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感舞女之死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26个故事

 


 

大都会的当红舞后红玫瑰阮曼君,被保姆发现死在了家中!

此消息一出,众人皆惊。

要知道,大商人王劲松才给红玫瑰在戈登路买了一栋洋房,想让她回去当少奶奶,没想到刚住进去,就发生这样的事。

前一天正是红玫瑰的休息日,她给保姆放了假。

有人看到她拿着提包从外面回来,开了自家的铁门,就没再出去,也没有人去找过她。

第二天,保姆来红玫瑰家收拾家务,发现她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房中。

红玫瑰身中2枪,一枪正击中胸口,一枪打在手臂,血液在房间里蔓延一地。

她的脸侧,还放着一枝娇艳的红玫瑰。

大门从内侧锁上了,整个房间都没有发现凶手的痕迹。

有人说,可能是红玫瑰的追求者痴念不成,因爱生恨痛下杀手。

警察也对此案进行了调查,却一无所获。

王劲松花了重金拜托警察,但是众人皆知,找到凶手的几率已经不大了。

再说了,一个舞女而已,算什么呢?

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时时刻刻都有人死去,一个舞女的逝世,再正常不过。

大都会的一拨人得知此消息,有的暗自窃喜,有的扼腕叹息。

大家都认为,最开心的莫过于阮曼君的竞争对手白玉兰莫妍芝了。

阮曼君平时和她就有些针锋相对,总是从她手里截走客人,还从她的手里抢走了最红舞女的称号。

现在阮曼君死了,少了这个强劲对手,莫妍芝就是大都会的第一舞后了!

说不定,红玫瑰就是被她找人害死的呢!

舞女们纷纷议论,语气里都酸酸的。

“呵,挺热闹的嘛。”莫妍芝走了进来,不屑地一笑。

正兴致勃勃议论的其他舞女便立马止住声音,房间里顿时寂静无比。

莫妍芝看上去如同一个得意的胜利者,在舞女们脸上扫视了一圈,然后走进自己的化妆间,关上门。

没人能看到她眼里的苦涩与悲痛。

大都会内歌舞升平,众人言笑晏晏。红玫瑰阮曼君早已被人抛到脑后,现在他们只热切地期待新的最红舞后白玉兰上台。

而在一墙之隔的化妆间内,莫妍芝正背靠着墙壁缓缓蹲下。

她蜷缩成一团,捂着脸的指缝间,滚烫的泪水淌过。

她们都猜错了!

她怎么会开心呢?


 

莫妍芝踏入大都会的第一天,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舞台中间的阮曼君,她身穿旗袍风姿绰约,一双大长腿跟着节拍轻轻扭动。

朱唇轻启,歌声魅惑慵懒,道尽夜上海的繁华。

阮曼君在舞台上仿佛会发光,牢牢地抓住每个人的视线。

身边的大班李先生向莫妍芝介绍:这个就是我们百乐门最红舞女红玫瑰。

他激励莫妍芝:你天赋不错,若是好好努力一把,也许也能成为最红舞女之一。

莫妍芝抬头看着舞台上耀眼无比的阮曼君,心中感慨不愧是第一舞后。

她隐隐觉得阮曼君有些眼熟,心下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些亲近之感。

经营结束后,经理将她带到众舞女面前进行介绍,阮曼君见到莫妍芝的一瞬间,脸上竟露出震惊之色,她微微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些什么,又将话语咽了下去。

莫妍芝敏锐地看到,阮曼君放在裙下的手紧紧抓住了衣角,并微微颤抖。

现场也有一些人注意到了阮曼君的异常,但他们都将其归结为这是阮曼君的嫉妒,觉得莫妍芝对她构成了威胁。

与阮曼君的妩媚不同,莫妍芝长得清纯可爱,而且身材窈窕,虽然两人在容貌不分上下,但在一众舞女的衬托下,莫妍芝的清纯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红玫瑰算是遇到对手了,众人议论纷纷,都等着看好戏。

没有有人知道,散场后,红玫瑰将未来的竞争对手邀请到了自己家,失散多年的姐妹,终于再次相聚。


 

有不少人知道,红玫瑰本名叫阮曼君。

但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曾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莫妍玉。

她是莫妍芝失散多年的姐姐。

妍玉妍芝的父亲也是个文化人,在最小的弟弟不满三岁时去世以后,家里的生活每况愈下。

两姐妹花从小就长得漂亮可爱,但她们上头还有个哥哥,下面又有个弟弟,父亲的去世,让莫母一个人拉扯四个孩子,实在是辛苦无比。

妍玉比妍芝大两岁,小时候的妍芝总喜欢粘着自己的姐姐。

姐姐向来体谅母亲的辛苦,从小就有小家长的范,对弟弟妹妹都十分照顾。

莫妍芝还记得是10岁那年,母亲带着哥哥姐姐去集市里赶集,她待在家里照顾年幼的弟弟,心中期盼姐姐回来能买承诺送给她的头花。

黄昏时,母亲和哥哥回来了,却没有看到姐姐。

她焦急的询问母亲:“姐姐呢,姐姐怎么没有回来”?

母亲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她从怀里掏出一朵小小的头花,粉色的,看上去可爱别致,母亲将头花递给妍芝,拍了拍她的头。

母亲声音悠长地说:“你姐姐去过好日子了,在我们家里,哪能过得上好日子呢”。

说完转身走进了房间,步履微微踉跄。

妍芝抬头看向哥哥,发现哥哥脸上带着羞愧、内疚的表情,少年的身影竟有些萎靡。

她顿时明白了母亲话中的意思。

所以几年后,在自己将被卖掉的前一天,莫妍芝逃了出去,她不想像姐姐一样,老老实实地被卖出去。

兜兜转转近十年,两姐妹彼此都没想过,竟还会有重聚的这一天。

两个人抱头痛哭,她们无比感谢上天,能在这个乱世重逢。

重新找回家人的阮曼君小心翼翼护着妹妹,遇到难缠的客人,她总是亲自上去,不留痕迹的将客人从妹妹那里引走。

而如今,阮曼君死了。

莫妍芝失去了她的姐姐。


莫妍芝整理好心情,坐在镜子前。

镜子里的女人清丽婉约,尤如一朵解语花。

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阮曼君最爱穿的黑底红花旗袍,穿上去,慢慢将纽扣一个个系上。

这时门被敲响了,传来大班李先生的声音。

“妍芝姐,该你登场了。”

莫妍芝应了一声打开门,走了出去。

灯光打在身上的一瞬间,她回想起了姐姐当初站在舞台上的情景,随即露出了一个动人的微笑。

伴奏响起,朱唇轻启,婉转的歌声缓缓流出: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喝完了这杯,请进点小菜。

     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待何时。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一曲终了,台下的掌声阵阵,请她跳舞的邀请络绎不绝,好几个相熟的客人将莫妍芝请过去,夸赞她不愧是最红舞女,今天的亮相太出色了。

莫妍芝用一只手理了理鬓角的碎发。

听到他们如此说,她娇声地回道:“哪里哪里,你们就会说好听的话唬我”。

几人聊了一会,大班走了过来,告知莫妍芝,周先生已经来了很久了,邀请她过去坐坐。

她只得向这几位客人致歉,客人也表示谅解,毕竟周先生是莫妍芝的常客,一直以来极为捧她的场子。

周先生名为周景良,是国民党的高级军官。

相貌英俊,家境优渥,出手大方。莫妍芝来到大都会不久,他便开始捧她,当时也引起了不少舞女的妒忌。

周景良看到她来,微微一笑。

嘴上调侃她说:“妍芝今日不同以往啊,看上去更添了一丝韵味,倒和当初的红玫瑰有些相似了”。

见妍芝面露尴尬之色,他立即又说:“陪我跳一曲可好?说完,伸出右手做出邀请的动作”。

莫妍芝随后轻轻一笑,乐声响起,她一只手环住周景良的肩膀,两人滑入舞池,舞步配合默契,看上去颇为登对。

“我今天心情颇不好,你就别调侃我了”。舞池里莫妍芝虽然带着笑,但说话的的语气却有些低沉。

周景良听她如此说,好像也知道些什么,竟没有生气,只是在她耳边说些趣话逗她开心。

旋转之间,一张纸条隐蔽地从莫妍芝手里传到周景良掌心。

他们又跳了两曲,周景良便开始道别,说等会还有事,要先行离开了。

就在周景良离开时,大门先打开了。

从大门外进来了一位大家都熟识、却没有人想到今晚会出现在这里的人物……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性感舞女之死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26个故事

     


     

    大都会的当红舞后红玫瑰阮曼君,被保姆发现死在了家中!

    此消息一出,众人皆惊。

    要知道,大商人王劲松才给红玫瑰在戈登路买了一栋洋房,想让她回去当少奶奶,没想到刚住进去,就发生这样的事。

    前一天正是红玫瑰的休息日,她给保姆放了假。

    有人看到她拿着提包从外面回来,开了自家的铁门,就没再出去,也没有人去找过她。

    第二天,保姆来红玫瑰家收拾家务,发现她已经死在了自己的房中。

    红玫瑰身中2枪,一枪正击中胸口,一枪打在手臂,血液在房间里蔓延一地。

    她的脸侧,还放着一枝娇艳的红玫瑰。

    大门从内侧锁上了,整个房间都没有发现凶手的痕迹。

    有人说,可能是红玫瑰的追求者痴念不成,因爱生恨痛下杀手。

    警察也对此案进行了调查,却一无所获。

    王劲松花了重金拜托警察,但是众人皆知,找到凶手的几率已经不大了。

    再说了,一个舞女而已,算什么呢?

    在这个人命如草芥的年代,时时刻刻都有人死去,一个舞女的逝世,再正常不过。

    大都会的一拨人得知此消息,有的暗自窃喜,有的扼腕叹息。

    大家都认为,最开心的莫过于阮曼君的竞争对手白玉兰莫妍芝了。

    阮曼君平时和她就有些针锋相对,总是从她手里截走客人,还从她的手里抢走了最红舞女的称号。

    现在阮曼君死了,少了这个强劲对手,莫妍芝就是大都会的第一舞后了!

    说不定,红玫瑰就是被她找人害死的呢!

    舞女们纷纷议论,语气里都酸酸的。

    “呵,挺热闹的嘛。”莫妍芝走了进来,不屑地一笑。

    正兴致勃勃议论的其他舞女便立马止住声音,房间里顿时寂静无比。

    莫妍芝看上去如同一个得意的胜利者,在舞女们脸上扫视了一圈,然后走进自己的化妆间,关上门。

    没人能看到她眼里的苦涩与悲痛。

    大都会内歌舞升平,众人言笑晏晏。红玫瑰阮曼君早已被人抛到脑后,现在他们只热切地期待新的最红舞后白玉兰上台。

    而在一墙之隔的化妆间内,莫妍芝正背靠着墙壁缓缓蹲下。

    她蜷缩成一团,捂着脸的指缝间,滚烫的泪水淌过。

    她们都猜错了!

    她怎么会开心呢?


     

    莫妍芝踏入大都会的第一天,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舞台中间的阮曼君,她身穿旗袍风姿绰约,一双大长腿跟着节拍轻轻扭动。

    朱唇轻启,歌声魅惑慵懒,道尽夜上海的繁华。

    阮曼君在舞台上仿佛会发光,牢牢地抓住每个人的视线。

    身边的大班李先生向莫妍芝介绍:这个就是我们百乐门最红舞女红玫瑰。

    他激励莫妍芝:你天赋不错,若是好好努力一把,也许也能成为最红舞女之一。

    莫妍芝抬头看着舞台上耀眼无比的阮曼君,心中感慨不愧是第一舞后。

    她隐隐觉得阮曼君有些眼熟,心下不由自主地生出一些亲近之感。

    经营结束后,经理将她带到众舞女面前进行介绍,阮曼君见到莫妍芝的一瞬间,脸上竟露出震惊之色,她微微张了张嘴,好像要说些什么,又将话语咽了下去。

    莫妍芝敏锐地看到,阮曼君放在裙下的手紧紧抓住了衣角,并微微颤抖。

    现场也有一些人注意到了阮曼君的异常,但他们都将其归结为这是阮曼君的嫉妒,觉得莫妍芝对她构成了威胁。

    与阮曼君的妩媚不同,莫妍芝长得清纯可爱,而且身材窈窕,虽然两人在容貌不分上下,但在一众舞女的衬托下,莫妍芝的清纯显得格外与众不同。

    红玫瑰算是遇到对手了,众人议论纷纷,都等着看好戏。

    没有有人知道,散场后,红玫瑰将未来的竞争对手邀请到了自己家,失散多年的姐妹,终于再次相聚。


     

    有不少人知道,红玫瑰本名叫阮曼君。

    但几乎没有人知道,她曾经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做莫妍玉。

    她是莫妍芝失散多年的姐姐。

    妍玉妍芝的父亲也是个文化人,在最小的弟弟不满三岁时去世以后,家里的生活每况愈下。

    两姐妹花从小就长得漂亮可爱,但她们上头还有个哥哥,下面又有个弟弟,父亲的去世,让莫母一个人拉扯四个孩子,实在是辛苦无比。

    妍玉比妍芝大两岁,小时候的妍芝总喜欢粘着自己的姐姐。

    姐姐向来体谅母亲的辛苦,从小就有小家长的范,对弟弟妹妹都十分照顾。

    莫妍芝还记得是10岁那年,母亲带着哥哥姐姐去集市里赶集,她待在家里照顾年幼的弟弟,心中期盼姐姐回来能买承诺送给她的头花。

    黄昏时,母亲和哥哥回来了,却没有看到姐姐。

    她焦急的询问母亲:“姐姐呢,姐姐怎么没有回来”?

    母亲的脸上露出一种奇怪的表情,似笑非笑似哭非哭,她从怀里掏出一朵小小的头花,粉色的,看上去可爱别致,母亲将头花递给妍芝,拍了拍她的头。

    母亲声音悠长地说:“你姐姐去过好日子了,在我们家里,哪能过得上好日子呢”。

    说完转身走进了房间,步履微微踉跄。

    妍芝抬头看向哥哥,发现哥哥脸上带着羞愧、内疚的表情,少年的身影竟有些萎靡。

    她顿时明白了母亲话中的意思。

    所以几年后,在自己将被卖掉的前一天,莫妍芝逃了出去,她不想像姐姐一样,老老实实地被卖出去。

    兜兜转转近十年,两姐妹彼此都没想过,竟还会有重聚的这一天。

    两个人抱头痛哭,她们无比感谢上天,能在这个乱世重逢。

    重新找回家人的阮曼君小心翼翼护着妹妹,遇到难缠的客人,她总是亲自上去,不留痕迹的将客人从妹妹那里引走。

    而如今,阮曼君死了。

    莫妍芝失去了她的姐姐。


    莫妍芝整理好心情,坐在镜子前。

    镜子里的女人清丽婉约,尤如一朵解语花。

    她从衣柜里拿出一件阮曼君最爱穿的黑底红花旗袍,穿上去,慢慢将纽扣一个个系上。

    这时门被敲响了,传来大班李先生的声音。

    “妍芝姐,该你登场了。”

    莫妍芝应了一声打开门,走了出去。

    灯光打在身上的一瞬间,她回想起了姐姐当初站在舞台上的情景,随即露出了一个动人的微笑。

    伴奏响起,朱唇轻启,婉转的歌声缓缓流出: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喝完了这杯,请进点小菜。

         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待何时。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一曲终了,台下的掌声阵阵,请她跳舞的邀请络绎不绝,好几个相熟的客人将莫妍芝请过去,夸赞她不愧是最红舞女,今天的亮相太出色了。

    莫妍芝用一只手理了理鬓角的碎发。

    听到他们如此说,她娇声地回道:“哪里哪里,你们就会说好听的话唬我”。

    几人聊了一会,大班走了过来,告知莫妍芝,周先生已经来了很久了,邀请她过去坐坐。

    她只得向这几位客人致歉,客人也表示谅解,毕竟周先生是莫妍芝的常客,一直以来极为捧她的场子。

    周先生名为周景良,是国民党的高级军官。

    相貌英俊,家境优渥,出手大方。莫妍芝来到大都会不久,他便开始捧她,当时也引起了不少舞女的妒忌。

    周景良看到她来,微微一笑。

    嘴上调侃她说:“妍芝今日不同以往啊,看上去更添了一丝韵味,倒和当初的红玫瑰有些相似了”。

    见妍芝面露尴尬之色,他立即又说:“陪我跳一曲可好?说完,伸出右手做出邀请的动作”。

    莫妍芝随后轻轻一笑,乐声响起,她一只手环住周景良的肩膀,两人滑入舞池,舞步配合默契,看上去颇为登对。

    “我今天心情颇不好,你就别调侃我了”。舞池里莫妍芝虽然带着笑,但说话的的语气却有些低沉。

    周景良听她如此说,好像也知道些什么,竟没有生气,只是在她耳边说些趣话逗她开心。

    旋转之间,一张纸条隐蔽地从莫妍芝手里传到周景良掌心。

    他们又跳了两曲,周景良便开始道别,说等会还有事,要先行离开了。

    就在周景良离开时,大门先打开了。

    从大门外进来了一位大家都熟识、却没有人想到今晚会出现在这里的人物……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