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性感舞女之死(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27个故事

 


 

来人正是红玫瑰的老相好王劲松,他可是大都会的常客了。

经常出入舞厅的人无一不知道他。

王劲松此人可是了不得,他出生在沿海的一个小渔村,家境贫寒。经过多年打拼,如今30多岁的他已经是一名富商了。

正是鼎盛年华,又在上海有一定的事业基础,所以各界人士都会给他一分薄面,据说他还和鼎鼎有名的青帮关系颇深。

曾经一个小小的渔村少年,竟能走到今天这个地步,可见其手腕的高深。

这些年来,他身边也曾围绕着不少女子,不少舞女也想尽花招接近他,因为她们都知道,只要搭上了王老板,未来就是一条坦途了,但始终没人入其法眼。

直到红玫瑰阮曼君的出现。

王劲松第一次见到阮曼君后就像丢了魂一样,天天想着要来大都会,他曾经连续一个月,每天花大价钱,让阮曼君成为当日的舞会皇后。

可以说,红玫瑰之所以能成为大都会的最红舞女,除了她本身的出色能力外,王先生也在其中出了不少力。

为了感谢王劲松,阮曼君便常常陪他聊天、散步、出入高档饭局,终于有一天,王劲松在送阮曼君回家的路上,向她表白了。

红玫瑰并没有拒绝。

两个人在车里拥吻在一起,借着路边微弱的灯光,王劲松tuo掉了她的裙子,fu/mo着她结实的乳房、小腹,然后一直向下...

没来得及下车,王劲松就情不自禁地zhan有了她。

自和阮曼君确定关系后,王劲松便不再染指别的女人。

随着感情的深入,不久后,他买了一栋洋房送给她,弄得其他舞女嫉妒得扯坏了帕子。

阮曼君死后王劲松伤心不已,有传言说,他曾花了大价钱,调查阮曼君的死亡真相,但是线索实在太少,他也无能为力。

一众调查者只能从那朵玫瑰推测出,凶手应该是阮曼君的爱慕者,在得知阮曼君要做王太太的消息后才痛下杀手。

但是阮曼君的追求者何其多,其中不乏达官贵人。

就算她是王劲松的心头好,可谁又真正会为了一个舞女得罪这些人呢。

所以,王劲松今日来大都会简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情人刚过世,他此时来这做什么呢?

有相熟的客人去和他打招呼,王劲松礼貌地和他们交谈,然后便单独坐在了一张椅子上。

 

正与客人交谈的莫妍芝,感觉到有一道锐利的视线注视着自己。犹如猛兽盯   住自己的猎物,让她忍不住身体颤抖。

她偷偷地回头观察,发现正是坐在一侧的王劲松。

他目光烁烁地盯着她,眼睛黑而深邃,看上去平静无波,却仿佛又有复杂的情绪在其中汹涌。

莫妍芝打量了一下这个差点成为姐夫的男人。

他无疑是很英俊的,宛如一头正在小憩的猎豹,还带着一种成熟男人的特殊魅力。

难怪其他舞女做梦也想搭上他。

莫妍芝只是看了一眼,便不再关注,谈笑间,大班来到了舞台上,示意乐手停下伴奏。

他首先用沉痛的语气哀悼了红玫瑰——阮曼君的逝去,表达了对一代佳人去世的惋惜,接着用昂扬的语气隆重宣布,大都会新的最红舞女为白玉兰莫妍芝。

在一片掌声中,莫妍芝被请上了台。

她风情万种地微笑着,刚准备张口感谢客人们对她的支持。这时一个声音插了进来:什么白玉兰?能和红玫瑰相比嘛?

此话一出,热闹的气氛顿时被凝固,舞厅里一片寂静。

说话的也是一位经常混迹舞厅的商人,姓张。莫妍芝曾经听说他最近的货物出了些问题,正急着巴结王劲松。

很显然,他觉得打压莫妍芝是一个搭上王劲松的好机会。

毕竟,红玫瑰与白玉兰不和并不是一个秘密。

其他大班试着去安抚,却被张老板一把推开。

莫妍芝站在台上,脸上带着难以掩饰的尴尬,显得有些无助,她一只手抓住衣角,张了张口,准备说些什么。

而台下的王劲松在看到莫妍芝习惯性的这个动作时,瞳孔紧缩。

他忍不住制止道:张老板此言差矣,玫瑰与玉兰,各有所长,不必太过于苛求了。

听到王劲松这么说,这位张先生显然有些手足无措,他连忙叠声道:是是是,王先生说的没错,是张某魔怔了。

他一服软,台上的大班也跟着解围,这事终于才算过去了。

之后,莫妍芝唱了两首歌才下台。

 

她端着杯酒,脸上带着感激之色,走到王劲松面前。

她说:“感谢王先生今天为我解围,真是受宠若惊”。

王劲松接过酒,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莫妍芝,仿佛想透过她寻找到另外一个人的影子。

他沉默了一会儿,才说道:“有没有人说你长得很像阮曼君”?

莫妍芝表现有些诧异,还隐隐有些慌乱。

但沉浸于自己思绪中的王劲松并没发现,他停顿一会儿,接着问道:“你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人”?

听到他这么说,莫妍芝一反之前温婉的模样,有些挑衅地抬起头问:“王先生,我可不是谁的女人都可以做的,做你的女人有什么好处呢”?

王劲松似乎以为她介意之前的传言,回答到:“阮曼君有的,你都会有,而且会更好”。

听到他这么说,莫妍芝仔细打量着他的神色,说道:“还有阮曼君之前的那栋洋房要给我,我要住进去”。

听到她这么要求,王劲松显然有些诧异,他问道:“里面死了人,你不怕吗”?

闻言,莫妍芝妩媚的笑了。已经死了的人怎么和我争?

王劲松听了显然有些不悦。他皱着眉,最后还是答应了。

第二天,莫妍芝住进阮曼君死前的那栋洋房,这个消息瞬间传遍了上海,大家都惊异不已。

也有人感慨,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

没想到最后到头来,还是白玉兰不露痕迹地做了王太太。

只有莫妍芝和王劲松才知道,她其实不过是王劲松名义上的女人。

早在搬来的时候,王劲松便告知了她,阮曼君曾经的房间也是打扫得干干净净,宛如她还在一般,而莫妍芝不过是一个替身。

不用付出什么就可以得到这么多,她自然也是乐得如此。

她的目标在搬进洋房的第一天、看到姐姐曾留下的梳妆盒时,就已经达到了。

她确定,自己想要的答案就在这里。

三个月时间转眼即逝。

国民党军队秘密撤出上海,上海彻底被日本人攻陷。

就在那一天,人们到处奔逃,王劲松在洋房的楼下后门被乱枪射中,一枪正中胸口,一枪打中手臂。

他倒在地上时,看到了站在窗前对着他微笑的莫妍芝。

莫妍芝打开窗户,将一只鲜艳欲滴的红玫瑰丢到了他身边。

王劲松看着身边的玫瑰,终于明白了些什么。

他脸上竟流露出释然与解脱,还带着一丝期盼,仿佛他对死亡已期待已久。

莫妍芝向某个方向微微点点头,关上了窗。


几天后。

莫妍芝成为了王劲松家产的主人,她坐在原本属于阮曼君的房间内,面前点着一盆火。

莫妍芝将一叠资料放入火盆中,这些藏在隐蔽处的资料证明了王劲松身份的复杂。

她这么想着,又将一封信缓缓放入火盆,看着它被火苗吞噬。

这封信在阮曼君去世的第二天早晨,送到了王劲松的手里。

信中写道:“曼君小姐,您托我寻找的妹妹被找到了,很巧合,正是您所工作的舞厅内的莫妍芝小姐”。

这封信当然是莫妍芝伪造的。

两姐妹已经相认,阮曼君又怎么可能再会去调查这件事呢?

莫妍芝的目的只是为了引王劲松去大都会,创造一个让她接近他的机会罢了。

只是也没有想到,一个小小的舞女,居然就真的住进了他的心里。

所以让她才能如此轻松地接近他。

想到阮曼君,莫妍芝还是抑制不住心里的悲伤。

她还记得当年姐妹相认,姐姐流着泪态度坚定地说:不要在舞厅做舞女了,你住到姐姐这里来,我养你,你还可以好好读书。

莫妍芝摇摇头,坚定回道:“姐,我有自己的目的,你就别问了”。

聪颖的姐姐很快就明白了她的身份。

姐姐笑着对她说:“妹妹果然是心存志向的,那姐姐就放心了,姐姐愿意帮你”。

于是她俩一直隐瞒着姐妹的身份,但她们买了一对一模一样的梳妆盒,用来传递消息。

阮曼君去世的当天下午,她便接到了姐姐通过车夫送来的消息,上面写着:“晚八点舞厅见”。

但姐姐始终没来。

莫妍芝等了很久,不祥的预感渐渐涌上心头,她死死忍住去找阮曼君的冲动。

果然,第二天便传出了阮曼君的死讯。

莫妍芝能想到,姐姐肯定是知道什么消息被灭口了。

她设计一切接近王劲松就是为了知道这个真相。

她忍住眼泪,偷偷掉包了梳妆盒,装作不屑地打量了阮曼君的房间,在保姆的目光下,翩然离去。

梳妆盒的隐蔽角落,藏着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八个字:王劲松是日本特务。

她知道就是这条消息让姐姐送了命。

国民党要撤退,身为高级军官的周景提早知道了这个消息,来告知她。

她却请求周景良在撤退前帮她最后一个忙——乘着混乱替她打死王劲松,替姐姐报仇。

她的目的达到了,而且,靠着王劲松的身份,和在他房间找到的资料,也能在日本人统治的上海取得生存的机会了。

她向上级申请选择继续潜伏。

被日军占领的上海,大都会里依然歌舞升平,只是平时一些常见的面孔消失了不少。

莫妍芝站在舞台上,光芒四射,她唱着歌,依然还是那首《何日君再来》,思绪飘浮,歌声悠扬婉转。

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

愁堆解笑眉,泪洒相思带。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人生难得几回醉,不欢更待何时。

今宵离别后,何日君再来。

她恍惚间想到了姐姐,想到了王劲松。

还想到了已经离去的周景良,以及一同潜伏在上海的地下党员们。

他们都不知未来将如何,他们只是在这历史的洪流中,被推着前行,唯一能做的事,便是选择自己前进的方向与信仰。

这场仗还不知要打多久。

但她相信曙光总会有到来的那一天。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