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半夜回家被尾随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59个故事

 



星期五晚上十点整,加班的何珊关掉工作的电脑,在座椅上舒展了一下紧绷的身体,便迅速收拾好东西,出了公司大门。

 

城市里霓虹璀璨,蓦地吹过一阵冷风,何珊紧了紧身上的大衣,便快步朝地铁站口走去。

 

坐上地铁,何珊拿出插有耳机的手机,想一个人安静地听会歌,同事加好朋友贺倩突然发来消息,询问她是否下班。

 

何珊发了语音回复,又和她聊了一会,在贺倩的注意安全的叮嘱中,她靠在座椅上休息起来。

 

她的神情有些疲惫,这一个月来,大部分时间都会加班到这个点,不过这加班却是何珊自愿的。

 

一个月前,从大学起谈了三年恋爱的男友,以距离太远为由向她提出了分手。

 

何珊没有意外,毕业后两人工作两地,这个结果早有预料。

 

可真当对方说出分手时,她的心还是狠狠抽搐了一下,心底弥漫着丝丝不可言说的疼痛,一些曾经设想的未来,在那一下子瞬间塌了。

 

何珊想过挽留,可男友语气坚定,显然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出的决定,因而直到挂断电话,她也没有死乞白赖地挽留。

 

和平分手后,为了不让自己变得颓废,何珊便把所有的精力都投入到工作当中。

 

一个月的辛勤工作,生活被填充得实实满满,如今何珊也学会了平静面对失恋,知道缘分终究是强求不来。

 

这时,地铁到站的提示声音惊醒了半睡的何珊,她站起身下了地铁。

 

走出地铁口,已是晚上十一多点,由于天冷的缘故,原本就不热闹的马路上人和车更加稀少,街道两旁的店铺倒还没关门。

 

借着店铺的灯光,何珊快步朝自己租住的偏僻小区走去。

 

等快到小区门口时,路上只剩下昏暗的路灯,时间已快到半夜,老旧的小区里看不见居民走动,四周静悄悄的,有些吓人。

 

何珊胆子不算小,可此刻心弦仍有些紧绷,心想着下次还是早点下班的好,便快步走进了小区大门。

 

不知什么原因,小区里的路灯除了离门口近的几盏亮着,里面的竟全都坏了,走了不远,四周就已变得一片漆黑,何珊不由得加快了脚步。

 

这时,她突然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回头一看,猛地见到一个男人模样的人影走在身后。

 

小区四周漆黑、空荡,何珊的心一下子砰砰直跳,悬了起来。

 

不确定对方身份,她只好打开手机的手电筒,不动神色的加快脚步,朝自己位于小区角落的住处走去。

 

转了两个弯后,男人依旧跟随在身后,何珊的心有些发颤,脑海里突然想起以前看过的女孩被男人尾随的事件。

 

难道自己今天就会遭遇这样的事?也许……对方只是这里的居民吧。

 

何珊在心底自我安慰,却依旧发虚,后背更是紧紧绷住,担心那个人随时会上来锁住她的脖颈。

 

好在前面就是自己所住的楼房,她几乎是跑着往那边走去。

 

走进楼道,何珊心情稍微平复了一下,然而下一秒,她却差点尖叫起来,那个男人竟然也朝着她所在的楼道走来。

 

他也住这里?会有这种巧事?

 

何珊的心在颤抖,突然急中生智,忙把手机放在耳边,大声说道:“好了,好了,亲爱的别催了,我到楼下了,马上就上来,洗衣机里的衣服你晾了没有?”

 

何珊一边上楼,一边假装电话,注意力却放在身后男人的身上,她发现后者似乎也在看她。

 

心情忐忑地爬上四楼自己租房的门口,何珊忙掏出钥匙要开门进屋,而男人却一下子走到了视线之内。

 

此时,两人之间的距离已经不足五米,借助手机的亮光,何珊看到对方穿着黑色皮衣,头戴黑色鸭舌帽,帽檐压得很低,看不清脸,像极了电视剧里的犯罪份子。

 

男人在向她走近,厚重的呼吸声清晰可闻,何珊拿钥匙的手都在颤抖,随时准备好呼叫救命。

 

然而男人只是低着头撇了她一眼,便和她擦身而过,往楼上走去。

 

原来是楼上的居民!

 

何珊见状,紧绷的心弦悄悄放松,忙定神插好钥匙打开门,飞快地挤了进去,在关门的一刹那,她仿佛又看到原本已经上楼的男人退了下来,看向她的门口。

 

背靠着紧闭的房门,打开灯,何珊慌乱的心终于安定下来,此时后背已浸满冷汗,还好一切有惊无险。

 

平静下来,她想了想,自己在这里住了大半年,可一直没有见过这个男人,对方不太像是这里的居民。

 

难道他真的意图对自己不轨?不过也可能是自己想多了,对方也许是新来的房客呢。

 

何珊后怕地摇了摇头,把男人和联想从脑海里甩了出去。

 

 

 

周六放假休息,何珊睡到快11点才起床,洗漱好后,何珊突然看到房间里的显眼位置,摆满了前男友送的东西。

 

触景生情,何珊一时默然,各种回忆纷至沓来。

 

过了许久,她从阳台翻出一个大纸箱,把房间里所有前男友送的东西都装了进去,又把箱子推到房间不太打眼的角落。

 

“从今天起,不能再想他的任何事。”何珊拍了拍手,心里暗暗发誓。

 

这时,放在床上的手机响了,她走过去拿起手机,见是贺倩给她发来语音通话的邀请。

 

何珊按了接听。

 

“珊珊,你起床没。”贺倩慵懒的说道。

 

“我刚起,对了,我和你说个事,我昨天被人尾随了。”何珊说道。

 

“啊,怎么样,你人没事吧,快和我说说。”贺倩惊呼道。

 

“人没事,我也不太确定他到底是不是坏人。”何珊又把昨晚的事情前前后后地告诉了贺倩。

 

“太惊险了,珊珊你以后别再加班到那么晚了,要不你搬过来和我住吧。”贺倩说道。

 

“我的住房合约还没有到期,以后再看吧,也许是我多心了,不过我以后都不敢加班太久了。”何珊宽慰道。

 

“好吧,你今天有事么,没事我们下午逛步行街去。”贺倩说道。

 

“我没事,什么时候去?”何珊应道。

 

“我下午再给你打电话,我先把昨天更新的电视剧看完。”

 

说完挂断了语音通话,何珊收好手机,正要去洗衣服,房门突然被人敲响。

 

“谁啊。”何珊走出卧房问道。

 

门外没有回答,房门又被大力敲响。

 

何珊皱眉,打开房门,只见防盗铁门前站着一个精气满满的年轻男人,头戴一顶黑色的鸭舌帽。

 

“你是谁?有什么事?”何珊看着他的鸭舌帽,皱眉问道。

 

“你好,我是管道修理工,过来修水管的。”年轻男人露出和善的笑容。

 

“修水管?”何珊一惊,看他确实背着一个工具袋,可自己房里的水管都是好的啊。

 

“我家里水管没坏,也没请过管道工,你可能搞错了。”何珊有些警惕地说道。

 

这时,楼下楼道里传来喧闹的声音,不多时,何珊便看到一行人走了上来,领头的是一个身穿黑色皮衣外套的男人,看上去很像昨晚跟着她的人。

 

男人脸色青黑,眸光凶戾,看着就让人害怕,他也看望向何珊,两人对视,何珊心里猛地哆嗦了一下,忙移开目光。

 

男人又看向“管道工”,后者这时突然笑着对何珊说道:“老板您这的房子确实有些老了,管道也都老化严重,修好一处只有一处,最好是能全部换一下,您再考虑考虑,要是打算全换的话,可以打我们公司的电话,我们随叫随到,祝您生活顺心。”

 

何珊被这些话弄得有些莫名奇妙,又见青脸男一行人堵住了门口的狭窄楼道。

 

管道工说完,便转身往楼下走,却被青脸男人挡住了。

 

“不好意思,借过一下。”管道工一脸礼貌的笑容。

 

青脸男人看了他几眼,让开了位置,又盯着他走下楼去,等他一走,青脸男人又朝她看来,何珊心一乱,忙关上门。

 

站在门后,听着门外响起的上楼脚步身,何珊心里发紧,最近怎么会遇上这些奇怪的事情?

 

想了想,何珊也只能以失恋的霉运不单行来解释了。

 

 

 

在家里吃过面,何珊打开电脑看起了电视,等到下午快五点的时候,贺倩终于打来了电话。

 

电话里贺倩说来了个朋友耽搁了时间,问她还去不去步行街,何珊想着待家里也没事,决定去步行街散散心。

 

画好美丽的妆容,何珊关上门,往步行街走去。

 

夜晚的步行街热闹非凡,何珊和贺倩一见面就玩疯了,逛商店、做美甲、吃火锅、看电影……

 

等走出电影院时,时间已快11点了,两人忙去赶最后一班回家的地铁。

 

何珊回到小区时,已经过了12点,小区的路灯还没有修好,四周寂静漆黑得可怕。

 

何珊想到昨晚发生的事,原本玩得高兴的心又紧张起来,每走几步她都要回头看看,确定身后是不是有人。

 

如此走了很远,都没看到有人尾随,何珊放心不少,然而,就在走到离住房最近的一个转弯处,一个尖锐的警报声突兀地响起。

 

何珊吓了一跳,手机一照,原来是不小心碰到了一辆电动车,弄响了防盗报警器。

 

何珊心里悄悄舒了一口气,报警声没响多久就停了,她正要迈步时,寂静漆黑的路上突然传来清晰的脚步声。

 

她陡然一惊,就要拿手机去照时,猛地被人从背后抱住,而后一只粗糙有力的大手,瞬间捂住了她的嘴巴……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新寡的俏媳妇

新寡的俏媳妇(下)

蚀骨的爱

蚀骨的爱(下)

"囚禁"下的反抗

“囚禁”下的反抗(下)

用孩子还债

用孩子还债(下)

被卖掉的女人

被卖掉的女人(下)

败家娘们的气节

败家娘们的气节(下)

极品相亲男的真面目(全)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