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35个故事

 


那人正是曲东敛。

 

曲大哥,等等我

 

曲东敛听到后回头一看,竟然是丁衣衣。

 

好巧呀丁姑娘,难道你要找的地方在这里

 

是啊,曲大哥,没想到你也来参加寿宴

 

杜前辈跟我养父有交情,既然已到此处,定然要拜访祝寿的

 

丁衣衣嘿嘿一笑,有些尴尬地对曲东敛说:曲大哥,我师傅忘记给我请帖了,我进不去,你可否带我进去

 

曲东敛失声一笑说这自是可以的

 

两人进入镖局,里面真是热闹,客人络绎不绝,大家互相寒暄,杜前辈在江湖果然有地位。

 

丁衣衣极少见到这样的场景,来回张望,一脸的好奇。

 

曲东敛看着丁衣衣,一路走来,他觉得这姑娘极其可爱。

 

进门时,大家将寿礼交到管家手中,丁衣衣也随人群将礼物递给管家,说是静难给杜老爷的寿礼,管家认真记好,吩咐仆人接下。

总算完成了师傅交代的任务,丁衣衣松了口气,和曲东敛一起步入正厅。

 

常年待在山里,丁衣衣觉得这寿宴上的一切都很新鲜,心里自是很开怀。

 

寿宴结束后,回到所住的客栈,丁衣衣竟发现,她和曲东敛又住进了同一家客栈。

 

夜深了,也许是今日的寿宴太过热闹,也许是完成了师傅交代的任务心里太舒坦,丁衣衣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突发奇想,要去房顶看月亮。

 

没想到刚翻上房顶,发现曲东敛也坐在那里。

 

好巧呀,曲大哥,你也睡不着吗

 

是啊,我今日找了杜老爷,可惜他也没有所寻之人的消息

 

丁衣衣听到他这么说,也觉得遗憾:曲大哥,你找那位前辈多久了

 

已经三年了,曲东敛叹了一口气。

 

你为何如此执着于你师傅的遗愿呢?说不定他想找的那位前辈已经去世了,三年啊,你武艺高强,将时光浪费在如此虚无缥缈的事情上,岂不可惜

 

曲东敛摇摇头,他手握酒壶,仰头饮下,然后沉重地说:这是我与母亲欠养父的

 

哦?此话怎讲

 

听到丁衣衣这样问,曲东亮沉默了,眼睛望向远处的圆月。

 

抱歉,这样问是不是太冒昧

 

你有所不知,我的养父与母亲其实是表兄妹,都生于官宦家庭,可我的母亲爱上了一位江湖侠士,私定终身,有了我,但没想到,生父在我没出生前便去世了

 

我母亲身为一名官家小姐,未嫁人便有了孩子,实在不是什么光彩之事,她只好求我养父娶她,刚好我养父得知自己的心上人陆前辈已经过世,心灰意冷之下,便答应帮我母亲

 

哪知那位陆前辈却并未去世,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养父已娶妻,决然离去,留下一封信后,便再没有她的音讯。

 

此事因我和母亲而起,虽养父并没责怪我们,可是母亲心怀愧疚,养父遗憾去世后,我继承了他的遗愿,母亲也反复叮嘱我一定要找到陆前辈。

 

原来是这样,丁衣衣望着曲东敛,突然想起师傅也姓陆。

 

曲大哥,你找的那位陆前辈名谓何

 

陆前辈本名陆惠然。

 

听到这个名字丁衣衣松了一口气,她师傅可不叫这名。

 

如此重情重性之人,让她极为欣赏,不禁脱口而出:我陪曲大哥一起找吧

 

说完脸颊微微一红,随后赶紧让自己镇定下来。

 

反正我师傅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想在江湖中闯闯,要是有曲兄为伴就再好不过了。

 

曲东敛回头定定地看着丁衣衣,半晌才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好的,有丁女侠为伴是曲某的荣幸

 


 

 

自此,丁衣衣与曲东敛结伴而行,两人的相处也越发融洽,不知不觉间,丁衣衣已对曲东敛芳心暗许。

 

曲东敛为人沉稳踏实,对丁衣衣极为包容,但两人的关系仍没有捅破。

 

一天,两人正走在赶路,见到有浪荡公子在强抢一名卖身救父的女子,丁衣衣素来爱打抱不平,她一声怒喝,拔剑就朝浪荡公子身上刺去。

 

浪荡公子一个回击,曲东敛飞速替丁衣衣挡住了危险。浪荡公子吓得赶紧逃离,逃出好远仍不甘心地回头,对着丁衣衣叫嚣,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被救下的女子走到曲东敛面前,说:公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女子唯有以身相许

 

听了那女子的话,丁衣衣心中不是滋味。

 

你这女子怎么这样,明明是我救了你,你却对别人报恩

 

姑娘此言差异,若不是这位公子打败对方,奴家也不会摆脱那人的纠缠

 

丁衣衣被女子的话一梗,竟无言以对,又看着曲东敛对着女子轻言细语的样子,丁衣衣气得大喊一句我不管你们了,然后转身离开。

 

她向城外走去,越走越生气,回头一看,曲东敛竟没追上来,心里不禁觉得委屈,想着算了,还不如回山上去。

 

她觉得了脸上凉凉的,用手一抹,竟是泪水。

 

丁衣衣惊呆了,自从被师傅收养,她便不曾流过眼泪,师傅说的是,感情果然是个可怕的东西。

 

她正准备回姥姥山,却被一个人拦住了,抬头一看,正是曲东敛。

 

丁衣衣见到他,转身便向反方向走。

 

衣衣,你怎么了?见丁衣衣不理他,曲东敛抓住她的手。

 

你去找你的小姑娘啊,人家不是想以身相许吗

 

曲东敛脸上带着笑意说我已经拒绝那姑娘了

 

哦,你不是对人家挺温柔的吗?丁衣衣还在犟着。

 

可惜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呀

 

听到曲东敛这么说,丁衣衣心中暗喜,却又一本正经地说你哪来的心上人

 

这不就在眼前吗。曲东敛将丁衣衣身子扶正,面对她,将一个剑穗放到她手心,剑穗上缀着一个玉雕,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这是我养父留予我的,说若是遇见心爱的姑娘可将此作为信物。曲东敛郑重其事地说。

 

从养父身上我知道了一件事,遇到心爱的姑娘一定要表白,这样才能抓住自己的幸福,你若是不嫌弃我常年在外漂泊,可否能嫁我为妻?

 

丁衣衣感觉从未有过的开心,她一脸羞涩地点了点头,接着又有些迟疑怎么向师傅交待呢

 

我还未曾禀告师傅……师傅一向不希望我与男子交往过密。

 

那我陪你去向师傅请罪,请求她将你嫁给我。曲东敛坚定地说。

 

 


 

 

两人互诉衷肠后,就往姥姥山方向走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远处传来一声利喝,一位身穿白衣的貌美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女子轻功极好,令他们始料未及。

 

丁衣衣连忙抽出手,慌张地喊道:师傅

 

静难面色凝重:衣衣,你可曾记得下山前为师对你说的话

 

记得。丁衣衣低声回复。

 

重复一遍

 

和男子保持距离,不得有亲密之举

 

静难点点头,记得就好,交给你的任务完成没有?

 

完成了

 

那好,跟师傅回山上

 

师傅!丁衣衣双膝跪下,我和东敛真心相爱,求师傅成全

 

听到丁衣衣这么说静难脸色大变:你胡说什么

 

站在一旁的曲东敛见状,连忙恭敬地说道:静难前辈,今日我来,就是向您求娶衣衣,望您能成全我们

 

呵呵,你们男人的话可信吗?这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就是男人的爱,衣衣年纪小,好骗,你不要用这些花言巧语瞒我

 

前辈,我以曲家名义发誓,我曲东敛绝不辜负衣衣

 

静难听到曲东敛的名字大惊失色,她飞速拔出腰间的剑,架在曲东敛脖子上,咬牙切齿地问:你再说一遍你的名字

 

师傅。看到静难的举动丁衣衣尖叫。

 

你住嘴,让他说!静难怒喝。

 

剑就在脖子上,但曲东敛依然冷静,他一字一句地说:前辈,在下关东曲家曲东敛

 

你为何盯住了衣衣,有何居心

 

在下无半点不良居心,三年前在下承养父曲南康遗愿,寻找一位叫陆惠然的前辈,这才在路途上与衣衣偶遇,才相识相爱。

 

听到曲南康这个深藏在记忆中的名字,静难的手一抖,哐当一声,剑掉在了地上。

 

遗愿?静难有些茫然地念叨:他……死了?

 

那个让她放在心底咬牙恨着、怨着、怪着的男人,居然就这样死了?眼前突然一片朦胧,她转过身,不让两人看见她的脆弱。

前辈难道就是陆惠然?见此状,曲东敛吃惊地问。

 

静难没有回答。陆惠然这个名字,她已将其隐去多年,如今有人提起,难抑心头悲痛。

 

他让你找我,是有什么话要说吗?静难并不掩饰。

 

一旁的丁衣衣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师傅竟是曲大哥要找的人。

 

养父让我找您,是想看看您过得好不好,若是过得好,便不再打扰您,若是过得不好,他便想将当年的误会解释给您听

 

误会,有什么误会?我死里逃生地回来,却看到他已娶妻,这是误会吗?静难双手止不住颤抖,不知是愤怒还是悲伤。

 

实不相瞒,那嫁给养父的正是家母,我母亲是官家小姐,与养父是表兄妹。曲东敛将当年的事娓娓道来。

 

当年您出事后,养父为了帮您报仇,一人去挑战青山寨众人,养父本以为你已去世,这才答应娶我母亲。

 

这个玉佩便是养父从青山寨手中夺来的,若不是当年和青山寨众人对阵,养父受了暗算,他也不会如此早逝。

 

我母亲与养父只是兄妹的感情,没任何其他瓜葛,得知前辈未曾去世,我们便常年奔波寻找您。

 

静难猛地回头,看见曲东敛手上握着的那个玉佩,正是当年她的母亲留给她的物件,当年她去青山寨打斗,才不慎将玉佩遗失。

 

难怪,当她再去青山寨报仇时,青山寨已经被全部灭了。

 

静难接过玉佩,紧紧握住,心中情绪复杂难明。

 

她对二人说道:你们先上山吧,其他事晚点再说。说完飞身离去。

 

师傅不会有事吧?丁衣衣看见师傅大受打击的样子,忧心不已。

 

我也不知这样告诉前辈是好还是不好,但若让前辈怀着恨意生活下去,还不如让她知道真相。

 

好吧,那我们上山吧。丁衣衣便带着曲东敛往姥姥山赶去。

 

一连过了好几日,静难都未曾出现,当她再次出现时,在场的人无不震惊。

 

几日不见,静难竟然双鬓斑白。

 

见了众人关切的目光,她出奇地平静说无碍

 

丁衣衣和曲东敛站在大厅,静难走过去,对曲东敛叮嘱:你要遵循你发过的誓言,好好地对待衣衣

 

在下定不会违背誓言。曲东敛郑重回道。

 

静难点点头,眼中充满了感慨,她微微一笑,犹如春意破冰,又问道你们俩的婚事准备得如何了

 

……师傅,您这是同意我们俩了?丁衣衣惊喜之下舌头都打结了。

 

静难微笑着点了点头。

 

经历这件事之后,师傅变得爱笑了很多,丁衣衣突然觉得有点心酸。

 

婚礼如期举行,陆惠然坐在主位上,看着两个孩子向她行礼,脑中浮现出曲南康的样子。

 

南康……我们一辈子没实现的愿望,就让两个孩子代我们完成吧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35个故事

     


    那人正是曲东敛。

     

    曲大哥,等等我

     

    曲东敛听到后回头一看,竟然是丁衣衣。

     

    好巧呀丁姑娘,难道你要找的地方在这里

     

    是啊,曲大哥,没想到你也来参加寿宴

     

    杜前辈跟我养父有交情,既然已到此处,定然要拜访祝寿的

     

    丁衣衣嘿嘿一笑,有些尴尬地对曲东敛说:曲大哥,我师傅忘记给我请帖了,我进不去,你可否带我进去

     

    曲东敛失声一笑说这自是可以的

     

    两人进入镖局,里面真是热闹,客人络绎不绝,大家互相寒暄,杜前辈在江湖果然有地位。

     

    丁衣衣极少见到这样的场景,来回张望,一脸的好奇。

     

    曲东敛看着丁衣衣,一路走来,他觉得这姑娘极其可爱。

     

    进门时,大家将寿礼交到管家手中,丁衣衣也随人群将礼物递给管家,说是静难给杜老爷的寿礼,管家认真记好,吩咐仆人接下。

    总算完成了师傅交代的任务,丁衣衣松了口气,和曲东敛一起步入正厅。

     

    常年待在山里,丁衣衣觉得这寿宴上的一切都很新鲜,心里自是很开怀。

     

    寿宴结束后,回到所住的客栈,丁衣衣竟发现,她和曲东敛又住进了同一家客栈。

     

    夜深了,也许是今日的寿宴太过热闹,也许是完成了师傅交代的任务心里太舒坦,丁衣衣翻来覆去睡不着,她突发奇想,要去房顶看月亮。

     

    没想到刚翻上房顶,发现曲东敛也坐在那里。

     

    好巧呀,曲大哥,你也睡不着吗

     

    是啊,我今日找了杜老爷,可惜他也没有所寻之人的消息

     

    丁衣衣听到他这么说,也觉得遗憾:曲大哥,你找那位前辈多久了

     

    已经三年了,曲东敛叹了一口气。

     

    你为何如此执着于你师傅的遗愿呢?说不定他想找的那位前辈已经去世了,三年啊,你武艺高强,将时光浪费在如此虚无缥缈的事情上,岂不可惜

     

    曲东敛摇摇头,他手握酒壶,仰头饮下,然后沉重地说:这是我与母亲欠养父的

     

    哦?此话怎讲

     

    听到丁衣衣这样问,曲东亮沉默了,眼睛望向远处的圆月。

     

    抱歉,这样问是不是太冒昧

     

    你有所不知,我的养父与母亲其实是表兄妹,都生于官宦家庭,可我的母亲爱上了一位江湖侠士,私定终身,有了我,但没想到,生父在我没出生前便去世了

     

    我母亲身为一名官家小姐,未嫁人便有了孩子,实在不是什么光彩之事,她只好求我养父娶她,刚好我养父得知自己的心上人陆前辈已经过世,心灰意冷之下,便答应帮我母亲

     

    哪知那位陆前辈却并未去世,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养父已娶妻,决然离去,留下一封信后,便再没有她的音讯。

     

    此事因我和母亲而起,虽养父并没责怪我们,可是母亲心怀愧疚,养父遗憾去世后,我继承了他的遗愿,母亲也反复叮嘱我一定要找到陆前辈。

     

    原来是这样,丁衣衣望着曲东敛,突然想起师傅也姓陆。

     

    曲大哥,你找的那位陆前辈名谓何

     

    陆前辈本名陆惠然。

     

    听到这个名字丁衣衣松了一口气,她师傅可不叫这名。

     

    如此重情重性之人,让她极为欣赏,不禁脱口而出:我陪曲大哥一起找吧

     

    说完脸颊微微一红,随后赶紧让自己镇定下来。

     

    反正我师傅交给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我也想在江湖中闯闯,要是有曲兄为伴就再好不过了。

     

    曲东敛回头定定地看着丁衣衣,半晌才露出一个欣慰的微笑:好的,有丁女侠为伴是曲某的荣幸

     


     

     

    自此,丁衣衣与曲东敛结伴而行,两人的相处也越发融洽,不知不觉间,丁衣衣已对曲东敛芳心暗许。

     

    曲东敛为人沉稳踏实,对丁衣衣极为包容,但两人的关系仍没有捅破。

     

    一天,两人正走在赶路,见到有浪荡公子在强抢一名卖身救父的女子,丁衣衣素来爱打抱不平,她一声怒喝,拔剑就朝浪荡公子身上刺去。

     

    浪荡公子一个回击,曲东敛飞速替丁衣衣挡住了危险。浪荡公子吓得赶紧逃离,逃出好远仍不甘心地回头,对着丁衣衣叫嚣,要给她点颜色瞧瞧。

     

    被救下的女子走到曲东敛面前,说:公子,大恩大德无以为报,小女子唯有以身相许

     

    听了那女子的话,丁衣衣心中不是滋味。

     

    你这女子怎么这样,明明是我救了你,你却对别人报恩

     

    姑娘此言差异,若不是这位公子打败对方,奴家也不会摆脱那人的纠缠

     

    丁衣衣被女子的话一梗,竟无言以对,又看着曲东敛对着女子轻言细语的样子,丁衣衣气得大喊一句我不管你们了,然后转身离开。

     

    她向城外走去,越走越生气,回头一看,曲东敛竟没追上来,心里不禁觉得委屈,想着算了,还不如回山上去。

     

    她觉得了脸上凉凉的,用手一抹,竟是泪水。

     

    丁衣衣惊呆了,自从被师傅收养,她便不曾流过眼泪,师傅说的是,感情果然是个可怕的东西。

     

    她正准备回姥姥山,却被一个人拦住了,抬头一看,正是曲东敛。

     

    丁衣衣见到他,转身便向反方向走。

     

    衣衣,你怎么了?见丁衣衣不理他,曲东敛抓住她的手。

     

    你去找你的小姑娘啊,人家不是想以身相许吗

     

    曲东敛脸上带着笑意说我已经拒绝那姑娘了

     

    哦,你不是对人家挺温柔的吗?丁衣衣还在犟着。

     

    可惜我已经有心上人了呀

     

    听到曲东敛这么说,丁衣衣心中暗喜,却又一本正经地说你哪来的心上人

     

    这不就在眼前吗。曲东敛将丁衣衣身子扶正,面对她,将一个剑穗放到她手心,剑穗上缀着一个玉雕,看上去有些年头了。

     

    这是我养父留予我的,说若是遇见心爱的姑娘可将此作为信物。曲东敛郑重其事地说。

     

    从养父身上我知道了一件事,遇到心爱的姑娘一定要表白,这样才能抓住自己的幸福,你若是不嫌弃我常年在外漂泊,可否能嫁我为妻?

     

    丁衣衣感觉从未有过的开心,她一脸羞涩地点了点头,接着又有些迟疑怎么向师傅交待呢

     

    我还未曾禀告师傅……师傅一向不希望我与男子交往过密。

     

    那我陪你去向师傅请罪,请求她将你嫁给我。曲东敛坚定地说。

     

     


     

     

    两人互诉衷肠后,就往姥姥山方向走去。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远处传来一声利喝,一位身穿白衣的貌美女子出现在他们面前。

     

    女子轻功极好,令他们始料未及。

     

    丁衣衣连忙抽出手,慌张地喊道:师傅

     

    静难面色凝重:衣衣,你可曾记得下山前为师对你说的话

     

    记得。丁衣衣低声回复。

     

    重复一遍

     

    和男子保持距离,不得有亲密之举

     

    静难点点头,记得就好,交给你的任务完成没有?

     

    完成了

     

    那好,跟师傅回山上

     

    师傅!丁衣衣双膝跪下,我和东敛真心相爱,求师傅成全

     

    听到丁衣衣这么说静难脸色大变:你胡说什么

     

    站在一旁的曲东敛见状,连忙恭敬地说道:静难前辈,今日我来,就是向您求娶衣衣,望您能成全我们

     

    呵呵,你们男人的话可信吗?这世界上最不可信的就是男人的爱,衣衣年纪小,好骗,你不要用这些花言巧语瞒我

     

    前辈,我以曲家名义发誓,我曲东敛绝不辜负衣衣

     

    静难听到曲东敛的名字大惊失色,她飞速拔出腰间的剑,架在曲东敛脖子上,咬牙切齿地问:你再说一遍你的名字

     

    师傅。看到静难的举动丁衣衣尖叫。

     

    你住嘴,让他说!静难怒喝。

     

    剑就在脖子上,但曲东敛依然冷静,他一字一句地说:前辈,在下关东曲家曲东敛

     

    你为何盯住了衣衣,有何居心

     

    在下无半点不良居心,三年前在下承养父曲南康遗愿,寻找一位叫陆惠然的前辈,这才在路途上与衣衣偶遇,才相识相爱。

     

    听到曲南康这个深藏在记忆中的名字,静难的手一抖,哐当一声,剑掉在了地上。

     

    遗愿?静难有些茫然地念叨:他……死了?

     

    那个让她放在心底咬牙恨着、怨着、怪着的男人,居然就这样死了?眼前突然一片朦胧,她转过身,不让两人看见她的脆弱。

    前辈难道就是陆惠然?见此状,曲东敛吃惊地问。

     

    静难没有回答。陆惠然这个名字,她已将其隐去多年,如今有人提起,难抑心头悲痛。

     

    他让你找我,是有什么话要说吗?静难并不掩饰。

     

    一旁的丁衣衣也吃了一惊,没想到师傅竟是曲大哥要找的人。

     

    养父让我找您,是想看看您过得好不好,若是过得好,便不再打扰您,若是过得不好,他便想将当年的误会解释给您听

     

    误会,有什么误会?我死里逃生地回来,却看到他已娶妻,这是误会吗?静难双手止不住颤抖,不知是愤怒还是悲伤。

     

    实不相瞒,那嫁给养父的正是家母,我母亲是官家小姐,与养父是表兄妹。曲东敛将当年的事娓娓道来。

     

    当年您出事后,养父为了帮您报仇,一人去挑战青山寨众人,养父本以为你已去世,这才答应娶我母亲。

     

    这个玉佩便是养父从青山寨手中夺来的,若不是当年和青山寨众人对阵,养父受了暗算,他也不会如此早逝。

     

    我母亲与养父只是兄妹的感情,没任何其他瓜葛,得知前辈未曾去世,我们便常年奔波寻找您。

     

    静难猛地回头,看见曲东敛手上握着的那个玉佩,正是当年她的母亲留给她的物件,当年她去青山寨打斗,才不慎将玉佩遗失。

     

    难怪,当她再去青山寨报仇时,青山寨已经被全部灭了。

     

    静难接过玉佩,紧紧握住,心中情绪复杂难明。

     

    她对二人说道:你们先上山吧,其他事晚点再说。说完飞身离去。

     

    师傅不会有事吧?丁衣衣看见师傅大受打击的样子,忧心不已。

     

    我也不知这样告诉前辈是好还是不好,但若让前辈怀着恨意生活下去,还不如让她知道真相。

     

    好吧,那我们上山吧。丁衣衣便带着曲东敛往姥姥山赶去。

     

    一连过了好几日,静难都未曾出现,当她再次出现时,在场的人无不震惊。

     

    几日不见,静难竟然双鬓斑白。

     

    见了众人关切的目光,她出奇地平静说无碍

     

    丁衣衣和曲东敛站在大厅,静难走过去,对曲东敛叮嘱:你要遵循你发过的誓言,好好地对待衣衣

     

    在下定不会违背誓言。曲东敛郑重回道。

     

    静难点点头,眼中充满了感慨,她微微一笑,犹如春意破冰,又问道你们俩的婚事准备得如何了

     

    ……师傅,您这是同意我们俩了?丁衣衣惊喜之下舌头都打结了。

     

    静难微笑着点了点头。

     

    经历这件事之后,师傅变得爱笑了很多,丁衣衣突然觉得有点心酸。

     

    婚礼如期举行,陆惠然坐在主位上,看着两个孩子向她行礼,脑中浮现出曲南康的样子。

     

    南康……我们一辈子没实现的愿望,就让两个孩子代我们完成吧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