妻子的第六感(上)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邵安,你今天回来吃饭吗?

 

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我们已经好久没有......”

 

还没等她说完,电话那头就传出来一个疏离的男声:“不是跟你说了我最近很忙,不用等我吃饭了吗?行了,我还有事,家里没事别给我打电话。

 

紧接着就是电话挂断的声音。

 

许佳彤愣愣的拿着手机看着屏幕因为对方的挂断由通话中跳回了壁纸界面。

 

她站了秒,随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落座到了餐桌的座位上,望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可口饭菜,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她沉默的扒了几口饭,酸酸甜甜的排骨吃到嘴里好像也是苦的。

 

放下筷子,许佳彤环顾了一下这个房子,她实在没有办法把这里称之为家。

 

这个华丽有余,温馨不够的冰冷建筑,去年因为邵安的公司大有起色于是他们搬进了更豪华的房子之后,跟这个地方有关的记忆画面,就只有她一个人。

 

丈夫总是不在家吃饭,她理解。

 

邵安为了给自己一个更好的生活,从毕业到现在一直没日没夜的奋斗,可是近一年来,之前那些忙里偷闲的撒娇与情趣也渐渐在他们的生活里消失殆尽。

 

许佳彤走到洗衣房,拿着丈夫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放进洗衣机,呆滞的看着它们被浸湿,被搅动。

 

只有这些证明他曾经回来过,他只是两三天回来一次拿些换洗衣物,偶尔在家过夜,但是第二天,许佳彤还没醒,邵安就离开了。

 

邵安也提过给她请个保姆,家务什么的不用她自己来。

 

但是许佳彤拒绝了,她宁肯自己辛苦一点,忙一点,但至少,这让她感觉,她和邵安还在为同一个家庭努力着。

 

她知道他们的婚姻出了点问题,也许是因为那个原因。

 

 

02

 

大门传来密码锁打开的声音,许佳彤兴奋的往客厅走,一边小跑一边用愉快的声音说:“邵安,你回来了!

 

当她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她脸上愉悦的表情有一丝僵硬,随即她又堆起一个笑脸,使得她看起来有些尴尬。

 

“妈,你怎么来了?”

 

刘慧玉冷淡的瞥她一眼,说:“怎么,我不能来我儿子家?还是说我来之前还要先跟你打个招呼?”

 

许佳彤因为婆婆的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她伸手接过刘慧玉手中提着的一些水果肉菜,一边说:“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您来我当然高兴了。您怎么又提这么多东西,这些家里都有,下次就别麻烦您了,怪累的。”

 

刘慧玉“哼”了一声,没接她的话茬。

 

走进屋里环顾一圈后,发现邵安不在家,又看了看摆着几乎没动的一桌饭菜。

 

用阴阳怪气的的语调说:“这家里再多好菜,也经不起挥霍啊。这一个人吃一桌大鱼大肉,金山银山也能给挥霍没了。”

 

“妈,您误会了,我是看邵安很久没回来吃饭了,他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我想做点他爱吃的给他补补。但是他临时有应酬,回不来。”

 

“不是我说你,你也该把自己收拾得体面一些了,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那邵安带你出去能有面子吗?”

 

许佳彤唯唯诺诺的点头,心下却觉得有几分委屈。

 

哪个女人不想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呢?

她没结婚之前也是个爱漂亮的小姑娘,那时候自己也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在职场混得也算是风生水起。

 

跟邵安结婚以后,他需要安心创业,需要她来帮邵安扶持这个家,那时候跟着婆婆刘慧玉一起住,家里事事都是许佳彤操心,哪来的功夫收拾自己。

 

如今经济条件好起来来,他们也嫌弃自己变成了黄脸婆。

 

刘慧玉接着说:“你们也结婚这么多年了,也没个孩子。

 

你看看隔壁老王家那个儿子,长得没邵安好,也没他会赚钱,人家前年娶的媳妇,今年就给他生了个儿子。

 

你再看看你,也不知道这肚子怎么这么不争气!”

 

是了,刘慧玉这番话戳中了许佳彤的痛处。

 

她跟邵安结婚也有八年了,但是一直没有个孩子。

 

前几年的时候,邵安忙着事业,他们商量好,先不要孩子。

 

后来想要孩子了,却怎么也怀不上。

 

刚开始邵安还宽慰许佳彤,也宽慰自己的母亲,这种事情急不来。

 

但是这么些年过去,许佳彤调理的中药吃了不少,可就是没能怀上孩子,而邵安也对她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冷淡。

 

 

03

 

等刘慧玉走了之后,许佳彤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客厅,电视里放着热闹的综艺,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不知道她这些年付出全部心血和青春去维系的婚姻还能坚持多久,她既看不到未来的方向,也不能断然的结束现在的境况。

 

想着想着,许佳彤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传来开门的声音时,许佳彤一下子惊醒,她看了一眼时间,三点半。

 

她的丈夫邵安正在门口换鞋,看见她站在客厅里,邵安皱了下眉,冷着声问她:“怎么还没睡,不是说好不用等我的吗?” 

 

许佳彤看着自己的丈夫,突然觉得有些陌生,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她初见时的眉眼,棱角分明,五官俊秀。

 

但是那一身的西装革履却把他们的距离拉得好远,他看着自己的表情,再也没有温柔和宠溺,只有无尽的冷漠,和不耐。

 

许佳彤走过去替他拿出刚刚洗过的拖鞋,柔软崭新的鞋面跟自己脚上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在凑近邵安的那一瞬间,闻到了他身上异常浓烈的香水味道。

 

那是一种脂粉气十足的味道,可以想象它的主人是一个妩媚成熟,女人味十足的形象。

 

那香水的味道熏得许佳彤红了眼眶,她害怕邵安看到自己的异常,立即转身,抱着他的外套进了洗衣间。

 

她将那件充满着别的女人的味道的外套立即扔进了洗衣机里,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她不敢问,她不知道明明她是他的正牌妻子,可是却无法义正言辞去指责一个疑似出轨的丈夫。

 

她满心都是慌乱和酸楚,害怕她的质问,会撕开她幸福的最后一层假象。

 

邵安知道吗?

 

他身上那么浓烈的味道他难道自己不清楚吗?

 

可是他在回家之前甚至都懒得收拾一下,又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知道他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发生过什么?

 

又或者,他根本想让她发现,想让许佳彤自己知难而退,给她保全最后一些颜面,算是她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年的最后一丝回报。

 

等许佳彤冷静下来擦干眼泪,回到他们的卧室时,邵安已经睡着了,他睡在诺大的双人床的一边,用背对着自己的位置,发出轻微的鼾声。

 

许佳彤深呼吸两口,也躺了上去,两个人形成了一个背对背的姿势,同一张床上,只是一个人睡得香甜,而另一个人一夜无眠。

 

 

04

 

许佳彤提着一袋子菜打开门的时候,在玄关看到了婆婆刘慧玉的鞋。

 

她叫了一声“妈”没有人回应,便换了鞋子进屋,先将菜放进了冰箱里,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刘慧玉。便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有动静,刘慧玉扯着嗓门好像在跟谁说话,难怪刚才自己叫她她没听到。

 

她刚想唤婆婆一声,却听到刘慧玉举着手机对着电话那端说:“那你还等什么?

 

你还不赶快离婚把思静娶回来,我可不想我的孙子一出生就偷偷摸摸的。

 

我们家也不欠那个丧门星什么了,她跟着你这么多年,享了多少福了,住大房子,开好车。

 

却连个儿子都生不出,你留他在家里干什么,早离早干净!

 

许佳彤瞪大了眼睛,赶紧转身躲在墙后面。

 

她脑子一片空白,她不敢想象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她的丈夫,也不敢去猜他说了什么。

 

但是这短短几句话,背后蕴藏的意思,已经将许佳彤千疮百孔的婚姻,彻底击垮。

 

接下来的几天,许佳彤都过得十分煎熬。

 

她没有打电话去问邵安,而邵安也没有再回来过。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死刑犯已经被判了死刑,却不告知你刑期,让你在无尽的绝望当中惊慌又沉沦。

 

但是许佳彤没想到的是,在绝望中等来的不是丈夫的宣判,而是小三。

 

许佳彤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她很漂亮,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头长卷发温柔妩媚,五官是明艳的类型,还有那熟悉的香水味。

 

她的身材应该也很好,如果忽略她因为怀孕已经隆起的小腹的话。

 

这是许佳彤怎么也想不到的场面,她以为给她的婚姻宣判死刑的,一定是她的丈夫。

 

但是现实给了她更沉重的一击。

 

她面对着找上门来的怀着她丈夫孩子的小三,避无可避。

 

对方无论是年纪、容貌无一不比她有吸引力。

 

更何况,孩子,她光凭这一点,就已经彻底打败了许佳彤。

 

看着许佳彤说不出话的样子,对面的女人温柔一笑。

 

她挽了挽垂下来的发丝,手指摩挲着面前的茶杯:“佳彤,我早就听说过你了。

 

你果然跟我想象的一样,是贤惠顾家的样子。

 

许佳彤不知该作何反应,明明对方才是自己婚姻当中的小三,可是看这局面,自己倒像是被抓奸一样的局促。

 

她接着说:“你应该还不认识我吧,我叫余思静,你叫我思静就可以了。

 

余思静向她伸出手,看她半点没有想握住的意思,她也不恼,微微一笑,把手收回来。

 

喝了口茶,淡淡的开口:“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不想做小三。

 

但是即便没有我,你们的婚姻也是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我的出现,不过是加速了你们离婚的进程而已。

 

而且,我是真的爱邵安。

 

许佳彤听到她这么说,反倒是激动了起来:“真爱?

 

你以为打着真爱的幌子,就能名正言顺的破坏别人的家庭吗?

 

整整八年!我跟他结婚整整八年,从我们刚在一起开始算有十年了。

 

我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他了!

 

我又做错了什么,他当初也对着我说爱我疼我一辈子。

 

我们对着所有亲友也宣过誓,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的。

 

可是不过短短几年,都变了,都变了。

 

“这就是女人的愚蠢。”

 

余思静缓缓地说,“男人一句海誓山盟,你就丢盔弃甲,放弃自己的一切去把自己的人生围绕着对方转。

 

你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不对等。

 

他说爱你的时候,未必不是真的,他说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也是真心的。

 

可是真心是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他说没就没了,连影子都寻不着。

 

你若是聪明,就该懂得,婚姻和感情,不是为了成全对方的人生,而是成全自己的人生。

 

它若不能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好,你就应该收场了。”

 

许佳彤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

 

她只能抬起手,遮住自己的面庞,让泪水顺着指缝一点一点的滑落。

 

 

 

05

 

不久之后,邵安就带来了离婚协议书给她签字,为了补偿她,邵安将这栋房子留给了她。

 

刘慧玉在旁边骂骂咧咧,说着是许佳彤自己不争气,说不定是身体有什么毛病才怀不上孕,还耽误了邵安八年,还落了一栋这么好的房子。也就是邵安心好,才给她捡了这么大个便宜。

 

许佳彤并没有做声,她沉默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也坦然的收下了那栋房子。

 

邵安对她的态度心下有些讶然。

 

他知道许佳彤不是那种会纠缠的女人,却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淡定,一下子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但想了想余思静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冲散了他心中的一丝酸涩。

 

他展开一个在工作场合当中习惯的得体的笑容,向许佳彤伸出手:“佳彤,再见,好好照顾自己。

 

许佳彤瞥了他一眼,转身上楼时,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电梯里的躁动(全)

冷艳的报复(上)

冷艳的报复(下)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上)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下)

秀色可餐(上)

秀色可餐(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

    妻子的第六感(上)

    安小幺 安小幺

    〖 戳这里,回顾上篇精彩

    文:安小幺     图:网络 

    01


    “邵安,你今天回来吃饭吗?

     

    我做了你最爱吃的糖醋排骨。我们已经好久没有......”

     

    还没等她说完,电话那头就传出来一个疏离的男声:“不是跟你说了我最近很忙,不用等我吃饭了吗?行了,我还有事,家里没事别给我打电话。

     

    紧接着就是电话挂断的声音。

     

    许佳彤愣愣的拿着手机看着屏幕因为对方的挂断由通话中跳回了壁纸界面。

     

    她站了秒,随后拖着沉重的步伐落座到了餐桌的座位上,望着满桌色香味俱全的可口饭菜,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

     

    她沉默的扒了几口饭,酸酸甜甜的排骨吃到嘴里好像也是苦的。

     

    放下筷子,许佳彤环顾了一下这个房子,她实在没有办法把这里称之为家。

     

    这个华丽有余,温馨不够的冰冷建筑,去年因为邵安的公司大有起色于是他们搬进了更豪华的房子之后,跟这个地方有关的记忆画面,就只有她一个人。

     

    丈夫总是不在家吃饭,她理解。

     

    邵安为了给自己一个更好的生活,从毕业到现在一直没日没夜的奋斗,可是近一年来,之前那些忙里偷闲的撒娇与情趣也渐渐在他们的生活里消失殆尽。

     

    许佳彤走到洗衣房,拿着丈夫昨天换下来的衣服放进洗衣机,呆滞的看着它们被浸湿,被搅动。

     

    只有这些证明他曾经回来过,他只是两三天回来一次拿些换洗衣物,偶尔在家过夜,但是第二天,许佳彤还没醒,邵安就离开了。

     

    邵安也提过给她请个保姆,家务什么的不用她自己来。

     

    但是许佳彤拒绝了,她宁肯自己辛苦一点,忙一点,但至少,这让她感觉,她和邵安还在为同一个家庭努力着。

     

    她知道他们的婚姻出了点问题,也许是因为那个原因。

     

     

    02

     

    大门传来密码锁打开的声音,许佳彤兴奋的往客厅走,一边小跑一边用愉快的声音说:“邵安,你回来了!

     

    当她看清楚来人的时候,她脸上愉悦的表情有一丝僵硬,随即她又堆起一个笑脸,使得她看起来有些尴尬。

     

    “妈,你怎么来了?”

     

    刘慧玉冷淡的瞥她一眼,说:“怎么,我不能来我儿子家?还是说我来之前还要先跟你打个招呼?”

     

    许佳彤因为婆婆的话面子上有些挂不住。

     

    她伸手接过刘慧玉手中提着的一些水果肉菜,一边说:“您这是说的什么话,您来我当然高兴了。您怎么又提这么多东西,这些家里都有,下次就别麻烦您了,怪累的。”

     

    刘慧玉“哼”了一声,没接她的话茬。

     

    走进屋里环顾一圈后,发现邵安不在家,又看了看摆着几乎没动的一桌饭菜。

     

    用阴阳怪气的的语调说:“这家里再多好菜,也经不起挥霍啊。这一个人吃一桌大鱼大肉,金山银山也能给挥霍没了。”

     

    “妈,您误会了,我是看邵安很久没回来吃饭了,他这段时间工作比较忙,我想做点他爱吃的给他补补。但是他临时有应酬,回不来。”

     

    “不是我说你,你也该把自己收拾得体面一些了,把自己弄成这个样子,那邵安带你出去能有面子吗?”

     

    许佳彤唯唯诺诺的点头,心下却觉得有几分委屈。

     

    哪个女人不想把自己收拾得漂漂亮亮的呢?

    她没结婚之前也是个爱漂亮的小姑娘,那时候自己也是名牌大学的毕业生,在职场混得也算是风生水起。

     

    跟邵安结婚以后,他需要安心创业,需要她来帮邵安扶持这个家,那时候跟着婆婆刘慧玉一起住,家里事事都是许佳彤操心,哪来的功夫收拾自己。

     

    如今经济条件好起来来,他们也嫌弃自己变成了黄脸婆。

     

    刘慧玉接着说:“你们也结婚这么多年了,也没个孩子。

     

    你看看隔壁老王家那个儿子,长得没邵安好,也没他会赚钱,人家前年娶的媳妇,今年就给他生了个儿子。

     

    你再看看你,也不知道这肚子怎么这么不争气!”

     

    是了,刘慧玉这番话戳中了许佳彤的痛处。

     

    她跟邵安结婚也有八年了,但是一直没有个孩子。

     

    前几年的时候,邵安忙着事业,他们商量好,先不要孩子。

     

    后来想要孩子了,却怎么也怀不上。

     

    刚开始邵安还宽慰许佳彤,也宽慰自己的母亲,这种事情急不来。

     

    但是这么些年过去,许佳彤调理的中药吃了不少,可就是没能怀上孩子,而邵安也对她越来越不耐烦,越来越冷淡。

     

     

    03

     

    等刘慧玉走了之后,许佳彤一个人坐在冷冷清清的客厅,电视里放着热闹的综艺,她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她不知道她这些年付出全部心血和青春去维系的婚姻还能坚持多久,她既看不到未来的方向,也不能断然的结束现在的境况。

     

    想着想着,许佳彤便倒在沙发上睡着了。

     

    传来开门的声音时,许佳彤一下子惊醒,她看了一眼时间,三点半。

     

    她的丈夫邵安正在门口换鞋,看见她站在客厅里,邵安皱了下眉,冷着声问她:“怎么还没睡,不是说好不用等我的吗?” 

     

    许佳彤看着自己的丈夫,突然觉得有些陌生,眼前这个男人,还是她初见时的眉眼,棱角分明,五官俊秀。

     

    但是那一身的西装革履却把他们的距离拉得好远,他看着自己的表情,再也没有温柔和宠溺,只有无尽的冷漠,和不耐。

     

    许佳彤走过去替他拿出刚刚洗过的拖鞋,柔软崭新的鞋面跟自己脚上的形成鲜明的对比。

     

    她在凑近邵安的那一瞬间,闻到了他身上异常浓烈的香水味道。

     

    那是一种脂粉气十足的味道,可以想象它的主人是一个妩媚成熟,女人味十足的形象。

     

    那香水的味道熏得许佳彤红了眼眶,她害怕邵安看到自己的异常,立即转身,抱着他的外套进了洗衣间。

     

    她将那件充满着别的女人的味道的外套立即扔进了洗衣机里,眼泪一滴滴的掉了下来。

     

    她不敢问,她不知道明明她是他的正牌妻子,可是却无法义正言辞去指责一个疑似出轨的丈夫。

     

    她满心都是慌乱和酸楚,害怕她的质问,会撕开她幸福的最后一层假象。

     

    邵安知道吗?

     

    他身上那么浓烈的味道他难道自己不清楚吗?

     

    可是他在回家之前甚至都懒得收拾一下,又或者说,他根本不在乎,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知道他在外面跟别的女人发生过什么?

     

    又或者,他根本想让她发现,想让许佳彤自己知难而退,给她保全最后一些颜面,算是她为这个家付出这么多年的最后一丝回报。

     

    等许佳彤冷静下来擦干眼泪,回到他们的卧室时,邵安已经睡着了,他睡在诺大的双人床的一边,用背对着自己的位置,发出轻微的鼾声。

     

    许佳彤深呼吸两口,也躺了上去,两个人形成了一个背对背的姿势,同一张床上,只是一个人睡得香甜,而另一个人一夜无眠。

     

     

    04

     

    许佳彤提着一袋子菜打开门的时候,在玄关看到了婆婆刘慧玉的鞋。

     

    她叫了一声“妈”没有人回应,便换了鞋子进屋,先将菜放进了冰箱里,看了一圈,并没有看到刘慧玉。便往厨房走去。

     

    厨房里有动静,刘慧玉扯着嗓门好像在跟谁说话,难怪刚才自己叫她她没听到。

     

    她刚想唤婆婆一声,却听到刘慧玉举着手机对着电话那端说:“那你还等什么?

     

    你还不赶快离婚把思静娶回来,我可不想我的孙子一出生就偷偷摸摸的。

     

    我们家也不欠那个丧门星什么了,她跟着你这么多年,享了多少福了,住大房子,开好车。

     

    却连个儿子都生不出,你留他在家里干什么,早离早干净!

     

    许佳彤瞪大了眼睛,赶紧转身躲在墙后面。

     

    她脑子一片空白,她不敢想象电话那头的人是不是她的丈夫,也不敢去猜他说了什么。

     

    但是这短短几句话,背后蕴藏的意思,已经将许佳彤千疮百孔的婚姻,彻底击垮。

     

    接下来的几天,许佳彤都过得十分煎熬。

     

    她没有打电话去问邵安,而邵安也没有再回来过。

     

    这种感觉,大概就是死刑犯已经被判了死刑,却不告知你刑期,让你在无尽的绝望当中惊慌又沉沦。

     

    但是许佳彤没想到的是,在绝望中等来的不是丈夫的宣判,而是小三。

     

    许佳彤看着坐在对面的女人,她很漂亮,看上去二十五六岁的年纪,一头长卷发温柔妩媚,五官是明艳的类型,还有那熟悉的香水味。

     

    她的身材应该也很好,如果忽略她因为怀孕已经隆起的小腹的话。

     

    这是许佳彤怎么也想不到的场面,她以为给她的婚姻宣判死刑的,一定是她的丈夫。

     

    但是现实给了她更沉重的一击。

     

    她面对着找上门来的怀着她丈夫孩子的小三,避无可避。

     

    对方无论是年纪、容貌无一不比她有吸引力。

     

    更何况,孩子,她光凭这一点,就已经彻底打败了许佳彤。

     

    看着许佳彤说不出话的样子,对面的女人温柔一笑。

     

    她挽了挽垂下来的发丝,手指摩挲着面前的茶杯:“佳彤,我早就听说过你了。

     

    你果然跟我想象的一样,是贤惠顾家的样子。

     

    许佳彤不知该作何反应,明明对方才是自己婚姻当中的小三,可是看这局面,自己倒像是被抓奸一样的局促。

     

    她接着说:“你应该还不认识我吧,我叫余思静,你叫我思静就可以了。

     

    余思静向她伸出手,看她半点没有想握住的意思,她也不恼,微微一笑,把手收回来。

     

    喝了口茶,淡淡的开口:“我知道你看不起我,我也不想做小三。

     

    但是即便没有我,你们的婚姻也是存在着巨大的问题。

     

    我的出现,不过是加速了你们离婚的进程而已。

     

    而且,我是真的爱邵安。

     

    许佳彤听到她这么说,反倒是激动了起来:“真爱?

     

    你以为打着真爱的幌子,就能名正言顺的破坏别人的家庭吗?

     

    整整八年!我跟他结婚整整八年,从我们刚在一起开始算有十年了。

     

    我把所有能给的都给他了!

     

    我又做错了什么,他当初也对着我说爱我疼我一辈子。

     

    我们对着所有亲友也宣过誓,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的。

     

    可是不过短短几年,都变了,都变了。

     

    “这就是女人的愚蠢。”

     

    余思静缓缓地说,“男人一句海誓山盟,你就丢盔弃甲,放弃自己的一切去把自己的人生围绕着对方转。

     

    你们的感情从一开始就不对等。

     

    他说爱你的时候,未必不是真的,他说想跟你在一起一辈子,无论生老病死都不离不弃也是真心的。

     

    可是真心是这世上最不值钱的东西,他说没就没了,连影子都寻不着。

     

    你若是聪明,就该懂得,婚姻和感情,不是为了成全对方的人生,而是成全自己的人生。

     

    它若不能让你的人生变得更好,你就应该收场了。”

     

    许佳彤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却没说出口。

     

    她只能抬起手,遮住自己的面庞,让泪水顺着指缝一点一点的滑落。

     

     

     

    05

     

    不久之后,邵安就带来了离婚协议书给她签字,为了补偿她,邵安将这栋房子留给了她。

     

    刘慧玉在旁边骂骂咧咧,说着是许佳彤自己不争气,说不定是身体有什么毛病才怀不上孕,还耽误了邵安八年,还落了一栋这么好的房子。也就是邵安心好,才给她捡了这么大个便宜。

     

    许佳彤并没有做声,她沉默的在离婚协议书上签了字,也坦然的收下了那栋房子。

     

    邵安对她的态度心下有些讶然。

     

    他知道许佳彤不是那种会纠缠的女人,却也没想到她会这么淡定,一下子心里也有些不是滋味。

     

    但想了想余思静和她肚子里的孩子,即将为人父的喜悦冲散了他心中的一丝酸涩。

     

    他展开一个在工作场合当中习惯的得体的笑容,向许佳彤伸出手:“佳彤,再见,好好照顾自己。

     

    许佳彤瞥了他一眼,转身上楼时,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笑容。


    晚安

    【滑动灰色区域,有你错过的精选故事】

    电梯里的躁动(全)

    冷艳的报复(上)

    冷艳的报复(下)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上)

    死而复生的新婚妻子(下)

    秀色可餐(上)

    秀色可餐(下)



      Added to Top Stories

      Sending