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25个故事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郑行远顿时怔住,脸色大变。

 

“是不是真的,这事你可不能乱说。”回过神,郑行远急忙问道。

 

“我那个两个月没来了,肯定是真的。”

 

叶春红很肯定,又问道:“行远,现在孩子都有了,你啥时候娶我进门?”

 

郑行远眯起眼睛看了叶春红肚子几眼,心里却有些烦躁起来,他可从没想过会发生这事。

 

想了想,他笑着说道:“春红,你别急,等我先回去和我爹说一下。”

 

叶春红急道:“他要是不答应呢?”

 

郑行远迟疑起来,叶春红见状更加焦急,她从被郑行远占有,到和他好上,可是赌上了全部声名。

 

“行远,你当初强要我时,可是说会马上娶我,对我好的。”叶春红又说道。

 

郑行远看她这神态,忙笑说:“别着急,又没说不娶你,你给我点时间,我马上回去和我爹说。”

 

说着,郑行远出了叶春红家大门,一路上,郑行远思绪飘飘,心里烦乱,不禁想到,难道自己一个读洋书的人,真要娶了叶春红这个乡野女人?

 

这女人身体倒是诱人,可想到以后真要在一起生活,郑行远心里就觉得烦躁。

 

他猛地捡起一块石头,朝身后一条冲他吼叫的大黄狗狠狠扔去,嘴里骂道:“不长眼的畜生,滚,再跟着老子,我弄死你吃火锅。”

 

回到家,郑行远还不打算去找父亲谈,郑泰先就已经让人把他叫去了书房。

 

郑行远走进书房时,看到郑泰先正在练字,他轻轻叫了一声“爹”,留着山羊胡的郑泰先抬起头看他一眼,放下了笔。

 

“你来了,坐吧。”郑泰先指了指椅子说道。

 

郑行远拘谨地坐好,问道:“爹,你叫我过来做啥?”

 

郑泰先看了儿子一眼,背负双手,气度沉稳地走出书桌说道:“我听说,你最近老是去叶春红那里,咋地,你也和村里其他男人一样惦记上了这个寡妇?”

 

郑行远一惊忙说道:“爹,你别说笑,我咋能看上她一个乡野寡妇,我去她家,只是代表爹你这个族长,关心一下族人遗孀的景况。”

 

“是这样就好。”

 

郑泰先满意点点头,又告诫道:“行远啊,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以后少去叶春红家,别让村里人说闲话,爹老了,以后郑氏一族的族长需要你来担起大任。”

 

“孩儿知道。”郑行远恭敬回道。

 

郑泰先又说道:“知道就好,爹准备给你找门亲事,你有啥想法?”

 

郑行远想到了叶春红,可只一下子就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已经肯定,父亲是不会答应娶叶春红进门的,这也和他的想法暗暗契合。

 

“孩儿都听爹的。”郑行远回道。

 

“那爹就帮你做主了。”

 

郑泰先冷峻的脸上露出笑容,又说道:“还有一事,叶春红这个寡妇,也不能再一直寡居着,得给她物色户人家看看,向四邻八乡彰显一下我们郑家村的新风气,行远啊,上次修缮祠堂的事你做得不错,在村里有了名声,这件事,爹还派你去张罗。”

 

郑行远听得大惊,现在叶春红肚子里可还怀着自己的孩子,这要是传开了,还咋个嫁人?

 

“咋了,你不愿办?爹这可是在帮你。”郑泰先见儿子犹豫,面露不悦。

 

郑行远回过神,冷声答道:“爹,你放心吧,这件事我铁定给办妥当了。”

 

打定主意,郑行远心里暗暗想了一下,眼下的情况,不仅叶春红肚里的孩子不能要,就是自己和她的事都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他和父亲的颜面都得丢尽。


 

郑行远办事迅速,第二天,他就去药铺抓了堕胎的药前往叶春红家,借说保胎的名义煎了药,给叶春红服下。

 

并告诉叶春红,她马上就能成亲了,让她落了心,高兴了一阵。

 

接下来几日,郑行远日日如此,他在等叶春红肚里孩子流掉,然后再给叶春红找人再嫁,自己好甩了这个麻烦。

 

然而事与愿违,两天后,一个消息就在郑家村传得满天乱飞——族长儿子郑行远竟然带着堕胎药前往寡妇叶春红家。

 

这个耐人寻味的消息立刻像颗地雷在郑家村炸响,郑行远听到这个消息时,叶春红肚里的孩子还是没有流产,他一下子慌了神。

 

郑泰先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出了这种大事,身为族长的他也不能不出面处理,因而当天便带着大夫在大批族人的陪同下,去了叶春红家。

 

不由分说,叶春红被强制让大夫把脉问诊,结果出来,叶春红确实有了身孕。

 

这一下子,寡妇怀孕的事在郑家村疯传开了,村里人各说各话,可一个疑问却笼罩在所有人心头,到底是谁把叶春红肚子弄大了?

 

显然,给叶春红送堕胎药的郑行远首当其冲,不过没有证据,村里人也只能背地里说说郑泰先父子两个的闲话。

 

郑泰先听到这些言语,气得脸色发青,把郑行远叫到堂屋,怒问道:“你老实和我说,叶春红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不是,是我知道叶春红怀了孩子,她死不开口说出那人是谁,我才想着把她肚里的孩子流掉,好让她能顺利再嫁。”郑行远被父亲的反应吓到了,事到如今只能抵死不认,

 

郑泰先盯着郑行远看了许久,说道:“行远,你不要骗爹,叶春红她一个寡妇有啥必要瞒着孩子的爹是谁,她说出来,族里还可能出面撮合,又何苦做这些蠢事,你快和爹说实话,爹才能帮你,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在村里抬起头了。”

 

郑行远一听慌了,当场跪下说道:“爹,是我不好,色迷心窍,控制不住诱惑,被叶春红勾引进了被窝。”

 

“你……你个畜生,你为啥不早说?”郑泰先气急败坏地怒骂道。

 

“我害怕,怕爹你骂我,惩罚我。”郑行远苦着脸说道。

 

郑泰先抬起手要抽郑行远耳光,可又很快放下,他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道:“如今,你给叶春红送打胎药都是实情,如果认下你就是孩子的爹,那你就得背上杀子的恶名,传遍四邻八乡,事已至此,只有死不承认一条路了。”

 

“爹,我该咋做?”郑行远焦急问道。

 

郑泰先冷下脸色,想了想说道:“你别着急,我去找人帮你认下所有事情,堵住族人的口,不过叶春红这个女人不能留了。”

 

郑泰先神色阴狠,郑行远看得吓了一跳。

 

 

叶春红已经被人看住禁止出门,可她还是通过看守人的口打听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当听到郑行远给她喝的‘安胎药’竟然是打胎药时,她又慌又气。

 

她终于知道,自己信错了郑行远的承诺,那些甜言蜜语都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才信口胡说的鬼话,郑行远这个读过洋书的人,也是个披着人皮的杂碎。

 

可事已至此,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寡妇又能怎么办呢?

 

叶春红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

 

郑氏一族在族长郑泰先的带领下,开始对叶春红突然怀孕一事进行调查,没多久,一个在参与修缮祠堂的帮工出来认下了孩子是他的。

 

叶春红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吃饭,手里吃饭的碗当场惊得掉落碎了一地。

 

这……这事情咋成了这个样子?

 

叶春红知道自己必须说出实情,可村里没有人前来过问她的想法,她只好把和郑行远的事告诉了看守的人。

 

消息经过看守人的口,立刻在村里掀起波涛。

 

当事人之一的叶春红亲口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族长儿子郑行远的,这让许多人愤慨不已,要求公开对质。

 

郑泰先不敢让双方对质,他在祠堂召集郑氏一族的老人开会,商讨处理叶春红的事。

 

这次开会争吵得很激烈,可在郑泰先强硬的态度下,决定以叶春红私通汉子怀孕败坏风俗、又肆意抹黑族人清白扰乱族法为名,沉塘谢罪。

 

消息传开,郑家村一派沸腾,而叶春红听到这个处理结果时,当即惊吓交加,跌坐到了地上。

 

她赌上一切,把自己交给郑行远,到头来竟然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叶春红脸色一片死灰,露出绝望的苦笑,却不知道,此时一个刚到郑家村的外村人,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立刻匆匆忙忙地骑马朝县城赶去。

 

叶春红行刑时间定在第二天傍晚,当天黑云蔽日,天气昏暗,傍晚时分,四个汉子把捆绑住的叶春红带到了聚集族人的祠堂门口。

 

郑泰先当众宣布了叶春红的罪行,说完,又对叶春红说道:“郑叶式,你可认罪?”

 

叶春红眼里陡然射出厉芒,大声吼道:“郑行远你个狗杂碎,我信错了你,你咋敢做不敢认,我肚里的孩子就是你的,郑泰先你们父子会不得好死,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叶春红越吼越大,郑泰先沉下脸色,下令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行刑。”

 

话音落下,几个汉子把叶春红塞进竹篓,又用绳子捆在木棍上,由汉子抬着往池塘走去。

 

这时,一道尖锐的枪声陡然在村里响起。

 

“住手!”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骑马的年轻军官在一对士兵拥护下疾跑过来。

 

“快去救人。”年轻军官和士兵说了一句,顿时几个带枪士兵走上前,把叶春红救了下来,围观的人全都变了脸色。

 

年轻军官走到叶春红跟前,解开她身上的绳索,见她全是疑惑,又说道:“我叫李达,是东旭的同袍兄弟,他为了救我中弹死了,临死前,他要我一定要来看看你和他母亲,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事实如何,我今天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说完,李达又朝四周的人大声说道:“众位乡民,叶春红的事,疑点繁多,既然被我撞上,那就要给所有人一个真相。”

 

语毕,李达走到郑泰先和郑行远父子跟前,看向郑行远杀气腾腾地说道:“郑行远,我问你,叶春红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郑行远慌了神色,却还是故作镇定说道:“军官大人,这事已经查实了,孩子是那个帮工的。”

 

“很好,是帮工的是吧。”

 

李达冷笑,又朝属下吩咐道:“去把帮工抓来,当面对质。”

 

没过多久,帮工就抓了过来,李达又问道:“叶春红肚里的孩子是谁的,你要是敢说假话,我一枪蹦了你。”

 

鼻青脸肿的帮工吓得跪倒在地,忙说道:“我说,我说,我全说实话,叶春红肚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是郑泰先派人找到我,说只要我认下事情,不但给我20块大洋,而且还会把叶春红许给我做媳妇,我才会答应这事的,兵老爷,你可千万别杀我啊,我上有老……”

 

帮工还在不停磕头求饶,他的话却让四周所有人一阵哗然,郑泰先和郑行远也全都变了脸色。

 

李达问向郑行远:“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狡辩,我当场一枪蹦了你。”

 

郑行远吓得一阵哆嗦,忙道:“军官大人,我说实话,她肚里的孩子是我的。”

 

他这一承认,人群又响起一阵剧烈的骚动,而叶春红则是长舒一口气,落下眼泪。

 

“既然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要弄堕胎药给她,又为什么要颠倒黑白,逼害这个女人?”李达听了,又怒声喝问。

 

郑泰先和郑行远都说不上话,李达又说道:“他娘的两个狗杂碎,竟敢妄图愚弄乡里,欺压残害无辜百姓,视国家法纪于无物,老子最恨你们这种人,来人,把这两个杂碎抓起来,带去县里问罪。”

 

几个士兵把两人捆了起来,李达还是气不过,又说道:“人先别带走,先把郑行远当众打30大棍再说。”

 

士兵按令照做,用来捆绑竹篓的大棍子打下去,棍棍到肉,打得郑行远哀嚎大叫不止。

 

李达走到叶春红跟前说道:“东旭叫我哥,我就称呼你一声弟妹,弟妹,坏人已经被抓,你要不要和我去县里,我给你安排事做。”

 

叶春红摇摇头,婉拒了,她哪也不想去。

 

李达也不勉强,又朝所有人警告道:“春红姑娘是我兄弟的媳妇,以后谁要再敢对她使坏,当心我枪子不长眼睛。”

 

说完,李达还是带着郑泰先和郑行远父子走了,有了他的警告,以后郑家村也没人再敢找叶春红的麻烦,她终于呼吸到了一丝自由的空气。

 

沉塘事件七天后,她流掉了肚里的孩子,又重新坚强地开始生活。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25个故事

     



    当听到这个消息时,郑行远顿时怔住,脸色大变。

     

    “是不是真的,这事你可不能乱说。”回过神,郑行远急忙问道。

     

    “我那个两个月没来了,肯定是真的。”

     

    叶春红很肯定,又问道:“行远,现在孩子都有了,你啥时候娶我进门?”

     

    郑行远眯起眼睛看了叶春红肚子几眼,心里却有些烦躁起来,他可从没想过会发生这事。

     

    想了想,他笑着说道:“春红,你别急,等我先回去和我爹说一下。”

     

    叶春红急道:“他要是不答应呢?”

     

    郑行远迟疑起来,叶春红见状更加焦急,她从被郑行远占有,到和他好上,可是赌上了全部声名。

     

    “行远,你当初强要我时,可是说会马上娶我,对我好的。”叶春红又说道。

     

    郑行远看她这神态,忙笑说:“别着急,又没说不娶你,你给我点时间,我马上回去和我爹说。”

     

    说着,郑行远出了叶春红家大门,一路上,郑行远思绪飘飘,心里烦乱,不禁想到,难道自己一个读洋书的人,真要娶了叶春红这个乡野女人?

     

    这女人身体倒是诱人,可想到以后真要在一起生活,郑行远心里就觉得烦躁。

     

    他猛地捡起一块石头,朝身后一条冲他吼叫的大黄狗狠狠扔去,嘴里骂道:“不长眼的畜生,滚,再跟着老子,我弄死你吃火锅。”

     

    回到家,郑行远还不打算去找父亲谈,郑泰先就已经让人把他叫去了书房。

     

    郑行远走进书房时,看到郑泰先正在练字,他轻轻叫了一声“爹”,留着山羊胡的郑泰先抬起头看他一眼,放下了笔。

     

    “你来了,坐吧。”郑泰先指了指椅子说道。

     

    郑行远拘谨地坐好,问道:“爹,你叫我过来做啥?”

     

    郑泰先看了儿子一眼,背负双手,气度沉稳地走出书桌说道:“我听说,你最近老是去叶春红那里,咋地,你也和村里其他男人一样惦记上了这个寡妇?”

     

    郑行远一惊忙说道:“爹,你别说笑,我咋能看上她一个乡野寡妇,我去她家,只是代表爹你这个族长,关心一下族人遗孀的景况。”

     

    “是这样就好。”

     

    郑泰先满意点点头,又告诫道:“行远啊,寡妇门前是非多,你以后少去叶春红家,别让村里人说闲话,爹老了,以后郑氏一族的族长需要你来担起大任。”

     

    “孩儿知道。”郑行远恭敬回道。

     

    郑泰先又说道:“知道就好,爹准备给你找门亲事,你有啥想法?”

     

    郑行远想到了叶春红,可只一下子就抛到了脑后,他现在已经肯定,父亲是不会答应娶叶春红进门的,这也和他的想法暗暗契合。

     

    “孩儿都听爹的。”郑行远回道。

     

    “那爹就帮你做主了。”

     

    郑泰先冷峻的脸上露出笑容,又说道:“还有一事,叶春红这个寡妇,也不能再一直寡居着,得给她物色户人家看看,向四邻八乡彰显一下我们郑家村的新风气,行远啊,上次修缮祠堂的事你做得不错,在村里有了名声,这件事,爹还派你去张罗。”

     

    郑行远听得大惊,现在叶春红肚子里可还怀着自己的孩子,这要是传开了,还咋个嫁人?

     

    “咋了,你不愿办?爹这可是在帮你。”郑泰先见儿子犹豫,面露不悦。

     

    郑行远回过神,冷声答道:“爹,你放心吧,这件事我铁定给办妥当了。”

     

    打定主意,郑行远心里暗暗想了一下,眼下的情况,不仅叶春红肚里的孩子不能要,就是自己和她的事都不能让人知道,否则,他和父亲的颜面都得丢尽。


     

    郑行远办事迅速,第二天,他就去药铺抓了堕胎的药前往叶春红家,借说保胎的名义煎了药,给叶春红服下。

     

    并告诉叶春红,她马上就能成亲了,让她落了心,高兴了一阵。

     

    接下来几日,郑行远日日如此,他在等叶春红肚里孩子流掉,然后再给叶春红找人再嫁,自己好甩了这个麻烦。

     

    然而事与愿违,两天后,一个消息就在郑家村传得满天乱飞——族长儿子郑行远竟然带着堕胎药前往寡妇叶春红家。

     

    这个耐人寻味的消息立刻像颗地雷在郑家村炸响,郑行远听到这个消息时,叶春红肚里的孩子还是没有流产,他一下子慌了神。

     

    郑泰先也听到了这个消息,出了这种大事,身为族长的他也不能不出面处理,因而当天便带着大夫在大批族人的陪同下,去了叶春红家。

     

    不由分说,叶春红被强制让大夫把脉问诊,结果出来,叶春红确实有了身孕。

     

    这一下子,寡妇怀孕的事在郑家村疯传开了,村里人各说各话,可一个疑问却笼罩在所有人心头,到底是谁把叶春红肚子弄大了?

     

    显然,给叶春红送堕胎药的郑行远首当其冲,不过没有证据,村里人也只能背地里说说郑泰先父子两个的闲话。

     

    郑泰先听到这些言语,气得脸色发青,把郑行远叫到堂屋,怒问道:“你老实和我说,叶春红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不是,是我知道叶春红怀了孩子,她死不开口说出那人是谁,我才想着把她肚里的孩子流掉,好让她能顺利再嫁。”郑行远被父亲的反应吓到了,事到如今只能抵死不认,

     

    郑泰先盯着郑行远看了许久,说道:“行远,你不要骗爹,叶春红她一个寡妇有啥必要瞒着孩子的爹是谁,她说出来,族里还可能出面撮合,又何苦做这些蠢事,你快和爹说实话,爹才能帮你,否则,你这辈子都别想在村里抬起头了。”

     

    郑行远一听慌了,当场跪下说道:“爹,是我不好,色迷心窍,控制不住诱惑,被叶春红勾引进了被窝。”

     

    “你……你个畜生,你为啥不早说?”郑泰先气急败坏地怒骂道。

     

    “我害怕,怕爹你骂我,惩罚我。”郑行远苦着脸说道。

     

    郑泰先抬起手要抽郑行远耳光,可又很快放下,他冷静下来想了想说道:“如今,你给叶春红送打胎药都是实情,如果认下你就是孩子的爹,那你就得背上杀子的恶名,传遍四邻八乡,事已至此,只有死不承认一条路了。”

     

    “爹,我该咋做?”郑行远焦急问道。

     

    郑泰先冷下脸色,想了想说道:“你别着急,我去找人帮你认下所有事情,堵住族人的口,不过叶春红这个女人不能留了。”

     

    郑泰先神色阴狠,郑行远看得吓了一跳。

     

     

    叶春红已经被人看住禁止出门,可她还是通过看守人的口打听清楚了事情的经过,当听到郑行远给她喝的‘安胎药’竟然是打胎药时,她又慌又气。

     

    她终于知道,自己信错了郑行远的承诺,那些甜言蜜语都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才信口胡说的鬼话,郑行远这个读过洋书的人,也是个披着人皮的杂碎。

     

    可事已至此,她一个无依无靠的寡妇又能怎么办呢?

     

    叶春红不知道自己会面临什么。

     

    郑氏一族在族长郑泰先的带领下,开始对叶春红突然怀孕一事进行调查,没多久,一个在参与修缮祠堂的帮工出来认下了孩子是他的。

     

    叶春红听到这个消息时,正在吃饭,手里吃饭的碗当场惊得掉落碎了一地。

     

    这……这事情咋成了这个样子?

     

    叶春红知道自己必须说出实情,可村里没有人前来过问她的想法,她只好把和郑行远的事告诉了看守的人。

     

    消息经过看守人的口,立刻在村里掀起波涛。

     

    当事人之一的叶春红亲口说肚子里的孩子是族长儿子郑行远的,这让许多人愤慨不已,要求公开对质。

     

    郑泰先不敢让双方对质,他在祠堂召集郑氏一族的老人开会,商讨处理叶春红的事。

     

    这次开会争吵得很激烈,可在郑泰先强硬的态度下,决定以叶春红私通汉子怀孕败坏风俗、又肆意抹黑族人清白扰乱族法为名,沉塘谢罪。

     

    消息传开,郑家村一派沸腾,而叶春红听到这个处理结果时,当即惊吓交加,跌坐到了地上。

     

    她赌上一切,把自己交给郑行远,到头来竟然换来这样一个结果。

     

    叶春红脸色一片死灰,露出绝望的苦笑,却不知道,此时一个刚到郑家村的外村人,在了解事情经过之后,立刻匆匆忙忙地骑马朝县城赶去。

     

    叶春红行刑时间定在第二天傍晚,当天黑云蔽日,天气昏暗,傍晚时分,四个汉子把捆绑住的叶春红带到了聚集族人的祠堂门口。

     

    郑泰先当众宣布了叶春红的罪行,说完,又对叶春红说道:“郑叶式,你可认罪?”

     

    叶春红眼里陡然射出厉芒,大声吼道:“郑行远你个狗杂碎,我信错了你,你咋敢做不敢认,我肚里的孩子就是你的,郑泰先你们父子会不得好死,我变成厉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叶春红越吼越大,郑泰先沉下脸色,下令道:“死到临头,还不知悔改,行刑。”

     

    话音落下,几个汉子把叶春红塞进竹篓,又用绳子捆在木棍上,由汉子抬着往池塘走去。

     

    这时,一道尖锐的枪声陡然在村里响起。

     

    “住手!”

     

    一个声音从远处传来,众人寻声望去,只见一个骑马的年轻军官在一对士兵拥护下疾跑过来。

     

    “快去救人。”年轻军官和士兵说了一句,顿时几个带枪士兵走上前,把叶春红救了下来,围观的人全都变了脸色。

     

    年轻军官走到叶春红跟前,解开她身上的绳索,见她全是疑惑,又说道:“我叫李达,是东旭的同袍兄弟,他为了救我中弹死了,临死前,他要我一定要来看看你和他母亲,你的事情我都知道了,事实如何,我今天一定会还你一个公道。”

     

    说完,李达又朝四周的人大声说道:“众位乡民,叶春红的事,疑点繁多,既然被我撞上,那就要给所有人一个真相。”

     

    语毕,李达走到郑泰先和郑行远父子跟前,看向郑行远杀气腾腾地说道:“郑行远,我问你,叶春红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你的?”

     

    郑行远慌了神色,却还是故作镇定说道:“军官大人,这事已经查实了,孩子是那个帮工的。”

     

    “很好,是帮工的是吧。”

     

    李达冷笑,又朝属下吩咐道:“去把帮工抓来,当面对质。”

     

    没过多久,帮工就抓了过来,李达又问道:“叶春红肚里的孩子是谁的,你要是敢说假话,我一枪蹦了你。”

     

    鼻青脸肿的帮工吓得跪倒在地,忙说道:“我说,我说,我全说实话,叶春红肚里的孩子不是我的,是郑泰先派人找到我,说只要我认下事情,不但给我20块大洋,而且还会把叶春红许给我做媳妇,我才会答应这事的,兵老爷,你可千万别杀我啊,我上有老……”

     

    帮工还在不停磕头求饶,他的话却让四周所有人一阵哗然,郑泰先和郑行远也全都变了脸色。

     

    李达问向郑行远:“现在你还有什么可说,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狡辩,我当场一枪蹦了你。”

     

    郑行远吓得一阵哆嗦,忙道:“军官大人,我说实话,她肚里的孩子是我的。”

     

    他这一承认,人群又响起一阵剧烈的骚动,而叶春红则是长舒一口气,落下眼泪。

     

    “既然是你的孩子,你为什么要弄堕胎药给她,又为什么要颠倒黑白,逼害这个女人?”李达听了,又怒声喝问。

     

    郑泰先和郑行远都说不上话,李达又说道:“他娘的两个狗杂碎,竟敢妄图愚弄乡里,欺压残害无辜百姓,视国家法纪于无物,老子最恨你们这种人,来人,把这两个杂碎抓起来,带去县里问罪。”

     

    几个士兵把两人捆了起来,李达还是气不过,又说道:“人先别带走,先把郑行远当众打30大棍再说。”

     

    士兵按令照做,用来捆绑竹篓的大棍子打下去,棍棍到肉,打得郑行远哀嚎大叫不止。

     

    李达走到叶春红跟前说道:“东旭叫我哥,我就称呼你一声弟妹,弟妹,坏人已经被抓,你要不要和我去县里,我给你安排事做。”

     

    叶春红摇摇头,婉拒了,她哪也不想去。

     

    李达也不勉强,又朝所有人警告道:“春红姑娘是我兄弟的媳妇,以后谁要再敢对她使坏,当心我枪子不长眼睛。”

     

    说完,李达还是带着郑泰先和郑行远父子走了,有了他的警告,以后郑家村也没人再敢找叶春红的麻烦,她终于呼吸到了一丝自由的空气。

     

    沉塘事件七天后,她流掉了肚里的孩子,又重新坚强地开始生活。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