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被卖掉的女人(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55个故事

 


小征呆呆站在火车站广场上,好久都回不过神。

晚上光线昏暗,或许是自己看错了,不可能这么巧的。

小征摇头自嘲地笑了笑,拖着小行李箱,往广场另一边走去。

此刻,她有些庆幸,又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失落和害怕,他为什么不回信息也不接电话呢,我有那么可怕吗?

小征担心自己再也没机会见到山哥了。

她熟门熟路来到出租屋,时间已接近凌晨,不过,姐姐注定不会在这个点上回来,她下班通常在下半夜三四点。

况且,就算下班,她也不一定回家,夜不归宿对姐姐来说是家常便饭。

尽管小征来省城上学好些日子了,但她并不知道姐姐在哪上班、上什么班,只知道姐姐白天睡觉,下午出门。

小征自然是懒得等姐姐,在车上折腾了一天,太累了,洗漱完后她就迫不急待回房睡觉。

尽管床单已经换过,但躺在床上,小征似乎仍能闻到那个男人留下的气味,那气味让她沉醉,也让她心碎。

不知道过去多久,小征终于沉沉睡去。

这一觉睡得很沉,小征做了一个梦,梦到山哥开着一辆红色小车,副驾驶上坐着赵逗儿,从自己眼前扬长而去。

砰砰……小征被一阵防盗门的开关声吵醒。

大概是姐姐回来了,小征连眼睛也懒睁,迷迷糊糊间,她听到一对男女的对话声。

女声显然是姐姐,而男声,谁知道呢?小征心想,大概是姐姐这几天新交的男友吧,对于姐姐带男人回家,小征已见怪不怪。

姐姐从小就这样,不知道什么叫检点,连做做样子都不会,正是因为这样,爸妈才会偏心小征,给她买新衣服、让她读书,家里的好东西都给了她。

姐姐为此常埋怨爸妈。

小征至今记得,有次邻居背地里说李家大女儿就是个人尽可夫的biao子,结果这话传到姐姐耳朵里,她差点没把人家房子拆了,弄得爸妈和邻居大吵了一架。

而那时,姐姐才刚满十六岁。

不过,姐姐对小征还是不错的,知道她来省城上学,怕她住在宿舍受委屈,特意租了个大房子让她同住 ,好在生活上多照料她。

想到这,小征有些替姐姐惋惜,睡意全无。

不过,反过来一想,自己似乎也没多正经呢,竟然那么随便就把第一次给了一个大自己十多岁的男人,而且,她几乎不知道他的底细。

小征抱头胡思乱想,对一墙之隔的对话没有任何好奇心。

如果此刻,她肯竖起耳朵仔细聆听的话,即使听不真切全面,但哪怕听个大概,也足够让她大吃一惊。

听说,你订的新货今晚到了,怎么还有时间来找我。女人满身酒气,一头栽在沙发上,没头没脑地问眼前的男人。

你消息很灵通嘛,我刚去接了,安顿好了。男人并不回避这个问题。

我还知道,是梅子那个不要脸的贱货给你牵的线。

怎么,你吃醋啊?男人一脸笑意。

我吃个屁的醋,女人没好气地说。

你知道我为什么来找你吗。男人岔开话题,反问女人。

自从你zhan有了我的第一次后,就再也没碰过我,这么晚来找我,总不是突然转性了来睡我吧。女人干脆闭起眼睛,似乎已经累了。

男人看着半醉半醒、瘫倒在沙发上的女人,俯身凑到她的耳边,用低沉好听的男中音一字一顿地说:你了解我!

你想干嘛?女人睁开眼睛,直直地盯着男人。

男人笑着在女人耳边回了一个字——gan

臭男人,女人哼哼地推了男人一把,只不过,此时她的手对男人而言,就像面团一样软绵绵的。

男人一把抓住女人的手,顺势将整个身体重重压上去。

很快,沙发上传来女人的哭泣、挣扎,和男人的chou打和谩骂声。

而小征,终于对客厅里的动静有了好奇心,忍不住要看个究竟。

不过战斗结束得很快,几分钟后,一切归于平静。

男人翻身从沙发上下来,看着身下大汗淋漓蜷曲在沙发上chuan息不已的女人,似乎并不尽兴,用一种非常冷漠的口吻感叹道:装得再好,也毕竟是装出来的,不是真的,但你已经很不错了。

说完男人轻蔑地一笑,重重在女人浑圆的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女人高耸的屁股上瞬间多了个红色巴掌印。

怎么,吃干抹净,要走人了吗?女人挨了一巴掌,似乎不以为意,反而有些享受。

男人似乎懒得回复她,只是弯腰捡起地上的衬衣,甩了甩,若无其事地将衣服套到身上。

而小征在男人起身穿衣服的那一刻,终于看清了男人的脸,这一看,她吓得差点张口叫出来,那个人居然是——山哥。

此刻,她算是真切地体会到什么是心乱如麻、六神无主了。

自己挂念的男人竟跟亲姐姐有一腿,这他妈都是什么鬼。

小征轻轻关上房门,靠在门边大口chuan气,她的心里,仿佛正经历着一场核战争……

男人穿好衣服,看了看沙发上醉眼迷离的女人,阴沉着脸说道:chuang事完了,现在我们来谈正事。

臭男人,有屁快放。女人说罢,慵懒地起身,抽出茶几上的纸巾,擦拭男人留在下身的体液。

那我就丑话丑说了哦,你妹妹,她很粘人,这几天一直在用电话信息轰炸我,说她爱我,想我,说我再不理她,她就要寻死……你明白我的意思吗?

一听这话,女人不爽了,披上衣服破口大骂:拔diao无情的变态、臭男人,花钱买刺激就算了,还要玩什么chu女,玩完后立马翻脸不认人,生怕甩得不够干净,去你妈的!

你怎么想随你,但最近我有新货上手,不希望她来打扰我,明白吗?

他妈的关我什么事,我妹妹的脚长在她身上,我管不着。女人说完点燃一支烟。

男人顿了顿说:但我们的协议就是,你把妹妹介绍给我,并从旁辅助让她上勾,事成后你要帮我擦干净屁股,如果她死缠烂打来烦我,不仅余款不会给你了,惹烦了我,都没好果子吃。

臭男人,还对我客气,还不给钱,好啊,那我就让她一直缠着你,缠到死为止。

呵呵,缠到死?谁死? 你还是我? 男人的脸似乎更为阴沉。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女人不甘心。

这边的争吵,躲在门后的小征听得心惊胆颤。

她真怕自己的姐姐会冲上去撕了那个男人,小征可清楚得很,撕人这样的事情姐姐可是非常娴熟的。

可千万不要打起来啊!这会儿,小征心里的郁闷完全变成了紧张。

biao子,我孙强平生最讨厌别人的威胁!男人像是听到一个天大的笑话,冷冰冰地说道。

cao你妈的孙强,我也告诉你,我李芳最讨厌别人叫我烂biao子。

当男人骂出烂biao子的时候,小征心想完了,这下要撕起来了。

果然,女人不甘示弱,骂完还不解气,抓起茶几上的一个茶杯朝男人砸去。男人本能地抬手一挡,却挡了个空,杯子正中男人额头,应声而碎。

去你妈的烂biao子,男人摸了把额头,看见一手的血,不由恶从心头起,抬腿朝女人腹部就是一脚,不过没踹中,他低估了这个有些微醉的女人在应急状态时的灵敏度。

男人一脚落空,干脆整个人扑了上去,将女人按倒在地,随即两人撕打在一起。

女人不断撕咬,而男人一只手紧紧掐住女人的脖子,一只手用力朝她脸上挥拳。几乎只是转瞬之间,女人就被打得头破血流,气息掩掩,显然已经有了生命危险。

而处于疯狂状态的男人,完全没意识到这一点,仍然一只手用力掐脖子一只手疯狂甩拳头。

就在女人陷入绝望之时,小征突然出现在眼前,她高举着双手,紧握住一个蓝绿色哑铃,然后狠狠砸下去。

哑铃重重落在男人的后脑勺上。

男人遭受重创,倒在女人身上,鲜血沿着他的脑袋流到了身下女人的脖子上,很快就染红了大片地板。

女人觉得脖子上一松,接近昏厥的大脑开始恢复意识,并开始大口大口喘气。

好一会后她总算回过神,推开身上不知死活的男人。

姐,她死了吗?小征手足无措地站在那里,刚才情急之下,她出手也不知道轻重,这会儿简直吓傻了。

当然没死,你没见他还在动嘛。李芳说。

看着倒在地上、整个身体都在不断抽搐的男人,李芳虽嘴上这么说,其实心里受惊吓的程度并不比妹妹轻。

可……可……可我怎么觉得他快死了。

小征想起过年杀年猪时的情景,那没死透的猪,就是这光景,不停地抽搐,流血。

那还愣着干什么,快打120。

我……我……觉得来不及了。小征全身都止不住地擅抖起来。

是的,救护车还没到,男人就停止了抽搐,气息全无,死了。

跟着110也来了。

几个月后,案子判下来,小征属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刑三年,缓期执行。

李芳被判组织卖yin罪,但由于被害人李芳的亲妹妹求情,不予起诉,从轻处罚,行政拘留加罚款。

我害得你休学,差点害得你坐牢,你为什么还要帮我。李芳问小征。

不为什么,因为你是我姐姐!

可我把你卖了你知道吗?

我早就知道了。小征淡淡地说。

你怎么知道的?李芳有些吃惊。

你以为我像你那么笨啊。小征顿了顿,接着说,赵逗儿是不是也被人牵线,让那男人给睡了?

李芳叹了口气,点点头。

你们为啥要这么干?

牵个线转手就能拿五万,我为什么不干啊。女人给谁睡不是睡,再怎么样,总比被学校那些毛头小子骗去小宾馆白白睡了强吧。

小征不说话,她觉得或许姐姐也有她的道理。

小征,你不怪我吗。

我怪过,但现在不怪了,我知道你的不易。

短短几个月,妹妹似乎一下子变成大人了。李芳叹了口气,面对妹妹的老成,不知道说什么好。

其实我知道,你高中最后一年,成绩突然断涯试下滑,是你故意的;还有,你不听话胡搞乱搞,也都是故意的。你想让爸妈对你失望,然后让他们集中火力培养我上学。

可是不管怎么样,我把你卖了。

可那钱你还不是用来供我上学、供我生活。

小征,姐姐谢谢你理解我。

那你现在跟我回家吧?小征请求姐姐。

不,搞出这样的事情,爸妈恨不得打死我,我哪有脸回家。

那你打算怎么办?

不怎么办,我继续挣钱养你,供你上学。李芳说完,大舒一口气,对着妹妹嫣然一笑。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新寡的俏媳妇

新寡的俏媳妇(下)

蚀骨的爱

蚀骨的爱(下)

"囚禁"下的反抗

“囚禁”下的反抗(下)

用孩子还债

用孩子还债(下)

被卖掉的女人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