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1

时维九月,夜凉如水。

青牛山脚下一处茅屋旁边的大石上,盘腿坐着一个麻衣少年,他双眼紧闭,双手放在丹田之处抱圆,呼吸舒缓绵长,似要将月光纳入体内。

蓦地,少年猛然睁开双眼,一道凌厉的精光一闪而过,双手一拍身下巨石,人顿时腾空跃起数丈,随后如同猛虎下山般落入远处满是落叶的树林。

少年刚一落地,一道气劲以他为中心呈圆形散开,无数落叶纷纷被吹开,顿时,他方圆十米之内再无半片残叶。

下一刻,少年突然迈步出掌,在林中练起武功,腾挪跳跃,如同游龙,矫健刚猛。

气息震动牵引之下,四周树木簌簌作响,无边枯叶顿时潇潇落下,如同下了一场落叶雨。

这一幕,全被立在不远处一株杉木细枝上的老者看在眼里,者须发皆白、身形瘦小,可立在摇摇晃晃的细枝之上却纹丝不动,仿佛沉若千金的塑像。

林间的少年身形游转越来越迅速,气劲收放间,竟将飘飞在空的枯叶慢慢聚拢缠绕在自身周围,如同一条长龙绕护己身。

“去”

一声轻呵,少年掌劲猛地隔空劈向老人所立的杉木,周身由落叶聚成的长龙,立刻呼啸飞去,‘砰’的一声巨响,碗口大的杉木立刻被劈得四分五裂。

“好,接我一招。”

老人一声夸赞,人已跃向少年,正沉浸在自身气场中的少年一感应到有人接近,立刻出手还击。

“阿爹,你……”待看清来人,少年连忙收起劲力,疑惑开口。

“不要收力,拿出你的全部实力来。”老人手上招式不停,沉声说道。

少年一愣,不再收手,忙运劲还击,两道人影顿时交织在一起,气劲肆虐,掀起狂风,将四周树木吹得东倒西歪。

少年虽然武艺超绝,但在老人的攻势下依旧节节败退,被逼迫只能防守,老人吼道:“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守,你刚才的用掌劈出的那第八式的刀法呢,让阿爹看看。”

2

“阿爹,你小心了。”少年听完,身形后退数米,提劲运气,手掌抬起,如同寒刀落下,巨大的半圆形刀劲立刻呼啸直逼老人。

老人见状,运气在身前聚成气墙抵挡,可刀劲太过凌厉,刚一接触,气墙便瞬间碎裂,被抵消不少的刀劲劈在了老人身上。

老人顿时一声闷哼,人被劲力冲击向后平退,直到踏在一棵树上方才停止。

“噗”

又是一声闷哼,老人吐出一口鲜血。

少年见状,忙收气,跑到老人身前扶住老人,焦急询问道:“阿爹,你还好么?

老人摇摇头,虚弱说:“没事,扶我回屋。”

屋内,老人被少年扶在床上躺好,可老人又猛地吐出数口鲜血,从没有见过这阵仗的少年有些慌乱,忙起身要去熬药。

躺靠在床上老人拉住要去熬药的少年,语气急切地说道:“孩子不要忙了,阿爹早就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你过来坐下,我有话要交代你。

少年见状,忙含泪坐好。

房间里昏黄的灯火摇曳不定,仿佛随时就会熄灭,老人又开口说道:“铁三,我有三件事情要交代你第一件事是我死后,你不要自责悲伤,我们既是师徒也是父子,我之所以要苟延残喘活到今日,为的就是要看到你武艺精进,不愿一生所学从此失传,你的表现让我很满意,等我死后,你把我葬在后山的土坡,坟头对着西面即可。

名叫铁三的少年忙含泪点头。

老人露出放心神色,又说道:“孩子,第二件事情你要听好了,我教你的武功刀法名叫骤雨刀法,乃是整个江湖武林都觊觎的奇功,总共有九式,我只教了你八式,以你现在的武功已经算是天下一流的高手,不过阿爹要提醒你以后不万不得已时你不轻易显露,否则会给你带来无尽麻烦,一生不得安宁,你记住了吗?

“孩儿……记住了。”铁三哽咽开口。

老人满意拍拍少年的手背,又说道:“最后一件是我此生痴于武学,虽曾折服天下英雄,登顶武道巅峰,却始终愧对一个女人。

说着他苍白的脸上一阵黯然,从怀中掏出一块边缘带齿的玉坠,又说道:“这玉坠原本是一对,第九式刀法就藏在这玉坠之中,我死后你拿着这块玉坠去玉明山庄,找到一个叫顾雨柔的女人,找机会告诉她,我孟淮安今生对不起她,更无颜见她,愿修来世护她安定一生,如果她没有后人,我希望你能侍奉她终老,如果她有后人,我希望你能护他平安喜乐直至成家,这件事你可愿意?

“孩儿愿意。”铁三接过玉坠,没有任何迟疑地答应下来。

“好,好,孩子,止戈为武,有容乃大,我能收你做弟子,是我的骄傲,希望你不要学我,能把所学的武功用于造福苍生。”老人脸上露出欣慰畅快的笑容,却已是油尽灯枯,缓缓闭上了眼睛。

早知结局的少年见状,没有悲怆地哭嚎只是双眼含泪,冲着老人重重地磕了九个响头,心中默念:“孩儿一定会完成阿爹你的心愿。”

3

七年后,玉明山庄后院菜园。

此时朝阳初升,菜园门口,刚把菜装上马车,预备送到城里酒楼去的铁三,突然看到一个女扮男装的白净公子哥走了过来,立刻冲她微微一笑。

这位女扮男装的公子哥名叫苏曼音,乃是当今玉明山庄庄主苏长河和顾雨柔的独女。

七年前,安葬好阿爹之后,铁三便来玉明山庄,打听到股雨柔早已仙逝多年铁三便在玉明山庄当了一个送菜的马夫,和苏曼音成了朋友。

“铁三,我今天没事,陪你到城里送菜去,怎么样,我这朋友够意思吧”苏曼音走过来拍了拍铁三的肩膀说道。

铁三微笑着点点头,由于不爱说话,为了避免麻烦,这几年他干脆装起哑巴。

查看一番后没有问题,铁三和苏曼音上车,抽马鞭,着马车往城里赶去。

一路上,苏曼音朝铁三叽叽喳喳地说个不停,铁三都是微笑回应,从小到大,上庄里的人都对她毕恭毕敬,丝毫不敢得罪她,只有铁三把她当朋友,一点也不拘束,她也愿意和铁三分享。

等赶到喧嚣热闹的城里,苏曼音立刻像一只离开了笼子的雀鸟,在各色摊铺前走走停停,摸摸看看。

去酒楼送完菜,苏曼音拉着铁三进了路边一间茶馆,茶馆里坐满了人,围着一个留着山羊胡子老人,听他讲三国故事。

这时台下有人起哄,要老人换换口味,讲讲武林大侠的故事,他这一开口,立刻引来许多人的附和

老先生一见这阵仗,忙停下来,扫一眼众人,把惊堂木一拍,中气十足地说道:“各位既然想听江湖大侠的故事,那老朽今日就给大家讲讲一位武林的传奇人物,话说川蜀之地山高险绝,多出能人异士,大概25年前,一位叫孟淮安的刀客离蜀出川,开始上门挑战各路武林高手……

说书老人侃侃而谈,苏曼音顿时来了兴趣,拉着铁三在角落里坐下,津津有味听了起来。

当听到孟淮安和人交手时,苏曼音突然问向一旁的铁三:“铁三你知道孟淮安吗?”

铁三听到孟淮安的名字时,心中便是一震。此时听到苏曼音问他,却只轻轻摇了摇头。

“那我给你说说!”

苏曼音一下来了兴趣:“这位孟淮安前辈可是一位神人,武功超凡入圣,年轻时各处挑战武林高手,从来没有输过,名动天下,却也因此得罪了很多人

后来那些被他辱了声名的人聚在一起,要和孟前辈重新比试,更有人扬言说要杀了孟前辈,可孟前辈丝毫不惧,一人独上泰山,大败找他寻仇的一百多位高手,从此成为江湖公认的武林第一人

他的骤雨刀法更是成了江湖传说,无数人趋之若鹜,想拜他名下学习,可孟前辈自从泰山之巅一战以后就失去了踪影,想必是已经归隐,和心爱的人同游江湖了吧。

苏曼音一口气说完,脸上露出崇拜和向往的神情,却没看到铁三脸上一闪而过的哀伤。

说书老人还在绘声绘色地描述孟淮安台下不时爆发掌声,说完一段,有人突然提问,能不能讲讲现在的江湖。

说书老人喝了一盏茶,捋了捋胡子,又缓缓说道:“眼下的江湖形势很不好说,早已经不是当初百家争鸣的时候,现在逆道盟盟主邱星海武功通玄,雄心勃勃想要一统武林,独尊天下,如今许多势力都已经臣服的臣服,被兼并的被兼并,只留下玉山庄千机门等少数江湖大势力暂能独善其身,可将来如何却不好说了,只怕不久之后,江湖便会经历一番腥风血雨的厮杀。

说书老人语气忧心忡忡,台下的人却没有丝毫忧虑,依旧各自起哄,怪老人怎么不说精彩打斗,老人见状微笑致歉,径自收摊走人

4

说书老人离开后,苏曼音觉得有些无趣,带着铁三出了茶馆,又在城里各处游玩好一会,直到半晚时分,方才返回玉明山庄。

路上,说个不停苏曼音突然问道:“铁三,你有没有什么想做的事情?”

铁三一怔,仔细看了苏曼音几眼,指了她一下,露出一个笑脸,苏曼音不解铁三微笑看着她,苏曼音见惯了这个神情,无奈道:“算了,铁三你知不知道我想做什么?”

铁三好奇她,苏曼音露出笑容说道:“我想学侠客仗剑走江湖,游历天下,去吃最好吃的,玩最好玩的。”

说着,满脸期待,铁三见状也笑容更浓过了一会苏曼音又黯然道:“可是爹爹不会同意的,唉,铁三等找个机会,我们跑出去,你给我驾车,我们一起去游历江湖好不好

苏曼音偏过头看着专心驾车的铁三,后者看向她,认真地点点头,苏曼音立刻开心地笑了,笑了一会,又忧心地说道:“不过江湖太大了,没有武功防身,实在太危险,铁三,你说你要是一个绝顶高手那该多好?”

铁三一愣,直直地盯着苏曼音,后者忙打哈哈说道:“没事,不用怕,就算遇到危险,我会保护你的。”

铁三开心笑了,远处,夕阳如火,照着归家的两人,不时传来苏曼音欢快的笑声。

江湖形势风云诡谲,逆道盟气势如虹,无数武林世家宗派摄于邱星海的威势,选择了臣服。

这让许多和逆道盟保持距离的势力人心惶惶,玉明山庄也深切感受到了这种压力,不久一个消息传出——玉明山庄庄主决定把女儿嫁给金钱帮少帮主为妻,两家共结秦晋之好。

这个消息让整个武林震惊,明眼人都清楚,这是两大势力要联姻对抗逆道盟了。

相比于外界的风云,玉明山庄内暂时还算宁静,不过苏曼音的内心却注定难安。

这一晚,明月在天,夜色空明,苏曼音独自坐在自己房间的屋顶上,看着月亮发呆。

这已经是她得知自己婚讯的第二天了,这两天里,她的心像一壶放在火上的沸水未曾有过片刻的平静。

她根本不想嫁给那个素未谋面的金钱帮少帮主,可父亲告诉她,如今山庄面临存亡危机,这是能够化解危机的办法,作为庄主的女儿山庄的一份子,应该担起这份责任。

聪颖的苏曼音能理解父亲的话,也能接受自己为了山庄出嫁的事实,可心底却始终有些不甘。

夜更深了,苏曼音从怀中掏出一块边缘带齿的玉坠,明眸中顿时溢满水雾,她细细摩挲玉坠,嘴里喃喃自语道:“娘,我要嫁人了,我好想你。”

苏曼音默默垂泪,突然察觉到有人在拍自己的肩膀,大惊之下回头一看,却见到铁三不知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身边。

一见到铁三,苏曼音一下抱住他,头靠在他的腿上哭了出来,一边哭一边对他说出心中的委屈无助。

铁三细细听着,一动不动,看着苏曼音伤心无助的模样,双手逐渐握紧。

“这世上,谁也不能强迫你做不喜欢的事情。”铁三轻轻摸了摸苏曼音的头发,黑亮的眸子中陡然闪现出厉芒。

 


共享老婆的闹剧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她上了谁的”炕“(全)

冒着热气的rou/体

离奇出现的女人

离奇出现的女人(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