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电梯里的躁动(全)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下午两点,遇见咖啡厅里准时播放着Keren Ann的《End of May》,人们沉醉于咖啡般香醇的歌声中。

 

角落里的男子却突然盯着手表上的指针邪魅一笑,轻声倒数:“十,九,八……”

 

“一”还没说出口,只见一个身材曼妙,着火红色低胸长裙的美丽女子打开了咖啡厅的门。

 

只见她刚走到窗边位置坐下,一位服务员就端着托盘走到她身边,“小姐,这是角落里那位英俊的先生为您点的蓝山咖啡,请慢用。”

 

赵诗乐疑惑地往角落一望,四目相对,男子微微一笑,点头示意。

 

赵诗乐顿时双颊晕红,纤纤细手将垂落在脸颊旁的卷发向耳后一勾,饶有兴趣地看着男子,朱唇轻启,“有意思。”

 

她施施然起身,拿起咖啡杯走到英俊男子对面坐下。

 

“谢谢你的蓝山。”

 

“每天下午两点,你都会准时穿一身红裙出现,点一杯蓝山坐在窗边的位置上,这已经是我第十次在遇见咖啡厅见到你了,你说,这是不是缘分?”

 

梁有廷边说着边想起第一次看到她时的惊艳场景,阳光正好,一袭红裙的少女坐在窗边饮着一杯蓝山若有所思,画面美好的像五月的艳阳,灼烧着他剧烈跳动的心脏。

 

这是他第十次遇见她,他想,这就是缘分。

 

赵诗乐看着男子陷入回忆的脸庞,她如黑曜石般耀眼的美眸一怔,站起身俯下身子,青葱手指将他的下巴一挑,“是缘分的话,你要如何?想要更深入地了解我吗?”

 

梁有廷确信,她说“深入”二字时眼神是魅惑勾人的,还轻咬了下嘴唇,这是在暗示吗?

 

梁有廷垂眸,入眼就是她因俯下身子而泄露的春光,他眼眸一暗对上她的视线,右手捏着她的尖下巴,声音已有些沙哑,“如果我说想呢……”

 


02


宾馆电梯里,俊男美女吻得难舍难分,梁有廷火热的手掌不断地抚摸着赵诗乐的娇躯,女子敏感地娇喘出声,男子眼眸更暗,离开红唇,将女子抵在电梯角落,埋下头,在女子香甜的颈间处肆意舔舐。

 

到达房间时两人的衣裳已经混乱不堪,梁有廷面色通红,仿佛刚刚喝的不是咖啡,是酒。

 

他急不可耐地扒下她的红裙子,光洁无瑕的肌肤,火辣的身材点燃了最后一丝理智,他的呼吸变得粗重,就在这时,不要命的女人还像蛇一样缠上了他的腰,眼神妖娆。

 

他再也忍不住,狠狠地撞进了女人的身子,两人一起发出了满意的叹息,眼里充斥着情欲的他不知疲倦地重复着身下的动作,紧紧地抱着女人释放自己。

 

房间里令人窒息的声音直至下午六点才渐渐消停。

 

赵诗乐躺在梁有廷怀中将自己的名字和电话存入他的手机中。

 

梁有廷怀抱娇躯,手不安分的在赵诗乐身上游走,他在她脖颈处呢喃:“你真是个妖精……”

 

赵诗乐轻笑,“你那是没见过我姐姐,我姐姐才是真正的妖精,但凡是见过她跳舞的人,没有一个不为她着迷的。”

 

“哦,是吗?那我可真想一睹你姐姐的芳容。”话刚说完,腰间就被猛的一掐,梁有廷痛呼出声。

 

“其实我跳舞也很迷人哦,你要不要看啊。”赵诗音媚眼销魂,眼睛一眨,细手轻抚上男人的胸膛。

 

“我觉得你还是在床上比较美。”说着就要将赵诗音重新压回身下。

 

赵诗音娇嗔着躲开梁有廷的手臂,翻身下床,看一眼墙上的钟,“哎呀,六点半了,我得回家了,要不然仔仔该饿坏了。”

 

“仔仔?”梁有廷眼底一瞬间冰冷,看着正在穿衣服的赵诗音。

 

她利落地穿好衣服,缓缓道:“仔仔就是我家的狗狗啊,它可乖了,明天带来给你看,明天下午两点,遇见咖啡厅,不见不散哦。”

 

说罢,朝梁有廷抛了个媚眼后才离开房间。

 

梁有廷看着离去的倩影,心中不免遗憾,本以为今晚不用去酒吧找乐子了,“算了,看我明天怎么捞回本,今晚就继续去酒吧凑合凑合吧。”

 


03


夜里九点半,美女、美酒和音乐混合的疯狂天堂——老地方酒吧里,重低音音响刺激着人们躁动的内心,他们伴着音乐放肆地舞动。

 

不少衣着性感的妖娆女郎贴着梁有廷热舞,他邪魅一笑,搂住一个性感女子的腰,却突然瞥见不远处的座位坐着熟悉的身影。

 

他果断抛下周身的女郎,向那个今天下午给他带来无穷快乐的女人走去。

 

他走近后一看,果然是赵诗乐。

 

赵诗乐今晚穿着一件宽松的黑色牛仔外套,下身是黑色的牛仔裤,原本散开的卷发也扎成了简单的马尾,整个人显得慵懒又随性,依然美得不可方物。

 

赵诗乐淡淡地看着舞台上领舞的女生,眼里竟渐渐起了雾气,眼角滑落一滴泪。

 

梁有廷看着赵诗乐,隐隐觉得今晚的赵诗乐有点陌生,她周遭散发着闲人勿近和冰冷的气息,冷酷的神情下落下一滴泪,那滴泪竟震撼了他的心。

 

他坐到赵诗乐旁边搂住她的腰,刚想开口安慰她,就被扇了一巴掌,赵诗乐依然是淡漠的神情,不带一丝情感的声音:“滚。”

 

被莫名扇了一巴掌的梁有廷怒火中烧,刚要抓住她的手问,头部就被重物袭击,晕了过去。

 


04


第二日,梁有廷在医院醒来,头痛欲裂,他拿起手机打通了酒吧老板的电话,询问昨晚的情况。

“你昨晚被一个美女打晕后,我就派人送你去医院,幸好没有大碍,等我回过头找她的时候,她已经不见了,要不要我派几个人找找……”

“好了,我知道了,我自己会解决的。”

 

挂断电话后,他若有所思,想起了赵诗乐曾经说她有个姐姐,昨晚那个清冷的女子会不会是她的姐姐?

 

他刚想给赵诗乐打电话确认就收到了赵诗乐的短信。

“两点钟来风格雨林7栋101找我,我有很重要的事跟你说。”

梁有廷到达,门开着,他迈步走进去,一只拉布拉多犬从拐角冲了出来咬住他的裤脚。

 

梁有廷一惊,两年前喝醉酒被狗咬的阴影到现在还无法消除,他急于摆脱它,便用另一只脚将它踹向一旁。

 

拉布拉多犬呜咽一声,赵诗乐连忙跑出来抱着受伤的仔仔哭出声来,赵诗乐的眼睛里瞬间迸发出仇恨的光芒。

梁有廷看着背对着他哭泣的赵诗乐,不禁无语,“不就是条狗嘛。”

“仔仔是我的亲人!它平时都很乖的,不懂今天为什么那么反常……”赵诗乐抽抽噎噎地说。

看到赵诗乐的眼泪,他突然想起昨晚的事,他跟赵诗乐说了昨晚的经过。

 

“那是我姐姐赵诗音,我姐姐自从出车祸后就不能再跳舞了,也渐渐变得不爱说话,脾气也变得很古怪。”

 

“她一直对我有敌意,嫉妒我还能跳舞。”

 

“但她昨晚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带着你今晚九点到老地方酒吧她经常坐的位置等她,她也许是已经知道我们俩的关系了,你陪我去吧。”

 

果然和他想的一样,昨晚那个冷酷的女人根本不是赵诗乐,而是她姐姐——赵诗音!

 

如果说赵诗乐是五月的骄阳,那赵诗音就是初秋的寒月。

 

若是今晚能把两姐妹一起拿下,那滋味肯定不言而喻。

 

“好,那今晚九点,我们在老地方见。”

 


05


赵有廷带着足量的春药来到位置上,发现两姐妹都没来,他便点了三杯酒,往三杯酒里都下了春药。

 

“既然要玩,就玩大的。”梁有廷一想起两姐妹的火辣身材,内心躁动不已。

 

“怎么是你,赵诗乐呢?”赵诗音又是一脸冷淡,穿着一身黑衣走到位置坐下。

 

“她应该是有事耽误了,我们先喝点酒等她一会儿。”

 

赵诗音冷冷地看着他,但瞥见桌上的酒,还是拿起来喝了一口。

 

梁有廷满意一笑,也拿起酒杯喝了一口。

 

不到五分钟,两人就满面通红,听着赵诗音的喘息声,梁有廷再也忍不住了。

 

“算了,不等诗乐了。”

 

然后他将意识渐渐模糊的赵诗音带去了最近的宾馆。

 

漆黑的房间里一室旖旎。

 

与此同时,宾馆的另一个房间里,一个神秘人在电脑前手法快速地敲打着代码……

 

清晨,赵诗乐醒来时感觉全身像散了架似的疼。

 

她坐起身,看见旁边躺着全身赤裸的梁有廷,他的左胸口处还插着父亲送她的日本短刀,她颤抖着手试探他是否还有气息。

 

她恐惧地向后瘫倒,梁有廷死了……

 

 

06

 

赵诗乐渐渐冷静下来,她给一直在追求她的梁彦打了电话。

 

梁彦是梁有廷的堂弟,由于父母早早过世,他一直在梁家过着寄人篱下的生活。

 

大学时代,刻苦学习编程的梁彦有一天目睹了赵诗乐跳舞的风姿,发现他的世界不再是黑和白、1和0,于是他开始对赵诗乐展开了狂热的追求。

 

“我也不懂怎么回事,昨晚本来要去见我姐姐的,但是今早醒来,就发现梁有廷身上插着我父亲送我的刀躺在我旁边,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什么,梁有廷死了!你在哪里?我现在过去找你。”

 

赵诗乐哭着说出了宾馆名字,这时,一群警察却已经破门而入。

 

警局里,赵诗乐百口莫辩,毫无疑问,她如今是警方最大的怀疑对象。

 

刀上的指纹是她的,人也死在了她的身边,昨晚宾馆的监控摄像系统还恰好坏了。

 

她灵光一闪,好像想到了什么,突然激动起来,“一定是我姐姐杀的。

 

昨晚我没印象了,但昨天下午我和有廷约好了晚上去见我姐姐,我醒来就是早上那副样子了,一定是她杀了人要嫁祸给我!

 

她还是恨我,她恨我在车祸中毫发无伤,而她的腿却受了重伤,从此再也不能跳舞。”

 

白警官见赵诗乐太过激动,估计也问不出什么了,只能将她暂时关押在看守所。

 

破案口也许在赵诗乐的姐姐身上,他驱车赶到赵诗乐居住的小区。

 

 

07

 

他敲响了赵诗乐邻居的门。

 

“警察,现在赵诗乐涉嫌一桩杀人案,需要你配合调查。”白警官向一个中年妇女亮出证件。

 

“啊,诗乐杀人了!这不可能,诗乐那么善良又可怜的一个孩子怎么可能会去杀人呢?”

 

中年妇女是赵诗乐家十几年的老邻居,说起赵诗乐滔滔不绝。

 

“诗乐这孩子从小到大都讨人喜欢,跳舞拿了好多奖。

 

本来美好幸福的一家人却因为两年前那场车祸,只留下了诗乐一人,诗乐也因这场车祸双腿受了重伤,今年才刚恢复,但也永远不能跳舞了。”

 

“等等,是诗乐双腿受重伤,那她姐姐呢?”

 

“诗乐没有姐姐啊,她是独生女……”

 

白警官眉头紧锁,如果赵诗乐没有说谎,那她不就是双重人格?

 

白警官思考了一番,来到了梁有廷家里。

 

梁彦回到梁家时正好听到赵诗乐可能是双重人格的事,大学里学过心理学的他主动请缨去协助警方调查。

 

白警官带着心理医生来到看守所,把心理医生留下后,深深地看了一眼赵诗乐便离开了。

 

“梁彦你怎么来了?你是不是来救我的?人真的不是我杀的。”

 

赵诗乐如同抓住救命稻草似地扑到梁彦怀中,梁彦就是白警官带来的心理医生。

 

梁彦轻轻地拍打着赵诗乐的背,慢慢安抚,“我相信人不是你杀的,但是,刚刚白警官已经跟我说了你的大致情况,我们现在怀疑你患上了双重人格,你是不是一直以为自己还有个姐姐。”

 

“我本来就有个姐姐啊,我姐姐是赵诗音!”赵诗乐从他的怀中抬起头奇怪地看着他。

 

“可是,你是你们家的独女,你并没有姐姐。”

 

“我们怀疑是两年前那场车祸给你带来了巨大的心理创伤,你潜意识里希望自己的双腿没有受伤,所以就出现了第二人格——你姐姐赵诗音。”

 

赵诗乐眸光一闪,突然很痛苦地抓着脑袋,“啊”的一声晕了过去。

 

 

08

 

晚上,赵诗乐在医院醒来,一脸清冷地看着病床边的梁彦。

 

梁彦察觉到她自带的冰冷气质,“你是诗音?”

 

赵诗音不置可否,“想问什么?”

 

“两年前的车祸到底是怎么回事?”

 

赵诗音的脸瞬间煞白,似是不愿让人看出她的痛苦,她闭起眼睛,慢慢回忆道:“那天我刚拿了个舞蹈大赛的金奖,全家准备出去庆祝。

 

突然一辆黑色轿车闯了红灯直冲过来,我立刻打方向盘向另一边躲闪,却撞上了另一辆车,我父母的哮喘病当场发作……”

 

赵诗音停顿了下,梁彦一看,赵诗音已泪流满面。

 

“我当时被安全气囊救了一命,只知道仔仔从副驾驶大开的窗户里跳出去,咬住了那人的腿,可不久又听到汽车发动的声音!

 

若是他当时肯打个急救电话,车里的生命也许还有救,若是他没有酒驾,两个家庭根本不会支离破碎!

 

他该死!他死一万次都不足以消除我的仇恨!”

 

赵诗音满眼通红,悲痛欲绝。

 

“你什么时候知道梁有廷就是当年酒驾使你家遭遇车祸的那个人?”

 

“约他见面的前一天就已经确定是他了,见面的那天晚上我带了父亲送我的日本短刀准备了结他,没想到那禽兽竟然在我的酒里下了药,之后我就不记得了。”

 

“之后你就在床上杀了他?”

 

“我都说了,我不记得了!”赵诗音情绪激动地怒吼出声。

 

过一会儿,她又恢复了冰冷的神情。

 

梁彦凝视了她许久,“好,那你先睡吧。”

 

梁彦离开后,赵诗音立刻放松下来,不再是冰冷的神情,眼底晦暗不明。

 

赵诗乐不是双重人格。

 

她其实一个月前就已经调查出当年的逃逸司机,那个害她家破人亡的混蛋就是梁有廷。

 

她不能将此事交由警方处理,当年梁有廷酒驾造成事故却能全身而退就直接说明了梁家的势力已经只手遮天,她必须要让他付出血的代价!

 

她开始了缜密的计划,经过调查,她发现梁有廷最大的弱点是贪恋美色,在美色面前,他的理智和防御力都会大幅度下降。

 

于是她开始频繁地出现在他常去的遇见咖啡厅,着一身红让他能很快注意到她。

 

还捏造出一个清冷的姐姐赵诗音在酒吧与他邂逅,将他打晕从而引起他的注意。

 

在她下定决心刺杀他前,还将他引到她家做最后一次确认。

 

仔仔是拉布拉多犬,到现在依然能通过嗅觉辨认出当年酒驾逃逸的人,当他到她家时,仔仔果然认出了他。

 

那天晚上她本想喝完酒就将他刺死,却不想中了他下的药,但刺死他的确实是她的刀,难道是自己意识不清醒时杀了他?

 

本来她计划杀了他之后就让梁彦带她远走高飞,却不料先被警察抓起来了。

 

还好她一开始就想到了这个最坏的后果,她从一开始就将自己伪装成了双重人格。

 

这样即便他们一口咬定是她杀了人,作为双重人格的她涉嫌杀人案也不用负法律责任。

 

就在赵诗乐表情变化莫测时,她不知道门口有一双黑眸紧紧地盯着她。

 

 

09

 

白天,梁彦抱着赵诗乐,轻柔地抚摸着她的卷发,深邃的眼睛精光一闪做了一个决定。

 

“诗乐,我带你走吧,我再也不能忍受他们将你关在这了,不管人是不是你杀的,我都要带你走!

 

我已经买好了今晚去加拿大的机票,今晚九点我会将守夜的警察支开,你抓紧时间跑到一楼的北门出口与我会合。”

 

赵诗乐的眼睛里似有泪光闪动,她紧紧地抱住眼前这个男人,感动地说不出话,只能流着泪点点头。

 

晚上九点,赵诗乐发现门口果然没有人,她满脸欣喜地跑向一楼,仿佛希望就在眼前。

 

她跑向北门看见了梁彦,眼里满是幸福和喜悦。

 

突然角落里冲出了几个警察将她抓住,她看着一动不动的梁彦,内心突然明了,心里是无限的悲凉和痛苦,声音很是苍凉,“你骗我。”

 

“不用这种方法,怎么知道你是伪装的双重人格。

 

虽然你演的很像,但是我昨晚在你门口偷看已经将你识破了,今天试探一下你,你果然中招了。

 

你不知道吧,双重人格即使知道对方的存在,但是一方得知的信息,另一方是不可能知道的。

 

我白天告诉诗乐的信息,晚上的诗音怎么会知道呢,所以,你根本就是伪装出来的双重人格,为了逃避杀死梁有廷后要承担的法律责任!”

 

“为什么你要这么对我,为什么!”赵诗乐心如死灰,她已经不再辩解,她只是没想到她最终会载在梁彦手上。

 

梁彦冷笑一声,看着赵诗乐被带走。

 

 

10

 

呵,为什么?

 

梁彦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喂,大伯,我已经将杀害有廷的人送进监狱了,您答应我的事可不能反悔啊。”

 

电话那头,梁有廷的父亲一脸悲痛,“只要能将杀害有廷的凶手送进监狱,我有什么不能付出的?

 

反正有廷已经不在了,梁氏集团以后就由你接管了,我明天就让秘书把公司转让合同送到你的办公室。”

 

梁彦满意地挂断电话,嘴角勾起瘆人的笑。

 

 

11

 

第二日,各大媒体争相报道K市奇闻:“女子伪装双重人格杀害梁氏太子爷……”

 

梁彦坐在梁氏集团CEO位置上看向窗外,轻轻地说了声“对不起”。

 

对不起,诗乐,杀害梁有廷的人其实是我。

 

那天晚上我在酒吧看到你和梁有廷亲亲我我,便跟着你们去了宾馆,订了一间你们隔壁的房间。

 

在你们房间门口我看到了从你黑色外套口袋里掉出的刀,便用衣服包裹着刀将刀带回了隔壁房间。

 

想起这么多年一直在梁家寄人篱下的心酸日子,一种可怕的念头油然而生,今晚是个好时机,我决定借你的手将梁有廷解决了。

 

我先出去买了手套和夜视镜,回来后我用电脑编写代码,入侵宾馆的监控摄像系统,将其攻击。

 

一切完成后,我戴上夜视镜和手套,拿起你的刀来到了你们的房间,将正在翻云覆雨的梁有廷刺死,一切都是如此的顺利。

 

第二天早上也是我报的警。

 

我本来以为事情会轻易结束,却在梁家听闻白警官跟梁有廷的父亲说你也许是双重人格,恐怕很难定罪。

 

看着梁有廷的父亲悲痛的脸,我想我也许能得到我原本想都不敢想的东西——梁氏集团接管权。

 

爱子心切的梁有廷的父亲承诺我,只要我能将杀害梁有廷的凶手送进监狱,他就把梁氏集团的接管权转交给我。

 

但他到死恐怕也想不到,我才是杀害他儿子的真正凶手。

 

所以,对不起,为了我的美好未来,我不得不将你送进监狱。

 

我虽然很爱你,但我更爱权利和金钱。

 

下午两点,梁彦走到落地窗前看着五月的艳阳,不禁想起那个如烈日般灿烂的女子。

 

梁氏集团对面的遇见咖啡厅里又准时播放着Keren Ann的《End of May》,今天是五月末了吧,这一切终于结束了......


END


共享老婆的闹剧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她上了谁的”炕“(全)

冒着热气的rou/体

离奇出现的女人

离奇出现的女人(下)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