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1也是一面镜子

鄂州幸福的一家三口疑似乱L事件

街射,扫楼、厕拍!有一群变态会对着你门口的鞋子、袜子、短裤 "打胶"

海航空姐开房视频被曝光,婚内出轨的渣男你活该啊!

成都MC浴室最新照片和截图流出,最全事件梳理来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除了自由微信/自由微博,您最希望看到的哪个平台的被删除>内容?
该内容已被发布者删除 该内容被自由微信恢复
文章于 2019年8月3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少妇的秘密(上)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夜已深了,金圣苑小区里寂静安宁,许多人家都进入了梦乡,只有零星的几扇窗户还亮着灯。

 

张胜的家是这仅有的未睡人家里的一个,此刻他穿着睡衣,卷一个纸筒握在手里,然后趴在地上,一只手拿着纸筒贴在耳朵上,纸筒的另一端,紧紧地贴在地板上。

 

这样一个小孩子都会做的简易的扩音器,成了张胜最近夜里聊以慰藉的最佳法宝。

 

金圣苑小区是这个城市里的高档小区,住在这里的人非富即贵,比如张胜楼下这家。

 

男人四十多岁,有自己的公司,每天开着宝马上下班。

 

女人还不到四十岁,高挑白皙,长得非常漂亮,据说以前是位空姐,现在成了全职太太。

 

这是人人都羡慕的一对,他们的独生女在国外读高中,两个人经常出双入对。

 

张胜每次在自家的阳台看着他们夫妻俩手挽手的秀恩爱,都没来由恨得牙根痒痒。

 

尤其那个女人,端庄高贵,双腿修长,看得张胜直流口水。

 

张胜知道,对这种女人来说,自己不过就是个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而已。

 

可是现在,这只美丽的白天鹅,却正在忍受着老公的殴打,发出阵阵压抑的哀求。

 

除了张胜,谁能相信白天里那么般配恩爱的一对,其实晚上经常上演家暴的戏码。

 

张胜常常一边听着那女人压抑的哀求声,一边想象着她白皙的身子在男人的拳头下瑟瑟发抖,然后不知不觉的就硬了,最终自己帮自己解决了生理上的渴求。

 

 

02

 

跟金圣苑里其他的人家不同,张胜是唯一住在这里的穷鬼。

 

张胜的父母有两个儿子,张胜上面有一个哥哥。

 

小的时候,他是跟着父母和哥哥住在郊区的土坯房里的。

 

家里穷,父母在工厂里做工,没日没夜地干活也养不起两个正是能吃的半大小子。

 

哥哥憨厚,而张胜不但长得好,还有点小聪明,十五、岁起就在外面跟着几个大哥混,半偷半抢得总能吃饱肚子。

 

后来张胜过了十八岁,就成了监狱里的惯犯,经常因为偷盗罪被抓起来。

 

最近一次被抓是十年前,他跟着别人去抢银行,虽然是从犯,可也被判了十年。

 

今年年初出狱时,张胜已经四十三了,找正经工作找不着,他又好吃懒做不能吃苦,赖在父母家里不走,啃父母那点可怜的养老金。

 

张胜的哥哥勤勤恳恳,做生意挣到了钱,在金圣苑买了房子。

 

哥哥实在看不下去年迈的父母每天要忍受张胜的打骂,还要做饭洗衣的伺候他,最终跟张胜签了个协议,将金圣苑这套房子给张胜,张胜以后不许再骚扰父母。

 

张胜当时一算金圣苑这套房子值四百多万,美得赶紧签了协议,心想把房子一卖,他存款吃利息也够天天花天酒地了。

 

可谁成想人算不如天算,房子到手后,经济下滑,一直没卖出去,张胜天天坐吃山空,眼看着家里快揭不开锅了。

 

他又动起了歪脑筋,想干老本行偷东西。

 

可是自己是公安局榜上有名的惯犯,他也怕再被抓进去,就没机会享受这四百万了。

 

所以张胜天天坐在自家阳台上观察小区里的这些富人,妄想着有一天能顺手牵个羊还不会被人发现。

 

现在,他对楼下的这对夫妻很感兴趣。

 

他已经打听到了,那家男的叫戚斌,是一家私企的老总,他的老婆叫白梅,全职太太,性格很温柔。

 

 

03

 

正如张胜看到和打听到的那样,戚斌和白梅表面上看是一对很恩爱的夫妻。

 

虽然他们也有秘密,但是在外人眼里,他们的生活是富足而平静的。

 

这对于女主人白梅来说,便也足够了。

 

在她这样的年纪,她的同龄人们正过着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每天累得像一条狗。

 

而她,整日里的生活内容就是逛街,买衣服,去美容院,和几个阔太太喝喝咖啡打打球。

 

所以虽然生活没有完美的,但白梅是满足的。

 

她万万没想到,一场巨大的生活黑洞正在张大嘴等待着她,想要毁掉她,吞噬她。

 

张胜这天中午喝了点酒,正迷迷糊糊地睡午觉,有人按门铃。

 

张胜骂骂咧咧地起来,心想自己一个朋友也没有,谁能来这里,难不成是他那断了关系的父母来看他?

 

张胜开门,快递员站在外面:“您好,这是您的快递。

 

张胜刚想破口大骂,老子饭都吃不上了,哪儿还有闲钱去网购!

 

可是转念一想,管他是谁的快递呢,收了再说,又不是偷的抢的。

 

张胜胡乱签了两个字把快递取了进来,关上门仔细看看这盒子,上面写着收件人是“白梅”。

 

张胜乐了,心想这个富婆买的东西肯定值钱,这下可有油水占了。

 

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快递,里面的东西却让他傻了眼,他万万没想到盒子里装的东西跟他期望的简直天差地别。

 

张胜抱着这个盒子坐了很久,他在想怎么好好利用盒子里的东西,把他变得对自己有好处。

 

慢慢地,一个完美的计划浮现在了脑海里,张胜的脸忍不住都乐开了花。

 

 

04

 

当白梅洁白修长如雕塑般完美的躯体在张胜的面前打开的时候,张胜的眼睛都直了。

 

他像饿狼似的扑了上去,几乎要撕碎了白梅。

 

他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把白梅这样的女人压在身子底下,这只白天鹅,他终于吃到了。

 

白梅也没有经历过像张胜这样表面英俊,骨子里油滑,实际上就是一个禽兽的男人,哀哀地求着:“你轻点儿,我很疼,疼。

 

张胜似乎回到了在楼上偷听白梅挨打时的情景,更加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抱着白梅一顿啃咬,双手在白梅的身上大力地揉搓着,原来一个女人可以这么美好,像剥了皮儿的果子一样多汁多液,甜美诱人。

 

张胜在白梅的身上简直忙不过来,他卖力地挺进,终于在狂喜中“嗬嗬”地达到了顶点。

 

一切都完事之后,张胜也根本不会去怜香惜玉。

 

现在在他眼里,高贵的白梅就是他的一只玩偶,他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想怎么轻视就怎么轻视。

 

他把避孕套摘下来随随便便一扔,哼着小曲儿去卫生间洗了个澡,然后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啤酒,光着身子坐在床上喝了起来。

 

“我老公快回来了,你先走吧。”白梅小声地说着。

 

张胜一想,也好,不能只贪一时的痛快,东窗事发。

 

这种神仙般的生活要细水长流才行。

 

匆匆穿上了衣服,张胜瞥见白梅的床头放着一个苹果的平板,顺手拿起来说:“这东西你家有好几个吧,这个我先拿去解闷儿了,还有啊,宝贝儿,我天天这么卖力地伺候你,得补补才行啊,给我拿点钱吧。

 

白梅打开钱包,递给张胜两千块钱:“你已经从我家里拿走好多东西了,连我老公的手表都拿走了,你还想怎么样?

 

张胜哈哈大笑,凑到白梅的眼前亲了她一下:“放心,我是真心喜欢你,不会怎么样的,你瞧,我们俩刚才多恩爱啊,总比你老公打你强吧?

 

说完,大摇大摆地扬长而去,留下白梅一个人,撑起酸痛的身体,去卫生间洗澡。

 

她狠狠地用刷子刷着自己,恨不得把张胜留在她身上的气味都刷掉。

 

当她好不容易把一切都收拾好之后,门铃响了,是她老公戚斌回来了。

 

 

05

 

刑警队队长柳霄霆接到金圣苑小区男子坠楼事件的案子时,手边正忙着好多事。

 

“局长,这个案子不是很正常的小偷失足案吗?

 

我看过案卷了,女主人在家洗澡,出来后发现家里进了人,她大喊抓贼。

 

那小偷一慌,想从九楼楼外的管道爬上去,爬回自己的家。

 

他其实就是女主人这家楼上的邻居,结果因为太慌张而失足摔死了,这有什么问题吗?

 

局长摇摇头:“小柳,这个案子表面上看起来很简单,死者张胜确实是一个惯偷,刚刚从监狱里放出来,好吃懒做,死性不改,又去偷东西,结果这回偷鸡不成,把自己给蚀进去了。

 

“是啊,不但是表面上看,从现场的调查取证也能看出来,张胜来这家偷好几次了,他的家里有不少从这个家偷走的赃物。

 

他很了解女主人的生活规律,据说女主人每天打球回来都要好好洗个澡,会洗很长时间,所以他就进去偷东西。

 

但这天女主人头疼,很快出来了,他没想到,最后就把自己给摔死了。

 

柳霄霆擅长刑侦案件,这样一个小case对他来说太没有难度,他不想把自己的精力浪费在一个死掉的小偷身上。

 

局长摇摇头:“小柳,我之所以把这个案子交给你,是因为通过我们这几天的走访,发现一些与本案看似无关,却很有意思的细节。

 

比如有的邻居说,被偷的这家,女主人白梅和她老公戚斌,表面上很恩爱,其实两人有时候会吵架。

 

邻居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听到戚斌打老婆。

 

而张胜搬来这里不久,没人了解他。

 

但他的父母家那里我们去了解过,他以前的那些同学小兄弟,都说张胜长得仪表堂堂,嘴甜,很会哄女人。

 

“局长,您是怀疑……张胜和这白梅的关系不一般?”柳霄霆疑惑地问道。

 

局长点点头:“我们不能只靠怀疑,要靠证据说话。

 

我们要查清楚张胜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了什么而死,就算张胜是一个坏人,可是有权判他死刑的,只有法律。

 

 

06

 

柳霄霆接手了这个案子,他开始了暗地里的走访。

 

正如局长所说的那样,无论口碑还是人气,楼下的住户戚斌一家跟楼上的张胜,给人们的感觉是天壤之别。

 

虽然也有个别人反映说隐约听过戚斌打老婆的声音,但接下来都会说上一句:“谁家两口子还不吵个架,这也正常,锅碗瓢盆天天在一起,哪有不碰个响儿的。

 

柳霄霆知道走访能得来的线索不多。

 

如果真是白梅跟老公戚斌关系不好,跟张胜有婚外情的话,两人楼上楼下的,来往也会非常隐蔽,不容易被人发现。

 

柳霄霆把白梅跟张胜所住楼层的监控录像调了出来,仔细地看着,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

 

金圣苑的楼都是电梯房,张胜如果没有门卡到不了白梅所住的九楼。

 

但这难不倒是惯偷的张胜。

 

柳霄霆看到,出事那天,张胜从十楼自己家出来,锁完门,停了一下,然后悄悄地进到了消防通道里。

 

再把画面切换回九楼,九楼的消防通道门只能从里面打开,外面是打不开的。

 

张胜不知用了什么方法,从外面打开了门,鬼头鬼脑地来到了白梅家的门前。

 

九楼的楼道灯坏了,时明时暗的,张胜进到白梅家的一刹那灯是暗的。

 

所以他是怎么进去的?

 

是有人给他开门,还是他自己想办法进的,柳霄霆怎么也看不到。

 

柳霄霆仰头倚在椅子上,苦苦思索着刚才的画面,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忽然,他灵光一闪,把画面重新切了回来。

 

张胜出门,锁门,停了一下,柳霄霆立刻把画面放慢速度,然后放大,再放大,直到看清楚张胜停这一下是为了什么。

 

张胜停住,伸手摸兜,掏出一样东西,看了一眼之后似乎很满意,喜滋滋地下楼了。

 

柳霄霆将画面定格,终于看清楚了张胜手里的那样东西是什么。

 

是一个避孕套。

 

哪有一个贼,去人家偷东西还带着避孕套的,除非他想先偷再奸。

 

可张胜家已经发现了不少他得手的赃物,最贵的是一块劳力士的表,价值十几万,这证明他之前没有过想强奸女主人的想法。

 

如果他以前没有打过女主人的主意,这一次又为什么带着避孕套?

 

柳霄霆通知手下,明天把白梅找来问话。

 

 

07

 

白梅坐在柳霄霆的对面,显得很落寞,柳霄霆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很美很有魅力的女人。

 

“白梅,你能不能详细讲讲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对于柳霄霆的问话,白梅显得抵触而心烦意乱:“你们警察要问多少次才行?

 

我都说过了,那天我打球回来快八点了,我就像往常一样先洗澡,可是觉得头疼,就草草洗了下赶紧出来了。

 

一出来发现客厅有个人影,我就大喊一声:‘谁呀!快来人哪!抓贼!’。

 

结果那个人影一听见动静,就往客厅的阳台上跑,我不敢追过去,躲回卧室锁上门报警,等你们来了才知道,那个贼,摔死了。

 

白梅说得滴水不露,跟她之前的口供一模一样,柳霄霆轻轻一笑,忽然说到:“张胜既然是去你家偷东西的,为什么还要自己带着避孕套过去呢?

 

白梅一愣,眼神中闪过瞬间的慌乱,立刻语速很快地回答柳霄霆:“他带避孕套与我有什么关系,我怎么知道为什么!

 

柳霄霆也不生气,仍然语气平静地说道:“可是张胜只是一个小偷,不是一个变态。

 

他为什么除了偷表之外,还偷了女主人一件内衣珍藏着呢?

 

白梅,在张胜家发现了一件女人的内衣,经过鉴定,上面有你的DNA。

 

你不会大意到,把一件没洗的内衣扔在客厅里,等着小偷偷吧?

 

白梅想起有一天张胜来跟她亲热之后,她的一件胸衣不见了。

 

自从张胜出现在她的生活中以后,她就变得恍恍惚惚的,也没细想那件内衣哪儿去了。

 

原来是被张胜这个无赖拿走了,这个无赖,死了也要继续害人。

 

柳霄霆抓住了白梅眼神中的涣散与愤恨,沉声说道:“白梅,法律是公正的,但也是严肃的,你如实交待吧,张胜到底是怎么死的!

 

白梅双手捂住脸,流出压抑的哭声,许久才哽咽地说道:“是,我是和张胜有私情,他那天不是去偷东西,而是和我偷情。

 

我不想和他在一起的,他就是一个无赖!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个该死的快递员,把快递给送错了!

 

柳霄霆静静地看着白梅,不打断她的话。

 

他知道,一个女人如果开始歇斯底里,就是她有诉说的欲望了。

 

那是因为,她已经把一切埋在心里太久了。

 

    

08

 

白梅低着头,不看柳霄霆。

 

思绪回到了她不愿意再回忆起来的一个多月以前。

 

“那天下午,我在家,没出门,有人来敲门,我开门一看,一个男人站在我家门前说:你是白梅吧,有你的快递’。

 

我知道今天会有快递到,可是看这个男人没穿快递服,我就有些紧张。

 

刚想伸手接快递,谁知他把盒子一收,笑嘻嘻地跟我说;‘让我进去说吧,我是你楼上的邻居。

 

我记得我们楼上住着一家三口,男主人是个挺憨厚的男人。

 

眼前这个男的长得倒不错,但一看就是不太正经的那种人,我不敢让他进门,就说到:‘对不起,我不认识你,让你进门不太方便。

 

谁知道他竟然一下子把我推了进来,他也跟着进来,我吓得大喊:‘你赶紧出去!

 

我以为他是冒充快递员来抢劫的坏人。

 

他仍是笑嘻嘻的:‘你别喊,你想把所有人都喊来看看你盒子里装的是什么吗?

 

我一听心想完了,我的秘密被他发现了。

 

后来,他就用这个把柄来威胁我,经常上我家随便拿东西,还要钱,还强迫我和他……和他睡觉!

 

白梅说到这里,哭得说不下去,显得这一个多月噩梦般的生活把她折磨得够呛。

 

柳霄霆等她哭够了,不动声色地问:“盒子里到底是什么,你的秘密又是什么?

 

白梅把头低得快碰到膝盖上了:“盒子里是一个女性自WEI器,张胜那个混蛋说,我不从他,他就要把这个秘密告诉小区里的每一个人。

 

他明明是威胁我,可是却口口声声是来解我的寂寞,每次都又拿东西又要钱。

 

柳霄霆皱眉,看来邻居们的传言是真的。

 

白梅跟丈夫戚斌的感情不像表面上那么好。

 

不然白梅这样的女人,也用不着买什么自WEI器,还被张胜那个无赖连吓带骗地哄上了床。

 

“那张胜死的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天他又趁我老公不在跑到我家,我没办法只得让他进来。

 

结果他进来不久,门铃就响了。

 

那时候已经很晚了,八点多钟了,除了我老公不可能有别人来。

 

我就说了一句‘完了,我老公回来了’,他就害怕了,慌不择路地跑到阳台,说要顺着管道爬回他家的阳台。

 

他刚从阳台出去,我就去开门,谁知不是我老公,是快递员来道歉的,说那天送错了快递很抱歉。

 

我很生气,不想跟他多说话,就把门关上了。

 

刚关上门,就听见窗外一声惨叫,我吓得跑过去一看,隐约看到下面有个人影,好像是张胜摔下去了。

 

我当时吓傻了,想来想去,只好报警说,他是来偷东西摔下去的。

 

“你说的这些,你老公信吗?”柳霄霆问道。

 

白梅点点头:“我老公他其实不太理我的,除了给我钱,我们的关系一般,他在外面有女人,你瞧,这是他打我留下的伤。

 

白梅说着,撸起了连衣裙的袖子,柳霄霆看到了上面有几道血痕。

 

心想怪不得白梅这么热的天也要穿长袖,看来她这次没撒谎。

 

“你们已经没什么感情了,他又打你,为什么不离婚?”柳霄霆问道。

 

白梅叹口气:“我们也是十几年的夫妻了,他除了偶尔家暴,其他时间还好,而且我们有孩子,离婚了孩子最受伤。


精彩明天继续

杨幂公开回应:我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就是和刘恺威离婚

一家三口丢命,只开空调忘了这件事,大家要小心

●谢贤交代后事:陪葬品选好了,财产归柏芝,谢霆锋一句话瞬间打脸

●范冰冰又出事了!再引舆论热议!官媒罕见出手,直接点名

曝王宝强二婚将至:欧洲迎娶名模?准新娘跟马蓉有几分相似

👆点击蓝色字体查看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电梯里的躁动(全)

冷艳的报复(上)

冷艳的报复(下)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上)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下)

秀色可餐(上)

秀色可餐(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