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极品相亲男的真面目(全)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58个故事

 


 

 

聂沛芹知道有人在跟踪她。

 

跟踪她的不是什么私家侦探,也不是什么变态强jian犯,而是一个看上去养尊处优、开着宝马X5的阿姨。

 

她其实掩饰得挺好的,总是不经意出现在聂沛芹家附近的商场、超市以及街上来往的车流里。

 

聂沛芹这个人有个小癖好,就是喜欢观察周围的人,尤其是这个曾和她说过话、打过照面的阿姨。

 

第一次注意到这位阿姨,聂沛芹正在超市购物,她想给新任的男友霍宏伯挑几个火龙果。

 

“小姑娘,火龙果不是这么挑的。”

 

聂沛芹侧头望去,发现是一个留着中长卷发、窄脸长鼻50多岁女人,一看就知道很精明。

 

此时聂沛芹手里正拿着一个颜色偏粉肉刺发黄一看就很不新鲜的红龙果,听到女人的话后,她连忙将它放了回去。

 

 “我确实不大懂。”聂沛芹尴尬地笑了笑。

 

“小姑娘家家的,连个水果都不会挑,女人要贤惠才会有男人喜欢的。”女人嘟嘟囔囔地教导她:“你看啊,这火龙果要挑色泽鲜亮、软硬适中的,这样的才汁多、果肉饱满。”

 

“好的,谢谢您了。”聂沛芹谢完就离开了。

 

可从那以后,聂沛芹发现一件怪事,就是她到哪都能看到那位阿姨的身影,一开始还以为是巧合,但不可能每次都这么巧吧。

 

难道这位阿姨在跟踪她?

 

聂沛芹寝食难安,不明白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企图?

 

 

聂沛芹坐在办公室里,时不时低头看看手机,她在等男友霍宏伯的电话,确定被跟踪后,她一直心神不宁,现在又添了一丝忧虑。

 

经理的话在她耳边回荡。

 

“小聂啊,你到公司也快一年了,你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不愧是名校毕业,现在有个机会,就是想派你到总公司学习半年,你可以考虑考虑,月底前给我答复。”

 

聂沛芹在刚进公司时就希望能去美国总公司学习,只要去了总公司,回来晋升就更加轻松了,没想到这次好运找上门。

 

她想和男友霍宏伯说说这件事,顺便也将那个阿姨的事一并讲讲。

 

霍宏伯和聂沛芹是通过公司同事于姐介绍认识的,当时听于姐说,霍宏伯是家里独子,比聂沛芹大两岁,硕士毕业,在事业单位上班,身高一米八,长相周正。

 

聂沛芹觉得各方面条件确实合适,便答应了相亲,没想到见面之后确实有感觉,两人就相处了下去,没多久便确认了关系。

 

霍宏伯很快来了电话,他约聂沛芹先一起逛街,然后再去吃饭。

 

两人走在街上,正闲逛着,聂沛芹突然就看到了那位跟踪她的阿姨。

 

聂沛芹走到那位装作买衣服的阿姨身边,拍拍她的肩,正要说话,万万没想到的是,霍宏伯竟面露诧异地喊了一声“妈”。

 

霍母避之不及,狼狈之色从她脸上一闪而过,随即她整理好面部表情,笑容可掬地说道:“伯儿啊,你也在这啊,这个就是小聂吧?”

 

霍宏伯便拉着聂沛芹的手跟霍母介绍:“妈,这个就是表姨给我介绍的女朋友聂沛芹。”

 

看着面前的霍母和霍宏伯一切如常的样子,聂沛芹心里不大舒服,勉强笑着打招呼道:“霍伯母,您好。”

 

她觉得自己还能笑出来已经展现了极好的素养。

 

“哎呦,这闺女长得真好,和我家小伯站在一起匹配极了。”霍母拉着聂沛芹的手以示亲近。

 

聂沛芹想不明白,她怎么就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行为很过分吗?

 

“阿姨,我见您挺眼熟的,是不是在哪里见过呢?”

 

霍母脸上表情一僵,强笑道:“我也见你挺眼熟的,看来我们挺有缘分的。”

 

母亲想多了解儿子的女朋友这无可厚非,但处处跟踪就太过分了。

 

若是没发生这事,她还能礼貌对待霍母,但事情已经发生了,她再也无法以儿媳妇见婆婆的态度面对霍母了。

 

聂沛芹心里隐隐不安,她觉得霍宏伯的母亲和他描绘出来的样子完全不同,在霍家,霍母的地位太高了。

 

聂沛芹看了一眼霍宏伯,抿抿嘴,没说话

 

在和霍母分开后,她冷冷问霍宏伯:“对于你妈跟踪我这事,你有没什么想说的?”

 

“跟踪?这个词也太难听了,我妈只是对未来儿媳妇好奇而已。”

 

霍宏伯在知道事情经过后,显然压根不在意这件事。

 

“好奇?”聂沛芹简直要气炸了,“因为好奇就跟踪我这么多天?你他妈当我是傻子?”

 

霍宏伯皱紧了眉头,“聂沛芹,你是个女人,怎么能说脏话呢,再说了,我妈她是长辈,不管怎么样我希望你尊重她。”

 

“尊重是相互的。”聂沛芹顿了顿,“不管她是不是长辈,她的行为都对我造成了极大的困扰,这是对我极不尊重的做法。”

 

没等霍宏伯回答,聂沛芹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道:“我觉得我要重新思考你和我的事情。”

 

说完这番话,聂沛芹直接转身,拦了一辆出租车,霍宏伯阻拦不及,眼睁睁看着她扬长而去。

 

手机铃声从上车起就没停过,聂沛芹瞟了一眼界面,将霍宏伯号码拉黑。

 

 

 

 

霍宏伯联系不上聂沛芹,无奈之下只能下班到公司来堵她。

 

“你最近怎么总不接我电话?我已经跟我妈说了,她也知道错了,也跟我说要向你道歉。”见到聂沛芹后他立马说道。

 

“你知道她那样的行为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困扰,我甚至做梦都会梦到她跟踪我的情形,太可怕了!”聂沛芹依然心有余悸。

 

“沛芹,我妈她知道错了,以后我妈不就是你妈,她年纪大了不懂事,你能不和她计较吗?”霍宏伯的样子看上去诚恳极了。

 

“再说了,你是和我过一辈子又不是和我妈。”

 

聂沛芹沉默良久,最后还是心软了,她叹了口气:“好吧,只要你妈下次别这样,我可以原谅她。”

 

霍宏伯兴奋地抱住她:“谢谢你的理解,沛芹。”

 

聂沛芹靠在霍宏伯的怀里,突然想起去公司总部学习的事,说道:“我还有件事跟你说。”

 

“什么事?”霍宏伯松开她,双手搭在聂沛芹肩膀上认真地问。

 

“我们公司有意愿派我去国外总公司学习,我已经答应了。”

 

聂沛芹看出霍宏伯脸上有些不情愿,她解释道:“这个机会对我以后的职业生涯很有益处,所以希望你支持我。”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不早点跟我说?”

 

她明白他的不安全感,于是主动讨好地说道:“别生气了,没有早点说还不是因为那时我正生着气吗,我们去吃好吃的好不好?”

 

“我先去个洗手间。”

 

霍宏伯内急得厉害,把手机忘桌上了。

 

他刚离开,手机就疯狂震动了好几下,聂沛芹想告诉霍宏伯他收到一条信息,一瞟之下她住了嘴。

 

微信聊天界面上一行刺眼的字印入聂沛芹的眼中。

 

“伯儿,这件事情绝对不允许,听说女孩子到了国外都不自爱了,天天跟那些黄头发的在一起怎么得了。”

 

再往前翻都是霍母对霍宏伯怎么解释跟踪这件事的指导。

 

“她要是实在不乐意你就跟她说,你妈我老了,糊涂了,别跟我计较,她是和你过一辈子,不是我。”

 

“妈,我说了我娶媳妇是要照顾你的,你怎么能让我这么说呢?”

 

“女生都喜欢听这句话,你就先这么说,到时嫁过来成为我们家的人了,她还敢说什么吗?”

 

“妈,您真聪明。”

 

再往上翻,两母子的聊天记录让聂沛芹大开眼界。

 

从相亲那天起,霍宏伯就将和聂沛芹相处的点滴告诉了霍母,霍母一直在帮着出主意。

 

“你在哪呢?”

 

“她这话你就这么回……”

 

“我今天看到她和公司的男同事一起吃饭,你让她和男同事保持点距离,老黏黏糊糊的,不像好人家的姑娘。”

 

“什么?这娘们敢这样做?”

 

“你别冲动,在结婚前这打人的老毛病可别复发,到时候人又跑了,你就说你吃醋了,等她嫁过来了我要好好教导她。”

 

“连个火龙果都不会挑,估计也不会做饭,相夫教子连个饭都不会弄,她家怎么教的她?你就跟她说想吃她做的饭了,说的时候委屈点。”

 

“妈,我直接说不就完了干嘛要拐弯抹角的?”

 

“你上次相亲失败就忘了吗,现在这些女生啊,一个比一个瞎胡闹,女人就要老老实实安安分分的才好,但是现在也没办法,妈研究过了,听妈的,准保你娶到媳妇。”

 

霍母的细心叮嘱在聊天记录上一一呈现。

 

在他们的言语中,聂沛芹像是一只猎物,而他们则是猎人,他们精心策划,步步为营,只等着聂沛芹嫁到他们家,做牛做马。

 

聂沛芹浑身发冷,难怪霍宏伯在和她约会总时不时看手机,不过每次他都表情严肃,说是公司有事情找他,真相竟然是这样。

 

托霍母的指导,霍宏伯装得太好了,聂沛芹一度无比相信自己遇到了一个好男人,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她认识的彬彬有礼的霍宏伯,其实只是一个虚伪的人。

 

聂沛芹不禁觉得毛骨悚然。

 

 

聂沛芹面无表情地坐在位置上,霍宏伯从洗手间回来有些诧异。

 

“怎么了?”霍宏伯有些纳闷。

 

“没什么。”聂沛芹强装冷静地对霍宏伯说道,她面色如常地吃完了这顿饭。

 

回到家,她将拍下来的聊天记录发给了霍宏伯,并附送了一条“我们分手吧”。

 

没过几秒,霍宏伯的电话就打了过来,传来对方气急败坏地怒吼声,与以往他的形象完全不同。

 

“你个贱人,居然敢偷看我的手机。”接着则是一连串不堪入耳的怒骂。

 

聂沛芹挂了电话,将手机调为静音,开始写去总部学习的申请表。

 

期间微信提示又不住地响起,她没有理会,等到写完才重新拿起手机。

 

前面十几条都是谩骂,接着他撤回了好几条消息,画风一变,开始反思是自己太冲动了,还隐晦地说出是聂沛芹先侵犯了他的隐私他才生气的。

 

再解释他之所以一直和母亲讨论是因为恋爱经验太少。

 

之前的愤怒已经慢慢消退了,再加上和霍宏伯的感情并没有那么深,聂沛芹看着这反差之大简直就像人格分裂,她只觉得荒谬。

 

她也认认真真回道,不管怎样她都觉得和霍宏伯不大合适,还是别相互耽误了。

 

对方也没有再回消息。

 

第二天一早她就到公司办理手续。

 

遇到给她介绍霍宏伯的于姐,她也打了个招呼,“于姐,我跟宏伯分手了,而且闹得挺不愉快的,不知道他们会不会找你,所以我就先跟你说下。”

 

“怎么了?”于姐明显很诧异,“之前你们不是好好的吗?”

 

“他和他妈的聊天记录令我实在接受不了。”她将之前拍下的霍宏伯和霍母的聊天记录给于姐看了。

 

于姐歉疚地看了聂沛芹一眼,“小聂,不好意思啊,我看着那孩子还不错,没想到这么不靠谱。”

 

“于姐,没事的。”聂沛芹摇摇头。

 

外面传来一阵喧闹声,有人大声喊着聂沛芹的名字,于姐和聂沛芹对视一眼,走出办公室。

 

“聂沛芹!”来人是霍母,她看到聂沛芹立马冲过来,“我没想到你这个人素质这么低,我儿子对你这么好,你却无缘无故就说要分手。”

 

“伯母,我们分手的原因你心知肚明,又何必说什么无缘无故?”聂沛芹完全没想到霍母会跑到公司来闹。

 

霍母跑到聂沛芹跟前推推嚷嚷,骂道:“我儿子哪不好了,你偷看她手机还有脸说了?”

 

聂沛芹被她推得一个踉跄就要摔倒,经理扶住了她。

 

“好啊,你这个婊子,我看你一脸骚气的原来是搭上了别人,幸好我儿子跟你分手了,不然还不被你戴绿帽子。”

 

“你嘴巴干净点。”经理的面色十分不好看,他的年龄可以当聂沛芹的爸爸了,任谁在这个时候都会愤怒。

 

于姐上前拦住霍母,低声劝导:“这么多人看着呢,别闹了行吗?”

 

没想到霍母话头一转:“都怪你,介绍了一个这样的祸星给我家宏伯,你是不是看我家宏伯比你家儿子有出息故意的?”

 

这话可把于姐气炸了,她大声喊道:“保安呢,把她拉出去,真是一条疯狗,逮谁咬谁。”

 

霍母被保安控制住,霍宏伯立马从一侧冲出来。

 

“你们做什么?”他一拳向保安打过去,保安没注意挨了一拳,反应过来后几个人围住霍宏伯。

 

霍宏伯咬牙切齿地看着聂沛芹:“我们好歹也在一起过,我妈只是想找你说清楚罢了,你居然这样对我妈。”

 

这原本看上去还算帅气的面容,此刻显得面目可憎。

 

“你不是一直就在边上吗,难道不知道你的好妈妈是怎样影响别人的吗?”聂沛芹全然不惧,这么多年来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无耻的人。

 

“你会有报应的,从今以后你再回来求我也没用了!”留下这句狠话,霍宏伯和霍母气愤离去。

 

 

“他们在我公司大闹一场,还好经理对我足够信任,我才得以继续去总公司学习,我在总公司呆了两年才回来,看在你是我高中学妹的份上才提醒你,霍宏伯不是良配。”

 

聂沛芹轻啜了一口咖啡,醇厚的浓香顺喉流下,温暖了整个身子。她抬眼看向对面的女孩,她叫乔柔,20出头的年纪,是聂沛芹的高中学妹,也是霍宏伯的新女友。

 

聂沛芹也是在回来后才知道这个消息,出于对学妹的关心,她才将她约出来多这么一句嘴。

 

乔柔听完这个故事,脸上的防备渐渐消失,她的心情非常复杂,这和霍宏伯说的故事完全不一样。

 

霍宏伯说的是,聂沛芹为了去总公司学习,勾搭上他们公司的经理,给霍宏伯戴了绿帽子,在出国之后又嫌弃男友没本事,跟他分了手。

 

在霍宏伯的描述里,聂沛芹对他的伤害很深,高中时聂沛芹一直是她向往的对象,但从霍宏伯的口中描述的聂沛芹突破了她的想象。

 

她甚至对聂沛芹生出了愤恨,愤恨自己居然崇拜这样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

 

现在乔柔也不知道到底谁说的是真谁说的是假了。

 

“学姐,你知道我和宏伯在一起也快一年了,而且过几天就是我们的订婚宴,我不能光凭你的一面之词就认定他不是良配。”

 

“我就猜到你会这么说,所以我带了证据。”聂沛芹低头从包里掏出一部手机,“这是我两年前用的手机,那时候的短信记录和照片都在。”

 

乔柔接过聂沛芹递来的手机。

 

从一开始对聂沛芹的贴心情话再到后来的威胁,以及霍宏伯和霍母聊天记录的照片一一呈现在她的眼前。

 

乔柔的手开始薇薇颤抖,她掏出自己的手机对比,发现霍宏伯对她过说的很多话,同时也对聂沛芹说过。

 

所以说,学姐说的才是对的吗?

 

“你要是还不相信的话,我可以将霍宏伯的两位前女友介绍给你,让她们再说说霍宏伯是怎样的,曾经有一个还成为了霍宏伯的未婚妻。”

 

“不过你要是想和他断开,就得横下心早点离开,据他的两位前任说,她们提分手时,都被霍宏伯打过。”

 

为了防止霍宏伯对自己实施暴力,乔柔特意叫上了强壮的堂哥在附近保护她。

 

谁都没想到,乔柔跟霍宏伯分手的事情会闹得那么大。

 

一开始是网上爆出某男子因女友提分手大打出手的视频,视频前两分钟,两人还很平静地站在街边,然而男人突然爆发,一巴掌扇向女生,女生被扇倒在地。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旁人都愣住了。

 

男子还不解气,想上去踢她肚子,身边有人拉住他,他骂道“老子连自己媳妇也打不得了?”

 

这时,不远处一个壮硕男子赶来,一拳打倒男人:谁是你媳妇了?我现在就替我妹妹跟你说分手,我妹妹你都敢打?

 

视频到这就结束了。

 

网友一片热议,身为被打的女主角乔柔也因此成为话题中心,但霍宏伯的家人却在网上回击,说是因为乔柔劈腿才会激怒霍宏伯。

 

就在大家议论纷纷之时,乔柔爆出了两母子奇葩的一面,并联合聂沛芹和霍宏伯前女友公布出聊天记录等证据。

 

此事越闹越大,终于到了众所周知的地步。

 

霍宏伯和霍母也体会到了被所有人唾弃的感受,便不敢再闹腾了,老老实实地公开向乔柔等人道歉,并保证再也不打扰她们的生活。

 

“学姐,你说他们会变好吗?”咖啡厅里,乔柔问道。

 

“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不过经历这事,大家都知道了霍宏伯是什么样的人,相信不会有人再上当了。”聂沛芹回道。

 

“那倒也是。”乔柔抿嘴笑了。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新寡的俏媳妇

新寡的俏媳妇(下)

蚀骨的爱

蚀骨的爱(下)

"囚禁"下的反抗

“囚禁”下的反抗(下)

用孩子还债

用孩子还债(下)

被卖掉的女人

被卖掉的女人(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