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被卖掉的女人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54个故事

 


房间昏暗,空调发出呼呼的响声,冷气开得很足,地毯上散落着女人的nei衣、内裤、袜子。

被子也有一大半落在地毯上。

天蓝色的床单上,有一块腥红的xue印格外刺眼。

凌乱的床头,蜷缩着一个女孩,头发蓬乱、全身赤luo。她用力扯了扯被角,想要盖住自己的身体。

床的另一头,一个看上去三十岁左右、脸色白净的男人,正扣好衬衣的最后一粒纽扣。他抬手看了眼腕表,头也不回地说:我今天有点事情要处理,先走了。

女孩揉了揉红肿的眼睛,见男人要走,有些失落,张了张嘴,但最终只是轻轻地哦了一声。

还有,我最近可能会很忙,没什么时间来看你,信息和电话也不一定能及时回复。

女孩又哦了一声,然后抬起头来,用一对红肿但清澈的眼睛直直地盯着男人。

男人穿好衣服后开始检查皮包,又巡视了一遍房间,没发现有什么遗漏,这才转身朝女孩走过来。

女孩就那么一眨不眨地盯着男人,似乎要把眼前的男人看穿、看透!

男人迎着女孩凌厉的视线走过去,伸手揉了揉女孩的头发,随后俯身,在女孩的头顶亲了一口。

我走了,一会记得起床吃早餐。

哦!女孩仍然不说话。

拜拜,男人起身,走到门口,回头朝女孩扬了扬手,然后拉开门把手,准备出门。

女孩见男人要走,张了张嘴,欲言又止。

男人冲女孩笑了笑,轻轻关上门,走了。

等男人离开房间,远去,女孩终于抑制不住悲伤,瘦小的身子蜷缩在床上,双手紧紧抱着被子,嘤嘤地抽泣起来。

从今天开始,她就是个女人了,她失去了对很多女人来说极为宝贵的东西——chu女膜。

如果这是因为爱情,她倒有点开心,因为这个男人,既能给她安全感,又能给她物质上的享受,她觉得自己已经离不开他。

可是,他们的关系是爱情吗?她不知道。

她一点也摸不清这个夺走她初夜的男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他事业有成,热情如火,且对她照顾有加,可是,他似乎并没有多爱自己。

从他早上的表现,就可看出他对她并无多大的热情。

难道他要的只是自己那一层膜吗?

女孩有些患得患失,有些难过。


房门被哐当一声打开,走进来一个二十四五岁、打扮时尚的漂亮女人。

小征,昨晚上还好吗?哎哟,你这房间乱得,女人踢开横在脚下的一个抱枕,大惊小怪地说。

是姐姐的声音。

女孩赶紧停止抽泣,把脸在被单上抹了抹,从被子里伸出头来说:“你怎么不敲门就进来,出去……快出去啊”。

出什么去啊,你那点小心思,还瞒得过你姐的火眼金睛?女人不管小征的拒绝,昂着头,眯眼扫视着房间里的一切。

看来,你昨晚已经跟那个男人……女人嘴角噙着迷之微笑。

都什么跟什么,这是我的房间,你这个臭女人,快出去,我有隐私的。小征继续抗议。

可得了吧,咱一个妈生的,谁跟谁啊!女人走到床边,突然掀开被子的一头,看到了床单中间的那片腥红,嘴角的笑意越发灿烂。

行啊你,小丫头片子。

姐姐,你这样我可生气了啊。小征看到女人的动作,急得猛地坐起来,双手用力拍打床垫。

好好好,我出去我出去。女人看了眼气得发抖、光着上半身的女孩,扭着浑圆的屁股笑嘻嘻地出去了。

末了还不忘回过头补一刀:年轻就是好啊,Q弹、、挺跷。说完砰地一声关上了门。

你真讨厌,后面传来小征的怒吼。

呦呦,小母老虎,还发威了呢?女人今天的心情似乎出奇地好,关上门后反手又将门打开,把脑袋伸进房间笑嘻嘻地说:昨天家里打电话过来,问你暑假怎么不回家一趟,是不是不要家人了。

我才不想回家呢,怎么着,你要赶我走啊!

你是咱家里的小祖宗,我是家里的长工,我赶你走,还不被爸妈吊起来打。

你别烦我了,我还要睡觉。小征早就不耐烦了。

你快起床,姐今天心情好,带你出门逛逛,买点新衣服,顺便给家里两个老家伙带点东西回去。

真的吗,你给我买新衣服?小征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不愿回老家的烦恼也被瞬间抛到九霄云外。

第二天,小征奉命回家了,从省城回到最偏远的乡村。

没来城里上大学之前,小征还不觉得家里有多贫穷、多落后。上了一年大学后,她才知道这种地方真不是人住的。

家里没空调,到处都是泥巴路,蚊子一窝窝的叮得她整晚睡不着觉。

还有家里的饭菜、家具、电器、床,一切的一切,比起姐姐的出租屋,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尤其是,那个男人还带她去过几次高档饭店,让她见识到了什么是真正的金碧辉煌。

于是,对眼前家里的一切,她更加无法忍受了。小征在家待了一个星期,便向家人强烈要求回省城。

除了怀念城里的生活,还有个原因让她呆不下去,就是那个男人——那个睡了她一晚就再也不肯联系她的男人。

小征自认为,自己没有很强的贞操观念,她之所以半推半就给了那个男人,也不过是因为有利可图罢了。

毕竟,男人能给她优渥的生活。谁叫小征是一个现实又直接的姑娘呢。

可是,当她回家后,男人真如他所有说忙得极少理她时,她心里开始不安了。

给男人的最后一条信息,已超过36个小时,仍然没有回复。

在去省城的火车上,小征还是没有忍住,给男人打了个电话。只不过,电话已经停机。

停机,怎么可能会停机呢?

小征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自己似乎成了用后即丢的弃子,被甩了。

“被甩了”这个意识一出现在小征脑海,她那颗原本还能抵制思念、分不清是爱还是功利的心脏,突然开始收紧、慌乱。

18年来,小征的情感迎来了第一次大爆发,如火山喷涌。

一路上,她不停地拨打那个已经停机的号码,不停地给那个如石沉大海的微信号发信息。

而越这么做,她就越不能自已。

小征的脑海里,总是不合时宜地出现和那个男人在一起的时光,以及那天晚上他带给她meng烈的zhen痛和同样猛烈的huan愉……


火车从白天开到了夜晚,时间特别难熬,而痛苦也被无限放大。

晚上,绿皮火车内的冷气跟那个晚上一样足,一样冷。小征双手抱住肩膀,缩了缩身体,看向窗外。

窗外黑茫茫的,无边无际,除了偶尔出现星星点点的灯光。

突然,一滴雨水打在车窗玻璃上,接着是一滴、两滴,雨点越来越密集,没过多久就大雨瓢泼。

是小征吗,好巧啊,居然在火车上遇到你。

一个声音打破了深夜车厢中的沉默。

小征回过神来,是一个年纪跟自己相仿的女孩儿,长得挺清秀的,比自己还瘦小。

是临村的赵逗儿,小征的中学同学。

好巧,逗儿,你怎么也在这车上,你这是去哪儿?小征吸了吸鼻子一脸惊讶地问。

去省城啊,你呢?

我也是去省城呢,你不是没上学了,这会去省城做什么?

去我表姐那玩几天,她邀我好多次了。说完赵逗儿笑了笑。

老同学相见格外亲切,小征阴郁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许多。

而小征旁边刚好有空位,有了伴后,两人唧唧喳喳,说着自己的少年时光,说着各自的生活琐事。

对了,你表姐那儿,离火车站远么?一会到站会很晚哦。小征有些担心地说。

赵逗儿的脸微微一红,说会有人开车来接她。

小征看她的神色,笑着逼问到底是谁来接。

赵逗儿这才道出实情,说表姐给她介绍了个男朋友,这次来省城,主要任务就是相亲。这个男人不仅才貌双全,而且家境殷实,为了让两人早点相识,表姐特意安排男人来车站接赵逗儿。

这是赵逗儿第一次接触男人,所以特别羞怯、含蓄。

你表姐对你可真好,我还是亲姐呢,她还让我自己坐车回去。小征做了个鬼脸,无奈地说道。

火车准点到站,第一次来省城的赵逗儿很是雀跃激动,而小征心里只有惆怅。

尽管刚刚下过一场暴雨,车外仍然十分闷热,两人随着人流很快就到了出站口。

赵逗儿四处张望,寻找来接她的男人。

小征用胳膊肘碰了碰她,说你快打电话呀,可别让人家等久了。

哦,对!赵得儿掏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山哥,您好,我是赵逗儿,梅子姐的表妹,哦,你快到了是吧,好呢。

说完,赵逗儿挂掉电话。

站在一旁的小征却有些恍惚,山哥?睡了她的那个男人不就叫山哥吗,应该是巧合吧,毕竟这么随意的称谓全中国不知道有多少呢。

小征耸了耸肩,说既然你的准男友要来了,那我就先走啦。说完她朝赵逗儿挥了挥手,往一旁的公交站台走去。

大晚上的,车变少了,小征好不容易等到公交,正要上车时,她远远看到路灯下的赵逗儿,也正随准男友往一辆小车里钻。

那个男人弯着身体的样子,以及那件白衬衫、那个后脑勺,都太熟悉了。

小征吓了一跳。

她赶紧从公交站转身,拨开人群,往赵逗儿的方向跑,可只跑了一半的路,那辆小车就载着赵逗儿绝尘而去。

她的山哥,是赵逗儿嘴里的山哥吗?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新寡的俏媳妇

新寡的俏媳妇(下)

蚀骨的爱

蚀骨的爱(下)

"囚禁"下的反抗

“囚禁”下的反抗(下)

用孩子还债

用孩子还债(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