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一篇被打赏了百万的文章:恒大的金碗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非正当父女关系(全)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深夜。

 

宾馆202房间里传来此起彼伏的声音。

 

缠绵过后,一具曼妙的身体下床,从男人的西装外套中拿出一瓶保健品,递给有点年长但是长相依旧儒雅的老板。

 

江鹰接过保健品,取出两颗胶囊吞下。

 

徐媛知道他有高血压,每晚临睡前吃高血压保健品是他的习惯。

 

江鹰满意于她的乖巧懂事,从钱包里抽出一张黑卡递给徐媛。

 

徐媛看着黑卡眼睛都亮了,一转眼,却眼含热泪地说:“干爹,我不要你的黑卡,你把我当什么女人了,我只要能陪在你身边就好。”

 

江鹰最讨厌女人说这些没有意思的话,起身,穿好衣服,将黑卡放在桌上。

 

“我放桌子上了,这是你应得的。”冷冷地语气,随之伴着一阵沉闷的关门声。

 

徐媛眼眸中闪着别人不清楚的伤痛,盯着黑卡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徐媛是M大学的校花,而江鹰是M集团的CEO。

 

据说江鹰是依靠情色行业才爬到今天这个位置,而徐媛的清丽外表让曾经深陷泥潭的他找到一方净土。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徐媛面对江鹰的糖衣炮弹自然是没抵御住,徐媛也一直很乖,从来没有向他要求过什么,这一点让江鹰在众多的“干女儿”中唯唯对徐媛流连忘返。

 

尤其是她的那双桃花眼,平白就能把人的魂给勾了去。

 

但是,徐媛近段时间频繁地提起想去江鹰的公司看看,这让江鹰越发烦躁。

 

徐媛也察觉到江鹰的不耐烦,那张黑卡也许就意味着这场包养关系的结束。

 

 

02

 

徐媛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租的小公寓。

 

天刚蒙蒙亮,她却被他的男友江杰带着怒气的手一巴掌扇醒。

 

徐媛捂着脸“啊”的一声从睡梦中惊醒,看见一脸怒气,手里拿着黑卡的江杰。

 

“你说!你钱包里的黑卡是从哪里来的!”

 

“阿杰,你听我解释,这是我爸给我的,不是你想的那样!”徐媛带着恳求的目光苦苦解释。

 

江杰看着这张美丽的脸庞,眼神总是透着无辜,楚楚可怜,懵懂无知的表情像极了他的一个故人。

 

每每看到她露出这样的目光,他内心就不忍,他都会怀疑自己被灌了迷魂汤,继而不管她做了什么事,都会选择原谅她。

 

但这一回不同,哪个男人能够忍受被戴了绿帽子,还是比自己有钱的男人的绿帽子。

 

“学校里谁不知道M大校花是农村出来的,这种漏洞百出的谎话说出来,你当我是傻子吗!”江杰愤怒地把黑卡甩在徐媛脸上。

 

“去找你的野男人吧!我们分手!”江杰重重地关上了门。

 

原本在绝望哭泣的徐媛却在门关上的一瞬间,止住了哭泣。

 

她恢复清冷的神情,拨打了一通电话......

 

 

03

 

“给我往死里打!”

 

街角口一群高大威猛,手臂上有刺青的大汉在对一个男子施暴,男子连辩解都来不及就迎来了冰冷的拳脚。

 

等到他被打得快失去知觉的时候,大汉接到了一个电话,接完电话,大汉鄙夷地看了一眼躺在地上血肉模糊的人,“算你走运。”

 

说罢,还狠狠地踢了一脚地上的人,才带着兄弟们离开。

 

远处,徐媛慌张地跑到街口,看到血肉模糊一片,吓的腿一软,抱起地上的人不禁哭了起来:“阿杰,你快醒醒,我现在就带你去医院,你不要怕……”

 

徐媛的右手紧紧地握成一个拳头,眼泪一滴滴地打在江杰脸上,江杰脸上的血迹被一点点冲刷开来,露出原本清俊的面庞。

 

徐媛的声音和眼泪将江杰从鬼门关召唤回来。

 

那一年冬天他高烧不止浑身发冷,一个十七岁的少女也是这样紧紧地抱着他,哭着告诉他不要怕。

 

她的怀抱和徐媛的怀抱一样温暖,从那天起他就告诉自己要好好守护她,可他还是把她弄丢了。

 

眼前女子焦急的模样渐渐和记忆中的身影重叠……

 

江杰凭借着最后一点力气抬起手抚上徐媛白净的面庞。

 

即使已经痛到极致,他还是不忍看到女孩的眼泪,他想擦干她脸上的泪水,告诉她,他没事,别哭。

 

江杰再次睁开眼是在医院,徐媛将他从病床上扶起。

 

“医生说,你有点脑震荡,要多休息,多喝水,来,我来喂你,啊。”

 

说着,就从桌上拿起一杯水递到江杰嘴边,江杰顺从地喝下。

 

在医院的那几日,徐媛虽然衣不解带素面朝天的照顾他,但在江杰眼里,徐媛却比任何时候都美。

 

徐媛累得趴在病床边睡着了,阳光从窗户洒进来,给徐媛娴静的睡颜添上了柔和的光。

 

江杰看着徐媛单纯的脸心生愧疚,自己在外面朝三暮四,四处留情,看见徐媛一张来历不明的黑卡就怀疑她被包养了。

 

当自己招惹上黑帮,那些曾经和他翻云覆雨,说会爱他一生一世的女人都避他如蛇蝎,只有徐媛是真心对他好,真心爱他。

 

他轻轻的在徐媛额头落下一个吻,暗自做了一个决定。

 

 

04

 

当徐媛被带进一个宫殿似的别墅时,她的眼里写满了震惊,她一直知道江杰家境殷实,但没想到他家富裕至此。

 

“爸妈,我给你们带未来儿媳妇回来啦!”江杰牵着徐媛走进装饰华贵的大厅。

 

江杰妈妈和江杰爸爸齐齐从旋转楼梯走下,尽显雍容富贵。

 

但江杰爸爸却在看到徐媛时,兀然止住脚步,眼里写满了震惊。

 

江杰妈妈——林艳则不同,她一见到徐媛就有一种莫名的亲切感和熟悉感。

 

江杰将手中徐媛带来的礼物交到保姆手中,嘱咐道,“爸妈,这些都是徐媛的心意。

 

徐媛可细心了,她听说爸你有高血压,睡前有吃保健品的习惯,就专门问了我你习惯吃的保健品牌子。

 

徐媛跑了好多地方才买到这个牌子的保健品,正好你保健品也吃完了,徐媛买的保健品正好可以派上用场。”

 

“哦,对了,还有徐媛为妈精挑细选的化妆品……”

 

江杰喋喋不休地夸着身边人的好,却不知身边人一直惊恐地盯着他的父亲——江鹰。

 

那个不久前还疯狂在她身上留下爱的印记,给了她一张黑卡的干爹,竟然是江杰的爸爸,她男朋友的父亲!

 

江杰握住徐媛的手紧了紧,徐媛立刻反应过来,乖巧一鞠躬,“叔叔阿姨好,我是阿杰的女朋友,徐媛,接下来这几天可能会打扰到您们了,实在不好意思。”

 

“哪的话啊,我们巴不得你多住几天呢,正好可以陪我逛逛街,那两父子天天就知道花天酒地,一点都不省心,哪像女孩子贴心。”林艳说笑着,眼里却闪过一丝悲痛。

 

她上前自然地牵起徐媛的手,将徐媛略微冰凉的手放在手中捂热,徐媛的心似乎也被捂热。

 

两人相似的桃花眼一眯,相视一笑。

 

傍晚,林艳把徐媛带进一间收藏室,里面挂着江杰从小到大每一年生日的照片,但十七岁生日之后却再也没有照片。

 

“阿杰小时候好可爱啊!”徐媛看着眼前一幅幅照片不禁感叹道。

 

“是啊,小杰小时候可乖巧懂事了,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十七岁生日那年他就突然像变了一个人,变得嚣张古怪,跟他在一起,肯定很辛苦吧。”

 

“啊?说实话,是有一点……”

 

两人越聊越投机,林艳看着乖巧可人的徐媛,心里头对这个未来儿媳妇很是满意。

 

半夜,情欲的夜才刚刚开始。

 

自从江杰出院后,他的眼里和心里都只有徐媛,每天晚上都将徐媛折腾到哭着求饶才肯罢休,恨不得一直住在徐媛身体里,永不分开。

 

听到江杰沉稳的呼吸声后,徐媛穿好衣服给江鹰发了一条短信,后花园见。

 

徐媛不知,在她出门后,江杰做着梦却喊出另一个女人的名字……周媛……

 

徐媛到后花园时,看见江鹰着一身玄色睡袍立于月光下,竟想起他们翻云覆雨后他抱着自己时的温情模样。

 

但那张往日里说着情话的薄唇如今却说着最残忍的话,“你混进江家到底有什么目的,你要多少钱才能离开江杰,一张黑卡还不够吗?”

 

“呵,原来干爹一直认为我是视财如命的女人吗?”徐媛苦笑一声,男人在床上说的话果然不能信!

 

“这张黑卡还你,放心,你的事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们就当从没认识过。”徐媛将黑卡丢向江鹰,转身潇洒离开。

 

留下江鹰一个人看着徐媛远去的背影若有所思。

 

 

05

 

几日里徐媛都被林艳拉去商场逛街。

 

徐媛正在试穿一件白色晚礼服。

 

斜肩的礼服,露出一侧的锁骨和肩膀,礼服包裹着弧形完美的胸和不堪一握的纤腰,勾勒出完美的曲线,精致的花边衬出纤细修长的双腿,宛若遗失在民间的公主。

 

徐媛成为了全店的焦点,大家纷纷感慨,这件礼服就像是专门为徐媛订做的一般。

 

徐媛迈着娇羞的步伐地走到林艳面前,“阿姨,您觉得这件礼服怎么样?”

 

林艳却激动地一抓徐媛肩膀,左手小心翼翼地抚摸着徐媛右侧肩膀上的一块星星状的胎记,眼睛通红地询问:“徐媛,这胎记你从出生就有了吗?”

 

徐媛眨着一双似懂非懂的双眼,“对啊,这是我出生时就有的胎记,阿姨,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个?”

 

林艳更加激动了,修长的指甲快陷入徐媛柔嫩的皮肤里,“你是哪人,爸爸妈妈叫什么名字?”

 

徐媛被掐的生疼,却还是老实回答:“我家在莲花村,我只有妈妈,妈妈名字叫徐丽……欸,阿姨!你怎么了,阿姨!”

 

当听到徐媛说出莲花村和徐丽时,林艳眼前一黑,晕倒了......

 

 

06

 

林艳昏迷中出现了一幕幕零碎的场景,年轻时的她和江鹰为躲避债主四处逃窜,她怀抱一个襁褓中的女婴。

 

画面一切换,他们到了莲花村一户人家,因为实在供养不起孩子,她将手中才几个月大的女婴卖给了一个中年妇女——徐丽。

 

“女儿!”她尖叫着从梦中醒来,发现自己躺在洁白的病床上,旁边站着她的丈夫——江鹰。

 

“阿鹰,我们的女儿回来了,她回来了!”林艳情绪激动地抓着江鹰的手。

 

没有人知道她有多想念她的女儿,当年抛弃女儿的愧疚感一直像梦魇一般笼罩着她.

 

她常常梦见女儿回来了,但每每醒来就止不住的失落和痛苦。

 

“不可能!我们十几年前回去找她的时候,徐丽说她已经掉进河里淹死了,怎么可能还回得来!”

 

江鹰一把甩开林艳的手,满脸的难以置信。

 

“不,一定是徐丽不想把孩子还给我们,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徐媛右手臂上的星星状胎记和我们女儿的胎记一摸一样!”

 

“你说什么!徐媛!”

 

“对!徐媛身上有和我们女儿一样的胎记,她说她妈妈就是莲花村的徐丽,她一定是我们的女儿,一定,我要去找我们女儿!”

 

说着就要拔掉针头去找徐媛。

 

江鹰连忙阻止,这一系列发生的事都令他心脏抽痛,他强忍着疼痛说:“你先别急,事情还没弄清楚,徐媛也跑不了,你先好好休息。”

 

江鹰转身离开病房,脑子一阵眩晕。

 

他嘴巴上不相信徐媛是他的亲生女儿,但心里其实已经十分恐惧。

 

想想徐媛和林艳如出一辙的桃花眼和如此笃定的林艳,也许徐媛真的是他们的女儿。

 

他包养了自己的亲生女儿……

 

他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帮我查一个人,徐媛,两天内我要拿到她的所有资料!”

 

拐角处,一双黝黑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江鹰,薄唇紧抿。

 

另一边,医院里,林艳拨打了律师的电话,要将自己之前准备的江杰的25岁生日礼物——M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全部转移到徐媛名下......

 

 

07

 

下午,徐媛带着补品看望林艳时,林艳正在跟律师商讨转移股份的合同细节。

 

林艳看到徐媛进来,顿时面露喜色。

 

林艳将一切都告诉徐媛,其中还有一件事,令徐媛更为震惊。

 

“什么!江杰是你们领养的孩子。”

 

“是啊,当年我们生活稳定一年后在福利院领养了小杰,这件事小杰都不知情,现在你回来了,我决定要把原本属于你的东西都给你,还有,你告诉妈妈,你是真的爱小杰吗?”

 

“妈,我喜欢阿杰。”徐媛心想这也许是林艳在考验她,她连忙换上诚恳真切的表情回答。

 

“可是小杰在外面沾花惹草你也不在乎吗?

 

妈妈这边还有一些更优秀更合适的人选,你不要委屈了自己,如果有一天小杰做了对不起你的事,我一定会让他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徐媛刚要说话,就听见外面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08

 

次日,江杰一脚踹开了办公室的门,“爸,你告诉我,徐媛是不是你们的亲生女儿?”

 

江鹰本来就因为最近的事情心情烦躁,饱受煎熬,一想到自己也许包养了自己唯一的亲生女儿就一阵头皮发麻。

 

头突然剧烈疼痛,他单手揉着太阳穴,“出去。”

 

江杰不罢休,他快步走到江鹰跟前,想把江鹰拽起来说话,“爸,你告诉我啊,这到底是不是真的?”

 

江鹰突然站起来大吼一声:“你给我出去!”

 

江杰却发现了江鹰电脑旁的一张黑卡,他拿起黑卡冷笑一声,无比苦涩地说道:“呵,原来真的是她亲爸给的呢。”

 

“看来,你们早就相认了,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你们才是相亲相爱的一家人,我什么都不是!”

 

说着,他从大衣口袋中拿出一把水果刀,无情地插进了江鹰的胸口,鲜血不断的往外涌出,后知后觉的江杰看着自己颤抖的双手,瘫软在了地上。

 

 

09

 

伴随着警笛声,江杰被带进警局,他对杀人事件供认不讳。

 

“你为什么杀你爸爸?”

 

“他不是我爸爸!他们才是一家人,他要把属于我的东西都拿走,我不会让他如愿的!”

 

江杰充满仇恨的眼神和疯狂的言语不禁让大家唏嘘,纷纷感慨富二代江杰果然是出了名的性格乖张和狠毒。

 

没过多久,各大媒体新闻争相报道M集团太子爷弑父的消息。

 

医院里,林艳在手机上看到自己丈夫被儿子杀死的消息时,尖叫一声将手机扔掉,她不敢相信更不愿相信。

 

她疯了一般地跑出医院,冲进公路,嘴里喊着:“报应啊,报应啊。”

 

一辆黑色轿车驶过,留下躺在血泊中的林艳。

 

几日后,江杰病死在狱中。

 

短短两个星期内,江家只剩下徐媛一人。

 

江家墓地里,江家的不少亲朋好友都向徐媛投掷怜悯同情的目光。

 

刚刚找到亲生父母,即将迎来一段美好姻缘的徐媛如今却面容憔悴,孤苦无依。

 

徐媛哭得撕心裂肺,她跪在江家二老的墓碑前嘶吼呐喊:“爸妈,你们怎么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空荡荡的人世间啊……”

 

大家都在心疼这个孤零零的女孩时,却没人发现徐媛弯起的嘴角……

 

 

10

 

一个月后,徐媛买了一束白菊花,这是她爸生前最喜欢的花。

 

爸爸时常教导她要做一个淡泊名利的人,做什么事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

 

她再次来到墓地,但这次的墓地却不是江家墓地。

 

她将白菊花轻轻地放在墓碑前,“爸,我来看你了,害死你的禽兽终于被杀死了,那一家人终于全死了,他们罪有应得,他们都该死!”

 

墓碑上赫然写着“先父——周帆”。

 

她当然不是江鹰的女儿,江鹰的女儿如徐丽所说,早就掉进河里淹死了。

 

她原名是周媛,亲生父亲是周帆,江鹰是她的杀父仇人。

 

周帆年轻时曾跟江鹰共同创办了一家运输公司,周帆在无意间发现,江鹰竟然在偷运毒品,两人起争执后,周帆被江鹰残忍杀害。

 

杀害了周帆的江鹰又将邪恶的目光转移到当时年仅十七岁的周媛身上,他逼迫青春美好的周媛接客,周媛害怕极了,她求江杰带她逃走。

 

可是在逃跑的那天晚上,她没有等到江杰,却等来了江鹰。

 

江鹰疯狂地毒打她,当周媛满身是血只剩最后一丝气息时,一个黑帮老大救了她。

 

黑帮老大听闻她的遭遇后,对这个历经绝望却依旧坚强,冷静的年轻女孩多了一些赞许,他决定帮助女孩完成复仇大业。

 

黑帮老大帮助她改名为“徐媛”,找来林艳年轻时的照片,让她在整容医院整得跟林艳有七分像,特别是那双如出一辙的桃花眼。

 

还从徐丽那拿到了江鹰女儿小时候的照片,得知江鹰女儿右手臂有星星状的胎记。

 

徐媛带着那张照片让顶尖的纹身师在她右手臂纹出了一摸一样的胎记。

 

她精心策划了这一切,就是为了拿到江家的所有财产,让江家的所有人付出代价。

 

徐媛对着墓碑喃喃自语:“就算江杰没有杀死江鹰,江鹰也迟早会死。

 

他一定没想到我早就把我送给他的保健品里的胶囊全换成了模样一致的慢性毒药,吃了这么多天,他早就无药可救了。

 

江杰那替死鬼也是我害死的,我找来黑帮的人打了他,在他奄奄一息时又出面救他,一切都是为了得到他的信任混入江家。

 

从他住院开始,我就每天在他喝的水里加亚硝酸盐,他还以为我很爱他,哈哈,还带我去了他家,背叛我的人都得死……都得死!”

 

 

11

 

徐媛回到家中收到了一封神秘邮件。

 

邮件里有一份M集团的股份转让合同和一个视频。

 

她隐隐有种不祥的预感,颤抖着手将视频打开。

 

视频里江杰坐在沙发上,深情又哀伤地看着镜头。

 

“周媛,也许你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我已经离开你了。

 

我知道你一直无法原谅十七岁那年的事情。

 

那天是我的十七岁生日,林艳那女人无意中听到了我们的计划,她告诉了江鹰,江鹰把我打晕了。

 

醒来后我去找你,可是你已经不在了,但我一直在找你。

 

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认出你的吗?

 

我当初被打你抱着我哭时,我看到你握紧的右手就开始怀疑了。

 

我的媛媛一看见血就忍不住握紧右手的习惯一直改不掉呢,在医院时我就已经查出你就是周媛了。

 

我知道你回来报仇了,我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将M集团的大部分资产转到你名下。

 

我早就知道你送给江鹰的保健品已经被你换成慢性毒药,也知道你在我喝的水里加入了亚硝酸盐。

 

我知道自己活不久了,我要趁着江鹰毒发前亲手把他杀了,他们才不会怀疑到你头上。

 

当我得知江鹰开始调查你后,我就知道我必须动手了,只有这样,我才能保护到你。”

 

……

 

“周媛,等到薰衣草盛开的那天就当我女朋友好吗?”

 

看完视频的徐媛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12

 

“徐媛,你没想到你躲过了江鹰的案子,没躲过江杰的案子吧。”

 

白警官带着一群警察破门而入,白警官看着眼前这个泪流满面的女子,心里对她的遭遇有一丝怜悯。

 

但是她选择了错误的方法就要承担相应的后果。

 

“狱医给江杰做尸检时,竟然发现江杰是慢性中毒而死。

 

我们调查了你的银行卡消费记录和网上购买记录,发现你两个月前购买了大量的亚硝酸盐。

 

江鹰的手下还将你的资料和你房间的监控摄像发给我们了,录像里是你将亚硝酸盐加入江杰水中的证据,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

 

“我有最后一个心愿,可以带我去薰衣草花海吗?”

 

戴着手铐的徐媛闭着眼睛,嗅着薰衣草的芳香,脸上是说不出的释然。

 

印象中,她还是那个笑颜如花,天真浪漫的女孩。

 

她和江杰在薰衣草花海中嬉闹,追逐。

 

江杰在她额头上落下一吻,“做我女朋友好吗?”

 

分不清是回忆还是现实,徐媛笑着说:“好......”

 

 

END


共享老婆的闹剧

共享老婆的闹剧 (下)

她上了谁的”炕“(全)

冒着热气的rou/体

离奇出现的女人

离奇出现的女人(下)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

挚爱要嫁人,新郎不是我(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