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新寡的俏媳妇(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47个故事

 


 

奥迪车子在雨雾中行进。

 

车内,刘波一边手握方向盘开车,一边和谭燕聊天。

 

谭燕,辉子走了,你一个人又上班又带孩子,还真辛苦,如果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和我说,我和辉子是发小,能帮的一定会帮你。刘波说道。

 

我都习惯了,家里一切都好,多谢你的关心。谭燕看了一眼刘波,轻声回道。

 

刘波微微皱下眉,又问道:蕊蕊现在怎么样,该上学了吧?

 

谭燕回道:今年刚上幼儿园。

 

刘波笑道:上学了,以后开销就大了,现在要养大一个孩子还真不容易。

 

谭燕点头道:可不是,各种开销合在一起,工资也就刚好够用。

 

刘波微微一笑,突然正色道:你缺钱的话,我这倒有一个事情需要人做,看你想不想尝试?

 

谭燕偏头试探地问道:是什么事情?

 

刘波说道:也不是什么难事,你应该听说了,我最近在给温泉度假村拉投资,有一个投资人有意向,可是拿不定主意,你帮我去当个说客,以职工的身份给他说说我们度假村的优势,如果这事谈成功了,我肯定会好好报答你。

 

谭燕皱起眉头,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于是说道:刘总你都搞不定的投资人,我一个女人怎么能说得动。

 

刘波笑道:我也知道不一定成功,可事情总得试试才知道结果,你如果愿意去试试,下个月给你加500块的工资酬谢,如果谈成了,另外还有重谢。

 

谭燕闻言有些心动,问道:在哪谈?怎么谈?

 

刘波眼角露出一丝喜色,说道:你如果答应,我们现在就可以去他们下榻的酒店,他们明天就要走了,算是最后再努力一下。

 

听到酒店,谭燕的心猛地悬了起来,突然浮现出一种强烈的不安,于是说道:刘总,这事我可能帮不上忙,我们度假中心那么多口才好的,由她们去说会更容易成功的。

 

刘波握方向盘的手陡然一紧,忙说道:我也是刚好想起这事,这不是赶巧你就在边上,你别有其它担心,我陪你一起去,成不成都不要紧,你就当帮我一个忙。

 

谭燕仔细看了刘波几眼,现在天都黑了,自己一个寡妇和一个离婚男人去酒店,听上去实在不是什么好事,想了想说道:刘总实在不好意思,你还是另外找别人吧,我还赶着回去给蕊蕊做饭呢。

 

刘波看向谭燕,见她神色坚决,眼里闪过一丝冷意,又换上笑脸道:好吧,我再想想其它办法,你也饿了吧,我这里有饼干和饮料。

 

说着拿出一盒饼干和饮料递给谭燕。

 

谢谢!

 

谭燕确实有些饿了,她接过饼干打开包装吃了起来,又拧开饮料喝了一口,没过一会儿,她便觉得天旋地转,没有任何挣扎地昏了过去。

 

一直关注谭燕状态的刘波见状,忙踩下刹车,把车子停在路旁,他伸手摇了摇谭燕喊道:谭燕,你怎么了?

 

谭燕头靠在车门,没有回应,车外雨越下越急,豆大的雨滴不停敲打车窗。

 

刘波心里一喜,松开安全带,忙从谭燕包里拿出手机,摁了关机。

 

谭燕啊谭燕,我也不想这样,你自己敬酒不吃要吃罚酒,可怪不得我了。

 

刘波轻声嘀咕一句,又系好安全带,就要开车前往胡秃子入住的酒店,可突然想到自己带着一个昏睡的女人去酒店太张扬了,想了想,刘波掉转车头,又往度假村的方向开去。

 

 

 

度假村内,因为下雨,罗勇也没有再去巡逻,坐在迎宾大厅和留守的前台女人聊天说话,心里却想着谭燕这会应该早到家了吧。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出电话一看,是蕊蕊奶奶的手机号码。

 

应该是蕊蕊打来的,这样想着,罗勇摁了接通:喂,是蕊蕊吗?

 

罗叔叔,是我,我妈妈下班回家了吗?电话里传来蕊蕊糯糯的声音。

 

你妈妈已经下班坐车回家了,怎么,妈妈还没到家吗?罗勇皱起眉头问道。

 

妈妈还没回来,我打她手机关机了。蕊蕊说道。

 

罗勇的心一揪,按道理这个时间谭燕应该早就到了,为什么手机也关机了?

 

蕊蕊,你别着急,现在下大雨,妈妈可能要晚点才回家,你就在家自己写作业好不好?叔叔帮你联系妈妈。罗勇说道。

 

好,罗叔叔,你下次要给我买新娃娃哦。蕊蕊回道。

 

好,叔叔下次给你买新娃娃。罗勇挂掉电话,心里却莫名烦躁起来,他脑海中浮现一个念头,难道谭燕和刘波去了另外什么地方?

 

罢了,谭燕是要再嫁人的,有钱的刘波也离婚好久,这两人结合怎么看都挺般配,自己一个打工仔,谭燕怎么看得上呢?

 

说不定两人已经干柴烈火睡到了一处。

 

越想,罗勇越觉得这事假不了,心里越发觉得烦躁,也就丝毫没有要去联系谭燕的想法。

 

他站起身,走到门口点了一根烟,隔着雨雾,突然看到远处刘波的专属别墅二层竟然有灯亮了起来。

 

怎么回事,那栋楼只有刘波有钥匙,怎么会有人在里面?

 

难道是刘波回来了?可他不是说要回村里,怎么又回到别墅这里?

 

难道是有贼趁着下雨偷摸了进来?

 

事有蹊跷,保安职责在身,罗勇扔掉烟头,穿好雨衣,便朝刘波的别墅跑了过去。

 

谁在里面,快开门。罗勇按响门铃。

 

别墅内,刚把谭燕抱上楼的刘波,听到罗勇声音吓了一跳,忙喊道:是我,没什么事,今晚下雨,你不用巡逻了。

 

听到是刘波自己,不是贼,罗勇心里松一口气,可一想到此时的谭燕和刘波在一起,而两人竟然杀回马枪来自己家里做那事,罗勇心里又更加烦闷。

 

谭燕啊谭燕,你竟然连女儿都不管了,可怜的蕊蕊。

 

罗勇感叹,就要回大厅,突然想到,谭燕就算要和刘波搞在一起,也不应该一声不吭让蕊蕊待在家里。

 

事情不寻常,罗勇冷静下来,想了一下,一个可怕的念头浮现在脑海里,难道是刘波在搞鬼,谭燕并不是自愿的?

 

想到这里,罗勇胸腔里怒火涌动,可他觉得还是先弄清楚情况为好,想了想,便朝门禁监控室走去。

 

 

别墅二楼卧室内,昏迷的谭燕被刘波放到床上,呵退了罗勇后,刘波心里平静下来,看着谭燕被旗袍包裹的身体,刘波拿出手机翻出胡秃子的号码,就要摁下,却又停下来。

 

想到谭燕成熟丰yu的身体马上要被胡秃子ya在身下,刘波心里就恶心,他很不甘心这样一个极品少妇就这么被那个秃子糟jian了,想了想,还是自己先尝过味再说。

 

打定主意,刘波伸手去tuo谭燕的旗袍。

 

旗袍很快tuo下,谭燕的身体顿时一览无余,胸前那对被黑色纹胸束缚的白皙软r,浑yuan饱满,小fu平坦光滑,再往下就是鼓zhang的禁区,这让本就yu火焚心的刘波瞬间燃烧了起来。

 

与此同时,门禁监控室内,罗勇点开先前监控视频往回倒看,果然看到刘波开车进门,而副驾上的谭燕侧靠着车门,全然没有意识的模样。

 

妈的,畜生。罗勇看到这,两眼喷火,猛地跑出监控室,朝刘波别墅本去。

 

快开门,有人在大堂里闹事。罗勇心急如焚,直按门铃。

 

正脱掉上衣的刘波不耐烦地喊道:这种事,你们自己去处理,不要来烦我。

 

这个畜生。罗勇气血上涌,又转身冲进大雨中,直奔度假村的储物房。

 

从里面扛着一副折叠梯,又藏了一把锤子别在裤腰带上,一路疾跑回到别墅,对着二楼闭上的窗户架好,迅速地爬了上去。

 

站在卧室的窗户外,罗勇推了一下窗户,发现没锁死,顿时大喜,他猛地推开窗户跳了进去,刚好看到全身tuo光的刘波正kang着谭燕的两条长tui要做na事。

 

cao你妈的,畜生。罗勇怒吼,猛冲过去,掏出别在裤腰带里的锤子,照着刘波的脑袋砸了下去。

 

刘波倒在床上,鲜血在床上蔓延开,身体抽搐不停,罗勇见状既惊又吓,忙抱起被tuo光的谭燕,一边摇晃一边呼喊道:燕子,燕子,你醒醒,你怎么了,别吓我?

 

谭燕仍然没有任何反应,罗勇更加惊慌,忙掏出手机打了急救电话,又打了110报警。

 

救护车和警车很快都来了,刘波和谭燕都被送去医院,而罗勇则被警察带回了派出所。

 

派出所内,罗勇对一切都毫无隐瞒地坦白,审讯警察听了,也很吃惊地看了他几眼,又给他倒了一杯热水。

 

第二天,谭燕醒来,知晓前因后果后,她带着蕊蕊来派出所看望罗勇。

 

一见面,罗勇就率先问道:燕子,你没事了吧?

 

谭燕的眼里流出泪水:罗勇,我没事,我一定会给你找个好律师,让你平安出来。

 

刘波被罗勇一锤子砸成了植物人,尽管有律师帮助,可罗勇的行为最终还是被认定为防卫过当,判处有期徒刑3年。

 

收监那天,谭燕在牢房见到了罗勇,她告诉他,她会帮忙照顾他的父母,会和蕊蕊一直等他出狱,然后和他结婚。

 

罗勇听完,这个大男人的眼里滚出泪水,他直直望着谭燕,一句话也说出来。

 

3年,才3年,很快就会过去的。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