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下)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苏曼音哭了一阵,心里好受多了,她收住眼泪,和铁三交代几句,便跳下屋顶回房睡觉了。

铁三突然看到苏曼音坐过的地方遗落下一块玉坠,他捡起来一看,有些吃惊,忙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相似的玉坠,两块玉坠边缘的齿形完全匹配。

铁三想到阿爹临终前说的关于玉坠是一对的话,压抑住心跳,把两块玉拼在一起,对着月光,悬在眼前一看,玉坠之上赫然显现出自己一直在找的骤雨刀法第九式。

铁三忙记下刀法,眼神顿时亮如星辰。

江湖局势扑朔迷离,苏长河担心迟则生变,就近挑选了黄道吉日嫁女,和金钱帮结盟抵抗逆道盟。

时间转眼来到苏曼音出嫁的日子,这一天,苏曼音居住的院子里人出人进,每个人都忙得脚不点地,没有人注意到一直站在苏曼音房外的铁三。

今日的铁三手中多了一柄带鞘的长刀,他站在门外一丝不动,目光直直盯着苏曼音房间的窗子,那里面,经验丰富的婆子正在帮她梳妆。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匆匆忙忙跑进来禀告,说金钱帮迎亲的队伍到了,庄主要小姐快点准备。

闻言,忙碌的下人做事顿时更加迅速。

铁三的目光也变得热切起来,站了一会,转身要往门口走去时,突然又一个丫鬟着急忙慌地跑进来,吼道:“小姐,不好了,金钱帮他们竟然带着一具棺材前来迎亲,庄主和他们在大堂争起来了。”

她话说完,一袭红装的苏曼音跑了出来,一眼看到廊下的铁三,不由分说便往大堂走去。

铁山目光露出寒芒,迈步跟了上去。

山庄大堂中,气度威严的苏长河怒容满面,和大堂中央一位双眼狭长阴鸷的中年人对峙,后者身旁放着一具黑漆漆的棺材。

“钱善运,我诚意嫁女,你却带一具棺材来此,想干什么?”苏长河怒问道。

阴鸷的中年人正是如今金钱帮的帮主,此时不少前来道喜的武林友人,也全都面带怒容看向钱善运,想听解释。

钱善运轻蔑一笑道:“苏兄,我今日可不是为了迎亲而来,是代邱盟主传话,十日之内你若是不交出山庄产业,跪地臣服,你这山庄上下恐怕会血流成河。”

一石激起千层浪,堂中众多武林好手全都为之变色,苏长河喝道:“原来你已做了逆道盟的走狗,我苏长河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和你联姻,你今日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

话未落,人已经闪掠飞出,拳头直逼钱善运眉心,钱善运身为一帮之主,也是江湖响当当的高手,见苏长河杀过来,立刻后退还击。

“苏长河,我们是故交才劝你几句,你应该清楚邱盟主武功盖世,逆道盟江湖称尊已是大势所趋,别再负隅顽抗,害了全庄上下的性命。”钱善运边退边说。

他这话也是说给所有堂内尚未归顺逆道盟的武林名宿,顿时不少人面露迟疑深思之色。

“哼,归顺?那也要先取你的狗头!”苏长河气急交加,招式越来越凌厉。

钱善运论武功差了苏长河许多,在苏长河不要命的攻击之下,渐渐力乏,当苏曼音和铁三赶到时,刚好看到苏长河一掌印在钱善运的心口,将他拍飞撞在柱子上,口吐鲜血。

苏长河乘胜逼近,抬手要将钱善运毙命时,一道气劲突然袭来,已经受伤的苏长河忙运劲抵挡,却是被轰得倒飞回去。


02

“爹!”苏曼音焦急大呼,上前扶住苏长河,后者一声闷哼,嘴角溢出鲜血,却强行将涌入口中的鲜血咽下。

“我没事。”苏长河看一眼女儿,宽慰道。

这时,大堂门口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飞掠进来,一见来人,堂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彻底变了。

来人正是如今逆道盟的盟主邱星海,压得整个武林喘不过气来的人。

“玉明山庄苏长河,你好大的胆子,钱善运今日代我传话,你也敢对他动手,那你这玉明山庄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邱星海幽幽开口,扫过大堂一眼,又缓缓道:“尔等谁想寻死,尽可帮他。”

说完,便一步一步地朝着苏长河走过去,他走得很缓慢,可整个大厅却死一般压抑。

苏长河自知无力抵挡,忙对女儿说道:“曼音,爹等会拼死拖住他,你一定要趁机跑出去。”

说完,脸上露出决然之色,苏曼音顿时泣不成声。这时,铁三突然上前伸手压下要上前拼命的苏长河,轻轻说道:“苏庄主,他交给我,你带苏小姐离开。”

铁三语出惊人,苏长河与苏曼音都愣了一下。却见铁三面色沉静,不由又在心里生出一点希望。

“小兄弟他是……你……”苏长河想要说什么,铁三却已挡在他和苏曼音面前,浑身气势和之前截然不同,像一柄藏锋已久的刀突然出鞘,凌厉骇人。

顿时,大厅内所有武林名宿都露出极度吃惊之色,邱星海也停下了脚步,望着铁三,沉声开口:“苏长河,原来你找了一个这样的帮手,不过照样逃脱不了死在我手上的命运。”

话落,人如闪电飞出,铁三也在刹那间出鞘抵挡,同样快如闪电。

两人一交手,肆虐的气劲立刻将两边座椅掀飞,一时间,整个大厅都被纳入两人对战的气场之中,而让在场所有武林名宿惊骇的是,那个仆人装扮的年轻人竟然能和逆道盟盟主分庭抗礼。

“曼音,他是什么人?”苏长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问女儿。

“他……他是后院菜园负责往城里酒楼送菜的车夫。”苏曼音也彻底惊住了,如实回道。可说完却意识到不对,能和逆道盟盟主交手,并且不落下风的人会是一个送菜的车夫?

苏长河听得更加惊骇,但眼神中却露出希冀,眼下整个山庄的存亡都寄托在了这个神奇的年轻人身上。

邱星海的强大让整个武林都无力反抗,初出茅庐的铁三,自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一刻,他终于用出潜藏已久的骤雨刀法。

刀法一开,铁三的气势再变,铁刀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刀刀如同疾风骤雨猛劈向邱星海,一瞬间,竟然把这位威震天下的逆道盟盟主压在了下风。

“这是……骤雨刀法!”苏长河惊呼出声,整个大堂的武林人士也全都被惊得瞪大眼睛。

谁也不敢想象,这位神秘的年轻人竟然是骤雨刀的传人!

认出铁三来历,不少人彻底心安。孟淮安和骤雨刀的故事虽已过去多年,但威名却早已深入人心。

“原来你是骤雨刀的传人,也好,我倒要看看,这骤雨刀是否如传言般厉害。”邱星海冷哼,再提气劲反击。

铁三面色如铁,骤雨刀第一式到第八式接连使出,在孟淮安死后的七年里,铁三一直勤练刀法,这八式骤雨刀早已被他练得炉火纯青,威力已不逊色于孟淮安亲自使出。

可他的敌人是当今武林稳稳的第一人,八式刀法齐出也依旧只能和邱星海平分秋色,不过邱星海也奈何不了铁三。

两人再次僵持,招招凶险,式式要命,让陪在苏长河身边的苏曼音看得一颗心紧紧揪起。

此时的她早已顾不上惊讶铁三竟然是孟淮安的传人,是独步武林的绝顶高手,她只担心铁三的性命安危。


03

厮杀一久,铁三感觉气力不济,论内劲,还年轻的他到底还是差了邱星海不少,拖下去,败的只会是他。

一刀逼退邱星海后,铁三深吸一口气,眼中迸射出精光,体内气劲一转,便把刚从玉坠上看到的第九式用了出来。

顿时,十字形的刚猛刀气从刀刃迅疾飞出,带着碾压一切的可怕威力,眨眼间到了邱星海面前,邱星海脸色大变,连忙运气抵挡。

“砰”一声,刀气劈碎了邱星海的护体罡气,径直轰在他身上,邱星海立刻被震飞倒退,鲜血狂喷,显然身受重伤。

没有任何犹豫,邱星海一落地,便飞速逃离了玉明山庄,没有人敢上去阻拦。

强行使出第九式的铁三,体内气息紊乱,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忙就地盘膝坐下调理内息。

见状,大堂之内的武林名宿才缓过神来,这位骤雨刀的年轻传人,竟然重伤邱星海,将其逼退。

大局已定,回过神来的苏长河立刻把所有人移到偏厅,不要打扰铁三调理内息。若无意外,以后的江湖将是骤雨刀和逆道盟分庭抗礼。

人一走,被破坏得不像样子的大堂安静下来,只有铁三盘坐中央闭目调理,苏曼音很快去而复返,陪在铁三身旁,神色担忧。

不知过了多久,铁三内息稳定下来,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一旁的苏曼音,他站起身,静静看着她,习惯性地微微一笑。

苏曼音被看得双颊飞上一抹嫣红,她低下眉眼轻声问道:“铁三,你还好吧。”

铁三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苏曼音见铁三气色还算好,放下心来,又问道:“爹爹说你用的是骤雨刀法,你是不是孟淮安前辈的传人?”

铁三点点头,如实应了下来。

苏曼音嗔怒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还有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装哑巴到山庄来当送菜的车夫?”

“受人之托。”铁三想到阿爹,眼里闪过一抹哀伤,又拿出合在一起的两块玉坠,简单说了几句事情经过。

“原来是这样,娘临终一直耿耿于怀的人原来是孟前辈。”

苏曼音听完,脸上有些失望,但很快又露出笑容说道:“铁三,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打败了逆道盟的盟主,明天你肯定会名扬天下,但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高手大侠,你曾答应过我,要帮我驾车陪我游历江湖的,高手不能说话不算话,要实现承诺。”

“好。”铁三看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苏曼音开心地笑了,又说道:“那你以后还要教我武功。”

“不教。”铁三冷冷说道。

“为什么?”

“练武太辛苦。”

“那要是碰到厉害的坏人怎么办?”

“我打跑他。”

“那你要不在我身边呢?”

“不会。”

“什么不会?”

“我不会不在你身边。”

 

END


共享老婆的闹剧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她上了谁的”炕“(全)

冒着热气的rou/体

离奇出现的女人

离奇出现的女人(下)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下)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苏曼音哭了一阵,心里好受多了,她收住眼泪,和铁三交代几句,便跳下屋顶回房睡觉了。

    铁三突然看到苏曼音坐过的地方遗落下一块玉坠,他捡起来一看,有些吃惊,忙从自己怀里掏出一块相似的玉坠,两块玉坠边缘的齿形完全匹配。

    铁三想到阿爹临终前说的关于玉坠是一对的话,压抑住心跳,把两块玉拼在一起,对着月光,悬在眼前一看,玉坠之上赫然显现出自己一直在找的骤雨刀法第九式。

    铁三忙记下刀法,眼神顿时亮如星辰。

    江湖局势扑朔迷离,苏长河担心迟则生变,就近挑选了黄道吉日嫁女,和金钱帮结盟抵抗逆道盟。

    时间转眼来到苏曼音出嫁的日子,这一天,苏曼音居住的院子里人出人进,每个人都忙得脚不点地,没有人注意到一直站在苏曼音房外的铁三。

    今日的铁三手中多了一柄带鞘的长刀,他站在门外一丝不动,目光直直盯着苏曼音房间的窗子,那里面,经验丰富的婆子正在帮她梳妆。

    就在这时,一个丫鬟匆匆忙忙跑进来禀告,说金钱帮迎亲的队伍到了,庄主要小姐快点准备。

    闻言,忙碌的下人做事顿时更加迅速。

    铁三的目光也变得热切起来,站了一会,转身要往门口走去时,突然又一个丫鬟着急忙慌地跑进来,吼道:“小姐,不好了,金钱帮他们竟然带着一具棺材前来迎亲,庄主和他们在大堂争起来了。”

    她话说完,一袭红装的苏曼音跑了出来,一眼看到廊下的铁三,不由分说便往大堂走去。

    铁山目光露出寒芒,迈步跟了上去。

    山庄大堂中,气度威严的苏长河怒容满面,和大堂中央一位双眼狭长阴鸷的中年人对峙,后者身旁放着一具黑漆漆的棺材。

    “钱善运,我诚意嫁女,你却带一具棺材来此,想干什么?”苏长河怒问道。

    阴鸷的中年人正是如今金钱帮的帮主,此时不少前来道喜的武林友人,也全都面带怒容看向钱善运,想听解释。

    钱善运轻蔑一笑道:“苏兄,我今日可不是为了迎亲而来,是代邱盟主传话,十日之内你若是不交出山庄产业,跪地臣服,你这山庄上下恐怕会血流成河。”

    一石激起千层浪,堂中众多武林好手全都为之变色,苏长河喝道:“原来你已做了逆道盟的走狗,我苏长河真是瞎了眼,竟然会和你联姻,你今日既然来了,就别想活着离开。”

    话未落,人已经闪掠飞出,拳头直逼钱善运眉心,钱善运身为一帮之主,也是江湖响当当的高手,见苏长河杀过来,立刻后退还击。

    “苏长河,我们是故交才劝你几句,你应该清楚邱盟主武功盖世,逆道盟江湖称尊已是大势所趋,别再负隅顽抗,害了全庄上下的性命。”钱善运边退边说。

    他这话也是说给所有堂内尚未归顺逆道盟的武林名宿,顿时不少人面露迟疑深思之色。

    “哼,归顺?那也要先取你的狗头!”苏长河气急交加,招式越来越凌厉。

    钱善运论武功差了苏长河许多,在苏长河不要命的攻击之下,渐渐力乏,当苏曼音和铁三赶到时,刚好看到苏长河一掌印在钱善运的心口,将他拍飞撞在柱子上,口吐鲜血。

    苏长河乘胜逼近,抬手要将钱善运毙命时,一道气劲突然袭来,已经受伤的苏长河忙运劲抵挡,却是被轰得倒飞回去。


    02

    “爹!”苏曼音焦急大呼,上前扶住苏长河,后者一声闷哼,嘴角溢出鲜血,却强行将涌入口中的鲜血咽下。

    “我没事。”苏长河看一眼女儿,宽慰道。

    这时,大堂门口一个戴着银色面具的人飞掠进来,一见来人,堂中所有人的脸色都彻底变了。

    来人正是如今逆道盟的盟主邱星海,压得整个武林喘不过气来的人。

    “玉明山庄苏长河,你好大的胆子,钱善运今日代我传话,你也敢对他动手,那你这玉明山庄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邱星海幽幽开口,扫过大堂一眼,又缓缓道:“尔等谁想寻死,尽可帮他。”

    说完,便一步一步地朝着苏长河走过去,他走得很缓慢,可整个大厅却死一般压抑。

    苏长河自知无力抵挡,忙对女儿说道:“曼音,爹等会拼死拖住他,你一定要趁机跑出去。”

    说完,脸上露出决然之色,苏曼音顿时泣不成声。这时,铁三突然上前伸手压下要上前拼命的苏长河,轻轻说道:“苏庄主,他交给我,你带苏小姐离开。”

    铁三语出惊人,苏长河与苏曼音都愣了一下。却见铁三面色沉静,不由又在心里生出一点希望。

    “小兄弟他是……你……”苏长河想要说什么,铁三却已挡在他和苏曼音面前,浑身气势和之前截然不同,像一柄藏锋已久的刀突然出鞘,凌厉骇人。

    顿时,大厅内所有武林名宿都露出极度吃惊之色,邱星海也停下了脚步,望着铁三,沉声开口:“苏长河,原来你找了一个这样的帮手,不过照样逃脱不了死在我手上的命运。”

    话落,人如闪电飞出,铁三也在刹那间出鞘抵挡,同样快如闪电。

    两人一交手,肆虐的气劲立刻将两边座椅掀飞,一时间,整个大厅都被纳入两人对战的气场之中,而让在场所有武林名宿惊骇的是,那个仆人装扮的年轻人竟然能和逆道盟盟主分庭抗礼。

    “曼音,他是什么人?”苏长河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问女儿。

    “他……他是后院菜园负责往城里酒楼送菜的车夫。”苏曼音也彻底惊住了,如实回道。可说完却意识到不对,能和逆道盟盟主交手,并且不落下风的人会是一个送菜的车夫?

    苏长河听得更加惊骇,但眼神中却露出希冀,眼下整个山庄的存亡都寄托在了这个神奇的年轻人身上。

    邱星海的强大让整个武林都无力反抗,初出茅庐的铁三,自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这一刻,他终于用出潜藏已久的骤雨刀法。

    刀法一开,铁三的气势再变,铁刀在他手中仿佛有了生命,一刀刀如同疾风骤雨猛劈向邱星海,一瞬间,竟然把这位威震天下的逆道盟盟主压在了下风。

    “这是……骤雨刀法!”苏长河惊呼出声,整个大堂的武林人士也全都被惊得瞪大眼睛。

    谁也不敢想象,这位神秘的年轻人竟然是骤雨刀的传人!

    认出铁三来历,不少人彻底心安。孟淮安和骤雨刀的故事虽已过去多年,但威名却早已深入人心。

    “原来你是骤雨刀的传人,也好,我倒要看看,这骤雨刀是否如传言般厉害。”邱星海冷哼,再提气劲反击。

    铁三面色如铁,骤雨刀第一式到第八式接连使出,在孟淮安死后的七年里,铁三一直勤练刀法,这八式骤雨刀早已被他练得炉火纯青,威力已不逊色于孟淮安亲自使出。

    可他的敌人是当今武林稳稳的第一人,八式刀法齐出也依旧只能和邱星海平分秋色,不过邱星海也奈何不了铁三。

    两人再次僵持,招招凶险,式式要命,让陪在苏长河身边的苏曼音看得一颗心紧紧揪起。

    此时的她早已顾不上惊讶铁三竟然是孟淮安的传人,是独步武林的绝顶高手,她只担心铁三的性命安危。


    03

    厮杀一久,铁三感觉气力不济,论内劲,还年轻的他到底还是差了邱星海不少,拖下去,败的只会是他。

    一刀逼退邱星海后,铁三深吸一口气,眼中迸射出精光,体内气劲一转,便把刚从玉坠上看到的第九式用了出来。

    顿时,十字形的刚猛刀气从刀刃迅疾飞出,带着碾压一切的可怕威力,眨眼间到了邱星海面前,邱星海脸色大变,连忙运气抵挡。

    “砰”一声,刀气劈碎了邱星海的护体罡气,径直轰在他身上,邱星海立刻被震飞倒退,鲜血狂喷,显然身受重伤。

    没有任何犹豫,邱星海一落地,便飞速逃离了玉明山庄,没有人敢上去阻拦。

    强行使出第九式的铁三,体内气息紊乱,忍不住吐出一口鲜血,忙就地盘膝坐下调理内息。

    见状,大堂之内的武林名宿才缓过神来,这位骤雨刀的年轻传人,竟然重伤邱星海,将其逼退。

    大局已定,回过神来的苏长河立刻把所有人移到偏厅,不要打扰铁三调理内息。若无意外,以后的江湖将是骤雨刀和逆道盟分庭抗礼。

    人一走,被破坏得不像样子的大堂安静下来,只有铁三盘坐中央闭目调理,苏曼音很快去而复返,陪在铁三身旁,神色担忧。

    不知过了多久,铁三内息稳定下来,他一睁开眼,便看到一旁的苏曼音,他站起身,静静看着她,习惯性地微微一笑。

    苏曼音被看得双颊飞上一抹嫣红,她低下眉眼轻声问道:“铁三,你还好吧。”

    铁三点点头,还是没说话。

    苏曼音见铁三气色还算好,放下心来,又问道:“爹爹说你用的是骤雨刀法,你是不是孟淮安前辈的传人?”

    铁三点点头,如实应了下来。

    苏曼音嗔怒道:“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还有你这么厉害,为什么要装哑巴到山庄来当送菜的车夫?”

    “受人之托。”铁三想到阿爹,眼里闪过一抹哀伤,又拿出合在一起的两块玉坠,简单说了几句事情经过。

    “原来是这样,娘临终一直耿耿于怀的人原来是孟前辈。”

    苏曼音听完,脸上有些失望,但很快又露出笑容说道:“铁三,你知不知道你今天打败了逆道盟的盟主,明天你肯定会名扬天下,但我可不管你是不是高手大侠,你曾答应过我,要帮我驾车陪我游历江湖的,高手不能说话不算话,要实现承诺。”

    “好。”铁三看着她,认真地点了点头。

    苏曼音开心地笑了,又说道:“那你以后还要教我武功。”

    “不教。”铁三冷冷说道。

    “为什么?”

    “练武太辛苦。”

    “那要是碰到厉害的坏人怎么办?”

    “我打跑他。”

    “那你要不在我身边呢?”

    “不会。”

    “什么不会?”

    “我不会不在你身边。”

     

    END


    共享老婆的闹剧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她上了谁的”炕“(全)

    冒着热气的rou/体

    离奇出现的女人

    离奇出现的女人(下)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