来表情就变得僵硬,她似乎在和梁夫人争执什么。

 

只见梁夫人狠狠一巴掌甩在余婧脸上。

 

之后梁夫人从露台走回来,张雨和刘姐两人一个躲闪不及和她当面遇见。

 

“梁夫人好。”刘姐拉着张雨连忙打招呼,张雨低下头,感觉梁夫人的眼光入利剑一般从她身上划过。

 

“别叫我梁夫人,我不姓梁。”女人沙哑的声音如同她的眼神一般尖利。

 

张雨心中的那把火突然又燃烧起来,明明就是一个失败者,还如此嚣张,凭什么?她抬起头想要瞪回去,却只看到女人挺直的背影。

 

“快走吧。”刘姐扯着张雨回到办公室,一坐下就迫不及待地在张雨耳边说,“我说了吧,那个小三就是余婧,不然人家正室干嘛打她,刘姐这双利眼,厉害吧?”。

 

“不会吧。”经过刘姐的提醒,张雨也想起那一幕,可是她依然无法相信,看起来那么贤惠的余姐竟然也和梁坚有关系。

 

不过,她摸着自己的小腹,就算有关系也没事,余姐也那么大把年纪了,又有自己的家庭,估计是生不了了。

 

“小雨你可别不信,我跟你说我发现的一个大秘密,你见过余婧家的小儿子吗?”刘姐在张雨耳边轻声问出了一句话。

 

张雨听到宛若雷击。

 

 

傍晚时,张雨回到公寓,这个公寓是梁坚送给她的,地处市中心,装修豪华,也就是这套房,让她坚定了跟着梁坚的心。

 

不过应该是为了离婚的事,梁坚已经好几天没来了。

 

将身体陷在柔软的沙发里,张雨拿出手机翻出余婧的朋友圈,她小儿子认真学习的的侧脸就出现在屏幕上。

 

那眼睛那鼻子……张雨越看越心惊,刘姐的话又回响在耳边。

 

“你才来了三年不知道,我听我医院的朋友说啊,那余婧的小儿子明明是足月生的,她却骗大家说是早产一个月,其实她怀孕的日子他老公还在外出差呢。”

 

“而且那段时间我们公司和余婧公司正好谈合作,梁总和她关系很密切的哟,那孩子是谁的不用我说你都知道了吧?

 

回想起这些话,张雨不得不相信,那男孩真的极有可能是余婧和梁坚的孩子!

 

那么,梁坚到底是为谁离婚的,又要和谁在一起呢?还有,余婧知不知道自己和梁坚的关系呢?

 

张雨猛地闭上眼睛,半晌睁开,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她眼底一片坚定。

 

她拿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没几秒电话接通了,张雨脸上露出笑容:“余姐啊,明天你有空吗?”

 

第二天。

 

张雨和余婧坐进了一家鲜芋仙。

 

“不好意思啊,周六家里人要上班,只能我带孩子了。”余婧看着在一旁乖乖玩玩具的小儿子,脸上露出慈爱的笑。

 

张雨收回望向男孩的目光,抿嘴笑道:“余姐家的孩子就是乖,安安静静地自己玩。”

 

接着张雨目光有些游离,似乎在犹豫,好一会她才问道:“余姐,我昨天上午都看到了。”

 

余婧一愣,像是没想起来:“看到什么了?”

 

张雨咬咬唇,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看到我们梁总她夫人,打了你,同事都说你和我们梁总……”

 

“噢,你说的是这个啊?”余婧出乎意料的平静,“我打算离婚了。”

 

张雨惊慌地看向余婧,却发现余婧正用探究的眼光看着自己,然后她望向窗外的天空,神情莫测:“有一样东西,我以为它会一直在,结果发现这世上没有什么东西会永远等着你。”

 

张雨闻言,脑子飞速地运转,余婧这句话含义深刻,她试探道:“余姐怎么会呢,是你的又怎么会被抢走,更何况你老公对你这么好。”

 

余婧摇摇头,没回答,桌上的号牌发出滴滴的叫声,“我去拿吧。”

 

余婧拿起号牌走去前台,留下张雨一个人坐在位置上。

 

张雨又看了一眼身边的男孩,对他问道:“昊昊,你知道梁坚梁叔叔吗?”

 

昊昊点点头,脸上露出可爱的笑:“梁爸爸对昊昊可好了,经常给我买好吃的,送我大飞机。”

 

张雨闻言一惊:“昊昊为什么叫梁坚叔叔叫梁爸爸啊?”

 

昊昊慌张地捂住嘴,“小雨阿姨,你不要告诉我妈妈好吗,她会骂我的。”

 

张雨心中很是慌张,她感觉自己已经触碰到了真相,声音不由有些急切:“昊昊啊,你告诉阿姨为什么,阿姨就不告诉你妈妈。”

 

“阿姨我们拉钩。”张雨伸小指和昊昊拉钩。

 

昊昊站起来,在张雨耳朵边小声说道:“因为妈妈说,要是把私底下叫梁爸爸的事情说出去,爸爸会不要昊昊的,虽然梁叔叔经常问昊昊想不想和梁叔叔一起住大别墅,可是昊昊还是更喜欢爸爸。”

 

昊昊的童言稚语将事情真相揭露在张雨面前,她只感觉眼前一黑,前途难明。

 

她一直以为自己只是一个第三者而已,却没想到竟然是个第四者,梁坚既然已有了一个男孩,那自己肚子的孩子该怎么办?

 

“张雨,你怎么了,脸怎么一片苍白,喝点牛奶吧。”余婧端着盘子走回来,奇怪地问道。

 

 张雨接过温热的牛奶,两口喝完,顿时感觉力气重新回来了,可再望着余婧的那张脸,她脑海一片混乱,“余姐,我有些不舒服,就先走了。”

 

余婧显然有些惊讶,“哦,那好,你开车小心点。”

 

 

张雨心事重重地从橱窗路过,里面的余婧像是不小心打坏了杯子,微笑地和服务员说着话。

 

张雨走到不远处的小车里,心不在焉地坐在车上。

 

没过多久余婧带着昊昊从鲜芋仙走出来,鬼使神差的,张雨开车跟在他们身后。

 

结合一切,昊昊是梁坚亲生儿子这件事已是不争的事实了,梁坚要离婚,余婧也要离婚,会不会,梁坚要娶的就是余婧?

 

所以梁夫人才会找余婧麻烦?

 

那她呢?她张雨肚子里的孩子该怎么办?

 

看着母子两的背影,张雨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想法,如果余婧和昊昊消失了,或者残废了,那梁坚就不会要他们母子二人了。

 

直行道已经变为绿灯,在中间过马路的昊昊摔了一跤,余婧正弯下腰扶他。

 

这是一个好机会!

 

张雨意识到这点的时候,她的身体已经下意识地将车子对准了余婧母子,她的双手死死抠着方向盘,踩下油门向她们开去。

 

疾驰的小车离余婧她们越来越近,余婧似乎吓呆了,站着一动不动。

 

就在这时,她小腹猛地一收缩,她急忙用手捂住肚子,眼前突然一片眩晕,等她再次看清时,眼前已是一堵围墙。

 

糟糕,忘记系安全带了!这是张雨人生中闪过的最后一个念头。

 

劫后余生的余婧抱着受惊过度的儿子,望着事故发生的地点,眼中浮现出一抹快意。

 

 

 

余婧带着儿子回到家,她冲进洗手间,将手中的塑料药剂包冲入下水道。

 

直到包装袋完全消失后,她才蹲下来喘了一口粗气,嘴角扬起痛快的笑容。

 

她本来也不知道张雨怀了梁坚的孩子,直到昨晚她收到那一封邮件。

 

这一切打破了余婧以往的所有规划,她在收到消息的那一刻就已下定决心要除掉张雨肚子里的孩子。

 

随后,她将堕胎药放入张雨的牛奶之中。

 

却没想到张雨竟然想要自己和孩子的命,好在她自作自受,又忘记系安全带,从现场来看估计是活不了了。

 

至于张雨是怎么知道她和老梁的那些事,以及邮件的来源,她也大致清楚了,不过是困兽最后的挣扎罢了,她并没放入眼中。

 

门外响起敲门声,看看时间,应该是家里人加班回来了,余婧走出去打开门,却发现来人是警察。

 

“女士,有人匿名举报你涉嫌故意伤害罪,请跟我们走一趟。”

 

警局里,余婧的所有狡辩在她下药的录像前无所遁形,她这时才明白布局人的高超之处,张雨也好,自己也罢,都是对方的棋子,简简单单地略一挑拨,不消对方动手,她们自己就作死了自己。

 

事情闹得这么大,自然无法瞒住,周一上班时,刘姐得知消息,颤巍巍地在墙角拨打了一个电话,她有些语无伦次,半天才整理好语言:“梁夫人,您怎么知道会是这个结果?”

 

对方沉默了一会儿。

 

“我又不是神仙怎么会知道结果,我只是传出了离婚这个传言,并且将对方的存在告知了她们而已,这一切都是她们自己酿下的苦果。”

 

“这个结局也让我惊讶,不过想想也能说通。”

 

“老梁就不是什么体贴的人,能他做小三小四的本就不是什么天真之辈,为了触手可得的利益与财富,自是争得头破血流。”

 

“要不是老梁把她们安排在公司附近,我还可以容忍下去的,可我女儿即将回国去管理他爸爸的公司,我这做妈妈的怎么着也要为她清理下这乱七八糟的东西。”

 

电话那边的女声疲惫而坚强,像是永远打不倒的女战士。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