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孟晚舟被判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上)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夜已深了,整个大地都笼罩在一片漆黑之中。

 

高楼的几百扇窗户中,唯有一扇窗户,在此时透出了细微的灯光来。

 

充满了荷尔蒙的房间里,电视是开着的。

 

但是,房间里的人,谁都没有留意电视上正在播放些什么内容,他们专注于彼此,尽情地享受着这一夜的欢愉。

 

女人像一条滑腻柔软的蛇,缠上了男人的身体。

 

男人忘情地吮吸着女人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女人身上的香味,像最有效的催情剂,一下子激发了男人的最原始的情欲。

 

“王总……再用力点……”女人骑在男人的身上,扭动着自己的腰肢,如一根在风中飘动的柳枝。

 

听到女人的呻吟声,男人的动作果然变得更猛烈了。

 

这时候,电视上突然重播了一则新闻:

 

“今日,陈氏集团的公子陈若风与叶氏集团的千金叶雪大婚,各界人士纷纷送上祝福。这一场世纪婚礼在巴厘岛举办,据传花费了近3亿人民币……”

 

听到这里,床上的女人蓦然抬起头,看了电视一眼。

 

陈若风和叶雪一向低调,因此媒体在播报他们的新闻时,根据当事人的意愿,对他们的脸部进行了模糊处理。

 

但是,还是可以从婚礼照片上看出,身穿白婚纱的叶雪,笑得那么美,那么甜,就像是从童话中走出的公主。

 

床上的女人紧紧地盯着电视屏幕上的叶雪,眼里突然露出了仇恨的凶光。

 

察觉到女人动作的停顿,男人疑惑道:“霜,怎么了?”

 

“没什么。”

 

女人更加卖力地迎合男人,终于在越来越高涨的情绪中,攀上了高峰。

 

 

02

 

听到手机铃响,傅小婉放下手中的杂志,起身去拿手机。

 

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来电人是叶雪时,傅小婉愣了一下。

 

“喂,小婉!”叶雪的声音听起来很愉快,“最近过得怎么样?”

 

“老样子咯。”傅小婉说,“倒是恭喜你啊,终于和若风修成正果啦。”

 

“没诚意,你要恭喜我,也得当面恭喜才行啊。”

 

叶雪嗔道,“你一毕业就跑到美国去定居,我两都好久没见了!这次,我办了一个新婚party,你无论如何都要飞回来参加,咱们姐妹俩好好叙叙旧。”

 

“对了,把你的老公也带过来玩吧。”末了,叶雪又补上一句。

 

挂掉电话,傅小婉坐在沙发上,心里很不是滋味。

 

在大学时期,她和叶雪是最好的闺蜜。

 

那段时间里,她发了疯地喜欢陈若风,但是陈若风却拒绝了她的告白,和叶雪在一起了。

 

她看着陈若风和叶雪出双入对、恩爱非常,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可悲的跳梁小丑。

 

从那时候起,她就不把叶雪当姐妹了。

 

但是,傅小婉还是决定要回国参加叶雪的新婚party。

 

她想再见见陈若风。

 

“我准备明天回国参加叶雪的新婚party,你要不要一起?”傅小婉拨通了老公王越的电话。

 

此时的王越正巧在叶雪所在的S城出差,王越说:“当然去,我早就想认识陈若风和叶雪了。你到S城的时候,跟我说声。”

 

“好。”傅小婉冷淡地说道,挂断了电话。

 

 

03

 

陈家的别墅前,有一片偌大的草坪,陈若风和叶雪的新婚party就在这片草坪上举办。

 

现场布置得精致而华美,白色的香薰蜡烛散发出柔和的光芒来,洒在满地的花瓣和气球上。

 

听说傅小婉和王越已经到了现场,叶雪和陈若风连忙前去迎接。

 

傅小婉远远地便看见了携手而来的两人。

 

叶雪身穿昂贵的深V蓝色礼服,紧身的礼服包裹住她玲珑的身段,酥胸微露,娇媚而性感。

 

而陈若风,着一身雪白的西装,笔挺地站在叶雪的身畔,如同临风玉树。

 

这么多年了……陈若风还是这么的英俊,这么的风度翩翩。

 

再看看站在自己旁边的王越,半秃头,啤酒肚,形容猥琐,还一脸色眯眯地上下打量着叶雪。

 

滚滚的妒火在傅小婉的心底燃烧,她暗暗地攥紧了拳头。

 

“小婉,我可想死你了!”叶雪两步上前,给了傅小婉一个巨大的拥抱。

 

紧接着,叶雪向王越伸出手来:“这位是王先生吧?你好。”

 

没想到,王越趁着和叶雪握手的空当里,摸了一把叶雪柔软滑腻的手背。

 

叶雪皱了皱眉,当即对王越没了好感,但是当着陈若风和傅小婉的面,她也不好说什么。

 

陈若风和傅小婉寒暄了几句,就请他们进场入座了。

 

陆续有来宾进场,叶雪端着高脚杯,穿梭在人群中,一个个地问好过去。

 

在这个过程中,一直有一双眼睛,紧紧地盯着叶雪,目光中满是炽热和欲望。

 

中途,叶雪去洗手间补了个妆。

 

洗手间里只有叶雪一个人,她出门的时候,突然从角落窜出一个男人来,将她堵在墙角,捧住她的脸就是一顿狂吻,一边吻,一边揉捏着叶雪的胸。

 

叶雪吓了一大跳,待到看清眼前的人是王越后,甩手便给了王越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非常重,王越退后一步,懵了一下。

 

“王先生,请你自重!”

 

叶雪大声道,“你看清楚,站在你面前的,可是我,叶雪!不是你能够随随便便玩玩的女人!你这么做,对得起小婉吗!”

 

叶雪愤怒地瞪了王越一眼,走出了洗手间。

 

“呸!”站在原地的王越回过神来,往地上啐了一口,“婊子!装什么清纯?”

 

在后来的晚宴上,叶雪的心情极度不佳,陈若风问她怎么了,叶雪想了想,还是不要把事情闹大了好,于是随便编了个理由搪塞过去。

 

之前就听说,傅小婉的老公王越,是个不折不扣的好色之徒,传言果然是真的。

 

叶雪想着,向傅小婉投去同情的目光。

 

然而,傅小婉的目光,却紧紧地锁在叶雪身边的陈若风身上。

 

                          

04

 

“雪儿,我们今晚去酒吧玩一下,怎么样?”

 

接到傅小婉的电话时,叶雪正在逛街。

 

不知怎么的,她这几天总觉得,有人在背后跟着她,但是一回头,后面却什么都没有。

 

叶雪回过头来:“酒吧?这个……若风不喜欢我喝酒的。”

 

“我记得你以前很喜欢泡吧的,大学毕业以后,我们姐妹俩就没一起去酒吧玩过了……”

 

傅小婉的语气中带着委屈,“你就当陪我这一次,不告诉若风就行了。”

 

“就我们两个人去吗?”叶雪可不想再看见傅小婉那个一脸油腻猥琐的老公。

 

“对啊。”

 

“那好。”叶雪答应了。

 

傅小婉显然很开心:“那你发个定位给我,我这就去接你。”

 

半个小时后,傅小婉开着车,准时出现在商场的门口。

 

叶雪逛了一天的街,此时正有些累了,坐上车之后,眼皮止不住地往下耷拉。

 

“雪儿,你先睡一觉吧。”傅小婉侧头看了叶雪一眼,“酒吧有点远,到了我再叫你。”

 

叶雪应了一声好,便浅浅睡去了。

 

等到叶雪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全黑了。

 

一看表,表上显示现在是晚上十点。

 

“我睡了这么久?”叶雪吓了一跳,看见傅小婉还在开车,疑惑地问了句,“酒吧还没到吗?”

 

叶雪往窗外看去,窗外黑漆漆的一片,只能依稀看到无数高大的树往后飞速倒退而去。

 

这一条长得看不见尽头的马路上,只有傅小婉的车在疾速行驶着。

 

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车辆了,甚至连一个行人都没有。

 

“这是哪?”不好的预感袭上叶雪的心头,她急急问道。

 

傅小婉说:“酒吧的位置比较偏僻,你再等等,马上到了。”

 

过了一会,傅小婉将车开进树林里,在一条大河前停下了。

 

周围群树交错掩映,根本没有半点酒吧的影子。

 

叶雪慌了。

 

这时,突然从树林中窜出了五个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打开车门,便将叶雪往外拖。

 

“这是怎么回事?救命!救命!”叶雪拼命挣扎着,还是被拖了出去,抛在地上。

 

傅小婉冷冷地看着叶雪:“你叫吧,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救你的。”

 

叶雪这才意识到这是傅小婉一手策划的阴谋,她怒吼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傅小婉幽幽走下车,停在叶雪的面前:“陈若风是我的!你抢走了我的陈若风,还要在我面前秀恩爱!

 

那时候,你有考虑过我的感受吗?

 

我的婚姻生活多么不幸,每天都处在崩溃的边缘,而你呢,那么的幸福!凭什么?”

 

说完,她向大汉们使了个颜色,大汉们便开始扒叶雪的衣服,将叶雪的衣服撕扯得七零八碎。

 

肮脏的手在叶雪身上游走拿捏,那些人,轮流进入叶雪的身体,在她的身上肆意纵横。

 

“不,不,我不……”叶雪哭着喊着,眼睛里流露出绝望的神色。

 

凄厉的尖叫声响彻了夜空,傅小婉皱了皱眉头:“吵死了,阿豹,把她的嘴捂住。”

 

一只大手伸过来,紧紧地捂住了叶雪的口鼻,叶雪不断地挣扎,两只脚乱蹬乱踹,过了一会儿,渐渐不动了。

 

阿豹探了探叶雪的鼻息:“死了。”

 

“扔到河里去。”傅小婉说道。

 

于是,大家捡起了地上的衣服碎片,埋进树底的泥土里,将赤裸的叶雪抛入了河中。

 

这时候,后面的树林里突然传出了窸窸窣窣的响声,傅小婉一惊,赶紧叫阿豹去看看。

 

“没事的,是一只野猫。”

 

傅小婉听到阿豹这样说,放下心来,看着慢慢归于平静的湖面,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05

 

接下来的一周内,傅小婉并没有如愿等来叶氏集团千金叶雪失踪的消息。

 

反而一切都风平浪静。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傅小婉想着这些事,心不在焉地逛着街。

 

这家女装店又新上架了许多款式新颖别致的衣服,傅小婉随意翻看着,全没看进眼里。

 

一个人在这时走进了店里,傅小婉瞥了一眼,认出那个人是陈若风时,心里一跳。

 

她正要迎上去问好,突然发现陈若风还牵着一个女子。

 

傅小婉的目光右移,待看清女子的长相时,差点被吓得魂飞魄丧。

 

是叶雪!

 

叶雪好端端地站在陈若风的身边,笑靥如花!

 

傅小婉倒退几步,几乎没站稳身子。

 

“小婉?”陈若风看到熟人,迎上去打招呼。

 

叶雪也走到傅小婉的面前,不过,没等她靠近,傅小婉便急急道:“我、我还有事,先走了。”

 

说完逃也似地出了店门。

 

回家的路上,傅小婉只感觉全身上下的毛孔都竖了起来,冷汗簌簌下落。

 

等到快到了家门口,她才想起,她的包落在店里忘拿了。

 

包里还有许多重要的证件,傅小婉咬了咬牙,只得折回,去店里拿包。

 

幸好,叶雪和陈若风已经走了,包还在沙发的原位上放着。

 

傅小婉把包抱在怀里,瘫坐在沙发上。

 

到底是怎么回事?


SEE YOU


共享老婆的闹剧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她上了谁的”炕“(全)

冒着热气的rou/体

离奇出现的女人

离奇出现的女人(下)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