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丁铃铃铃——”

 

曲安然半睁开眼按掉床头柜上响起的闹钟,摸摸旁边另一半的床位,已经没有温度了。

 

看样子余桐已经走了有一会了。

 

他缩在被子里接着躺了一分钟,然后揉了几下自己的脸,猛地坐起来。

 

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半。

 

曲安然拿出手机,发现余桐已经给自己发了一条微信语音。

 

他点开把手机凑到耳朵边,余桐甜美的声音传来:“亲爱的,你起了吗?

 

别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哦,你答应送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

 

我在老地方等你,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曲安然勾了勾唇角,起床洗漱然后换洗衣物。

 

锁屏的时候看了一下日期,10月17日。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等到电话那端传出来一个女声,曲安然立马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热情轻快一些,“亲爱的,你起了吗?我出差回来了,刚下飞机。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带着几分撒娇的语调:“刚起,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

 

“你个小糊涂虫,你忘记了,今天我说好要带你去爬山的。

 

“对不起亲爱的,我真的忘记了。咦,可是今天不是小桐的生日吗?

 

“小桐昨天不是出国了吗?

 

电话那端传来恍然大悟的感叹声:“我才记起来。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特别健忘,而且很容易感觉累,还很嗜睡。

 

“亲爱的,你可能是工作太忙了,你需要放松一下。

 

“行,那我马上起来收拾一下,你回来放下行李再一起出门吧。

 

“好,等下见。”曲安然语调温柔地说。

 

挂完电话,看着镜子里那个神色阴鹜的男人,他扯了扯嘴角,今天,一切都要结束了。

 

 

02

 

曲安然将头发拨乱了一些,衬衫的领口与袖口也刻意弄皱了一些,看起来像是刚下飞机的样子。

 

他推开卧室的门,看到苏夏正在梳妆台前抹口红。

 

她已经换上了出门的衣服,一件柔软的深灰色针织衫和浅蓝色的牛仔裤轻柔的包裹住她年轻的肉体。

 

听到推门声,她回过身来对自己的丈夫嫣然一笑,“你回来了,我马上就好,你先休息一会。

 

“不急,我就在这看着你。”曲安然冲她温柔一笑。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也许是因为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他盯着苏夏光滑的侧脸,眼神里的光明明灭灭,最后转头去客厅,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支烟。

 

在烟雾朦胧里,他仿佛又看见了第一次见到苏夏的情景。

 

她着一身俏丽的鹅黄色连衣裙,散下来及肩的黑发柔顺的垂着,巧笑嫣然,走路时还有些跳跃,就是一个俏生生的活泼的少女模样。

 

他为那份纯真动心,于是展开了追求。

 

苏夏可爱就可爱在从不扭捏,她坦率的表露自己的好感,从不因容貌家境而矜贵。

 

那是曲安然便觉得自己何其幸运,她仿若一只飞来飞去的小蝴蝶,就这样飞进了自己的心间,也飞进了自己的生命。

 

可是但凡是拥有了的,就都不再感念其幸运。

 

毕业后曲安然忙于事业,他对于未来的野心已经露出了爪牙。

 

可是苏夏还是当初的那个天真少女模样,优渥的家境让她不愁吃喝。

 

曲安然曾经向苏夏提过资助创业的问题,但苏夏却觉得没有必要,两个人这样就很温馨很好。

 

等到有了事业,曲安然就会更忙,更没有时间陪他了。

 

于是苏夏拒绝了父母资助的情况下,两人在这个城市靠着自己买了一个小小的房子,组成了一个人人艳羡的家庭。

 

但是曲安然心中始终是有不甘的,一条蛟龙,怎么甘心如一尾鱼般被困在池中?

 

他焦虑困惑,但是不知道向谁说。

 

直到遇见余桐。

 

 

03

 

余桐是苏夏的闺蜜,但之前曲安然没有见过。

 

听苏夏说,余桐是一直在国外念书,才刚回国。

 

余桐家境不算太好,但是自己学习很努力,所以申请到了留学的名额,一个人在国外也很不容易。

 

但是见到余桐,她却跟曲安然想象的有些不一,她不是那种成绩优异的书卷气的女人。

 

如果说苏夏是纯良的兔子,那么余桐就是勾人的猫。

 

上挑的眼睛里面充满着赤裸裸的欲望,对爱、对性、对金钱,对她渴望的一切。

 

她在桌子下面,用那双穿着黑色尖头细高跟凉鞋的角状若无意的摇晃,摩挲着曲安然的腿。

 

曲安然看向她,她就眯着眼睛笑着回望一眼,立马又投入到跟苏夏的交谈中。

 

曲安然站起身来说了声“我去趟洗手间”,便大步流星的离开。

 

在洗手池边往自己脸上泼了几把冷水再走出去,便看到余桐倚在女厕所边的墙上,叼着一只细长的烟。

 

她看到曲安然出来,将手上的一张卡片塞进他的西装裤口袋里,擦身而过的时候,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我看得出来,我们才是一类人。

 

于是那个周末,曲安然就联系了余桐。

 

两人约在余桐的小房子见面,一进门就仿佛干柴点燃了烈火。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半年前,他们下定决心,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

 

曲安然想着,苏夏终于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曲安然在烟灰缸里摁灭了香烟,站起身来,苏夏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

 

 

04

 

“这里好漂亮,你怎么知道这儿的?”面对山里新鲜的空气,苏夏贪婪的深吸了几口气。

 

“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这儿还没开发,所以空气特别好,也没什么人。

 

曲安然从包里取出一瓶水递给苏夏。

 

苏夏拧开瓶盖喝了一小口,随即转过身,兴奋的指着远处的天:“你看那边,好漂亮,今天天气可真好。

 

“是啊,你最近身体不太好,更应该出来多走走,对你有好处。

 

曲安然牵着苏夏的手带她接着往山上爬,一路上他环顾着四周,都不见有人烟,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快到山顶的时候,苏夏突然说头有些晕,要坐下来休息一会。

 

曲安然环顾四周,指着边缘的石块说:“那边有块石头,你去那里坐一会吧。

 

苏夏点点头,用手扶着额头往边缘走,曲安然跟在她后面。

 

在苏夏快走到最边上的时候,曲安然将手放在她后背,猛地一推!

 

还没有开发的山根本没有护栏,苏夏直接从边缘掉下去,她最后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曲安然。

 

曲安然靠着一棵树坐下,他拿出烟点燃,手有些颤抖。

 

他想打给余桐,但还是先克制住了。

 

抽完烟后,曲安然摸了一把额头,全是冷汗。

 

他掏出手机,报警,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交集一点:“警察同志,帮帮我!我妻子从山上掉下去了!

 

 

05

 

警察很快到了,为了安抚曲安然,他们先用警车送他回家,并说明会继续搜寻苏夏的。

 

曲安然坐在沙发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亲爱的,我的礼物准备好了吗?”余桐的声音从听筒传来,“我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在我家等你。

 

曲安然沉默了几秒:“已经好了,我马上过来。

 

他驱车开往余桐的住所,余桐给他开门。

 

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真丝吊带睡衣,黑色的波浪卷长发慵懒地披散着,余桐侧身让他进屋。

 

到餐厅坐下,曲安然看着桌上点燃着香氛蜡烛,放着两杯红酒、两份牛排和浓汤,还有一些蔬菜沙拉和别的配菜。

 

余桐先走过去打开了音乐,轻柔旖旎的爵士乐在房间里缓缓流淌。

 

她走过去,拉起曲安然,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侧,随着音乐轻轻摇摆起来。

 

“没人看到吧?”余桐贴着他的耳朵轻声的问。

 

“没有,我跟警察说了,她最近身体不太好,头晕想走到那块石头休息一下的时候自己不小心摔下去了。你给的药不会有问题吧?

 

“放心,这种药剂量很小,而且目前国内市场根本没有,查不到的。我们部署了半年,这么小心翼翼,可不能露出马脚。

 

“你可真狠毒,她可一直拿你当闺蜜看。

 

“你不还是他丈夫嘛,所以说,我们是一类人。

 

什么狗屁闺蜜,只能怪命运太不公平。

 

我比她聪明比她漂亮,比她努力,可是我千辛万苦获得的一切,却是她出生就触手可及的,我只是拿到我该拿的。

 

余桐将曲安然推到在沙发上,一边亲吻他一边问:“保险金要多久才能拿到?

 

“大概一个多月吧。

 

曲安然抱着余桐,回应着她热情的亲吻。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06

 

曲安然推开余桐,让她去把音乐关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跟她说:“别说话,是警察。

 

他接起电话:“喂,警官,找到我妻子了吗?

 

“没有,我们把整座山都搜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

 

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恐怕找到,也只是尸体了。

 

曲安然发出悲拗哭泣的声音,那边警察安慰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余桐喝着红酒看着他:“戏演得不错。

 

曲安然看了她一眼:“尸体没找到。

 

“那又怎么了,找不到不是更好,连证据都没了。

 

曲安然眼神复杂的看她一眼,余桐挑了挑眉:“怎么,你怕她没死?

 

不可能的,那么高的地方,她现在身体又那么虚弱,必死无疑。

 

我看尸体怕是被哪个野兽叼走了吧。

 

“也许吧。

 

余桐含着红酒又过来吻他,曲安然推开她,说了句:“没心情。

 

突然,吹来一阵风,蜡烛灭了,房间里一片黑暗。

 

曲安然感觉一双冰凉的手缠上了他的脖颈,他推开余桐,说了声:“别闹。

 

然后感觉手边一片湿意,他用手机照了一下,一片鲜红。

 

刚想尖叫,突然想起一定是余桐的恶作剧,故意把红酒洒在他身上。他用手机照了一下对面的人,却见哪里是余桐。

 

对面分明是穿着灰色毛衣浑身是血的苏夏。

 

她大声质问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推我?

 

曲安然大叫一声,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07

 

“丁铃铃铃——”

 

又是闹钟响,曲安然按掉闹钟。

 

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他猛地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间里。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那是梦吗?”他看了看时间,八点半。

 

拿起手机,余桐已经给自己发了一条微信语音。

 

他汗毛竖起,犹犹豫豫的点开,余桐的声音依旧甜美,如今他听起来,却有几分阴森恐怖。

 

“亲爱的,你起了吗?

 

别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哦,你答应送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

 

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曲安然看了一眼日期:10月17日!

 

 

08

 

曲安然仿佛疯了一般的打车回到家,他推开卧室门,看到苏夏还在睡着。

 

他摇醒苏夏,嘶吼着说:“是不是你搞的鬼,你做了什么?

 

苏夏看起来被吓到了,声音带着点哭腔说:“安然,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今天几号?

 

“今天10月17号啊,对了,今天你说要带我去爬山的,我忘了,对不起,我这就起来收拾。

 

“哈哈哈哈哈哈哈......”曲安然毫无预兆的大笑起来,“我一定是还在做梦。

 

“安然,你别吓我,发生什么了吗?

 

曲安然突然冲出房间,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刀。

 

苏夏尖叫一声想要逃开,曲安然扑上去压制住她,嘴里大声叫嚷着:“杀了你,杀了你我就能醒来!

 

他将刀疯狂地往苏夏身上刺,苏夏痛苦地大叫,可曲安然曲安然不觉,不停的用刀刺着苏夏的腹部。

 

等到他冷静下来的时候,苏夏已经不动弹了。

 

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苏夏,和流了满床的血,把刀扔了,跌坐在地上喘着气。

 

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但是还没醒。

 

怎么会这样呢?

 

到底哪一天是真实的呢?

 

曲安然呼吸越来越急促,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叮铃铃铃——”

 

又是闹钟响,曲安然坐起来,看了一下时间,八点半,还是在酒店。

 

他拿起手机,果然还是有余桐发给他的微信语音。

 

锁屏上的日期格外的刺眼:10月17日。

 

他愤怒的将手机砸向墙壁。

 

 

09

 

他开车来到余桐家,用力的砸着余桐家的门。

 

余桐跑过来给他开门。

 

看到他有些惊讶:“安然,你不是应该带苏夏去爬山了吗?

 

“我去了,我已经去过了!

 

我杀了她两回了,可是你他妈告诉我,为什么今天还是10月17号?

 

为什么她还好好的躺在家里?

 

“安然,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别怕,这件事我们已经准备了半年了,只差今天这一击了。

 

很快,很快我们就能得到一大笔钱了!

 

“你不相信是吗?我现在就带你过去看看。

 

曲安然载着余桐回家,一路上余桐都很不安。

 

曲安然到家后直奔卧室,摇醒了还在睡觉的苏夏,苏夏一脸疑惑的看着余桐跟曲安然。

 

“小桐,你不是出国了吗?

 

余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出了点状况,没走成。

 

苏夏点点头,又面向自己的丈夫:“安然,你怎么了,你们俩一大早,这是要干什么?

 

曲安然眼眶红红的:“为什么你还没死,你应该已经死了两次了,你应该已经掉下山去,连尸体都找不到,你应该已经被我捅死在这张床上了!到处都是血!

 

“安然,你在说什么?你,你要杀了我?

 

余桐见势不对,大步跨过去,用枕头大力蒙住苏夏的头,苏夏不停的挣扎。

 

余桐费力的制住她,一边回头冲着曲安然大喊:“你还在等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曲安然却带着诡异的微笑摇了摇头:“没用的,我们杀不死她。

 

我们会一直被困在这一天,困在10月17日,我们要杀她无数次。

 

没用的,没用的!

 

余桐看着曲安然,料定他已经疯了,她手上接着使力,没过多久,苏夏不再挣扎了。

 

余桐又等了几分钟,才将枕头挪开,苏夏已经没了气息。

 

她看着曲安然,心下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她走出去,用手机报警:“不好了,我朋友被她丈夫杀了,她丈夫疯了!

 

 

10

 

“放过我,放过我!我不要再困在17号了,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曲安然躺在椅子上不停的挣扎,苏夏在一旁看着他,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

 

“我说,直接把他交给警察不好吗?”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端着杯水坐在苏夏旁边。

 

“交给警察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在恐惧中日复一日,不得脱身。

 

“你可真够狠的,不过这对狗男女,活该!

 

苏夏笑了笑,看着躺着的曲安然,眯了眯眼。

 

她早就知道了,她丈夫跟她闺蜜的事。

 

一个女人,再怎么单纯,却对出轨的情人有着天生的敏锐感。

 

她感觉到身体不适的时候,去看医生,没有任何异常。

 

于是拿去化验了家里的水,里面竟然掺了一种药物,剂量很小,但是长期服用,会导致人嗜睡、头晕、体能变差。

 

于是苏夏通过私家侦探的调查,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自己最爱的男人,居然要将自己的命作为礼物送给她最好的朋友,真是讽刺。

 

苏夏按下决心报复,将水掉了包,换到了曲安然的杯子里。

 

又举报了余桐走私禁药,余桐被关进去后。

 

苏夏给曲安然吃了安眠药,带他来到这里,让她当心理医生的朋友催眠了他。

 

将他困在那一天,他最恐惧的那一天。

 

“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苏夏的眼睛闪着诡异的光芒.......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电梯里的躁动(全)

冷艳的报复(上)

冷艳的报复(下)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上)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下)

秀色可餐(上)

秀色可餐(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我的闺蜜好玩吗?(全)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丁铃铃铃——”

     

    曲安然半睁开眼按掉床头柜上响起的闹钟,摸摸旁边另一半的床位,已经没有温度了。

     

    看样子余桐已经走了有一会了。

     

    他缩在被子里接着躺了一分钟,然后揉了几下自己的脸,猛地坐起来。

     

    看了一眼时间:八点半。

     

    曲安然拿出手机,发现余桐已经给自己发了一条微信语音。

     

    他点开把手机凑到耳朵边,余桐甜美的声音传来:“亲爱的,你起了吗?

     

    别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哦,你答应送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

     

    我在老地方等你,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曲安然勾了勾唇角,起床洗漱然后换洗衣物。

     

    锁屏的时候看了一下日期,10月17日。

     

    他拿出手机,拨通了电话。

     

    等到电话那端传出来一个女声,曲安然立马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热情轻快一些,“亲爱的,你起了吗?我出差回来了,刚下飞机。

     

    电话那端传来一个慵懒的女声,带着几分撒娇的语调:“刚起,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

     

    “你个小糊涂虫,你忘记了,今天我说好要带你去爬山的。

     

    “对不起亲爱的,我真的忘记了。咦,可是今天不是小桐的生日吗?

     

    “小桐昨天不是出国了吗?

     

    电话那端传来恍然大悟的感叹声:“我才记起来。最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特别健忘,而且很容易感觉累,还很嗜睡。

     

    “亲爱的,你可能是工作太忙了,你需要放松一下。

     

    “行,那我马上起来收拾一下,你回来放下行李再一起出门吧。

     

    “好,等下见。”曲安然语调温柔地说。

     

    挂完电话,看着镜子里那个神色阴鹜的男人,他扯了扯嘴角,今天,一切都要结束了。

     

     

    02

     

    曲安然将头发拨乱了一些,衬衫的领口与袖口也刻意弄皱了一些,看起来像是刚下飞机的样子。

     

    他推开卧室的门,看到苏夏正在梳妆台前抹口红。

     

    她已经换上了出门的衣服,一件柔软的深灰色针织衫和浅蓝色的牛仔裤轻柔的包裹住她年轻的肉体。

     

    听到推门声,她回过身来对自己的丈夫嫣然一笑,“你回来了,我马上就好,你先休息一会。

     

    “不急,我就在这看着你。”曲安然冲她温柔一笑。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也许是因为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他盯着苏夏光滑的侧脸,眼神里的光明明灭灭,最后转头去客厅,在沙发上坐下,点燃了一支烟。

     

    在烟雾朦胧里,他仿佛又看见了第一次见到苏夏的情景。

     

    她着一身俏丽的鹅黄色连衣裙,散下来及肩的黑发柔顺的垂着,巧笑嫣然,走路时还有些跳跃,就是一个俏生生的活泼的少女模样。

     

    他为那份纯真动心,于是展开了追求。

     

    苏夏可爱就可爱在从不扭捏,她坦率的表露自己的好感,从不因容貌家境而矜贵。

     

    那是曲安然便觉得自己何其幸运,她仿若一只飞来飞去的小蝴蝶,就这样飞进了自己的心间,也飞进了自己的生命。

     

    可是但凡是拥有了的,就都不再感念其幸运。

     

    毕业后曲安然忙于事业,他对于未来的野心已经露出了爪牙。

     

    可是苏夏还是当初的那个天真少女模样,优渥的家境让她不愁吃喝。

     

    曲安然曾经向苏夏提过资助创业的问题,但苏夏却觉得没有必要,两个人这样就很温馨很好。

     

    等到有了事业,曲安然就会更忙,更没有时间陪他了。

     

    于是苏夏拒绝了父母资助的情况下,两人在这个城市靠着自己买了一个小小的房子,组成了一个人人艳羡的家庭。

     

    但是曲安然心中始终是有不甘的,一条蛟龙,怎么甘心如一尾鱼般被困在池中?

     

    他焦虑困惑,但是不知道向谁说。

     

    直到遇见余桐。

     

     

    03

     

    余桐是苏夏的闺蜜,但之前曲安然没有见过。

     

    听苏夏说,余桐是一直在国外念书,才刚回国。

     

    余桐家境不算太好,但是自己学习很努力,所以申请到了留学的名额,一个人在国外也很不容易。

     

    但是见到余桐,她却跟曲安然想象的有些不一,她不是那种成绩优异的书卷气的女人。

     

    如果说苏夏是纯良的兔子,那么余桐就是勾人的猫。

     

    上挑的眼睛里面充满着赤裸裸的欲望,对爱、对性、对金钱,对她渴望的一切。

     

    她在桌子下面,用那双穿着黑色尖头细高跟凉鞋的角状若无意的摇晃,摩挲着曲安然的腿。

     

    曲安然看向她,她就眯着眼睛笑着回望一眼,立马又投入到跟苏夏的交谈中。

     

    曲安然站起身来说了声“我去趟洗手间”,便大步流星的离开。

     

    在洗手池边往自己脸上泼了几把冷水再走出去,便看到余桐倚在女厕所边的墙上,叼着一只细长的烟。

     

    她看到曲安然出来,将手上的一张卡片塞进他的西装裤口袋里,擦身而过的时候,用只有两个人听得到的声音说:“我看得出来,我们才是一类人。

     

    于是那个周末,曲安然就联系了余桐。

     

    两人约在余桐的小房子见面,一进门就仿佛干柴点燃了烈火。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半年前,他们下定决心,打破这个微妙的平衡。

     

    曲安然想着,苏夏终于推开房门走了出来。

     

    曲安然在烟灰缸里摁灭了香烟,站起身来,苏夏走过来挽着他的手臂。

     

     

    04

     

    “这里好漂亮,你怎么知道这儿的?”面对山里新鲜的空气,苏夏贪婪的深吸了几口气。

     

    “我一个朋友告诉我的,这儿还没开发,所以空气特别好,也没什么人。

     

    曲安然从包里取出一瓶水递给苏夏。

     

    苏夏拧开瓶盖喝了一小口,随即转过身,兴奋的指着远处的天:“你看那边,好漂亮,今天天气可真好。

     

    “是啊,你最近身体不太好,更应该出来多走走,对你有好处。

     

    曲安然牵着苏夏的手带她接着往山上爬,一路上他环顾着四周,都不见有人烟,他暗暗松了一口气。

     

    快到山顶的时候,苏夏突然说头有些晕,要坐下来休息一会。

     

    曲安然环顾四周,指着边缘的石块说:“那边有块石头,你去那里坐一会吧。

     

    苏夏点点头,用手扶着额头往边缘走,曲安然跟在她后面。

     

    在苏夏快走到最边上的时候,曲安然将手放在她后背,猛地一推!

     

    还没有开发的山根本没有护栏,苏夏直接从边缘掉下去,她最后用不可置信的眼神深深的看了一眼曲安然。

     

    曲安然靠着一棵树坐下,他拿出烟点燃,手有些颤抖。

     

    他想打给余桐,但还是先克制住了。

     

    抽完烟后,曲安然摸了一把额头,全是冷汗。

     

    他掏出手机,报警,他尽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交集一点:“警察同志,帮帮我!我妻子从山上掉下去了!

     

     

    05

     

    警察很快到了,为了安抚曲安然,他们先用警车送他回家,并说明会继续搜寻苏夏的。

     

    曲安然坐在沙发上,他的手机响了起来。

     

    “亲爱的,我的礼物准备好了吗?”余桐的声音从听筒传来,“我已经准备好了晚餐,在我家等你。

     

    曲安然沉默了几秒:“已经好了,我马上过来。

     

    他驱车开往余桐的住所,余桐给他开门。

     

    她穿着一件酒红色的真丝吊带睡衣,黑色的波浪卷长发慵懒地披散着,余桐侧身让他进屋。

     

    到餐厅坐下,曲安然看着桌上点燃着香氛蜡烛,放着两杯红酒、两份牛排和浓汤,还有一些蔬菜沙拉和别的配菜。

     

    余桐先走过去打开了音乐,轻柔旖旎的爵士乐在房间里缓缓流淌。

     

    她走过去,拉起曲安然,将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腰侧,随着音乐轻轻摇摆起来。

     

    “没人看到吧?”余桐贴着他的耳朵轻声的问。

     

    “没有,我跟警察说了,她最近身体不太好,头晕想走到那块石头休息一下的时候自己不小心摔下去了。你给的药不会有问题吧?

     

    “放心,这种药剂量很小,而且目前国内市场根本没有,查不到的。我们部署了半年,这么小心翼翼,可不能露出马脚。

     

    “你可真狠毒,她可一直拿你当闺蜜看。

     

    “你不还是他丈夫嘛,所以说,我们是一类人。

     

    什么狗屁闺蜜,只能怪命运太不公平。

     

    我比她聪明比她漂亮,比她努力,可是我千辛万苦获得的一切,却是她出生就触手可及的,我只是拿到我该拿的。

     

    余桐将曲安然推到在沙发上,一边亲吻他一边问:“保险金要多久才能拿到?

     

    “大概一个多月吧。

     

    曲安然抱着余桐,回应着她热情的亲吻。

     

    这时,他的手机突然响了。

     

     

    06

     

    曲安然推开余桐,让她去把音乐关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跟她说:“别说话,是警察。

     

    他接起电话:“喂,警官,找到我妻子了吗?

     

    “没有,我们把整座山都搜寻了一遍,都没有找到。

     

    不过你要有心理准备,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去,恐怕找到,也只是尸体了。

     

    曲安然发出悲拗哭泣的声音,那边警察安慰了几句,就把电话挂了。

     

    余桐喝着红酒看着他:“戏演得不错。

     

    曲安然看了她一眼:“尸体没找到。

     

    “那又怎么了,找不到不是更好,连证据都没了。

     

    曲安然眼神复杂的看她一眼,余桐挑了挑眉:“怎么,你怕她没死?

     

    不可能的,那么高的地方,她现在身体又那么虚弱,必死无疑。

     

    我看尸体怕是被哪个野兽叼走了吧。

     

    “也许吧。

     

    余桐含着红酒又过来吻他,曲安然推开她,说了句:“没心情。

     

    突然,吹来一阵风,蜡烛灭了,房间里一片黑暗。

     

    曲安然感觉一双冰凉的手缠上了他的脖颈,他推开余桐,说了声:“别闹。

     

    然后感觉手边一片湿意,他用手机照了一下,一片鲜红。

     

    刚想尖叫,突然想起一定是余桐的恶作剧,故意把红酒洒在他身上。他用手机照了一下对面的人,却见哪里是余桐。

     

    对面分明是穿着灰色毛衣浑身是血的苏夏。

     

    她大声质问着:“为什么?为什么要推我?

     

    曲安然大叫一声,直接被吓昏了过去。

     

     

    07

     

    “丁铃铃铃——”

     

    又是闹钟响,曲安然按掉闹钟。

     

    像是突然反应过来什么,他猛地坐起来,环顾四周,发现自己躺在酒店的房间里。

     

    “这是怎么回事?昨天,那是梦吗?”他看了看时间,八点半。

     

    拿起手机,余桐已经给自己发了一条微信语音。

     

    他汗毛竖起,犹犹豫豫的点开,余桐的声音依旧甜美,如今他听起来,却有几分阴森恐怖。

     

    “亲爱的,你起了吗?

     

    别忘了今天是我的生日哦,你答应送我的生日礼物准备好了吗?

     

    我在老地方等你,不要让我失望哦。

     

    曲安然看了一眼日期:10月17日!

     

     

    08

     

    曲安然仿佛疯了一般的打车回到家,他推开卧室门,看到苏夏还在睡着。

     

    他摇醒苏夏,嘶吼着说:“是不是你搞的鬼,你做了什么?

     

    苏夏看起来被吓到了,声音带着点哭腔说:“安然,你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今天几号?

     

    “今天10月17号啊,对了,今天你说要带我去爬山的,我忘了,对不起,我这就起来收拾。

     

    “哈哈哈哈哈哈哈......”曲安然毫无预兆的大笑起来,“我一定是还在做梦。

     

    “安然,你别吓我,发生什么了吗?

     

    曲安然突然冲出房间,跑到厨房拿了一把刀。

     

    苏夏尖叫一声想要逃开,曲安然扑上去压制住她,嘴里大声叫嚷着:“杀了你,杀了你我就能醒来!

     

    他将刀疯狂地往苏夏身上刺,苏夏痛苦地大叫,可曲安然曲安然不觉,不停的用刀刺着苏夏的腹部。

     

    等到他冷静下来的时候,苏夏已经不动弹了。

     

    他看了看躺在床上的苏夏,和流了满床的血,把刀扔了,跌坐在地上喘着气。

     

    他狠狠掐了自己一把,疼,但是还没醒。

     

    怎么会这样呢?

     

    到底哪一天是真实的呢?

     

    曲安然呼吸越来越急促,然后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叮铃铃铃——”

     

    又是闹钟响,曲安然坐起来,看了一下时间,八点半,还是在酒店。

     

    他拿起手机,果然还是有余桐发给他的微信语音。

     

    锁屏上的日期格外的刺眼:10月17日。

     

    他愤怒的将手机砸向墙壁。

     

     

    09

     

    他开车来到余桐家,用力的砸着余桐家的门。

     

    余桐跑过来给他开门。

     

    看到他有些惊讶:“安然,你不是应该带苏夏去爬山了吗?

     

    “我去了,我已经去过了!

     

    我杀了她两回了,可是你他妈告诉我,为什么今天还是10月17号?

     

    为什么她还好好的躺在家里?

     

    “安然,你在说什么?

     

    你是不是太紧张了?

     

    别怕,这件事我们已经准备了半年了,只差今天这一击了。

     

    很快,很快我们就能得到一大笔钱了!

     

    “你不相信是吗?我现在就带你过去看看。

     

    曲安然载着余桐回家,一路上余桐都很不安。

     

    曲安然到家后直奔卧室,摇醒了还在睡觉的苏夏,苏夏一脸疑惑的看着余桐跟曲安然。

     

    “小桐,你不是出国了吗?

     

    余桐尴尬的摸了摸鼻子:“出了点状况,没走成。

     

    苏夏点点头,又面向自己的丈夫:“安然,你怎么了,你们俩一大早,这是要干什么?

     

    曲安然眼眶红红的:“为什么你还没死,你应该已经死了两次了,你应该已经掉下山去,连尸体都找不到,你应该已经被我捅死在这张床上了!到处都是血!

     

    “安然,你在说什么?你,你要杀了我?

     

    余桐见势不对,大步跨过去,用枕头大力蒙住苏夏的头,苏夏不停的挣扎。

     

    余桐费力的制住她,一边回头冲着曲安然大喊:“你还在等什么,还不过来帮忙?

     

    曲安然却带着诡异的微笑摇了摇头:“没用的,我们杀不死她。

     

    我们会一直被困在这一天,困在10月17日,我们要杀她无数次。

     

    没用的,没用的!

     

    余桐看着曲安然,料定他已经疯了,她手上接着使力,没过多久,苏夏不再挣扎了。

     

    余桐又等了几分钟,才将枕头挪开,苏夏已经没了气息。

     

    她看着曲安然,心下突然有了一个想法。

     

    她走出去,用手机报警:“不好了,我朋友被她丈夫杀了,她丈夫疯了!

     

     

    10

     

    “放过我,放过我!我不要再困在17号了,是我错了是我错了!

     

    曲安然躺在椅子上不停的挣扎,苏夏在一旁看着他,脸上挂着诡异的微笑。

     

    “我说,直接把他交给警察不好吗?”穿着白大褂的女人端着杯水坐在苏夏旁边。

     

    “交给警察太便宜他了!我要让他在恐惧中日复一日,不得脱身。

     

    “你可真够狠的,不过这对狗男女,活该!

     

    苏夏笑了笑,看着躺着的曲安然,眯了眯眼。

     

    她早就知道了,她丈夫跟她闺蜜的事。

     

    一个女人,再怎么单纯,却对出轨的情人有着天生的敏锐感。

     

    她感觉到身体不适的时候,去看医生,没有任何异常。

     

    于是拿去化验了家里的水,里面竟然掺了一种药物,剂量很小,但是长期服用,会导致人嗜睡、头晕、体能变差。

     

    于是苏夏通过私家侦探的调查,知道了他们的计划。

     

    自己最爱的男人,居然要将自己的命作为礼物送给她最好的朋友,真是讽刺。

     

    苏夏按下决心报复,将水掉了包,换到了曲安然的杯子里。

     

    又举报了余桐走私禁药,余桐被关进去后。

     

    苏夏给曲安然吃了安眠药,带他来到这里,让她当心理医生的朋友催眠了他。

     

    将他困在那一天,他最恐惧的那一天。

     

    “这就是,你背叛我的代价!”苏夏的眼睛闪着诡异的光芒.......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电梯里的躁动(全)

    冷艳的报复(上)

    冷艳的报复(下)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上)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下)

    秀色可餐(上)

    秀色可餐(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