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婚姻中寻爱(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33个故事



郑律修回到家中,郑父还没来得及开心,就被郑律修当头一句话引出了火气。

 

爹,我要和舒琇莹离婚

 

郑父大怒!

 

你这个不肖子,琇莹哪里对不起你了,这些年你离家在外,你娘身体不好,琇莹尽心照顾,还操持家务,生儿育女,你这样对得起人家吗

 

郑父掏心掏肺的话并未入得郑律修的耳,他一心只想摆脱这段腐朽的婚姻。

 

他向父亲下跪说:我与舒琇莹的婚姻本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没任何的感情基础,也没任何共同爱好,包办婚姻是腐朽的,我不愿再让这段婚姻继续下去

 

郑父不想再听这些在他看来荒谬至极的话语。

 

他打断了儿子:你别跟我说那套歪理,我只认琇莹这个儿媳妇,你想抛妻弃子是万万不可的,若觉得和琇莹没共同话题,你就带她去上海一起学习,以琇莹的聪颖定是没问题的

 

郑律修哪里会信舒琇莹能学到什么,但郑父的话却把他吓到了。

 

绝对不能带舒琇莹去上海,文德音还在上海等着他呢。

 

若是见到了舒琇莹,文德音那么骄傲的性子怎么会开心呢?他不愿文德音的笑蒙上阴霾。

 

少夫人!外面传来佣人的惊叫。

 

哐当,一声清脆的碎裂声,舒琇莹手中的汤盅掉到地上,汤洒得满地都是,打湿了她的衣摆,侵入了她的绣鞋。

 

舒琇莹连忙弯下身子,去捡破碎的瓷片。

 

郑父连忙示意佣人扶起少夫人。他关切地问道琇莹没烫着吧,别捡了,衣服打湿了快去换换吧

 

舒琇莹低着头被佣人扶起,准备离开。

 

郑律修本有些慌张,但看到舒琇莹的穿着,联想到落落大方的文德音,眼中浮现出一丝鄙夷。

 

舒琇莹离开前看了一眼夫君,见到他眼里的鄙夷,一种委屈感包裹着她,泪水滚出眼眶。

 

她怎么都没有料到,不过短短几年的时间,曾经的那个夫君如同一场美梦,消失不见了。

 


 

因为害怕要带舒琇莹去上海,郑律修第二天早早起床,打算赶紧回学校,离婚的事下次再提。

 

他偷偷从郑府的侧门出来,却撞见了早就等候在那的舒琇莹,她手中还抱着一个布袋。

 

郑律修皱了皱眉问:你怎么在这里?说着还向周围张望了一下。

 

公爹并不知道你今日要离家……

 

舒琇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郑律修打断了:我不会带你走的

 

她低下头,说我并不是想要你带我去上海,我只是想着你这么急匆匆离开,身上的钱也许不够。

 

舒琇莹将背包递给郑律修,他一拿在手上就知道里面装满了银元。

 

郑律修表情有些复杂。他点点头,说那好,我走了,随后转身准备叫人力车。

 

等下!舒琇莹喊住了他。

 

郑律修回头,脸上难得的没有不耐烦的表情。

 

舒琇莹有些犹豫,她深呼吸后说道你真的……对我……一点感情都没有了吗

 

郑律修愣了一下,很久没有说话。

 

舒琇莹看着他,终于不堪忍受这样的沉默,转身回了宅院。

 

回去的路上,郑律修一直想着舒琇莹问的问题,看着手中的布袋,他仍是想不出答案。

 

到了学校,见到在教室等待他的文德音,郑律修才感觉到自己的心在跳动,这个才是爱吧,他想。

 

他将回家的结果告知了文德音,并表示会继续抗争下去。他请求文德音陪伴他,打赢这场争取自由的战争,文德音答应了。

 

沉浸在爱河中的郑律修灵感大发,写了很多情诗赠与文德音,他们有着共同的想法和心灵上的交流,郑律修觉得这才是快乐。

 

自他告知父亲要离婚的事情,郑父时时称病催他回去,上当一两次后,郑律修便不再理会。

 

然而,等郑律修再次回家,便是郑父的葬礼了,郑律修悲痛欲绝。

 

舒琇莹井井有条地安排着葬礼上的一切。

 

望着父亲的遗像,想起往日的种种,郑律修忍不住恸哭,和他一起赶来的文德音轻声安慰他。

 

舒琇莹带着儿子看着这一切,她依然穿一身旧式女子的服装,静静看着文德音与郑律修的一言一行,文德音和她想象得一样,长相精致,穿一身黑色洋装。

 

是的,虽郑律修没说,但舒琇莹还是知道了文德音的存在。

 

自郑母去世后,她便开始掌管郑家的部分生意,郑父生病时,更是将家中的生意全权交给了她打理。

 

舒琇莹聪颖,不仅顺遂地掌握了郑家的生意,还进行了扩张。她早就不是当初那个什么也不懂的闺阁妇女了。

 

甚至为了跟上郑律修的步伐,她还将郑律修书房中的书读了个遍。

 

舒琇莹以为这样就可以再次接近郑律修,她还满怀希望地去了上海,想告诉他:我也可以学到你所学的知识

 

可当她来到上海的学校,找到郑律修时,却看到了一旁陪伴夫君的文德音。

 

文德音和舒琇莹小时候最羡慕的孙家三姐妹一样,梳着时尚的偏分卷发,穿一身得体的洋装,脚下蹬着锃亮的皮鞋,充满了活力。

 

看了看自己身上的旧式服装,以及周围人诧异鄙夷的目光,舒琇莹才终于明白,对于郑律修来说,她就是他嘴中的封建糟粕,是要抛弃掉的。

 

葬礼结束后,舒琇莹找到郑律修,告诉他,我同意离婚。


 

 

 

舒琇莹离婚的要求很简单,她要带走儿子。

 

这让郑律修有些不满,但看了看文德音,他还是同意了。

 

他们登了报,解除了这一段婚姻,舒琇莹将生意交接给小叔子,离开了郑家。

 

郑律修像终于逃脱了牢笼的小鸟一般,迎接广阔的天空。他灵感爆发,写了好些与自由相关的诗文,被刊登到了《新青年》上,一时之间仰慕郑律修的同学更多了。

 

在文德音的学习结束后,他们携手一起去了英国哥伦比亚大学就读。

 

令郑律修意想不到的是,他居然会在英国遇到舒琇莹。

 

那是在一家西餐厅,舒琇莹穿一身旗袍,像一颗明珠,温润中带着光泽,她说着流利的英语,一脸自信的笑容,让郑律修几乎以为自己认错了人。

 

他上前打了个招呼,舒琇莹对他点头微笑,并介绍和她聊得火热的英国男子,那是她即将开张的服装公司的合伙人。

 

看着前妻以往完全不同的装扮,郑律修的心里虽说复杂,但也为她开心,他答应了明日参加舒琇莹在英国的服装分公司开幕。

 

第二日,郑律修带着文德音参加了开幕式。

 

从现场出来后,文德音有些不开心,她看到郑律修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觉得他对前妻还念念不忘。

 

可是郑律修并没留意到文德音的情绪异常。

 

文德音控制不住自己的小姐脾气,对他发了火,郑律修哄了好一会儿也没哄好,也有了脾气。

 

文德音简直要气疯,拉开郑律修的手就急匆匆往外走,却没注意一辆车正朝她开来,就在要撞上的一瞬间,郑律修冲上去推开了文德音。

 

郑律修从车轮下救了文德音,自己却因此撞断了腿。

 

从昏迷中醒时,他竟看到了舒琇莹。她穿着一身白色旗袍,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整个人秀丽典雅,手中拿着一本书在阅读。

 

文德音从门外进来,见他醒了,扑到他的怀里哭着向他道歉:律修,对不起,我不应该那么冲动的

 

郑律修摸了摸她的头,回道没有关系。

 

文德音笑了我就知道律修你是最爱我的,我身上没有钱,是舒小姐帮忙垫付的医药费

 

郑律修连忙对舒琇莹表示了感谢,并表示会将医药费还给舒琇莹。

 

舒琇莹摇摇头,看着两人恩爱的样子,微笑道那我就不打扰你们了,我在英国还要呆一阵子,如果有事可以打我电话,她将名片递给郑律修后离开了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该结束了,大家一别两宽各自安好,可生活却远不是这样。

 

文德音从来都是大小姐,被照顾着长大,两人在一起时也常常是郑律修顾着她。

 

如今郑律修断了腿,无法移动,刚开始文德音还耐着性子细心照料,到后来就不乐意了,来医院的次数越来越少,郑律修质问时文德音也是振振有词,说自己忙这忙那。

 

两人因此吵了好几架,直到后来文德音好几天没来,郑律修找不到她,只好再找舒琇莹帮忙,才知道文德音早就丢下他独自回国了。

 

郑律修简直不敢相信,同时也很绝望,一个人在异国他乡,断了腿,还被恋人抛下。

 

舒琇莹得知这个消息后留了下来,细心地照顾他,将一切打理得井井有条。

 

有了对比,郑律修才知道舒琇莹的厉害之处,她也很忙,新成立的服装公司事事都需要她处理,但她依然能照顾好他的生活。

 

郑律修为从前对舒琇莹的偏见愧疚不已,也表达了歉意。

 

身体恢复后他又得到一个消息,文德音回国短短不到两个月,竟又在国内和别人订婚了。

 

听到这个消息的郑律修,居然也没怎么伤心。

 

养病的这几个月,他逐渐被前妻再次吸引,于是他找了个机会,向前妻告白,却没想到,舒琇莹却拒绝了他。

 

她说我爱过你,但是你对我的伤害太深了,如今的我已体会到当初你所说的自由,作为一名新女性,我不愿再与你共度一生

 

得到这个答案,郑律修颓废地回到了住处。

 

耳中仍在回响着舒琇莹拒绝他的决绝话语,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心痛。

 

郑律修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取下了眼镜,世界瞬间一片模糊,他是什么时候戴上的眼镜呢?

 

啊,想起来了,就在他和舒琇莹越来越疏远的时候。曾经的舒琇莹,知道他是个读书人,极为关心他的眼睛,总怕他熬坏了眼睛。

 

可是他却对她越来越冷漠,从讨厌包办婚姻、到嫌弃她的谈吐学识,最后只是为厌恶而厌恶。

 

他甚至忘记了,新婚时,掀开喜帕,他也曾为她心动;忘记了他们也曾有过的快乐。

 

他就这样不知不觉地弄丢了一个最爱他的女人。

 

可是他不想放弃,他和她毕竟还有一个孩子啊。

 

看着窗外灰蒙蒙的天空,郑律修并不知道,失去的爱,能否再回来?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