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62个故事



徐秋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她抓起五斗柜旁的木棍,挥臂就朝床上的男人抽过去,程山西一个激灵,提腿就从被窝里跑出来,然后踢开屋门,躲去了老母亲的房间。

 

徐秋气得哇哇大哭,她死也不会放过这个畜生。她趿着一双拖鞋,在老母亲房外就是一脚,门开了,屋内竟站了三个人:程山东、老母亲,还有那个畜生。

 

程山东不是去加班了吗?徐秋的思绪像荡秋千一样,晃悠了一下。后来她才明白过来,这是谎言,是阴谋。

 

她带着不活了的架势,提着木棍进屋,见人就抽,老母亲被那个畜生护在柜子角,程山东上前,一把抓住了徐秋的手腕,抢走了木棍。

 

她不敢相信曾疼爱自己的男人竟对她这副模样,没了棍子,她还有双手,她伸手就给了程山东一耳光。程山东只木讷了一秒,挥臂又给了徐秋一拳。

 

徐秋被打得一个趔趄,差点撞到旁边的柜子,嘴角瞬间有血流出。她捂着嘴,像血一样流出的,还有眼里的泪。

 

老母亲见徐秋被打得没了气焰,才颤巍巍地从柜子角出来,她一脸的气愤,说徐秋不下蛋还这么嚣张,说如果跟大哥睡了还怀不上娃,就彻底把她报废掉。

 

倘若徐秋真的报废了,家里会把她租给村里的单身男人,从而把买她花掉的一万块钱挣回来。

 

徐秋听得心如死灰。

 

在养父家里,她从小做牛做马,她觉得那是命,她认。

 

等长大一些,面对养父xing/qin,甚至性nue无力反抗的徐秋也能安慰自己,自己的命是他养大的,那么这副身体,就当作的报酬,等自己长大离开,她不会觉得亏欠他什么

 

以至于最后被人贩子拐卖她都没有多伤痛,都表现出了超出常人的忍耐力

 

甚至在跟程山东相处一段时间后,她还有点小开心,有点小庆幸。

 

村子贫脊闭塞,程山东长相丑陋,这都没什么,这些都抵不过他对她的好,抵不过他的年轻强壮热情似火啊。

 

徐秋甚至对那些人贩子心存感激,他们没有将她卖给一个傻子,或者一个糟老头子,甚至给一个家暴狂。

 

可是,当真正的恶梦到来时,一向认为心大到足以承受任何噩运的徐秋,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惶恐。

 

她靠在柜子旁,双拳紧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落下来。

 

痛心不已的徐秋只是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程山东,这个一度让她心花怒放、让她心甘情愿托付终生、让她甘心称作为老公的男人,此刻一声不吭。

 

看着,只觉得恶心、想吐,想在他胸口狠狠捅上一刀。

 

天底下居然会有这么荒唐的事,会有这么无耻绝情的人渣此刻的徐秋不止对眼前的这些人绝望透顶,更对后的生活生出无限绝望

 

事情还没有发生,一定还有能力阻止,我不要被出租,我是一个人。

 

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因为要摆脱逃跑,首要条件就是冷静,其次才是精心准备,长远谋划。

 

一夜无眠,徐秋一点点在心里思考着她的逃计划。

 

之后的日子,徐秋本分了不少,她每天早起,帮着婆婆准备早餐,然后喊大哥、老公吃早餐。

 

她仍然每晚等程山东回家,并且心甘情愿地在偶尔的晚上陪陪大哥。

 

可是徐秋的肚子仍然没动静。

 

家里人还像往常一样,喊她秋秋,吃饭的时候给她夹菜,要她多吃点,他们没发现徐秋常常肿胀的眼睛,当然,更不会发现那对因为通宵没睡而肿胀眼睛下的狡黠与绝决。

 

山东,今天赶集带上我吧,我都嫁给你两年多了,还不知道赶集的地方长什么样。徐秋放下碗筷,看着低头喝烧酒的程山东,弱弱地说。

 

还不等程山东发话,一旁吃饭的婆婆啪的一声将筷子搁在桌上,用一副干巴巴的尖嗓子冷冷地说:咱们村子的规矩,外来的女人没生娃,不许进镇赶集。

 

……徐秋还想说什么,却被程山东打断。

 

小秋,这事得听妈的。程山东看着酒杯的边沿,嗡声嗡气地说道。

 

徐秋哦了一声,不再争辩什么。只是起身时她又说道妈,山东,我吃完了,后山割猪草去了。

 

一个买的媳妇,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独自进山割猪草,是徐秋这些日子用她的乖巧听话得来的特权。

 

徐秋见过,村里现在还有好几户人家,因为买来的女人不听话,常年将那些女人关在柴房或地窑,没穿衣服没穿鞋,经常忍饥挨饿,惨不忍睹得

 

那你快去快回,中午带你去村头走个亲戚。婆婆尖着嗓说道。

 

知道了,妈。徐秋头也不回,心中冷笑,走什么亲戚,要是在此之前我还真信了,真他妈恶心。

 

徐秋越发坚定了逃离的决心,现在,马上有多远逃多远

 

背着篓子,在屋侧一片草从里拿起昨夜准备的包裹,里面是她连夜备好的干粮和衣物,还有几十块钱,这几十块钱,将是逃出这个山村最大的凭仗

 

包裹放进筐内,割了些草盖在上面,免得被进山干活的邻居看起疑心。

 

徐秋虽没去过镇上,但从旁人聊天时收集到的信息看,后山那条小山路可以通往

 

当然,那里地势复杂而且到镇上怕有20来公里山路所以最后能不能走出去,全看老天爷给不给她这个机会

 

不得不说,徐秋的方向感跟运气都相当不错,居然没走什么岔路,就那么一路顺地跑到了镇上。

 

好运到为止

 

在镇上等待自己的,是程山东为首的一群村民。

 

当徐秋出现在进镇的路口,程山东早就带着一群在那里等她。看他们一个个不急不徐有条不紊的样子,徐秋觉得,像今天这种抓逃兵的事儿,他们平常肯定没少干

 

程山东手里拿着绳子,看样子要明目张胆绑人

 

徐秋也不是特别怵她一边往人多的地方跑,一边拼命喊救,她试图闹大动静,引来别人的围观,这样才能得到同情和帮助,至少能帮忙报个警。

 

徐秋心里想的是,只要报了警,那么一切就好办了,那些村民还能对抗警察不成?

 

但她还没跑到大街上,就被程山东一伙人逮住了。逮住后,徐秋不肯就范,用尽全力拼死反抗。

 

这么一闹,还真引来了很多人围观,并且成功引来派出所民警。

 

同志,怎么回事一位民警问捆绑徐秋的程山东

 

程山东对民警裂嘴笑:我女人,要跑,幸好被我们了,不然就要麻烦你们了

 

警察同志,我不是她妻子,我是他买来的,而且他还要……

 

不等徐秋多做解释,她的嘴巴就被另一个村民用布堵上。

 

老婆跑了找回就行了,可不要乱来民警对着程山东一伙人说完,拨开人群转身走了。

 

 

徐秋终于绝望地意识到,不仅她所在的村子,甚至整个乡镇,都是一坐关押女人的牢宠。

 

而像她这样的囚犯,也不只她所在的村子有,附近的村子里也有。

 

她们逃无可逃,因为只要逃跑,不仅全村人都会帮着追拿,连警察都会站在村民一边。

 

难道这辈子就真的只能这样了吗?徐秋不甘心,可她又别无先择,插翅难逃。

 

小秋,报警没用,警察也是咱山里人程山东说得轻言细语,但脸色阴沉得可怕,似乎在极力压抑心里的愤怒。

 

山东,我只想一辈子做你的妻子,不想做那万人..的畜牲,山东……徐秋说到这,已经泣不成声。

 

实话跟你说了吧,为了买你,家里拿出了全部积蓄,可还是不够,又找亲戚借了钱你却连娃都生不出,现在只能把你出租,挣回那一万块,再买个女人回来。

 

山东说着,将徐秋一把拉到一边,刻意避开围观的众人,继续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有什么能跟传宗接

 

山东这翻话刷新了徐秋的认知,她胆颤心惊惶恐不已。

 

 

 

一群人押着徐秋,搭上一辆拖拉机,浩浩荡荡回村里去了。

 

回村后又是半年,这半年,程山东和人签定了三纸合同,将徐秋轮流租给村里的三个光棍做老婆,徐秋每家待一周,如此循环往复

 

不但如此这边的半年租期没过,程山东早就签好了下家的合同,接下来三家,而是五家,合同期一年

 

由于那次出逃,徐秋在村子里完全失去了信任更多时候,她都被租赁人锁在柴房,或者窑里。

 

为了防止再次出逃,他们甚至不给她穿衣服穿鞋子,故意让她忍饥挨饿,打她凌虐她,这样做的目的,一来让她失去反抗意志,二来是让她没有力气逃跑

 

然而,就在徐秋自己都放任自流、任人租来租去之时,却无意间迎来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

 

原来,村子里一个被来的女孩,居然想办法传出了消息。

 

女孩的家人在多次找当地警察无果后,上报了县公安局。

 

这天上午,镇派出所的民警不得已,捏着鼻子,带着找上门家属和县公安局的人进村寻人

 

当然,出发前派出所已经通过电话通知了村里。

 

所以,当时村里买来的媳妇,一律都藏到了深山老林里而租徐秋老家伙,因为是光棍,村里通知人时便没算上他,这就让徐秋捡了个漏。

 

县公安局的警察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挨家挨户搜人,这才一路搜到关押柴房徐秋,正打歪着将她解救了出来

 

而为了解徐秋这个可怜的女人,县公安局来的两辆警车都差点被疯狂的村民推进山沟。

 

其中有一个民警年轻气盛,见不得这村民无法无天,和村民吵了起来,结果被气愤不已的程山东打了一巴掌,最后一位老警察鸣枪示警,吓唬住一群法盲后,才赶紧上车逃之夭夭

 

在警车开出去很远后,还一度有几辆摩托车远远跟在后面,其中一辆摩托车上坐着的正是程山东,只是,他始终都没有追上警车!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新寡的俏媳妇

新寡的俏媳妇(下)

蚀骨的爱

蚀骨的爱(下)

"囚禁"下的反抗

“囚禁”下的反抗(下)

用孩子还债

用孩子还债(下)

被卖掉的女人

被卖掉的女人(下)

败家娘们的气节

败家娘们的气节(下)

极品相亲男的真面目(全)

半夜回家被尾随

半夜回家被尾随(下)

共享老婆的闹剧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安小幺

    关注并置顶「安 小 幺」

    每晚八点三十分我和你不见不散~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安小幺 的第 262个故事



    徐秋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幕。

     

    她抓起五斗柜旁的木棍,挥臂就朝床上的男人抽过去,程山西一个激灵,提腿就从被窝里跑出来,然后踢开屋门,躲去了老母亲的房间。

     

    徐秋气得哇哇大哭,她死也不会放过这个畜生。她趿着一双拖鞋,在老母亲房外就是一脚,门开了,屋内竟站了三个人:程山东、老母亲,还有那个畜生。

     

    程山东不是去加班了吗?徐秋的思绪像荡秋千一样,晃悠了一下。后来她才明白过来,这是谎言,是阴谋。

     

    她带着不活了的架势,提着木棍进屋,见人就抽,老母亲被那个畜生护在柜子角,程山东上前,一把抓住了徐秋的手腕,抢走了木棍。

     

    她不敢相信曾疼爱自己的男人竟对她这副模样,没了棍子,她还有双手,她伸手就给了程山东一耳光。程山东只木讷了一秒,挥臂又给了徐秋一拳。

     

    徐秋被打得一个趔趄,差点撞到旁边的柜子,嘴角瞬间有血流出。她捂着嘴,像血一样流出的,还有眼里的泪。

     

    老母亲见徐秋被打得没了气焰,才颤巍巍地从柜子角出来,她一脸的气愤,说徐秋不下蛋还这么嚣张,说如果跟大哥睡了还怀不上娃,就彻底把她报废掉。

     

    倘若徐秋真的报废了,家里会把她租给村里的单身男人,从而把买她花掉的一万块钱挣回来。

     

    徐秋听得心如死灰。

     

    在养父家里,她从小做牛做马,她觉得那是命,她认。

     

    等长大一些,面对养父xing/qin,甚至性nue无力反抗的徐秋也能安慰自己,自己的命是他养大的,那么这副身体,就当作的报酬,等自己长大离开,她不会觉得亏欠他什么

     

    以至于最后被人贩子拐卖她都没有多伤痛,都表现出了超出常人的忍耐力

     

    甚至在跟程山东相处一段时间后,她还有点小开心,有点小庆幸。

     

    村子贫脊闭塞,程山东长相丑陋,这都没什么,这些都抵不过他对她的好,抵不过他的年轻强壮热情似火啊。

     

    徐秋甚至对那些人贩子心存感激,他们没有将她卖给一个傻子,或者一个糟老头子,甚至给一个家暴狂。

     

    可是,当真正的恶梦到来时,一向认为心大到足以承受任何噩运的徐秋,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惶恐。

     

    她靠在柜子旁,双拳紧握,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始终没有落下来。

     

    痛心不已的徐秋只是死死盯着不远处的程山东,这个一度让她心花怒放、让她心甘情愿托付终生、让她甘心称作为老公的男人,此刻一声不吭。

     

    看着,只觉得恶心、想吐,想在他胸口狠狠捅上一刀。

     

    天底下居然会有这么荒唐的事,会有这么无耻绝情的人渣此刻的徐秋不止对眼前的这些人绝望透顶,更对后的生活生出无限绝望

     

    事情还没有发生,一定还有能力阻止,我不要被出租,我是一个人。

     

    努力让自己保持冷静,因为要摆脱逃跑,首要条件就是冷静,其次才是精心准备,长远谋划。

     

    一夜无眠,徐秋一点点在心里思考着她的逃计划。

     

    之后的日子,徐秋本分了不少,她每天早起,帮着婆婆准备早餐,然后喊大哥、老公吃早餐。

     

    她仍然每晚等程山东回家,并且心甘情愿地在偶尔的晚上陪陪大哥。

     

    可是徐秋的肚子仍然没动静。

     

    家里人还像往常一样,喊她秋秋,吃饭的时候给她夹菜,要她多吃点,他们没发现徐秋常常肿胀的眼睛,当然,更不会发现那对因为通宵没睡而肿胀眼睛下的狡黠与绝决。

     

    山东,今天赶集带上我吧,我都嫁给你两年多了,还不知道赶集的地方长什么样。徐秋放下碗筷,看着低头喝烧酒的程山东,弱弱地说。

     

    还不等程山东发话,一旁吃饭的婆婆啪的一声将筷子搁在桌上,用一副干巴巴的尖嗓子冷冷地说:咱们村子的规矩,外来的女人没生娃,不许进镇赶集。

     

    ……徐秋还想说什么,却被程山东打断。

     

    小秋,这事得听妈的。程山东看着酒杯的边沿,嗡声嗡气地说道。

     

    徐秋哦了一声,不再争辩什么。只是起身时她又说道妈,山东,我吃完了,后山割猪草去了。

     

    一个买的媳妇,在没人看管的情况下独自进山割猪草,是徐秋这些日子用她的乖巧听话得来的特权。

     

    徐秋见过,村里现在还有好几户人家,因为买来的女人不听话,常年将那些女人关在柴房或地窑,没穿衣服没穿鞋,经常忍饥挨饿,惨不忍睹得

     

    那你快去快回,中午带你去村头走个亲戚。婆婆尖着嗓说道。

     

    知道了,妈。徐秋头也不回,心中冷笑,走什么亲戚,要是在此之前我还真信了,真他妈恶心。

     

    徐秋越发坚定了逃离的决心,现在,马上有多远逃多远

     

    背着篓子,在屋侧一片草从里拿起昨夜准备的包裹,里面是她连夜备好的干粮和衣物,还有几十块钱,这几十块钱,将是逃出这个山村最大的凭仗

     

    包裹放进筐内,割了些草盖在上面,免得被进山干活的邻居看起疑心。

     

    徐秋虽没去过镇上,但从旁人聊天时收集到的信息看,后山那条小山路可以通往

     

    当然,那里地势复杂而且到镇上怕有20来公里山路所以最后能不能走出去,全看老天爷给不给她这个机会

     

    不得不说,徐秋的方向感跟运气都相当不错,居然没走什么岔路,就那么一路顺地跑到了镇上。

     

    好运到为止

     

    在镇上等待自己的,是程山东为首的一群村民。

     

    当徐秋出现在进镇的路口,程山东早就带着一群在那里等她。看他们一个个不急不徐有条不紊的样子,徐秋觉得,像今天这种抓逃兵的事儿,他们平常肯定没少干

     

    程山东手里拿着绳子,看样子要明目张胆绑人

     

    徐秋也不是特别怵她一边往人多的地方跑,一边拼命喊救,她试图闹大动静,引来别人的围观,这样才能得到同情和帮助,至少能帮忙报个警。

     

    徐秋心里想的是,只要报了警,那么一切就好办了,那些村民还能对抗警察不成?

     

    但她还没跑到大街上,就被程山东一伙人逮住了。逮住后,徐秋不肯就范,用尽全力拼死反抗。

     

    这么一闹,还真引来了很多人围观,并且成功引来派出所民警。

     

    同志,怎么回事一位民警问捆绑徐秋的程山东

     

    程山东对民警裂嘴笑:我女人,要跑,幸好被我们了,不然就要麻烦你们了

     

    警察同志,我不是她妻子,我是他买来的,而且他还要……

     

    不等徐秋多做解释,她的嘴巴就被另一个村民用布堵上。

     

    老婆跑了找回就行了,可不要乱来民警对着程山东一伙人说完,拨开人群转身走了。

     

     

    徐秋终于绝望地意识到,不仅她所在的村子,甚至整个乡镇,都是一坐关押女人的牢宠。

     

    而像她这样的囚犯,也不只她所在的村子有,附近的村子里也有。

     

    她们逃无可逃,因为只要逃跑,不仅全村人都会帮着追拿,连警察都会站在村民一边。

     

    难道这辈子就真的只能这样了吗?徐秋不甘心,可她又别无先择,插翅难逃。

     

    小秋,报警没用,警察也是咱山里人程山东说得轻言细语,但脸色阴沉得可怕,似乎在极力压抑心里的愤怒。

     

    山东,我只想一辈子做你的妻子,不想做那万人..的畜牲,山东……徐秋说到这,已经泣不成声。

     

    实话跟你说了吧,为了买你,家里拿出了全部积蓄,可还是不够,又找亲戚借了钱你却连娃都生不出,现在只能把你出租,挣回那一万块,再买个女人回来。

     

    山东说着,将徐秋一把拉到一边,刻意避开围观的众人,继续说: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有什么能跟传宗接

     

    山东这翻话刷新了徐秋的认知,她胆颤心惊惶恐不已。

     

     

     

    一群人押着徐秋,搭上一辆拖拉机,浩浩荡荡回村里去了。

     

    回村后又是半年,这半年,程山东和人签定了三纸合同,将徐秋轮流租给村里的三个光棍做老婆,徐秋每家待一周,如此循环往复

     

    不但如此这边的半年租期没过,程山东早就签好了下家的合同,接下来三家,而是五家,合同期一年

     

    由于那次出逃,徐秋在村子里完全失去了信任更多时候,她都被租赁人锁在柴房,或者窑里。

     

    为了防止再次出逃,他们甚至不给她穿衣服穿鞋子,故意让她忍饥挨饿,打她凌虐她,这样做的目的,一来让她失去反抗意志,二来是让她没有力气逃跑

     

    然而,就在徐秋自己都放任自流、任人租来租去之时,却无意间迎来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次转折。

     

    原来,村子里一个被来的女孩,居然想办法传出了消息。

     

    女孩的家人在多次找当地警察无果后,上报了县公安局。

     

    这天上午,镇派出所的民警不得已,捏着鼻子,带着找上门家属和县公安局的人进村寻人

     

    当然,出发前派出所已经通过电话通知了村里。

     

    所以,当时村里买来的媳妇,一律都藏到了深山老林里而租徐秋老家伙,因为是光棍,村里通知人时便没算上他,这就让徐秋捡了个漏。

     

    县公安局的警察在家属的强烈要求下挨家挨户搜人,这才一路搜到关押柴房徐秋,正打歪着将她解救了出来

     

    而为了解徐秋这个可怜的女人,县公安局来的两辆警车都差点被疯狂的村民推进山沟。

     

    其中有一个民警年轻气盛,见不得这村民无法无天,和村民吵了起来,结果被气愤不已的程山东打了一巴掌,最后一位老警察鸣枪示警,吓唬住一群法盲后,才赶紧上车逃之夭夭

     

    在警车开出去很远后,还一度有几辆摩托车远远跟在后面,其中一辆摩托车上坐着的正是程山东,只是,他始终都没有追上警车!

     

    -END--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她人

    当我归来时,你已另娶他人(下)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

    与外科医生合租的日子(下)

    别等了,他不会娶你的(全)

    嫉妒而死的女人

    嫉妒而死的女人(下)

    一场Q * J案

    一场Q * J案(下)

    红玫瑰和白玫瑰

    红玫瑰和白玫瑰(下)

    豪门梦碎之后...

    豪门梦碎之后...(下)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

    男朋友不是原装的(下)

    老李当爹记

    老李当爹记(下)

    婚姻不该将就

    婚姻不该将就(下)

    已婚男友失踪后

    已婚男友失踪后(下)

    湿身遇到爱(全)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

    你还没被渣男玩够吗?(下)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

    爱上姐姐不要的男人(下)

    狗男女的勾当

    狗男女的勾当(下)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

    死了男人后,女人会做些什么(下)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别和这样的婆婆住一起 (下)

    黑树林里的那场苟且(全)

    上瘾的事后烟(全)

    流产三次背后的秘密(全)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

    阴差阳错,成了男朋友的妈妈(下)

    为何他会离开你(全)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

    世上竟有这么嚣张的小三?(下)

    住在冰箱里的妻子(全)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

    女人如果不能生孩子,会怎么样?(下)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

    兼职试药人的代价(下)

    结婚当日,前男友来了…(全)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

    躺在身边的陌生人(下)

    男友约我去捉jian(全)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

    婚后流的泪,都是婚前脑子进的水(下)

    piao客无能,biao子无情(全)

    男人还是硬点好(全)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

    你的儿子,凭什么要我来养(下)

    我做小三那几年(全)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

    我的婚姻是骗来的(下)

    如何更巧妙的要回自己的钱(全)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

    富家少爷的风流债(下)

    我爱的男人,他有老婆(全)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

    那个对你负责的男人真的爱你吗(下)

    贤惠妻子与漂亮前任(全)

    丈夫犯了错,该不该原谅(全)

    机关算尽嫁给他,他却一心想去piao(全)

    年轻女人找上糟老头(全)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

    我抢了老师的男朋友(下)

    结婚前的变故(全)

    谁来救救她

    谁来救救她(下)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

    老公将三百块钱甩我脸上,要我滚(下)

    风情万种只为迷惑他(全)

    我把自己出租了(全)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

    对不起老公,我骗了你(下)

    别傻了,我根本不爱你(全)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

    你老公没用,才会婆媳不和(下)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

    成年男女的危险游戏(下)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

    人渣,就应该下地狱!(下)

    一夜之间,我成了富婆(全)

    门外响起了敲门声(全)

    那件丑事始终不敢告诉未婚夫(全)

    别在垃圾堆里找男人(全)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

    丧偶之后,他出现了……(下)

    死了都要爱你(全)

    我对我的女人耍手段了(上)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世人谓我恋长安(全)

    她离家出走后...(全)

    上门女婿(全)

    补偿丨蓝颜知己(全)

    离婚之后(上)

    被最信任的人出卖(全)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

    遭报应的贪心女人(下)

    复活的女友

    复活的女友(下)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

    偷看我的那个男人(下)

    用物质赢来的爱情(全)

    丑女人的春天(全)

    隔壁的女房客

    隔壁的女房客(下)

    前任的阴谋

    前任的阴谋(下)

    好马不吃回头草(全)

    为了爱情不要命

    局中局(全)

    老公送的情人

    老公送的情人(下)

    男友被抢走后的报复(全)

    备胎的爱情

    备胎的爱情(下)

    致命骗局(下)

    替别人养儿子(全)

    楼下的女人是小三(全)

    怀孕小四之死(全)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偷吃的下场(全)

    婚姻中寻爱(下)

    婚姻中寻爱

    危险的前任(下)

    危险的前任

    遗产背后的杀机(下)

    性感舞女之死(下)

    性感舞女之死

    被骗怀孕的寡妇(下)

    被骗怀孕的寡妇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

    山下的男人是老虎(下)

    黑心闺蜜的勒索(全)

    浪女的you惑

    浪女的you惑(下)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

    卖shen女子从良之后(下)

    被错认的小三(全)

    职业捉jian人

    职业捉jian人(下)

    新寡的俏媳妇

    新寡的俏媳妇(下)

    蚀骨的爱

    蚀骨的爱(下)

    "囚禁"下的反抗

    “囚禁”下的反抗(下)

    用孩子还债

    用孩子还债(下)

    被卖掉的女人

    被卖掉的女人(下)

    败家娘们的气节

    败家娘们的气节(下)

    极品相亲男的真面目(全)

    半夜回家被尾随

    半夜回家被尾随(下)

    共享老婆的闹剧



    右下角点个“好看”给我个鼓励吧!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