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查看原文

共享老婆的闹剧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61个故事



徐秋睡了很沉的一觉。

 

醒来时脑袋有些发懵,她以为是在自家的床上,以为屋外又是个平常的清晨。

 

翻身坐起来,竟发现自己置身于一间陌生的屋子里,床上是印花的被单,旁边是一张五斗柜,屋里飘着一股陈年的霉味。

 

这是在哪里?

 

她想要下床,地上摆了一双男式拖鞋,她趿在脚上,沿着光溜溜的水泥地面走到窗前,窗外是一片陌生的山峦,而太阳早就挂到了树梢。

 

没错,现在并不是清晨,而是傍晚。

 

徐秋心里一凉,这一觉睡得太死,让她忘掉了好多事。

 

她定了定神,才依稀记起,自己早就离开了家,当时提着一个大箱子,母亲把她送到车站,不停地叮嘱她,在外面要小心点,多攒点钱。

 

最后上车时,母亲还往她口袋里塞了50块钱,然后车子就启动了。

 

徐秋记得当时自己很激动,广东有个同乡给她介绍了份工作,她从此就能靠自己的双手赚钱了。

 

汽车开了好久,两天两夜?具体时间她忘了。

 

只记得到达广州车站时,她并没见到那个同乡,却被一个女人领进了一家餐馆,女人说自己是那个同乡的朋友,特意来接徐秋进工厂的。

 

徐秋对此深信不疑,还吃了女人点的一碗牛肉面,但她并没吃完那碗面,那会儿她好困,吃着吃着就睡着了,之后的事就忘了。

 

难道这是工厂附近的房子?

 

徐秋拉了拉门,拉不开;她又推了推,推不动。

 

徐秋突然觉得害怕,这是不是在做恶梦?她狠狠捏了一把自己的胳膊,感觉到痛,不是做梦。

 

“人贩子”这个词突然从脑子里蹦出来,她心里倒抽一口凉气,怎么都不愿相信自己是被拐卖了。

 

她大声喊着有人吗有人吗?没人应她。

 

她用脚踢门,用拳头捶门,年代久远的木门发出噗噗的声音。

 

力气都用尽了,门仍然不开,徐秋站在门背后呜呜地哭起来,正当她哭得肝肠寸断时,门“哐当”一声,开了。

 

徐秋吓了一跳,抬起头,看到门口站着一个长相丑陋的中年男人,手里拿着两个热呼呼的馒头。

 

徐秋不敢吃,怕被下药。

 

男人就满脸堆笑地把馒头往她手里塞。

 

她实在太饿,何况,吃粉的时候已经被药过一次了,还怕啥呢,于是,她接过馒头,几口就啃完了。

 

丑男人就坐在她对面,看着她,乐呵呵地说:以后你就是我媳妇了。

 

 

丑男人叫程山东,长着一双眯缝眼,蒜头鼻,大嘴唇里还包裹着一幅大爆牙。人丑、地穷,程山35岁了还娶不上老婆。

 

这次家里老母亲拿主意,凑齐了一万元,买回了一个叫徐秋的女人。

 

吃完面条,徐秋定神看了看这个家,木头房子、木头家具,和远方自己的家一样,简陋。

 

透过敞开的门看出去,有个老男人站在禾场上,正拼命往屋里瞅,嘴里傻呵呵地笑着。那是程山东的大哥。

 

这荒郊野地的,跑是跑不了的,干脆先安下心来过日子。徐秋想。

 

家里就三间屋,一间放着杂物,一间住着老母亲,兄弟俩把最后一间用布帘隔成两间,一人一边。

 

第一晚,徐秋睡床,程山东和大哥挤了一晚。第二晚,徐秋还是睡床,程山东在床旁边搭了两块木板,将就了一晚。

 

徐秋不出声,程山东也不敢出声,徐秋看他一眼,他就一脸巴结地冲徐秋笑,露出满嘴的大爆牙。

 

人确实丑了一点,但这里的一切比起自己的原生家庭还是要好太多,至少没有性侵她的养父,也没有成天唠叨她的母亲。

 

何况,程山东在附近的煤矿工作,每个月有固定收入,生活应该是吃穿不愁的。

 

想到这,徐秋心里微微一热,忍不住在床上翻了个身,然后用力夹紧双腿。

 

程山东倒是体形高大,肩宽体阔,比起那个干瘪脏臭、连呼吸体液都透着腐朽气息的养父,他才是个真正的男人。

 

所以第三天晚上,在程山东准备搭上木板睡觉时,徐秋一脚就把木板踢翻了,说你不是花了一万块钱吗,还要不要gan我?

 

程山东在灯下愣了愣,脸上透着老实人的木讷。

 

徐秋又白了他一眼,他这才反应过来,甩了鞋就朝床上扑过来。两个人干柴烈火,一点就着。程山东一把扯掉了徐秋的nai罩,把脸埋进去拼命xi/yun

 

两人云雨了许久...

 

大哥腿瘸,心里又急着撤离,等到徐秋掀开帘子时,大哥一跤摔到了屋里的木桶旁,痛得嗷嗷叫。

 

徐秋委屈得哇哇大哭,说大伯偷看她,不活了。哭声响彻夜空,弄得一家人都睡不了。

 

程山东和老母亲一声不吭,随她闹,能怎样呢,手心手背都是肉。

 

折腾了半宿,徐秋觉得再闹也没啥意思,总算住了嘴。

 

第二天,徐秋就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到许多块三合板、纸板,她把布帘扯下来,换成了板子。

 

日子就这么安稳地过下来了,程山东对她是真好,要什么给什么,每月的工资如数上交,偶尔徐秋发个臭脾气,他也一脸傻笑地忍着。

 

再加上,家里又有老母亲做饭洗衣,徐秋是万事不管,日子过得赛神仙。

 

只是,她挺讨厌家里的大哥,不仅长得丑,还腿瘸,成天拿色眯眯的眼瞅她,但她不能当着程山东的面儿说大哥的不好,否则程山东没好脸色。

 

程山东除了宝贝她,还宝贝这个大哥。徐秋只能忍着。

 

转眼一年就过去了,徐秋提出想回家看看父母。

 

老母亲抹了一把浑浊的眼,说好歹要生个娃后再回去。

 

是啊,她是拐来的媳妇,不生个娃就回家,万一跑了可咋办?

 

于是徐秋安下心来,想让自己尽快怀上孩子。

 

第二年年末,徐秋仍没怀上孩子。

 

家里老母亲没好脸色了,在灶房做饭时开始骂骂咧咧,说花钱买了只不下蛋的鸡,偶尔连程山东也跟着一起挨骂。

 

这天程山东休息,吃过了晚饭,天都黑了,徐秋先回屋,在床上等程山东,等了好久还没见他进来。

 

他在灶屋干嘛呢?

 

徐秋忍不住把耳朵贴上另一边的墙头,想听听那边的动静,但墙那边没任何动静,只有灶炉里烧旺的柴火不时发出噼啪的爆裂声。

 

她犹豫了一下,穿鞋翻身下床,朝灶房走去。

刚推开灶房的木门,猫着腰就要进去,抬头,却看见灶台旁他们家三颗大脑袋凑在一起,神秘地叨叨着,似乎在商量什么重要的事情。

 

怎么有点杀人越货的即视感?徐秋生生把迈进去的一只脚收了回来。

 

大概是山村生活太无聊吧,徐秋一下子来了兴趣,想看看这一家三口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徐秋轻轻拉上木门,只留一条缝用来偷听他们的谈话,但什么也听不到。

 

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没怀上孩子的事?

 

但这事儿一家人早就当面讨论过多次,村里的郎中也给她诊断过,没诊出什么毛病,不至于还要偷偷摸摸吧?

 

想了一阵,徐秋觉得没意思,干脆转身回房。

 

过了好一会儿,程山东回来了,脸上一副沉重的表情,说煤矿晚上有事儿,还得去加班。

 

徐秋觉得程山东看上去有点怪异,不正常,连家里的气氛也不正常,可她没深想。

 

程山东出门后,她一个人先躺到了床上,屋顶上有老鼠在吱吱乱叫,房的旁边是猪栏,里面两头大肉猪在嗷嗷拱食。

 

她想着自己也如那栏里的猪,对身边的事物一无所知。

 

唉,想不清楚的事情就不想,这是她一惯的风格,只有这样,才能为自己减少一些不必要的烦恼,这也是为什么她被卖到这个家后还能安之若素的原因。

 

辗转反侧了一会儿,她就睡着了,半夜的时候程山东回来了。

 

和往常一样,他也没开灯,而是把自己tuo得一丝不挂后钻进被窝

 

徐秋虽然今天心里有芥蒂,但从小就心宽的她并不觉得这是什么事儿,相反,漫漫长夜,及时享受rou体的欢娱才是正事。

 

两个滚烫的rou体在黑暗中交织在一起,互相抚摸、啃咬、chuan息。

 

东山,停下,你弄痛我了。

 

像小山一样压在徐秋身上的男人没有回应,只管在她身上疯狂地man干,这可不是他一惯温柔的样子。

 

东山,我tong

 

男人仍没理会女人,反倒在徐秋喊痛时加重了力道,直到最后把激情释放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徐秋枕在程东山的臂弯里,在耳边轻声问他。

 

但回应她的,却是男人如泰山压顶般的健硕shen体。

 

他再次一个翻身将徐秋压在身下,没有任何前戏就jin入了徐秋的身体。

 

 

徐秋觉得今晚的程山东完全是个bao君、qiang/jian犯,对她没任何怜惜可言,仿佛他想要用一个晚上的时间,在她身上发xie完下半辈子所有的欲望。

 

当男人最后一次从徐秋身上下来,便再也提不起半点精神,准备扭头睡觉。

 

她习惯性地扯了一下床头的灯绳,5瓦的灯泡骤然亮起,徐秋捂了捂眼,过了好一会儿才适应这亮光,她推了推床上的程山东,想让他睡正,好给她留点地方。

 

床上的男人翻了个身,灯泡的亮光照到他的脸上,就在那一刻,徐秋吓呆了,床上睡着的并不是程山东,而是他的大哥程山西——那个她讨厌的男人……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新寡的俏媳妇

新寡的俏媳妇(下)

蚀骨的爱

蚀骨的爱(下)

"囚禁"下的反抗

“囚禁”下的反抗(下)

用孩子还债

用孩子还债(下)

被卖掉的女人

被卖掉的女人(下)

败家娘们的气节

败家娘们的气节(下)

极品相亲男的真面目(全)

半夜回家被尾随

半夜回家被尾随(下)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